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久不见

9475浏览    2219参与
花田半亩

敬启者

       恙:

    一年之久。

    但愿你忘记了很多东西了,我依旧这样,死循环的把肉体和灵魂折磨得东奔离西。愿你安好吧。

     我开始想念以前,连笑时都会带着阴郁,可以不用顾及,如今,没有了疼痛感,满身的罪恶,所厌恶的一切嘴脸和人心,都在心里扎根。梦里都听得到那些呐喊,没有余力封印,亏欠的总是太多,所以注定不会安稳的结束,尽头也纵然是荆棘遍地,深渊万丈。...


敬启者

       恙:

    一年之久。

    但愿你忘记了很多东西了,我依旧这样,死循环的把肉体和灵魂折磨得东奔离西。愿你安好吧。

     我开始想念以前,连笑时都会带着阴郁,可以不用顾及,如今,没有了疼痛感,满身的罪恶,所厌恶的一切嘴脸和人心,都在心里扎根。梦里都听得到那些呐喊,没有余力封印,亏欠的总是太多,所以注定不会安稳的结束,尽头也纵然是荆棘遍地,深渊万丈。

       越来越喜欢阴天,没有风。心像干瘪了一样,静止的停留瞬间,最怕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冲毁那些已经要坍塌的崩溃防线。可能真的会要了命。

        你也总是说你很好,其实我懂。每个人都会偏离所想好的轨迹,且是反方向的渐行渐远,可能有些人会忘记,可有些人硬生生是要带到土壤里的。到处都是腐臭,终将会在黎明前消散,不留一点痕迹,就是隐隐的疼痛能告诉你有些东西就算你不希望也会如期而至。毕竟很长一段时间里能忘掉的东西并不多。

        又是凌晨,我又将在黎明前走更远的路,跋山涉水的一路挣扎,只为了长夜之后的光热。总有些遗憾吧!或许明天是个雨天,又开始泥泞和阴冷。

       都在在嘶喊中睡去吧,我期待明天你画了妆,站在风口,我便找得到。

   

                                                       2020.2.25    保山

Oo鱼

宅了一个多月了,晚上不想睡,白天不想起😳,你们呢?

宅了一个多月了,晚上不想睡,白天不想起😳,你们呢?

阿甘正传
日子再长 总会入夜 我的目光...

日子再长

总会入夜

我的目光

找不到你

暗淡无光

日子再长

总会入夜

我的目光

找不到你

暗淡无光

阿甘正传
夕阳落下的时候 日子变得更加漫...

夕阳落下的时候

日子变得更加漫长

其实无论多亮的天

我都是看不清你的脸

我们看的是同一轮落日

只是我把它装进心里

夜里慢慢品味


夕阳落下的时候

日子变得更加漫长

其实无论多亮的天

我都是看不清你的脸

我们看的是同一轮落日

只是我把它装进心里

夜里慢慢品味


阿甘正传
假装强悍 笑着跳进 人海里

假装强悍

笑着跳进

人海里

假装强悍

笑着跳进

人海里

阿甘正传
相遇太早 时光老去 我们正年少

相遇太早

时光老去

我们正年少

相遇太早

时光老去

我们正年少

ZMYaoZMYao
疫情早日结束💐想见的人早日见

疫情早日结束💐想见的人早日见

疫情早日结束💐想见的人早日见

Auchengyip
现在变得不那么爱说话了吗

现在变得不那么爱说话了吗


现在变得不那么爱说话了吗


娃娃

12年夏天的时候参与电台节目赢得的电影票,没有去看,今天翻书架的书,发现它还静静地夹在书页里,时光匆匆,转眼八年过去了,庆幸的是我们都好好的,这就够了。

12年夏天的时候参与电台节目赢得的电影票,没有去看,今天翻书架的书,发现它还静静地夹在书页里,时光匆匆,转眼八年过去了,庆幸的是我们都好好的,这就够了。

野菟

【小荷叶】叶琳娜同人--替代品(微骨科慎入)

“琳娜,放下猫,过来吃饭了。”

贺言监督叶琳娜坐到餐桌旁,开始乖乖吃早餐,斟酌了片刻,他决定回去客厅继续向郑医生了解她这两日的情况。

郑医生是贺言为叶琳娜请的私人医生,心理学护理学双修的特级医师,耐心好素质强,平时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有她照应,省了贺言不少心。

贺言一脸认真的听郑医生叙述了一遍,得知叶琳娜没有出现恐惧心,没有情绪突然崩溃,哭也只哭过一两回,甚至连噩梦都只有昨天晚上做过一次之后,才松了口气。

最近公司忙,他去外省出了趟差,已经有三天没回家,因为担心叶琳娜,心焦的不行,所以一处理完工作就订了最早的航班回来。

“叶女士思维上敏捷了不少,虽然太困难的问题还是无法理解,但已经大有...

