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茶家族

17226浏览    142参与
欧阳千夏

【朝耀】

【朝耀】

#英语必修二U1脑洞

#嘉龙视角

#沙雕预警


·

好茶家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

谢邀。

我是王嘉龙。

你们知道的,我家还有一位英/国原不良。

两种文化交汇,我想我体验着常人无法体会到的奇妙。

的死亡历程。

原不良不喜欢我称呼他“原不良”,并用嫌弃的眼神瞥我,问是谁教我的,还以“我把你拉扯这么大不容易”为由,噎得我无话可说。——他什么时候开始了我家的长老统治?——他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要叫“柯克兰先生”。想起来,我之前还在他家里寄居过一段时间,那时大佬忙赚钱。我可是明白了大佬做饭是多么美味!据说,柯克兰先生(重音)曾好心请费里西安诺吃饭,结果...

【朝耀】

#英语必修二U1脑洞

#嘉龙视角

#沙雕预警


·

好茶家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

谢邀。

我是王嘉龙。

你们知道的,我家还有一位英/国原不良。

两种文化交汇,我想我体验着常人无法体会到的奇妙。

的死亡历程。

原不良不喜欢我称呼他“原不良”,并用嫌弃的眼神瞥我,问是谁教我的,还以“我把你拉扯这么大不容易”为由,噎得我无话可说。——他什么时候开始了我家的长老统治?——他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要叫“柯克兰先生”。想起来,我之前还在他家里寄居过一段时间,那时大佬忙赚钱。我可是明白了大佬做饭是多么美味!据说,柯克兰先生(重音)曾好心请费里西安诺吃饭,结果是让费里怀里是不是在虐待自己。

相比起来,我家大佬简直是神仙!小笼包、水晶饺、五谷煎饼、京酱肉丝、糖醋里脊……不管原材料是什么,大佬都能做出宫筵的味道。去年中秋大佬亲手做的冰皮月饼,入口即化、醇香四溢!

湾湾跟我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得抓住男人的胃。我想,柯克兰先生(重音)迷上我家大佬的原因之一就是如此吧。


我在没人的地方会……释放天性?上次我在厨房踩着灶台拉二胡时不幸被大佬撞见了。他一脸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我。还好我反应快,立刻屈膝半蹲,若无其事地低着音调问他有事么。他看起来更像见了鬼一样。(?)当天晚上,柯克兰先生(重音)开门的时候,头顶准确无误地被扣上一口锅。


——嗯,土豆饼真好吃。

骨戈骨鸽

八百年沒更lof了,丟一下摸魚xx

最后一张有参考

八百年沒更lof了,丟一下摸魚xx

最后一张有参考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English(?)日常
阿尔肥第一次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改编自网上看到的梗hhhhh

沙雕网友:小时候,爸爸妈妈说完脏话就会说那是英语。


我永远也不能忘记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老师问谁会讲英语呀?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English(?)日常
阿尔肥第一次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改编自网上看到的梗hhhhh

沙雕网友:小时候,爸爸妈妈说完脏话就会说那是英语。


我永远也不能忘记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老师问谁会讲英语呀?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开学日常
菊老师:nini你娶了个啥??

hhh之前不知道从哪看来的名字梗🙈
又是毫无营养的一篇小短漫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开学日常
菊老师:nini你娶了个啥??

hhh之前不知道从哪看来的名字梗🙈
又是毫无营养的一篇小短漫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睡前日常

亚瑟:我养的不是儿子。    是情敌。


hhh我印象中的好茶家族(?)

父子俩的抢耀日常(?)

很短_(:з」∠)_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睡前日常

亚瑟:我养的不是儿子。    是情敌。


hhh我印象中的好茶家族(?)

父子俩的抢耀日常(?)

