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她与他

80浏览    28参与
哆依

她与他(十)

       N城的球市一向不错,虽说是工作日球馆上座率也超了八成。介绍双方队员的时候,她站在场边环视球馆一周,除了正对面那一片金灿灿的黄色以外球场的各个角落都有为她而来的球迷,既感动又自豪。

       她想到赛前准备会上当教练组公布先发阵容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和队友确定后她装作颇为失落的边摇头边说到:“古有廉颇老矣,今有我老矣。”领队从身后拍了她一下,表情严肃的说到:“那就场场你首发、场场全场你一点攻。”她嬉皮笑脸的搂住领队,撒娇的说到:“我知道你舍不...

       N城的球市一向不错,虽说是工作日球馆上座率也超了八成。介绍双方队员的时候,她站在场边环视球馆一周,除了正对面那一片金灿灿的黄色以外球场的各个角落都有为她而来的球迷,既感动又自豪。

       她想到赛前准备会上当教练组公布先发阵容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和队友确定后她装作颇为失落的边摇头边说到:“古有廉颇老矣,今有我老矣。”领队从身后拍了她一下,表情严肃的说到:“那就场场你首发、场场全场你一点攻。”她嬉皮笑脸的搂住领队,撒娇的说到:“我知道你舍不得。”领队哼了一声却也没有绷住笑出了声。

       球迷的尖叫声把她拉回现实,DJ已经开始介绍首发队员。今天的比赛用球迷的话来讲她就专心拍手且看管好饮水机就可以。实际上她做的还更多,暂停时给队友擦汗、给队友讲战术,比赛时队友得分她还要负责在场边跟着DJ的节奏各种舞忙得不亦乐乎。当然有时她也会偷偷看一眼坐在对面的他,她看他忙着鼓掌、忙着欢呼还忙着和身边的小姑娘凑一起聊天。哼,男人!

 

       赛前他听闻今天的比赛她要休战,介绍首发队员的时候果真没有看到她。待比赛开始后他发现她站在替补席特别影响他观看比赛,因为他根本没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在球场上,眼神总是不自觉地飘到她身上。他看她特别专注于场上,当哨声想起时她表情总是特别严肃,当队友得分后她又立马振臂欢呼跟着音乐节拍舞动。他突然发现她的节奏感特别的好,每一个动作都能对上音乐的鼓点。既然他是观众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他光明正大的拍她跳舞发给了最好的朋友,朋友回复:有本事带来一起吃饭呀。他对朋友的回复并不放在心上,因为就算有那么一天他也觉得不会带她去和那群狐朋狗友吃饭,想近距离接触他的宝贝,想都别想。

       身边的女孩突然激动起来,拉着另一个穿着同款黄色T恤的女孩大声说到:“她看我镜头了,她看我镜头了!”他这才注意到女孩手中的单反。他也没有多想,轻轻碰了一下女孩问她:“我可以看一下你拍的照片吗?”女孩点了点头,递过相机然后和他说:“她看我的镜头了。”他接过一看,果真是看镜头了且拍到不止一张,难怪女孩会如此激动。他问:“你们都是她的球迷吗?”女孩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满脸自豪,然后问他:“你不是吗?”他点头看着对面场边的她,一脸庄重的回答女孩:“我爱她。”

 

哆依

她与他(小段子之双倍上缴)

公司新接了一个项目,他忙的不可开交,甚至连着好几天没有回家。这让从不抱怨的她都忍不住问了句:“你们公司是在封训吗?”

他虽说心生内疚但也很开心她的抱怨,并保证周末定会抽出时间陪她吃饭。可到了周末,一整天的讨论会,他依旧抽不出时间。

会议休息间隙,他打电话向她道歉:“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她说:“年度考核扣十分。” 

他表示抗议,她说抗议无效除非这个项目的奖金双倍上缴。

他笑嘻嘻地回她:“你等着,我今晚回去就缴。”

她听到电话那边同事在催他继续开会,便收住玩笑对他说:“你去忙吧,别让大家等你。昨天队里来了新队员,我正好去看看他们了解情况。”

开完会后窗外已是华灯初上,他...

公司新接了一个项目,他忙的不可开交,甚至连着好几天没有回家。这让从不抱怨的她都忍不住问了句:“你们公司是在封训吗?”

他虽说心生内疚但也很开心她的抱怨,并保证周末定会抽出时间陪她吃饭。可到了周末,一整天的讨论会,他依旧抽不出时间。

会议休息间隙,他打电话向她道歉:“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她说:“年度考核扣十分。” 

他表示抗议,她说抗议无效除非这个项目的奖金双倍上缴。

他笑嘻嘻地回她:“你等着,我今晚回去就缴。”

她听到电话那边同事在催他继续开会,便收住玩笑对他说:“你去忙吧,别让大家等你。昨天队里来了新队员,我正好去看看他们了解情况。”

开完会后窗外已是华灯初上,他提议聚餐同事纷纷响应。最近大家都特别辛苦好在项目总算是步入正轨,这顿饭算是对大家的感谢。

他发信息报备:等会儿部门要聚餐,可能会喝点酒,但是今晚要回家。

手机振动,她的信息回复过来:你们封训结束了?哎,一人独住的好日子即将结束。

他没有再回复,只是暗下决心回家一定要重振夫纲。

席间同事约好了一般一个接一个地向他敬酒,他笑着说:“你们司马昭之心太明显了,不过她今天有事,我喝醉了也没办法接我,你们是见不到的。”

同事们唉声叹气地嚷到:“那还有什么意思,大家都那么累,不如早些散了。”

他表示赞同,他早就想回家,想她。

回到家依已经是深夜。

打开门,玄关的灯是亮着但客厅的灯却是关着的,他轻手轻脚推开卧室的门,她果然以熟睡。快速换衣,洗净身上的酒味,轻轻拉开被子,躺了下去。睡梦中的她捏了捏他的手臂后靠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又呼呼大睡。