“琳娜,放下猫,过来吃饭了。”

贺言监督叶琳娜坐到餐桌旁,开始乖乖吃早餐,斟酌了片刻,他决定回去客厅继续向郑医生了解她这两日的情况。

郑医生是贺言为叶琳娜请的私人医生,心理学护理学双修的特级医师,耐心好素质强,平时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有她照应,省了贺言不少心。

贺言一脸认真的听郑医生叙述了一遍,得知叶琳娜没有出现恐惧心,没有情绪突然崩溃,哭也只哭过一两回,甚至连噩梦都只有昨天晚上做过一次之后,才松了口气。

最近公司忙,他去外省出了趟差,已经有三天没回家,因为担心叶琳娜,心焦的不行,所以一处理完工作就订了最早的航班回来。

“叶女士思维上敏捷了不少,虽然太困难的问题还是无法理解,但已经大有进步;之前的创伤对叶女士打击太大,起初她很木讷,对别人说的话几乎没反应,再加上她本身有过抑郁症史,我以为进展不会这么快,可现在看,通过这段时间的心理疏导和康复引导,她基本适应了正常生活,性格明显也外向了很多,这个还要感谢那只小猫,是叫‘尼维斯’吧?”

贺言点点头,这是前阵子叶琳娜生日时他送她的礼物。

“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猫玩,还会叫它的名字,她很开心,共情能力明显有提高,但昨天的时候叶女士有些过敏,不排除是猫毛。”

贺言蹙眉:“过敏?”

他选猫时考虑过这个问题,暹罗猫已经算掉毛少的品种,没想到还是会出状况。

“不过你放心,她吃过药已经好了,过敏源究竟是不是猫毛还有待查究,但建议是让尼维斯先离开几天。”

贺言十分认可这个提议,过敏不是小事情,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把猫带走一阵了。

“她最近经常笑,不得不说相处下来,感觉她的快乐很直接,很单纯,那样的笑容甚至感染到我也不由自主想跟着扬嘴角。”

贺言莞尔,关于她笑容的强大感染力这一点,他深表赞同。

叶琳娜急急忙忙把牛奶喝完,啃着面包,蹑手蹑脚走过来。

贺言还在说话,装作没发现,任由她扑到自己背后,含糊不清的问:“你们说我什么呢?”

“说你不听话,早饭还没吃完就想溜!”贺言假装恶狠狠的说,示意郑医生等一下,起身拉着叶琳娜重新坐到餐桌旁,抽了张纸把沾在她嘴角的果酱和牛奶沫悉数擦掉。

叶琳娜叉起煎蛋一口全塞进嘴里,双颊仓鼠一样一鼓一鼓的,嚼了几下,最后努力一吞把它们都咽下去。

这个习惯不好,贺言佯作严厉教训她一句,赶紧拿了杯水过来,勒令她小口喝一点。

解决完叶琳娜,贺言又恢复正经模样,转头说:“郑医生,您今天回去休息吧,我看着她。”

“好。”

“对了,”等送郑医生到门口的时候,贺言又想起什么似的:“那这几日她哭,是因为过敏不舒服吗?”

“这倒不是,”郑医生愣了一下:“是因为想你……不对,准确的说是因为想贺文华先生。”

这个答案让贺言眉峰一皱,掌心不由握紧,微微点了点头。

“好……谢谢你郑医生。”

送走了郑医生,顺带成全保姆小刘也放假一天,家里就剩下他和叶琳娜两个人。

因为工作上的事殚精竭虑,这几日又没休息好,一放松下来,贺言当真有些困倦。

“文华,你是不是累了?”

离近才发现贺言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脸疲态,叶琳娜伸手覆上他的黑眼圈,满目担心。

“我不累,”贺言拿下她的手,转头看了眼挂钟,时间还早:“你闷吗,不然我陪你出去逛逛吧。”

其实叶琳娜已经三天没出门了,都是跟尼维斯在玩,贺言不在的时候,别人是不能带她出门的,可她还是说:“我不想出去,我想去睡觉了。”

“你困了?”

