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运

7631浏览    1627参与
无用良品
钱是有用的好东西,乔。我希望我...

钱是有用的好东西,乔。我希望我的姑娘们今后在钱的方面永不感到太拮据窘迫,也不要受到它太大的诱惑。我对我的姑娘们并没有名利地位方面的奢望。假如金钱和地位是随爱情、道德俱来的,那么我也将愉快地接受它们,为你们的好运而高兴。

但是凭经验我知道,在一个普通的小家庭里能享受到多少真正的幸福啊。在那儿,每天的面包是自己挣的,而略微拮据一点反而使一些屈指可数的乐趣更有味。

——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小妇人》

钱是有用的好东西,乔。我希望我的姑娘们今后在钱的方面永不感到太拮据窘迫,也不要受到它太大的诱惑。我对我的姑娘们并没有名利地位方面的奢望。假如金钱和地位是随爱情、道德俱来的,那么我也将愉快地接受它们,为你们的好运而高兴。

但是凭经验我知道,在一个普通的小家庭里能享受到多少真正的幸福啊。在那儿,每天的面包是自己挣的,而略微拮据一点反而使一些屈指可数的乐趣更有味。

——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小妇人》

大禹

想想有些小激动,明天明天主动/出击🤪好运

想想有些小激动,明天明天主动/出击🤪好运

爱美千色
有座小川城ovo
今日份好运!!! 双黄蛋!

今日份好运!!!

双黄蛋!

今日份好运!!!

双黄蛋!

清戈

走什么剧情,不走

(就是揍人)

公子接过他的茶,轻声道:“你要被狠罚了,接不接受?” 

   

  徐涵咬了咬唇,点了点头:“涵儿接受。” 

    

  公子会心的笑了笑,竹笛轻轻敲上一道肿痕:“现在罚效果不好,你先趴稳。” 

   

  趴稳而不是趴好,徐涵为这两个字提起精神准备忍痛,他回道:“是。” 

   

  公子不遗余力的挥起竹笛往他那肿的惨兮兮的屁股上无章法的抽了十来下,又闷又疼,他惨叫几声,忍不住把屁股往里面躲。 

   

  公子点了点桌子正中央,“放这儿。” ...

(就是揍人)

公子接过他的茶,轻声道:“你要被狠罚了,接不接受?” 

   

  徐涵咬了咬唇,点了点头:“涵儿接受。” 

    

  公子会心的笑了笑,竹笛轻轻敲上一道肿痕:“现在罚效果不好,你先趴稳。” 

   

  趴稳而不是趴好,徐涵为这两个字提起精神准备忍痛,他回道:“是。” 

   

  公子不遗余力的挥起竹笛往他那肿的惨兮兮的屁股上无章法的抽了十来下,又闷又疼,他惨叫几声,忍不住把屁股往里面躲。 

   

  公子点了点桌子正中央,“放这儿。” 

   

  尽管十分害怕,他还是挪了回去,公子用竹笛压上一道肿痕,笑道:“这欠打的屁股肿的真惨。” 

   

  徐涵疼的咬着牙却一点也不敢动,生怕那竹笛挥起又落下。 

   

  “你觉得这种程度能令我满意吗?还该打么?”公子笑容如三月桃花,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惩罚者,温和的手指抚过烫手的臀笑容更深了:“还要不要打?” 

   

  场上人欢呼着替徐涵回答了这个问题。 

   

  “打打打,这怎么够!” 

   

  “是呀,不够不够!狠抽!” 

   

  公子道:“你说呢涵儿?” 

   

  徐涵受不住这种挑弄,脸先红了:“该打,请公子狠狠教训。” 

   

  “忍住了。” 

   

  徐涵抠紧桌子点头答是。 

   

  众人只见屏幕上的屁股被一根竹笛狠狠砸下去,再弹起来浮起更高的肿痕,一棍一棍丝毫没有间歇,徐涵疼的啊啊直叫,屁股却是老老实实放在原位方便公子打。 

   

  抽了十五六下,屁股已经青紫,徐涵泪流的稀里哗啦。 

   

  公子给他擦了擦泪,喂他和几口水,等他哭声尽了道:“狠罚将开始。” 

   

  徐涵不知道狠罚是个怎么狠法,只知道屁股已经疼的要命,碰一下都是疼的。 

   

  公子坐到玉石凳上,整了整衣袖,轻便的开口:“一个一个来。”  

   

  “明白公子!” 

