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022浏览    3041参与
Badabad

一不小心把她弄丢了

我终于把那个我喜欢的女孩弄丢了


三年前我认识了她

三年后我失去了她


两年前我们在一起了

两年后我们….分手了


一年前是她提的

一年后是我把她弄丢了……


说分手之前

我以为在一起两年我依旧不了解她

我以为我努力学习是为了让自己考上一个好的高中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根本就不喜欢她……


可理想中的如释重负没有如期而至

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无处安放


而现在我才明白我是多么的可笑


回想过去才发现

她的一切早已与我融为一体,只是我说不出来

我努力学习是因为她想要考的学校是我可能考不上的……


原来我是这么的喜欢她

我从来没有这...

我终于把那个我喜欢的女孩弄丢了


三年前我认识了她

三年后我失去了她


两年前我们在一起了

两年后我们….分手了

 

一年前是她提的

一年后是我把她弄丢了……


说分手之前

我以为在一起两年我依旧不了解她

我以为我努力学习是为了让自己考上一个好的高中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根本就不喜欢她……


可理想中的如释重负没有如期而至

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无处安放


而现在我才明白我是多么的可笑


回想过去才发现

她的一切早已与我融为一体,只是我说不出来

我努力学习是因为她想要考的学校是我可能考不上的……


原来我是这么的喜欢她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喜欢过一个人


但为时已晚

我已经失去她了

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了……





Baek.L

她该是豆蔻年华无忧无虑,

却未曾想一双手夺去了她的懵懂,抢走了她的气球。

她该是及笄年华落落大方,

却没想到一群人撕碎了她的骄傲,熄灭了她的光芒。

她该是桃李年华恣意盎然,

却未可知一句话刺穿了她的心脏,打破了她的希望。

她该是穿着碎花裙子,拿着风车在花园中奔跑欢笑。不用在意有没有人会觊觎衣摆下的春光。

她该是穿着华丽衣裳,站在聚光灯下闪耀着她的光芒。让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能力,她值得拥有掌声。

她该是做着自己喜爱的事业,获得每一分应得的收获。不用担心是否有带着眼镜的恶兽把她拖入泥沼。

她该是笑着的,眼里满是充满希冀的光。

她该高昂着头,自信勇敢的走向那未来。

她该挺直脊背,...

她该是豆蔻年华无忧无虑,

却未曾想一双手夺去了她的懵懂,抢走了她的气球。

她该是及笄年华落落大方,

却没想到一群人撕碎了她的骄傲,熄灭了她的光芒。

她该是桃李年华恣意盎然,

却未可知一句话刺穿了她的心脏,打破了她的希望。

她该是穿着碎花裙子,拿着风车在花园中奔跑欢笑。不用在意有没有人会觊觎衣摆下的春光。

她该是穿着华丽衣裳,站在聚光灯下闪耀着她的光芒。让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能力,她值得拥有掌声。

她该是做着自己喜爱的事业,获得每一分应得的收获。不用担心是否有带着眼镜的恶兽把她拖入泥沼。

她该是笑着的,眼里满是充满希冀的光。

她该高昂着头,自信勇敢的走向那未来。

她该挺直脊背,因为亲友都站在她身后。

她该是这般样子,明媚如冬阳,温柔如秋月。


她该是这世界上,每一个,女孩子的模样。

她该是用她的心去爱这个世界,也以此接收来自世界的爱。

她该是被宠爱的,被支持的。

因为她,值得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WindInTheWillows

“她长大了懂得了遗憾”

“偶尔哭喊 却不想让开” 

“不堪的 蜕变的 被误解的 被伤害的 她却深爱着 每一个自己 够痛的 才足够美丽”

“她爱看风景 爱过你 她是她自己” 

给亲爱的她。祝一切都好。

“她长大了懂得了遗憾”

“偶尔哭喊 却不想让开” 

“不堪的 蜕变的 被误解的 被伤害的 她却深爱着 每一个自己 够痛的 才足够美丽”

“她爱看风景 爱过你 她是她自己” 

给亲爱的她。祝一切都好。

此非明

她像一只猫

总会蜷在冷清的最角落

你无法捕捉她的身影

一靠近

她便会遁入黑暗

无影无踪

她总是一个人

独来独往

面部时常没有表情

而你无法透过那双眼睛

琢磨清她的所思所想

她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不喜张扬

享受隐匿的感觉

而她的心就像那轮月亮

孤高纯澈

纤尘不染

她像一只猫

总会蜷在冷清的最角落

你无法捕捉她的身影

一靠近

她便会遁入黑暗

无影无踪

她总是一个人

独来独往

面部时常没有表情

而你无法透过那双眼睛

琢磨清她的所思所想

她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不喜张扬

享受隐匿的感觉

而她的心就像那轮月亮

孤高纯澈

纤尘不染

不為泉山

他不能再喝醉了

沙漠中的防空洞

  十二月三日的十八点十八分,落地窗外是空荡荡的旧机场,颓淡的黄色路灯光不知道被囚禁了多久。视线的更远处,是市中心高楼大厦被雾霾蒙住的光。我已无力挣扎,任凭困意与孤独将我点点吞噬。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真的就这样一直孤独下去”。

