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兆头AU

425浏览    14参与
咩啊

12刀和Yana马(的夕阳红爱情)

是我基于颜值的盲目拉郎_(:з」∠)_
不知道有没有人搞过这对哈哈哈哈哈

12刀和Yana马(的夕阳红爱情)

是我基于颜值的盲目拉郎_(:з」∠)_
不知道有没有人搞过这对哈哈哈哈哈

Grinner
Good Omens ✖️ 水...

Good Omens ✖️ 水仙


一图多用。

Good Omens ✖️ 水仙


一图多用。

善从心
疯狂向大家安利 @睡王冠 太太...

疯狂向大家安利 @睡王冠 太太的《越轨》

是好兆头和光彩年华的双AU,现代设定,dang争文学,好吃极了(嚎叫!

然后暗搓搓地画了《越轨》第十一章的插图,没有画出原文的美好(。

语言贫瘠如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喜爱了,总之强烈安利

疯狂向大家安利 @睡王冠 太太的《越轨》

是好兆头和光彩年华的双AU,现代设定,dang争文学,好吃极了(嚎叫!

然后暗搓搓地画了《越轨》第十一章的插图,没有画出原文的美好(。

语言贫瘠如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喜爱了,总之强烈安利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这是和吃土破蛇对应的假天使_(:з」∠)_,之前找的图不知道被我塞哪去了,先拿这两张充数~

这是和吃土破蛇对应的假天使_(:з」∠)_,之前找的图不知道被我塞哪去了,先拿这两张充数~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之前被姑娘提醒忘记发无水印版本的吃土蛇硬照了,嗯,“硬”照

P.S.翻照片时候发现给这个AU找的图片参考里还有些梗没写,愉快!

之前被姑娘提醒忘记发无水印版本的吃土蛇硬照了,嗯,“硬”照

P.S.翻照片时候发现给这个AU找的图片参考里还有些梗没写,愉快!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6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04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下)

(我不是个拔吹,因为只要正常地描述老汉就宛如在吹,所以这章尬吹老汉。我得了不吹会死不黑也会死的病。)

《The Gourmand》①报道了一间新餐厅。

没什么值得新奇的,这本杂志是视美食为流行文化代表的先锋,它向来偏好发掘新餐厅与新的创意主厨。


但如果这家餐厅属于汉尼拔,并且名叫“不可言说”,就有点新奇了。


“发现‘不可言说’完全是个意外——当一个美食杂志编辑饥肠辘辘,背着相机随意穿梭在...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04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下)

(我不是个拔吹,因为只要正常地描述老汉就宛如在吹,所以这章尬吹老汉。我得了不吹会死不黑也会死的病。)



《The Gourmand》①报道了一间新餐厅。

没什么值得新奇的,这本杂志是视美食为流行文化代表的先锋,它向来偏好发掘新餐厅与新的创意主厨。


但如果这家餐厅属于汉尼拔,并且名叫“不可言说”,就有点新奇了。


“发现‘不可言说’完全是个意外——当一个美食杂志编辑饥肠辘辘,背着相机随意穿梭在伦敦街头,发现这座熟悉的城市里凭空出现了一家从未见过的新店,惊喜似乎难以概括他此刻的感受。”


这是《The Gourmand》刊出的第一句话。其后笔者从选材切入,跟随餐厅主人去市场采购了部分时鲜原料,重新回到“不可言说”后引出这位十分不流俗的主厨的烹饪理念,探讨了这间新餐厅将会带给食客怎样的体验与趣味,行文挥洒自如、旁征博引,不用读到结尾就知道这将成为饕餮圈子里引无数人追捧痴迷的食评文章。

除开对于菜肴艺术性和欣赏价值的探讨,排版时,编辑在餐厅主人讲述创作理念的部分搭配了几幅店主手绘的草图——只是简单的钢笔线稿,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虽然编辑在文中盛赞了一餐中所体会的种种美味,却也提到的“不可言说”的主人拒绝拍照。杂志的风格从来较少出现食物照片,但在“不可言说”每一道菜都是一件倏忽即逝但又在心底亘古永存的艺术杰作,编辑非常遗憾自己不能将它们收录其中。


“我希望每个人进食每一餐时都能更专注于菜肴本身,”穿着格纹三件套的主厨无奈地拒绝了我的要求,我只得放下相机,专心用上天赐予我的感官记录着我在“不可言说”所体味到的一切,这位相貌冷厉的绅士继续解释道,“食物献出自己为我们延续生命,香料、调味与烹饪手段为我们拓宽味觉,面对每一餐,我希望食客都会感恩于这些赐予,并切实地尊重它们。”