   

  众人又欢呼起来。 

   

  第一个人快乐的跑过来向公子行了一礼:“有何吩咐?” 

   

  公子把竹笛交给他,指着徐涵的臀道:“碾压。” 

  “涵儿,屁股放好,不许想着躲开,明白没有?” 

   

  徐涵心都要跳出来,碾压二字着实可怕,他的声音都带着颤抖:“涵儿明白。” 

   

  那根竹笛被放到徐涵的大腿根部,他下意识的把屁股绷紧。 

   

  “放松,不放松就没意思了。” 

   

  “……嗯……” 

   

  公子翘起二郎腿,沏一杯清茶,悠闲地抿,就差折两支梅花养在案上,极风雅的焚香操琴,和心惊胆战的徐涵形成鲜明的对比。 

   

  接着,竹笛被大力压住,像擀面杖似的从下面滚到上,滚过所有被打肿的地方。 

   

  剧痛之下,徐涵一声惨叫,汗刷刷的往下流。

   

  公子顺了顺他的毛,“乖一点。”

     

  竹笛再从上往下滚,有了起先的教训,徐涵忍下了惨叫,但小屁股却一抽一抽的抖。 

   

  公子挥挥手让那人停下,伸手轻揉臀肉聊作安抚,待徐涵屁股彻底放松下来才示意那人继续。 

   

  徐涵又是一个爆哭。 

   

  公子到徐涵面前蹲下来,拭去他的泪,依旧如当初的温和模样:“每一个被,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被打后,看自己的屁股被打成什么样,打的越惨成就感越足,你好好忍着,我正在为你挥就一副绝世好风景,足以抵过世间一切美好。” 

   

  公子歪着头笑问:“愿意更狠一点的吗?” 

   

  徐涵鬼使神差的点头。 

   

  “很好。”公子伸出一根手指在空气中轻轻往下一压,那人便明白了意思。 

   

  他挥起竹笛,用力的抽上徐涵的屁股,大约五六下,再从上往下更使劲的滚。 

   

  徐涵再一次泪流满面,屁股慌乱的躲到一边。 

   

  公子哼笑一声,站在他面前,“头抬起来。” 

   

  头抬起来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他闭上眼睛抬起头。 

   

  啪!清脆的一巴掌,把他打的歪向一边去。 

   

  “第二次躲不要让我提醒你,自己求我扇。” 

   

  徐涵含着泪水点点头。 

   

  公子重新坐好,托腮看徐涵的屁股被蹂‖躏,时不时的喝两口茶,揉揉他的脑袋。  

   

  这一揉就给了徐涵莫大的安慰,他更加乖巧的趴着让那人滚压臀/肉,感受冲天的痛意和公子给他的狠罚。

   

  第二次站起来是徐涵扯了扯他的衣袖,告诉他自己躲了,求他罚。 

   

  他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挑起徐涵的脸,让他别动,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响,徐涵再一次被打歪过了头,脸上浮起指印。


  待所有人都轮过一遍,徐涵屁股和脸肿的都不像话。 

   

  公子点开屏幕,让他看他的屁股。 

   

  屏幕上,一个屁股找不到一处好肉,青青紫紫甚至发黑,尽管疼的惨了,他真就有种兴奋感,手指在屏幕上滑过,小心翼翼像是摸一件艺术品,这是他可怜的屁股,可他甚至觉得打的还不够,打烂是最好的。 

   

  公子说:“下一次可以让它烂。” 

   

  徐涵怔怔的问:“下一次还是你么?” 

   

  公子点了点自己的心口:“问你的这儿。” 

   

  然后他拿起那个承载了徐涵大部分痛苦的竹笛:“给你吹一首曲子听。” 

   

  微风中,公子衣衫蹁跹,曲声悠扬。 

   

   一如他来时的那缕带着荷塘里荷花清香的风,他闭上眼睛。 

   

  再睁开时,世间已经变了模样。 

   

  疼痛顿时消散。

   

  【徐涵篇完】

  

这一章比较平淡,上一章是我感觉状态最好的,但却是被屏蔽最惨的T^T明明一点车也没有,气愤 

  想写一个父子小短篇。 

  儿子是县令,父亲击鼓鸣冤,状告之人正是坐在上面的亲生儿子。 

  以前看电视剧会有类似情节,但是没有一个是我想的模样π_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酸辣土豆丝还是醋溜土豆丝

无题

回来上班的第三个周六,终于收到口罩中签的短信了,这个手气,就算不是非酋,也是非洲人了。

所以我不喜欢玩游戏,手残还没钱,运气又不好,完全没有成就感。


回来上班的第三个周六,终于收到口罩中签的短信了,这个手气,就算不是非酋,也是非洲人了。

所以我不喜欢玩游戏,手残还没钱,运气又不好,完全没有成就感。


未闻花开
桃花开,迎好运! 打卡:3

桃花开,迎好运!