  我选在冬天回到北方,因为我很害怕夏天,害怕夏天的高温,夏天的潮湿,还有很多似乎不起眼的细节。

我收拾好房间,换上新的床单,摆好了新买来的仙人球,开了一罐虎牌啤酒,然后靠着床瘫坐在地板上。

重逢在这样一个唾手可得却又无限珍贵的冬日,我喝累了便闭上眼睡了过去,黑暗中被门铃声拉起了身,大步走向门前,帮她掸了掸肩...

沙漠中的防空洞

  十二月三日的十八点十八分,落地窗外是空荡荡的旧机场,颓淡的黄色路灯光不知道被囚禁了多久。视线的更远处,是市中心高楼大厦被雾霾蒙住的光。我已无力挣扎,任凭困意与孤独将我点点吞噬。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真的就这样一直孤独下去”。

  我选在冬天回到北方,因为我很害怕夏天,害怕夏天的高温,夏天的潮湿,还有很多似乎不起眼的细节。

我收拾好房间,换上新的床单,摆好了新买来的仙人球,开了一罐虎牌啤酒,然后靠着床瘫坐在地板上。

重逢在这样一个唾手可得却又无限珍贵的冬日,我喝累了便闭上眼睡了过去,黑暗中被门铃声拉起了身,大步走向门前,帮她掸了掸肩上的雪,接过两个鼓鼓的牛皮纸袋和行李箱。

  “所以这次又是为什么?还是为了你那可怜的小说?”

  一如既往地锋利,以至于我不太习惯温柔的话从她唇齿间流出。

  “我不想再演了。”

  “嗯哼。”她将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那就收手。”

  那就收手。

  好,那就收手。



人生容不得失误

  “怎么叫收手啊?我就搞不懂了,有房有车又有个差不多过得去的学历。”虹仰头干了玻璃杯里的啤酒,“你是脑袋太死了,越活越他妈死,还不如念这些狗屁书,念成傻子了。”

  中山路街边的烧烤店,我和虹永远没办法接受吃烧烤喝常温啤酒,烧烤架旁边站着几个沾着水汽的哈尔滨啤酒瓶,就像烈日下的新兵蛋子。

  我没怎么吃,一直在喝酒。

  “谈就谈了,行就走着不行就散,哪那么多事,你想这想那最后倒霉的是你自己!”虹语调太高,旁桌有目光甩来,虹看我的反应发觉过来,扭头一下就没人看过来了,我猜是回敬了更凶狠的眼神。

  “真他妈有病,就是有病,谈个恋爱管别人,吃个饭也管别人!”虹咬住一块肉再抽出铁签,“真有本事去管管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倒是真的要管管,毕竟是人类的事。虽然感情也是人类的事。

  “你不要想这么多,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你这只是得了个怪病,就像关节炎一样,到了湿冷天就发作,这是一个道理。”

  “嗯。”我吃肉。

  “孤单啦就开始暗示自己是最孤单的,忍不住寂寞了就找个差不多合适的,然后开始犯病,人家给你个易拉罐拉环你就当做戒指,人家送你朵花你就当成个大花园。你遇上个人就感动一次,感动一次就掉到自己给自己安排的虚假感情里——哎哎哎!想他妈什么呢?”虹拍了拍我的左臂,“别总这个德行,这都是你自己找的,别嫌我说得难听。”

  “有多难听?”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虹继续道“你本来就在骗自己,你骗自己不是害人害己吗?你别总怪别人,我就觉得问题在你,你目的不纯。”

  目的不纯,是啊,目的不纯。

  “害人害己!”

 虹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家境殷实,不爱去学校念书。初中相识到今,我在一家小国企打工,虹则是和朋友开了几个桌游吧跟炸鸡店,自给自足。

  虹的音量很大,旁桌的人却似乎不反感了,时不时目光偷偷撇过来。

  虹拿出根电子烟,狠狠吸了一口,“但是你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时间和热情是回不来的,这五年,不对,至少是这五年:

  都算是你人生必须要上的课。

  我掏出一包薄荷爆珠爱喜,这烟烟劲不大薄荷味倒是极重,薄荷的凉气在口腔和鼻腔里左冲右撞,呼出一口还有丝丝凉气从眼眶一周冒出来,我揉了揉眼睛,原来是我在流泪。

  因为喜欢在北方的寒风里把眼睛睁得开开的,也不知从哪年开始,眼睛就很容易流泪。为什么要睁得开开的呢,那时候的我想看清楚风的形状。现在想起来好像也确实是一笔不划算的交易。