文章的最后,这位资深编辑感叹:走入“不可言说”之前,我正徘徊在人生的低谷,无论是手术对于味觉的影响,还是前妻的离去,都为我留下深刻的伤痕。这些伤痕似乎导致了灵感的枯竭,只觉得人生“无味”,我曾想着这也许是他们这类人最雅致也最残酷的一种死法。但当我走出“不可言说”,伦敦久不见晴的天空似乎专门为我裂开了一道缝隙,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突然就想起了入行的初心,也忆起那些占据生活大半时长的美好。这也许正是我向读者反复重申的,美食的力量。


一经刊载,来伦敦寻觅这家传说中有“治愈”力量的餐厅的食客就络绎不绝,但没人能找到正确所在,甚至连那位编辑想要重温旧梦也不得其门而入,但与此同时,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又频频出现并非着意找寻“不可言说”却恰好踏入其中的食客,而那些偶然被那位精致绅士治愈的人不止来自伦敦,还有巴黎、米兰、东京和纽约的记录。每个人遇到的菜品完全不同,但经历却与那位编辑一样,无论地位高低身价多少,他们踏入之前困苦踌躇,而离开时心中都填满了和煦朝阳。


就这样,向来告诉食客自己的名字不足挂齿而避免透露真名的汉尼拔,成为了一间传说中的餐厅的拥有者,还有好事者把传说故事中的“桃花源”或“神隐”安放在他身上。


“传说中的餐厅疑为快闪店,餐饮业营销思路新探。”

“不可言说惊现巴黎!”

“妙绝主厨重返伦敦!”

汉尼拔忍受着魔音穿脑的夸张朗诵。

“Angel,看看他们夸你~”


上帝罚没破蛇一双翅膀的时候,一定没想过这个用肚皮行走的家伙照样可以顺杆子爬到书架顶端呱呱乱叫——而且特别烦。

“汉尼拔~”躺在书柜顶到天花板间的狭窄缝隙里的破蛇垂下一只手,正好挡住他正在擦拭的书脊,他拨开了那只手。

“汉尼拔~”那只手又故意按在他正在看的书上,挡住他即将阅读的字句,他再次把手从书页上挪开,小心翼翼地修复被破蛇压过的脆弱书页。

“汉尼拔~~”这回破蛇双手齐上从顶上捧住天使的脸颊,迫使他抬头看他,逼他抬头的同时,恶魔的爪子尖还轻轻地蹭着他的颧骨和耳畔,而汉尼拔因破蛇越来越近的双——越来越近的双眼发愣没有反抗……

“威尔……”天使呢喃着,他已经能看清虹膜的精致纹理,紧接着……
重心不稳的破蛇从书柜顶滑了下来,咕咚一声大头朝下地栽到汉尼拔脚前的地上,天使维持着刚才仰头看蛇的姿势闭上眼沉默了好一会,非常疑惑自己当年为什么手欠地喂破蛇吃东西,如果不是他手欠,这吃土蛇早饿死几千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找他的麻烦。


拎起摔得嗷嗷叫的破蛇,汉尼拔觉得自己能够克制自己,把恶魔的皮囊连同里面那条愚蠢的蛇一同丢回那个如同他从地狱带出来的小软垫一般华丽的沙发上,而没有直接丢到自己厨房的案板上剁了迫使恶魔换个新的,一定是因为他是个天使。


“Angel,我错了。”恶魔并不诚恳地道了歉,“但你没必要为了避免骄傲而不看对你的夸奖啊。”

“早已看过。”天使转头看向露出惊喜神色的恶魔——这破蛇一脸看到他即将堕天的表情,温和地继续说道,“他们的夸奖只是基于事实,没有半点溢美之词,”汉尼拔看着威尔变了表情,“我又为什么要骄傲呢?”

本来兴奋于筹划许久的图谋终于实现,估计可以真正引得天使堕天的爱岗敬业地狱公务员,此刻被汉尼拔的微笑闪得圣光普照万箭穿心,一口老血涌上心头,恶魔盯着天使简直觉得自己要不认识他了:“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的超自然生物。”

汉尼拔倒是乐不可支,脸上不显,手里也没停,把刚打发的奶油用小勺厚厚堆在烤好的南瓜胡萝卜蛋糕顶上,又插上一支威尔最喜欢的巧克力棒做装饰,最后连同盘子推到岛台对面的恶魔面前:“彼此彼此,边引诱我堕天边跟我讨食的超自然生物,也独此一家。”

破蛇愤恨地一口叼走巧克力棒,咔嚓咔嚓地咬得掉了许多渣子,但乖巧地让所有渣子都落在自己的盘子里了——被天使剑逼着用人类的方式给汉尼拔一点点擦洗厨房绝对是他不想再经历一次的噩梦。这种可以给恶魔制造噩梦的天使到底为什么还能一直blingbling地乱闪圣光而没有堕天?!

“所以,亲爱的威尔,”汉尼拔很满意破蛇的听话,开启了自破蛇进来就一直想提起的一个话题,“可以请教你为什么救那个女孩吗?”


