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528浏览    3425参与
姜茶

  排的队已经很长了,她想,但还是要过去

  她排队过去了,顺便玩手机

  后面来了几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她后面

  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在意,继续滑动屏幕

  中年男人和后面的人交谈起来

  中年男人说几句话就往地上吐一口痰

  她心里不适,她往前走了一步

  后面的人跟着往前走

  后面的人撞了她,撞在靠近臀部的位置

  “是他排队排得太近了?”

  她往前走一点,继续点手机

  人群继续移动

  后面的中年男人间断的撞了她

  又撞了她一下,还是那个位置

  她感觉到不对,往其他位置偏了一下

  她已经偏离队伍

  她还是被撞了一下

  她已经收...

  排的队已经很长了,她想,但还是要过去

  她排队过去了,顺便玩手机

  后面来了几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她后面

  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在意,继续滑动屏幕

  中年男人和后面的人交谈起来

  中年男人说几句话就往地上吐一口痰

  她心里不适,她往前走了一步

  后面的人跟着往前走

  后面的人撞了她,撞在靠近臀部的位置

  “是他排队排得太近了?”

  她往前走一点,继续点手机

  人群继续移动

  后面的中年男人间断的撞了她

  又撞了她一下,还是那个位置

  她感觉到不对,往其他位置偏了一下

  她已经偏离队伍

  她还是被撞了一下

  她已经收起手机

  没有人注意到

  在这里

  没有人注意到。

  这是今天的一个比较真实的经历吧。算是前半段。地点是在一个小镇上面,然后取快递。应该可以算是一种骚扰了。面对的时候脑海中一片空白。首先是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事,后面觉得被骚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也没有出现说像后面求助的时候其他好友说的那种大骂一顿或者离开。

  没有制止随地吐痰因为普遍现象吧,就相当于所有人都这样做,去劝阻会引起争执。然后最开始以为他碰着我是不小心的,后面意识到他是故意的。没有及时制止是觉得可能是自己敏感多疑了,二来是,然后再是没有应对经验。所以我当时居然是心怀恐惧并且沉默不语的。

  以前我看那些关于这种事情或者案件的时候,我都在想,她们为什么不发声,但是当我面对的时候,我就会发现真的有很多限制我发声的因素,尤其是内心未曾发现的畏惧。

  

  

西北望长安

金黄

楔子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是在向我招手啊。

——向我招手啊。


正文

我的新同桌叫陈念。是我努了一年加上文理分科之后成绩有所提高换来的。

这之后我们自然而然成为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去跑步,一起学习。不能说是无话不谈,但也算结伴同行。

她属于努力的天赋型选手,我属于拼命的白痴型选手。每当我被学习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有点羡慕。

我发现陈念特别喜欢写些东西,读后感,小说,剧本……什么都有。这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课余时间。

我挺喜欢她的,她身上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虽然暂时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陈念走读。我们每天晚上一起走到路口。

“再见。”她笑着对我说,然...

楔子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是在向我招手啊。

——向我招手啊。

 

正文

我的新同桌叫陈念。是我努了一年加上文理分科之后成绩有所提高换来的。

这之后我们自然而然成为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去跑步,一起学习。不能说是无话不谈,但也算结伴同行。

她属于努力的天赋型选手,我属于拼命的白痴型选手。每当我被学习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有点羡慕。

我发现陈念特别喜欢写些东西,读后感,小说,剧本……什么都有。这几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的课余时间。

我挺喜欢她的,她身上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虽然暂时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陈念走读。我们每天晚上一起走到路口。

“再见。”她笑着对我说,然后转身。

我总是看着她走出校门,消失在路的那一边。

 

周五是我最喜欢的日子,因为我能在那天中午短暂的一小时中,成为自由的,不一样的我。

在寂静无人的人工湖边,我可以是为国家奉献一生却背负了一辈子骂名,在叫好声中闭上眼睛的间谍;可以是付出青春却换来背叛,在春光中杀死丈夫的女人;可以是漂泊在外吃尽苦头哭喊着想要回家,却不敢给母亲打一个电话的游子。

我能心怀大义也能囿于痛苦;可以忍辱负重也能道貌岸然;可以超然物外也能游戏人间。

金黄的阳光蜜一般倾泻,我沉浸在它的香甜之中,或喜或悲,或嗔或怨,独自演绎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我是万物,万物是我。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站在抽条的柳树下,我再次轻唱出这句婉转的戏腔。

“好一个早悟兰因。”半晌过后突然传来一句呢喃。

我一惊,猛然回头。

竟然是陈念。

二月微寒的春风拂过她的发梢,那是蓦然闯入画中的人。

 

自那之后我俩的关系突飞猛进。

她说自己还没找到真正想做的事,说着对文字近乎虔诚的神圣情感,她将永远是它的信徒。

可我过着最普通的生活,除了那句除她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的话。

“我想当个演员。”

我就是想演戏,演很多很多的戏。那不是普通的角色啊,那都是绽放的生命,五光十色的生命。

它们带我老去又年轻,诞生又逝去。它们给我不朽的灵魂。

每周五的人工湖便又多了另一个人的身影。我的每一次表演终于有了观众,唯一的观众。

她会帮我分析人物,揣摩情感,品读台词,而我则尽力将这些呈现出来。这一个小时里,我们仿佛为对方而生。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灵魂深处燃烧般的颤栗。

“程宁,我决定了。”又是一个周五,陈念突然开口。“我要去学编导。”

“我将永远忠于文学和艺术。我要记录我看到的,写我内心的,拍我想表达的。我会永远热忱,永远遵循本心。”

她那双眼睛仿佛有魔力。我凝视着她的时候,莫名一下子就相信了她说的一定会实现。我的陈念啊。

“宁宁,做我的女主角吧。”

“你是我的缪斯。”

我多想像她说的那样,一次次重生于舞台之上。

 