活在幻想中的人

  追寻的东西也许已经销声匿迹,永无机会追求到。一切的努力和呐喊就像霓虹灯闪烁的高楼大厦间的求救信号弹,被浮华和躁动淹没。

  我别无选择,只能在冬天回到北方。

  回到北方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道歉。

  我带着同生命致敬般的敬意,踏踏实实地鞠了一个躬,向她。甚至是向过去的她。

  潮湿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四月份的南方,大厦旁的宾馆,电视里正放着麻痹神经用的综艺节目,我将被子踢到一边,这是我高烧刚退的第一个夜晚。

  她在旁边看着电视,嘴角微微向上,时不时用余光瞥一下正在思考(或者说是发呆)的我。

  “真想抽根烟。”我发呆道。

  “等你好了再抽。”

  电视节目中的主持人头发油亮,讲几句话就夸张地笑起来,眼角的皱纹扯地生疼。

  “我大概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我念白般道。

  “你是不太一样。”她的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屏幕,“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比如呢?”

  她面对着我,我能看到映在她眼中的自己,“我总觉得你有很多事情没跟我讲,或者说你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她用手摸着我的侧脸,“你就像个套娃,一个里面套着一个,也许我已经剥开了很多层,但是还差得远。”

  还差得远。

  “的确还差得远。”我道,她听到我的回答并不惊讶。

  我们沉默,同时看向电视机,节目里的小孩子眉飞色舞地表演着节目,嘴角高高扬起,扯得生疼。

  “我有很多很多很多小说,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代表着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打岔道。

  “嗯。”

  “它们其实也是我在逃避的证明,逃避我的过去。”

  “嗯。”,她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停滞在我的胸前,就像看着不小心掉到河里的围巾一样,围巾越漂越远。

  围巾要么被人捡起来,要么成为垃圾被处理掉。

  “小说里的秘密,每讲一次,就伤到自己一次,而有些小说,一生只能讲解一次。”

  “可惜我有时候听不懂。”她的表情无可奈何。

  “没关系的,大部分人都听不懂。”我稍微坐起来些,背紧紧靠着床头,“这不怪你,从五年前我就开始演戏了,演一个似乎很阳光的人,但实际上我对大部分事物早心如死灰,演下去只是为了不给周围人添麻烦而已。”

  她没说话。

  “早点睡啦。”

  她关上了灯,一夜睡得很安稳,早上八点半的高铁,我早早醒来打开灯,她安静地蜷缩在被子中,我坐在她身旁床边,抽出一根中南海叼在嘴边,我没有点燃烟,只是安静地坐着,窗外朝阳缓慢揭开夜幕,我裹紧外套回到路上。



循环至死的结局

  泉每次喝酒喝多都是一个样子,一个人在座位上静静地抽烟,听着兄弟朋友们聊天嬉笑。

  对泉来说,亲人和这些亲人般的兄弟就是他人生的全部了。虽然还缺少一块,静静在另一端的一块。

  曾经有人和泉说过,兄弟们就像一群虎鲨,在海中成群行动,为生存捕食吞噬。泉却认为大家只是一群麻雀而已,在寒风紧紧挨在一起,靠体温互相取暖。

  “但是我向往着为要保护的人献出一切,甚至生命。”当泉说出这句话时,大家沉默了很久,直到泉自己拿起酒杯要碰一个,空气才慢慢恢复流动。

  泉的人缘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平日里的泉不会笑,异常讲礼貌但语气永远是冷冰冰的,最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嗯”。

  虹是泉的好朋友,今年是虹留学的第二年,虹将炸鸡店和桌游吧交给了朋友打理,远赴美国继续念经济学。

  饭桌上少了虹,泉多少有些伤感,泉是个贪心的人,他总是希望喝酒的时候朋友们一个不少的坐在一起,那样才圆满。

  酒局散罢,泉和朋友一起走了一段,朋友到家后虹骑着辆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向家的方向驶去。

  凌晨的风很冷,黄色的路灯惊讶地审视着这个酗酒到深夜的年轻人。要想回家,有段必经之路,那是泉最爱也最怕的一段路。骑到那条路上,泉停下锁好了自行车,虽然离家还有两公里,泉决定步行过这段路。

  越是繁华些的路段,夜里越是安静空荡。烧烤店,已经倒闭的韩国小餐厅,正在装修的老商场,麦当劳,斑马线。泉站在十字路口边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的青春和羁绊大多寄托在这条路的上下游,无论是坐公交还是打出租车,经过这里时他总是不自觉地凝视着路上的一切。

