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王组

3269浏览    48参与
我还在海里
使徒2我是真的爱女王组 图源:...

使徒2我是真的爱女王组


图源:微博@WarmFRANCIS1221


使徒2我是真的爱女王组



图源:微博@WarmFRANCIS1221


我还在海里

还是把这句台词给女王组用一下。


【本质是孝伟,有没有孝伟文学康康

【可以当黑白无间的久别重逢看。

还是把这句台词给女王组用一下。


【本质是孝伟,有没有孝伟文学康康

【可以当黑白无间的久别重逢看。

Lucius

【救姜刑警|辉祺】救难刑警

-终于还是对清纯小法医下手了

-含有无间道的crossover(以及隐藏的一点点吴黄)

-私设魔改高兆祺是倪永孝的弟弟,但其身份被隐藏了,后来又考了医学当了法医……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900058

-终于还是对清纯小法医下手了

-含有无间道的crossover(以及隐藏的一点点吴黄)

-私设魔改高兆祺是倪永孝的弟弟,但其身份被隐藏了,后来又考了医学当了法医……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900058

鰕花鳴子

很后悔阳炎坑入的超久却没几张x

今天学校肝了点,算是还债(什

很后悔阳炎坑入的超久却没几张x

今天学校肝了点,算是还债(什

半岛纸盒

【使徒行者2/叶志帆中心】开不了口

*我掉进北冰洋cp和叶sir的魅力漩涡里!

*警队爱情故事太好磕了,我狂磕我自己!

*主叶滔,有叶井/井滔,迷人的师徒大三角


开不了口


1.


就是开不了口让你知道。


2.


叶志帆在CIB做到第八年,是放眼整个香港警界都少有的脾气温和,平时对属下宽严相济,没有架子,又好开玩笑,徒弟兄弟亲朋好友,到哪里都是朋友成群。


只是成群的朋友里,几乎没人知道他有过井进贤这个徒弟。


哪怕是对最珍视的爱徒如程滔,叶志帆也很少谈起这段过去,只玩笑说井进贤平步青云,想要攀附的...

*我掉进北冰洋cp和叶sir的魅力漩涡里!

*警队爱情故事太好磕了,我狂磕我自己!

*主叶滔,有叶井/井滔,迷人的师徒大三角




开不了口

 

1.

 

就是开不了口让你知道。

 

 

2.

 

叶志帆在CIB做到第八年,是放眼整个香港警界都少有的脾气温和,平时对属下宽严相济,没有架子,又好开玩笑,徒弟兄弟亲朋好友,到哪里都是朋友成群。

 

只是成群的朋友里,几乎没人知道他有过井进贤这个徒弟。

 

哪怕是对最珍视的爱徒如程滔,叶志帆也很少谈起这段过去,只玩笑说井进贤平步青云,想要攀附的人都要拿号排队,他实在懒得凑热闹。

 

 

不谈起,好像渐渐地也就可以不记起。他入行一共三十一年,如果说有什么自信绝对胜过自己的两个徒弟,那一定是忘记的能力。

 

他没法开口。从头到尾,其实他没有心想要瞒住谁,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提起。

 

 

他藏起人生里和井进贤有过交集的那几年,像粗心的孩子悄悄藏起自己不小心打碎的花瓶。那些从未诉诸于口的情绪,积淀在他肌肉里像一块长年累月的淤青。

 

不痛,也没什么了不起。

 

 

只是一切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真的不愿自己如此用如此酸楚的方式记住阿井。

 

 

3.

 

不过程滔是不一样的。阿滔和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程滔的时候。那天是个细雨如丝的阴天,他在毒品督查科做总督察,偌大的办公室两边都是落地的玻璃窗,往外看去是雨雾缭绕、一片灰沉的维港。

 

他直属上司带着程滔来找他,说从今天开始由他直接负责做程滔的直系mentor。这个小他整整一轮的见习督察,长相就有社科学生的书卷气,看他的时候乌漆的眼睛温温润润的有笑意,讨人喜欢,而且似乎过于讨人喜欢,一点都没有警司该有的严厉冷峻。

 

他还在纳闷这个新人有哪里特别,值得他上司明令安排,程滔已经规规矩矩地开始自我介绍。他摆出自己擅长的漫不经心的笑脸,表情温柔地点头听着,冷不防听到程滔最后补上一句:“Sir,我有热敷用的暖水袋。”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本来笑眯眯的眼睛忽然睁圆。