陈念很快成为了一名艺术生。

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迷茫一点点消失,她每天都在成为一个新的自己,奔赴未来。

“程宁,你什么时候去学表演啊?说好了要做我的女主角的。”我送陈念出校门,她又提起这个话题。

暖黄的灯光洒在她的侧脸上,温柔极了。

我想起第一次在湖边见到她的那个晚上。

“妈,我们班一女生去学表演了,我觉得挺好。”

饭桌上,我装作不经意开口。

她头也不抬夹了口菜,“好什么?那都是成绩不好又有钱的人才去的。她真是那块料?好大学就那么几所,考得上吗?她背景硬吗?毕业了能干啥?还真能当演员?啧,那圈儿里水忒深,为了几个角儿都争破了头啊。”

又喝了口粥,“想都别想,没前途。”

我扫了一眼阳台,金黄的太阳花正开的灿烂。

“快了。”我回过神,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快了。”

这沉重的,几乎要让我选择放弃的现实。它杀不死我的热爱,却把它关进笼子里,出不去。

 

从电影院出来,我兴奋地和母亲谈论着刚才的片子。

“那个杀人犯看他女儿的最后一眼,那个眼神,简直绝了!”

可是她没有接我的话,沉默了很久。

“其实妈一直都知道你咋想的。”她开口。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知道她知道。

“梦想啊……我小时候的梦想可不是每天看小孩儿的幼师。但闺女儿,现实如此。

你只看到了登上金字塔顶端的那几个,那数不清的被踢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的人呢?一条路走到黑最有可能的就是失败。

说到底物质是基础,如果有一天你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你能保证热爱就不会变质吗?

妈不是给你泼冷水,但是你想选择的东西真的太重了,你背不动。

演员这个行业不是吃得苦中苦就能成为人上人的,妈没有送你上青云的能力,也不想看你痛苦。

咱就做一个快快乐乐的普通人,不好吗?”

“嗯。”我轻轻回答,怕再多说一句忍了太久的眼泪就会决堤。

其实我已经说服自己了,妈妈,放心吧。

但艺术不朽,热爱不朽。

 

下雪了。这是新年过后的第一场雪。

可是陈念不在,寒假补课期间她去集训了。

我们不能一起度过这场雪了。

今天是周五,我照例来到人工湖边,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本以为不会出现的人。我的陈念。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

“你来啦!我等你好久。”她对我笑着,五月的花开在她脸上。

“你不是正在集训吗?”我问道。

“偷偷溜出来了呗。新年的第一场雪当然要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啊。听说这样的话两个人就能一起走到白头。”

可我只是抱住她,轻轻拂掉了她发丝上的雪。

我突然很想把什么都告诉她,于是就这样做了。关于这份沉重的爱,关于那枝我抓不住的向日葵,关于我无望的热烈。

“陈念,现实太重了,我得向它妥协了。本来以为‘成为演员’这四个字会一直是一颗无人知晓的种子,但你让它绽放过一次,这就够了。”

我不再是她心里的那个程宁了吧。

陈念呆愣片刻,突然站起来。“不是的……”她的尾音好像有些颤抖。

“如果连梦想都不敢选择的话那你就是个懦夫!”这句话仿佛花光了她所有力气。

陈念凝视我许久,转过身去,“程宁,别想那么多好不好?”这次她声音很小,带着些无措。

我枯坐在那里,看着她离开。

她说得对。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我坐在一艘小木船上,湖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波纹,却并不澄澈。

我看见湖对岸是一大片向日葵,金黄色的。我疯狂的想要到那里,去触碰它们柔软的花瓣,被它们温暖的包围。

可是小船没有桨,我只能徒劳的用手划水,触感黏稠,用尽全力也未移动多少。

开始起雾了,那片向日葵渐渐看不真切。我心底涌出一阵恐慌,却只能看着它们消失在浓雾里,不见了。

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浓雾中。

梦醒了,生活继续。其实这段时间做过不少类似的梦,从没靠近过那片向日葵,无力感和恐慌感却一次比一次淡去。

想想也是,我只有一个能呼吸空气的肺,却偏要把头埋进水里,能有什么好的结局?

我放下了原来的那个我,除了陈念。

那天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我没法成为她的女主角了。

可是没关系,我看着她就好。世界上多得是求而不得的梦,那么在午夜梦回时,那些我看着她一步步靠近月亮的时光,都成了我的另一个模样。

 

八、

后来陈念考上了全国最好的传媒类院校,我去一所普通的一本大学。

我们的关系慢慢淡了。过去这么久,我和她不在一个城市。

可用生命分享的时光怎么能忘。我的陈年,我的旧念。

我一个人的星光相送,山河奔涌,一个人的广袤原野和苍穹,一个人的惺忪雾霭和寒冬。

那一网独自孤勇的梦啊,亦是我最为慷慨的情之所钟。

可是没关系,时光那么长。

 

后记

我看见那片金黄了,它们是在向我作别啊。

——向我作别啊。


一生为乔

仙楂

长烟夕日映红霞,

归去啊,

昨夜晚风雪似花,

人贫乏,

梦醒门前花却姹,

试问寒冬怎会有仙楂?

轻摇舞动触屏风身似薄纱,

夜影来时归处不剩白马,

这天涯阑珊几缕连枝剩的对答?

看梦里不过昨夜想起了她,

回忆的伤牵动昨年仲夏,

繁花深处她还在仙楂树下品茶。

长烟夕日映红霞,

归去啊,

昨夜晚风雪似花,

人贫乏,

梦醒门前花却姹,

试问寒冬怎会有仙楂?

轻摇舞动触屏风身似薄纱,

夜影来时归处不剩白马,

这天涯阑珊几缕连枝剩的对答?

