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王

69536浏览    2107参与
wifi📶慕菲

镜中夫人第二波~

喜欢的点个小心心吧❤️

抱图记得留个名哈~

如果要用来做头像什么的请私信我

镜中夫人第二波~

喜欢的点个小心心吧❤️

抱图记得留个名哈~

如果要用来做头像什么的请私信我

wifi📶慕菲

我来丢人了💦

红夫人壁纸

占tag致歉

有喜欢的小可爱记得点个小心心吖~

抱图留个名字哦~

我来丢人了💦

红夫人壁纸

占tag致歉

有喜欢的小可爱记得点个小心心吖~

抱图留个名字哦~

小小的小小
是谁惊艳了时光 又是谁温暖了岁...

是谁惊艳了时光

又是谁温暖了岁月

是谁惊艳了时光

又是谁温暖了岁月

叠叠不休嗑嗑唠
返工第一天,把周末多产的粮补上...

返工第一天,把周末多产的粮补上!

是帅气(误)的北地女王左一小gaigai(≧▽≦)

同时也希望奔赴在前线的医护人员们能不断取得胜利!

返工第一天,把周末多产的粮补上!

是帅气(误)的北地女王左一小gaigai(≧▽≦)

同时也希望奔赴在前线的医护人员们能不断取得胜利!

开心甜豆角
背景蓝色真的不好搞,拍出来饱和...

背景蓝色真的不好搞,拍出来饱和度特别低,调一下又太艳了,就这样吧…本来是想画elsa在水里扑棱的,结果画出来和脑子想的完全不一样…

背景蓝色真的不好搞,拍出来饱和度特别低,调一下又太艳了,就这样吧…本来是想画elsa在水里扑棱的,结果画出来和脑子想的完全不一样…

芯慢谷 95304

……


又拉回我了。。 悄悄地

说明,心里还是有我。至少,没有忘却

也或许可以说,还 “在意”……


已经很欣慰了。已经很开心了


卑微就卑微吧,“低到尘埃里” 就低到尘埃吧

骄傲如我 ——

从来并不求有结果。毕竟,不合适

只是,心不小心在那里了。。。


我偏偏没想到,这持续了两年多的

“不思量。自难忘”,回想起来竟是不到两月的交情,甚至认识

半,有了。


……


。。。。


……


又拉回我了。。 悄悄地

说明,心里还是有我。至少,没有忘却

也或许可以说,还 “在意”……


已经很欣慰了。已经很开心了


卑微就卑微吧,“低到尘埃里” 就低到尘埃吧

骄傲如我 ——

从来并不求有结果。毕竟,不合适

只是,心不小心在那里了。。。



我偏偏没想到,这持续了两年多的

“不思量。自难忘”,回想起来竟是不到两月的交情,甚至认识

半,有了。


……


。。。。


日渐冰冷的心

正儿八经找个女主,有没有收养我这只哈士奇的

正儿八经找个女主,有没有收养我这只哈士奇的

樊月

君临天下

这章私设真多

我真的……起名废了


章十九


    伊莲娜一开门,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劲

    布诺黑着脸走过来,往里间屋里指了一指。伊莲娜皱了皱眉“他自己来的?”

    布诺嗤笑一声“你高看他了……刚才连话都不好好说,你要是不答应我看他能把你绑回去”

    伊莲娜走过去一把拉开门,没好气的喝到“出来”

    一个青年男子...

这章私设真多

我真的……起名废了



章十九

    

    伊莲娜一开门,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劲

    布诺黑着脸走过来,往里间屋里指了一指。伊莲娜皱了皱眉“他自己来的?”

    布诺嗤笑一声“你高看他了……刚才连话都不好好说,你要是不答应我看他能把你绑回去”

    伊莲娜走过去一把拉开门,没好气的喝到“出来”

    一个青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

    金色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眉目如画,鼻梁挺拔,薄唇微抿。淡金色的瞳仁散发着柔和的光让人不由得感到亲近,眼尾上挑的丹凤眼又自带一种高贵。五官搭配的极合适,美而不妖,柔而不娘。一身墨色长袍做工精致,一看便知出身不凡。男子身后还跟了一个女人,相貌也是极好的,可在举止中露出的傲慢和轻浮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男子一见到伊莲娜就急切的走过来“莲娜……”

    伊莲娜冷冷的后退两步“陛下自重,在下可担不起陛下如此称呼”

    陛下?!!