他哑然失笑,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耳廓而后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腰。她的头发微扎着他颈部,鼻息萦绕着她特有的体香,他瞌睡全无。行动先于思考,环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已掀开衣服探了进去。指尖触即的是滑润柔软的肌肤,手掌扫过她的腹部他忍不住轻轻捏了捏,这没有一丝赘肉又紧致而富有弹性的腹部让他欲罢不能。手再往上,摸到的就是她娇嫩嫩的柔软,他握住柔软轻柔慢捏,手指不怀好意的拨动顶端的凸起,感受这颗最美的粉珠绽放。他抽出手,解开她的衣扣,埋头在她胸前吮吸舔咬。他听她哼了一声,抬头一看,她已醒了过来,眼睛被灯光刺的睁不开,眯着眼一脸无辜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的“欺负”。她开口问他:睡觉怎么不关灯?他抬手关了灯,她说晚安,“安”字还未说出口唇已被他封住。侧头挣脱问他:你不累吗?他按住她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到:“有人今天说让我双倍‘上缴’。”然后她等她回答,俯下身顺势从脖颈吻了下去,唇齿间尽是她的清香……

她在迷迷糊糊就听他在耳边说到:“我可以双倍甚至三倍上缴。”

 

禺之

短句

仲夏夜的海风,掺了一分热带水果的香甜,一分海盐的咸,两分涌动的荷尔蒙,三分人间烟火,余下的三分,是少年人热忱而青涩的爱恋。那是一种无法编织成史诗的卑微,无法言说的朦胧,他们彼此深爱着彼此,又挣扎着离去,远赴他乡。他们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搁浅在这片金黄沙滩,于是只能溺死于那漫漫的人海。

仲夏夜的海风,掺了一分热带水果的香甜,一分海盐的咸,两分涌动的荷尔蒙,三分人间烟火,余下的三分,是少年人热忱而青涩的爱恋。那是一种无法编织成史诗的卑微,无法言说的朦胧,他们彼此深爱着彼此,又挣扎着离去,远赴他乡。他们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搁浅在这片金黄沙滩,于是只能溺死于那漫漫的人海。

KIKO

⑤ 绿色曼陀罗——希望

  占tag致歉

颜舒雯的朋友圈有一条是他们八个人的合照,她挺害怕他们八个人散掉,魏博亮,韦鸿霖,何星灵还有晏玥玥是认识了六年的朋友,上官信天,田婷月和余茉莉是高中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八个人有莫名其妙的缘分,上官和韦鸿霖是小学同学,余茉莉,上官还有田婷月和颜舒雯他们一个初中却互相没有见过面,实在是奇奇怪怪。

比起颜舒雯的一大帮狐朋狗友,殷天傅就是清莲一朵,朋友简简单单,一个发小足以解决很多问题,以前被人校园暴力,导致殷天傅性格过于敏感,慢慢就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封闭了起来。

殷天傅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的颜舒雯为什么还没有主动发消息,是自己还是不会与人接触吗,还是因为...

  占tag致歉

颜舒雯的朋友圈有一条是他们八个人的合照,她挺害怕他们八个人散掉,魏博亮,韦鸿霖,何星灵还有晏玥玥是认识了六年的朋友,上官信天,田婷月和余茉莉是高中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八个人有莫名其妙的缘分,上官和韦鸿霖是小学同学,余茉莉,上官还有田婷月和颜舒雯他们一个初中却互相没有见过面,实在是奇奇怪怪。

比起颜舒雯的一大帮狐朋狗友,殷天傅就是清莲一朵,朋友简简单单,一个发小足以解决很多问题,以前被人校园暴力,导致殷天傅性格过于敏感,慢慢就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封闭了起来。

殷天傅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的颜舒雯为什么还没有主动发消息,是自己还是不会与人接触吗,还是因为她忙了呢,还是因为她有其他的聊天对象呢,想到这里殷天傅心里烦躁了起来,导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隔天去学校的时候眼睛上的黑眼圈眼镜都无法掩饰住。

其实颜舒雯不是故意没有发消息,而是被班主任使唤了一天,回家便累倒在床上,睡着了,连作业都没有写,今天两个人的早晨过得都十分有趣,一个是被同学打趣,一个是狂补作业,最惨的是颜舒雯连手机都没带,导致早上给殷天傅都没发成消息。

下了晚自习后的殷天傅回到家看了眼手机,发现聊天记录还是在前一天的晚安后,叹了口气想:希望,是不是又消失了?

在他想的出神的时候,手机亮了起来,他拿起来看见是颜舒雯的消息后,呼出了一口气,发了一句谢谢,回过神时,看见就慌了,连忙撤回。

颜舒雯看见发出又撤回的谢谢时,想了想,可能是打错了吧,便和殷天傅扯东扯西了。

殷天傅看见颜舒雯并没有问他谢谢什么的时候,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含着笑看着颜舒雯发来的消息。

谢谢你没有放弃这么卑微的我

        谢谢你伸出了手,把我从黑暗的深渊拉出

        谢谢你,我心里的光

        谢谢你,给了我希望谢谢…

KIKO

④ 海棠——忧虑

 占tag 致歉

  十月,拥有着人挤人的七天假期,颜舒雯早上起的很早,昨晚约好要和自己一堆狐朋狗友出去玩。 到达会合地后颜舒雯发现魏博亮和韦鸿霖早就到了,魏博亮在和自己的亲亲小女友何星灵打电话,何星灵是个路痴,今天又想自己挑战自己便没有让魏博亮去接自己,魏博亮看着颜舒雯到了后,跟颜舒雯打了声招呼就去接自己的何星灵了。有这样的女友也是让人忧虑啊。

“嚯哟,今天来的早啊,你该不会一宿没睡就等今天吧?”韦鸿霖特别了解颜舒雯,一般要和她说的集合时间一定要比别人早半小时,要不然颜舒雯绝对迟到

“我就不能早到啊,能不能不要一来就腌臜我”颜舒雯毫不客...