***


“安静。”无论广告中还是现场都很少发声的威尔并没有大声喊,声音却传进每个人脑子里。


随着这位如今身价最高的男模走向伤者,人群安静下来,所有人着了魔一般寂静,现场像是被冻住,只在他走过时人们窸窸窣窣地、如红海般为摩西让开道路,使他能以最快速度到达倒地的伤者身边。周围人身上都被溅了血,那个方才尖叫出名字的女孩跪在地上努力捂着同伴脖子上的伤口,却止不住疯狂涌出的血。威尔俯身和她换手,伤口很深,切断了一半的胸锁乳突肌和血管,血汩汩地流着,染红了他的袖口,沾湿了他支在地上的膝盖。

他早就听见人群中带着阴暗欲望低喃的“Angel”,威尔听到那个人类的心声,知道他想要搞点事出来让威尔记住他,甚至想要干脆杀了他,让威尔这个淫荡的不贞的邪恶婊子永远属于自己……


“救护车。”威尔对身边冻结的人群说道,这时现场才恢复了嘈杂,拥挤的人群中谁都没有动,只是机械地把需要救护车的要求一层层传了出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医护人员已经赶到,接替了威尔的工作,他站起来,在众多如梦初醒的快门声中目送受伤的女孩离开。


***


汉尼拔拿着刊登了他现场全身照的娱乐版头条,标题大概是“鲜血与红毯:现场的染血天使”,威尔没耐烦看,盘子里的蛋糕一下变得不好吃了。

“你用魔力救了她,”天使笑着看恶魔满心不爽的样子,“她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她活下来了。”

“没有,”威尔稍微垂下睫毛避开与天使的对视,满不在乎地摊手,撇着嘴表示,“这次事件太过了,我需要收集更多人类的欲望,而不是某几个特别的恶,阿比盖尔死了对我的职业生涯没有好处。”

“所以你连她的名字都记住了。”

“她的朋友边哭边喊她的名字,很难不记住,而且她长得有点像夏娃。”

“原来如此——威尔,还记得利用你自杀的埃及女王的名字吗?”

“那是谁?你知道我从来不记……这些……”威尔瞪着汉尼拔,不敢相信自己随便就落入了这个天使的圈套,而这破天使依旧笑得可恶,“我仿佛遇到的是个假天使。”

“几千年来你的抱怨从没超越这个范围,”汉尼拔此刻很想伸手揉揉傻蛇的发卷,但这还不及他已经压抑了两千年的想捋蛇的欲望强,“我想我也见到了一个用魔力行善的假恶魔。”

“随你怎么想。”威尔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这间破餐馆。

“你救了那个女孩,却没杀那个罪犯。”

“他溜走了,我没跟上。我不杀恶人,那可是莫大的善行。”

“可怜的不能飞的小家伙,”收到恶魔蹬视的天使慢悠悠地继续,像是笃定恶魔在听他说完之前不会离开,“我帮你解决了想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小小崇拜者,所以,”威尔转回头来,眼中冒出了兴趣,“对今晚的主菜重新燃起兴趣了?”

“噢。瞧你说的,”威尔笑容满面地重新坐下,双手托着下巴,对天使笑得见牙不见眼,“你做的菜什么时候不让我期待了?”

汉尼拔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他的恶魔。

而这恶魔乖巧地满足了他:“我的天使,我已经等不及尝尝你的手艺了,快来喂饱我吧~”


汉尼拔把时间捏得恰好,烤箱配合地叮了一声,正合适开始一场盛宴。


——tbc——


小剧场:


“长得像夏娃是你记住她的理由。”

威尔很想把信子吐到这个刨根问底的天使脸上。

“我不信你记得所有你救过的人的名字,”威尔马上就看到天使一副准备开始报名单的表情,“服了服了,果然是天使,脑子都用来记没什么用的东西了,好好好,有用有用。啧,我再不济也会对生命中的第一个case印象深刻好嘛?何况还丢了翅膀……”

“单就审美而言,你没翅膀更好看。”

“谢谢,我一点不觉得安慰。”


小剧场2:
  

天使的内心:如果破蛇色诱我也许我就真的堕天了……


小剧场3:


晚餐后。

威尔:今天的主菜异常美味。

汉尼拔:当然了,这是你最爱吃的。天性如此。

威尔对此真的非常满意。

而看到威尔露出心满意足表情的汉尼拔,也是非常满意。

不过威尔对于天使竟然这么搞都能不堕天感到震惊,觉得自己拐他堕天真是道阻且长,不知哈米吉多顿之前是不是能竟全功,对此,恶魔确有千般疑虑。


“你为什么还能保持天使的荣光?”