    布布路四人倒抽一口冷气。先前只是觉得这人大有来头,可没想到竟是琉方国王!!

    布布路小声问道“饺子,你看国王和我妈是什么关系?”

    饺子装作高深莫测的模样摸了摸下巴“唔……”

    男子,哦不,国王陛下见伊莲娜没有反应,叹了口气“莲娜,你从小就聪明,想必也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吧?”

    伊莲娜冷笑一声“如若真和我想的一样的话,那我奉劝陛下还是免开尊口了”

    国王身后的女子见她这般口气,怒气冲冲的道“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陛下肯亲自接你回宫是你天大的福分!若不是陛下,你和你那下贱的娘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沟里——”

    不知是哪句话惹怒了伊莲娜,伊莲娜上前两步,揪住女人的头发——

    啪

    女人疯狂的尖叫起来“你敢打我!我是陛下的王后!果然和你那狗娘养的哥哥一个德行!”

    啪

    伊莲娜根本没有停顿,反手又是一个巴掌

    也不知伊莲娜手劲有多大,两巴掌下来,女人的嘴角已经见了血

    众人都惊呆了,这女的再怎么不讨人喜欢也是当今国王的王后,伊莲娜这番……可真是把皇室的面子按在地上摩擦

    可国王都没说什么,众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

    见国王无动于衷,女子又放声尖叫起来“奈杰尔!我是你的王后!这个小贱人她敢打我!我要你处死她听见了吗!”

    奈杰尔——也就是国王揉了揉眉心,对一个侍卫吩咐道“把王后带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出来”

    伊莲娜冷漠的看着女子被拖走,直到再也看不见才回过头来对奈杰尔说“好歹你还知道把她关起来”

    奈杰尔半是无奈半是祈求的说“莲娜——我的女儿,和我回宫吧”

    !!!!!

    于是乎,从那天起,众人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其实事实的真相,要从很久之前开始说起

    就像沙迦和布布路他们讲述的那样,伊莲娜从小和母亲还有沙迦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伊莲娜从小就没见过父亲,直到她七岁那年,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来到山村,母亲才告诉伊莲娜和沙迦:其实他们的父亲,正是当今国王,奈杰尔。但伊莲娜不是奈杰尔的嫡子,伊莲娜的母亲琼当年只是皇宫中的一名宫女——因此伊莲娜一直不明白奈杰尔把他们三人再接回宫去的用意何在——也不是好争抢的性格。奈杰尔的王后米安是个飞扬跋扈的性子,和奈杰尔又是政治联姻,奈杰尔很不喜欢她,处处宠着琼。米安便指使宫里的侍卫宫女找母子三人的麻烦。奈杰尔不可能时时都在琼身边,皇宫中的人又惯会捧高踩低,即使奈杰尔很喜欢和琼长相如出一辙的伊莲娜,日子过得也不如从前

    奈杰尔的嫡长子克雷特是皇宫里极少的对伊莲娜好的人之一,在幼年的伊莲娜看来,全蓝星第一好的人是沙迦,第二就是克雷特

    伊莲娜前往北之黎上学前奈杰尔不顾众人反对,给年仅11岁的伊莲娜封了亲王,成为琉方有史以来第二位女性亲王——第一位是琉方的开国大帝唯一的女儿,还封沙迦为王储。伊莲娜虽对这亲王之位不甚明了,但也实打实的开心。在摩尔本的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

    伊莲娜17岁那年,回宫参加奈杰尔的寿宴。夜色深时返回寝宫,却发现一处火光冲天——

    那是琼的宫殿,奈杰尔亲自赐名为雪莱依宫

    失火了

    伊莲娜飞奔而至,琼被压在房梁下动弹不得。伊莲娜怎么也搬不动房梁,正要喊人帮忙,突然在跳动的火舌间看见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和冲天的火光后来成为了毕生难忘,并且日日回想的噩梦——

    奈杰尔!

    伊莲娜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奈杰尔只是冷笑一声,丢下手中的火把,头也不回的走了

    最后,琼拼尽全力把伊莲娜推了出去,雪莱依宫在伊莲娜的嚎哭中轰然倒塌……

    伊莲娜在醒来时躺在病床上,她气愤的告诉人们是奈杰尔杀死了琼,可没人相信她——火灾发生时奈杰尔还没离席,怎么可能去雪莱依宫放火呢?伊莲娜坚信自己不会看错,可她手中毫无证据,自然没人相信她。尤其是当伊莲娜看见奈杰尔毫无愧色的脸时,她不由得想起了琼一次次在黑夜中等待奈杰尔的身影,一次次为奈杰尔不来雪莱依宫编造借口——那有什么借口,奈杰尔根本不爱琼!