 占tag 致歉

  十月,拥有着人挤人的七天假期,颜舒雯早上起的很早,昨晚约好要和自己一堆狐朋狗友出去玩。 到达会合地后颜舒雯发现魏博亮和韦鸿霖早就到了,魏博亮在和自己的亲亲小女友何星灵打电话,何星灵是个路痴,今天又想自己挑战自己便没有让魏博亮去接自己,魏博亮看着颜舒雯到了后,跟颜舒雯打了声招呼就去接自己的何星灵了。有这样的女友也是让人忧虑啊。

“嚯哟,今天来的早啊,你该不会一宿没睡就等今天吧?”韦鸿霖特别了解颜舒雯,一般要和她说的集合时间一定要比别人早半小时,要不然颜舒雯绝对迟到

“我就不能早到啊,能不能不要一来就腌臜我”颜舒雯毫不客气的还了嘴后盯着韦鸿霖,他被盯的背后发毛后问道:“干嘛看我?”

“看你今天像不像柬埔寨男人,玥玥呢?”颜舒雯看着韦鸿霖问

“我哪知道,玥玥不是和你经常在一起吗?”韦鸿霖说

“早上我出门给玥玥打电话结果她没接,我就以为她先来了”

韦鸿霖回头看了一下,说:“她们来了”

余茉莉,田婷月,晏玥玥三人从远处走来后问了句:“魏博亮和何星灵呢?”

“何星灵迷路了,魏博亮去接她了,估计一会就来,上官呢?”

余茉莉回答说:“上官刚和他打完电话说他快到了,等等吧”

八人集合后便向电影院走去,最近上映的电影真的挺让人感兴趣的,他们看的是一部文艺爱情片。

电影看了一半,颜舒雯身边的人基本都睡着了,颜舒雯便把手机拿了出来,亮度调到最低,她在微信界面磨蹭了很久,才给殷天傅发了段消息:我好无聊,被人拉出来看电影,他们在电影院都睡着了。

殷天傅一直都没有回消息,在颜舒雯也快睡着的边缘时手机亮了,她打开一看,殷天傅发来一句话:电影很无聊吗?

颜舒雯:对,都快困死了QAQ,比物理老师讲课还无聊

殷天傅:那困的话要不要睡觉?

颜舒雯想了想打了段话:不要,睡着了就不能和你聊天了

屏幕前的殷天傅看着手机上颜舒雯发来的消息脸突然泛红,你这么可爱,被人夺走了怎么办,有点忧虑啊

颜舒雯此时还不知道殷天傅想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发出去的话是不是把这个可爱的男孩吓住了导致对方一直没有回自己消息,便把手机放下,自顾自的忧虑起来了,怎么办,突然害怕失去这个男孩子。

KIKO

③ 仙人掌——烦躁

占tag致歉

    九月,开学月,颜舒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自己的新班主任在讲台上发言,看着窗台上的仙人掌,莫名的感觉心情烦躁,新老师的发言也没听进去几句,一心想着怎么攻略殷天傅,他们应该也开学了, 殷天傅说自己在市重点,颜舒雯只后悔为什么要在中考英语的时候睡觉没有好好做题,要不然也不会在离他只有三站的普通高中就读了,唉,烦躁。

昨晚他们聊天,也是颜舒雯围绕着他来问问题,这个也不能怪颜舒雯“不矜持”,只能说是殷天傅有点太“天然”了,颜舒雯在话题实在持续不下去的时候便问殷天傅玩真心话大冒险吗?殷天傅只回答了句:我不喜欢问别人的隐私,你有什么...

占tag致歉

    九月,开学月,颜舒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自己的新班主任在讲台上发言,看着窗台上的仙人掌,莫名的感觉心情烦躁,新老师的发言也没听进去几句,一心想着怎么攻略殷天傅,他们应该也开学了, 殷天傅说自己在市重点,颜舒雯只后悔为什么要在中考英语的时候睡觉没有好好做题,要不然也不会在离他只有三站的普通高中就读了,唉,烦躁。

昨晚他们聊天,也是颜舒雯围绕着他来问问题,这个也不能怪颜舒雯“不矜持”,只能说是殷天傅有点太“天然”了,颜舒雯在话题实在持续不下去的时候便问殷天傅玩真心话大冒险吗?殷天傅只回答了句:我不喜欢问别人的隐私,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我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回答了。

颜舒雯只问了他在哪所学校就再也没好意思问下去了,只匆匆说了句晚安便再也没有聊天了。

晚上写完作业后的颜舒雯再次鼓足气给殷天傅发了条晚上好,这次殷天傅回了同样的话:嗯。颜舒雯仔细想了想近期有电影要上映,为了以后的攻略之路,约一下他吧

颜舒雯:最近有部电影要上映,要不要一起去看,就当面基吧

殷天傅:刚开学,学校还有一堆事,还要准备运动会,去不了

颜舒雯:好吧

颜舒雯看见这个回答后更烦躁了,算了,不去就不去,高冷是吧,我比你还高冷,之后的一段时间颜舒雯也没给殷天傅发消息。但是殷天傅也没给颜舒雯发消息,啊,更烦了。

KIKO

② 红百合与网纹草——热情与沉静

占tag致歉

     颜舒雯也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看手机了,身边的好友都看不下去了问:“颜颜,你今天视线基本没离开过手机,你是不是还在等巫柏霖的消息?”

巫柏霖,颜舒雯学长兼前男友,两个月前因升学便与颜舒雯分手了,颜舒雯也是个有脾气的,分手就分手,下一个更乖。

颜舒雯听见好友余茉莉的询问才把视线从手机上挪开,回答道:“没有,早就和他断的一干二净了,现在就差等哪天有空把他送我的东西还他了。我现在在等另一个小哥哥的回话。”

余茉莉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问了句:“颜颜,长啥样啊?有照片吗?我可以看看嘛?”

颜舒雯把社交软件打开后给她看了看照片,...

占tag致歉

     颜舒雯也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看手机了,身边的好友都看不下去了问:“颜颜,你今天视线基本没离开过手机,你是不是还在等巫柏霖的消息?”

