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好了

1529浏览    91参与
金玲美食
那些让人忍禁不禁的搞笑行为 (1309)
那些让人忍禁不禁的搞笑行为 (1309)
安秋楠(开学停更)

谢谢,此图片只针对小鬼

凯吹没有错,包括凯在内的cp都没有错

错的是小鬼们

(毕竟我也很喜欢凯莉小姐的😣 )

不是你磕就磕为什么要拉上我的安迷修!!

(破音)

​小鬼们自觉点拉黑我

​毕竟我不知道我的列表是不是都很干净

谢谢,此图片只针对小鬼

凯吹没有错,包括凯在内的cp都没有错

错的是小鬼们

(毕竟我也很喜欢凯莉小姐的😣 )

不是你磕就磕为什么要拉上我的安迷修!!

(破音)

​小鬼们自觉点拉黑我

​毕竟我不知道我的列表是不是都很干净

Y0u2e🐢

动画练习hhh

趁此机会把最近的鱼发了hhh

p2 xjn漫画设定

p4基于p3

动画练习hhh

趁此机会把最近的鱼发了hhh

p2 xjn漫画设定

p4基于p3

特利利世界第一可爱后援会会长

【德特】光之煎饼,两块钱一个,嘿嘿!

*听说德凯人间体是卖煎饼的,马上冲来写短打

*真的很短

*可以叫鲜花饼(?)

*时间线在地球重连后/c


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


平平无奇的怪兽又开始袭击平平无奇的城市,平平无奇的新精英胜利队日常开始攻击。


年轻的煎饼师傅明日见擦了擦沾到了油渍的手,掏出了他的奥特闪光剑,以及奥特次元卡牌打算再次守护光明。


在扔掉了生菜叶之后,新生的未来战士德凯登场!与其同时出现,还有路过煎饼摊的特利迦。


在危机解除后,出现的怪兽再也不是德凯的对手,加上前辈的帮助,一分钟后,怪兽炸成了粉末。


正午的阳光猛烈,两位巨人矗立在市中心,明日见在小白屋沉默的看了看一不小心带...

*听说德凯人间体是卖煎饼的,马上冲来写短打

*真的很短

*可以叫鲜花饼(?)

*时间线在地球重连后/c


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


平平无奇的怪兽又开始袭击平平无奇的城市,平平无奇的新精英胜利队日常开始攻击。


年轻的煎饼师傅明日见擦了擦沾到了油渍的手,掏出了他的奥特闪光剑,以及奥特次元卡牌打算再次守护光明。


在扔掉了生菜叶之后,新生的未来战士德凯登场!与其同时出现,还有路过煎饼摊的特利迦。


在危机解除后,出现的怪兽再也不是德凯的对手,加上前辈的帮助,一分钟后,怪兽炸成了粉末。


正午的阳光猛烈,两位巨人矗立在市中心,明日见在小白屋沉默的看了看一不小心带进来的锅铲,想了想午饭还没吃,于是转头问同样呆住的前辈:“特利迦桑,吃煎饼吗?”

同样在小白屋里想东想西的剑悟看看太阳,点了点头“吃。”


问,这么大的锅哪里来?

答案,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希卡利光呢?


两人合力捏完了一个摊煎饼的锅,德凯拿出了锅铲,放了一团光在锅上,娴熟的摊开,撒了一点刚收集到的怪兽粉末,又娴熟的折成一坨,中间切开,放在同样用光捏的包装袋里,递给了特利迦。


“啊,今天的天气真不错。”特利迦扶着大楼坐了下来,向德凯招呼。“确实。”两奥肩并肩在市中心坐着,手里一点一点的啃着煎饼,望着天空,等着计时器闪红。

“前辈,那朵云好像露露耶。”

“还有点像种子。”

两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特利迦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说:“好像打完是要飞走的。”

“啊?可是吃完东西,剧烈运动是会肚子痛的。”德凯下意识也站了起来,想了想那些吃完煎饼就跑出去,然后肚子很疼的学生,不放心的说。

“好吧,那继续坐着吧”于是两奥又蹲了下来。

“啊,想吃豚骨拉面。”

“那晚上一起去吃吧。”

“再带上彰人好了”

“那要加酱油了。”

“哎?闪红了。”

“我刚刚看见一个小树林,去那吧。”

“好”

义勇
练习的oc 画完之后有发现问题...

练习的oc 画完之后有发现问题了但是不想改了画了好久。。。

就酱!

练习的oc 画完之后有发现问题了但是不想改了画了好久。。。

就酱!

