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奶狗

13169浏览    1000参与
林安竹

6病娇

苗疆少年擅蛊,更擅蛊惑人心。

他脚系银铃,踏着铁锁,言笑晏晏,“姐姐,我说了,无论你跑到哪,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我沉默地看着被他踩在脚底,囚禁着我的锁链,心里悔不当初。

那句话说的没错!

路边的野男人千万不要捡!

少年也不行!

(钓系装乖病娇弟弟X直撩色痞土匪将军)

01

都是我贪图美色惹得祸。

南伐回来的路上,路过南疆,我捡了凌沧。

少年苗族打扮,衣衫褴褛,被大军惊吓于马前。

他赤luo的足上系着银制的铃铛。

风一吹,铃声清脆。

荡进了我蠢蠢欲动的心里。

我人在马上,居高临下,眯着眼睛打量他。

他人在地上,瑟缩发抖,怯生生地望着我。

他这幅模样甚得我心。......

苗疆少年擅蛊,更擅蛊惑人心。

他脚系银铃,踏着铁锁,言笑晏晏,“姐姐,我说了,无论你跑到哪,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我沉默地看着被他踩在脚底,囚禁着我的锁链,心里悔不当初。

那句话说的没错!

路边的野男人千万不要捡!

少年也不行!

(钓系装乖病娇弟弟X直撩色痞土匪将军)

01

都是我贪图美色惹得祸。

南伐回来的路上,路过南疆,我捡了凌沧。

少年苗族打扮,衣衫褴褛,被大军惊吓于马前。

他赤luo的足上系着银制的铃铛。

风一吹,铃声清脆。

荡进了我蠢蠢欲动的心里。

我人在马上,居高临下,眯着眼睛打量他。

他人在地上,瑟缩发抖,怯生生地望着我。

他这幅模样甚得我心。

我立刻翻身下马,躬身弯腰,一把将他扛在了肩上。

在众将士们的口哨声中,扛着美人回了驻地。

进了营帐,我将他扔进了床帐里。

因为行军随性,坚硬的床板嗑的他一声闷哼。

但本将军管不了那么多。

翻身而上,就撕起了他的衣服。

他惨白着一张小脸,慌张地推拒着我。

“你、你要做什么?”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闻言挑眉,戏谑道:“我要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

他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像只初窥人世的懵懂狐狸。

我兴致高涨,手上继续动作。

他却惊慌的往后退,避开了我的手。

我有些不耐烦了,欲拒还迎是情趣。

多了,就是不识好歹。

我翻身而起,坐于桌边,给自己倒了一壶茶消消火。

冷眼睨他,“你看起来有几分聪明的样子,有些话,就不用了本将军多说了吧。”

“跟着我,保你锦衣玉食,生活无忧。”

“不跟我,我也不强求,让人放你回去。”

我喝着茶眯着眼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但我心中早已有数,他必定会留下。

我在带走他的那刻起,他没有反抗,就已说明了一切。

行军打仗多年,这点眼见力我还是有的。

02

少年唇红齿白,睫毛纤长,垂眼沉思的表情像是被雨惊湿的蝶,有种破损的美。

我毫不客气,直勾勾的看着他,十足的悍匪架势。

他红着耳根,从床上爬下,走到我的身边。

走动时足间响动的银铃,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

没等我细想,他就跪坐在地,匍匐在了我的膝上。

他睫毛轻颤,轻轻的唤了我一句“将军”。

我满意的勾起唇,挑起他的下巴,欣赏他的表情。

他的眉眼极其细致,天生艳骨,却不女气。

可能是因为过于年少,没有长开,整个人稍显瘦弱。

我单手挑开他的衣襟,越来越向他凑近。

他紧张的闭起了眼睛,被迫抬起的颈,喉结滚动。

“噗——”我笑出声来,松开擒住他的手。

指着他破损的衣衫,含笑道:“看给你吓的,本将军对泥人没兴趣。”