打卡:3

桃花开,迎好运!



打卡:3

清鸸鹋。

接下来的你一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顺利的૧(●´৺`●)૭

接下来的你一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顺利的૧(●´৺`●)૭

红笺-
心里藏着小星星 日子才能亮晶晶...

心里藏着小星星 日子才能亮晶晶。🎈

心里藏着小星星 日子才能亮晶晶。🎈

是大利利呀
希望好运和那个他(她)都伴随着...

希望好运和那个他(她)都伴随着3月到来

希望好运和那个他(她)都伴随着3月到来

索默

!!!

我觉得我最近运气好到有点奇怪

昨天随便买的快看主题书居然有签名

今天上遇逆

随便十连抽

就两张天赐,

我都震惊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觉得我最近运气好到有点奇怪

昨天随便买的快看主题书居然有签名

今天上遇逆

随便十连抽

就两张天赐,

我都震惊了


Kitahe
下一个是雷,是热? 这样的不确...

下一个是雷,是热?

这样的不确定性是美丽的

No.6

下一个是雷,是热?

这样的不确定性是美丽的

No.6

②③
蜿蜒的藤蔓带着淡淡泥土香,缠绕...

蜿蜒的藤蔓带着淡淡泥土香,缠绕着慢慢的时光。🌿

蜿蜒的藤蔓带着淡淡泥土香,缠绕着慢慢的时光。🌿

②③
世界上的每件东西都有自己的价值...

世界上的每件东西都有自己的价值,我们也应该相信自己的力量和价值。

世界上的每件东西都有自己的价值,我们也应该相信自己的力量和价值。

@一只薛薛吖

遇见lei先生

第三十七章:微博瘫痪


       薛忆慈的脸一阵红,用力的锤了锤床,“这些人太可恶了,没事偷拍干什么?!”

  随即又看了评论,被顶在最上面的是  

  @鹿晚 :我们应该冷静点,角儿也三十三了,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抹额】有个人管管他穿秋裤难道不好吗?

  @九辫儿资深妈妈粉:同上,这孩子终于有人管了【欣慰】

  前面几条都是好的,可后面就是有些不利的了。

  @张云雷的小心肝:呵呵,果然是渣男,说好的不恋爱呢。脱粉!脱粉!脱粉!

  @王雨浮生张云...

 

第三十七章:微博瘫痪



       薛忆慈的脸一阵红,用力的锤了锤床,“这些人太可恶了,没事偷拍干什么?!”

  随即又看了评论,被顶在最上面的是  

  @鹿晚 :我们应该冷静点,角儿也三十三了,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抹额】有个人管管他穿秋裤难道不好吗?

  @九辫儿资深妈妈粉:同上,这孩子终于有人管了【欣慰】

  前面几条都是好的,可后面就是有些不利的了。

  @张云雷的小心肝:呵呵,果然是渣男,说好的不恋爱呢。脱粉!脱粉!脱粉!

  @王雨浮生张云雷:脱粉这不至于吧?看着那动图吻技挺成熟的,应该在一起挺久了

  @张夫人:楼上的,啥叫不至于,反正我就脱粉了,那女的真骚,不要脸。我要去改名了【冷笑】

  @攒钱爱小辫的女人: 女友粉都走吧,我们一起取关吧

  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天翻地覆了?薛忆慈看了些评论就把手机放下了。

  这可怎么办啊?