春日定虫

二次编辑:呃嗯都是intp,养胃组(。。。

二次编辑:呃嗯都是intp,养胃组(。。。

仙目人科掌属
最近刚入的坑 还是没忍住摸了(...

最近刚入的坑 还是没忍住摸了(

这张有照片参考!

最近刚入的坑 还是没忍住摸了(

这张有照片参考!

义勇

来了

emmm其实不知道为啥我在PS理做的时候节拍是对的但传到手机上就不对了。。。

算了累死了

是个人向的一个短的手书

(再吐槽一次手机和电脑的色差我好恨幸好涉及的颜色不多)

来了

emmm其实不知道为啥我在PS理做的时候节拍是对的但传到手机上就不对了。。。

算了累死了

是个人向的一个短的手书

(再吐槽一次手机和电脑的色差我好恨幸好涉及的颜色不多)

义勇
草草我有在画画又掉粉了草草(草...

草草我有在画画又掉粉了草草(草草)

草草我有在画画又掉粉了草草(草草)

守望星灾后重建管理局(加班版)
素材图整活 他们不是真的我就是...

素材图整活

他们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大概就是之前一直都有默默关注麻麻的叭叭终于鼓起勇气搭话这样的?

台词懒得想了,爸爸妈妈名字都没给编不下去

好想看学园一家三口的相处模式可恶啊啊啊啊!

素材图整活

他们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大概就是之前一直都有默默关注麻麻的叭叭终于鼓起勇气搭话这样的?

台词懒得想了,爸爸妈妈名字都没给编不下去

好想看学园一家三口的相处模式可恶啊啊啊啊!

先活著,剩下的以後再說

【达克春节48h】Clod Burn

又名:《愚者先生在神国拼拼图》(大雾)

前文【达克春节48h】burn out


其实正确的低温烫伤英文应该是cryogenic burn,但是cold burn实在是更加适合一些


BGM:CHOCOLAT


Summary:他一直就是这么暖的,能一直这么温暖下去。



  祂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晋升失败而濒临失控的神使拉上了神国。

  「你真该庆幸,小『太阳』向我祈祷你的失控的时候,我已经清醒了。」
  祂半叹半怨地看着自己连肉体带灵魂全部拖上源堡后就当场溃散成一地燃烧的不明物质──原来应当是达尼兹‧迪布瓦的某物──低声呢喃。

     「呃」    「愚者先生」      「故意」 ...

又名:《愚者先生在神国拼拼图》(大雾)

前文【达克春节48h】burn out


其实正确的低温烫伤英文应该是cryogenic burn,但是cold burn实在是更加适合一些


BGM:CHOCOLAT


Summary:他一直就是这么暖的,能一直这么温暖下去。




  祂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晋升失败而濒临失控的神使拉上了神国。

  「你真该庆幸,小『太阳』向我祈祷你的失控的时候,我已经清醒了。」
  祂半叹半怨地看着自己连肉体带灵魂全部拖上源堡后就当场溃散成一地燃烧的不明物质──原来应当是达尼兹‧迪布瓦的某物──低声呢喃。

     「呃」    「愚者先生」      「故意」    「您」
        「不是」    「神国」        「抱歉」    「没事」
  「我」       「这里是」        「已经」         「打扰」

  散于神国各处的碎块发出了分别各自属于达尼兹的声音,他们有的高亢有些低哑,有的战战兢兢有的异常虔诚,用的还是从古赫密斯语到巨人语到鲁恩甚至是因蒂斯方言等各种不同的语言──可见还是疯的厉害。
  「好了,接下来交给我,你休息一下。」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任务任重而道远的愚者先生轻轻将安抚性质的灰雾拢上祂碎裂的不成人形的神使,尊名里明明没有安眠或是安宁等权柄的神明异常顺利的安抚了祂的神使,半疯的铁血骑士很快的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冥想状态──最有利于愚者协助处理他的疯狂的精神状态。

  其实真的才刚睡醒,脑子都还不太清楚的愚者先生这下不醒都不行,祂无奈的在对应「太阳」的祈祷光点投下「已经没事了」的回应后,开始了一连串的复原以及试错(debug)。
  祂首先就排除了污染的可能性。绝大多数的污染都无法在源堡存活,既然已经把达尼兹都拉上源堡了,属于达尼兹的意识还能够正常对话──姑且算是正常对话──那就没有他还污染未除的道理。
  失控的可能性有无数,所幸担当神使多年的达尼兹也不是真的傻子,他已经足够谨慎,不只是重新消化了「猎人」、「挑衅者」、「纵火家」、「阴谋家」、「收割者」魔药,在晋升仪式前也做了足够的保护措施,向新白银城和新月城提出了帮助,甚至连仪式地点都选在几乎不会影响到教会机能和都市状况的郊外,才让他撑到了愚者的神降把他整个人直接带走。
  简直就是不可挑剔的神使──愚者轻轻叹息。