    众人都散去后伊莲娜苦苦哀求克雷特相信她,可克雷特说

    “对不起莲娜……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最后,伊莲娜因污蔑皇室被逐出皇宫,远在他乡的沙迦也一同被除出皇籍,储君之位也空了下来



    伊莲娜微微抬起下巴直视着奈杰尔,眯了眯眼睛“你如果真的想让我回宫,总也要让我看出点诚意来”

    布布路又悄悄问饺子“伊莲娜不是不想回宫吗?”

    不远处,马红俊也问了唐三同样的问题

    唐三看了一眼伊莲娜,逼音成线到“其实如果这样的话,琼死的确实莫名其妙,但要想找到真相,还是要回皇宫”

    奈杰尔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侍卫递过来两份圣旨

    伊莲娜打开草草看了一下,一份把她和沙迦又调回皇籍,另一份恢复了两人的亲王和皇储身份

    伊莲娜把圣旨丢进储物镯,不冷不热的对奈杰尔说“陛下请回吧,我考虑考虑”



恭喜布布路获得新成就

国王的外孙

    


    

樊月

君临天下

章十八


    信上连几点到都没告诉,伊莲娜左右睡不着,凌晨两点就悄悄的走了,一点也没惊动布诺

    “闵月路47号……”

    伊莲娜一抬头,目光和三个人撞了个正着

    “这么早……DK1让我早点出来时我还以为他又疯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刚吗……”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嘟囔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像是几个月没有洗。他旁边一个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不轻不重的怼了他一下“行...

章十八


    信上连几点到都没告诉,伊莲娜左右睡不着,凌晨两点就悄悄的走了,一点也没惊动布诺

    “闵月路47号……”

    伊莲娜一抬头,目光和三个人撞了个正着

    “这么早……DK1让我早点出来时我还以为他又疯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刚吗……”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嘟囔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像是几个月没有洗。他旁边一个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不轻不重的怼了他一下“行了昂你”

    最后是一个短发女子,一身行头倒是很干练

    伊莲娜默默打量完这三个人,从怀中掏出信封递给短发女子

    女人怔了一下,笑道“你怎么知道给我不给他们两个?”

    伊莲娜挑了挑眉似乎想说些什么又憋了回去“……我看两位……聊的挺开心,不想打扰他们”

    伊莲娜又想了想好像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于是干脆把称呼略了

    短发女子笑了笑“有意思”

    “我是DK15,他(指了指中年男人)是DK16,那个(下巴抬了抬)是DK17”

    “我们暗部收新人不搞面试那一套,有自己的规矩。至于你——”

    DK17抢过话头“跟着我们出次任务,我们仨的综合评分到标准了就行”

    DK15嫌弃地看了DK17“嗯,任务内容”

    DK15扔来一张纸,伊莲娜眼疾手快一把接住,顺便接住了附在纸下面的一张地图

    伊莲娜两三眼看完纸上的内容

    “剿匪……”

    正当三人都以为她会问“剿什么匪”时,伊莲娜淡定的来了一句

    “和我想的……琉方边境沙匪是一伙吗?”

    平平淡淡的语气,平平淡淡的表情,让三人马上就没了打击新人的乐趣

     伊莲娜完全不知道这三人心里在想什么,又问“综合评分是说取你们三个的平均分还是每人负责不同的方面?”

    好在还有个想起来自己前辈身份的DK16回答她“平均分……你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伊莲娜还没说什么,DK17就抢着说“没有没有!我现在要饿死了!”

    DK15瞪了他一眼“吃什么饭,上路!”

    于是乎,一整路伊莲娜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早知道就吃完饭再来了


    伊莲娜微微有些气喘,甩了甩长时间肌肉紧绷有些僵硬的手臂,手中银刀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齐齐砍掉身后一排沙匪的脑袋

    “小丫头不错啊,以前杀过人吗?”

    DK17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来套伊莲娜的话。见伊莲娜摇了摇头,又问“诶你这刀不错,谁给你的?”