调戏成功,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帐子,让他好好“洗干净”。

关上帐门前,我看见他依旧坐在原地。

只是头微微低垂,过长的眼睫遮住了他的眼睛。

让我看不清。

我的眼皮跳了跳,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

还未等我细看,就被前来汇报战况的左将扯走了思绪。

03

我本不喜欢这类纤弱的少年。

但他惊吓于我马前的模样太过惊艳。

让我梦中都在回忆。

只是梦中的少年有些奇怪。

我牵起他的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直立起身,才发现他身量极高。

我本就高于一般女子,他却仍旧高了我一头。

我细细看去,他的身形也发生了变化,如成人男子般沉稳。

就连那张惊艳脱俗的脸都有着说不出来的变化。

他的神情不在懦怯,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还带着些寒冬的凛冽。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我,嘴边还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他没有说话,而是温柔的执起我们牵握住的手。

看似没有分毫力道,却让我根本抽不出自己的手。

我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蹙眉打量起四周,方惊觉自己在一个荒芜的平原。

似是不满意我的视线偏离。

凌沧轻叹口气,抚住我的侧脸,将我正了回去。

行事虽温柔,态度却处处都是强硬。

我有些火了。

向来只有我要求别的份,还没人这么掣肘过我。

但我高估了梦中的自己。

我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像个软泥一样的任他搂着。

还有......还有,他竟然自顾自的吻了我。

最重要的是,我竟然挺还受用的。

但是,这关乎到本将军的尊严!

我怎么可能这么软踏踏的任人宰割!?

04

然后我就气醒了。

醒来时就看见梦中的那张脸与我近在咫尺。

我迅捷出手,翻身锁喉,就将他困与身下。

“将、将军,你怎么了?”他的声音有些紧张,带着害怕的意味。

我没理他,居高临下的好生打量了他一番。

然后埋头在他的颈间,轻嗅一口。

看着他红到要烧起来的耳根,我满意的松开了手。

心里想着,这样才对嘛。

我把玩着他如血玉的耳朵,问他:“听说你们苗疆人善蛊,那你会什么蛊?”

“我不会蛊......将、将军,可以放开我吗?”

他瑟缩着想要避开我的手,被我一瞪,又老老实实的接受了。

看着他这副想要拒绝又不能拒绝的模样。

我那颗蔫坏蔫坏的心思痒的不行。

“呀,你不会蛊啊?”

“我还以为你对我下了情蛊呢,要不怎么把本将军迷的不行?”

......

我每说一句,他的脸就红一寸。

到了最后,就连那白玉做的骨,仿佛都要燃烧殆尽。

看的我浑身气爽,恨不得去外面打那么两套拳。

调戏够了,我才放过他,任由他服侍着我穿衣,去早巡。

直到这一天都过去了,我都忘了问他。

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床边趴着看我做甚?

05

我是黎北的将军林血薇,常年镇守边关。

军旅生活枯燥,本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美人。

为什么我没有对凌沧下手,我自己也想不通。

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忍心吧。

说来奇怪。

最近我做梦的次数增多。

而且每一次我在梦里都是毫无缚鸡之力的任凌沧宰割。

我很是生气,但我有口难言。

我是一个要面子的将军。

所以我只有醒了之后反过来将他调戏一番,以解我心头之气。

就这么一直持续到我开拔行军。

一连两月的杀敌,回营后我便忘了凌沧。

我让人给我找了个美人,准备喝酒调笑。

但没想到进来给我送酒的人,却是凌沧。

他脸色有些苍白的为我斟酒。

我手莫名一抖,喂美人的酒撒了一地。

我不知自己为何颇感心虚。

轻咳两声问他:“最近如何?”

他抿了抿唇,不卑不亢地轻声回我:“一切都好,将军。”

他这句话实际没什么杀伤力,但却让我浑身不舒服。

于是我谴退了美人,将他留了下来。

我问他是不是生气了。

他说:“将军日理万机的,怎么会记得我这么一个小人物。”

“将军不碰我,想必是我哪里有错吧。”

我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我没忘了你,我就是一时有点忙。”

我又连忙找补道:“别将军将军的叫我了,怪生分的,我长你几岁,你叫我一声姐姐吧。”

他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我,少年眼里亮晶晶的,挂着明晃晃的开心。

我有些得意,美人原来这么好哄啊。

我又说:“我没有不想碰你,我只是比较珍惜你。”

像是为了验证我自己的话一般,我让他留了下来。

同我走前一般,与我同寝。

06

时隔两个月后,我又做梦了。

梦里的大号凌沧身在雪地,轻飘飘的瞥了睨了我一眼。

宛若神邸,不沾凡尘。

我依旧没有任何反驳的能力。

他却一反常态的不再温柔。

带着些阴鸷的戾气。

(可以给孩子点个赞吗!点赞真的可以催更的!)

