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如斯

1107浏览    213参与
爱酱影视喵V
当恐怖如斯的战争机器人拥有了孩子,竟然学起了做母亲
当恐怖如斯的战争机器人拥有了孩子,竟然学起了做母亲
与君十二载

折翼

     再次下楼时,如斯紧盯着墙上挂着的时钟,三分十二秒,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没吃饭等着她,目光汇集在她一个人身上,自从5年前她就不再喜欢这种仿佛万众瞩目的时刻,他总是一再的压低自己的气息,不再轻易惹人注意,仿佛一个常年躲在黑夜中的吸血鬼,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就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一般。

        走近沈晨阳微微鞠躬恭敬的说了句“哥,抱歉,让您久等。”

        她已经准备好迟来的......

     再次下楼时,如斯紧盯着墙上挂着的时钟,三分十二秒,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没吃饭等着她,目光汇集在她一个人身上,自从5年前她就不再喜欢这种仿佛万众瞩目的时刻,他总是一再的压低自己的气息,不再轻易惹人注意,仿佛一个常年躲在黑夜中的吸血鬼,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就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一般。

        走近沈晨阳微微鞠躬恭敬的说了句“哥,抱歉,让您久等。”

        她已经准备好迟来的惩罚,可沈晨阳只是说了句坐下便不再理会他,这让如斯松了一口气,毕竟她不想让安阳见到自己毫无尊严的一面。而安阳却对如斯与沈晨阳的相处模式感到十分的诧异,生分到让他感到这不是家人之间的互动,而是宾客之间的规矩

        但面对眼前菜品如此的诱惑,他也没有细思就拿起碗筷向他垂涎已久的烤肉进攻。

        如斯见他如此兴奋不禁望向了那道菜,一滴热油顺着饱满的纹路慢慢滑下,令人心醉。细细的嗅,慢慢的闻,若是常人馋虫定会迅速被勾起。

       只有如斯脸色泛白.........那晚漫天大火也是到处飘散着烤肉的味道,此刻她想离席而去可又怕哥哥不高兴,只能强行的克制自己留下,不去看不去闻。可偏偏安阳看着如斯只吃面前的几盘素菜,便夹了大块的烤肉在她的碟中,“如斯姐,你尝尝这肉,可好吃了。”沈家一直都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安阳的话在这安静的饭桌上显得更加突兀

          沈晨阳也抬起头看向如斯,见她碟中的烤肉时下意识的呵斥着“不准吃”

         “是”连忙将碟中的肉夹出放在离自己远远的一侧。

         安阳觉得沈大哥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刚才那么凶的语气真的震慑到了他,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沈晨阳。可是沈晨阳似乎是像没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一直紧盯着如斯,

皱着眉头看着她握着筷子的双手,时不时耳边还传来筷子敲击碗沿的声音,虽然如斯已经极力的控制颤抖的双手,可这瓷器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饭桌上瞬间被放大了几倍,如斯一直在低头,假装是扒饭时无意碰上了瓷碗。

           “吃完书房侯着”沈晨阳说完便不再看她,

            “是,如斯吃饱了,哥慢用。”如斯恭敬的放下筷子起身对着沈晨阳微微鞠躬。

             转身上楼,身后传来了哥哥温和的声音,“多吃点,今天些菜特地按你喜好做的,这几天训练都累瘦了。”如斯刚抬步的身影愣了愣,费力的抬起双腿,眼前又出现了重影。

     书房里,如斯避过柔软的地毯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寒气透过薄薄的布料钻进了膝盖,虽说如今快近三伏天,可是此刻发着烧的她却只觉得冰冷刺骨,意识不清可跪姿却还是标准的无可挑剔,这是已经刻进骨子里的规矩,她当然不能怠慢。

   “书房侯着”一直以来于她而言没有站着的道理。

   嘴巴一开一合吸进来的空气又 再一次带走了口腔里那不怎么富裕的水分,嗓子紧的在呼吸的时候似乎都能听见摩擦的声响,干裂的嘴唇皱在一起,生怕任何声响将它们撕裂,看见泛红的血丝,实在是口渴难耐,如斯再次咬破了口腔内的黏膜组织,瞬间血液充斥着口腔,甘甜的液体让她甘之若贻,疯狂的吸允,喉头也加快了运动。

      突然想起了书中所说的口腔癌的好发原因――反复无常的损伤黏膜。若是自己因此丧命,也真是十分讽刺。

   体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多年的苛责告诉她不准动弹半分,只能伸手去抠大腿上的肌肉试图用疼痛来唤醒自己的意识。冷汗流进身后的伤口中,浸湿了红色家居服,显得颜色更加深沉,就着这颜色仿佛能闻到空气中的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沈晨阳推门而进时如斯已经跪了两个小时,她想着今天本没有过门禁,可还是被罚,只是自己受罚似乎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心里这么想可是在门锁响起的那一刻她还是不自觉的挺了挺背。沈晨阳看着跪在角落里的如斯,低着头像是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头一般,如果不是那轻微颤抖的右手,和空气中的血腥味。

