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如果历史是一群喵

61938浏览    846参与
翎老锤头
补习组注意避雷 没了 渴望他俩...

补习组注意避雷

没了 渴望他俩有下一次对戏

补习组注意避雷

没了 渴望他俩有下一次对戏

纸袋酱是可回收沙雕鸽

大概是之前的摸鱼(别问我最后一张图是啥)

还有请你们俩位原地结婚谢谢(狗头保命)

大概是之前的摸鱼(别问我最后一张图是啥)

还有请你们俩位原地结婚谢谢(狗头保命)

鉴来生情🌈(自闭儿童

禁二传——

之前点图的陌染的瓜卷双性转!

感谢依杨借我用性转人设xxx

p2系没有胡子der!


(其实感觉有点没画好_(:з」∠)_

禁二传——

之前点图的陌染的瓜卷双性转!

感谢依杨借我用性转人设xxx

p2系没有胡子der!


(其实感觉有点没画好_(:з」∠)_

poker

年糕吹按耐不住自己画年糕的心了p1是瞎画的古装糕,p2是可可爱爱的袁绍糕,p3p4是两大军师对峙

年糕吹按耐不住自己画年糕的心了p1是瞎画的古装糕,p2是可可爱爱的袁绍糕,p3p4是两大军师对峙

他媽頭🍅

草,我昨晚忘记发了?????
我永远喜欢背带裤!!

草,我昨晚忘记发了?????
我永远喜欢背带裤!!

季岚Arashi🐧

今天试了试,感觉还挺好玩的嘎嘎嘎,再汜某催促下我人生第一次画了饼,虽然是强行幼年(((反正画了!

我好像吸夏学弟和明学长啊……

或者不良小瓜和知心哥哥卷也可以啊!!

今天试了试,感觉还挺好玩的嘎嘎嘎,再汜某催促下我人生第一次画了饼,虽然是强行幼年(((反正画了!

我好像吸夏学弟和明学长啊……

或者不良小瓜和知心哥哥卷也可以啊!!

平面几何

p1是俺填的小表表(?啥)吃的大概是这些
p2是俺用相册里的图片编辑用鸡爪瞎划拉的上头诸葛卷卷发型画错了不要打俺Orz另外历史喵的新op太尼玛好听了大家快去听我鲤鱼打挺安利!!!!(啥)

p1是俺填的小表表(?啥)吃的大概是这些
p2是俺用相册里的图片编辑用鸡爪瞎划拉的上头诸葛卷卷发型画错了不要打俺Orz另外历史喵的新op太尼玛好听了大家快去听我鲤鱼打挺安利!!!!(啥)

拉克咳咳咳咳咳咳克君
随手填了一个 其实全员友情向我...

随手填了一个

其实全员友情向我都可以

随手填了一个

其实全员友情向我都可以

拉克咳咳咳咳咳咳克君

“这家伙…好烦……!!!”

——————

年瓜注意!

这次准备了头像的版本!!


“这家伙…好烦……!!!”

——————

年瓜注意!

这次准备了头像的版本!!


_Nor

和依杨互绘的瓜瓜卷卷!!!!两个大可爱!!

(偷偷打个tag)

和依杨互绘的瓜瓜卷卷!!!!两个大可爱!!

(偷偷打个tag)

水沝淼㵘
❗❗颜艺警告❗❗非常弱智 群里...

❗❗颜艺警告
❗❗非常弱智

群里的脑洞居然和一张梗图契合上了
于是开心地改了起来(等等)

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俺真不是黑

大忌:不能让圆解解进厨房

❗❗颜艺警告
❗❗非常弱智

群里的脑洞居然和一张梗图契合上了
于是开心地改了起来(等等)

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很雷俺真不是黑

大忌:不能让圆解解进厨房

青黑色§

少年与野兽 Ⅰ

我这记性。发了微博忘记发这儿。

有后续的。

是美女与野兽pa!

我实在是忍不住。年瓜这么香为什么没人吃??? 

本来觉得挺短的但是现在想了想剧情要一万字吧... 


———— 



         野兽就是童话世界里的野兽。 ...


我这记性。发了微博忘记发这儿。

有后续的。

是美女与野兽pa!

我实在是忍不住。年瓜这么香为什么没人吃??? 