DOLO

【檀健次】嘻嘻😄😄

两张新“出炉”的多多

要无水印图片的话在评论区评论“多多,嘻嘻”就好了,到时候我会私发给你们的哦!

😊

【檀健次】嘻嘻😄😄

两张新“出炉”的多多

要无水印图片的话在评论区评论“多多,嘻嘻”就好了,到时候我会私发给你们的哦!

😊

天天故事社

谁说钱买不到爱情,那是因为给的不够多

谁说金钱买不到爱情?


那一定是你钱花的不够多。


赶鸭子上架花重金租了个男朋友回家过年是什么体验?


是肉疼。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敢问奶狗,打折活动有没有?


1


谁说现在年味没以前浓了?


每当过年那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问候来临,我就知道这个年又将热闹至极。


刚挂完我妈的电话,我躺在床上有些生无可恋。


她的叮嘱犹然在耳。


「可一定要带个男朋友回来给我们见见昂,实在找不到的话你也别回来了,我可嫌丢人。」


同时......

谁说金钱买不到爱情?

 

那一定是你钱花的不够多。

 

赶鸭子上架花重金租了个男朋友回家过年是什么体验?

 

是肉疼。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敢问奶狗,打折活动有没有?

 

1

 

谁说现在年味没以前浓了?

 

每当过年那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问候来临,我就知道这个年又将热闹至极。

 

刚挂完我妈的电话,我躺在床上有些生无可恋。

 

她的叮嘱犹然在耳。

 

「可一定要带个男朋友回来给我们见见昂,实在找不到的话你也别回来了,我可嫌丢人。」

 

同时,我盯着手机里王昆的出轨照片默不作声。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我翻了个身爬起来,快速穿好衣服就去了那渣男的家里,没有理论,没有质问,狠狠把他揍了一顿就离开。

 

怎么说我也是练过的,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只能受着了。

 

闺蜜知道这件事第一反应也要去暴打这个渣男,被我拦下,「你再去他可就半身不遂了,已分,江湖不见。」

 

她嗤笑一声,「这种男人不分难道留着过年?」

 

对,过年……

 

呜呜呜,我现在要带谁回去过年啊!

 

傍晚我给家里的堂姐打去电话,想联络联络我们单身一族的感情。

 

想着起码回去了有个伴,不至于独自被唾沫星子淹死!

 

在此之前,我本以为今年可以瓦解我们的单身联盟,都怪那该死的王昆不争气!

 

「溪溪,你今年还没打算找啊?」堂姐问我,语气听上去还有些愉悦。

 

我以为她是因为有伴了开心,心中刚觉得稳了,又听见她说,「可惜了,今年同盟要解散了,我找到男朋友啦!」

 

那得意的笑声毫不掩饰,堂姐开始和我妈说起同样的话,「你年纪也不小……」

 

我裂开了。

 

联盟终究还是,被瓦解了!

 

呜呜呜。

 

夜晚,我抱着枕头痛哭,闺蜜终于在电话里笑了半小时之后,出了个主意,「不行你就租一个,啥样的都有,应付家长也很专业,保证叔叔阿姨满意。」

 

这是什么破主意?

 

她嘴里嚼着东西,「你就说要不要吧。」

 

「要……」

 

闺蜜拍了拍胸脯,「那包在我身上。」

 

说实话,我并没有当真,毕竟租男朋友这种事,是正常人能干的吗?

 

哪知第二天,我的门铃被敲响。

 

我以为快递到了,抓着鸡窝头就去开了门。

 

一个细皮嫩肉的大帅哥站在门口,笑得露出小虎牙,「姐姐好,我是你的男朋友江知行。」

 

哪儿来的男朋友?

 

但这小奶狗这也太帅了吧!

 

等等……

 

手机这时震了一下,我瞟了一眼,是闺蜜的短信,「见到你的新男朋友了吧?怎么样?我知道你最喜欢小奶狗了,加油!带回去过个安稳年!」

 

接着又震动了一下,「账单发给你了,我可是垫付的,你要报销。」

 

个十百千万……

 

我差点背过气去,掐着人中才缓过来。

 

小奶狗担忧的看着我,「没事吧姐姐?」

 

呜呜呜,这家伙声音真好听,长得也真好看。

 

但是。

 

这也太贵了吧!