    伊莲娜反手勾掉一人头,听见DK17的问话顿了一顿“我们院长”

    “哦,你是说摩尔本的那个吧?我倒是知道他有不少好东西……不过这刀可是真厉害”

    伊莲娜抬手拢了拢头发,新月型的刀身折射出她的一脸不耐“我是他的弟子……拜师那天送的”

    这会轮到DK17顿一顿了,他惊奇的看着伊莲娜“小丫头悟性挺高啊……DK16有时候都听不出来我到底想干嘛。难不成他还义务教你察言观色?”

    伊莲娜眸色一沉,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

    这还真不是他教的

    这么一走神,伊莲娜就没看见一个沙匪已经在树上潜伏多时,突然跳下,手中铁索直逼伊莲娜喉口!

    伊莲娜一个趔趄险险避开,却没能避开在她身后埋伏的另一个人。银刀脱手飞出割掉两人脑袋,伊莲娜肩膀和小腹也受了伤

    肩膀血流如注,伊莲娜关注的重点却不在这上。树上那人一索正正抽在她丹田。伊莲娜咳出一口血,肚子里仿佛放了个绞肉机,啧,打出内伤了

    失血过多,伊莲娜的视线渐渐模糊,她看见那三个黑暗潜行者向她走来,DK17说……

    DK15把她抱起来,伊莲娜用仅存的最后一丝清明和她说

    “什么取平均分……记分的只有那个DK17吧?”

    然后她在昏迷前听见DK17说

    “你看我就说吧,这小丫头可精呢”



其实我是想把这两章合在一起的

但我妈逼我去写作业

问:我在更文但我妈让我去写作业怎么办

答:把两章分开,还能装做双更

    

    

    

樊月

君临天下

章十七


    “啧”

    狮子曜倚在怪协门口,天知道他为了借怪协大厅开毕业典礼和他爸好说歹说,嘴皮子都磨掉三层。他不耐烦的把玩着手里的卡卜林毛球“伊莲娜是死在路上了吗,快了快了的。毕业典礼可不等她”

    正说着,远处一个身影飞奔而来

    “没……没迟到!”

    伊莲娜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伸手抓住布诺的肩膀“扶一把……累死我了”...


章十七


    “啧”

    狮子曜倚在怪协门口,天知道他为了借怪协大厅开毕业典礼和他爸好说歹说,嘴皮子都磨掉三层。他不耐烦的把玩着手里的卡卜林毛球“伊莲娜是死在路上了吗,快了快了的。毕业典礼可不等她”

    正说着,远处一个身影飞奔而来

    “没……没迟到!”

    伊莲娜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伸手抓住布诺的肩膀“扶一把……累死我了”

    尼科尔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快点吧,优秀毕业生还要上台发言呢”

    “好好好……”


    好不容易撑着把院长的演讲听完,布诺觉得自己要升天了“爱伦,等你接替你爸的职位一定要把讲话内容精简再精简”

    尼科尔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又马上精神起来“讲完话就可以——”

    “wooooooooo!!”

    他的话被淹没在学生的欢呼中。摩尔本的毕业典礼办的极具特色,校长讲完话就是全校学生开大型轰趴。正当众人嗨翻天的时候,伊莲娜悄悄拉着布诺从后门溜了出去

    “布诺……我和你说个事,可以吗?”

    伊莲娜少见这么紧张的时候,布诺点了点头“怎么?”

    夏日灼热的空气拂过树梢,人的脑子都煮成一锅浆糊。布诺觉得他和伊莲娜肯定有一个疯了,因为他刚听见伊莲娜说

    “我喜欢你”

    那年夏天在布诺的记忆里格外遥远又格外清晰

    不知道是进了怪协的什么房间,总之最后是滚到了床上。伊莲娜没有哭,她紧紧闭着眼睛,脑海里是来怪协之前的一幕——


    伊莲娜用手拨弄着桌子上的信封,暗红色的火漆格外显眼。还是坐在对面的院长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你一定会收到的”院长捋着胡子睿智的笑着“暗部招收新人的标准十分严苛,几年也没有新人是常态”

    伊莲娜试着张了张口,声音却嘶哑的不像话“院长……也希望我去暗部?”

    “多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呢?”