本来觉得挺短的但是现在想了想剧情要一万字吧... 

 

———— 

 

 

 

 

         野兽就是童话世界里的野兽。 

 

 

         当信使来告诉他剧本的时候,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因为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恋爱故事。要是人人的生活都能像童话一样美好,他也不会变成野兽。 

 

 

        但话是这么说了,仍很无聊,他的存在意义就是完成这个剧本。除了最开始的几年享乐后,大半时间都要荒废在种出世界上最美也最耐寒的玫瑰花和等一个老头来采花上。他一点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你知道披着黑斗篷去集市上买种植书被人围观的感受吗——糟透了!他被调皮的孩子扯下帽子时,丑陋扭曲的犄角暴露在阳光下,一头白发与金黄色的竖瞳让人不禁打个寒颤。“大哥哥,你的万圣节装扮也太帅气了!看起来像真的一样!”好吧,精打细算总是不会错的,只是万圣节还卖东西的杂货店太少了。 

 

 

        还有会说话的餐具,天知道这些餐具为什么要吃饱了撑的开口说话,聒噪!总之这一切都糟透了!糟透了!从一开始就是! 

 

 

        同时,为了不让别人就一直这样野兽野兽的呼来喝去,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瓜子。 

 

 

 

 

        瓜子盼星星盼月亮,终归是开始了故事。 

 

 

        在他思考是不是要将玫瑰花再多卖一些的时候,一个老头闯进了他的花园。正站在阳台上的瓜子皱了皱眉,放下账本。不知是由于天气寒冷到鼻头都要冻掉的关系还是被瓜子瞪着,那闯入者打了个喷嚏。 

 

        “啧,吃白食的家伙来了。”瓜子穿上披风,布料在黄昏滚过的红绸子地毯上发出柔和的摩擦声,灰尘或不知是金屑飘舞着,渐渐贴合在了瓜子的披风上,沿着暗暗的纹路。他走下楼去,打了个响指。“茶壶,烛台,我们有'客人'了。”话音刚落,冷清餐桌上的烛台生出了米白色的脸,烛火也在一瞬间被点亮,茶壶抖了几抖,也一样变出了脸,边唱着小曲儿,激动地准备起迎接客人的丰盛大餐与珠宝。 

 

        “噢!我们亲爱的野兽终于要结束他二十多年的单身汉生涯!这座荒废已久的城堡几天后将迎来一位女主人!”是了,他们对这套流程已经烂熟于心,现在这么兴奋大概也只是因为这里是童话世界的关系。 

 

        他漫步到楼下的图书室,脚步轻得就像一只猫儿。伸出长时间没有剪的褐色指甲,勾了一本书的书脊,上面的字迹在光束照耀下闪烁出了书名—— 

 

 

        美女与野兽 

 

 

        瓜子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翻阅着这本薄书。书面早已发黄,印刷出来的字迹也被茶渍模糊些许,可内容却依旧醇香。 

 

 

        沙沙......沙沙......不知觉,已到了午夜。 

 

 

        客人吃饱饕足,珠宝也塞的满口袋都是,终于想起来要为他“亲爱的小女儿”摘玫瑰,摇晃着笨重的身躯走向瓜子的花园,摘下了一朵玫瑰。 

 

        ...之后都很顺利,威胁也威胁了,但直到第二天早晨为止。 

 

        瓜子打量着闯进来的人,夹杂着愤怒的情绪让他不小心折断了羽毛笔。 

 

        你说好不容易都进行到这一步了,现在走进来的却是个清秀的少年,不是少女。这谁气得过。 

 

 

 

 

        衣冠整齐的少年走到了由精致雕花镂刻成的花园门处,随后大声询问道“有人在吗?我是来兑现诺言的。”————鸦雀无声。他叹了口气,抓着栏杆翻了过去。迎面是一片玫瑰花海,这样的花海他在宫廷里也见过,不过如此之范围还是开了眼界。到城堡大门处,少年重复了一遍刚刚的敲门动作,仍无人应答。“没有人,就不可能有玫瑰花。”他摸了摸下巴,城堡主人要么是个懒汉,要么就是不待见他,再不行就是个妇人脾气,拐弯抹角的。但这门也未锁,出乎意料地轻轻一推即开了。 