“因为我做的事天父都看在眼里,并为此感到喜悦。”

威尔觉得天堂真踏马太可怕了……


尔后,当有新恶魔来向将业绩王头衔保持了千年的威尔询问他究竟是否问过天使到底怎么做到一直搞事却能不堕天时,耿直的恶魔沉吟片刻后表示:

“我想这涉及天堂的商业机密,友谊是一回事,打探对方公司隐秘就不厚道了。”


耿直的恶魔看着菜鸟恶魔们求知的大眼睛,回忆着汉尼拔给他的答案,觉得还是给菜鸟们留下一个这世界黑白分明的印象更好。

  


写在最后:→_→其实考虑过老汉的餐馆叫地狱厨房的,但是这么写的话一写我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鲤太赐名

作者注①:的确有这本杂志,本文中的描述和实体杂志有较大区别,对这本杂志某没拜读只百度过,当作一个虚构杂志即可。
②割阿比脖子的不是她爹,是一个行为扭曲的破蛇的崇拜者,但伤口还是她爹割出来的那个风格

咸鱼的我依旧期待留言~所以啊~威尔出得厅堂,老汉入得厨房~真是神仙眷侣一对(不是)~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5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本节没有PG13以上的内容可能有敏感词所以直接做成图链了

一些设定

01 02 03 04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

(我是个威尔吹,对不起这章我会尬吹威尔盛世美颜!不喜欢看我吹,这章可以跳过去!)

玛丽莎·舒尔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来这个地方。

这里又热又吵,提前六个小时来占位置的疲倦裹挟着夕阳全化作热力泼洒在她们身上了,身边有些人的妆已经花了,乌眼鸡一样。

与女伴持续的兴奋状态不同,玛丽莎的情绪一直不高,她掏出代替瓶装水的软包矿泉水嘬了一口,兴致...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本节没有PG13以上的内容可能有敏感词所以直接做成图链了

一些设定

01 02 03 04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

(我是个威尔吹,对不起这章我会尬吹威尔盛世美颜!不喜欢看我吹,这章可以跳过去!)

玛丽莎·舒尔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来这个地方。

这里又热又吵,提前六个小时来占位置的疲倦裹挟着夕阳全化作热力泼洒在她们身上了,身边有些人的妆已经花了,乌眼鸡一样。

与女伴持续的兴奋状态不同,玛丽莎的情绪一直不高,她掏出代替瓶装水的软包矿泉水嘬了一口,兴致缺缺地看着女伴为一个个走过去的明星尖叫。

 

“喝点。”体贴的女孩把吸管塞进身边人的嘴里,让她润润已经叫哑的嗓子,赤褐发色的姑娘终于从持续的亢奋中稍微停下来,乖乖地就着她的手喝水。

“丽莎你一点不兴奋吗?”奇迹般拖着玛丽莎陪她来慈善晚宴给偶像打call的姑娘正用她浅蓝的眼睛疑惑地看向同伴,兴奋的红晕加深了她脸上的雀斑,她俩就站在步道旁边,夹在一堆长枪短炮里,与模特明星只隔一条软绳,那些本来只能在电视或者杂志上才能看到的人近在咫尺!

一波尖叫响起,可想而知是又有车停到红毯尽头了,玛丽莎的回答夹杂在尖叫里一点都听不清,但她乏味的肢体语言已经说明了一切。

长微博请戳

 

——tbc——

(给跳过尬吹的姑娘解释一下,这章主要是解释吃土破蛇的职业是非常成功的平面模特)

写在最后:咸鱼的我依旧期待留言~之前章节的超链接错误已经修复~我复制错地址了~都可以点啦~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4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HIGHWAY TO HELL与打口碟(下)

“说服他们灌唱片可真是麻烦死了,”恶魔把装满了CD的塑料袋丢到汉尼拔正准备坐的椅子上,熟门熟路地瘫进长沙发里,整个恶魔在皮质沙发上扭上几道弯,恨不得把自己重新拧回那条吃土破蛇,“最难搞的就是贝多芬了,说真的,Angel,我怀疑他完全是装聋,只不过不想录音。以后我直接找演奏家就够了,”威尔扭了扭在沙发里找到更舒服的姿势,衬衫都压皱了,“可惜你喜欢的那拨柏林爱乐缺了个长笛手,库普曼即使死了...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03 

HIGHWAY TO HELL与打口碟(下)

“说服他们灌唱片可真是麻烦死了,”恶魔把装满了CD的塑料袋丢到汉尼拔正准备坐的椅子上,熟门熟路地瘫进长沙发里,整个恶魔在皮质沙发上扭上几道弯,恨不得把自己重新拧回那条吃土破蛇,“最难搞的就是贝多芬了,说真的,Angel,我怀疑他完全是装聋,只不过不想录音。以后我直接找演奏家就够了,”威尔扭了扭在沙发里找到更舒服的姿势,衬衫都压皱了,“可惜你喜欢的那拨柏林爱乐缺了个长笛手,库普曼即使死了也会去你们那边……”恶魔唠唠叨叨地抱怨着。

