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她的故事

201浏览    30参与
安颜

红颜之梦(番外三)

                 红颜做过三场梦,刻骨铭心。


        第一场梦:


        小红颜想习武,可父亲不许,当天,她做了场梦。

        梦中的她...

                 红颜做过三场梦,刻骨铭心。


        第一场梦:


        小红颜想习武,可父亲不许,当天,她做了场梦。

        梦中的她,红衣黑发,手中拿着把刀,身旁是看不清面貌的人。

        梦醒,她又闹着习武,父亲仍是不许,她不开心地闹腾兄长去了。

        对此,兄长无奈地笑了笑。


        第二场梦:


        死里逃生的小红颜老是做恶梦。

        梦中,她与家人平淡的生活被一群拿剑人破坏。

        每当那群人举染血的剑向她走来时……

        她一睁眼,眼前是父母与兄长,正当她想哭诉恶梦——眼前人胸口渗出血,一把把利剑穿胸而过……

        她猛地醒来,低声哭泣。

        梦中梦,亦真亦假。

        那时起,她再未熟睡,只是浅眠。

 

       第三场梦:


       红颜在死前做了个梦。

       梦中的她,四五六岁,正是一切未发生之时。

       兄长被父亲看着练武,母亲正在一旁微笑看着。

       按以往而言,她应该扑上去,并缠着要习 武。

       可她终不是四五六岁的她了。她很清楚——这是场梦。

       可她并不想醒,反正她快死了,临走前,做个美梦不好吗?何必真的醒来?

        她看着父母、兄长的笑容。


        想起他临死前的笑容——他死前梦见了什么?算了,他是不可能回答的。

     

        她听到兄长喊她,她撤娇似地回应了,并扑进他怀里,似乎一切未变。

        她听到敲门声,望向门外。

        门外,一个小女孩探头望来,男神医在她身后。

        小女孩与她相视一笑。


        梦中花树,常开常绿;从未枯败,从未改变。

糖糖哟

她的故事

原创的故事,有点狗血?大概是的。

【她的故事】K歌之王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她是从农村来的,成都这个大城市……于她而言很……神奇。

她怀孕五个月左右来到成都,肚子里的是个女孩子,虽然医生没说,但她的预感却很强烈。她已经三十三了,真正的高龄产妇,在十一年前她生下了一个女儿,她本以为她这一生只会有一个孩子了,然而人过三十又意外有了这个宝贝。这是她没预料到的,也是那个男人没预料到的。估计那个男人也未曾想到近五十岁的他会迎来人生中的第六个孩子。

在成都一边工作一边待产,陪伴她的是她的母亲和那个男人的前妻生的小儿子。虽然是小儿子,但也有二十四五岁了。

生孩子的时候,她羊水早已破了,自己还没...

原创的故事,有点狗血?大概是的。

【她的故事】K歌之王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她是从农村来的,成都这个大城市……于她而言很……神奇。

她怀孕五个月左右来到成都,肚子里的是个女孩子,虽然医生没说,但她的预感却很强烈。她已经三十三了,真正的高龄产妇,在十一年前她生下了一个女儿,她本以为她这一生只会有一个孩子了,然而人过三十又意外有了这个宝贝。这是她没预料到的,也是那个男人没预料到的。估计那个男人也未曾想到近五十岁的他会迎来人生中的第六个孩子。

在成都一边工作一边待产,陪伴她的是她的母亲和那个男人的前妻生的小儿子。虽然是小儿子,但也有二十四五岁了。

生孩子的时候,她羊水早已破了,自己还没发现,待到她发现时情况已十分危急。那个小儿子平时虽然不太靠谱,但这时他行动迅速。又是一刀过后,母女平安。

小女儿生下来就不太健康,她和她的母亲连带着小儿子都是小心翼翼的。小女儿终于是长大了些可以不用母亲时时刻刻的陪伴了,她继续在这个大城市工作。

当然,这个时候她是郁闷的啊,生孩子那么危险的时候那个男人不在,生了孩子那个男人也从未来看过她们。呵呵,这真的是个意外啊。

她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宣泄自己情绪的方法——在KTV里唱歌,也不喝酒,就在大厅里唱歌,唱得好了,唱得累了……

后来她从成都回到老家,那个贫困的小县城,也没有丢掉她爱去KTV的习惯,她成了朋友圈里著名的麦霸,她唱得歌都是些荡气回肠的歌。她很多时候都收起了作为一个女人的柔软怯懦。她很坚强,从来都是,我很敬佩她。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安颜

他的故事/其五/前缘

                为什么他的家族要灭了红颜的家族?

        起因是一场爱情悲剧。

        那是几百年。

        那时两族关系不好,但也未到有你没我的地步。

    ...

                为什么他的家族要灭了红颜的家族?

        起因是一场爱情悲剧。

        那是几百年。

        那时两族关系不好,但也未到有你没我的地步。

        红颜一族的少女与那一族的少年相爱了。

        但是她与他没在一起。

        少女没有兄弟,少女的父亲并不想把家主给他兄弟,硬生生让少女当了家主。

        少女也争气,优秀得让族人长叹:“为何为女?”