 

程滔没再开口,只是静静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左肩。

 

那天乌云压城,叶志帆的办公室连一盏台灯都没打开,因为他不想让人看清自己左肩枪伤复发时,疼出的满额头细细的汗。

 

 

阿滔一切都知道。包括他的隐忍,他的伪装,他用来掩饰自己的谈笑风生,他害怕孤单所以才处心积虑的待人温柔。

 

包括他收藏古董玩具的孩子气,甚至也包括他对井进贤不欲人知的心结。

 

 

过几年后他有一次和阿滔开玩笑,问他:“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收你做徒弟?”

 

“因为你不敢反抗老板命令?”

 

“蠢啊。”他反手用文件袋抽了程滔后脑勺,“我这么多徒弟,干什么偏偏看重你?”

 

 

程滔是多聪明的人啊。哪怕不需要开口,也能让他知道。所以听到这个问题的程滔,笑得很像恃宠生娇的骄纵小孩,笑起来眯缝的眼睛隐隐地闪着狡黠的光,看着既让人生气又让人心跳。

 

 

“我知道。”

 

叶志帆听不出来这究竟是一句回答,还是一句普通的对话,但是程滔伸手揽住了他肩膀,非常准确地避开了他的旧伤。

 

程滔非常了然、非常柔和地小声说:“好了,我知道。”

 

 

4.

 

有好几年叶志帆都快忘记警队有井进贤这个人的存在了。程滔主动请命到金三角做卧底,他叶志帆一辈子也没有过那么担惊受怕的几年,以至于后来顺利结了案,他还经常半夜惊醒下意识地查看手机。那几年,井进贤在重案组,依稀耳闻他漂亮地handle了几个棘手大案,但听得更多的还是有人在茶水间议论他黑脸冷酷。

 

 

一直到那天。叶志帆罕见地在特别会议里翻脸拍桌子,说得口水都干了,就是说不动上级终止程滔的卧底任务。说一千道一万,都只怪程滔自己不要命,害他每句抗议都成了多管闲事。上级甚至反过来指着他鼻子质问:“叶志帆,他是你徒弟,不是你儿子,你真当有权利管住他做一切事?”他实在是气急败坏,总不可能开口说出来他前天半夜听到程滔在电话里中弹之后的喘息有多心痛,最后踹了椅子离开会议室。

 

没走两步,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迎面挡住了他。他竖着眉毛抬头一看,是一脸面无表情的井进贤。

 

黑脸?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听到这个议论了,叶志帆过于惊讶,脑子里冒出各种乱七八糟的怪念头,井进贤看起来好像确实比以前黑了不少。

 

 

“怎么了,为你徒弟?”

 

他和井进贤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叶sir”“井sir”这样点头招呼以外的实质性对话。后来叶志帆回忆的时候才反省到,自己那天可能看起来真的激动非常。

 

可在当场他就听出那七个字背后的情绪。井sir多么冷面无聊的人,说话的时候不比手机里的siri来得有感情,可那句“为你徒弟”还是触电一样在他心里炸出一串的火花。

 

他下意识地换上了一幅经典笑脸,当他需要防范和掩饰什么时候,他总是潜意识露出那种笑脸。

 

叶志帆笑得好像没心没肺那样问:

 

“怎么了,井sir妒忌?”

 

井进贤戴着厚厚的深色墨镜,只是很快又很浅地笑了一下——他当年还在CIB做叶志帆部下的时候,还没有在室内戴墨镜的臭毛病——他笑着说:“叶sir,只是来跟你说一句,生日快乐。”

 

 

那天晚上,叶志帆整晚都没睡。他坐在自己变得更大而且更加空旷的玻璃办公室里,没开灯,盯着外面金光粼粼的香港夜景,手里牢牢攥着手机。

 

他记不清是凌晨几点了,最后他等到阿滔打来的电话时,对方和他预料的一样开口就是“生日快乐”。要是在往年,他多半会竭力忍着笑假装不在意地张口讨要礼物,但那年他急匆匆地打断程滔说了下去:

 

“我今天遇到阿井了。他拦住我跟我说生日快乐。”

 

那边原本声音欢天喜地要给他唱生日歌的程滔,声音突然静了下去。

 

“阿滔,这些年我每天都在想,如果当年我可以更加坦白,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所有人都说阿井难接近、架子大,我明明就知道,他从来都不是那样。我知道他有心结没和我说过。如果那时候我不是那么爱面子,那么希望付出有回报,那么矫情又计较,如果我当时没有故意疏远他,是不是今天全部都会不一样?