    伊莲娜又沉默了

    “可是……”

    院长摆了摆手“我知道——但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以现在的你想保护他远远不够——想必你也深有体会”

    伊莲娜不再说话,死死地盯着信封上的火漆

    “好了——说了这么久你还没看信呢吧?我先走了,一会还要发言呢。你也是,别迟到了”

    直到院长走出办公室伊莲娜才敢拆开信封


摩尔本十字基地07班预备生伊莲娜收

    经过三年秘密考察,我等决定为执行部再纳新人。请于明日(六月二十八日)带好身份证明前往北之黎闵月路47号

                                                                      暗部执行处

                                                   蓝星历5264年6月27日


    伊莲娜搂着布诺的脖子,纠结了一番还是决定告诉他“布诺,我可能……要去暗部了”

    恹恹欲睡的布诺马上清醒了“去哪?!”

    “暗部……”

    混乱了一瞬的布诺马上清醒过来“你是说……他们给你寄信了?”

    “嗯”

    伊莲娜低着头不敢看他。他会伤心吗?会生气吗?

    可是……一声不吭就走掉,她真的做不到

    唇上传来一片湿润的触感,伊莲娜惊讶的抬头,布诺笑着看向她“想什么呢?”

    “我相信你”

    “我在摩尔本等你,正好院长问我有没有兴趣留下来任教……”

    后面的话伊莲娜没听见,因为她扑上去堵住了布诺的嘴,布诺被吻的有些气短,但还是笑着说“悠着点……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精 尽 人 亡”

    一夜无眠

    布诺看着在他怀里昏昏欲睡的伊莲娜,喃喃道“你啊你……你喜欢我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伊莲娜半梦半醒见竟然听见了,不过听的不怎么全,说的也不太清楚。布诺凑近伊莲娜又问了一遍“什么?”

    伊莲娜的声音带着些软糯的倦意,含含混混的听不清,不过布诺还是听到一点,她说的是

    “一辈子”

    布诺失笑,她多半是听成“你会喜欢我多久”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这样想着,他看着怀里人的睡颜低声说

    “我也是”

    “我会爱你一辈子”



啊,爱情

我的脑子:对对对就是酱酿

我的手:啊?

论想象力的重要性

    


红茶人
线稿练习(上色有生之年系列)...

线稿练习(上色有生之年系列)

你们的草履虫其实一直都是我河豚哒!

线稿练习(上色有生之年系列)

你们的草履虫其实一直都是我河豚哒!

樊月

君临天下

章十六


翌日

    怪协的假期起码安排的很合理——尼科尔睡眼惺忪的从怪协的客房里坐起来的时候这样想——从大年三十一直到初九都放假。他抬眼看了看挂钟,啧,这么晚了,果然喝酒误事,下次再也不和狮子曜拼酒了——他转而又愤愤的念叨

    他刚要下楼找狮子曜理论,就听见狮子曜在楼下鬼叫一声“卧槽——!”

    “这还有一群未成年人呢!你们两个——”

    然后是伊莲娜带些倦意的声音“大清早的鬼吼鬼叫什么……你这样我觉得反而会...

章十六


翌日

    怪协的假期起码安排的很合理——尼科尔睡眼惺忪的从怪协的客房里坐起来的时候这样想——从大年三十一直到初九都放假。他抬眼看了看挂钟,啧,这么晚了,果然喝酒误事,下次再也不和狮子曜拼酒了——他转而又愤愤的念叨

    他刚要下楼找狮子曜理论,就听见狮子曜在楼下鬼叫一声“卧槽——!”

    “这还有一群未成年人呢!你们两个——”

    然后是伊莲娜带些倦意的声音“大清早的鬼吼鬼叫什么……你这样我觉得反而会把他们吵醒”

    尼科尔好奇的下楼“干什么呢……”

    “卧槽”

    伊莲娜衣衫不整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同样衣衫不整的布诺。伊莲娜原本清亮灵动的桃花眸罩了一层朦胧的水雾,立起来的衣领下还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红痕。眼角眉梢都写着纵 欲 过 度四个大字

    “布诺!”尼科尔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背过气去“你个禽兽!伊莲娜当年毕业要跟你走我就知道没好事你肯定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可倒好原型毕露了吧这还不是自己家呢你要是在家得什么样啊布诺伊莲娜还给你生孩子你就是这么对人家的你这多寒旁人的心啊——”

    还好一个卡卜林毛球打进来打断了尼科尔的长篇大论,伊莲娜接通毛球“喂?”