      

        少年也是家主。

        

        少女不能嫁,他也不能“嫁”。

        他们理智的分开了。

        他定了婚,但却消失了。她也消失了。

        当两族人找到时,是两具尸体!

        问题是:她的刀刺进他的心,他的剑刺进她的心。两人脸上皆是惊异。

       两人很理智,他们都重视家族。

       但他们无法忍受对方娶妻生子。

       两人约了时间。

       他们很相似。也许,她在谋杀他的同时,他也在谋杀她。

        两族人均认为是对方害死族长!

        矛盾越来越深。

        经数百年时间,演变为世仇。


                     为什么红颜不准习武?

        在那件爱情悲剧之后又经历了不少事,他们发现家族中女性患有癔症。他们不知原因,但发现患病皆是女性,便严禁族中女习武!

        当她们敢想!敢做!有能力做!那会是个灾难!

        没人想再经历次炸族地。

        红颜闹得比任何一代都大,时间长,范围广。

        
        也许,在未来,有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在江湖掀起惊涛骇浪,有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旁为其收拾烂摊子。

安颜

他的故事/牵连最深的局外人/其四

       他是个普通人。

       也是个局外人。

       他不关心天下大事。

       平凡人只看眼前。

       听说,隔壁对门的大家族被灭了!

       听说,全死了。

   ...

       他是个普通人。

       也是个局外人。

       他不关心天下大事。

       平凡人只看眼前。

       听说,隔壁对门的大家族被灭了!

       听说,全死了。

       但,他亲眼看到几天后的夜晚——一个小孩子跑出来了!

       他什么也没说,默默帮她掩盖好痕迹。

       他记得她,那大家族,是当地的好人啊!

       他救不了他们,但,为一个小女孩掩去逃跑的痕迹。他能做到。

       十几年后,一个少女回来了,身旁陪着个少年。

       那少年怎么那么眼熟呢?

       他想了想,又看了看。

     

       怎么神似十几年前灭了那大家族的神秘人?

       他怎认出的?直觉!

       希望他认错了,那少女明显是当年的小女孩。那胎记——显眼。

      

       那少女似乎爱上少年。万一他没想错——造孽了!

     

      他左思右想,正想告诉少女,却找不到人了!

      一问镇囗守门人——完了!那两人在前天离开了!

      迟了!

      不久,他忘了这事。

      事不关己,谁会记一辈子呢?

   

      在不久后传来有少年杀了那个人的消息后。

      他半点不在意,

      他怎么也不会联想到那少女与少年。也根本不会发现那少年是那"少年"

      江湖离他们这类人太遥远了。

     

    

      又过了多年,他孙子都长大了。

      那个人的计划成功了!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计划。谁执行的?他不知道,

     他告诫孙女——别学她!

     嫁给杀兄仇人!不怕她兄长气得话过来吗?

     他告诫孙子——别学他!

     舍身杀友为苍生!不求流芳百世,但求留条命。

     有人流芳百世,

     有人遗臭万年,

     很多人向往伟大。

     但更多人归于平凡。

    他沉沉睡去,再未醒来。

    他永远不知道他的儿子是组织的一员。

    也永远不知道他的孙子差点成为重要棋子——执行者。

    更永远不知道他当年的一念间,会引起这么多事。

    无知者,真是幸福。

安颜

他的故事(其三)阴差阳错的误会

        他还年轻,正值少年。离死亡还很遥远。
        正是人生中最冲功且易怒的年纪。
        他有五个兄长,还有数十个表兄妹。
        他年纪最小,才十七。

        他小时候不懂,为什么父亲与叔叔们姓氏不同?
 ...

        他还年轻,正值少年。离死亡还很遥远。
        正是人生中最冲功且易怒的年纪。
        他有五个兄长,还有数十个表兄妹。
        他年纪最小,才十七。

        他小时候不懂,为什么父亲与叔叔们姓氏不同?
        他问,
        祖父说,随祖母姓。
        长大后。
        好吧。其实,也就十二三岁。
        他才了解,
        他祖父是个大英雄,他舅爷是个大恶人。

       
        他可不信,头发斑白的老祖父是位英雄。
        他从未见祖父练剑。
        但他很乐意听祖父讲故事。
        他好奇祖父囗中的“知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追问,祖父不言。
        问叔伯,他们不知。
       
        他不甘心,但也没再问下去。
        改追问祖父口中“少年的红颜”了。
        祖父叹了口气,思索了好久。
        正当他认为祖父睡了。
        刚踏出院门,院内传来祖父的声音。

        祖父说,她是个美丽、坚强、温柔大方的女子。
        他不解,父亲也是这么夸母亲的,可母亲并不像祖父所说的“少年的红颜”那样。
       
        他听着祖父的故事长大,
        祖父浑浊的眼睛里,似乎藏了什么。
        他不懂。
        但是,每当那时,暮气沉沉的祖父身上好像爆发出生机。
    
        有一天,祖父看向他,喊出了一个名字,不是他的名字。
        他想问,可祖父开始谈起了祖母。
        他马上忘了这回事,连那个名字也忘了。
        祖母是个江湖女子,又不算是个江湖女子。
        因为祖母不会武功。
        他问,为什么?
        祖父说,因为祖母有护着她的兄长,也就是他的舅爷。
        祖父囗中的祖母很聪明,像把他们兄弟耍得团团转的表妹。又像大智若愚的小姑。
        他听着,觉得不对劲,这不是故事中“少年的红颜”吗?
        那天,他什么也没问。
        慢慢地,他知道,故事并不是个故事。
      