 

“滔,我这辈子后悔的事情太多,错过的人也已经太多了。我跟你说这些是想问你,可不可以别让我后悔没有成功拦住你?”

 

 

电话那边安静了有一会,沉默得就像手机淹进了深海里。他不知道程滔想了什么办法在卧底这么危险的时期给他打电话庆生,但他知道程滔一定还在听。

 

好像一个世纪之后,他听见一个很小但是很清晰的声音:

 

“是不是我活着回来,你就能原谅我没买到你喜欢的那支打火机?”

 

 

5.

 

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叶志帆意识到自己其实看不懂程滔。

 

他眼里的程滔就像井进贤的反面。知冷知热,温暖贴心,执行任务的时候,永远默不作声地收在他肩膀左侧作战的程滔。笑里藏刀、运筹帷幄,只有面对叶志帆的时候,笑得还像少年人一样纯粹,像忠诚的宠物围在主人脚边的程滔。

 

 

那样的程滔,居然会有一天,把他掏心掏肺的恳求置之不顾,坚持在金三角卧底到最后交战也不肯撤回,杀红了眼一样发疯地作战。

 

当年的井进贤有心结,有执念,有他直到今天都无法参透的苦衷。他想不到,程滔也一样。

 

 

“师傅。”他永远也忘不了程滔那么叫他的声音。那时候程滔刚从加护病房出来,脱离生命危险不过一天的时间,浑身遍布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伤口,声音抖得像风中树叶一样,罕见地管他叫师傅而不是叶sir。

 

他说:“师傅,我也有…很后悔的事,错过了不该……错过的人。”

 

我知道你会知道我的,就像我知道你那样。

 

 

6.

 

为什么不开口让我知道?

 

哪怕只是简单一句也做不到?

 

 

7.

 

叶志帆自己才刚入行的时候,他的师傅就跟他说过,太感情用事,做不好警司的。他一直记着师傅的话。别人在社会摸爬滚打抹平棱角,他在警界三十来年,做的事却是涂脂抹粉,粉饰脆弱,粉饰动情,粉饰真心,粉饰寂寞。

 

做警察,哪来的知无不言。各人揣着各人的隐秘,挺过各人的煎熬罢了。所以他从来没有怪过井进贤,如果说真的要怪,也怪自己没有至少做些争取。

 

他不怪别人的粉饰,也用不着别人看懂他的粉饰。程滔出现之前,他一路也混得很好。人缘佳,业务强,平步青云,办公室一间比一间大。

 

 

他在病房握着程滔绑满绷带的手,一层又一层的纱布蒙住的不止是这只手还有这颗心。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程滔面前哭,哪怕竭力克制得身体都发抖了还是阻止不了泪水涌出,一颗一颗渗进程滔的纱布里。

 

原来是这样。我到底还是做不好一个警司。

 

 

他忽然很想见一见自己三年前就已经殉职的师傅,想和他说一声抱歉。他意识到,他师傅那么多年耗尽心血栽培这个徒弟,也许到底还是白费努力了。

 

 

8.

 

多傻啊。感情用事。

 

他感情用事,所以阿滔不听他的指令也要回头去帮阿井的时候他气愤得下令让直升机撤退;他感情用事,所以听信一条无凭无据的短信去长沙湾熟食市场找他心急如焚日夜想念的徒弟;他感情用事,所以就算知道阿滔对他大吼“走啊”意味着什么也绝对不肯离开。

 

 

他白费努力。他感情用事。他愚蠢至极。

 

他只想听程滔说。他要程滔亲自开口,让他知道。

 

 

哪怕知道那句话的代价是不能再活着做一个好警司。

 

 

9.

 

对叶志帆来说,值得了。

 

他错过了一个井进贤,拥有过一个程滔。

 

他一生只有一个程滔,一个什么都知道、都理解、都守护他的程滔。

 

 

死在程滔怀里听他的坦白,他这个失败的警司的一生,已经非常好,非常值得了。

 

 

10.