  “我慢慢的听~    电话又响了,薛忆慈看到备注立马就接通了。

  “忆慈,不用担心这些事哈!”张云雷宽慰着她。

  “辫儿哥,可是她们的舆论导向全往坏的那边走了,对你很不利的。”

  “没事儿,你要相信我,你想想,你男人什么事没经历过啊,难道会怕这些吗?”张云雷也是师兄弟们发微信问他那什么情况, 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立马就打电话给这个妞了。

  “嗯……”薛忆慈的心情还是低落的。

  “还有,你该干嘛干嘛,不要让那些人的评论把自己搞得心情不好了。这次他们是雇了很多水军的,所以风向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

  “要乖哈,师父打电话过来了,我先挂了。”

  …

  “喂?儿子,你打算怎么处理?”郭德纲严肃了起来。

  “立体不发声,全部不做回应。给我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去安排一下。”张云雷已经想好了对策。

  “嗯,要利落点。”

  “知道了。”

  …

  张云雷又拿出另外一个手机,解开了重重密码后,拨出了一个号码。

  “爷,您有什么吩咐吗?”一道清冷的男声传了过来。

  “瓶七,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养你们是干什么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知道吗?”张云雷连着问了三个问题,他的语气表明了对此事的不满。

  “爷,请息怒。我们昨天便发现了点小矛头,但是灭不了。给您打电话但是关机了,所以那矛头就愈发扩大了。”

  “那给我解决了啊!”张云雷听着头疼,只有他自己那无所谓,可是关乎到薛忆慈那就不得不清理干净了。

  “有人买了榜,暂时还降不下来。”瓶七很是无奈,谁让您手机打不通啊。

  “给你一个小时时间,给我黑了那个博主,还有那些转发的,无论好坏全部清干净了。”

  “收到。”

  ……

  就这样,二十多分钟后,那些还在吃瓜的群众发现,微博服务器瘫了。

  瓶七他们也没想主动恢复,清干净了就在那晾着。不过还设计了一道程序,只要有人搜索了相关内容,他的账号就会锁定。

  ……

  Ψ  上海

  薛忆慈也知道微博瘫了,再恢复的时候就没有任何关于张云雷恋情的东西了。

  就安心的和薛恪去赴约了,约的人是在上午十一点钟,现在还没到十点,薛恪就带着她去吃早餐了。

  “忆慈,你和张云雷是不是在一起了?”

  “你看了热搜?”薛忆慈惊讶的问。

  薛恪一脸迷茫,拿出手机看热搜榜,并没有看见有张云雷的标题啊,“热搜?什么热搜?”

  “没什么。”不是看热搜,那是怎么知道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跟他?”

  薛恪隐瞒了在三庆他耍男人的小心机去气张云雷的事儿,瞟了眼她脖子,“吻痕。”

  薛忆慈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脖子,尴尬的笑了笑。

  “发展到哪一步了?”自己的妹妹被猪拱了,自己的地位也飘忽不定,薛恪很心酸。

  薛忆慈很惊讶他那么淡定,低着头说,“接吻…”

  “那还好,要是你们发生了什么现在不该发生的事,那我就把他给…”薛恪省略了后面几个字。

  “不行儿。”

  “我们过去吧。”薛恪忽略了她的那句不行,带着她去一家咖啡馆的一个包厢。

  正准备介绍人,结果薛忆慈比他先惊呼了一声。

@一只薛薛吖

遇见lei先生

第二十二章:我明天来接你


       隔天,都收拾了垃圾和带来的东西就返回酒店了,在路上顺道吃了个早餐,就急急地回去换衣服,因为洁癖磊忍不住了。

  下午去了对面的海滩玩,晒了晒日光浴,晚上参加酒店组织的活动晚会,吃吃糕点喝喝酒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就准备回北京了,到了机场,张云雷打电话让租赁公司的人来机场把车开回去了,三个小时后,一群人平稳地降落在国际机场……

  薛忆慈回了家一趟,竟然被老爸老妈催婚了,也不是催婚,就是说该找个男朋友了,隔壁老王的儿子都结婚了,而她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第二十二章:我明天来接你


       隔天,都收拾了垃圾和带来的东西就返回酒店了,在路上顺道吃了个早餐,就急急地回去换衣服,因为洁癖磊忍不住了。

  下午去了对面的海滩玩,晒了晒日光浴,晚上参加酒店组织的活动晚会,吃吃糕点喝喝酒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就准备回北京了,到了机场,张云雷打电话让租赁公司的人来机场把车开回去了,三个小时后,一群人平稳地降落在国际机场……

  薛忆慈回了家一趟,竟然被老爸老妈催婚了,也不是催婚,就是说该找个男朋友了,隔壁老王的儿子都结婚了,而她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薛忆慈心里很苦啊,是谁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说二十五六再谈恋爱的,是你们啊!最后还被薛恪数落了,刘树清还是跟他说了那天晚上的事了,结果就是,只要出北京,她就必须得跟他说。

  …

  九月份的最后一天,薛忆慈在校门口等着家长来接小孩,一个又一个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转身她看到了坐在滑梯上用手撑着脸的小女孩,便走了过去蹲在了她面前。

  “诗琳,想回家了?”