        祖父也像忘了他似地,讲完祖母,又讲起了他的舅爷。
        对于这位英年早逝的大伯。
        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
        谁都不喜欢自己成了他人的替代品。
    
        祖父老是说,他与他的舅爷很像。
        但祖父也常言,他与祖母也很像。

        祖父、叔叔、甚至父亲都在透过他看向谁。
        祖父是悲伤和怀念与悔恨。
        而叔、父是纯粹的怀念。
      
        他明知,也无奈。
     
        他觉得,他像舅爷,不如舅爷像他。
       
        那年,他十五。
        他与父亲发生了极大的争吵。
        祖父在一旁看着,似乎在笑,无喜也无悲。
        他头一次觉得,这个家陌生得让他害怕。
       
        明明是六月的艳阳,
        他却觉得冷,冷得刺骨。
    
        他甩下“永不回夹”的气话。
        离开时,走得很慢。
        他听到父亲叫他不要回来的怒吼,还有蝉鸣。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声音了。

        他有些心寒。
        母亲没来劝他。
        兄长没有拦他。
        祖父没有护他。
        在那刻,他真的不想回去了。
        于是,他快步离开!头也不回。
      (这个误会,至死也没解开。)
      
        十五岁的他,在江湖中过得不好。几次险些丢掉了性命。
        但他未生起回去的念头。
        那几次险些丢掉性命。
        险些,是因为一位老妇人救他。

        那老妇人真的很老了。
        但他觉得她很漂亮,那气质——淡然、优雅、神秘。
       他也仔细地看着她一会儿,断定她年轻时是个美人。
       如果她是个十五少女,说不定他就爱上了,闹出个“美人救英雄,英雄以身相许”的闹剧。

       他觉得她很眼熟。
       他想起祖父的描述与画卷。
       他想,若是祖母还活着,想必就是这样吧。
   
       他问她,为什么救他?
       他以为她会像话本中的英雄一样,来句“救人勿需理由。”
       她却笑了笑,说:“你像我兄长,又像我小孙儿。”
       他说:“您和我祖母很像。”
       她又笑了笑,他不懂这是为什么?

       她说:“真像。”
       他早听贯祖父、叔伯、父亲的言论,并没有问像谁,仅回了句——“我像我自己。”
       那刻,她目光复杂,但还是笑了。
       她说:“我兄长与小孙儿都说过这话。”
       他想,真是巧了!
       她说完,又笑了,在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个风华正盛的少女。

       她离开了,
       他有预感,他不会再见到她了——这位很像他祖母的老妇人。

       他发现个组织,并艰难地接手了。
       他要做什么?他想了几天,最后——
       他想起当初那个念头——他像舅爷,不如舅爷像他。
       舅爷的理想,他知道,也理解。
       舅爷失败了。
       他成功了,不就是舅爷像他了?
   
       他并不觉得舅爷是恶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舅爷被称为“大恶人”。
       不过,没关系,等他成功了,他就是英雄。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
     
       他与他舅爷不同,他舅爷有一个“英雄”的友人来阻止,这个友人就是他的祖父。
       但他没有,
       他想起祖父说过一句话:“别像我一样。”
       祖父的眼中,满是悲哀。
       祖父,我可没像你一样——他想。
  
       他成功了!轻而易举。
       他有一瞬的迷茫。
       在那一刻地震惊过后。
       他觉得空虚,好像失去人生的意义。
      
       他解散了组织,回到了家。
       看着父母惊讶,却不意外的表情。他久违地笑了。
      反正,他没暴露出身份。
      没人知道他是“他”。
   
      他得知祖父死去一年,叹了口气,哭了。
      人死如灯灭。
    
      他去了祖父的房间,
      打开了祖父视若珍宝的箱子。
      他很好奇,里面装了什么?
  
      一把生锈的剑,黑红的血迹十分显眼。
      两张画卷——“祖母与祖父”与“祖父与舅爷”。
 
     诈一看,还真像他与祖父的画卷呢。
   
     奇怪,为什么没有舅爷与祖母的画卷呢?
     他想,他好像找到了人生的新意义了。

安颜

她的故事/其二)《友人(友情)=丈夫(爱情)=仇人(仇恨)》

        她在想什么?

        在一切完成后。

        她也年过古稀,但目光锐利、明亮——仿佛能划破时光、回到久远的过去。

        她生于一个小家族。有严厉的父母、温柔的兄长。

       她是幼女,也是唯一的女儿。最为...

        她在想什么?

        在一切完成后。

        她也年过古稀,但目光锐利、明亮——仿佛能划破时光、回到久远的过去。

        她生于一个小家族。有严厉的父母、温柔的兄长。

       她是幼女,也是唯一的女儿。最为受宠。想要什么,父母就给什么。

       除了——父亲不许她习武。

       她想学。但也无可奈何。

       最后,她学了武。

       但是,她宁愿她没有机会学武!