巫柏霖,颜舒雯学长兼前男友,两个月前因升学便与颜舒雯分手了,颜舒雯也是个有脾气的,分手就分手,下一个更乖。

颜舒雯听见好友余茉莉的询问才把视线从手机上挪开,回答道:“没有,早就和他断的一干二净了,现在就差等哪天有空把他送我的东西还他了。我现在在等另一个小哥哥的回话。”

余茉莉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问了句:“颜颜,长啥样啊?有照片吗?我可以看看嘛?”

颜舒雯把社交软件打开后给她看了看照片,余茉莉回答道:“比巫柏霖好看好多啊,你是不是馋人家的样貌?”

“才没有!我就是喜欢戴眼镜的嘛。”颜舒雯从小喜欢看动漫,对于眼镜以及手部完全没有抵抗能力,恰巧殷天傅这两者都具备

两个人正聊的开心时,殷天傅回消息了,上一条是颜舒雯“关心”他,问他有没有带雨伞,天气预报报道今天会下雨,殷天傅回了一条:带了,聊天记录总共不到二十二条,其中的四分之三还是颜舒雯发的,殷天傅就回了:嗯,哦,有或者没有这些词语

余茉莉看颜舒雯回完消息后视线又在手机上不动了,就没再说话了。

角落里的红百合默默的绽放,窗台上的网纹草正偷偷的出了新芽,谁都没有注意到。

KIKO

① 黄色康乃馨——轻蔑

占tag致歉


颜舒雯,17岁,高二学生,家境平凡,样貌平平,身材平平,这个三平女生的唯一优势无非就是柔柔的声线,以及“温柔”的性格。才与前男友分手两个月,便在网上寻找下一个怀抱。她的指尖划过手机屏幕,缓缓打出几个字:小哥哥,加微信吗。看着对方发来的微信二维码,轻蔑地勾了勾嘴角:鱼儿上钩了。

她扫描二维码加上了对方后便把手机搁置到一旁看了一集电视剧,才再次拿起手机等着对方打招呼,网上的男生加好微信无非就两种打招呼方式,一种是哈喽你好叫什么名字,一种是备注照片年龄多大,但是这个男生有点不太一样,他加上后没有说一句话,这时颜舒雯绷不住了才发了句:小哥哥哈喽呀~

等了两三分钟见对方也没回话,...

占tag致歉


颜舒雯,17岁,高二学生,家境平凡,样貌平平,身材平平,这个三平女生的唯一优势无非就是柔柔的声线,以及“温柔”的性格。才与前男友分手两个月,便在网上寻找下一个怀抱。她的指尖划过手机屏幕,缓缓打出几个字:小哥哥,加微信吗。看着对方发来的微信二维码,轻蔑地勾了勾嘴角:鱼儿上钩了。

她扫描二维码加上了对方后便把手机搁置到一旁看了一集电视剧,才再次拿起手机等着对方打招呼,网上的男生加好微信无非就两种打招呼方式,一种是哈喽你好叫什么名字,一种是备注照片年龄多大,但是这个男生有点不太一样,他加上后没有说一句话,这时颜舒雯绷不住了才发了句:小哥哥哈喽呀~

等了两三分钟见对方也没回话,她便继续看电视剧了,等到手机再次亮起是半小时后,她再次拿起手机只看见对方发了句:嗯。

颜舒雯捏紧手机想着:靠,一个小姑娘主动给你发消息你还装高冷,行,你装,我就不信扒不掉你这层伪装的皮。

颜舒雯用甜甜的声音给对方发了条语音:“小哥哥叫什么呀?”,对方这次倒是回的速度挺快的上面就三个字:殷天傅,颜舒雯快速更改了备注后,把自己的名字发了过去就再也没点开他的微信对话框了。

翌日

早上8:00,颜舒雯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揉了揉睡的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看昨晚的男生有没有发消息,结果并没有,她主动给对方发了句早安后,看着对话框:对方正在输入,便小小期待了一下对方会发什么,结果对方发来了一句:嗯。

颜舒雯气馁地揉了揉头,算了,来日方长,不过一条鱼儿而已。

哆依

新春快乐

       年底总是很忙其实她一直都很忙,职业运动员总是身不由己。俱乐部结束国家队、国家队结束俱乐部,可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日子他们还从未有过。从前都是他抽空去国外看她,可最近手上项目也比较多他实在分身无力,好在每天还能与她视频,虽只是简短的三五分钟但多少缓解他的相思之苦。前几天在视频里他和她聊起自己的助理要带着小女友到国外过春节,他只是随意的一说却让她歉意满满的向他道歉,他趁她歉意正浓时开口问到:“觉得内疚?”她轻轻的嗯了一声,他说:“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她乖乖的问他:“怎么补救?”他说:“嫁给我吧,嫁给我...

       年底总是很忙其实她一直都很忙,职业运动员总是身不由己。俱乐部结束国家队、国家队结束俱乐部,可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日子他们还从未有过。从前都是他抽空去国外看她,可最近手上项目也比较多他实在分身无力,好在每天还能与她视频,虽只是简短的三五分钟但多少缓解他的相思之苦。前几天在视频里他和她聊起自己的助理要带着小女友到国外过春节,他只是随意的一说却让她歉意满满的向他道歉,他趁她歉意正浓时开口问到:“觉得内疚?”她轻轻的嗯了一声,他说:“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她乖乖的问他:“怎么补救?”他说:“嫁给我吧,嫁给我我就原谅你。”虽说她与他已经很亲密、虽说她从未怀疑自己会嫁给他,但是当他突然这么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被惊了一下,感觉脸颊一下子烫了起来,只能故作严肃的回答他:“先生,你在痴人说梦吗?”然后不等他回答急匆匆的吼着下线。他看着突然断了的视频忍不住嘴角上扬,明明羞的耳朵都泛红还要一本正经的假装镇定,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模样有多惹人喜欢。

 

       下周就是春节,他看了她微信发来的赛程大年初一依旧有比赛要打。他心疼她的辛苦与付出,对她说到:“下赛季回国吧,至少春节可以好好过。”因为最近的比赛都取得了胜利,她心情颇好,和他开玩笑到:“不行,不苦钱怎么包养你?”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来过年的时候他必须去看一看“金主”。 