  “呵!居然受伤了?看来日子过的还是太安逸” 冰冷的声调从背后炸开

   “是如斯没用,请哥责罚。”如斯强撑着身体,耳朵不时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声音,听不太清哥哥到底在说什么,只是捕捉到“受伤”这两个字眼。联想到两年前沈晨阳奉命派人护送当时的陆军司令回国,不放心之下命如斯带队,却在半路遇到袭击,虽是保住了司令却也是伤亡惨重,她的手也因此受了重伤至今还有负荷。而他知道后却是连着每日每夜的超荷训练,惩罚,自此之后如斯不敢再让自己轻易受伤,即使在所难免也尽量少受伤。

         “罚是自然要罚,这只手自五年前好像就没好过,现在连筷子都拿不动,更何谈是枪,要着也没多大的作用,不如废了,你说呢?”沈晨阳抓起如斯的右手,平淡的语气仿佛是平日里为数不多的寒暄,却让她原本滚烫的身体一时之间像坠入冰冷的深渊。还不及如斯回答,沈晨阳手上用力,用劲之大让如斯的叫声呼之欲出,可本能反应反抗这股力量,沈晨阳感受到如斯的反抗,

   “你敢!”

   如斯听到这声音像是被触电一样收回了力量,一时间像是被扯线的木偶一般,任由沈晨阳拉扯,耳边传来“吧嗒”一声,还有剧痛,将她拉回现实,她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很想笑,想大声的笑,可是她只是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去一丝声音,混沌中好像听到顾远的声音,“阿斯,要笑,要笑啊……”

与君十二载

晚饭

安阳,安阳,这两个字如同诅咒般,缓缓升起的青烟将思绪也随着它飘散。眼前浮现那个让人感到温暖的面容,柔情的双眼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阿斯,我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叫安阳,日后你要是遇见他,替我照顾好他。

  ――阿斯,我没有背叛你,我背叛的不是你,我只是有点不甘心,顾远有的我都有……除了你。

  ――我爱你

   直到香烟已经燃完,灼烧的热感将她拉回现实,将烟头掐灭随手扔进身后的水池中,随着水流冲走的还有所有的情愫。一切又归于平静,除了这满屋子的烟草香和因做完外科而无力颤抖的手……

          ......

安阳,安阳,这两个字如同诅咒般,缓缓升起的青烟将思绪也随着它飘散。眼前浮现那个让人感到温暖的面容,柔情的双眼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阿斯,我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叫安阳,日后你要是遇见他,替我照顾好他。

  ――阿斯,我没有背叛你,我背叛的不是你,我只是有点不甘心,顾远有的我都有……除了你。

  ――我爱你

   直到香烟已经燃完,灼烧的热感将她拉回现实,将烟头掐灭随手扔进身后的水池中,随着水流冲走的还有所有的情愫。一切又归于平静,除了这满屋子的烟草香和因做完外科而无力颤抖的手……

          如斯总会在每天会诊完最后一个病人后,抽上一支,习惯使然,后来就愈发不可收拾。当然她总是偷偷的抽,一个人呆在安静的地方,没有打扰,也许也会想起远方的朋友,想想从前的日子,直到香烟燃尽,才又恢复往日无悲无喜的样子,仿佛每天一支烟的时间是给自己做梦的时间,梦醒了一切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和往常一样脱下白大褂,快步走出医院,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回过身才发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身后,车窗摇下来是安阳,“那个……我也要去你那里吃饭,一起吧。”说着用眼睛看了看副驾驶,示意如斯上来。

   “不了”说完还没等安阳反应过来又快步的跑了起来。安阳努努嘴,前段时间帮我换药时可不是这幅嘴脸…但又不放心如斯一个人回家。钻进车厢里慢慢的跟在如斯身后,盯着前方跑步的女子,她的脊背十分挺直,就这样一步一步坚定的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小姐回来了,安少爷好”福伯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走进大厅,恭敬的叫道。如斯走近微微弯腰示意后毫不停留的转身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懵逼的安阳。

       肥嫩的肉质被烤得焦黄脆嫩,浓香的汁液包裹在周围,在灯光下泛出点点的油光,扑鼻的香味阵阵袭来。安阳打开沈晨阳书房的门,快步走下楼梯,来到餐桌边看着各色各样的菜品,两眼发光,冲着楼上大喊

          “哥,快来,有好吃的!”

            沈晨阳从楼上下来换了家居服的他褪去了平日里严肃的表情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没出息的小馋猫”,说着已经快步走到安阳面前,用手戳了戳他的脑袋,“洗手吃饭吧!”