看梦里不过昨夜想起了她,

回忆的伤牵动昨年仲夏,

繁花深处她还在仙楂树下品茶。

Funnysoul_

你怎么哭的那样好看

你怎么哭的那样好看

久看好剧
几分钟看完奥斯卡电影《她》,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
几分钟看完奥斯卡电影《她》,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
与烟纷纷扰扰

《庸俗与红玫瑰》

我很庸俗,喜欢娇艳红玫瑰


她总说也该看看脚下坚韧生长的花,劝我不要看着前方梦想不顾环境,在我懵懂莽撞的少年时有她的陪伴,她是我不幸家庭中我也保护我的天使,父母离异,母亲抛下我去寻求她的二春,父亲酗酒让我常常不敢回到那个可怕与酒味充斥的“家”


隔壁是一个大姐姐独居,父亲常让我去找那个姐姐,不回家也行,但是有一说一,煮饭真的很难吃,我都闹过好几次肚子,最后还是决定点外卖,那时后我刚16岁,对网路已经是轻车熟路


而大姐姐好像一直在社会底层工作,赚不了太多钱,我前程不算多顺利但也是被许多人羡慕的人生,偶尔会有青少年协会的志工来探察,总被搪塞过去是好友寄住,我有一群狐朋狗友,他们会开低...

我很庸俗,喜欢娇艳红玫瑰


她总说也该看看脚下坚韧生长的花,劝我不要看着前方梦想不顾环境,在我懵懂莽撞的少年时有她的陪伴,她是我不幸家庭中我也保护我的天使,父母离异,母亲抛下我去寻求她的二春,父亲酗酒让我常常不敢回到那个可怕与酒味充斥的“家”


隔壁是一个大姐姐独居,父亲常让我去找那个姐姐,不回家也行,但是有一说一,煮饭真的很难吃,我都闹过好几次肚子,最后还是决定点外卖,那时后我刚16岁,对网路已经是轻车熟路


而大姐姐好像一直在社会底层工作,赚不了太多钱,我前程不算多顺利但也是被许多人羡慕的人生,偶尔会有青少年协会的志工来探察,总被搪塞过去是好友寄住,我有一群狐朋狗友,他们会开低俗玩笑说我怎么还没睡她


后来打了一架,分道扬镳,我的内心是喜欢她的吗,我也不知道,在高中期间我也交过两三个女朋友,都没有像大姐姐般的感觉,自认不是渣男,我不会玩弄感情,唯独对她的情绪一点点变质,不敢在继续留下来的我成了胆小鬼,高考完立刻逃离广东当北漂学生,不苦,谁让我是清华学生,随便都能有一群人追着我为我做牛做马,还是有点担心她能不能好好生活


这个女孩挺不错的,长的很像她,个性还能接受,勉强处处看吧,我对女友说我不懂浪漫,虽然年少时曾在她的生日送过玫瑰,女友名字也很像她,叫做玫


不知道,可能是互相迁就吧,我跟女友竟然安稳的处了三年,离开大学后我用我的专业开了一间贸易公司,和玫的婚礼也开始筹备,我有些模糊的印象是关于养我的那个人,可能得去翻翻我少时的书本


一字一句都是关于红姐姐的


玫为我生了一个女孩,我取名为清薇


清雅不要同父亲般庸俗,薇是蔷薇科的玫瑰


广东那个家后来打听到了她,已婚了,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


NINE

那些年的崩溃瞬间

我今年初二,14。

1月9号放的假,没休息过,一天6小时网课。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早上6点起床,上上课,写写寒假作业和网课额外的作业,还能挤出一点时间睡个午觉,出去玩玩。

昨天,我们亲爱的班主任老师,平地一声雷,编辑了整整5百字的学习计划。把我轰懵了。

非常详细,压在我身上,很崩溃啊,很想哭。

你可能会觉得我矫情。你们全班都在坚持,就你坚持不下去啊?

但是,请别忘了,我每天有6个小时的网课。

这并不是导致我很崩溃的主要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我母亲让我压抑的——爱。

我很爱她,也怕她。

我享受她对我的爱,也恐惧她对我的爱。

享受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悄悄藏在枕头底下的信,...

我今年初二,14。

1月9号放的假,没休息过,一天6小时网课。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早上6点起床,上上课,写写寒假作业和网课额外的作业,还能挤出一点时间睡个午觉,出去玩玩。

昨天,我们亲爱的班主任老师,平地一声雷,编辑了整整5百字的学习计划。把我轰懵了。

非常详细,压在我身上,很崩溃啊,很想哭。

你可能会觉得我矫情。你们全班都在坚持,就你坚持不下去啊?

但是,请别忘了,我每天有6个小时的网课。

这并不是导致我很崩溃的主要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我母亲让我压抑的——爱。

我很爱她,也怕她。

我享受她对我的爱,也恐惧她对我的爱。

享受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悄悄藏在枕头底下的信,唱歌时轻柔的嗓音,望向我时温柔的目光。只要我还在她的控制范围内。

我恐惧她以爱的名义说出的辱骂。当我逃脱时。




泷

林默自幼失了双亲,村里人见这姑娘可怜,将她寄养在村口的王婆家。

王婆有一个儿子,为图他能不伤不病命数顽强,起名王二狗,卑微而低贱。

这是穷人家的自暴自弃,也是拼命顽强。


林默是个温婉懂事的女孩,出于对王婆的感恩,她陪伴着懦弱敏感的王二狗,只是这个男孩似乎误解了她出于无奈的“好”,深知着这段“友情”的意义的林默只能选择装傻,因为她不能伤自己恩人的心,只好选择一次次地避开了少年蠢蠢欲动的目光。


海棠开遍,佳人慵懒;几年过去,她林默仍是那个温柔的少女,岁月却给她更添了几分娇媚与风情。


“为博美人悄一笑,三春倾城换花开。”


在这花坞深处,林默遇见了她真正的心上人...