 

       他是大年初一凌晨的飞机,算上时差到她那里正好是当地清晨。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他并没有一下飞机就往她的公寓赶,而是得到她出门的消息后才打车过去。

 

      交通还算通畅,当他到达她公寓的时候,他的“内应”早已在等他。两人也没有过多寒暄,他问:“今天要给她做什么?”内应答到:“过年包个饺子吧。”两人意见达成一致后便开始分工合作。


       她的比赛是在当地时间中午加上对手也较弱所以比赛结束的较早。他在厨房听到有人开门而后她的声音传了进来:“姐姐,今天吃什么?”并没有人回答她,她以为没听到,放下背包就往厨房走去。然后她就看到他站在厨房里,满脸微笑的看着她。她完全没有想过他会赶过来,又惊又喜。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然后张开了双手,她也没有矜持扑进了他的怀抱。头枕在他的肩上问到:“你怎么过来了?”他说:“因为我想当面和你说春节快乐。”他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她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长高啦?”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笨蛋,我踮脚了!”她再次把头靠在他肩上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又抬了起来,然后嫌弃的说到:“不舒服,你怎么不再长高10厘米?”他满头黑线的回到道:“我近2米的身高已经很巨人了好吧。”

 

       外出买调料回来的“内应”站在客厅,听他俩在厨房唧唧咕咕的聊天,她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别进去打扰为好。



 

 

哆依

她与他的小段子

        休息日

        难得的休息天却又遇上这漫天黄沙的天气,计划只能搁浅、出门基本无望。他倚着床头半躺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看她最新的赛场写真。房门被推开,他抬头便看到穿着长颈鹿睡衣、撒着小丸子毛拖斜靠在门框上的她,“要吃什么?”他说:“吃清淡一点吧。”她皱了眉,软软地回到:“可是我做了红油抄手。”原来是自己馋了。他快速起身,走到她身边伸手揽过她就亲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地说:“牛奶小汤圆。”对于他各种千奇百怪的形容词她已经...

        休息日

        难得的休息天却又遇上这漫天黄沙的天气,计划只能搁浅、出门基本无望。他倚着床头半躺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看她最新的赛场写真。房门被推开,他抬头便看到穿着长颈鹿睡衣、撒着小丸子毛拖斜靠在门框上的她,“要吃什么?”他说:“吃清淡一点吧。”她皱了眉,软软地回到:“可是我做了红油抄手。”原来是自己馋了。他快速起身,走到她身边伸手揽过她就亲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地说:“牛奶小汤圆。”对于他各种千奇百怪的形容词她已经听惯不怪,只是稍作嫌弃的撇了撇嘴角。饭后,她坐在地毯上和柴柴嬉闹成一片,他躺在沙发上看着一人一狗好不热闹。电视里正在重播着她的比赛,虚实相间,他内心那点小幸福被无限放大。他起身撵开柴柴,把她整个圈入怀中,抱着她一摇一摇地问到:“明天就要归队了吗?”她掰着他的手指边玩边回到:“是呀,要一起吗?”“你当真?”“……我随便说说。”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近乎绝望地问她:“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名分!”她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你放心,我不是始乱终弃的人,我会对你负责的。”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那以后可别再和别人那么亲密的拥抱了。”

 

 

        回忆

        近段时间,他总是喜欢回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自我感动”。某天饭后,她抱着笔记本蜷着腿坐在飘窗上看比赛录像,而他像往常一样坐在她的正前方看她,对于他赤裸裸的眼神,她已经习以为常。一局比赛结束她腿也有些酸麻感,便自己用手随意的捏了捏。他惊呼一声站了起来,走过去蹲下就帮她捏腿,嘴上还喋喋不休地说着她是在色诱他,她无语到翻白眼。忽略他的话语,就他捏腿的技术来说确实不错,她起身换个方向坐下把另一条腿也伸他手里。他边帮她捏腿边开始回忆,她戳了戳他的嘴说到:“怎么就没有累的时候呢,不需要休息吗?”他说:“需要。”然后她眼前一暗唇上是温润的触碰,嗯,那就吻吧,总比听他回忆强,她想到。

 

       晚餐

       约好一起晚餐,他提前结束工作避开出行高峰期早早来到约定餐厅等她。他知道她今天要拍新赛季的宣传照可能会结束的很晚便不急着点菜。哪不知她比他预计的来得早的多,听见门响抬头便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高瘦身影闪了进来。她坐定后边开始摘帽子、眼镜和口罩,看她还未来得及卸去的妆容,他打趣到:“我偶像最合适化妆了。”她抬头瞟了一眼后不满的问到:“怎么还没上菜?”他伸手理顺她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说到:“是我的错。”然后手却停在她额头久久不离开。她等了一会后伸手拍掉他的手,他笑着说到:“你能不能不要任何时候都带着你的职业习惯。”她学着他反问到:“你能不能不要任何时候都带着你色魔的属性。”他笑着说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的发际线,绒绒密密的顺在你的额头上让人忍不住想亲。”说完他起身亲了亲她的额头。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深情她有些惊慌失措,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说了句:“什么时候上菜?”

 

青团.任树

猎人与猎物

那年我九岁,我们举家上下突然之间就要抛弃我生活了九年的屋子,搬到一个新的家去。

我并不喜欢,可九岁的我并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新家很大,很大,比我以前的家大的多,多到什么地步呢?我说不出来,只知道非常大,如果硬要说一个词,大概就是寂寞吧。

对,就是这个词,自从搬到新家,父母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整天整天的不在家,总是奔波于工作之间,我呢?就奔波于学习之间,父母希望我全面发展,给我报了各种各样的补习老师来家里给我辅导,我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语数英外物理化历政我全都要学,还有跆拳道,柔道,画画,小提琴。每天都没有休息的时间。

就连照片,都是别人家的,我不知一次想过打破那几张仿佛在嘲笑着我的照片,为什么?现...