           “好嘞”

            拿起饭碗,安阳才发现好像少了什么,四处打量了一下,脑中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少了那个冷淡面瘫的人,可是看到大哥白天对她的态度好像不是很好

           “哥,如斯姐不吃饭吗?”安阳试探的问了问。

           “不用管她,我们吃就好”沈晨阳边夹着菜往安阳碗里送着说道

            “这样不好吧……”安阳把筷子咬在嘴唇上,一脸无辜。

             沈晨阳抬眼看了看安阳,转头对着福伯“去吧,她叫下来吃饭”

             “欸!”福伯心下欢喜,笑容堆成了一层层的皱纹浮现在脸上。

      如斯一回来就洗了澡倒头睡下,连续几天的劳累缺觉,饥饿低烧让她已经无力去想其他的事情。阵阵敲门声把她从睡梦中唤醒,迷迷糊糊打开门,眼前出现两个人影努力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恭敬的叫了声福伯

           “这么晚了福伯有什么事吗?”

         “小姐,少爷让您下楼去吃饭呢。”福伯看着如斯因发烧而通红的脸颊心疼的说道。

         “福伯,别骗我了,哥可是禁了我一周的食呢,被他知道了可饶不了我,还是去睡觉吧。福伯晚安。”道了声安后如斯关上了门努了努嘴,又倒头睡下。

   福伯抬起的手还没放下就被拒之门外,无奈的摇摇头,只能下楼去搬救兵。

   “砰砰砰”这次如斯摇摇晃晃的打开门,闭着眼睛,“福伯别闹了,就让我再睡一小会儿,有什么事情呆会儿再说。”声音较之原来的更加沙哑。

   “那大小姐尊驾要请几次呢?”一阵清冷又熟悉的声音传来,如斯睁开双眼惶恐的看着眼前人,迅速的低下头沉沉的叫了声哥,所有的睡意都被这声音吓的遁迹销声。

   沈晨阳看着眼前人不知不觉当年那个跟屁虫已经到自己肩膀了,全然没有了刚刚开门时的慵懒和放肆,现在倒是显得十分乖巧,与她这一身大红色绸丝睡衣的乖张格格不入

          “给你三分钟”不知怎的看着这睡衣和她现在的模样竟十分刺眼,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呆,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便自顾自的下楼了,不再管还呆立在房门口的如斯。

   如斯抬头张了张嘴,但只看楼梯转角的一抹黑色西服裤脚,而后消失……

         她盯了好一会儿转角的地板,哑着嗓子说了句“是”

      多点点小心心吧,不然没有动力呀💗

破风movie
2022年新恐怖大片!恶魔的力量恐怖如斯,就连上帝都被它驱魔
2022年新恐怖大片!恶魔的力量恐怖如斯,就连上帝都被它驱魔
雨忆咕咕动漫
一拳超人:闪光的弗莱士爆发闪光斩,瞬秒疾风业火,S级恐怖如斯
一拳超人:闪光的弗莱士爆发闪光斩,瞬秒疾风业火,S级恐怖如斯
雨忆咕咕动漫
一拳超人第三季:王大蛇能力恐怖如斯,饿狼身体被洞穿!
一拳超人第三季:王大蛇能力恐怖如斯,饿狼身体被洞穿!
是个枷锁
撞车剑仙和RW侠花曲,五十强元歌恐怖如斯!
撞车剑仙和RW侠花曲,五十强元歌恐怖如斯!
世界格斗文化
世界第一竟恐怖如斯!拳王武尊129秒KO世界冠军,太厉害了
世界第一竟恐怖如斯!拳王武尊129秒KO世界冠军,太厉害了
薯片妹看动漫
人族最强大法师!实力恐怖如斯,轻松解决不死神,但却惨遭暗算
人族最强大法师!实力恐怖如斯,轻松解决不死神,但却惨遭暗算
突击手蜜獾
挑战只靠夏日宝箱吃鸡,版本之父,恐怖如斯!
挑战只靠夏日宝箱吃鸡,版本之父,恐怖如斯!
子源看动漫
美食的俘虏:远古时期就存在的猛兽,跟斗狼齐名。实力恐怖如斯
美食的俘虏:远古时期就存在的猛兽,跟斗狼齐名。实力恐怖如斯
奇怪的三爷
上弦之六实力恐怖如斯,曾干掉了七名柱!被善逸碰到了
上弦之六实力恐怖如斯,曾干掉了七名柱!被善逸碰到了
奇怪的三爷
女主被孙女误解,满级大佬的怒火竟是恐怖如斯!
女主被孙女误解,满级大佬的怒火竟是恐怖如斯!
铭尘动漫
《凡人修仙传27》筑基强者恐怖如斯,原来不是蛛兄是蛛姐
《凡人修仙传27》筑基强者恐怖如斯,原来不是蛛兄是蛛姐
国漫大爆料
斗破苍穹:萧炎2上云岚宗,斗宗萧炎力恐怖如斯!
斗破苍穹:萧炎2上云岚宗,斗宗萧炎力恐怖如斯!
EGM高清动漫站
鬼灭最强隐藏最深的竟然是他?肉柱恐怖如斯
鬼灭最强隐藏最深的竟然是他?肉柱恐怖如斯
人机47
斗宗强者,恐怖如斯
斗宗强者,恐怖如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