林默自幼失了双亲,村里人见这姑娘可怜,将她寄养在村口的王婆家。

王婆有一个儿子,为图他能不伤不病命数顽强,起名王二狗,卑微而低贱。

这是穷人家的自暴自弃,也是拼命顽强。


林默是个温婉懂事的女孩,出于对王婆的感恩,她陪伴着懦弱敏感的王二狗,只是这个男孩似乎误解了她出于无奈的“好”,深知着这段“友情”的意义的林默只能选择装傻,因为她不能伤自己恩人的心,只好选择一次次地避开了少年蠢蠢欲动的目光。



海棠开遍,佳人慵懒;几年过去,她林默仍是那个温柔的少女,岁月却给她更添了几分娇媚与风情。


“为博美人悄一笑,三春倾城换花开。”


在这花坞深处,林默遇见了她真正的心上人: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学得才识一身,这名书生爱她胜过一切。


“沈月清明知秋生”

心思细腻的少女每日念着他的名字,沈秋生这三个字早已被存进她心窝的柔软处。

那位公子,那位书案前微微凝眸眼里只剩她的公子,那位丰神俊朗轻笑着抚摸她脸颊的公子,那位白衣飘飘烟雨中撑伞向他徐步走来的公子,那位垂暮时邀她挽手赏秋月的公子……


伴卿扶柳岁,换卿十里妆。

沈秋生要考取功名荣华,要他心头的朱砂痣风光大嫁,他要他最爱的人一生平安幸福。

订婚宴上,沈秋生牵着林默的手,目光坚定。


他身后是灯火阑珊。王婆欣慰而得意的笑声,村民们酒肉觥筹的嘈杂声,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如沈秋生那一声“夫人”令人心安。

她林默有家了,真正的,自己的家。

这一切是她少年时完全不敢想象的,即便是现在也有些微怔,直到王二狗把她摔到床上时,她也仍旧觉得自己在做梦。


一场,撕心裂肺的梦。


她拼命反抗,指甲深深嵌入皮肉,柔弱纤细的手臂无法推开身上的人,她绝望的哭喊着,央求身上的禽兽放过她,潮水般的震惊恶心与痛苦没过她的大脑,直至昏厥。

她恨。

可她究竟该恨谁。

也许毁她一生凉薄的,正是自己。


暮光撕裂窗棂,穿透单薄消瘦的身影,如瀑般的青丝淹没她惨白的身体,僵挺在塌上。

她起身,在暮光中瑟缩着。

她抬头,白绫延展的尽头是他。

她等不到了。

她的官人。



沈秋生不负众望高中状元,衣锦回乡时期待喜悦的笑容滞留在脸上。

他感觉自己不过是个戏子,这出人生悲剧里最无能的角儿。

而这身红衣,不与心上人同披,便终不过是几尺悲妄可怜的戏袍罢了。


他无法想象,被他愿意舍尽三生护着的人,在呼吸停止前是何等的心如死灰。


暮色。

烟霭。


几年来都无喜事的花坞终于点缀上了红

在这白茫茫的雾中的触目惊心的红。


王婆家抬出一口红棺,里面曾是这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她的肌肤如凝脂般纯洁无暇,嫁衣里面是一颗冰清玉洁的心。


王二狗在那日事后慌乱逃逸,摔进了乱坟岗,幸因命贱,只跌断了一条腿,得以苟活。


帮夫们慢慢地抬着棺,唢呐跟在后面慢慢地吹,迎嫁了多少代人的一首曲子此时只吹得嘶哑,人过处留下哀伤凄凉,直向着山里去了。


棺落处压碎了一地落叶,零星几个人散去,无人发笑,荒无人烟,只留唢呐自顾自地吹。

沈秋生望着自己的新娘,出神间竟不知她究竟是站是躺。

红唇轻绛,金銮凤钗,她一辈子优柔朴素,这一身红装匆匆予了她妖娆,却依旧那么美,如她最喜欢的秋。


最是温柔。

也最是凉薄。


他笑了,笑他自己愚笨无能

他一生机敏,为能求取功名能算尽天下事,到头来却算不清他最爱的人一生命数。

如今阴阳两隔,她却还在等。


十里红妆的尽头,一对苦命的爱人相拥着,这份鲜活的爱,永存地底。

林默终于有了家。







三秋已过,桂花摇落漫山甜香,白石碑前搁了几盘点心,一个落魄的身影,一瘸一拐地向着深山走去,是死是活无人说得清。


“陌上孤影夜微凉,断肠春色在眉梢。野棠花落清灯岁,相思未寄夜归郎。”


官人唱着这首哀曲的时候,那唢呐却是没再吹了。






                                         

苏·生活家·文豪·轼的忠粉

何谓朋友

我一直在想,我在她身边到底希望得到的是什么呢。


现在我明白了


是心安


是畅快


是在比赛或考试前交握的双手;是在一起无拘无束发自肺腑的大笑;是尽管嫌弃但仍包容你的缺点;是在困惑时为你指点迷津,陷入困境时有她伸出的援手……


是知道无论如何你的身边都会有她,不论好坏


也是尽管知道她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会让你不满,惹你生气


但只要她对你微笑,你就可以抛却一切杂念,满脑子都是:


去他的吧,她就是全世界


最好的


独一无二的


无与伦比的


你的


friend


我一直在想,我在她身边到底希望得到的是什么呢。


现在我明白了


是心安


是畅快


是在比赛或考试前交握的双手;是在一起无拘无束发自肺腑的大笑;是尽管嫌弃但仍包容你的缺点;是在困惑时为你指点迷津,陷入困境时有她伸出的援手……


是知道无论如何你的身边都会有她,不论好坏



也是尽管知道她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会让你不满,惹你生气



但只要她对你微笑,你就可以抛却一切杂念,满脑子都是:



去他的吧,她就是全世界


最好的



独一无二的



无与伦比的



你的



friend



晨星
我饮下最后一杯夜色 带着七分踉...