 

就是开不了口让你知道。我一定会呵护着你,也让你笑。

 

你对我有多重要——至少现在,我不会后悔,自己没有让你知道。

 

 

 

End.





****************************

在回国的飞机上看的《使徒行者2》,深深迷上了配角的叶sir,最后叶sir揪着阿滔的领子问他:“你是不是在行动”,然后抵着额头死在他怀里,滔痛哭流涕地抱着死去的叶sir对他坦白说“是,我是”,这个画面我看了三次。


我在北冰洋,我产粮,我快乐!

我还在海里
黑白无间Ⅱ —— 「久别重逢」...

黑白无间Ⅱ —— 「久别重逢」预告片


古天乐 饰 地藏

张家辉 饰 于秋

吴镇宇 饰 叶抱一/叶志帆

刘青云 饰 陈敬慈


【剧情大概就是按我的选角把低压槽重新拍一遍?

【还是某位大佬与卧底,还是那对双胞胎,还是那个工作狂上司。

【没有老黄是因为实在冇新角色可用


黑白无间Ⅱ —— 「久别重逢」预告片


古天乐 饰 地藏

张家辉 饰 于秋

吴镇宇 饰 叶抱一/叶志帆

刘青云 饰 陈敬慈


【剧情大概就是按我的选角把低压槽重新拍一遍?

【还是某位大佬与卧底,还是那对双胞胎,还是那个工作狂上司。

【没有老黄是因为实在冇新角色可用


Dzone

-lucky boy

其实要说的话,单海生也是被宠坏了的弟弟的典型,只因dark哥对他无限的好,他便觉得整个黑道的天下都是坦荡的,都会对他敞开胸怀,即使他是叛徒,因为曾是兄弟,只要他稍微一低头,仿佛都会有人替他开口,说放过他。

然而其实并没有,细B和童生都从来没有原谅过他。在白道无人信他,兵仍当他作贼,在黑道他被万人唾弃,只能抓着过往生活的影,去乞求些最后的温情。

他的上司看人很准,他就是那种人,穿上警服仍然不似个差,骨子里的嗜血狂暴并不是宿舍的白墙镇得住的:在很久以前的他就曾经喝着酒,一边肆意地在墙上涂闹,他受不了那样白得发灰的一整面墙。但是现在不行:现在那墙不再属于他,有人从墙的另一头向这边看,他必须接受,接受他不...

其实要说的话,单海生也是被宠坏了的弟弟的典型,只因dark哥对他无限的好,他便觉得整个黑道的天下都是坦荡的,都会对他敞开胸怀,即使他是叛徒,因为曾是兄弟,只要他稍微一低头,仿佛都会有人替他开口,说放过他。

然而其实并没有,细B和童生都从来没有原谅过他。在白道无人信他,兵仍当他作贼,在黑道他被万人唾弃,只能抓着过往生活的影,去乞求些最后的温情。

他的上司看人很准,他就是那种人,穿上警服仍然不似个差,骨子里的嗜血狂暴并不是宿舍的白墙镇得住的:在很久以前的他就曾经喝着酒,一边肆意地在墙上涂闹,他受不了那样白得发灰的一整面墙。但是现在不行:现在那墙不再属于他,有人从墙的另一头向这边看,他必须接受,接受他不被任何人接受的现实。

于是就会想起dark哥在枪口顶着自己后脑勺的时候仍然会仰起头笑说,海仔,我还怕是兄弟们跟着我找不到饭吃,幸好。

后来即使是这样的dark哥也死在了监狱里,是自杀,在车上他和单海生说自己怕监狱怕的要死,这次他并不是开玩笑。

dark哥不陪他了。

老dark一死,黑道就变天了,没有黑中白可栖的一隅灰,也再没有夜里半打烊的糖水店漏出的灯光;那碗糖水翻了,他在高楼边死死拽着细B的脚腕,对追捕他的警察厉声喊再过来我就把他丢下去!