那年我九岁,我们举家上下突然之间就要抛弃我生活了九年的屋子,搬到一个新的家去。

我并不喜欢,可九岁的我并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新家很大,很大,比我以前的家大的多,多到什么地步呢?我说不出来,只知道非常大,如果硬要说一个词,大概就是寂寞吧。

对,就是这个词,自从搬到新家,父母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整天整天的不在家,总是奔波于工作之间,我呢?就奔波于学习之间,父母希望我全面发展,给我报了各种各样的补习老师来家里给我辅导,我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语数英外物理化历政我全都要学,还有跆拳道,柔道,画画,小提琴。每天都没有休息的时间。

就连照片,都是别人家的,我不知一次想过打破那几张仿佛在嘲笑着我的照片,为什么?现在这家的主人明明是我父母,缺挂着别人的像。

就连我的房间,都是按照一个男孩子的风格装修的,我不喜欢!很不喜欢!

谁管我喜不喜欢?随意的碰坏一点都要遭受到父母的责骂,但他们又从来不肯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不能碰?

不告诉我,好,我自己查,感谢我的父母,连计算机都要我学,经过我百折不饶的搜索,终于锁定了一个男生。

照片上的男孩现在是个明星,但有一点很奇怪的,父母总是偷偷的给他打钱,买下了这昂贵的房子,不动里面一丝一毫,还给照片里的男孩打钱,捧他,如果不是亲自鉴定告诉我我是亲生的,我都怀疑我是捡来的了。

我到要看看,他究竟哪里好!

我制订了一个计划,我要狩猎!而猎物,自然就是他!

他最近似乎在与我父母沟通,他们在说什么?房子?难不成这房子要给他?不!我不同意!我都住了十三年了,怎么可以说给就给!

我才不是因为喜欢这个房子!

我开始设计偶遇,我和他时不时的碰见一次,他的注意力果然集中到了我身上,想从我这里获得房子!更不可能!毕竟,这几年陪伴我的,也只有这个空落落的房子了。

我发现他在跟踪我,于是我开始每天都下去夜跑,寻找一个最佳地点,neng死他。

最佳地点很快就找到了,那是一条小路,没有监控摄像头,如果杀人抛尸,谁都不知道是我做的。

可正当我打算动手那一天,天上下雨了,他举着伞绅士一般的朝我走来,温润的嗓音缓缓响起,我收起了手中的利器,算了,看在你有伞的份上放过你一马,明天再收你的命。

第二天我依旧往那边跑,可这次他却不在了,我暗自咬了咬牙,算你运气好!

第三天我继续坚持,他依旧不在。

又过了几天,一直没有看到他,算他运气好,哼。

跑这条路已经成了习惯,不经意之下又跑进来了。

突然几个小混混挡在了我的眼前,呵,这几天正郁结着呢,就拿你们练练手。

他突然又出现了。

啧,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可以烦到这种地步,可这被保护的欣喜是什么鬼?

我可能,大概,好像,也许,真的喜欢上他了。

抛开了脑里的杂念,我又装起小白莲。

后来我不断和他接近,他每天都陪我跑步,我也没找到机会动手。

没找到机会?不管了,反正就是没动手。

那种有人陪伴的温暖,很久以前了。

我对父母说我喜欢上了照片上的男孩,他们也没有反对,只是问我什么时候带他回来。

过了几天,他就陪我过来了,我特意把空间留给了他和母亲,他们似乎聊了很多,我已经不在意了。

他邀请我去游乐园,我答应了,我觉得他会在那里表白……吧。

我特意打扮了两个小时,他却丝毫不在意,有点生气。

我左右等他了几个小时,他却丝毫没动静,有点生气。

我带他去摩天轮上,表白圣地,甚至先表明心意,他却什么都不表示,好吧,是我自作动情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这样的话左右说不出口。

他突然吻上来,我仿佛脑袋中炸开烟花,多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世界上最好的,莫过于我喜欢你时你也喜欢我。

我终于捕获你了,我的猎物。


青团.任树

猎人与猎物

        绅士的心久久不能平复,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少女,他是个怀着歹心的猎人,欺骗少女的感情,甚至还找其他人欺负过少女。

        不,这些他以后都不会做了,只求少女能原谅他。

        少女拿着一个蛋糕从厨房出来了,她笑着问:“怎么了?空气这么凝重?今天是我的生日诶,来来来,吃蛋糕。”

        绅士...

        绅士的心久久不能平复,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少女,他是个怀着歹心的猎人,欺骗少女的感情,甚至还找其他人欺负过少女。

        不,这些他以后都不会做了,只求少女能原谅他。

        少女拿着一个蛋糕从厨房出来了,她笑着问:“怎么了?空气这么凝重?今天是我的生日诶,来来来,吃蛋糕。”

        绅士这才知道今天是少女的生日,不,少女前几天也有说过,只是他没有认真去听。

        心中的惭愧越来越重,仿佛要将绅士窒息。

        少女却像没看到绅士的表情,她吹着蜡烛许着愿。

        绅士想问少女许了什么愿,他想帮少女完成,少女只是神秘兮兮的一笑,并没有告诉她。

        不久之后,绅士就走了,他回到自己家中,二十三岁的人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般在网上搜索着表白送给女生什么东西好。

        玫瑰?太俗气;口红?不适合;钻戒?会不会太快了……

        要是,她不接受怎么办?

        不会的,自己这么好看,她会喜欢自己的吧。

        可是真的有人会喜欢一个一直在欺骗自己的人吗?