汉尼拔盯着先自己落座的塑料袋,满满一袋子的CD,保证独家专享,只是过地狱大门的时候不得不全打了口,不能当作商品出售——说真的以威尔的业绩,完全不用担心他会做这种生意,而且威尔带这个也只会是带给自己。

威尔托着脸颊歪在沙发里看着一张张认真摩挲碟盒上的名字与曲目的天使,觉得他抱着一大袋子CD的模样活像是冬天里挖出了一大罐坚果的松鼠,即使表面矜持得厉害,但那眼睛里的光可骗不了人——这光真的比天使扑棱俩翅膀时候扇呼出的圣光好看多了。

 

“我饿了。”汉尼拔觉得自己几乎幻听,记忆中那种甩打尾巴敲碗的声音如在耳畔,不过当他把自己从收获了大量打口碟的罪恶愉悦中拽出来,看向停放了一滩威尔的长沙发时,恶魔只是乖巧地瘫着。当年的吃土破蛇早出落成如今模样,和诱惑夏娃时候别无二致的漂亮,鳄梨般柔滑的脸颊枕在沙发扶手上,毛茸茸的不再是竖瞳的大眼睛对他眨呀眨的,柔韧的身体把原本笔挺的衬衫和西装扭得不能看了。

汉尼拔从冰箱取回早就备好的冷食小点,用小勺舀着,一口一口填进破蛇嗷嗷待哺的嘴里。
巧克力在舌尖融化,慢慢滑过舌面流进喉咙,刚刚咽下再张开嘴就一定有新的、分量合适的一勺等在唇边。两只超自然生物慢悠悠地解决掉很小的一份小蛋糕,恶魔软乎乎地对天使笑着,天使看着恶魔嘴边沾着的巧克力痕迹突然很想把这破蛇拎到怀里再好好捋一回——不过自从破蛇换了皮囊,他就没再这么干过了。

“真该让你的粉丝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汉尼意有所指地暗示他一身褶子的衣服,伸手抹去威尔嘴角的巧克力,指尖还没离开就被恶魔含进嘴里。软热的舌头卷上他的拇指,蹭掉了仅剩的一点巧克力痕迹,尖利的牙齿划过天使的指腹,有点痒,像是随时会穿透他的皮肤,但他俩都知道那不可能,汉尼拔本身的防御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威尔也不会允许这种意外发生。令无数迷弟迷妹痴狂的威尔·格雷厄姆(是的,他还给自己随便找了个姓来)叼着天使的拇指,继续趴在长沙发上,抬眼看着汉尼拔笑,虹膜的变幻色彩本不是人世间该有的……

“……爱死我的。”汉尼拔没有听清恶魔说了啥,善解人意的恶魔松开他的拇指笑着又重复了一遍,“如果他们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只会更加爱死我的。”

天使自认没有翻白眼这种功能,所以他在收回手之后,只是定定地给了恶魔一个警告的眼神,就转身回厨房了。

 

可惜的是,本该追随着天使背影的竖瞳早早合上了打盹,而本该毫无所觉的天使,却在施展厨艺的间歇盯着睡着恶魔猛瞧……

 

“请不要在我的餐桌上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

“抱歉,Angel,你的厨艺实在是太好了。”被管教的恶魔却半点没准备少发出点声音,每品尝一道新菜那双蓝绿色的眼睛都会神往地合起来,并伴随着一点被天使评价为“淫♂荡”的赞许声,那声音似乎让天使非常紧张,连坐姿都紧绷了不少,“如果这种说法不是对你们天使太冒犯了,”威尔故意在恪守礼节的汉尼拔面前舔着叉子,这让天使更加紧绷了,“我会说你比别西卜都更称职作‘饕餮’——你的手艺比地狱任何一个魔都要好。”

天使的脸色彻底黑如锅底,那不是天使日常热爱日光浴的结果,而是真正的情绪阴云让他差点要以脸色转换阵营。

“别把我和你们那些堕天的家伙比。”对着威尔揶揄的表情,汉尼拔决定冷静一下似的去厨房拿了热腾腾的派回来,但当他看到那条破蛇一脸饥渴地盯着他的时候,本来想用苹果派威胁他的心思都被他叹了出去,“即使明知冒犯,你也已经说出来了。”

切下一角,丢进不怕烫的恶魔嘴里,在威尔故意为之的呻吟声中,天使感到类似神罚的电流窜过脊背:“不过,谢谢夸奖。”

“多谢款待。”吃得十分满足的恶魔如是说。

——tbc——

写在最后:我是不是很厉害23333!佩服自己hhhhh,咸鱼的我依旧期待留言~

下一章请戳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3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HIGHWAY TO HELL与打口碟(上)


“别。”