  深夜冷风刮过,让人的头脑异常清醒。越是清醒却萌发出越多的奇妙感,泉走到斑马线一侧,望着路另一边的小巷,慢慢踱步过去,他仿佛看到了过往发生的一切,不温暖但也谈不上悲伤。泉的脚步停在小路边,只有一盏小小的路灯在泉的面前,看着这位许久才来一次的老朋友。白色的灯光映在泉的脸上,泉双手插在口袋里,仰着头,只是安静地仰着头。没有一会,泉退出那条小路,开了一辆自行车,再次慢慢地向家驶去。


百川不纳海

门口的小铁箱见证了她所有怼我爱我的话

我只是不在家写作业所以不带笔……

门口的小铁箱见证了她所有怼我爱我的话

我只是不在家写作业所以不带笔……

追风的鱼

今天在LuOne凯德晶萃吃的七爷。

新天地UME看的变身特工。

第四次约会。

今天的她很美。

今天在LuOne凯德晶萃吃的七爷。

新天地UME看的变身特工。

第四次约会。

今天的她很美。

WuY

容墩墩的串烧合集好听到我泪流满面

这是什么绝美嗓音

另外一位是合作过LIE YA的Cosmic Girl

在妈木的gleam还有better都有参与制作的嗦


另外一件事

今天感觉写文遇到了瓶颈期 总觉得写的很差劲

(虽然我之前也没写出什么来

反正就是

文笔这种东西我是沾不上边的

写文章更多的是想借此抒发自己的心情

但也有用心在写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 不胜感激

一个红心 一个推荐

我都非常非常感谢你的肯定

晚安油漏本~

会尽快调整好状态回来填坑的 (●'◡'●)ノ♥

容墩墩的串烧合集好听到我泪流满面

这是什么绝美嗓音

另外一位是合作过LIE YA的Cosmic Girl

在妈木的gleam还有better都有参与制作的嗦


另外一件事

今天感觉写文遇到了瓶颈期 总觉得写的很差劲

(虽然我之前也没写出什么来

反正就是

文笔这种东西我是沾不上边的

写文章更多的是想借此抒发自己的心情

但也有用心在写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 不胜感激

一个红心 一个推荐

我都非常非常感谢你的肯定

晚安油漏本~

会尽快调整好状态回来填坑的 (●'◡'●)ノ♥

橘酒

我与她 二

       上次说到哪儿啦?


       她确实让我每天都见到了她,我每天都很开心。那时候还是少年的我并不知道心底的欢喜到底是何种情绪。


       到底只是个小孩子,哪儿懂那么多,渐渐地就卸了心防,向她吐露无从也无处述说的苦。...


 

       上次说到哪儿啦?

    

       她确实让我每天都见到了她,我每天都很开心。那时候还是少年的我并不知道心底的欢喜到底是何种情绪。

    

       到底只是个小孩子,哪儿懂那么多,渐渐地就卸了心防,向她吐露无从也无处述说的苦。

  

       她的温柔是不动声色的。我该怎么形容呢?我眼中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淡若流水的人,倒像是风。她喜欢发无厘头的、可爱的、搞笑的表情包,说着或许不找边际的、活泼欢快的话,但偏偏又能从话的深处感受到她的认真和善意。

  

        她在很认真的听我说话。

  

        她在很认真的陪我。

   

        她还死要面子的不承认她的温柔。

   

        我与她诉说的每一天,都能在互道晚安中安然入睡。

   

        她总会陪我到很晚。

 

        若说要我对她在我那一段人生里的角色进行定位,大概是若师、若友,或许还带了点长姐的味道。当然还有一个,我心底暗暗喜欢的人,这个她不知道。

  

        时至今日,我越努力的对她进行回忆,便越发的自责。我记得她的好,她的温柔,她的笑,甚至是她笨拙的在我搞怪的要求下唱的童歌。

   

        但是我忘了,我忘了,我认识她的那一年,她高三。 我仍会不自觉的问自己,是不是自己仗着她对自己的温柔和呵护,拖累了她。是不是我不遇见她,她就不会为我废了这么多时间?我是不是错了。

 

        回忆的细节有时会让人沉重,哈哈,接着说。我们在游戏里交换了社交账号,互相唠嗑。后来她又把我拖进了团里的交流群。我有幸在里面见识了性格各样但都挺可爱的人。

   

        每天娱(比)乐(试)队伍就这么壮大了起来,人员虽然总会有些的变化,但熟面孔还是渐渐多了起来。


        大家不切磋时,就都跑去开放世界,找一个完全没有陌生人的区,选一个好玩儿的地方。或围着篝火坐一圈唠嗑,或装备上翅膀在空中到处晃荡,飞到高处再落下,砸趴在地上、掉进海里,或用动作卡追着人打,欢乐异常。她也总在我身边。