 

 

 

2

 

我看了眼他的行李箱,硬着头皮把他请进屋里,面对面坐着气氛变得有些许的尴尬。

 

江知行一直朝我乖巧的笑,「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呢?」

 

这角色进入得还挺快。

 

「那个……」我抓了抓头发,「你这个价钱是怎么算的啊?」

 

「三天。」他答道,弯眸一笑,「姐姐放心,我很专业的,包您满意。」

 

一来一回就算去了差不多两天时间。

 

这钱还真好赚啊!

 

我哭了。

 

可一想到我妈的夺命连环催。

 

我摸了摸口袋,眼睛一闭,豁出去了。

 

大不了快点带他回去,待一天赶紧走。

 

我忙不迭的定了两张车票,风风火火带着他往家赶。

 

去车站的路上,小奶狗一直争着抢着要替我拿行李,「姐姐我来我来。」

 

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我心都酥了。

 

我妈知道我上了车,迫不及待打来视频电话,就想看看我的男朋友。

 

我有些不好意思,江知行却大大方方接过手机,朝镜头露出他标志性的虎牙,「阿姨你好,我是知行。」

 

「阿姨你放心,我和溪溪很快就到了,你们就安安心心在家等吧不用出来接我们的。」

 

「阿姨看起来也很年轻……」

 

我撑着脑袋在一旁盯着他,看着他游刃有余间还带了几分羞涩,简直把小媳妇的姿态拿捏得恰到好处。

 

手机里一直传来我妈那乐呵呵的笑声,十有八九是满意了。

 

对小奶狗长相和嘴甜满意。

 

接下来,我们像鬼子进村一般,迎接着各个乡亲父老们的注视。

 

认识我的都会热情的招呼上一句,「溪溪啊,男朋友真帅啊。」

 

江知行已经恢复了神色,继续扮演好男友,只默默拿着行李,负责微笑点头嗯。

 

我妈翘首以盼的站在家门前探着脑袋望,一见到我们立马朝里面喊了一声,「回来了!溪溪他爸快出来!」

 

我冲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只几秒就被无情的推开,包括出来的我爸也拉着江知行看个不停。

 

压根没有要管我的意思。

 

别人家父母见了女婿不都要先考验考验吗?

 

我爸妈却是巴不得我早点嫁了,嫁谁都高兴。

 

「知行啊,你好你好,大老远跑一趟累了吧?快快快进屋!」

 

江知行表现得也是大大方方的,只是一进屋就打开了他的行李,从里面拿出两个精美的礼盒,很大,看上去倍儿有面子。

 

但我这才知道,原来他那个行李箱里并没带几件衣服啊。

 

周到,果然是专业的。

 

 

 

3

 

「叔叔,这是瓶泸州老窖,我爷爷当初淘来珍藏了好些年都舍不得喝,这次特意叮嘱我给您带过来呢。」

 

说得极为真诚,连我都差点信了,但那瓶酒一看也确实是好东西。

 

我爸是个酒蒙子,一听就眼前一亮,满意得不行。

 

接着江知行又把另一个礼盒递给我妈,是套比较名贵的护肤品,我妈平生最臭美,年纪大了更注重保养,此时也是撞上心头好了。

 

这假男朋友连送礼都这么大手笔?

 

这钱花的真值了。

 

光他这两件礼物都值回票价了。

 

等会儿……

 

江知行笑眯了眼看着我做什么?

 

不会要我报销吧!!

 

「溪溪!发什么愣呢?快去泡茶,一会儿你婶婶她们也要过来吃饭。」我妈的声音唤回我的思绪。

 

估摸着婶婶她们也是为了过来观摩我的「男朋友」来了。

 

况且堂姐今年也要领个男朋友回来,少不了要被作比较。

 

哎,亲戚什么的最麻烦了。

 

「叔叔阿姨我来吧,让溪溪多休息会儿吧,我这里还带了一壶龙井,正好先尝尝。」江知行一边说着,又从箱子里拿出一盒茶叶。

 

不光是茶叶,他一边介绍一边又拿出了些水果和特产。

 

我咽了咽口水,不禁感叹那包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装下这么多东西……

 

我心里既是满意又冒出疑惑,出租男友这也太……

 

我真想嫁了怎么办?