龙sir说,可是我在楼下看,我觉得你是想救他。

后来又听他哽咽着说,他只想做一个正常的警察,为何没人信他云云。于是龙sir又哄他说,都还来得及。

现在想来单海生的一辈子可能都砸在了这样对侥幸的渴望里。有些事情已成定数他就是看不穿,就是不愿意看穿,他觉得会有这种侥幸的,赌有人始终愿意陪着他,原谅他,不计较,这是一个酒量很差还硬要喝、拿着瓶子爬上桌,并开始大声唱歌的男人给他留下的习惯。

细B问,坏老大那么多,为什么是dark哥。

海仔答,是你们倒霉。

不,细B又说。

是你走运。


我还在海里
「名字身份声音个性 串起这宿命...

「名字身份声音个性 串起这宿命」


△补充一下他们仨的过去

 @译_薏米糖粥   @俞观世 大概是咕咕咕了使徒的补偿


【我永远爱使徒三人组

「名字身份声音个性 串起这宿命」


△补充一下他们仨的过去

 @译_薏米糖粥   @俞观世 大概是咕咕咕了使徒的补偿


【我永远爱使徒三人组

三毛一两

【女王组】1874

……想了想还是发了(。)意味不明RPS请谨慎观看(。)


没入行的时候N做巡警,袜子绷到小腿,穿着草绿色制服跑东跑西。那时候N模模糊糊觉察到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究竟怎么回事却也说不明白。就在那段时间他第一次见到F。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常值夜班,一部分是代同僚们巡逻,谁叫他那么年轻,二十出头。夜晚的香港不全是太平山上看到的那样,大多数时间N都在路灯的光晕下数飞蛾,棍子敲在地上空荡荡地响,吓跑求偶的野猫和游魂似的男女。有些事说来不会有人信,但N怕鬼是真的。

现在想起来纯属偶然,但某些时候偶然也可被赋予致命的性质。先前他从没试过溜进电影院,但那天实在太热,午夜场的票又几乎像是不要钱。...

……想了想还是发了(。)意味不明RPS请谨慎观看(。)


没入行的时候N做巡警,袜子绷到小腿,穿着草绿色制服跑东跑西。那时候N模模糊糊觉察到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究竟怎么回事却也说不明白。就在那段时间他第一次见到F。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常值夜班,一部分是代同僚们巡逻,谁叫他那么年轻,二十出头。夜晚的香港不全是太平山上看到的那样,大多数时间N都在路灯的光晕下数飞蛾,棍子敲在地上空荡荡地响,吓跑求偶的野猫和游魂似的男女。有些事说来不会有人信,但N怕鬼是真的。

现在想起来纯属偶然,但某些时候偶然也可被赋予致命的性质。先前他从没试过溜进电影院,但那天实在太热,午夜场的票又几乎像是不要钱。本想着只休息一小会儿,谁知道放映厅里冷气开得太足,硬邦邦的座椅上他就那么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全身都疼,光照在脸上,N下意识眯起眼睛,看到银幕上一些不认识的面孔。他清醒过来。我该走了,他这样想着起身,但又坐下。枪声从背后传来,三秒钟后他意识到这是电影情节。有个人从虚空中走出来,N感到自己心一下被揪紧了。

那人眼睛很漂亮,不过现在演电影的都这样,譬如时下流行的那些子弹打不完的片子中常见的男主角。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低回,更曲折,难以用口头几句简单的语言表述的东西,N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不曾领会。如果说那是命运反复无常之于人的悲怆,未免过于夸大。但老实说N的确像被什么不可捉摸无法预料的东西猛地击打,只那么一瞬,伤口却迟迟无法愈合。

这种感觉不那么强烈了的时候,N发觉自己脸颊在发烫,心跳也很快。他突然感觉很不好意思,几乎是有些愧,猛地站起来跑出放映厅。翻转起来的座椅干瘪地响,银幕上人们自顾自地生老病死。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简直像害了病,眼前无时无刻不是那天夜里见到的那个人。一开始的那种眩晕过去,现在那张面孔的其它部分也浮现出来,眉毛鼻子嘴唇,鲜明得像拿针刺在皮肤上。这没来由的低热席卷N的身体。起初他有些不适应,因为那种难为情的感觉,他总得躲到个什么看不见其他人的角落里才稍微能喘过气来。后来习惯了便不算难受,甚至还称得上舒服。N想到自己贫瘠的童年,偶得了糖果也不舍得一次吃完,要慢慢含在嘴里,到甜味弥漫到整个口腔后便重新拿玻璃纸包好,留到下次嘴馋再吃。这两者大约是相同的滋味。