很短_(:з」∠)_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饭前日常

嘉龙:我永远不知道我下一顿会面对什么

突然想画好茶家族_(:з」∠)_

我知道这很水but_(:з」∠)_

本来想多画一点内容再发的

but才画了一点我就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那就当个背景阐述吧?(什么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饭前日常

嘉龙:我永远不知道我下一顿会面对什么

突然想画好茶家族_(:з」∠)_

我知道这很水but_(:з」∠)_

本来想多画一点内容再发的

but才画了一点我就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那就当个背景阐述吧?(什么

夏目桐桐子

1⃣龙:大佬,男人老狗鸟不起
耀:……係唔係fit得你少
sir:后生仔,唔使咁急哇
耀:……收声啦哥计

2⃣龙:做完ai回家,要即刻冲凉
耀:………………
sir:唔好嬲住先啦,係《爱回家》啊……阿龙你滴断句又真係几令人惗歪嘅

梗来自掌门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半夜看真的笑到我床塌!后面还有咖喱鸡等的梗,让我想想怎么活用活用😋

1⃣龙:大佬,男人老狗鸟不起
耀:……係唔係fit得你少
sir:后生仔,唔使咁急哇
耀:……收声啦哥计

2⃣龙:做完ai回家,要即刻冲凉
耀:………………
sir:唔好嬲住先啦,係《爱回家》啊……阿龙你滴断句又真係几令人惗歪嘅

梗来自掌门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半夜看真的笑到我床塌!后面还有咖喱鸡等的梗,让我想想怎么活用活用😋

枱玖kyuu
是英sir再给港仔讲睡前故事嘿...

是英sir再给港仔讲睡前故事嘿嘿嘿
提前祝大家父亲节快乐哇ヾ(●´∇`●)ノ(我已经在成为月更画手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是英sir再给港仔讲睡前故事嘿嘿嘿
提前祝大家父亲节快乐哇ヾ(●´∇`●)ノ(我已经在成为月更画手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白沫

啊啊啊啊啊啊我这个笨蛋!才想起来给亚蒂的短漫还没发,我大概是最晚一个发生贺图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这个笨蛋!才想起来给亚蒂的短漫还没发,我大概是最晚一个发生贺图的了

知绡er

王耀:“嘉龙,你吃饭前洗过手了吗?”

嘉龙:“洗过。”

王耀:“可你的毛巾是干的。”

嘉龙:“...干洗不懂啊。”

王耀:“...柯克兰先生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嘉龙:“可他不洗手你都能给他下面吃,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吗”

王耀:“我给他哪里吃??!!”(脸色忽然爆红)

嘉龙(移开眼)“不,没什么,当我没说”


嘉龙os:我根本就没想到这层意思的好吗……)

王耀:“嘉龙,你吃饭前洗过手了吗?”

嘉龙:“洗过。”

王耀:“可你的毛巾是干的。”

嘉龙:“...干洗不懂啊。”

王耀:“...柯克兰先生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嘉龙:“可他不洗手你都能给他下面吃,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吗”

王耀:“我给他哪里吃??!!”(脸色忽然爆红)

嘉龙(移开眼)“不,没什么,当我没说”


嘉龙os:我根本就没想到这层意思的好吗……)

三七子

不算脑洞的脑洞

突然觉得在好茶家族(朝耀+港耀)的设定中,可以写小香的俄狄浦斯情结哎……最近都特别想写这个设定。但又担心因为不懂弗洛伊德,把这个梗写得很不伦不类……而且如果开港耀的车,可是真乱♂伦哎……有点害怕产生不良影响(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JPG)


污染tag致歉。所以有人写过这个梗或者想看这个梗吗?没有人想看我就不写了(握笔的手 微微颤抖.JPG)

突然觉得在好茶家族(朝耀+港耀)的设定中,可以写小香的俄狄浦斯情结哎……最近都特别想写这个设定。但又担心因为不懂弗洛伊德,把这个梗写得很不伦不类……而且如果开港耀的车,可是真乱♂伦哎……有点害怕产生不良影响(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JPG)


污染tag致歉。所以有人写过这个梗或者想看这个梗吗?没有人想看我就不写了(握笔的手 微微颤抖.JPG)


瑛步花间
很喜欢《油尖旺金毛玲》这首港乐...