       那是一场人祸。

       父母、兄长死在冰冷的剑锋上!

       那滴血的剑,在她数十年的恶梦中——无数次出现。

       她年仅六岁。

       她把尸体拖进密室。妄想他们还活着。

       但终究是妄想。

       她不愿!

       她逃离了那。独自一人。

       孤女是很难在那个时代存活的。

       所以——她扮作了“他”。

       她的兄长。

       她扮得很像——宛若兄长复生。

       无人认出。

       就这样,她以“他”的身份入学、练武。

       有时——她看着自己。

       竟觉得——当初活下的不是她,而是兄长。

       可是,那怕再像,也不是兄长。

       兄长死了。

       每当想起时。

       她无比怨恨那群执剑者。

       可又能怎样!她不知谁是仇人,也不知如何寻找。

       那年,她十二岁,走入了江湖。

       从此——多了个江湖少侠。

       从此——少了个文弱少女。

    

       那天,她遇上了他——她的友人。

       那番宣言,让她注意了他。

       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她与他,相见恨晚!

    

       过了几年。

       他打趣她:“你若为女,我必娶之。”

      她笑了,说:“你会后侮的。”

       知己可不等同妻子。

       她爱他,所以,不希望他受伤。

       她与他,是有可能的吧?

    

       过了几天。

       她穿上多年未穿过的衣裙。

       以“其妹”的身份去见他。

       他对待她——像一个易碎品、代替品、附属品。

       她一点也不开心。

       心中爱情的花未开——就已谢了。

      

       她回到故乡。

       离时孤身一人。

       回时友人相伴。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她决定了——要复仇!也要公正!!!

       所以,她一无反顾地走上了“把激烈思想转化为偏激行动”的道路(并践行一生)。

       她还太年轻。

       为什么她没发觉友人强装镇定与赞同之下的震惊与不解!

        两年设局,她接受失败。

        但她不接受背叛!

     

        好狠的心!背后一剑穿胸!

        她该庆幸,她心脏在右胸吗?!

        好疼!

        那滴血的剑与恶梦中重合!!!

       

        她可以做回自己了,但也永远做不回自己了。

        面具戴久了。

        脸上的摘下了。

        心上的,却摘不下。

        没人会怨恨一个“弱女子”,但会迁怒!

        她打算出家。

        并不是为了逃避,

        而是想诈死!

        没人会怀疑死人。

        她有一辈子时间去完善、实施计划。

        这回,她没有同谋。

      

        没成想,他来了。

        她能掩藏对他的爱,也能掩藏对他的恨。

        爱与恨之间,隔了一把带血的剑。

        他要干什么?

        他要护着她!

        可笑!用杀死“他”的名声,来保护她?

      

         她想起了当年戏言。

         一声冷笑

        她披着血红的嫁衣。

        嫁给了他。

        这会是个悲剧。她亲手制造的悲剧。

      

        她缓慢而又小心地选择棋子。

        一点一点地暗布出一张网。

        不着痕迹地告诉孩子们江湖趣事。

        可惜,她的孩子一点都不适合。

        不过,看着他对叛逆儿子离家出走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气急败坏地,真让她赏心悦目呢。

        大骗子!没想到,热血竟因时间而衰退。

        他放弃了他的理想,也再未拿起剑。

        她什么也没说。

        实乃性情中人?依她看,恐怕是怕了吧。

        怕拿起剑,就会看到“他”怨恨的目光。

        她讽刺地笑了笑,无人看见。

   

         她记得,那是二十五年后的一天。

         她四十岁。

         他问她,恨他吗?

         当然恨呀!为什么她没在一开始认出他是害她家破人亡的仇人之子。

     

         若认出,她早一刀砍了他!!!

         多少次,她在荼里下毒。

         多少次,因各种意外,荼都撒了。

         这算什么?好人有好报?

         她无奈,只好放弃。从此,专心于计划。

         她只能说,有过。

         她的友人、丈夫、仇人,喜欢多想。

        

         她让众人以为她得了不治之症。神医在帮她。

         她疯疯癫癫地闹腾,像十五岁前。

         她心情不错。

         正因如此,她行动似乎格外出格。

         她做了什么?她固执地让最像她的小儿子改随母姓。

         很像呢,像她兄长。

         他答应了。

         假死前一刻,她说:“你会后悔的。”

     

         她隐于人后。

         不过,她倒时常看看随她姓的孩子。

         有时,她会看到对着孩子怀念“知己”的他。

   

          她准备好了一切,但就缺个执行者。

          她老了,她的小儿子已有孩子了。

          她也早满头白发、满脸皱纹。

          可她笑起来,仍是风华绝代。

 

         英雄归于沉寂,美人芳华不再。

         这又算什么呢?

         她仍是美人,可他却不是英雄了。

  

         她找了很久,终于找到—— 她十五岁的小孙子。

         不知为何。

         她不仅在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还有永远停留在八岁的兄长的影子。

         她决定了,就他了!

       

        虽然她时日无多,但还是等她的友人、丈夫、仇人先离世。

        她等得起!