“什么?”说话间汉尼拔已经把磁带推入磁带槽,“谁开车谁选歌,这是惯例,我亲爱的。”

威尔眼睁睁看着那些机械设备把磁带一点点吞进深处,宛如有洁癖的守财奴看到自己珍贵的金币一路滚进街边的污水槽般绝望,恶魔别过脸,轻轻把脸埋在手心里:“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急刹车后,橡胶因惯性而在柏油路上发出的摩擦声,不会因为那些轮胎属于本特利而...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一些设定   01 02

 

HIGHWAY TO HELL与打口碟(上)

 

“别。”

“什么?”说话间汉尼拔已经把磁带推入磁带槽,“谁开车谁选歌,这是惯例,我亲爱的。”

威尔眼睁睁看着那些机械设备把磁带一点点吞进深处,宛如有洁癖的守财奴看到自己珍贵的金币一路滚进街边的污水槽般绝望,恶魔别过脸,轻轻把脸埋在手心里:“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急刹车后,橡胶因惯性而在柏油路上发出的摩擦声,不会因为那些轮胎属于本特利而变得不刺耳,而后车也不会因为开车的和坐车的是一对超自然生物而不按喇叭。

威尔同情地看着天使,他的天使现在脸色煞白,双手僵硬地紧握着方向盘,一双深邃的棕眼睛震惊地盯着前方,就像看到了哈米吉多顿提前降临。

现在车子因为高速急刹的摆尾滚下了路肩,两个人现在确切地说是大头朝下坐在车里,天使一路上下意识地保护着他俩以及这辆车,现在整辆车悬浮在距离地面一英寸的高度,而他俩还违背地心引力牢牢地坐在座位上,只有头发遵循了一点人间的物理定律——当然仅指威尔略长的巧克力色卷发,汉尼拔那些发胶过重的灰金色头发还在原位。

喇叭里依旧持续播放着把汉尼拔刺激至此的乐曲,威尔好笑地在安全带和重力允许的范围内转头看他。

“那是什么?”天使稍微平缓了一点情绪,但威尔敢打包票,即使遇到了神之大敌、诸王的毁灭者、无底深渊的天使、名叫恶龙的猛兽、此界的王子、谎言之父、撒旦之种和黑暗之君,汉尼拔也不会露出更加苍白的脸色了。

好心的恶魔伸手按了停止键,车内重归寂静,缓过神的天使翻转车子让它稳妥地落在地上并从人类的视野范围内消失。

“HIGHWAY TO HELL。”这名字天使下意识看了一眼他们刚刚翻下来的路肩。

“我以为我放进去的是维瓦尔第。”汉尼拔心有余悸地抽出磁带,念着上面的标签。

“任何磁带在车里放上两个星期,都会变成这样。”威尔耸耸肩,一副都是我对流行文化相当了解才能告诉你这么多的表情,又拍拍司机肩膀示意自己可以和天使换手开车,“你该听我的,即使这车一直是你开,它也是我的车,我总比你们天使懂得多。”

而这话换来的,就是威尔被汉尼拔以最后的倔强钉在副驾驶位置上,并且一路隐形超速回家。

 

恶魔对此的反应自然是一路大笑。

——TBC——

写在最后:辛勤更新的我一定身高一米八!越来越随心所欲的我依旧期待留言~

忘了提示:本特利就是宾利,《好兆头》的翻译用的是本特利我就遵循翻译方法了。HIGHWAY TO HELL是鲤太提供的梗!《好兆头》里面本来是《皇后乐队精选集》但感觉不能吓死老汉所以换成了这首,请想象老汉正优雅开车突然喇叭里传来“HIGHWAY TO HELL!!!!!!”~~~~~

下一章请戳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2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01 一些设定


如果你已经和你的敌人对峙了几千年,那你们四舍五入和挚友也差不多了。


一条蛇的饲养方法


“你觉得我们真的该尝试吗?”

“你真的想终生吃土?”

“是啊,我们几乎是永生的。”

“起码直到审判日前我们很难死……”


“你确定这是食物?”

“你是蛇当然是吃老鼠,你被创造成这样。”

“谢谢,我宁愿吃土。”


“这不是老鼠肉做的吧?”

“……”

“滚开!你这个假天使!”


“不...

警告:OOC/《好兆头》AU/拔杯/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01 一些设定

 

如果你已经和你的敌人对峙了几千年,那你们四舍五入和挚友也差不多了。

 

一条蛇的饲养方法

 

“你觉得我们真的该尝试吗?”

“你真的想终生吃土?”

“是啊,我们几乎是永生的。”

“起码直到审判日前我们很难死……”

 

“你确定这是食物?”

“你是蛇当然是吃老鼠,你被创造成这样。”

“谢谢,我宁愿吃土。”

 

“这不是老鼠肉做的吧?”

“……”

“滚开!你这个假天使!”