   

        开放世界有个bug,对着某几个特殊的位置一顿操作,可以穿到建筑后面去,进去之后在开放世界的行动就不受阻挡的限制,上天入地都可以(笑)。她一开始老学不会,又干瞪着眼看我在她面前穿来穿去,然后逮着我还没动的机会打我,俨然是一只炸了毛的猫。

    

        空气墙后面的区域,有些建好了,但没有展现出来,有些压根就没有建模,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空间。我们俩闲着没事做,喜欢在空间到处乱窜。角色走路的速度很慢,空间很大,有时候我俩朝着一个没有任何建筑的方位一直走,一直走,想看看有没有尽头,每次都没有走到。只是这样,我每次也都是开心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

    

        在游戏里,同性角色是有办法结婚的。只要买一个便宜的变性戒指,大概十块钱七天?有些久远,记不太清了,很多事其实都或模糊或清晰,我只能给诸位讲个大概。

  

        啊,又扯远了。

    

        因为可以结婚,我也忘了出于什么心情,向她提了申请,她一开始有些犹豫,但看我这么可(磨)爱(人),也就答应了。


        婚礼的专属房间里,我又拉着她穿墙玩。


        仪式开始时,经常在一起玩的朋友们也都到了,没有很多人,但祝福都很真诚。游戏里的结婚代表的不全是爱情,大家都很乐意看到两个玩得亲近的人的游戏角色在一起,像是为两个人亲密的关系做一个肯定和见证。(小声:也或许是为了蹭婚礼房间穿墙玩。)


        仪式的过程居然还可以录像回放,我真想感叹游戏策划的人性化服务。


        办完了仪式,挂上了双人名片,种上了爱情树,换上了情侣校服。


        不知道自己其实喜欢她的我,和或许是在迁就、宠着我这个小妹妹朋友的她,两个人就这么欢快的庆祝着我们俩的友谊又进了一步。


         后来她改了双人名片的签名。我现在还记得那句话。


        “从不留意我们在哪儿,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橘酒

我与她。

       我与她相识时,我初二,她高三,她大我四岁。


       那时的我因为种种原因十分的消沉,不信任家庭,失去了朋友。在班上被班主任指着说“没有人是可以离开群体独自生活的,你是心理有问题。”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群体,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好在班上的同学都十分善良,一直都欢迎我走出来,可我还是踏不出那一步。

直到我遇见了她,虽说是在游戏里。


 ...

       我与她相识时,我初二,她高三,她大我四岁。


       那时的我因为种种原因十分的消沉,不信任家庭,失去了朋友。在班上被班主任指着说“没有人是可以离开群体独自生活的,你是心理有问题。”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群体,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好在班上的同学都十分善良,一直都欢迎我走出来,可我还是踏不出那一步。

  

       直到我遇见了她,虽说是在游戏里。


       她像一道强光,我只是稍稍拉开了窗帘,她便不由分说的闯进我的世界里,驱散了些许寒冷。


       游戏里的我也总是个独行侠,从不组队,只随机比试,进了团,但从不说话。无聊时只一个人跑到开放世界,找个海滩,点簇篝火,就那么静静地一边听歌,一边坐着发呆。自在,但也挺寂寞。有时离开一会儿再回来时,我的篝火堆旁边静静坐了一个人,都会让我感到些许温暖。


       啊对了,说来不怕诸位笑,我们在一个团里,她叫陌然,我叫陌怀。是不是很有缘分?......或者,现在看来,是不起很非主流?哈哈哈。


       有一天,在干什么我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我鬼使神差的接受了她的邀请,进了她创建的“房间”,房间里的人都是团里的人,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她便嚷着叫众人准备,要开局了。我没有说话,以为是做任务要凑人,没想到是团队娱乐,她看我一直在,但却从来都不活跃,便把我拉了进来。


       她把我拉了进来,然后,一连输了我十几局。我还记得她气急败坏用动作卡抡大锤砸我的游戏人物时的样子。明明比我大四岁,却实在是可爱极了。团里的人也纷纷调侃,说她“还不服气啊?”就这么一直玩到了很晚,晚到其他人都下线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她还在执拗的要和我比谁赢得多。我当时在屏幕后面,一个人傻傻的笑得很开心。


       当然是我赢得多。


       她自然也记住我了,后来每天只要看到我上线了,都会把我拉到房间里,再比试到气急败坏,要么与我斗嘴,要么操控着小人追着我满房间跑。


       实在是可爱得紧。


       我也开始期待见到她,上线时通告还没叉掉就收到她的邀请,总能让我雀跃。少年人的喜欢总是这么轻易和单纯,当时的我只是想着,这个大姐姐有趣又可爱,我喜欢和她一起玩,我想见到她,每天。


       她也确实让我每天都见到了她。


       ......