        毕竟,虽然他老得提不起剑,也不会再提剑。

        但眼力还是有的。

        再因他失败,她可没时间再设计了。

      

        她知道,他会去墓地找“知己之墓”谈人生。

        所以,她就在那等他。

      

        对他说:“‘你若为女,我必娶之。’没想道还成真了。”

        又说:“你会后悔的。”声音温润如玉。

        或许他知道真相,又不愿相信。

        年过古稀的他,就那么挣扎地倒下。

        在昏迷中带笑离开人世。

        那笑——亦如年少时,他对世人宣告理想时的神采飞扬。

        她目光复杂。这死去老人是谁?

        她的友人、丈夫、仇人。

        她笑了,笑他、也笑己,不愿让他做个糊涂鬼。

       

        看来,她还爱他,只不过,恨比爱深,也比爱多。

         她说:“你会后悔的,但我不会!”

         “  你后悔了吗?”她想问他,但他不会回答她。

        她走了,和她来时一样,无声无息。

        

         她不着痕迹地让小孙子接受她的理想,也让他无意发现,并接手“前人”的组织。还给他一条后路——如果成功完成计划。

      

          不久,计划完成了。
          从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开始,终于完成了。
    
          她回到家乡。
   
          她生于此,也要死于此。
          叶落归根。

      

安颜

他的故事(知己(友情)=红颜(爱情)=仇人(怨恨))其一

         他已儿孙满堂。

         他已年过古稀。

         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他在想什么?

         他想起了曾经——遥远的曾经。...

         他已儿孙满堂。

         他已年过古稀。

         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他在想什么?

         他想起了曾经——遥远的曾经。

         他也曾是个执剑走天下的江湖少侠。

        十五六岁,意气风发,血气方刚。就像他今年离家出走的小孙子一样。

       冲动,叛逆,看人与事,非分个对错。

       可世上那有绝对的好与坏?

       他活到现在,是个奇迹。

       比他强的,坟头树都不知几丈高。

       比他弱的,早在数十年前死去。

       熬死上一辈人正常,但是,他熬死了同辈。

       他目睹一个时代的崛起与衰落。

       仿佛,就在昨天。

       仿佛,就在昨天。他目送小孙子离家出走,没说什么,与他相反的是他的儿子爆跳如雷的样子。

       仿佛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

        父亲希望儿子子承父业。

        而儿子却向往江湖少侠的生活,甩下“永远不回”的气话离开。

        气得一旁的父亲也甩下“永远别回”的气话。

       而祖父却目带怀念地看着小孙子离家。

       过去,他是“儿子”。后来,他成了“父亲”。最后,他变成“祖父”。

       现在,他的儿子成了“父亲”。未来,他的儿子会成为“祖父”。

       他果然老了。

        他的小孙子或许会和他一样——有个少年知己,可能还有几个红颜。闹上出“英雄,知己与美人”的闹剧。成功解决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扬名江湖。

      但最好别像他——知己反目,手刃知己,为护红颜而娶红颜。离开江湖,回到“永远不回”的家,子承父业。

      他这样想着。

      联想到当初,笑了,正想与红颜倾诉。

       猛然想起——红颜已成枯骨,早深埋于黄土。

        他笑了。不过,并不是欣喜。

        想起知己,想起时间永远停留在十八岁的知己。他不禁感叹,小孙子和知己很像。当然,也很像红颜。

         红颜——知己之妹。

         他想过很多次,若是没去那里,知己是不是不会变成那样。

        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是真的。

        他与知己都追求绝对的公平,公正。

        知己疯了!他听着知己的计划与理由后想。

        他可以用——“是这个时代逼疯了知己”来为知己开脱。

        却不能用——“是这个世界杀了知己”来为自己开脱。

        那怕无数人为他赞美。

        那怕无数人为他开脱。

        都无法掩盖他杀死了知己,利用知己的信任。

        他再也没碰过剑了,满腔热血似乎也随着知己死去了。就此,退出江湖。

        他的红颜,连哭都不能为兄长哭一声。世人迁怒于她,仿佛,在知己死去的那一瞬——成长了。

        他宁愿她永远是个孩子。

        十五岁的她,拥有了六十岁的智慧。成熟地,让他心疼。

         她要去做尼姑!她才十五!正值芳龄!

         他要护住她,也要给知己一个坟。用杀死知己的名声。

         世人说——他乃性情中人。

         他娶了她。

         二十五年后,他走出了阴影。              

         有天,他问她,恨他吗?

         她说,有过。

         你还恨我吗?他没问出囗。

         他怕得到答案。

         她已四十了。虽早已有皱纹,但,风华不减当年。

         她越活越回去了,仿佛回到十五岁前。

         她闹着要最像她——也最像她兄长——的小儿子改随母姓。

         他知道——她命不久矣。

         因心中的愧,他同意。

         她没多久就死去了。

         临终前,她笑了,他在她的笑容中,看到了知己的影子。

         她说:“你会后悔的。”

         那一刻,他觉得——她是知己。

          又许多年过去了。连最小的三儿子都有了儿子。

         儿孙满堂啊。

         小孙子和知己几乎一样。

         所以,他最宠小孙子。

         好像那样,就可以得到死去知己的原谅。

         他时常对小孙子讲故事。讲他与他与她的故事。

         他快死了。他知道。

         没有谁能永生。

         他独自前往祖坟,想与知己与红颜谈心。

         他见到红颜了,他以为自己将死,出现错觉了。但是,那不是。

        那是个老妇人,但他乃从眉眼中看出红颜当年美若天仙的痕迹。

        她笑着说:“‘你若为女,我必娶之。’没想到成真了。”声音如当初一般。

        他疑惑,他记得,他曾对知己说过这句戏言。他记错了吗?