  她点了点头,“老师,叔叔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啊,他没有来接我的金刚钻就别揽我这个瓷器活嘛,我还想回去看动画片呢。”

  薛忆慈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牵起了她的手:“那我们先进去等吧。”

  “嗯。”杨诗琳站了起来,跟着薛忆慈往里走。

  “诗琳!”刚要进教室,声音就响了起来。

  “辫儿哥?”薛忆慈惊讶地转过头看着他。

  小朋友听到声音后就放开了薛忆慈的手,飞快的跑到那人怀里:“叔叔,你怎么那么晚才过来啊!”

  “这不是路上耽误了吗?”张云雷站了起来,走向薛忆慈。

  “忆慈,你国庆节有时间吗?”张云雷看着她说。

  “嗯,有,怎么了?”

  “三庆园国庆节后台有些忙,可以请你去帮忙吗?工资500一天。”

  “可以呀,我还没去过三庆园后台呢。”薛忆慈兴奋的答应着,“对了,诗琳是?”

  “九郎的女儿。”

  “哇偶,我竟然现在才知道,都这么大了。”

  “九郎不怎么来接她,不认识也是正常的。”张云雷笑着。

  “嗯嗯,快带着诗琳回去吧,她等着看动画片呢。”

  “好,那我明天上午去星海园接你,拜拜!”张云雷跟薛忆慈说完就牵着杨诗琳走了。

  隔天,张云雷就开着车领着薛忆慈去了三庆园。薛忆慈跟在他后面一直紧张着,脑瓜子一直在想等会儿该做些什么。突然张云雷就停了下来,她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

  “嘶~”薛忆慈揉着脑袋。

  张云雷无奈的拿开了她揉脑袋的手,瞧了一眼,“没事吧?别紧张,都是熟人。”

  “没事儿。”薛忆慈尴尬地低下了头,他怎么知道我在紧张啊!

  他俩走到了后台的休息室,里边的人看到他们都纷纷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首先说话的是杨九郎:“哎,忆慈,咱们又见面了。我说这家伙怎么把我撇到门口就走了,原来是接你去了。”

  “九郎哥好!”薛忆慈打了招呼。

  栾云平从换衣间出来了,惊讶的看着薛忆慈:“嚯儿~这是忆慈来了呀。”

  “嗯,怼怼好!”薛忆慈有点尴尬

  她依次打了招呼,张云雷就让她坐在那里注意,其他人就搬着凳子围在一起讨论着今天的群口相声。

  薛忆慈的余光感觉到了坐在不远处的男孩总是时不时地看洗完自己,便走了过去,坐到他旁边,搭着茬:“你是安迪吧?”

  “嗯,我是安迪,舅妈好!”郭汾阳小声地说。

  “安迪,我不是舅妈哦,你可以叫我忆慈姐姐哦。”由于教了小孩,薛忆慈身上有一股莫名的亲和力。

  “哦,忆慈姐姐。”安迪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不是哥哥说等会舅舅和一个女生来了就叫舅妈吗?

  薛忆慈坐在旁边刷着小视频,安迪的脑袋也凑上去看着,连看了几个后,他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忆慈姐姐,为什么你手机里的小视频都是舅舅啊?”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系统弄得吧。”薛忆慈无奈的摊了摊手。

  “什么是系统啊?”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你努力读书就会知道的。”薛忆慈摸了摸他的头。

  门口又有一阵讨论声传来,张云雷听见声音就快速的走到薛忆慈身边。只见郭德纲、于谦、姬天语和另一个薛忆慈不认识的女生走了进来。

  “师父。”他们齐声叫了一声。

  “嗯。”

  “师父,大爷,这位是薛忆慈。”张云雷介绍着。

  “郭老师,于老师好。”薛忆慈微微颔首。

  于谦笑着点头。

  “嗯,不错,都坐吧。”郭德纲也微笑着点头。

  张云雷听到他说不错,心里都乐开了花, 而薛忆慈却没听懂那句“不错”是什么意思。

  “来,我给大伙介绍一下,这是你们莫叔的女儿,莫婷儿。”郭德纲引了一下身后的人。

  “大家好,我是莫婷儿。”莫婷儿介绍完自己后就走到张云雷旁边,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张云雷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出来,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薛忆慈的反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