  


俊

小故事3

致一年后的宝贝:

     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关于体检的结果我撒了谎

     回首往昔,我们已经相爱了5年,没出意外的话我们将会在明年结婚,然后拥有我们的爱的结晶,我们一起努力奋斗抚养他成长,待他独立后,我们便一起退休环游世界,直到一起携手离开这个世界,但命运往往事与愿违。

    我不敢把结果告诉你,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流泪四处奔波,这几个月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去完成了我们彼此的愿望,在巴黎圣母院许愿,在...

致一年后的宝贝:

     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关于体检的结果我撒了谎

     回首往昔,我们已经相爱了5年,没出意外的话我们将会在明年结婚,然后拥有我们的爱的结晶,我们一起努力奋斗抚养他成长,待他独立后,我们便一起退休环游世界,直到一起携手离开这个世界,但命运往往事与愿违。

    我不敢把结果告诉你,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流泪四处奔波,这几个月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去完成了我们彼此的愿望,在巴黎圣母院许愿,在东京铁塔上俯视东京,在北极看极光…你还说我浪费钱,小笨蛋,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有任何的遗憾啊~

    我多想一直陪伴着你,可我深深知道长痛不如短痛,我陪伴的时间越久,你就会越难忘。那天你醒来之后找不到肯定很慌张吧,小笨蛋,不用担心我,现在的我应该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独自生活吧或者离去,我不知道怎么做,只能让时间去抚平你的伤口吧。

   我知道我的不辞而别很残忍,但是我太爱你了,不愿意让你承受更大的痛苦,与其无法拥有不如放手,小笨蛋,乖~别哭,我最讨厌你哭了,哭了就不美丽了~

    勿念我,愿你一生平安喜乐,皆能得偿所愿。

                                                         

                                               爱你的大狗子

不為泉山

长椅

 穿着微微汗湿的白色衬衫坐在小花园中央的长椅上,心想着去他妈的未来,我点了一根长白山。

  天津市河西区的最边沿,改造不完的老式居民楼颤颤巍巍地蹲伏在这个新一线城市的角落中,就像新时代甜品店橱窗角落里的鸡蛋糕,该过时了但总不会过时。长椅正对小区门口,橘皮色的砖楼和树荫拦住大部分的阳光,我正透过生锈铁门看着马路上的汽车行人。

  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五分钟上课。

  高考结束不到一个月,我来到了这位孕育我的城市的边缘工作,每天早上乘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公交车来到不及自己家一带繁荣的区域。给三到六年级的小学生们补习英语,时薪七十元,包午饭晚饭。教室里没有空...

 穿着微微汗湿的白色衬衫坐在小花园中央的长椅上,心想着去他妈的未来,我点了一根长白山。

  天津市河西区的最边沿,改造不完的老式居民楼颤颤巍巍地蹲伏在这个新一线城市的角落中,就像新时代甜品店橱窗角落里的鸡蛋糕,该过时了但总不会过时。长椅正对小区门口,橘皮色的砖楼和树荫拦住大部分的阳光,我正透过生锈铁门看着马路上的汽车行人。

  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五分钟上课。

  高考结束不到一个月,我来到了这位孕育我的城市的边缘工作,每天早上乘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公交车来到不及自己家一带繁荣的区域。给三到六年级的小学生们补习英语,时薪七十元,包午饭晚饭。教室里没有空调,只有一台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大的壁挂电扇,无精打采地左右摆头,似乎在说“夏天夏天不要再来啦”。孩子们似乎都不怕热,也可能因为我看起来比之前的老师温和,不管什么时候学生们总是很有精神,从不打瞌睡。上午五年级孩子的课程结束,得休息便偷偷抽两根烟。而每当我坐在这把脚底生着青苔的长椅上时便止不住思考,假如我的生命都用于这份工作上的话,我会满意吗。或者说,怎样活着才能让自己满意呢。

  毕业于天津市排名第四的高中,高考成绩在班上中游,让人担心不起来也满意不到哪去的成绩,在教育体制病态的当今社会中,却是太多学生太多家庭倾尽方法也要得到的“未来保险”,人们想要的并不是优秀的成绩,丰富的学识,而是足够碾压大部分人,给予自己未来前途与钱途保障的“名次”;一百分也不是证明自己的知识储备丰富,而是当学生们某次考试拿到一百分后可以告诉自己:

  我一定不是第二名。

  我被长辈与前辈们教育,他们称我是“胡思乱想”、“早熟”,并像给病人开处方药一样,定期来告慰我:

  什么都不要想,努力考好了就对了。

  五年级的学生小健却总会问“张老师我考一百分有什么用呀?”,然后吸吸鼻子,小小的鼻翼像是扛不住小眼镜的沉重,但还是加把劲。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小朋友的问题似乎直抵生活本质。不只是我,乃至更多人,更多更优秀的思想家都在回避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背后的汗悄悄平息,但我知道上课后还是要汗流浃背。