  愚者首先试着偷走了那些散落在神国各处,具有活着特性的达尼兹的部分时间;想试着从中分离出可能造成疯狂的部分进行隔离,那样倒放录像带就是从火焰中凤凰重生一样的场景,碎裂的燃烧块状物迅速聚合,结晶从无机物聚合成身体组织一层层长起来,逐渐闭合成个完整人形的样子,火焰在人形体表逐渐收敛,渐渐露出一个活人应该要有的皮肤。祂很快就看见火焰的末端渐渐变成祂许久不见的焦黄色的头发,五官轮廓在火焰渐渐退去后浮现出一个远比自己印象中更加成熟深刻的容颜,那对轻轻闭阖着的眼睑随时都会睁开,就像是祂当时在蔚蓝之风的旅馆里,每次打开门看见睡在安乐椅上一样。只要祂呼唤,这个人就会张开那对就像大海一样的眼睛──

  然后即将睁开人形在下一剎那爆散开来回到了第一动,占卜家的灵性直觉非常确信,连碎块喷飞出去的位置都跟最开始一模一样。


  「……。」
  「看来你的挑衅者魔药确实消化的不错,达尼兹。

  本来也就没有这么容易,污染或是疯狂的根源如果这么容易清除,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多的官方非凡者失控的事件。是说一般来讲好像也不会有那个真神这么纡尊降贵来处理这种杂事,创业期的邪神……愚者打住了思考──不对,不是这样──祂已经在六神的默许下成为了现行信仰系统外的第七神。这之中少不了作为神使的达尼兹和塔罗会的诸多协调和努力的成果,祂的人性和锚能如此的稳定,达尼兹作为神使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不能说没有一点私心,而这毕竟也是祂的朋友。

  「我想要你活着。
  神座上的神明说。
  神明接下去开始下一个尝试。

  祂支使自己的触腕去接触了其中一块燃烧着的碎片,准备将他拾起,却猝不及防地在接触的瞬间被烫了一下,差点让祂就把那一块……一部分的达尼兹给摔在源堡──谁知道这种物理撞击会不会让他摔得更碎然后更疯──好在适应了以后也不是不能忍受灵性被反复灼烧的感觉,所以祂没扔,反倒将那块达尼兹凑到眼前仔细观察,期待能透过半神的不完全神话型态看出点什么。
  猎人途径的半神型态就已经能够化身成火焰和钢铁,如今这彷佛是岩晶在显微镜下的观察型态,附带燃烧作用的半疯状态,大约是火焰和钢铁的概念的迭加,里面像是火苗又像是有血液流动──不对,如果是铁和血的话,岩浆?……这样说来确实挺像纪录片里看见的岩浆。

  「……那个愚者先生。」

  「……。」

  「被凑这么近看我还是……狗屎,不是说您狗屎!我是说我,不是我狗屎,我是说……」

  「你无法维持冥想状态?」
  向来都很宽容的神明平和的打断祂手心里正在急遽升温又语无伦次的神使询问。

  那一部分的达尼兹很想吐槽他的神明谁被这样盯着看能不产生反应啊,还见鬼呢冥想状态,睡得再死但凡在海上混都能被这吓醒好吧。
  但他不敢吐槽他神明,所以也没敢说话,只是默默收敛了自己外放的灵性火焰。

  「好吧,那么,你或许可以回答我,只有你这块……这部分的意识是清醒的?」
  愚者稍微拢开一点灰雾,发现其他的碎块都还安稳的维持着冥想状态,目光随之落到手心里的碎块:「为什么?」

  「这……」

  「而且你的响应,也比刚刚要顺畅的多。」
  神明抚了一把暖融融硬梆梆的晶簇,将他好像又要烧起来的紧张感给抚了下去。「猎人序列并没有自我分割的倾向,显然你半疯的表现情况多少受到了信仰的神明──也就是我的影响。」
  「──也可能不是这样。未知的因素还有许多,你或许可以多告诉我一些,在我沉睡的这段期间,你在海神教会,在愚者教会还做了哪些?不,闲聊也可以,请随意的与我闲聊,我需要多一点情报。」