很喜欢《油尖旺金毛玲》这首港乐,参照专辑封面及人物设定进行了相关创作,故事本身和歌曲没有什么联系。
本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期,有一定三次元时代背景,cp为夜店港×纯良耀,英sir客串所以有一点朝耀。一发完结的小段子,ooc强烈预警。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如果再一次选择,还该不该来香港?
坐在一片光鲜霓虹之外的王耀安静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了。
香港最开始给王耀留下的印象是小说影视里的侠肝义胆和情意绵绵的千千阙歌,还有收音机里新闻播报的丰功伟绩:什么从97年回归祖国之初gdp就远超3个上海啦,还有全球最富裕、...

很喜欢《油尖旺金毛玲》这首港乐,参照专辑封面及人物设定进行了相关创作,故事本身和歌曲没有什么联系。
本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期,有一定三次元时代背景,cp为夜店港×纯良耀,英sir客串所以有一点朝耀。一发完结的小段子,ooc强烈预警。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如果再一次选择,还该不该来香港?
坐在一片光鲜霓虹之外的王耀安静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了。
香港最开始给王耀留下的印象是小说影视里的侠肝义胆和情意绵绵的千千阙歌,还有收音机里新闻播报的丰功伟绩:什么从97年回归祖国之初gdp就远超3个上海啦,还有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和生活水准最高的这三大美称。总之一切正面的形容词都像是扎堆似的集中在了这个世界第一自由港,也镀了层金一般镶在王耀小小的心里再伴随着他一点点长大。
后来摘下学士帽正式告别学生时代,王耀便毅然决然地离开华北故土,南下而上。
小他三岁的胞弟也曾因为他这一决定哭红了眼睛,临行那日牵住王耀的袖子,迟迟不肯松开。
于是王耀摸着他的头笑言:“傻瓜,哭什么?要闯,就要闯去天南海北;要做,就得做得人上之人;这样才不枉人生一世嘛。而且你放心,我绝对会在那里挣好多好多的钱,等以后你长大了来香港看我,大佬我都包吃包住不差钱!”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一切都并非他所想那般。
原来他也不过这座城市里忙碌而渺小的那一类人,永远缩在这寸土寸金之地中租来的15平单间里,每天早出晚归赶公交地铁赶工作deadline,加班历程就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钱包却和上司的眉头一样永远紧皱,由于工作原因生活过程中也时而接收他人投射的和善白眼。
不过王耀自认香港这一地方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大变化,比如说到底他还算是比家乡的同龄人多挣了一些钱;比如这地方愣是将他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磨成了吼嘅呣该不离口的粤语;比如强大的锻炼了自己的忍耐力和内心世界,让他即使加班到深夜也能乐观的细数连街灯里藏着的一千零一夜;再比如现在,从小到大未涉足过的迪厅夜店,也被同事们所谓“友好团建”的幌子被动绑架过来。
这里是油尖旺区的一家酒吧包厢,人人都说此处是最具香港气息的一个片区,王耀觉得无错——同事们和他皆是身着西装的江湖小虾,歌房则是武侠小说里的侠义大会,各式平平无奇的小人物混迹其中。偶尔不定会有大侠出没——但更多时候是狐群狗党,三教九流。
喝高的同事正搂着身旁小姐兴致盎然的飙高音,还大声调笑着完场后要随行一同“去下场”。被打断了思绪的王耀选择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酒桌上的果盘里。他先是看中了一颗雌梨,又四下寻找一番,捞过酒桌下层的水果刀将它削皮去核切成片,再整齐地码到装着餐酒的杯沿壁。看着一簇簇酒红晕融在梨片上渲染开来,王耀颇为期待地勾起嘴角准备享用这份自制的红酒雪梨。