         她冷着脸说:“你会后悔的。但我不会”声音却温润如玉。知己的声音!出自她囗中一点也不违合!

        他暂且忘了红颜早已死去的事实。

        因为,他想起来了——他当初对知己说了那句戏言后,知己笑着说了句——“你会后悔的。”

         那三幕轮番出现他眼前。

         一幕——知己笑着说了句——“你会后悔的。”

         二幕——临终前,红颜笑颜如花地说:“你会后悔的。”

         三幕——红颜冷着脸,用知己的声音说:“你会后悔的。但我不会。”

          他呼吸困难地倒下。

          在死前,他想起来了——知己和红颜从未同时出现过!!!

————————————————————————————————————————

             

            (会有其二——关干红颜视角《她的故事》

                会有其三——“小孙子”视角《他的故事》)

         《预告一:她好恨!恨他往她左胸刺了一剑!恨她没发现他强装镇定下的冷漠!幸好!她心脏在右胸!

              预告二:她看着他,这是她的知己、丈夫、仇人。目光复杂。

            

              预告三:他与父亲发生了场大争吵。他据理力争。父亲气急败坏。他发现——祖父在一旁冷眼相看。似乎还带着微笑。

       明明六月艳阳,他却寒冷刺骨。》

影猎人
《她的故事》「2018&mid...

《她的故事》「2018·vol.390」

又一部反映“慰安妇”争取公道、权益的电影。相对于之前的几部作品,这部电影的重点放在表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社会中受害人奶奶们受到的歧视和在日庭审上。可能是近几年同题材作品渐多,有了比较才能见高低,本片显得发力过大,许多桥段和对白显得太刻意,有些失去了原本的质朴感和客观性。个人不太喜欢本片。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她的故事》「2018·vol.390」

又一部反映“慰安妇”争取公道、权益的电影。相对于之前的几部作品,这部电影的重点放在表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社会中受害人奶奶们受到的歧视和在日庭审上。可能是近几年同题材作品渐多,有了比较才能见高低,本片显得发力过大,许多桥段和对白显得太刻意,有些失去了原本的质朴感和客观性。个人不太喜欢本片。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一句话影评
《她的故事》以后可能不会再看这...

《她的故事》
以后可能不会再看这种题材了
但依旧推荐观看 慰安妇题材电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为了提醒人们绝不能忘记历史

《她的故事》
以后可能不会再看这种题材了
但依旧推荐观看 慰安妇题材电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为了提醒人们绝不能忘记历史

六月

近来

心情起伏

如同波涛

连绵不断

无意之举

伤人至深

久后反思

往往懊悔

无奈可惜

始终未得

解决之道

但愿此后

有所改善

近来

心情起伏

如同波涛

连绵不断

无意之举

伤人至深

久后反思

往往懊悔

无奈可惜

始终未得

解决之道

但愿此后

有所改善

六月
她从小就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虽...

她从小就认为
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表示
嘴上也总念叨着自己很平凡
实际上心里一点也不这样想

好比
随便拿几个衣架
正好是衣服数量
她就在心中默默想
自己真是厉害
随便拿都是准的

又好比
因为近视而模糊了事物轮廓
由此总是把
两件毫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你看那个脚印是不是
像披着风衣的男人”

再比
她一直喜欢画画
却又不下功夫去学
但往往上课时的随笔勾勒
又能把人的神给抓住
每每听到旁人夸赞
她就想
我可能真的是独一无二的人了吧
就是和普通人一点也不一样
各种沾沾自喜充溢着心头

可是
时光老了
她长大了
小时候的想法
也渐渐淡忘了
她渐渐活成了自己当初口中的
那些普通的平凡人
那些山高水长的小九九
也被埋在了岁月深处

可是
她是真...

她从小就认为
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表示
嘴上也总念叨着自己很平凡
实际上心里一点也不这样想

好比
随便拿几个衣架
正好是衣服数量
她就在心中默默想
自己真是厉害
随便拿都是准的

又好比
因为近视而模糊了事物轮廓
由此总是把
两件毫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你看那个脚印是不是
像披着风衣的男人”

再比
她一直喜欢画画
却又不下功夫去学
但往往上课时的随笔勾勒
又能把人的神给抓住
每每听到旁人夸赞
她就想
我可能真的是独一无二的人了吧
就是和普通人一点也不一样
各种沾沾自喜充溢着心头

可是
时光老了
她长大了
小时候的想法
也渐渐淡忘了
她渐渐活成了自己当初口中的
那些普通的平凡人
那些山高水长的小九九
也被埋在了岁月深处

可是
她是真懒
最多只是想想
从来不付出行动

.