我饮下最后一杯夜色

带着七分踉跄

登上了废弃的灯塔

海雾中

一枚流星划过

仿佛回到了从前

又一次照亮了远方岛屿

你曾在那里朝我微笑


闭上眼

我以为流星会停下

可再也没有船向这里驶来

闭上眼

我以为你还会回来

可回复我只是海浪的沉寂


怀揣着两分力气

我登上了儿时的那座岛

将最后一分存入泪滴

去灌溉你所种下的

一小棵金盏菊

我饮下最后一杯夜色

带着七分踉跄

登上了废弃的灯塔

海雾中

一枚流星划过

仿佛回到了从前

又一次照亮了远方岛屿

你曾在那里朝我微笑


闭上眼

我以为流星会停下

可再也没有船向这里驶来

闭上眼

我以为你还会回来

可回复我只是海浪的沉寂


怀揣着两分力气

我登上了儿时的那座岛

将最后一分存入泪滴

去灌溉你所种下的

一小棵金盏菊

Funnysoul_

“酒后狂欢”系列

你问我喜欢你什么。不知道,我真的无法了解。有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是个疯子,总想抱着你,把我们融化在一起。

现在的我很疯狂,手机都有点拿不稳。因为我知道时间在流逝,倒计时开始了,你我即将见面了!我想你,我想抱着你,我喜欢你。

我真的喜欢你,我知道你相信。因为你也喜欢我,对吧。

你问我喜欢你什么。不知道,我真的无法了解。有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是个疯子,总想抱着你,把我们融化在一起。

现在的我很疯狂,手机都有点拿不稳。因为我知道时间在流逝,倒计时开始了,你我即将见面了!我想你,我想抱着你,我喜欢你。

我真的喜欢你,我知道你相信。因为你也喜欢我,对吧。

我是个人

同性恋

非常非常短的一篇小说


“你看我多悲观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送进了”


我坐在床上出神地看着外面的树木被风吹动


“如果我可以做⋯⋯⋯”还没等话说完


突然门开了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我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简直跟我刚开始来的时候一样他没有讲话只是坐在了我旁边的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像是呆住了一样


我转头问了他的名字他没有回我我也没再问


我们坐在床上有个小桌子在上面吃饭的时候我看他不吃青菜我说“不吃青菜的小男孩可不是好男孩”


他没有看我吃了一口青菜又吃了一口青菜🥬


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总感觉还是挺好的


他终于肯跟我讲话了虽然只讲了一句说他叫宋亚轩...

非常非常短的一篇小说




“你看我多悲观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送进了”


我坐在床上出神地看着外面的树木被风吹动


“如果我可以做⋯⋯⋯”还没等话说完


突然门开了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我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简直跟我刚开始来的时候一样他没有讲话只是坐在了我旁边的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像是呆住了一样


我转头问了他的名字他没有回我我也没再问


我们坐在床上有个小桌子在上面吃饭的时候我看他不吃青菜我说“不吃青菜的小男孩可不是好男孩”


他没有看我吃了一口青菜又吃了一口青菜🥬


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总感觉还是挺好的


他终于肯跟我讲话了虽然只讲了一句说他叫宋亚轩


我说“那我叫你轩轩可以吗?”


他就是没有回我,我就当他是默认了吧


下午“轩轩你会打羽毛球吗我们一起去吧”


他依旧是没有回我却站了起来打开了门


他真的好好看站在太阳底下那该有青春的模样本不应该在这儿而是在那校园里开心的说着今天发生了什么又让他苦恼了什么


他很厉害跟我打可真是屈了才我们坐下来休息我把我的名字跟他说了他说我的名字很好听


可真是第一次见别人这样说我的名字有点惊喜


我们俩交流多了


原来他是被他的男朋友亲自送进来的他也可以说并不是他男朋友他跟他告白了他只是说了一声我不喜欢男的


说了这句后一滴眼泪出来了那模样真可怜我好心疼啊


我便安慰到“谁不是这样子只不过我比你更惨而已加油了”


“我和她在一起了,只不过我们俩被分开了后来被我的父母给送进来了我的父母也不是没来看过我但是每次看我我都不想见他们”


“因为他们第一次见我就说刘腩伊已经跟一个的男的结婚了。她说过她不会抛弃我可是她还是食言了”随着这句话的结束我的眼泪也出来了


他过来摸了我摸了我的脸随后便抱住了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应该是在安慰我


他说“他叫刘耀文长得可好看了可是我配不上他”我看看他长得这么好看那么耀眼随后我看下旁边


来了又来了

再次进入这个地方我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

他们给我喂药,用电击刺激我,然后把我最爱的人的照片放在我面前,让刊看,然后一遍又一遍的问你还爱不爱她,如果我一直没有放弃的话,他们会加大电击力度。可那又怎么样我还是爱他即使他不再爱我


好痛啊真的痛啊


我回来坐在房间里他还是没有回来他没有出来吗?


门打开了我以为他回来了


说了一句“轩轩你痛不痛”


可是回应的只有一句话304床位的病人自杀死了


我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和他刚开始来的时候一样


我终于忘记了她,我出来了拿着他的骨灰盒没有被他的家人拿走


只有我一个人和他一起站在戒同所的大门前面被风吹着我的头发飘了起来感受到了一股大城市里面的凄凉


我找了一个很好看的地方旁边还有很多话把它埋在地下他说他不喜欢被埋在土地那我就拿一半骨灰去做成了一个小项链戴在了我的身上还有一小半就让它随着一个回忆埋在土里吧


我去找了他口中的刘耀文长得真的很好看。


我问了他“假如让你喜欢男的你会吗?”


他没有表情他是说了一句“永远不可能”


我笑了笑说“那就不打扰了”他还是没有爱上你轩轩


这个下午我做了很多事情做了一个戒指很好看我也给你做了等晚上我去看你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晚上我就睡不着我想哭但是我哭不出来这个人生好像真的没有意义了我该怎么办继续活下去吗可是这个世界好像不会接受我这样的异类那就安安静静地呆在你的旁边吧


我来看你了轩轩你的旁边长了一朵花儿像你一样好看也脆弱怎么样把这个戒指好看吧嗯就给你埋在旁边了记得带上我辛辛苦苦做了好久呢好久好久


你说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呢看她的婚礼吗?今天我见到了他长的是真的好看难怪你会喜欢上他


我好像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了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闭上眼睛终于没有负担了


这个晚上有车鸣声晚风声可唯独没有他们的声音


---------完结



性别是没有错爱一个人也没有错


1973年,美国心理学协会和美国精神医学会,将同性恋从疾病分类系统中去除。


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认为同性性倾向乃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且无需接受任何形式的治疗。


2001年,在“中华精神科学会”推出的第三版“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CCMD-3),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这意味着中华医学会不再将同性恋看作疾病, 同性恋在中国大陆实现了“非病化”


我相信有一天同性恋合法


结束结束希望希望大家喜欢

看完之后有没有伤心那看到飞飞子的这个不要伤心哦😊



路痴

一天的傍晚在小巷里o和对象分手在路边,1在店里买奶茶买完奶茶,出去之后看到o蹲在地上哭,1心想“怎么会有一个小哥哥蹲在路边哭呢”走近问了问,发现是刚分手,然后去安慰o说:哎呀,只是分手而已,没必要哭的,

o说:你起开你不懂感觉就别瞎说,你不懂动了真心的那种钻心的疼!!