  「好……好的。」
  达尼兹的剩余部分绞尽脑汁想了些在海神教会的日常和他的神明随意的闲聊,都是些他不太可能在每日的祈祷中告知神明的琐碎小事;这部分达尼兹的思绪非常清楚,讲话也条理分明,语气和态度在神明的宽容下逐渐随意,但是话题来来回回都只有海神教会的琐事,这让愚者听完了祂的神使絮絮叨叨教会的人们是怎么样拿着附近海产的鲜鱼进贡给海神,把好好一个神圣的教堂搞得像是港边渔市后打断了他的下一个话题。

  「你还记得你怎么成为我的信徒的吗?」愚者手心里的晶簇荧荧发亮,托腮凝视的真神拢在灰雾之中。祂的语气同样的淡定:「你不记得了,对吗?」

  「……是的。」

  「那么,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愚者端肃了祂的坐姿,微微地压低嗓音。
  「──燃烧需要介质,达尼兹,你在燃烧的,是你的灵性,还是别的什么?

  「!!

  愚者再度抚了一把爆燃的能把真神都给烫伤的晶簇,从捧住达尼兹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用灰雾保护自己的神明终于还是忍不住疼痛地颤了一下,顺利地在震惊的当事人没有察觉的前提上用这个抚摸掩盖了自己痛到发抖的那一瞬间。
  「你是不是记得的东西比一开始在我手里醒来的时候要更少?或者是越来越不清醒了?」


  神明没有继续让祂的神使说话,祂已经知道了。
  手心里的晶簇中流动的某物彷佛接触海水的岩浆在急剧冷却凝固,爆燃那一剎那的热量也在雪崩式下跌;愚者迅速的偷走这一块达尼兹从清醒到溃散前的时间,将神使的时间倒回到还在灰雾的安抚中维持冥想的状态,最后祂将这部分的达尼兹放回了灰雾里。
  做完这一切操作后,愚者才有余裕甩了甩烫得要命的手,而祂的手上早已死了无数被燃尽的灵之虫──理论上那个甩手的动作对真神毫无意义,祂只是习惯了而已。
  神明看着自己手心里死去的灵之虫,算了算数量大概能做几份符咒材料后放到了杂物堆里,打算达尼兹的事情处理完毕后把这段过程堆积的灵之虫慢慢做成道具,日后大概可以发下去做愚者教会的配给材料。

  祂接着从灰雾里拎起了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
  不断的尝试和排错之后,愚者很快的观察出一些明显状况,这些碎片全都完整的拥有达尼兹‧迪布瓦这个人类的性格和意识,所有的碎片都认为自己是达尼兹,连同说话的模式和习惯都一模一样;而分裂的倾向主要是「记忆的分裂」和「知觉的分裂」,所有的碎片都没有连贯的完整的记忆,有些碎片甚至只有青少年时期的记忆,对于自己往后会成为神使直接在神明座前清醒感到不可思议又难以置信──那也是最快开始烧起来的一个碎片。


  「……就这么不想当我神使吗。」
  愚者再次偷走了碎片的时间安放回灰雾里,甩了甩手的同时碎碎念着。……算了也就不是真的自愿成为我的信徒的,毕竟这种来路不明的信仰总是绕道走在这疯狂的世界里更安全一些。
  等到愚者将最后一块碎片偷走时间安放回灰雾里,祂已经大概制定了一套可以试着执行的排除疯狂的方法。


  在没有灰雾安抚的前提上,这些分裂的达尼兹们(姑且这么称呼)会自然而然的因为非凡特性聚合定律而从邻近的碎块开始聚合收拢,只不过越是聚合,他们之间蕴含的疯狂因素也就越多,根本不用等到聚合成完整的人形就会因为疯狂直接毁掉。
  这还是在灰雾之上,在自己的神国,就算不是相邻途径,灰雾也具有一定的位格压制,所以自己第一次尝试把碎片拼回去,结果达尼兹爆炸(字面意义)之后才没有直接疯掉。

  「知觉……还是记忆呢,如果不是污染,很大部分的原因会出在当事人自己身上,听起来达尼兹并没有受到别的什么邪神蛊惑,不是老尼尔那样的状况,所以问题果然还是达尼兹忽然间跟自己过不去了吗?」愚者先生蹲在杂物堆里把这段时间收集到的灵之虫装进了盆子里,清点了一下数量,拿捏了一个自己现在灵性大概可以负荷的数,接着一个个拿出来做成各式各样的符咒。手上就没有闲下来的愚者先生颇有余裕的分了一点注意力到放着达尼兹们的位置上。


  「──可是为什么?是什么让我的神使有了遗憾,产生了绝望,到跟自己过不去的程度?