但就在这时,他发现身前突然笼罩上了一层阴影。他抬头一看,眼前正蹲坐着一个少年,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穿着貌似是西洋那边舶来的牛仔外套,右耳朵还打了好几个耳洞挂着熠熠的耳钉。少年两指夹烟眯着眼看他,先深吸了一口,再颇为老道的缓缓吐息,尚烧着火簇在手指间行驶了一个漂亮的往返,动作十分有样子。唔,也许他这样前卫到出格的装扮确实可以用“摩登”一词来形容——但是那副过分娴熟的吐烟动作与他还未长成的尚小模样显得格格不入,让王耀有一种很不顺眼的感觉。
见这少年目不转睛的聚焦点竟是自己手里的点心,王耀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想吃啊,叫哥哥~”
“哥哥。”
王耀差点被他毫不犹豫吐出来的烟圈和话语给呛住。
他无话可说地将杯子里梨片递了上去,少年也相当自然地接过去,顺便熟练地按灭烟头。离群的火星蹦到少年手腕上,眼睛则像是将刚刚那些烟草深深吸入四肢百骸般的不见光彩,带着微微翘起来死皮的嘴唇也似稍稍风化的白色石像。整个人没有生气地像是要把灵魂剥离出去,只有那未曾被时光印刻过痕迹的稚嫩面孔,以及不加收敛的吃相,还显示着他尚且是个孩子。
王耀凑近少年,靠着他的耳畔偷偷地问:“你这么小,怎么会来这里?”
少年消灭掉酒杯里的最后一块梨片,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如果你给我50港元,我可以叫你爹地。”
王耀这次是真的被他这句突如其来到莫名其妙的话语给呛死了,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谁知那少年竟像他刚才那样主动地凑近过来,随着歌房的音乐渐深渐迷离,那些稍显暧昧的放纵也在近距离的接触里由唇间流泄。少年微张开嘴,将那滑腻温热的舌尖探出,在王耀的耳畔缠绵缱绻:“如果你给我1000港元,我还可以帮你/吹/箫。”
宛若一声低闷的雷鸣在耳边轰炸!让疑真似幻间难辨真伪的王耀蓦然惊醒!!
只听啪的一声响动,歌房里的人们停止了狂欢,讶异地看着满脸通红的王耀和被他用力推到一边、同样一脸讶异的少年。
“你——”王耀猛然抬头,手指有力地一划,愈发愤慨的他甚至忘了讲粤语:“你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能说出这么脏的话来?!”
“大陆人?”少年挑眉,很快便面带讥讽地回击过去:“你不也是一把年纪,还一到香港就往夜店里头钻?”
“你……!”王耀甫一气急,少年就敏锐地发现对面人这样的神情太过认真,太过锋利,是以前从未见过的。似乎还有些什么其他的东西,压迫得他有点想赶紧走掉。
可是,不容逃避,也不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王耀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语气也似恨铁不成钢般的恶狠狠地:“跟我来!”他不再兼顾同事们的眼光,直接大力揪住这个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少年,不顾对方的反应直接将他带出了房间。
“你到底要干嘛,大陆人。”回应王耀的语气很凶,在提到那个带着地点状语的称呼时还有一些特地加重的刻薄,少年颇有几分出口不饶人的架势:“没钱就赶紧走,别浪费我的时间。”
“首先我要和你讲明白,”咬牙怒瞪他半晌,王耀长舒一口气强迫自己心平气和:“第一,你这个年纪不该待在这种地方,更不该说刚刚那样的话;第二,大陆不该是你一提及就带上挑衅语气的词语,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是来香港追梦的。”
“我看你是来香港做梦的吧。”看着王耀蓦然凝重下来的神色,少年心下反而隐约有了些所言极是的快意:“我可是一出生就有你梦寐以求的三颗星星呢(*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 的代表标识),要不要当我的小弟?我可以打个半折来给你讲讲在资本大亨掌控下小市民糜烂无为的香港梦。”
……看来迷途知返教育计划可以提前结束了,王耀用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神色冲少年摆了摆手:“不想听你讲那些风月咸湿无聊小故事,扑街!”
少年行云流水地冲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伸出中指,大声回应着:“我也懒得听你说这些刻板无聊陈腐大道理,早抖(*直译为晚安,在粤语里也有咒对方夭寿的含义)。”
两人之间不再纠缠,直接不欢而散。