  国家制定的教材并不能满足大部分“高材生”的需求,准确的说,是“高材生”家长的需求。孩子们光明使者般的素质教育像是刚刚加入社会战场的大头兵,摇摇晃晃找不到方向。风扇依旧摇着头,我打开学校里学生们人手一本的“英才教程”,按照课外教材的安排,讲解语法和生词。“优秀积极”的学生已经预习,抛出任何教材上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也有孩子们玩着橡皮和自动铅笔,被问到问题就眨眨清澈见底的眼睛,我觉得我不该生气,自然也生不起来气。挤出些微笑还是打开教程,完成工作。

  放课后没有机会立刻吃饭,许多孩子家长来询问情况,一定要听到孩子们完成了多少作业和题目才会放出劫后余生般的叹息声,我熟悉那种叹息,尤其是一周不抽烟后再狠狠吸上一口时,这种叹息尤为地道纯正。

  我也叹息,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叹气,但并不想说。

  吃毕晚饭,辅导班的负责人总会附上商品式的笑容,“辛苦了”,这种商品式的笑容在我最后一天工作结束时并没有再出现。

  我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头似靠非靠在玻璃上(假如靠太近,车子的颠簸有可能会让头撞在玻璃上,那样很痛),黄色路灯光闯过条条框框与影子交错抚摸着我的脸,我的目光则是穿过黑框眼镜扫视着缓慢逝去的街道景色。高考结束前,总会有人说,坚持就是胜利。每每听到这句话我却更不安,我感觉这样的胜利是没有尽头的,无限制的,无终结的。像被快刀做成雕花的白萝卜,等待着孩子们的似乎还有无数次切割与分类,我也同样是等待者,等待着。

  我总会与别人讲,自己的生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不想算丢了这个核有多久,但我知道,不会有下一个核出现了。

  “去他妈的未来”,我起身熄灭烟继续回教室工作,长椅像是一位佝偻的老人,等待着下一个人到来。


俊
青春就是一群人从彼此陌生到相互...

青春就是一群人
从彼此陌生到相互嬉戏打闹
一起努力 一起成长 一起奋斗
到最后一起学会告别

青春就是一群人
从彼此陌生到相互嬉戏打闹
一起努力 一起成长 一起奋斗
到最后一起学会告别

下雨下雨下不停

我吼了她

我吼了她

虽然我受够了她一刀一刀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感觉有点委屈,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她讲的有些事情有点离谱,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只想要个安慰她没有给,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自己要抓狂要出离愤怒,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她过问我工作的事让我很烦躁,可是,我吼了她。

因为我讲话讲理讲不过她,所以,我吼了她。

因为这段时间烦躁烦躁很烦躁,所以,我吼了她。

因为感觉自己脑袋要炸掉,所以,我吼了她。


我吼了她,而且她还在住院的时候,我非但没有带给她安慰,还冲她吼了一声,我想我犯了一个难以弥补的错误。即便之前再烦躁的心,现在被因为吼了她这件事...

我吼了她

虽然我受够了她一刀一刀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感觉有点委屈,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她讲的有些事情有点离谱,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只想要个安慰她没有给,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自己要抓狂要出离愤怒,可是,我吼了她。

虽然我觉得她过问我工作的事让我很烦躁,可是,我吼了她。

因为我讲话讲理讲不过她,所以,我吼了她。

因为这段时间烦躁烦躁很烦躁,所以,我吼了她。

因为感觉自己脑袋要炸掉,所以,我吼了她。


我吼了她,而且她还在住院的时候,我非但没有带给她安慰,还冲她吼了一声,我想我犯了一个难以弥补的错误。即便之前再烦躁的心,现在被因为吼了她这件事产生的烦躁完全吞没。惴惴不安,我知道,直到明天的第一个问候,我都不会安心下来。我也知道,她也一样。

和她在一起后,吵架已经不稀奇,可是以前再怎么样,我也从来没有大声吼过她,从来没有。这一次,我想对她伤害太大了,对我而言,只有悔恨自己的情绪失控,所以,我还是觉得,吵架时,给对方时间冷静一下,尤其对我这样的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总感觉近几个月来,脑子里一直有个东西再环绕,这就是所谓的30岁的焦虑吧,特别想休一周的假,回家待一待,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缓冲,整理思绪的空间。

我不累,但是,我很累。

俊
今天第一次鼓起勇气告白哦也猜到...