    毛球那端传来一个明显在压抑怒气的男声“你行啊你DK1,亏我还在档案里给你写什么‘秘密执行任务’,执行个屁!为祸蓝星了你去——行了闭嘴吧,我没时间听你解释,赶紧来一趟,有事”

    伊莲娜把准备好的说辞默默吞进肚子里,有些不自在的整了整衣领“哦,那你可能要等上一会,我要去冲个澡”

    毛球那端的男人肯定要气炸了“大早上的你冲什么澡?”

    伊莲娜回头笑着看了布诺一眼“那也不是我说了算呐”

    “卧槽……就是你上次——不不不不是上次了——你和我说的那个小子叫——布诺的那个?!”

    伊莲娜眼中笑意更甚“嗯”

    “卧槽……我大好的白菜啊……让猪拱了……”

    伊莲娜笑骂道“谁是你的白菜”

    “行了”那人总算记起正事“赶紧冲你的澡去,快点”

    伊莲娜挂掉毛球,进屋换了身衣服,和布诺交换了一个不舍的深吻,低声说“我马上回来”

    狮子曜和尼科尔异口同声的咆哮道“可别回来了!”


    “咳!”

    布诺重重咳了一声,成功吓醒半睡不醒的布布路

    “爸?”

    布诺慢条斯理的靠近布布路,压低声音问“昨天晚上……怎么样?”

    布布路被自家老爸闹了个大红脸“我们俩昨天才表白……能干什么啊……你和我妈表白第一天干了什么啊……”

    布诺托腮“倒也是”

    尼科尔再次好奇的凑上来“所以你们表白的第一天干什么了?”

    “为爱鼓掌”

    尼科尔愣了一愣“什么……?”

    布诺一脸认真地重复“为爱鼓掌”

    尼科尔低头扶了扶眼镜顺便骂了句

    避着点未成年人会死

    布诺不依不饶“那你们那个面具小子和暴力少女呢”

    “饺子和大姐头也没什么……”布布路脸红得能煎鸡蛋了

    “是吗……你怎么知道?”

    布诺步步紧逼“而且为什么他们仨都不出来就你出来了?”

    布布路羞愤欲死,又钻回客房去了




蓝星广播电台口语测试

请为下面的句子划分朗读节奏并标识重音

伊莲娜当年毕业要跟你走我就知道没好事你肯定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可倒好原型毕露了吧这还不是自己家呢你要是在家得什么样啊布诺伊莲娜还给你生孩子你就是这么对人家的你这多寒旁人的心啊

关于伊莲娜的DK1是私设

我给你讲个笑话

猪和白菜

谁帮我给暗部头头起个名字

就是第七部最后的那个人

为爱鼓掌

应该是在明星大侦探里看见的

不懂也没关系(姨母笑)

布诺:我只是想给我儿做个性启蒙而已




    

    

    

Misa
速涂了个希尔瓦娜斯 为什么只有...

速涂了个希尔瓦娜斯

为什么只有头?因为身子画不来

新年快乐

希望大家都健康平安

各位新年快乐 

速涂了个希尔瓦娜斯

为什么只有头?因为身子画不来

新年快乐

希望大家都健康平安

各位新年快乐 

樊月

君临天下 〔并不知道算不算除夕贺文〕〔谈恋爱就完了!〕

章十五


    清晨下了一场雪,甘甜的雪气混着爆竹的火药味,形成一种绵绵不尽的味道,有点让人……想睡觉

    狮子曜打了个哈欠,怪协今天不下班,家不在北之黎的可以留在怪协过年。一干管理高层吵吵嚷嚷,啧,烦死


    “十,十三姬,我能和你说个事吗?”

    布布路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求助的环视一圈,却发现并没有谁能助他一臂之力,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说

    “我我我我我……”...

章十五


    清晨下了一场雪,甘甜的雪气混着爆竹的火药味,形成一种绵绵不尽的味道,有点让人……想睡觉

    狮子曜打了个哈欠,怪协今天不下班,家不在北之黎的可以留在怪协过年。一干管理高层吵吵嚷嚷,啧,烦死


    “十,十三姬,我能和你说个事吗?”

    布布路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求助的环视一圈,却发现并没有谁能助他一臂之力,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说

    “我我我我我……”

    “你什么你!”