王耀走出那片对他而言极不像话的热闹,从街头巷尾一眼望去仿佛就看到了这辈子最多的霓虹灯。
想起方才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再想想那个与自家胞弟差不多大小的少年,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那小子从这片是非之地里劝出来,潜意识却又隐隐告诫着他不要多管闲事。
——毕竞他们每个人,均是在这道貌岸然的都城或市井里,貌合神离地觥筹交错、暗自挣扎着继续前行,无人相伴。
王耀翻出口袋里的几枚硬币,寻思着要不要在路边找个公共电话亭给千里之外的弟弟打个电话。
“喂,之前说好是这个价钱的,你怎么食言?”
那熟悉的乖戾音调和拐角的黑暗里隐隐响起的争执声让王耀止住了脚步。
他顺着街灯的光亮往暗处一看,果然是那个少年正在对一个外国人激动地说着什么。
这并不奇怪,毕竟他自己也刚走出那家店门不久,在附近再次碰见那个讨人厌的小鬼也很正常。
但反常的是,那个外国人在喋喋不休的少年面前没有说任何话,而是安静地抬起手,然后一声脆响,王耀听到那气势汹汹的少年应声半栽在地上发出一声痛呼,看来所受那击的力道不小。
王耀一怔,刚准备上前,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劝他赶紧离开。
——还尚未年满双十的少年做什么不好,人生才刚刚开场,使劲怒放那极盛的生命才是年轻人该做的事。他本应有着任狂风骤至也不甘臣服于平凡的脊梁,而不是堕落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厮混于不三不四的人渣之间。何必管他的闲事?
可是当下,那少年沁得发红的眼眶,还有眼神深处里幼鸟离巢的脆弱,都让王耀无法现在就迈开步伐离开这个地方。
他想起这个少年置身于人声鼎沸处单薄的身影,想起他辛辣刻薄却带着稚气的言辞,以及那娴熟又落寞的抽烟动作,内心深处用颤抖的手掌都拢不住的一泼热血,何止沸腾。
何止沸腾!
等到王耀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两人面前,直直挡住了那个被打趴在地上的少年。
“你是谁?”王耀听到正面着的外国人语气很不友善的发问。
眼前的男人应该是来自欧洲,骨骼轮廓比起东亚人种要突兀犀利许多,还有一双颇为罕见的碧绿色瞳孔,只是眼底似乎还带着阴冷的味道,像隐藏在丛野中的猫科动物,或者是其他让人预感不祥的东西。王耀突然想起年少时看的那些经典港式枪战片,而这个白人神色里的疏离和深沉,着实是比那些电影里的杀人不见血的反派还要骇人些许。
但是王耀在经年累月的工作经验里浸洇出的耐力已经让他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所有不涉及他底线的人,于是他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露出职业微笑:
“先生您好,麻烦打扰一下,我这边是XX信贷,请问您需要贷款吗,需要买房吗,需要催债吗……”
男人眉角一跳:“……不需要。”
王耀一边偷偷牵住身后少年的手,一边继续拿着名片微笑道:“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说过,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我们公司还承包贷款、商铺、租房、买房、法务,可以从各行各业为您提供服务排忧解难……请问先生您是做哪方面工作的?”
“人口行业,和你无关。”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充满了不耐烦。
“打扰到您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您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本公司,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男人总算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王耀身上——他正在用看痴线一样的神情打量着自己,王耀从男人眼神里读到了杀气:“你到底走不走?”
王耀闻言,立刻如获大赦一般抓紧身后的少年,拿出平日里追公交的速度带着他拔腿就跑……
片刻怔愣之后,男人并没有追过去,而是蹲身捡起了王耀仓皇出逃时落在地上的名片,饶有兴趣地盯着上面留下的个人简介沉默良久。
…似乎声音还挺好听的。
男人思考片刻,将那张署名为“王耀”的名片揣入怀里,抬步踏入炫彩之中的茫茫夜色。