叶琳娜点了点头。

贺言记得刚才小刘说叶琳娜8点起床,这会儿才10点。

“你真的困了?”

“我真的困了,”叶琳娜似是想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还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昨天没睡好嘛……反正今天我不想出去了,行不行?”

看她一副委屈的样子,贺言口吻里忍不住带着隐隐的宠溺味道:“好,你说不出去那就不出去。”

依照叶琳娜现在孩子似的心智,在外人面前他是要严格些对她的,但自己一个人‘对付’她的时候,贺言就没招了,心软的要命。

叶琳娜回屋休息,贺言也落得清闲,打算去眯一会儿。

等一觉醒来,外面阳光高照已是中午时分,贺言觉得精神状况舒服多了,他不止睡的香甜,还做起了梦,眨了眨眼,有些愣神。

贺言拿起手机看了下,已经快1点了,记起还没给叶琳娜准备吃的,匆匆忙忙起床。

为了方面看护,贺言把自己的房间挪到了叶琳娜对面,结果一出门发现叶琳娜卧室门是开着的,她并不在房中。

贺言心里一紧,正想去找她,却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一声惊呼。

烧热的锅里刚倒进油,就劈里啪啦响起来,饶是叶琳娜躲得远了些,但还是被溅出的油烫到了胳膊。

贺言快步经过客厅奔进了厨房,一把拽住叶琳娜没拿铲子的那只手:“你在做什么?”

“我没事,吵醒你了吧?”

贺言看着锅里刚放进去的西红柿,一时有些发懵:“你在炒菜?”

“是啊,想让你试试我的厨艺!”

贺言脸上忍不住的惊喜,她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做饭了吗,如果把这件事告诉郑医生,一定又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你去坐着,一会儿我盛出来,你尝尝好不好吃。”

叶琳娜坚持要独自完成这道菜,贺言只好应下,不安心的坐在桌边,视线一直盯着叶琳娜的动作,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搞出什么意外。

在叶琳娜恍惚的记忆里自己是会做饭的,至少番茄炒蛋应该没问题,然而石锅油温很高,西红柿的汁水渗出,水油相遇简直炸开了花。

她强装镇定,惊恐之下手一抖,把提前备好的一碗蛋液底朝天全扣进去,手忙脚乱的拿起锅铲翻炒,炒到一半,心中暗叫不好:刚才搅拌鸡蛋时忘记加盐了。

现在放应该也不迟吧?

叶琳娜皱皱眉,赶紧抓起灶台边上的调料盒,选了一个最细碎的看起来像是盐的晶体撒进锅里,等鸡蛋液渐渐变得粘稠鼓起,最后洒了一把葱花在上面。

叶琳娜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脸上表情饶是得意。

应该还可以吧?

她看着盘子里的菜想,起码西红柿还是红色,鸡蛋还是黄色,葱花还是绿色,都没有变成黑色或其他什么颜色。

贺言夹了一口,眨眨眼,看看叶琳娜,又在嘴里深深的嚼了几下,似乎在回味菜的味道。

“怎么样?”叶琳娜满目期待。

“好吃,”贺言咽下去,笑得很开心,夸赞道:“手艺真不错。”

叶琳娜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抓起旁边另两根筷子就要伸进盘里夹菜。

“哎哎哎!”贺言抢过叶琳娜的筷子,一本正经的说:“不行,这是你专程给我做的,我得全部吃干净才行!”

“啊……那我不可以吃吗?”

“当然不可以。”

贺言不顾叶琳娜的抗议,将盘子揽进怀中,把菜全部扒进嘴里,像同敌人斗争一样狠狠咀嚼,与方才吃早餐时的叶琳娜别无二致。

“嘁,小气鬼。”

叶琳娜小声咕哝着,只能坐在一旁干吞口水,但天无绝人之路,抬眼看到锅边挂着一块粘了鸡蛋的西红柿,貌似是装盘的时候太心急,盛漏了。

她突然有些好奇这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于是走过去把那块西红柿扯了来,塞进自己嘴里。

几乎刚吃下口的瞬间叶琳娜就吐了出来,差点被这怪味呛得流泪。

鸡蛋又甜又腻,搭配上半生不熟西红柿的酸汁,两种滋味撞在一起,堪称诡异。

叶琳娜赶紧扑到调味盒那边,用手沾了一点刚才的晶体粉末,吮进嘴里尝了尝的味道,自己竟然把糖当成盐了!