这隐秘的快乐没有持续多久。有天晚上N做了梦,醒来不记得具体情况,唯有一件事肯定:他那颠三倒四不知所谓的错乱幻想之中有那个人的存在。再迟钝的人这时候也该意识到什么,他害的不是普通的病。N几乎由此恐慌起来。他开始做一些先前绝不会做的事情。报纸、杂志买了不少,并没有见到某张见了便再也忘不了的面孔。他是个称职的巡警,熟悉自己辖区内每个角落,可他居然再找不到那家冷气开得很足的影厅。他失眠得很厉害,换了夜班整夜整夜地在外游荡,现在他成了那个没处可去的魂灵,眼眶里闪着两朵饿殍般的鬼火,时而吓到昏黄路灯下接吻的情侣,女人穿着白底碎花裙子。

后来N又去了影厅。那天也潮热得厉害,空气凝滞,几乎要滴下水来,杀人放火都不会挑这时间。他没注意挑了什么片子,只想着歇歇。放映厅的空调老旧得很,空气里一股霉味,叶片吱呀吱呀地响,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银幕亮了,泛起肉的暖光,人声四下浮起,含糊不清,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N坐在那里愈发感觉热了。

他起身,有什么东西从翻转起来的椅垫那里落下来,一本薄薄的小册子。N拾起来走到门口,影厅的门关不紧,透进来外面昏暗的光,小卖部的女人胳膊靠在台子上打着瞌睡。册子里密密麻麻印着电话号码,还有些他不大熟悉的名字。翻到封面,上面歪歪斜斜写了四个字,召妓指南。

N一下子感觉很窘,立刻将封皮卷到里面,倒退一步躲进门后的黑暗里。但他心里又竟有些痒,慢慢把那册子从手掌里抽出来,借着门缝里透入的一点光凑近了反复地看。每个电话号码都对应一个名字,大多是英文,按字母表的顺序排列。N心里默念着ABCD,怎么看都不像是女人会取的名字。他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劳驾用下电话。”他等了几秒,女人才抬起眼皮,把座机电话推过去。N心跳得很快,草绿色制服荡在身上,却像在做贼。他再次默背了一遍那串数字,然后手指伸进转盘把他们拨出去。

 

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N听到脚步声。他练习了许多次呼吸,此时仍难以自制地涌起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那人推开肮脏的玻璃门进来,外面是件蓝色衬衫,扣子没有系。下一秒钟N看清了他的脸。

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香港很多人信教,里面不包括N,但他现在可以理解他们了。事情大概是这样,突然凭空出现一道门,从无到有,打开门,出来的是他着了魔般一直想着的人。然后那个人抬起一边眉毛,问他:“阿sir,找我什么事啊?”

“我们可不可以看个电影呀?”

扑街,这算什么回答。

 

有的事情人们一开始知道不太对,但仍旧无法停止去做。他们真又钻进那个黑洞洞的影厅,甚至还稍带了两瓶可乐,铝制的盖子被打开,插进去塑料吸管。N心跳如奔马,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里好。他不敢看旁边的人,双手捧着那瓶冰镇过的可乐,玻璃瓶壁上一滴一滴渗出来水珠,滑到他手上和腿上。

幕布上风景消失,多出来两张脸。N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事不对劲,但已经晚了,如果他还没烧到出现幻觉,那两个男人开始接吻,舌头伸出来的那种。

垫子嘎吱嘎吱地响,N几乎从座椅上弹起来。但有东西摁住了他。一只手,温度略低于N的体温,整张手掌贴上来,隔着短裤在他大腿上极缓慢地滑。N不敢向下看,脖子齿轮样一点点扭过去,望向身边的人。

男人像是什么都没做,眼睛亮晶晶盯着前方,鲑鱼红色的光打在他一半的侧脸,可以说看得相当专心,幕布上两个男人开始厮磨。他一只手还握着那瓶可乐,塑料吸管从瓶口伸出来,搁在他的下唇。N便不由去看他的嘴唇,抬起的上唇很薄,下唇却像涂了点什么东西,湿漉漉的。与此同时,另一只手继续漫不经心地走,滑到大腿内侧。N浑身一个激灵,手里的可乐瓶子直接丢了出去。