        绅士内心在做着争斗,他也是第一次向一个女生表白,与演戏不同,这是他的真实情感。

        第二天绅士起得很早,他决定邀请少女去游乐园,少女很高兴的答应了。

        他紧张的在路上先练习了几遍,到了少女面前,却支支吾吾的不敢说。

        紧张的他发挥不出一丝一毫的演技,只能反复告诉自己要平静。

        少女想要做摩天轮,绅士答应了。

        少女在摩天轮上笑着问绅士:“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绅士愣了,他抬起头看着少女。

        少女噗嗤一笑,然后厌厌的说:“我才不要先表白。”

        绅士更加傻愣了,久久没有反应。

        少女似乎很失望,接下来她都没有说什么。

        绅士一下子急了,他吻上少女的唇,软软的,少女没有推开他,两人似乎永远定在了这一刻。

        远处,轻灵的风吹开沉重的日记本,上面只有一张绅士的照片和一排字:你是我的猎物了。


青团.任树

猎人与猎物

         终于,绅士进了他的梦,这里曾经是他的家,他的父母很恩爱,也很爱他,可一场交通事故,毁了这一切。

         与少女无关,是他的舅舅,一个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这样的人,一旦染上毒品与赌博,可真的是“能成大事”啊。

         他的舅舅借用他母亲的钱,高价买通了一个混混,借他生日晚宴的时机,让那个混混开着一辆大货车,撞击了他父母...

         终于,绅士进了他的梦,这里曾经是他的家,他的父母很恩爱,也很爱他,可一场交通事故,毁了这一切。

         与少女无关,是他的舅舅,一个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这样的人,一旦染上毒品与赌博,可真的是“能成大事”啊。

         他的舅舅借用他母亲的钱,高价买通了一个混混,借他生日晚宴的时机,让那个混混开着一辆大货车,撞击了他父母的车。

         他的父母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他,而他,却不幸的活了下来。

         他活下来干嘛?活下来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

         肇事司机自首了,酒驾加上态度良好,只是终生监禁,不久之后,就被他的舅舅拿钱保了,只关三十年。

         作为他唯一的亲人,他的舅舅理所应当的成了他的监护人,他父母留给他的遗产,全都被他的舅舅“代为保管”。

         可公司里的股份很快就被败完了,这个房子也被卖了,他也并没有得到赡养,他的舅舅真是个“精明”的人啊,怕他跑出去,就拿着铁链子拴着他,还让他每天没日没夜的为舅舅一家服务着。

         无时无刻的看着凶手猖狂着,他恨,但他并没有表达出来。

         从表面上来看,他无比感谢他的舅舅扶养他,他也浑然不知谁是真正的凶手。

         熬了七年,他十八岁了,从那个家中走了出来,幸运的,他成了一名演员,不知道是谁在资助他,但他总有感觉,他被捧红了。

         从小到大一直在演戏,对着这行业真的是如火纯青。

         影帝什么的伸手就来,他开始想念他的梦,他想买回他的梦,但这家人并不同意,这家人很有和睦,也很有钱,他们不想离开这个房子。

        既然如此,他就只能从这家小女儿入手了。

        如今又一次走进梦中,仿徨间好像看见了他的父母和幼年的他,坐在餐厅中其乐融融的吃着东西。

        眼前的少女却打破了这个梦,她叫着他的名字让他清醒过来,一切都已经变了,变得不再和原来一样。

        少女充满了青春与活力,招待他,他坐在客厅中,大量着一切,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就连墙上的照片,也依旧是他的全家福。

        少女的母亲坐在了他旁边的一个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茶:“尝尝吧,孩子。”

        他品尝了一点,还是他小时候那个味道,他惊讶的看着夫人。

        “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房子,你父母早知道他们坐在那个位置上,终有一天会撒手人寰,就先给了我们一笔钱,希望我们能在他们离去后买下这栋房子,等你长大。”

         “你父母人真的很好,他们对身边人都很好,我答应了这个要求,如今,是时候把这些都还给你了。”


青团.任树

【原创】猎人与猎物

         少女是猎物,是绅士的猎物。

         两人第一次相遇在一个雨夜,少女有着夜跑的习惯,却没想到又一次运气如此不好,天空中下起倾盆大雨,打湿了少女的衣襟。

         可少女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跑的离家很远了,这条小路又没有什么躲雨的地方。

        ...

         少女是猎物,是绅士的猎物。

         两人第一次相遇在一个雨夜,少女有着夜跑的习惯,却没想到又一次运气如此不好,天空中下起倾盆大雨,打湿了少女的衣襟。

         可少女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跑的离家很远了,这条小路又没有什么躲雨的地方。

         这时候绅士出现了一把纯黑雨伞,一副温柔笑容,配上轻声细语的一句:“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如所有纯真少女一般,这声音瞬间驱逐了她的所有惊慌失措。

         也瞬间驱逐她的所有防备。

         她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

         毫无防备的把绅士带到自己家门口,依依不舍的道别绅士,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家门。

         那是一个豪华的大房子,三层楼的别墅,也是绅士曾经的梦。

         梦中的温馨,久久缠绕着他。

         少女第二天依旧按照那个路线跑步,可这一次,似乎运气不好,她没遇到绅士。

         接连几天的坏运气,并没有磨灭少女的耐心,她依旧按照那个小路跑着。

         阴森小路,终有一天出了事。

         几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挡住了她的路线,他们用有色的眼光盯着她,说她这么晚穿这么少,来这么阴森的路,是不是想勾引男人。

         他们还说,他们要满足她。

         绅士出现了,他冲出来给了那个老大一拳,然后用报警威胁那些社会人。

         社会人低声咒骂两句,转头跑了。

         绅士确定他们跑远了,这才转过头安慰少女:“没事了,你不要害怕了,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往这种阴暗的小路跑了,好吗?”

         一如所有纯真少女,她边抽泣边低声说:“我只是想碰碰运气,我想见你。”

         绅士依旧温暖的笑着:“其实我这几天一直都在陪着你,你别哭了,我以后陪你一起跑步好吗?”

         少女点了点头,答应了。

         两人每天约着晚上八点在一家咖啡店见面,少女会和绅士讲讲今天所遇到的趣事或者和绅士诉诉苦,绅士总会安静的聆听。

         从少女的口中,绅士听出来很多消息,比如她在学校有个特别好的朋友,比如她最近和父母闹得很僵,比如她很喜欢他,想带他回家渐渐她的父母。

         他没有拒绝。


淮諾安

她與他 原創

        我是雙性戀。

       半年前還有一個交往三年的他,現在妻子已經懷孕三個月了。

        跟他的認識非常普通,同公司但不同部門,我是課長而他是職員,只是這樣而已。

        我原本就知道自己的性向,雖然交往過的人大部分都...