今天第一次鼓起勇气告白哦
也猜到了最坏的结局
她说不愿异地
我们隔的太远
我告诉她
有合适的人就在一起吧
我只是在说胡话
我以为所有爱情
都可以忽略空间的长度

今天第一次鼓起勇气告白哦
也猜到了最坏的结局
她说不愿异地
我们隔的太远
我告诉她
有合适的人就在一起吧
我只是在说胡话
我以为所有爱情
都可以忽略空间的长度

不為泉山

我身边的上帝(一)蛇果

蛇果

  纵使是一月将临,雨依然像啼哒的秒针声一样没完没了。

  起床之前想好了早餐吃什么(或者说是只能吃什么),洗干净一颗拳头大小的蛇果,用星巴克保温杯冲了一杯黑咖啡,空杯子的触感像是北方冬天时牵过的女孩子的手,光滑又冰冷。好在杯子一装满热咖啡就暖了起来。

  回到房间,还带着些许水痕的蛇果乖巧地呆在电脑旁,昂首挺胸。

  蛇果和黑咖啡,不错的搭配,我想着,换上了黑色的高领卫衣,黑色的西裤,穿好有些冷的黑色麂皮板鞋,静静地坐在桌前。桌子和书架是一体的,书架上有各类哲学书籍,还有各式各样的,各个国家的作品。...

蛇果

  纵使是一月将临,雨依然像啼哒的秒针声一样没完没了。

  起床之前想好了早餐吃什么(或者说是只能吃什么),洗干净一颗拳头大小的蛇果,用星巴克保温杯冲了一杯黑咖啡,空杯子的触感像是北方冬天时牵过的女孩子的手,光滑又冰冷。好在杯子一装满热咖啡就暖了起来。

  回到房间,还带着些许水痕的蛇果乖巧地呆在电脑旁,昂首挺胸。

  蛇果和黑咖啡,不错的搭配,我想着,换上了黑色的高领卫衣,黑色的西裤,穿好有些冷的黑色麂皮板鞋,静静地坐在桌前。桌子和书架是一体的,书架上有各类哲学书籍,还有各式各样的,各个国家的作品。书籍种类丰富到从《山海经》到《白夜行》一应俱全。

  虽然不是完全的阴天,我还是打开了台灯,摁下开关按钮,低着头的小台灯像是刚睡醒一样,桌子上铺满了蛋黄色的光。

  木质大门吱哑一声,向它打了个招呼,我没回头,啜了一口黑咖啡。我知道:

  上帝回来了。



俊

小故事2

    他的女朋友在一处意外车祸中不幸去世,血像一朵朵玫瑰在雪地上绽放,自那以后,他开始变得十分消沉,每天以泪洗面,抱着她的遗像大声痛哭,还学会了喝酒,也从不出门,无论谁劝都没有任何效果。

    直到有一次,他听说一个道士可以沟通冥界,他急急忙忙去寻找那个道士,乞求见她最后一面,可无论他怎么哀求,终究因为人鬼殊途,道士始终不同意。他并没有放弃,他向道士诉说着往事,道士心一软,同意了他的请求。道士做好法以后,跟他说,今日午夜她会在他们最喜欢约会的公园长椅上等他。

    午夜的时候,他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帅气...

    他的女朋友在一处意外车祸中不幸去世,血像一朵朵玫瑰在雪地上绽放,自那以后,他开始变得十分消沉,每天以泪洗面,抱着她的遗像大声痛哭,还学会了喝酒,也从不出门,无论谁劝都没有任何效果。

    直到有一次,他听说一个道士可以沟通冥界,他急急忙忙去寻找那个道士,乞求见她最后一面,可无论他怎么哀求,终究因为人鬼殊途,道士始终不同意。他并没有放弃,他向道士诉说着往事,道士心一软,同意了他的请求。道士做好法以后,跟他说,今日午夜她会在他们最喜欢约会的公园长椅上等他。

    午夜的时候,他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帅气的西装,喷着淡雅的香水,手捧她最喜欢的花。

    他看了一下手上特意新买的手表,快到午夜了,女朋友从来不会迟到。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支离破碎的女朋友张着血口大盆从黑暗中走出。

    他吓得不顾一切疯一般逃走,女朋友的鬼魂紧追不舍,直到公园门口,她才停了一下来,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她变回了那美丽可爱的样子

    “傻瓜,这样子你就不会再想我了吧”

      一滴一滴泪水划过她的面颊


   


俊
我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子憓她可爱...

我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子

她可爱诱人
冷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温柔的心
每天看到她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她的一瞥一笑
都使我陶醉
直到最后
毕业了,我也没敢把这份心告诉她
青春就是如此
谁不曾有一个偷偷喜欢的人呢?

我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子

她可爱诱人
冷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温柔的心
每天看到她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她的一瞥一笑
都使我陶醉
直到最后
毕业了,我也没敢把这份心告诉她
青春就是如此
谁不曾有一个偷偷喜欢的人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