六月

3

她最近好像越来越心静如水了,换个更直白的词,大概是冷漠。室友之间的娱乐,她一点也不想参与。每到晚上,她总会早早地上床,拉紧床帘,任她们在地面嬉笑吵闹,大声呼叫,她床帘的角也没有一丝抖动。她渐渐觉得乏了,所谓的人际交往,一条条线把她束缚其中,无法自拔。哎,她现在太累了。即使是音乐也无法把她从太过吵闹的世界里解救出来。

她最近好像越来越心静如水了,换个更直白的词,大概是冷漠。室友之间的娱乐,她一点也不想参与。每到晚上,她总会早早地上床,拉紧床帘,任她们在地面嬉笑吵闹,大声呼叫,她床帘的角也没有一丝抖动。她渐渐觉得乏了,所谓的人际交往,一条条线把她束缚其中,无法自拔。哎,她现在太累了。即使是音乐也无法把她从太过吵闹的世界里解救出来。

我的 世界尽头

《她的故事》


电脑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一认识让她感到十分舒适。

十点三十七分,我们不愿透露姓名的女主人公回到宿舍,和她刚装下鸡排和奶茶的胃一起。摸着肚子,她觉得自己很有进步,这两周看了不少书,并以平均两天一次的频率与不同的人分享故事,并且没有因此而疲倦到抑郁的地步(她强调了这点),唯一让她不开心的,是与她一同进步的腰部脂肪厚度,她曾以为不管事情再怎么糟糕,她都有"不管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天赋——不会被人剥夺,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的能力。然而与日俱增的腰围终于让她意识到,天赋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开始每晚睡觉前做一套卷腹动作,今天是她放弃的第二天。就是这样,当事情没有严重到一定程度...


电脑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一认识让她感到十分舒适。

十点三十七分,我们不愿透露姓名的女主人公回到宿舍,和她刚装下鸡排和奶茶的胃一起。摸着肚子,她觉得自己很有进步,这两周看了不少书,并以平均两天一次的频率与不同的人分享故事,并且没有因此而疲倦到抑郁的地步(她强调了这点),唯一让她不开心的,是与她一同进步的腰部脂肪厚度,她曾以为不管事情再怎么糟糕,她都有"不管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天赋——不会被人剥夺,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的能力。然而与日俱增的腰围终于让她意识到,天赋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开始每晚睡觉前做一套卷腹动作,今天是她放弃的第二天。就是这样,当事情没有严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总有办法让自己享受当下。我觉得她的人生至今为止都没翻车的原因,是因为她有个每次乘火车都要提前一小时进入候车室的父亲,她没有直接反对这个推断,因为关于这位父亲,她一直闭口不谈——虽然她也是个会把父母照片放在宿舍里普通小孩。 2017/12/02

今天P7发了吗
2017.7.13Penny...

2017.7.13
Penny 的梦
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梦到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奶奶家弄堂里跑 (就是那种上海浦东以前很老式的房子 做饭都是烧火灶台的 门口还有一口井那种)跑进屋子里 看见我妈坐在桌子旁边 桌子上放了个单反相机 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陌生男人 我爸这时候也进来了 我开口问怎么了 那个男的(一脸傲慢)说“给你们时间 6月28(还是8月26忘记了)之前一定要搬离这边 房子要拆了 我过来拍拍照片 到时候印出来统一发给你们” 还说什么看政府对你们多好啊balabala 具体忘记了 反正就是一脸傲慢说要拆迁房
然后拿了合同出来 我就开始急了 本来也不想拆 看他那个样子更不爽 就对他喊 谁稀罕那些破钱...

2017.7.13
Penny 的梦
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梦到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奶奶家弄堂里跑 (就是那种上海浦东以前很老式的房子 做饭都是烧火灶台的 门口还有一口井那种)跑进屋子里 看见我妈坐在桌子旁边 桌子上放了个单反相机 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陌生男人 我爸这时候也进来了 我开口问怎么了 那个男的(一脸傲慢)说“给你们时间 6月28(还是8月26忘记了)之前一定要搬离这边 房子要拆了 我过来拍拍照片 到时候印出来统一发给你们” 还说什么看政府对你们多好啊balabala 具体忘记了 反正就是一脸傲慢说要拆迁房
然后拿了合同出来 我就开始急了 本来也不想拆 看他那个样子更不爽 就对他喊 谁稀罕那些破钱了 我们要的是房子原本的样子 它陪了我爸从小长大这么久 还有我…… 话还没说完 看到那个男的有点愣 他可能以为每个人听到拆迁房都会开心吧… 这时候一转头 看到我爸正要签字 我气的一把抢过笔就往地上摔 然后开始哭 哭了好久终于醒了
醒了之后回忆起刚刚的梦 还迷迷糊糊的没清醒 想起现实中房子真的已经拆了 就真的开始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反正枕头湿了 头疼眼睛肿
关键是 这梦点醒了我 为什么不在拆之前多留留照片记录它以前的样子😞😞😞还不如梦里有照片呢

还有 为什么有些人见钱就开心 那可是他们生活的小半辈子的老宅啊[微笑]比如说梦中的我爸[微笑][微笑][微笑]

今天P7发了吗
时间 2015.5.15人物...