这时,贺言拿着已经被他完全消灭的空盘子晃到厨房里,打了个饱嗝:“好了,你去休息吧,下面我们交换一下,该我做给你吃了!”

叶琳娜看着眼前这个傻呵呵笑着的人,真是又心疼又心酸,立刻撇下嘴来。

“怎么啦?”贺言赶紧放下盘子,快步走到她身边:“别哭呀,给你开玩笑呢,我再给你做一道补偿好不好,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说着贺言手忙脚乱的给叶琳娜抹眼泪,这时才发现她小臂上有几处零星的红点儿。

“这里怎么了?”

贺言伸手触过去,刚一碰到,叶琳娜就吃痛的弹开。

“疼。”

叶琳娜泪汪汪的看向贺言,眼眶中积聚的两颗水珠眼见就要掉下来。

似乎是刚才炒菜时被油溅到的,已然有些泛红,贺言眉头锁起:“烫到了怎么不说呢,这会儿都肿了。”

贺言把叶琳娜按在座位上,熟练的找到家里的药包,悉心为她涂药。

“你受伤我会担心的,”贺言蹲在叶琳娜身边,一边涂一边好声气的哄劝:“下次别做了,好吗?”

叶琳娜没有回答,愣了几秒,突然紧紧抱住了他。

贺言一动也不敢动,温声问了句:“怎么了?”

“我等了你好久,”叶琳娜语气满是委屈和思念,夹杂着哭腔道:“我好想你啊。”

这几日没回来还是害她担心了,贺言轻轻拍打着叶琳娜的背,放下手中棉棒,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去,任叶琳娜往自己肩窝凑。

“我真想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跟你在一起。”

“是吗,那你刚才还骗我困了要去睡觉?”

被拆穿心思的叶琳娜撅起嘴,羞红着脸低下头去。

当发现她独自跑来做饭时,贺言就明白过来,叶琳娜是心疼他,才谎称自己要睡觉,其实是想让他休息。

“下次想我可以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的号码的,为什么不打给我?”

“我……我怕耽误你工作。”

“不会的,怎么会呢,”贺言扶住叶琳娜的肩膀,眯眼笑起来:“你给我打电话,我会很开心,我会非常开心,以后想我的时候随时打给我,好吗?”

叶琳娜的眼睛大而清澈,深褐的眼瞳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怯懦的点了点头。

贺言目光追随着她的表情,似乎想从其中读懂些什么,却被叶琳娜没由来伸手掐了脸颊一下,然后得逞的咯咯笑起来。

贺言无奈的捉住叶琳娜的手,生怕她再‘袭击’自己。

叶琳娜的手非常漂亮,手指修长白皙,指甲修整的圆润,可之前这双手曾经满是伤痕。

他记得当时她刚跟贺文华离婚那阵子,精神郁结,本就有严重胃病,身心双重打击,一来二去,牵扯的她几乎天天头痛胃痛,还拧着死活不去医院。

再后来,情况更严重了,她不讲话,不吃也不喝,并且开始伴随自残行为,胳膊上手背上手腕上被指甲划的都是血印。

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叶琳娜是忍受了怎样非人的自我折磨,才走到那一步,贺言每想一次,就像在地狱里煎熬了一番,一颗心痛的翻来覆去。

后来……

后来她经历了一场几乎要了她命的高烧,就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她忘掉了一切,唯独没有忘记贺文华,而贺言能做的,就是每天扮演着贺文华的角色。

“我们能不能继续养尼维斯?”叶琳娜突然抬头问他。

“可我怕你会再过敏。”

“不会的,郑医生给我开了抗过敏的药,我会乖乖吃药的,你别把它抱走了……”

叶琳娜半撒娇半哀求的语气,让贺言本来坚定的想法瞬间产生了动摇。

“你不在的时候,只有它陪我……它代替你陪我,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忙工作了。”

贺言一怔,这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喜爱尼维斯,与此同时,心中又升腾起深深的悲哀。

叶琳娜把尼维斯当成贺文华的替代。

而自己好像甚至不能称之为‘替代品’,他顶多算个……过渡品。

贺言认真盯着她的眼睛问:“你不想我陪你吗?”

“当然不是,我希望你每天都可以陪我,但是你要工作的啊,我身体又不好帮不上你……”

叶琳娜说着有些内疚的意味,听得贺言心中更是怜惜。

“这样,我答应你,在尼维斯不在的这几天,我尽量天天都过来,好吗……让我来代替他。”

叶琳娜点点头,抬手揽住他的脖子,脸上露出痴痴的笑。

“文华,以后我们生个孩子的话,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啊?”