  「在没有完整记忆的前提上跟达尼兹问大概也没有答案吧。」
  那么,祂还能够怎么做呢──当然还是只能问本人,只是作为真神,有着愚弄作为权柄的愚者先生有着更多的操作空间,祂当然也觉得如果自己是观众途径这方面的事情大概能更快的被处理完毕,但祂不是,那也没有办法;至于让「正义」小姐承担「疯」险的危险去接触一个半疯的半神……祂反正从来就不是这种万恶资本主义的上司啊。


  「接下来,我会把你的记忆相连的部分做衔接,我发现同样的记忆,你的分裂同样有着各种不同的知觉;可以视作一段记忆里面的五官感受都被割裂开来,我将要聚合那些五官感受,重新编织你的记忆,去排除使你疯狂的因子──虽然现在说了你也听不到啦。」
  愚者先生用陈述米兰达警告的语气和态度对手上一块已经知觉整合完毕的达尼兹记忆碎块这么说,并且在最后半句话里泄气地破功;祂伸出手指点了一下那块面积稍大于自己手心的碎块,从指尖里分离出一条灵之虫附在上面。
  那只分离出去的灵之虫立即嫁接了自己的灵性到这块达尼兹身上,将晶体内部燃烧的灵性能量转移成自己的灵性──这意味着,接下来将由自己来负担达尼兹的灵性支出,直到本体的尝试结束,或是自己的灵性耗尽。

  确认了这一块的达尼兹在接受了灵性的嫁接后依然能够维持安定,并且自己营造的幻觉正在顺畅的运作,制造了一整座城数量的秘偶的OC人无所畏惧,伸长了自己所有的触肢,节省时间的一次性将所有记忆相连的部分通通接合,一口气分离出数百条灵之虫出去,并且将灵性嫁接到碎块上,同时开始营造梦境和幻觉。
  序列顶端的旧日持有的灵性和位格自不是装饰,尽管这一定程度的带来负担,但祂有不好的预感,时间拖得越长,祂恐怕越不容易将自己的神使拼凑回去。

  这时候的愚者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执着于亲自拯救达尼兹。
  祂始终觉得这是祂的神使,是祂不可多得的朋友,是如同所有塔罗会成员那样重要的锚。祂始终认为自己做这些事,是应该的,是出自一个神明对眷者的爱护,是一个人类对一个朋友的照应──而达尼兹在自己海上旅行的期间,给自己树立人设方面帮了不小的忙,多次因为达尼兹的缘故,祂才能反复的在格尔曼和克莱恩之间反复锚定了自己的模样。

  直到那些达尼兹的梦境破碎,直到达尼兹呼喊了祂的名字──他的名字。
  他看着格尔曼的脸,喊克莱恩,喊愚者先生。

  达尼兹是什么时候知道了格尔曼和克莱恩甚至是跟愚者的关联的,由于试探的记忆分裂的太厉害,就连周明瑞自己都没有发现,原来除了廷根就认识自己的友人伦纳德,还有一个朋友也摸到了这么靠近的位置,甚至为他不甘心到这样的程度──倒也不是说伦纳德就没有了,只是他们毕竟共同战斗过,真正的在战场上一起杀死了因斯‧赞格威尔,伦纳德很清楚自己还有能做的多少事,也从没少做过,自然没有达尼兹总是只看着自己当初背影战斗的绝望和无力感。

  「……呆子,你可是我钦定的神使啊。」周明瑞的容颜从灰雾中真正的袒露出来,他捧住了方才碎裂的晶簇,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捧在胸前,轻轻地靠上那一部份早已不是心脏的位置,好像这样就能透过这个始终都这么温暖的人再次感受到自己人性身上的最珍贵的那一块。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从一开始他就不打算让奥黛莉接触达尼兹,他终于明白会什么自己清醒的时间偏偏在神使崩溃的前一刻,他终于明白──

  「达尼兹,我想要你活着。」


  ──祂想要达尼兹在他身边。
  ──不要绝望好不好。


  「所幸现在知道我想要你在我身边也不算太晚,而你一直都是我的神使,我希望你活着,达尼兹,我希望你活着。」
  而这次他终于知道达尼兹想要什么,快醒来吧,一个真神怎么能够没有神使呢。
  周明瑞一边说,一边用触手把那一团燃烧的不成体统的肉块再次分离,然后黏合,然后嫁接上不属于原来的记忆,修复他受伤的神使总是温暖又柔软的精神。



  不要再想自己如果那时候在的话就好了。
  你已经在了,达尼兹,你明明一直都在的。


Fin.


當然,愚者先生會成功,這是合理的。

kzn645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