时间 2015.5.15
人物 我 huangxiaosang
背景 民办新竹园14岁生日
地点 崇明西溪湿地
天气 大雨

路上 我和hxs同坐
下车以后 下雨 伞多 人多 就和jl和gjs走散了
只有我和hxs

路上下着大雨
我们在旁边都是芦苇的木头平台上走着
我们鞋子都湿了
走着走着 我们发现一个问题
我们好像 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别人了
前后左右200m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们开始害怕了 就决定往回走

往回走就碰到了几个别班女生 好像是龙居的
她们停在一个像平台一样的地方说:这好像是个死胡同
我问hxs:我们刚刚不是从这里过来的吗
hxs:是的呀
我:那为什么不通呢
我好奇的走过去 看了一下
似乎都被扶手封住了
我:完了完了...

时间 2015.5.15
人物 我 huangxiaosang
背景 民办新竹园14岁生日
地点 崇明西溪湿地
天气 大雨

路上 我和hxs同坐
下车以后 下雨 伞多 人多 就和jl和gjs走散了
只有我和hxs

路上下着大雨
我们在旁边都是芦苇的木头平台上走着
我们鞋子都湿了
走着走着 我们发现一个问题
我们好像 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别人了
前后左右200m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们开始害怕了 就决定往回走

往回走就碰到了几个别班女生 好像是龙居的
她们停在一个像平台一样的地方说:这好像是个死胡同
我问hxs:我们刚刚不是从这里过来的吗
hxs:是的呀
我:那为什么不通呢
我好奇的走过去 看了一下
似乎都被扶手封住了
我:完了完了 只有这一条路阿 难道是遇到鬼打墙了
(当时沉迷鬼吹灯)
别班女生有点懵
hxs深信不疑 走过去看了看
啊哈 那只是透视原理 看上去化学被栏杆封住了一样

往回走
我们看到了一个像厕所一样的屋子 好像没有标明性别
hxs就进去了 我跟着进去了
里面没开灯 有很多拖把
我开始害怕了
hxs进去上厕所了 我说我在外面等你吧 我就出去了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要叫一下她 确认她是否安全

今天P7发了吗
去年 快中考的时候老曾给我们讲...

去年 快中考的时候
老曾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老曾:初中数学老师
很信任我
脾气有点急
严厉还差一点 严格吧
喜欢说“幺蛾子”

那年夏天
她高考的时候还是7月
数学是最后一场(因为分之毕竟大怕影响心情)
外面下着大雨
她坐在窗口
她的家人在校门口等她
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想别的东西了
想去哪里吃饭 去哪里玩
可是她知道
这是高考
要认真对待
她还是耐着性子 做到最后一题
头也不抬

有点佩服老曾

去年 快中考的时候
老曾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老曾:初中数学老师
很信任我
脾气有点急
严厉还差一点 严格吧
喜欢说“幺蛾子”

那年夏天
她高考的时候还是7月
数学是最后一场(因为分之毕竟大怕影响心情)
外面下着大雨
她坐在窗口
她的家人在校门口等她
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想别的东西了
想去哪里吃饭 去哪里玩
可是她知道
这是高考
要认真对待
她还是耐着性子 做到最后一题
头也不抬

有点佩服老曾

今天P7发了吗
huangxiaosang和我...

huangxiaosang和我讲的故事
hxs:小学四年级跳六年级学霸 老家浙江 六年级下学期转来
大概是在我们八年级的时候吧
体锻课
我和hxs一起在操场上绕圈
她给我讲了这样的故事

1.
她以前住的地方附近有人养猫
那是一只先天不足的猫
需要每天喝中药
她觉得好可爱

2.
她姨妈有一次带她和她哥哥去看霸王别姬
热天
先去超市里买东西
结账的时候应该是她哥哥悄悄拿了一盒冰激凌
没有被发现
放在姨妈车的后备箱里
结果看完电影以后就化了

3.黑龙江
以前她奶奶哄她哥哥睡觉
就告诉她哥哥
黑龙江是一种吃小孩的怪物
要乖乖睡觉
他就不会从抽屉里出来吃你了

4.眼瞎的老奶奶
好像是她的一个同学偷偷养仓鼠
那个同学家是住别墅的
同学和奶奶住在...

huangxiaosang和我讲的故事
hxs:小学四年级跳六年级学霸 老家浙江 六年级下学期转来
大概是在我们八年级的时候吧
体锻课
我和hxs一起在操场上绕圈
她给我讲了这样的故事

1.
她以前住的地方附近有人养猫
那是一只先天不足的猫
需要每天喝中药
她觉得好可爱

2.
她姨妈有一次带她和她哥哥去看霸王别姬
热天
先去超市里买东西
结账的时候应该是她哥哥悄悄拿了一盒冰激凌
没有被发现
放在姨妈车的后备箱里
结果看完电影以后就化了

3.黑龙江
以前她奶奶哄她哥哥睡觉
就告诉她哥哥
黑龙江是一种吃小孩的怪物
要乖乖睡觉
他就不会从抽屉里出来吃你了

4.眼瞎的老奶奶
好像是她的一个同学偷偷养仓鼠
那个同学家是住别墅的
同学和奶奶住在一起
奶奶看不见
同学就把仓鼠放在拖鞋里(记不太清了)
悄悄拿到楼上
结果还是被奶奶发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