 

 

        “来都来了,还是好好逛逛吧,就当免费游览了。”少年嘟囔着,开始参观这偌大建筑物的一楼。烛台和茶壶瞧见进来的是个少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直到下午,他才发觉自己的饥饿。人在饥饿状态下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藏书室里飘出的阵阵糕点甜香迅速吸引了他。 

 

 

        门缝中漏出条溪流似的光,淌至少年脚下。于是他靠近藏书室的门,轻手轻脚地拉开,不过这门年久失修,“吱呀——”声使得室中人回眸惊瞥。这是连王国中最好的画师画出的画都比不上的一幕,让有了万全准备的人也会瞳孔放大倒吸口气的一景。 

 

 

 

        窗外夕阳,透过红茶,透过他的眼瞳...金色的丝线在他发间游走...我是说,那些光透过玻璃的时候......嗯......他静静地倚在那面落地窗前。还有烫了金边的雪白茶杯,暗色披风与皱褶,还有——“谁允许你进来的?!”画中人将茶杯狠狠向少年抛过去。少年勉勉强强躲过,却还是被红茶溅着。“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虚假的歉意笑容并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瓜子正在气头上。 

 

 

 

        “七分温的红茶,是吗?”少年小心翼翼地将手背到身后,白皙细长的手指因为紧张绞在一起,“嘿,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留在这儿,但至少一晚,好吗?...你手上的书是威尼斯商人吗?我之前读过,或许...”他温和而又夹杂着些许试探的声音,像试图与一位女士搭讪,但瓜子可不是什么女士。 

 

        瓜子没有回答,转回去,当没有看见少年,继续读起书来。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末了瓜子率先开口,“喂,你,再帮我去泡一杯红茶。”少年微微笑了起来,“请不要这样无礼地称呼我,叫我年糕吧,也谢谢先生慷慨的收留。”年糕上身略倾,鞠了个躬。 

 

 

 

 

        回过神来已是夜晚。仅存的茶包差不多被两人喝个精光。得,这会儿算是睡不着了。 

 

 

        “你每天都可以看见吗,这种景色?”年糕指指星空和在晚风中摇曳的玫瑰花田。他的嗓子被茶润过后,像昏昏欲睡的温柔乡。瓜子不作声,喝了口茶,反问他,“你没有看见吗,我头上的犄角?” 

 

 

        “看见了啊,说明我年迈的马车夫并没有欺骗我。” 

 

        “不感到害怕?恶心?” 

 

        “我是这个国家的皇家图书管理员,比你更加恶心的生物图片我都看到过。犄角算什么?” 

 

        “......” 

 

        “不过近距离观看,还是真的有点恶心。大概习惯就好。” 

 

        “死小鬼明天早上就给我滚回去。” 

 

        “好无趣。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吗。” 

 

        “如果我说我现在可以把你曝尸荒野,你还敢这样跟我说话吗?”瓜子挑眉看着年糕。 

 

        “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是有多低估我,白毛野兽?”年糕叉起一小块戚风蛋糕送进嘴里。“先说好,我是打算在这里长住的。”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嘿,你可以在这儿住多久,是我说了算。你毁了我的故事,你觉得我会不会毁了你的一生?”瓜子托着下巴看他。 

 

        “对,毕竟这里是童话世界,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年糕面色平静,“你做蛋糕的时候是把糖袋子直接放里面一起烤了吗?还是说糖不要钱?”他顺手拿起一旁的餐布擦嘴。 

 

        “我做的怎么样轮不到你评头论足,而且...”瓜子皱着眉说,却被年糕打断,“留我下来可对你有好处。反正我就是个皇家图书管理员,我觉得我的另外九个同事巴不得我走。再说这么大的王国少了个人有什么关系。而这边就不同了,我可以替你买菜,再带回来一些烹饪书什么的。这样一副犄角,你上街很麻烦吧?”他转过头,眯着眼看瓜子,“那边书架上的书都是十几年前的了,我可以帮你买些时兴款的。白毛野兽,意下如何?” 

 

 

 

 

 

        “啧。” 

 

        “而且我是个男人,不妨碍你找你的'女主人'。除非你...” 

 

        “滚你妈的,今晚你就给我睡这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