1说: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但人得往前看,不能因为这些小事想不开。

o说:呵呵,你不懂你就闭上你的嘴,动情了之后就不一定分得开了,分开了动真情的就很难出来了,希望你不会体验到我这种钻心疼痛。(然后蹲在角落默默的又继续哭着)

1说:别哭了,我请你喝奶茶好不好?刚买的,别哭了行吗,大男人的就因为分个手死去活来的值...

一天的傍晚在小巷里o和对象分手在路边,1在店里买奶茶买完奶茶,出去之后看到o蹲在地上哭,1心想“怎么会有一个小哥哥蹲在路边哭呢”走近问了问,发现是刚分手,然后去安慰o说:哎呀,只是分手而已,没必要哭的,

o说:你起开你不懂感觉就别瞎说,你不懂动了真心的那种钻心的疼!!

1说: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但人得往前看,不能因为这些小事想不开。

o说:呵呵,你不懂你就闭上你的嘴,动情了之后就不一定分得开了,分开了动真情的就很难出来了,希望你不会体验到我这种钻心疼痛。(然后蹲在角落默默的又继续哭着)

1说:别哭了,我请你喝奶茶好不好?刚买的,别哭了行吗,大男人的就因为分个手死去活来的值吗?

o边哭带喘着说:你不懂我这种感觉你就走开行吗?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1被人说话的语气吓到,退了几步说:好了好了,我不懂你这种感觉,别哭了行吗,我带你去喝奶茶。别哭了好不好

o说:我想安静的待一会儿行吗?别烦我

1意识到他可能真的想静静,就默默的走开去奶茶店买了杯奶茶,大概过了几分钟,看到o好像不哭了,就走过去拿奶茶给他,说:别哭了,奶茶给你喝

o抬起他哭红的眼睛,看着1说:我认识你吗?请我喝奶茶?

1回答道:不认识呀,我只是能帮一下你,看到你哭,我也挺难受的。

o细微的抬了一下嘴角,说人傻钱多,请一个在路边刚刚被人抛弃的人喝奶茶

1说:哎呀,没关系的,就一杯奶茶而已,赶快收下吧,我先走了,天也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家吧。

o看着他走的背影笑了笑,不是吧,上天刚被一个抛弃,又来一个还是一个这么傻的,然后拿起奶茶默默的走回家。

晨星

放下

把笔放下吧

投入记忆之湖

这里发生过

太多,太多

怀有着仅剩的畅想

我再为你写首歌

只有你能听出

那微不足道的

悲欢离合

还有,那天的风


最后,在黄昏下

我们背道而行

我朝着夕阳,想着

这次,我终会放下

暮色终不会再拾起你的背影

把笔放下吧

投入记忆之湖

这里发生过

太多,太多

怀有着仅剩的畅想

我再为你写首歌

只有你能听出

那微不足道的

悲欢离合

还有,那天的风


最后,在黄昏下

我们背道而行

我朝着夕阳,想着

这次,我终会放下

暮色终不会再拾起你的背影

一颗奶糖

我永远都在

        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她想起了那个人,想起了淮燃,可唯独对淮燃的那份恨,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的刺在林初心中。

        林初看着淮燃,心中满是苦涩,她恨淮燃为何这样,为何给她承诺,把她骗的那么惨。

         “明天你就开始打扫阁主的内寝吧。”主管向林初传达了淮燃的话。...


        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她想起了那个人,想起了淮燃,可唯独对淮燃的那份恨,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的刺在林初心中。

        林初看着淮燃,心中满是苦涩,她恨淮燃为何这样,为何给她承诺,把她骗的那么惨。

         “明天你就开始打扫阁主的内寝吧。”主管向林初传达了淮燃的话。

          “好,好的。”林初说完,便走向了她的住处,离淮燃的住处十分相近,她走进去坐了下来,换下了白色无暇的衣裳。换上了她曾经最喜爱的霞红的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这件正是他们相遇是穿的裙子。