 

我爸妈都被搞得有些不好意思,我默默的在旁边补了一句,「妈,没关系,这是知行的心意嘛。」

 

「知行」回头朝我温暖一笑。

 

我又大概意会到了那眼神里的意思,十有八九还是得我出钱。

 

呜呜呜,我的钱包保不住了啊!

 

我爸妈一脸的欣慰,说我好福气能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嗐。

 

当他们夸我了吧。

 

……

 

 

 

4

 

没一会儿,敲门声响起,我妈看向我,「开门去,估计你婶婶她们来了。」

 

何止是婶婶,除了我那堂姐,叔叔表嫂可都来了,接着就是一副热热闹闹的场面对话,我妈忙不迭的介绍着江知行,言语间都是自豪。

 

说得我都差点当真,不过,和以往单身被批判比起来,这样还真是有面子啊!

 

「知行是做什么的啊?」婶婶问。

 

江知行微微一笑,「学医的。」

 

「医生好啊,工资也不错哎。」婶婶一脸的赞叹。

 

我没有插话,觉得他是胡编的,毕竟医生这个职业在家长眼里是最吃香的了。

 

但看着我妈欣慰的表情,我忽然生出一阵愧疚。

 

这么些年却是没找个像样的男朋友回来,着实让她们为我的事操碎了心吧。

 

忽然一只手搭到了我的手上,身旁的江知行正端坐着,朝我露出暖暖一笑。

 

我脸忽然就红了,莫名一阵心悸。

 

应该不算心动,一定是单纯的羞涩……

 

意外的,江知行的手很热,但是微不可查的在轻微颤抖。

 

难道他也有些紧张了?

 

「溪溪,你怎么又走神了,问你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婶婶一脸关切的看着我。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也尴尬了,只能嘿嘿一笑,「不急,不急嘛。」

 

我爸扫了我一眼,替我打着圆场,「结婚毕竟还是大事,总要多相处看看的。」

 

婶婶点点头,「不过看着知行和溪溪感情还是很好的,你看,小手还拉着呢。」

 

长辈们的一阵调侃,让我脸更红了。

 

叙旧了一会儿我妈和婶婶表嫂去准备晚饭,男人就在客厅打起了扑克牌打发时间。

 

江知行以不懂为由跑去厨房帮忙了,他做起事来干练利落,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人,最后还把主厨的位置「抢」了过来,又受到一波夸赞。

 

我在外面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情愫。

 

要是真的就好了。

 

这想法刚冒出来就把自己吓到,这家伙还真会俘获人心啊……

 

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上桌,我妈惊了,「知行啊,你还学过厨师啊?」

 

江知行谦虚一笑,「没有,就是平时下班没事就会做做饭,手艺不好大家别介意。」

 

事实上,味道堪比外面的饭店了。

 

吃饭间他应付着各个长辈,还不忘了抽空给我夹菜,细节真的满分。

 

我爸要拉着他一起小酌两杯,江知行没有拒绝,却暗暗凑到我耳边,「姐姐救我,我不会喝酒……」

 

也算有你不会的了,我一笑。

 

但看他今天也确实很累的份上,我赶忙出来制止我爸倒酒的手,「爸,他做医生的平时不能喝酒,会影响大脑,还会手抖……」

 

我瞎编的,其实我并不太懂。

 

江知行却是这么说的,「没关系,今天第一次见叔叔,只要叔叔高兴,喝一点没关系的。」

 

「……」

 

嚯。

 

我皱起眉,在我妈眼里俨然是一副心疼的模样,她偷笑了一声,拦下江知行,「别喝了知行,还是工作重要,不喝酒的男人才好呢,让你叔叔他们几个喝就好了。」

 

又无形中秀了一波「恩爱」。

 

我差点对江知行竖起大拇指。

 

 

 

5

 

一顿饭结束,送了婶婶她们离开,我瘫在沙发上,看着江知行又要跑去帮忙打扫卫生被我妈赶了出来。

 

我爸端着茶杯过来,「知行啊,这次难得来一趟,多待些日子吧,过两天溪溪的爷爷奶奶也要过来,我们一家人也热闹热闹。」

 

多待些日子?

 

那得多少钱啊!