王耀带着那少年飞快逃出街巷,然后马不停蹄地打了一辆街边的士,将少年往车里头一塞便吩咐司机往自己的住处行驶去。
谁知位置还没坐定,那少年就在一旁面色不善的开口:
“你多管什么闲事?知不知道刚刚很危险?”
“你为什么要去招惹那种外国人?他看起来就很危险!”
两句意思相近的抱怨从两个人嘴里颇为愤懑的蹦出来,他们相视片刻,然后飞快地一起转过头。不再看身旁并肩而坐的人。
“……他总是逼我去做世界上最不受人待见的破事,”少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低低地说:“而且完事后也总不给钱,我要回自己应得的东西还有错?”
王耀语塞,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只得将聚焦点缓缓移向别处。
突然,王耀的目光不动了,他定下睛来一眨不眨地盯着车上计价器的指示灯,红色的灯光呈现的数字正在飞快地上涨。这下倒好,别说是给弟弟打电话了,下车结账的时候怕不是要搭上今天口袋里所有的零钱,王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跟着挤出血出来。
面对此情此景,王耀忍不住忿忿嘟囔着:“要不是我带着你逃的快,你怕不是都要被他给揍成半身不遂……既然这样,那以后就不要再做这种破事了。”
“……你粤语说的不错啊,我一开始都没发现你是从大陆来的。”
“别提了,我刚来香港的时候根本不会粤语,连和别人交流都困难。最开始的时候我向别人推销,对方骂了我一通我还兴致勃勃的以为他是要买我的东西……”王耀笑了笑,又想是想起什么一样补充说:“哎,不对,我不是和你说了不准再把大陆和港岛分开来讲吗,本来就是骨肉相连的至亲,回归了那就已经是一家人了——说了这么多我还没有正式认识你呢,叫什么名字啊?”
“谁和你一家人。”少年冷着一张脸没有看王耀,但唇角线条还是缓慢而有点慵懒地舒展开来,虽是极浅的弧度,但最后定格微微上扬的形状:“……至于名字,王嘉龙。”
“好巧,我们同姓。”似是安慰他一般,王耀张开手掌覆上王嘉龙微凉的手背,缓慢而温柔地握住了身旁的少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做的也是世界上最不受人待见的工作呢,整天卖声。”
王嘉龙仍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看向王耀,他并没有回握住王耀的手,但也没有拒绝这份对他而言有些过头的温热。
当时的王嘉龙又怎会想到,日后他学着王耀教给他的普通话,小声又别扭地唤他“哥哥”时的羞赧;看到那张与王耀极其相似的面孔,还有那人紧紧拥抱王耀时的酸涩;还有自己终于放下那垃圾一样的自尊,跪倒在地上无力请求着不要丢下我的绝望。
此时此刻他眷恋的,仅仅是这个人方才递给他吃的红酒雪梨,那带着酒涩的甜味尖着身子钻进味觉细胞,倏就不见了。咂咂舌,方又琢磨出一点流连的回甘。

这是阿铭啊
终于画好了 我爱他们!!!

终于画好了

我爱他们!!!


终于画好了

我爱他们!!!


红猹neko

【aph】好茶组 鸦/片 、香/港、茶叶( 2)

·国设
·史向

话虽这么说去了,但是世界的压迫,让王耀的身子缓不过气。外界越来越强的压迫,也同样使这个腐朽的帝国走向了灭亡。
革/命爆发了,从海外回来的子民们接受了新奇的思想,与他们的同伴一起推翻了最后的王朝。
但是人们永远也不会满足,当/权/者窃取了果实,一步一步走向皇位。不满于他的人,有之;顺从于他的人,有之;安居一方的人,有之;一心为国的人,还在烦恼着。
不管如何,战争又一次在这个饱经摧残的土地上爆发了,军/阀割据着这个国家。
王耀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再去管嘉龙,而同样的在世界上,路德维西与基尔伯特正在准备一场战争,一场为了分配利益的战争。
亚瑟为了维护自己日不落帝国的地位...