“你觉得呢?”

“都好,但是我们只要一个好不好,我想把我们所有的爱都给他。”

贺言拥她入怀,嘴角微微弯起,眼中现出无限温柔。

“好……好。”


易燃易爆炸

你知道吗

我的脚指甲又长长啦~

你知道吗

我的脚指甲又长长啦~

Mpx阿橙Charlian

同城相隔几公里

纵使假期一直后延

半个月了也没见面

你的生日我记得日期

但我不记得今天几号

一个午觉睡到天黑

迷迷糊糊浑浑噩噩

掐醒自己唱首歌给你


我们能捱过这些动不动就落泪

在群里骂渣滓不配为人的日子

火灾 虫灾 瘟疫 地震

2020开年心慌慌

希望我们足够幸运

希望我们健康平安

希望我们天朗气清的那天再见面

封印不太久

时间就是解药


『好久不见』

❣️生日快乐


同城相隔几公里

纵使假期一直后延

半个月了也没见面

你的生日我记得日期

但我不记得今天几号

一个午觉睡到天黑

迷迷糊糊浑浑噩噩

掐醒自己唱首歌给你


我们能捱过这些动不动就落泪

在群里骂渣滓不配为人的日子

火灾 虫灾 瘟疫 地震

2020开年心慌慌

希望我们足够幸运

希望我们健康平安

希望我们天朗气清的那天再见面

封印不太久

时间就是解药


『好久不见』

❣️生日快乐


百小堂跑堂

人生八苦

晚风吹拂,宁静的田野里有一个写生的人。画笔上下翻飞,生机勃勃的作物,城市里少见的蔚蓝天空,还有远方一个白衣戴草帽的男人。她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一次次来这里作画,也许是他跟这儿的农民看起来很不一样,也许是第一次来这里时,就看到男人在这里坐了整整几个小时从白天到日落,如此漫长的时间足够让这个人入了她的画。

忽然远方响起了隆隆的雷声,风吹起画纸一角,很快雨点像豆子一样砸下来,来不及收拾便浇的一片狼籍,她慌乱收画架间却被一只伞挡住了风雨,“进来避避吧。”

白色T恤,戴着草帽,一双真诚无害的眼睛,一边肩膀被雨水打湿。

她看了一眼手上已经被浇的皱巴巴的画,只能无奈一笑,“谢谢,麻烦您了。”

他的确跟...

晚风吹拂,宁静的田野里有一个写生的人。画笔上下翻飞,生机勃勃的作物,城市里少见的蔚蓝天空,还有远方一个白衣戴草帽的男人。她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一次次来这里作画,也许是他跟这儿的农民看起来很不一样,也许是第一次来这里时,就看到男人在这里坐了整整几个小时从白天到日落,如此漫长的时间足够让这个人入了她的画。

忽然远方响起了隆隆的雷声,风吹起画纸一角,很快雨点像豆子一样砸下来,来不及收拾便浇的一片狼籍,她慌乱收画架间却被一只伞挡住了风雨,“进来避避吧。”

白色T恤,戴着草帽,一双真诚无害的眼睛,一边肩膀被雨水打湿。

她看了一眼手上已经被浇的皱巴巴的画,只能无奈一笑,“谢谢,麻烦您了。”

他的确跟当地的农民很不一样。小小农舍中格调素净高雅,桌上放着笔墨,宣纸上两行诗句: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你有办法出村吗?”男人把雨伞撑起来放在地上,给她递了一条毛巾。

“我的车停在村口了......”

“那你怕是今天没办法出去了。村口那儿最近在道路整修。你要不嫌弃,”男人环顾了一周,“今晚你住我这,我再走四五里外去老王头家住。”

“......那太麻烦了”

“没事儿,”男人明朗一笑,“我先给你收拾一下。”忽然他的目光落在那张皱巴巴的画上,雨水晕开了一些油彩,田野间层次错落的色块间,那个白衣草帽人显得遗世又孤单。

“这幅画送给我算作报酬吧。”

“可惜已经...我今后画一幅新的送给您!”