        等林初出来时,坐在对面房间的淮燃,看着出来的林初,不禁入神了,他有些控制不住思念,他心中暗骂自己,却忘记了,他思念她早已成疾。

        “阁主,晚上天帝要来此慰劳阁主,阁主看?”淮安叫醒了看入迷的淮燃。 

        “备席迎接吧。”淮燃的眼神从柔情变回了冷漠。

         林初想着现在还早,便今日打扫一次,敲开了淮燃的房门,看着整洁的房内。直至收拾床铺是,看到枕头地下的一个木盒子,上面的纹路是一朵彼岸花 。

        里面是一直簪子,细细的簪子上镶着一枚白玉兰,那芯却是一颗圆润通透,质地细腻,状如凝脂,犹如鲜血般红润的羊脂玉做成的,甚是精巧。

        她握紧了手上的簪子,苦中顿时苦涩满满,她想起了当时在忘川的情景。

         “淮燃,如果有下辈子,我想与你白发永谐,可这辈子我不想了。”林初身着红衣,长发飘于肩头,小脸精致不已,可脸上挂满泪痕,声音颤抖着。

         随后,纵身一跃而下。

          林初回过神来,抚手摸了摸眼角,发现早已泪挂面间。

         她慌忙的跑出了房间,看到了在书房整理事务的淮燃。

         她快步上前,抱住了淮燃,她感受到了淮燃僵了一下,

         “淮燃,我好想你。”林初抱着淮燃,隐隐约约闻到了淮燃身上的薄荷香,心也得到了安抚。

        淮燃抬手抚摸了林初柔软的头发,他把林初的头拖了起来,修长的手指,三下五除二就把林初脸上的眼泪擦干净了。

        “嗯,初儿我在,阿燃永远都在。”淮燃看着怀中的林初,他的心爱之人,嘴角微微上扬,心里的念意再也藏不住了,捏着林初的脸,倾身吻了上去。

         “哥,天帝来....了。”赶来喊淮燃的淮安正好撞见了这一幕。

         “这这,诶诶诶别进去啊。”淮安来不及阻止要进来的管家。

        管家看了这一幕,“阁主这是有爱慕之人了?可喜可贺啊,终于有姑娘可以管管阁主了。”管家心里是这么想,可嘴上却不敢说。

        “我先去处理事情,你去房间里睡一会,嗯?”淮燃看向了林初,林初害羞的赶紧推开了淮燃。

         

?

刘欣1996年夺冠伦敦英语演讲:The mirror and I

Good afterno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 think this is a perfect setting for my speech today, because we have a mirror right here. And this is the topic, the ...

Good afterno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 think this is a perfect setting for my speech today, because we have a mirror right here. And this is the topic, the mirror and I.

I like to look into the mirror. When I was a little girl, I often stood on my toes, trying to find my face in the mirror of the dressing table, which was nearly as high as I was. Now I still like to look into the mirror. When I looked at it, I found the face of a young woman, glowing with maturity, confident in her future and still fascinated with her own reflection. 

The fact I like to look into the mirror has to do with my granny, with whom I spent most of my childhood. I remember clearly that one night, I heard her memorying women can’t be seen. Women can’t be seen. I was so confused as I looked into the mirror the next morning to check if I could indeed see myself. Only now as a young woman myself can I understand it was not physical visibility that granny had in her mind. 

Granny spent all her life taking care of the family, day-in and day-out. She cooked for her husband and ten children, but we never guess she and other female family members had to eat by the stove in the small kitchen. At family discussions, she was never asked for her opinion. When grandpa passed away, she had to listen to my uncle, her elder son, who became master of the house. Though years of toil, she fulfilled her duty as daughter, wife, and mother, yet as a person, she remained little noticed. If she had seen herself in the mirror of the dressing table, she was never visible in the mirror of society.

I have been living a different life. At home, I made decisions together with the rest of the family; in school, I take charge of various activities, the same as other boys and girls. Not only that, I can see something that granny could not have dreamed of, making decisions for my own future. I could choose from several competitive universities as I came out of high school. At university, I could choose from a range of subject, changing from English literature to business law. And upon graduation, I’m again faced with series of decisions, to further my study or to go to work; to stay in China or to go abroad; to get married right away, or to remain single for a bit longer. It does not matter whether or not I will become famous or rich. But I will treasure the chance to demonstrate my potentials into help other women demonstrate theirs as full member of the society, fully visible in the mirror of history. I will treasure it because the abundance of my choice that I enjoy can only after decades of efforts made by my granny, my mom, and millions of other Chinese women. 

However, the choice to be made by me and the others of my generation is a great challenge. The misconception that men are superior to women is still dominating many people’s mind. While remaining courage to compete until certain themselves, we are expected to be quiet, loyal and obedient. This is not very different from what is expected of us as good wife and good mothers. The story of my grandmother and myself, mirrors the lives of millions of other women in China and perhaps in the world. Many of them still live the life of my grandmother, their worth is not yet recognized. It is then the responsibility of a young woman like me to study hard and work hard, so the two will see themselves, and we’ll be seen in the mirror of the society.

This is my dream. This dream I believe is not only shared by many of our grandmothers, mothers and sisters, but also by many of our fathers, brothers, husbands and male colleagues. It will not come true until everyone fully realizes that women can contribute to the society and should be guaranteed the right to. Women hold half the sky. Thank you.

烨翎鸯

“某些故事没有结束。”

“我感觉我耳边寂静无声,但又是喧哗吵闹的,甚至还有天灾人祸的轰鸣。那是遥远的气泡回响吧,可我现在只需要一棵树休息,连实现这愿望的运气也没有了吗?”

她衣衫破碎,右臂上的绷带不知丢到了哪里去,直接露出了下面无数连黑血也渗不出来了的骇人伤口——自愈性也被割裂,她在此刻的右臂近乎于废了——而她似乎没有在意太多,面色平静地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这个世界太单一了,它的造物主在背景都没画好时就放弃了……不过这种灰白色的花我挺喜欢,啊,皮肉组织蹭上去了。”她略有些遗憾地松开左手,把手中那朵沾染上她血肉开始异变的花送回土里。

她的脸早被烧伤,对抗世界主时,每一个祂给予的力量都是双刃剑,没有完全失控反噬都...

“我感觉我耳边寂静无声,但又是喧哗吵闹的,甚至还有天灾人祸的轰鸣。那是遥远的气泡回响吧,可我现在只需要一棵树休息,连实现这愿望的运气也没有了吗?”

她衣衫破碎,右臂上的绷带不知丢到了哪里去,直接露出了下面无数连黑血也渗不出来了的骇人伤口——自愈性也被割裂,她在此刻的右臂近乎于废了——而她似乎没有在意太多,面色平静地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这个世界太单一了,它的造物主在背景都没画好时就放弃了……不过这种灰白色的花我挺喜欢,啊,皮肉组织蹭上去了。”她略有些遗憾地松开左手,把手中那朵沾染上她血肉开始异变的花送回土里。

她的脸早被烧伤,对抗世界主时,每一个祂给予的力量都是双刃剑,没有完全失控反噬都是祂故意而为之,每次浴火重生的火焰都在灼烧她。

她的白发随时间再次长了回去,前额的依旧遮住了她的右眼,只是现在,那眼眸回到了原先的颜色,不再血红。

她漫游着,好像支离破碎,严重需要治疗的不是她一样,路过了很多残缺不全,甚至完全空白的世界。

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没有了要去的地方。

没有目的支撑,连自己都不知意义在哪里。

没有遗忘过去的资格,她是背叛世界主的罪者,所以那个世界自发性地把记忆烙进她脑子里,如果说她现在形态还有大脑这个概念的话。

好像自己真的有罪?每当她这么疑问时,她总有些无力。没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她亲手割除了一切联系,她救了世界,破灭了一个本既定的终末,可现在,满身都是自己与他人鲜血的也只有她了。