(剩下走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72781 )

栗塔塔酱

同步lof

使徒行者大三角,女王组师徒值得拥有姓名。

绿与被绿的OOC还有点🚗,虽然这对我爱了,说到底我还是没放下古辉。

最后的最后我变成了all辉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948479/?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70853927&share_medium=iphone&bbid=2140079a8c78da176a00d97dbbfbe743

同步lof

使徒行者大三角,女王组师徒值得拥有姓名。

绿与被绿的OOC还有点🚗,虽然这对我爱了,说到底我还是没放下古辉。

最后的最后我变成了all辉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948479/?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70853927&share_medium=iphone&bbid=2140079a8c78da176a00d97dbbfbe743

我还在海里

改了下BGM。

倪永孝,张子伟。我的两位女王。

改了下BGM。

倪永孝,张子伟。我的两位女王。

蘿蔔糕

我也不知道是三角还是女王还是古辉的使徒脑洞

*这是一个朋友的脑洞
*但这只是他一半的 经过我改来改去(几乎被我改成了另外dbq)之后的不完全脑洞 ¨̮ 还有另一半我要拖个几年再写(雾)

        激烈的枪声好似昨日还回荡在耳边,一声带着绝望与无奈的“撤退”断绝了所有后路。井进贤猛地惊醒才发现,这已过数年的昨日仍是像梦魇,缠着他每个夜里脱不了身。

         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井进贤痛苦的起身,像以前独自一人的时抱着头坐在床尾大口喘着气,等他平复下来后才发现床上另一个男人不知...

*这是一个朋友的脑洞
*但这只是他一半的 经过我改来改去(几乎被我改成了另外dbq)之后的不完全脑洞 ¨̮ 还有另一半我要拖个几年再写(雾)



        激烈的枪声好似昨日还回荡在耳边,一声带着绝望与无奈的“撤退”断绝了所有后路。井进贤猛地惊醒才发现,这已过数年的昨日仍是像梦魇,缠着他每个夜里脱不了身。

         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井进贤痛苦的起身,像以前独自一人的时抱着头坐在床尾大口喘着气,等他平复下来后才发现床上另一个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房间。伸手感受了被窝中,仍有余温。

        井进贤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客厅的电视小声的开着,听声音像是一个灵异节目。他好奇的打开房门,看见程滔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程滔没有开灯,带着蓝调的亮光与主持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充斥着这个黑暗空旷的客厅,显得有些诡异。

         他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却只见程滔流着泪,目光直直地盯着电视,满面悲痛。井进贤见此心里一紧,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程滔没有接过纸巾,也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只是坐在那,目光呆滞,浑身轻颤。井进贤想出声安慰,可程滔双唇微启,似是有画要说,井进贤将字吞回肚中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我梦见叶志帆了。”

         他还是一动不动,目光却突然有了焦距。他盯着电视节目里的那个主持人,好像他就是叶志帆,只要他看的越久,这个人就会从电视里走出来站在他程滔的面前一样。

        井进贤无言,只是握着他手的力道更是大了几分。叶志帆,他已经七年没有听过程滔提起过这个人了。在叶志帆死的那段日子,程滔夜夜无眠,他说“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他死在我面前那一刻。”井进贤也心痛,便把他搂在怀中,轻声哄着程滔入睡,这时候的程滔永远是带着泪进入梦中。后来的程滔还是会梦见去食品店的那一天,可是叶志帆却再也没有出现在那个场景中,他看见井进贤被人带走,他也听见了董先生手下开枪的声音,他知道叶志帆在那一刻应该是死了的,可原本是他该抱着死去的叶志帆的那幕变成了他一人对着墙壁哭泣。

        “那里好黑,没有一点光。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知道师傅在我面前,他还带着我送给他的米奇手表。他就站在那里。”

        “他说他真的要走了,他要我们活下去,他说他相信我们。”程滔低头,手中的米奇表攥的发烫。

         井进贤终是忍不住抱住了程滔。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程滔,可能言语已是多余,只有肢体的接触才能让程滔感觉到他是真实的,是活着的。

        也是让井进贤自己知道,叶志帆以后是真的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梦中了。

我还在海里

爱奇艺泡泡老吴和老张的访谈哈哈哈

老吴,原来被男人出卖比被女人出卖更受伤

老张,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吴,背叛,一帮臭男人【。


老张,我挺喜欢跟镇宇哥合作,他很狂野。我很喜欢和他对戏。【哥你上次不是说自己狂野???