 

“不要再尝试了,我吃土就行了,习惯了之后,土挺好吃的。”

“那你可以试着不要对我手里的盘子流口水。”

“Angel,蛇没有口水。”

 

说这话的时候日常吃土又难伺候的破蛇正紧盯着天使手里溢出香气的盘子,一条粉红的信子在空中摆动不停,有别于普通蛇的琥珀黄,威尔的竖瞳是一种随着光线改变的绿色,也许这正是他作为黑暗造物的明证。

“Angel,那是什么?”威尔从他骄奢淫逸的漂亮软垫上抬起头来,微微摆动身体,看起来颇像随着耍蛇人动作起舞的人间蠢蛇,“闻起来好香啊。”

“蛇羹。”汉尼拔如实作答。

威尔扭来扭去的身体和吐来吐出的舌头僵了一会,大概犹豫了几息时间——但两个超自然生物都不需要喘气,汉尼拔不确定具体几息。

“给我!”

 

其实汉尼拔并不确定喂给蛇其他东西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这是不可言说的意志,是蛇诱惑人类始祖吃善恶树果实之后必须要承担的宿命。

但通常来说,蛇明明是吃老鼠的。天使觉得这事的确有点说不通,不但“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她的脚跟”,还得吃土,真的太可怜了。

土里只有上帝故意放进去的微生物和腐殖质——对,就是那些让生物学家以为发现世间真理的东西,当然了还有那种46亿年历史的玩意,还包括恐龙化石分子原子以及现在还不能说的一些小玩意,都是上帝和人开的小玩笑,创世纪前两个星期就计划好的——所以蛇吃这个真的吃不饱。

汉尼拔看着似乎已经细了不少的蛇——威尔的上司很明显没有关怀他日常饮食的心思,从来都是把任务往蛇脑袋上一丢:必须完成,不管用什么方式;而其实那些位地狱魔君们自己也没什么思路,全靠个蛇脑袋出主意,按照三千多年后将会发现的理论,破蛇的脑容量真的不大,真是为难它了。

说到底除了各为其主以外,他们倒没什么必然冲突——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破蛇吃土饿死。

 

天使把盘里的肉捞出来,捏成小块,吃土蛇乖觉地溜达到他膝盖上待好。

 

“我不确定这真的可行。”

“如果你再犹豫我就真的饿死了。”

 

汉尼拔把一整盘蛇肉都填进威尔的肚子里,威尔整个蛇都吃得粗了一圈,直挺挺的没法打弯,天使仰头看了看天,风轻云淡半点没有准备落下神罚的意思,才稍微放心下来。

接下来他就把蛇抓到手里捋着玩,威尔本想抗议,但是吃饱了太困,也就任由天使随便捋了,反正也捋不出花儿来。

 

傍晚时候,威尔从汉尼拔胸口的衣服里面醒过来,发现自己盘在天使毛茸茸的胸口睡着了——相当暖和,睡得很舒服——某条已经被床的体温焐热的蛇把床也吵醒了,两个超自然生物对视一眼,同时看天,由亮粉到浅橙的晚霞铺了漫天,细细的云缕映下来红金色的光辉,终于确定,上帝没空管个破蛇具体是吃土还是吃兔。

 

“明天吃兔子吧,汉尼拔。”随着天使坐起,盘成蚊香的威尔从汉尼拔的胸口滑落,爬到一旁被冷落许久的小垫子上看着汉尼拔跪在原地虔诚默诵什么。

如果破蛇有眉毛此刻必定挑眉,此刻他只能睁着一双竖瞳瞪着在夕阳余晖中认真感谢天父的天使。

 

“如果你觉得我的命是谁恩赐来的,那大可不必,”破蛇的口气虽然嘲讽,却还是压低了声音,他的天使同伴不会告密,但全知全能的那什么玩意向来特别小气,“我被创造就是干这件事的。上面对咱们用过即弃是很经常的事情,你看伊甸园没用了,咱俩只能……”

蛇被拦腰握住,拎起来揣到怀里,没能继续说完,天使没说话只是握着蛇又捋了起来,威尔觉得这个节奏真的太催眠了……他是蛇……受不了这个……zzzZZZZ

 

汉尼拔把蛇按在怀里,弯腰捡起威尔从地狱带来的小垫子,上面精确对称的装饰花纹挺好看的,地狱那边还真有点有意思的东西。

炎剑之类的事情,反正他也被发配到人间了,可以慢慢考虑,他现在首先需要个厨房——在野地里做饭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tbc——

写在最后:如果你不是天使,请不要学老汉拎蛇揣蛇捋蛇,蛇威尔以外的蛇并不喜欢被这么对待(如果不是天使拔,蛇威尔表示他也不喜欢被这么对待),突然勤奋_(:з」∠)_,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勤奋,这个AU没什么前因后果只要写段子就行了感觉好放松啊