·国设
·史向


话虽这么说去了,但是世界的压迫,让王耀的身子缓不过气。外界越来越强的压迫,也同样使这个腐朽的帝国走向了灭亡。
革/命爆发了,从海外回来的子民们接受了新奇的思想,与他们的同伴一起推翻了最后的王朝。
但是人们永远也不会满足,当/权/者窃取了果实,一步一步走向皇位。不满于他的人,有之;顺从于他的人,有之;安居一方的人,有之;一心为国的人,还在烦恼着。
不管如何,战争又一次在这个饱经摧残的土地上爆发了,军/阀割据着这个国家。
王耀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再去管嘉龙,而同样的在世界上,路德维西与基尔伯特正在准备一场战争,一场为了分配利益的战争。
亚瑟为了维护自己日不落帝国的地位,与宿敌弗朗西斯,斯捷潘达成协约,组建同盟。
基尔伯特则与罗德里赫,伊丽莎白等国组建同盟,形成对立趋势。只需要一点火花,就会演变成全面战争。

事实也正是如此,萨/拉/热/窝事件,成为了一切的导火索。

亚瑟几乎是住在参谋部里的,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紊的发出去。而在他的身侧有一个黑发的东方人。
他的眼神直盯着亚瑟正在处理的文件。
“即使你就这样看着也不会有用的,贺瑞斯。”亚瑟低着头说道。见嘉龙没有反应,他便抬起头看着那位在这里待了近八十年的少年。原本乌黑的头发慢慢转为了棕色,琥珀色的眼眸比起刚来这里时更加平淡。
无声地叹了口气,即便住了近八十年,他还是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亚瑟甚至不敢让他踏上香/港,怕他进了香/港,再也不想出来。他的眉毛比起来时更浓了,也算是自己在他身上的印记吧。
“贺瑞斯,你去法/国吧。配合一下弗朗西斯。”
亚瑟尽量平静的说出这些话。
再次转头时,身侧已无人。


1915年,由于路德维西施/里/芬计划的失败,西/线瞬间僵持下来。东线由于天气等原因,基尔伯特也没有和斯捷潘死磕的打算,而没有太大的进展。
王嘉龙和弗朗西斯碰上了面。和亚瑟一样的神情,只不过他的脸上比亚瑟多出了复仇的神情。
“弗朗西斯先生,我是......”
“眉毛让你过来的吧,正好我现在人手不够,虽然真不想接受那家伙的援助......你就和事务官一起吧!”急匆匆地离去,给了嘉龙一个蓝色的背影。
“喂,小家伙,你就跟着我吧。”弗朗西斯的声音再次传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一个东方人的本事。”
王嘉龙抬起头看到了他紫色的眼睛,淡漠之中有了一丝兴趣。“王耀的弟弟吗?有点意思。”

一年的时间,双方在拼命向前线运送物资。后续的士兵也整装来到前线驻防。路德维西看着沙盘,自己的将军在激烈的讨论着。
看了一眼时钟,觉得差不多了,便悄悄走出房间,走到了书房。只有这里的安静才能让自己的心稍稍远离浮躁。
推开门,一位穿着军服的人拿着书站在书架旁。
“《战争原理》?”路德维西笑着问道。
“不论看几遍,亲父所说的,都看不腻啊。”银发的军人放下书,感慨道。“所以,陛下决定了什么方案了?”
“凡尔登。” “哦?死磕到底啊。”
“说不准。” “哼,我管不了,斯捷潘最近动作有点大。搞不好也是一次大规模战役。”
“兄长,这一次......”
“好了阿西,我们是有『本分』的。”
“嗯......”
“做好就行了。我们终究只是国家意识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