    十三姬可能是喝了点果酒,小脸通红,眼睛也比平时亮了几分。只见她把手中杯子重重往桌子上一磕“爸!”

    桑玛利达家主正聊的开心“唉丫头干嘛”

    “你给我听好了!我,十三姬桑玛利达要和布布路布诺里维奇谈恋爱!结婚的那种!”

    布布路的脸哄的一下涨的通红“不不不……不是的!”

    “不是什么?你——不想吗?”

    布布路恨不能现在有个地缝让他钻进去“想……”

    十三姬大步走到她爸旁边“听见没有?”

    家主向来宠自己家女儿“好好好……人家家长呢?同意了吗?”

    “爸……”布布路一秒切换撒娇模式,布诺自然是不会拒绝

    “yeah~”

    十三姬站上椅子大声欢呼起来,眼看就要掉下来,布布路急忙扶住“小心!”

    “哦,布布路……”

    十三姬面色潮红“热……”


    饺子内心现在慌的一匹

    布布路都表白成功了,大姐头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饺子”

    “诶……在呢在呢大姐头,有事?”

    饺子回头,正好被喝的找不着北的赛琳娜撞了个满怀

    “大姐头——?”

    饺子一下被这从天而降的幸福砸蒙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赛琳娜恶声恶气的说“喂,你不是有话说吗?说啊!”

    饺子一激动,张嘴就是“大姐头我喜欢你!我想做你女朋友!”

    “不是!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

    “做我女朋友?”赛琳娜根本不听饺子的解释“行啊,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不是,大姐头,唔……”

    饺子被赛琳娜压在凳子上,大口喘着气。赛琳娜慢慢凑近他,在他耳畔低语

    “不行啊你……怎么还不会换气呢?”


    “啧啧啧,戴老大你看看他们,年纪轻轻就知道谈恋爱……戴老大?”

    奥斯卡走过来拍拍马红俊的肩膀“行了昂你,人家也忙着谈恋爱呢,可没时间搭理你”

    马红俊有些奇怪“那你……荣荣呢?”

    不等奥斯卡回答他就大笑起来“哦,我明白了,荣荣肯定是不想和你这个大香肠叔叔玩,被人家抛弃了吧?”

    “抛弃你一脸!诶——?怎么,唐三你也被小舞抛弃了?”

    唐三一脸深闺怨妇(?)样“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看不住你家媳妇,小舞会把我赶出来自己和荣荣聊天?”

    “唉……”马红俊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人生得意须尽欢,没人要的凑一圈……来,喝!”


    正当众人乱作一团时,布诺和伊莲娜悄悄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伊莲娜倚着墙先开口了“我记得,当年毕业典礼,狮子曜就是借了怪协的议事大厅”

    “是啊”布诺望着月亮陷入了回忆“那时候真是年轻,科森还打坏了大厅的挂钟……”

    伊莲娜轻笑一声“然后我借着混乱把你叫出来,也是在这”

    “我说……”

    “我喜欢你”

    布诺点了点头,伊莲娜突然跑过来把他压在雪地上。又下雪了,雪花落在两人身上化成冰凉的雪水,两人的呼吸却炽热又紊乱

    “我说我喜欢你克劳德布诺里维奇”

    “伊莲娜喜欢克劳德布诺里维奇”

    “我喜欢你”

    凛冽无味的雪挂在唇上,瞬间化掉,顺着完美的唇形流过下巴,沿着天鹅颈划过锁骨,流进……

    呼吸交织在一起,舌头伸进口腔掠夺氧气,直到面色潮红才分开,唇齿间被拉出暧昧的银丝

    见布诺眼尾泛红,伊莲娜笑着说道“你怎么还跟那个面具小子似的,不会换气呢?我怎么记得我还教过你……这么多年都没点长进吗?”

    布诺还没缓过气来,一脸不服的反驳“那……那也没人和我练习……怎么长进?”

    “没人练习……?”伊莲娜一脸坏笑“那这倒是我的不对了……放心,以后我也没事你也没事,我们好好‘练习’一下”

    “滚!练**……”

    “骂人了呢……”不乖哦

    不乖的人要被惩罚的



我有罪

我忏悔

但我真的不会开车

而且你身为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应该学会想像不是吗

开车什么的

等我日后写(拿)到(到)番(驾)外(照)再说吧

悄咪咪问一句,十三姬是桑玛利达家族的人,那她全名应该就叫十三姬桑玛利达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