“不,这张就够了。”

男人告知了她家里一切日用品的位置,撑开伞消失在了雨夜里。


贺文华出狱后一直在乡下务农。叶琳娜偶尔来看望他,或带上贺言和花朵朵,曾经的一家人,短暂欢愉像是偷来的时光。

贺言劝说了几次贺文华搬回城里均遭到婉拒,叶琳娜也不多言,三姐几番旁敲侧击未果。或许真是被伤太深吧,旁人只能这样想。其实叶琳娜是有些怕了时间。时间能改变一切,包括人的衰老,她想顺应时间,他们早已过了轰轰烈烈的年龄,平静过完此生,做两条平行线,这样很好,永不相交也就永不会再分道扬镳。这半年她一直来往国外忙着基金会事务,更是觉得这样平静如水的日子便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田野上的白衣男人偶尔会来看她作画了。她没想到他原来还是个行家里手,聊起文艺复兴就像他平日在田里除草那么熟稔。

她总觉得他在等什么人,但她没问。关于他的一切一切,令人奇怪反常的事情他们都没有聊起,只聊画。


叶琳娜刚刚开完基金会的一个电视会议,时差外加旅途劳顿让她摘下老花镜揉了揉太阳穴。眼前是她筹备了很久的一个方案——专门资助家庭困难又成绩优异大学生的专项计划。她几次想打电话给贺文华询问建议,可是话到嘴边总是情怯,这也让她时常怀疑自己:自己不是早就释然了吗?难道?


她照常来写生,这一天天气晴朗,山野间的新鲜空气令她精神振奋愉快。可是很快她发现哪里不对:没有看到他。

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田里干活,或是坐在农舍门口悠闲地挑着种子。

心底涌起一丝不好的感觉。

她跑遍了房前屋后,最终在果树林中看到他倒在地上,面无血色,手边散落着一瓶曲马多。

“你......”她忽然想起到始终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轻轻碰了碰他的指尖,冰凉,只能喊了村里人一起将他抬上车飞速向医院驶去。


叶琳娜在觥筹交错的酒会上忽然一阵眩晕,可能是没休息好的结果吧,她想。


静点一滴一滴,像沙漏,在鉴证着某种消逝。她在他的上衣兜里翻出了身份证,替他办了住院手续。

贺文华,这个名字隐隐的熟悉,曾经因为感情生活闹的满城风雨的地产大亨,曾经财经杂志封面上帅气多金的儒商,她很难与眼前这个散淡人联系在一起。

“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这是他醒来的第一句话。

她在他病床前合上委托书,“她......知道你的情况吗?”

他摇摇头。

“为什么?你等了她很久了是不是?你其实想马上见到她的是不是?”她摸了摸脸颊,自己居然为他流了眼泪。

“我没办法跟她说再见...”贺文华挣扎着想起身,费力地喘息着,身上的仪器发出不正常的声响。

医生急忙冲进来,她站在病房外神情恍惚。


贺文华的墓碑很小,这是他本人的意思。掩映在碧绿的田野间,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


这一日她看到一个中年女子在贺文华墓前捂着眼睛纵情哭泣。

“您是叶琳娜吧?”她递上纸巾。

叶琳娜抬眼,是一个陌生的穿着黑裙的女人。

“委托书您应该收到了。但还有句话他想告诉您,他说这块地既然已经转送给你了就是可以随便使用,把他的墓碑推了都行,”女人语气清冷,似乎带着淡淡的不满,“唯独这片桃林,”女人抬手一指“他希望你留到你自己生日那天。”

“他......当时,怎么样......”叶琳娜语音颤抖。

“他走的并不轻松。”女人似乎并没有宽慰叶琳娜的意思,“因为一直没有入院治疗,我不知道他靠这个坚持了多久,医生说他一直有求生意志所以反复昏迷还要痛苦地挣扎清醒,可我知道那不是求生的意志,”女人狠狠掐着手里那瓶曲马多,“只是因为你。”


叶琳娜知道一切都晚了,她想过就这么平平淡淡各自过完此生,唯独没有想过这个结果。

女人好像也明白了,贺文华对叶琳娜说不出口的再见,其实是想让她觉得他还在,还是两条淡淡的平行线,只要她愿意如此,只要她喜欢。

“我很羡慕你。”黑裙女人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后飘然而去。


八月盛夏。叶琳娜的生日,她退掉了儿子给自己订的酒店打发了所有亲朋好友,一个人驱车来到了贺文华亲手种下的那片桃林。

满树的桃子上都是一个“娜”字,鲜红欲滴。

贺文华的墓前,不知被什么人来过放了一张皱巴巴的画,白衣草帽的男人身边是个新添几笔加上的女人,两人依偎在一起,再没有孤单和别离。


后记:佛经云,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加之五阴炽盛,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众生皆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