老张,如果我是卧底,我怕他,他比较强,他比较成熟嘛,成熟的人看事情很通透

老吴叹气,拐个弯说我年纪比他大…

老张,如果他是卧底我也…

老吴,不是,因为他很烦,张家辉是一个很烦人的人,因为卧底嘛他就会一直问你是不是卧底,你笑什么,他就是问到你怕,不是卧底也得承认,我是卧底好了吧别再问了,张家辉有这个本事。

老张,他常说我什么都问的,很烦人那种【镇宇你点解不接我电...

爱奇艺泡泡老吴和老张的访谈哈哈哈

老吴,原来被男人出卖比被女人出卖更受伤

老张,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吴,背叛,一帮臭男人【。


老张,我挺喜欢跟镇宇哥合作,他很狂野。我很喜欢和他对戏。【哥你上次不是说自己狂野???


老张,如果我是卧底,我怕他,他比较强,他比较成熟嘛,成熟的人看事情很通透

老吴叹气,拐个弯说我年纪比他大…

老张,如果他是卧底我也…

老吴,不是,因为他很烦,张家辉是一个很烦人的人,因为卧底嘛他就会一直问你是不是卧底,你笑什么,他就是问到你怕,不是卧底也得承认,我是卧底好了吧别再问了,张家辉有这个本事。

老张,他常说我什么都问的,很烦人那种【镇宇你点解不接我电话



我还在海里

使徒1作为带我入香港电影大坑的初心,我对它永远有滤镜。

使徒2从开拍到每一次放物料,每一个和3年前有关的彩蛋我都能找出来,导致我全程都在担心炒冷饭。

结果电影完全没有让我失望,不与1比较因为设定和故事都完全不一样,相同的是同样的主演同样出色的演技,节奏快又爽,没有强行反转。使徒IP打破剧改电影扑街魔咒,一定也能打破第二部魔咒!!!

1.我预警一下,老张有个镜头我看了三遍还是吓死我。。。【看了回来赞我

2.女王组对手戏特别好看!呜呜呜,笑点与虐点齐飞。

3.老张哭戏好好睇。

4.老吴走进大排档我想点播一曲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三人对手戏的张力,导演爸爸下一部多拍点吧呜呜呜。

5...

使徒1作为带我入香港电影大坑的初心,我对它永远有滤镜。

使徒2从开拍到每一次放物料,每一个和3年前有关的彩蛋我都能找出来,导致我全程都在担心炒冷饭。

结果电影完全没有让我失望,不与1比较因为设定和故事都完全不一样,相同的是同样的主演同样出色的演技,节奏快又爽,没有强行反转。使徒IP打破剧改电影扑街魔咒,一定也能打破第二部魔咒!!!

1.我预警一下,老张有个镜头我看了三遍还是吓死我。。。【看了回来赞我

2.女王组对手戏特别好看!呜呜呜,笑点与虐点齐飞。

3.老张哭戏好好睇。

4.老吴走进大排档我想点播一曲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三人对手戏的张力,导演爸爸下一部多拍点吧呜呜呜。

5.你西皮夏季恋歌实锤。什么久别重逢戏码,可念不可说。

6.堪比枪声打出摩斯密码的aha moment,使徒2里也不逊色,绝对让你忍不住卧槽!还可以这样!

7.一边看一边数使徒1的彩蛋,用得都恰到好处,唯一遗憾的是作为一个BE党最震撼我的画面居然只持续了5秒,名场面太美。【致敬了什么你们看了就知道惹!

8.交通委提醒您,安全带的重要性。

9.我竟然有点羡慕张亦驰,被老张啃咬脖颈的感觉如何。

先写这么多吧,想到再编辑。

我还在海里

搞个师徒梗

「你唯一的长处就是你的兽性」

黑川挺适合当安仔的引路人








【女王组其实也能性转青白一下

搞个师徒梗

「你唯一的长处就是你的兽性」


黑川挺适合当安仔的引路人


















【女王组其实也能性转青白一下

我还在海里

我又在欣赏女王组单眼落泪神技

我又在欣赏女王组单眼落泪神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