下一章请戳

Abgrund_叫我鸽鸽巫

[拔杯/好兆头AU]天使拔X恶魔杯《六千年宿敌的日常》01

如果你已经和你的敌人对峙了几千年,那你们四舍五入和挚友也差不多了。

 一些设定

差点忘了警告,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本文很多梗都是《好兆头》里的,顺便安利一下这个小说,是米国的尼尔·盖曼(对,《美国众神》原著他写的,《鬼妈妈》原著他写的)和英国的冷幽默大师特里·普拉切特(这位大师稍微小众一点_(:з)∠)_但很好看哦)合写的,非常好看2333,一切创意归属他们的原创者,我只是拿来萌,我承诺不以此盈利。
天使恶魔这种梗,按照我剧风格更合适的其实是天使薇恶魔拔(恶魔诱惑天使堕落),这个风格的俺也脑洞过非常美味可爱,非常IC,...

如果你已经和你的敌人对峙了几千年,那你们四舍五入和挚友也差不多了。

 一些设定

差点忘了警告,本文对上帝天使那个体系有各种不良解读,虔信者千万别看

本文很多梗都是《好兆头》里的,顺便安利一下这个小说,是米国的尼尔·盖曼(对,《美国众神》原著他写的,《鬼妈妈》原著他写的)和英国的冷幽默大师特里·普拉切特(这位大师稍微小众一点_(:з)∠)_但很好看哦)合写的,非常好看2333,一切创意归属他们的原创者,我只是拿来萌,我承诺不以此盈利。
天使恶魔这种梗,按照我剧风格更合适的其实是天使薇恶魔拔(恶魔诱惑天使堕落),这个风格的俺也脑洞过非常美味可爱,非常IC,但_(:з)∠)_,俺是个不爱走寻常路的~我非常热衷于调换身份这种事~

所以这篇是天使拔X恶魔杯,诶嘿

 

 

逐出伊甸园

 

“你的翅膀呢?”天使盯着失了两只翅膀的蛇,墨绿的家伙现在正以肚皮前行。

威尔吐了吐信子,天使侧耳细听才听见他的话。

“让你的主拿走了,”威尔抬头发现雨没了——善良的天使正张开了一侧翅膀给他挡雨,“哦,谢谢,”诱人犯罪的邪恶之物往天使身边凑了凑,“别那么看我,我是恶魔不意味着我不懂礼貌,即使你的主罚我一辈子吃土,……”

“……”汉尼拔听着威尔这么妄议上头怎么都不太自在,“那是因为你诱惑了人类始祖。”

“诱惑他们堕落?”蛇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恶魔就是这么种生物,天使低头看着威尔心想,即使是这种渺小卑弱的形态依旧看起来挺漂亮的,“先不说我被创造出来就是干这事的,”天使想要辩解什么却被恶魔下一句堵回去了,“我就不知道能分辨善恶怎么就是件堕落的错事儿了。”

天使抖了抖翅膀,紧了紧怀里的竖琴,避重就轻:“终究是你诱惑了她,我可听见她说看你漂亮,以为美的就是善的,所以就听从了你的。”

地上的蛇又拿白眼横他:“所以你看,他们的确需要知道怎么分辨善恶。”

天使沉默着,和恶魔一起在伊甸园里看着连绵的雨。

 

蛇又开口了:“你说这一直下雨,是不是你的主也在后悔难过?”蛇看天使张嘴想要说话,又接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主意志不可言说。”

天使闭了嘴。

“你的炎剑呢?”蛇又往天使怀里的竖琴看过去,“下雨天怪冷的我们需要点呼呼冒火的东西。”

“……”天使可疑地沉默着。

“你送给他们了?”恶魔难以置信地直起蛇身——虽然也没高多少,“天咧,不愧是善良的天使。”

“总觉得你叫‘天咧’的语气十分亵渎,”汉尼拔低头看着那条白眼翻到后脑勺的蛇,“其中一个小东西怀孕了,下着雨他们生不了火,出去了总得吃点热的。”

“吃点热的?你究竟是天使还是吃货?”爱好厨艺的天使不想理他。

 

“你的炎剑送人了,为什么还抱着个竖琴?”汉尼拔想明白了,这蛇一刻不怼他就不自在,“不抱着点什么就不习惯?”

“如果你让我抱着我就不抱竖琴了。”天使决定对这吃土的破蛇丢掉修养。

“好啊,省得你继续支着翅膀给我挡雨了。”破蛇从善如流地朝天使晃晃尾巴。

 

雨继续下着,天使怀里揣着一条墨绿花纹的蛇,竖琴丢在一边的地上,两个超自然生物呆愣地看着人类被逐出伊甸园的方向。

——tbc——

写在最后:哈哈哈哈哈哈,萌不萌!萌不萌!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