她违背了法则,甚至主动地把世界赐的身体弄的破烂,用他界之物填补,成为了绝对的异类,她违背祂的旨意,一场赌博,或者无数场赌博,视祂给予的如粪土般,无视世界,杀了祂。

…而合谋者皆死。

她被绞烂的心脏里有了负面情绪,但无意义的前行还在继续。

她又一次踏入虚空。

BALDUR

天下第一

她走了,

我也该走了;

她本可以不走,

可她已经走了。


这三年多来,总有些事情我不想再提,总有些人我想要见面,因为我忘不掉她。或许你也想过,要把它们忘掉。不过你不敢,大概你是觉得难忘。其实忘记一个人,好简单。


我在找一个人,她是天下第一。


我已经快忘记被她打败的经历,可我还是耿耿于怀。我总是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只需要忘掉一段记忆中的经历,经历中的情感,情感中的爱恨。然后,你会成为天下第一。


忘记第一次两剑相交,锋鸣相和的感觉。忘记第一次拍掌相击的感觉,温润却有着活力与冲动。忘记第一次大谈武学理论的夜晚,很长很长,很短很短。忘记第一次胜利的感觉,剑锋抵住细白的玉颈。忘...

她走了,

我也该走了;

她本可以不走,

可她已经走了。


这三年多来,总有些事情我不想再提,总有些人我想要见面,因为我忘不掉她。或许你也想过,要把它们忘掉。不过你不敢,大概你是觉得难忘。其实忘记一个人,好简单。


我在找一个人,她是天下第一。


我已经快忘记被她打败的经历,可我还是耿耿于怀。我总是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只需要忘掉一段记忆中的经历,经历中的情感,情感中的爱恨。然后,你会成为天下第一。


忘记第一次两剑相交,锋鸣相和的感觉。忘记第一次拍掌相击的感觉,温润却有着活力与冲动。忘记第一次大谈武学理论的夜晚,很长很长,很短很短。忘记第一次胜利的感觉,剑锋抵住细白的玉颈。忘记第一次失败的感觉,破招只在一瞬,而你却接不住。


作为天下第二,你输了那场比武。你能忘记失败吗?你也许会大叫着说我下次还会赢回来的,或者撇撇嘴嘟囔着什么天下第一,我不稀罕。


可你没有忘记。


不是吗?


你还是记得第一次交锋的感觉,第一次相会的感觉,第一次散步的感觉,第一次有人会对着你傻笑的感觉,第一次有人会什么也不干只是看着你的感觉。你很享受,你很喜欢,你很想继续拥有,继续拥有天下第一,你只是无法面对自己被打败,被自己最重视的人打败,被打败之后她不再重视你了。


你失去了天下第一,然后活在过去,活在比武前的那个夕阳里,在那个夕阳下的暗自懊悔恼怒的人的身体里,那个少年剑客的断剑里。


你的剑折了,你不愿意接受,你曾觉得它举世无双,但它再也无法临风剑啸,因为你败了。


你不愿意接受自己被抛弃,于是你宁愿相信,自己一开始就不是天下第一,你本就是个失败者,与她的相遇只是偶然,与她的相斗只是恰巧,她用剑斩断你的剑是一种必然。你憎恶自己,正如你憎恶这个可悲的无法改变的结果,永恒的被困在镜中世界,永远看着自己的不堪一幕幕重新上演。永远的被她打败,永远只配叫天下第二。


你最终只是武林第二高手,当你在比武大会上剑光凌厉,势如破竹的时候,却出现一个神秘的第一高手,你与她似曾相识,但是总落于下风,然后惨败。你大喊着我至少还是武林第二!可是这只是你们两个人的武林。悠然漫长的武学之路有一个尽头,可是你走来走去总走不到,因为你不想继续前进,只是在一个地方打圈圈而已。你很想承认,并非如此,拔剑四顾,对着空气胡乱劈砍,懊恼与不甘。你想要夺回天下第一,可是你寻不到那个天下第一了。


你在武林中寻寻觅觅,到处都是她,到处都不是她,每个人都像她,每个人都不像她。也许你总有一天会找到她,但是那时的她还是过去的她吗?你挽回不了当初的结果,正如你挽回不了她。


也许你以后还会重新成为武林第一,可是当初打败你的那个人,你再也没有机会与她交锋了,断剑可以重铸,但是剑心碎了,该如何补呢。你握着剑茫然地朝着晚霞走去,晚霞里孤鹜齐飞,渔歌唱晚,在梆子声中你有些恍惚,风随剑舞,好似当时。


比武大会上,好安静,好安静,只有风,只有你,只有她,只有剑。


她走的时候,你顿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真是一个无聊的武侠故事。

薄雾梦里

偷偷浪漫吧,别让世俗知道。

偷偷浪漫吧,别让世俗知道。

季雨

一月一

时间是握不住的流沙,你的心也是。

你可以把我的心还给我吗?它有点疼。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我有在勇敢的爱你。

你可以不要回头吗?我一直都在你的前方。

流年里的那首诗,你是写给谁的?

我还是你,还是这芸芸众生?

露水落进蛛网,蝴蝶还在那里吗?

你听,风,它来过。

蝴蝶也没有等到,和它约定的玫瑰。

嘘,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时间是握不住的流沙,你的心也是。

你可以把我的心还给我吗?它有点疼。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我有在勇敢的爱你。

你可以不要回头吗?我一直都在你的前方。

流年里的那首诗,你是写给谁的?

我还是你,还是这芸芸众生?

露水落进蛛网,蝴蝶还在那里吗?

你听,风,它来过。

蝴蝶也没有等到,和它约定的玫瑰。

嘘,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