 

 

        我是雙性戀。

       半年前還有一個交往三年的他,現在妻子已經懷孕三個月了。

        跟他的認識非常普通,同公司但不同部門,我是課長而他是職員,只是這樣而已。

        我原本就知道自己的性向,雖然交往過的人大部分都是男性,可是我喜歡小孩,所以如果需要安身立命的話,女性還是佔了大部分的優勢。

        我的他是個可以用靦腆來形容的男人。雖然平時也會跟他們人打打鬧鬧,偶爾經過這會順道聊聊天,可是他的笑容總是帶給人安靜的感覺,就算是在一堆人來來去去的辦公室裡也很醒目,我總是能夠瞥見他靦腆的笑容。

        第一次發生關係的原因也是普通到不行。聚會、喝酒、一起回家,接著酒後亂性,接著才確認彼此都是對男性也可以的人,最後在一起。當然是在公司同仁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在一起後第一年,我們合租了一個小套房,,他一手包辦了裝潢的工作,房子的布置很簡單但是很溫馨,很有他的味道。

        我們不會吵架,但也不會有過多的交談,通常只是安靜地待在一起,談論最多的就是公事。雖然我跟他都知道這樣下去一定沒辦法,但沒有人先戳破,彷彿只要保持現狀就好了。

       我跟他在家時通常也不多話,他大多的事情都讓我決定,有時候也會耍一些可愛的小任性,但那畢竟是有時候。有時候他真的乖巧到讓我擔心他是不是太過壓抑了,這樣以後要是分手,他一定也只會靦腆的笑著,然後一個人壓抑著吧。

 

        跟他在一起的第二年,我認識了她,她真的很接近我理想中的女性,溫柔婉約又落落大方,偶爾會撒撒嬌、耍耍賴,大概是所有男性夢寐以求的女性吧。

        認識三個月,我們交往了。

        我沒有特別掩飾,他很快的就知道了她的存在。但他既沒有大吵大鬧也沒有哭,沒有對我的日漸少回家表達不滿,依然靦腆的笑著。他還是會守在窗邊等我,就算我隔了好幾天才回家,但在樓下時只要一抬頭就會看到他笑著對我揮揮手,我也會回給他一個笑,這大概是我最溫柔的時候。

 

        她不知道他的存在,一次朋友久違的聚會中,我把朋友們帶回家,包括她。

        雖然我沒有事先通知就把朋友們帶回家,甚至還包括他早就知道的她,但他依然沒有表示出任何不滿,只是默默的為我們煮飯。朋友還消遣我找到了一個任勞任怨的室友。

        當時他只是默默地笑著坐到一邊。事後我並沒有求他原諒甚麼的,我們之間不需要。

 

        在一起後的第三年,就保持著第二年以後的模式,他還是只會靦腆的笑的。我沒辦法告訴他不要再這樣笑了,但看著看著有時候會有點心痛。

        直到最後我都沒有告訴他,其實他的笑容很可愛。

       

        跟她交往兩年後,我們論及婚嫁。終究男人對我來說還是沒辦法成為能一起走下去的另一半。

        當初跟他在一起時他一開始就說過,如果真的要分手,就要殘忍一點,要不然他一定會放不下。不知道他是一開始就預見了我們會分手,還是對他而言男性之間的愛情永遠無法持久。

        我利用一個調職的機會離開了他,沒有事先告知,連東西都留在他那裡讓他自行處理。因為不同部門,所以消息好像也沒有傳到他那裡,畢竟我們並沒有表現出我們感情好的樣子。

        我沒有想過有沒有可能再見到他,雖然我的確會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但我終究沒有打聽,因為不必要,這時候對他溫柔真的只是種自我滿足。我能做的,只有在離開前確保他接下來的生活能正常,所以我幫他找了個新室友。

        他的新室友是我學弟,小我兩屆。

        新室友的條件:第一,對男人沒興趣,連好奇心都沒有。第二,有能力負擔起一半的房租。最後一點,希望新室友可以讓他坦率的表達出他的情緒。

        當時學弟正好在找住處,學弟的個性認真、薪水也夠高,雖然有時候有些悶而讓人覺得有些難以相處,但我就是直覺認為學弟能讓他不再壓抑。

        學弟之前也看過他,就在我帶她回家的那次聚會裡。學弟對他印象不錯,所以沒甚麼爭議就答應了。當然我沒告訴學弟我跟他的關係,所以我能想像學弟住進去後第一件要面對的事大概就是他空白卻驚訝的表情,接著話不多的學弟會簡短的解釋一翻,然後歎口氣,卻不會有太過多餘的在意,兩人依然能和平相處。這就是我選學弟的原因,學弟總是能巧妙的在讓人難堪與讓人放鬆中保持平衡,雖然這基本上應該要歸功於他怕麻煩的個性。

 

        後來我和他沒有再見面了,只有從共同的朋友那裏間接得知了消息,聽說他和新室友處得不錯,這樣很好。要不是因為這樣,我可能會被所謂的共同朋友送進醫院養傷吧,哈哈。雖然是我自作自受。

 

 

        到現在有時候還是會想起他靦腆的笑,還有每當我回家時他在窗邊跟我揮手的場景。雖然並不後悔我的選擇,但有時候不禁會想到,要是他是女人就好了。

       不過算了,我已經選擇了我的人生,而他也有他的,我們從焦點過候就是平行線了。

 

 

 

       鈴、鈴鈴──

       「喂,是我,我現在要回家了。什麼?想吃雞肉啊?

       好好、我知道了。

       知道,我會小心的。再等我一下喔,掰掰。」

 

 

 

 

 

 

 ------------------------------------------------------------------------

       已經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只是想打個男人跟男人加女人的故事

        應該猜得到電話是誰打的吧?XD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