 

没等江知行回答,我赶忙接话,「爸!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他还有工作要忙呢,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他回来吧。」

 

我爸微微皱眉,思索了片刻,「这么着急吗?」

 

我点头如捣蒜,只为了护住自己所剩无几的口袋,「是啊,他其实很忙的。」

 

我妈听到声音走出来,有些懵,「什么意思,就要走了?」

 

我爸叹了口气,「溪溪说知行工作忙,明天就要回去了。」

 

我扶额,预判到我妈要开始长篇大论了。

 

果不其然,她一边念叨着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怎么这么着急啊知行,医院没有年假吗?哎,第一次过来家里,都没带你好好玩呢,要不还是多留几天吧?」

 

我使劲想着推脱之辞,却见江知行点了点头,「没事叔叔阿姨,不打扰你们的话我再多待一天吧,我明天向医院请假看看。」

 

「……」

 

我瞪大了眼睛,仿佛被生活掐住了命运的喉咙,发不出声音。

 

准确来说是穷的。

 

我爸妈自然高兴了,开始去收拾家里剩下的一间空房。

 

我朝江知行嘿嘿一笑,赶紧追了进去,想要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哪知我妈掏出一个红包,和我爸商量着要给江知行包多少才合适。

 

我欲哭无泪,真想仰天长啸。

 

爸妈,要不你们还是包给我吧,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周我就没有钱吃饭了。

 

呜呜呜。

 

可话到了嘴边,我还是咽了回去。

 

难得她们这么高兴。

 

我还是去问问奶狗能不能打折吧。

 

但还没等我开口,江知行露出小虎牙,「增时服务,姐姐放心,不收钱。」

 

这么好?

 

那还真不错啊!

 

但我也不是要占小便宜的人,豪气一挥手,「好,那那些礼物钱我补给你吧。」

 

江知行摇摇头,「都是套餐里的,不用额外出钱。」

 

我惊了,「真的假的?你那酒不便宜吧?」

 

他想了想,「唔,确实是我爷爷珍藏的,不过叔叔开心就好了嘛。」

 

我为我的小人之心倍感羞愧。

 

「送岳父岳母还是值得的。」江知行又补上一句。

 

「……」

 

我没多想,当他玩笑话,便一掌重重的拍上他的肩,「够仗义!」

 

 

 

6

 

江知行的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不过姐姐,其他服务另外收费哦!」

 

我一愣,「陪玩和下厨……对吧?」

 

江知行乖巧的点点头,「不过我会给姐姐打折的,只管放心。」

 

我又肉疼了,但是看在他也辛苦一天打份上,我不能太吝啬……

 

晚上我躺在床上头疼得厉害,想着增时服务一过就赶紧跑吧,装个一两天也足够了。

 

反正面子也到位了,我爸妈也开心了。

 

哎!

 

花钱消灾,除了肉疼一点没别的什么不好了。

 

……

 

堂姐打来慰问电话,「感情你昨儿没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啊?」

 

我昨天哪知道?

 

况且现在也没有真的啊!

 

「我今天一到家我妈就跟我说了,说你那个男朋友是真不错,改天我也来见见。」

 

别了吧……

 

我真没那么多钱。

 

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忽然被外面的声音吵醒。

 

「溪溪,快来,你爷爷奶奶到了。」

 

我连忙出去,一看江知行已经乖巧的陪着二位老人说着话呢。

 

「爷爷奶奶,怎么这么晚赶来啊?」我也乖巧的坐到一旁。

 

「明天要封路了,疫情严重,要是不赶着来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货见着这孙女婿。」奶奶乐呵呵的笑着。

 

爷爷品了口茶发出赞叹,「不错不错,好茶。」

 

接着又围绕着我和江知行的事情聊了一会儿,才把两位老人送到屋里休息。

 

我还沉浸在奶奶那句疫情封路的事情上,久久不能回神。

 

完了,完了完了。

 

「溪溪,那今晚江知行就去你房里挤一挤了,我记得你屋里还有一床地铺。」

 

回过神来听见我妈的声音,我瞪大了眼,「跟我挤?」

 

我妈不耐的回瞪我,「难不成跟你爸挤?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听见没有?」

 

苍天啊,到底谁会欺负谁啊!

 

我妈骂完我又一脸慈祥的看向江知行,「小江啊,就麻烦你先凑合一晚了。」

 

江知行摆摆手,嘿嘿一笑,「没有的,谢谢阿姨!」

 

我冲过去抓住我妈,感觉自己快要憋不住哭出来了,「这疫情要封多久啊?」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送“奶茶”即可解锁本故事“隐藏”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