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如果当时

291浏览    37参与
象拔楠.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与你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与你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

CCl4白芍药

今日第二更×『如果当时』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

害,答应我,p1一定要放大看好吗,我刷了宣纸纸纹,不放大看太浪费了(bushi)
p2只是换了一个底图
最后艾特一下组织 @『肆书』

今日第二更×『如果当时』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

害,答应我,p1一定要放大看好吗,我刷了宣纸纸纹,不放大看太浪费了(bushi)
p2只是换了一个底图
最后艾特一下组织 @『肆书』

柒柒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你美目...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许嵩  《如果当时》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许嵩  《如果当时》

血河落

如果当时没有离开,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滋味?

如果当时没有离开,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滋味?

铁甲小毛

嘿,我终于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了

嘿,我终于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了

闭上眼睛的鱼

最近,很怀旧
不知道是因为冬天来了,还是冬天来了

想起了一些好久不曾触碰的记忆
心里又酸酸的,又甜甜的

人最无能为力的就是时间吧

不过还是要拍拍胸口庆幸
还好我有回忆

最近,很怀旧
不知道是因为冬天来了,还是冬天来了

想起了一些好久不曾触碰的记忆
心里又酸酸的,又甜甜的

人最无能为力的就是时间吧

不过还是要拍拍胸口庆幸
还好我有回忆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16[书生白狐]



药箱盖子没怎么盖严实,这一摔摔出来好几样不知名的药材,王俊凯顾不上因方才失神尴尬,自顾自地埋头捡拾药草,刚把一种药草收拾进去就看见另外两双手也仓促忙乱的帮着捡。


这两双手,一双白皙细嫩未经风霜,一双筋骨分明肌理清晰,都胡乱的抓着尽可能多的药草,齐刷刷的递到他的面前。


“拿着”“给你”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胡乱把几种草药抓在一起呢。


啊啊啊啊,怎么可以把它们混着抓在手里啊。


王俊凯的脸都要皱成包子。眉头皱的紧紧。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


“......先放下吧我来,不同种类的药材要分开放,混在一起有伤...



药箱盖子没怎么盖严实,这一摔摔出来好几样不知名的药材,王俊凯顾不上因方才失神尴尬,自顾自地埋头捡拾药草,刚把一种药草收拾进去就看见另外两双手也仓促忙乱的帮着捡。


这两双手,一双白皙细嫩未经风霜,一双筋骨分明肌理清晰,都胡乱的抓着尽可能多的药草,齐刷刷的递到他的面前。


“拿着”“给你”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胡乱把几种草药抓在一起呢。


啊啊啊啊,怎么可以把它们混着抓在手里啊。


王俊凯的脸都要皱成包子。眉头皱的紧紧。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


“......先放下吧我来,不同种类的药材要分开放,混在一起有伤药理。”


总算是在他说完之后,两人坐了回去,一时间,帐篷里只剩下哔哔剥剥的柴木燃烧的声响和他仔细分辨草药时拿取的轻微声响。


夜色逐渐深了,三人终于要休息了。


千玺一人靠着帐篷边,战场的初次洗礼让他的面庞更显坚毅,只是劳累、憔悴也同时存在于这个少年的脸上。


王俊凯怕王源冷,硬是拽着不乐意的王源到身边,说是靠着火堆近些免得染风寒给自己和千玺拖后腿。王源不情愿的一动不动不配合,最后还是王俊凯用了巧劲儿王源才一下子被拉入怀里。


距离突然就拉近了,蓦地两人紧张的压低了呼吸,然而并未如同才子佳人的戏本里一般金风玉露一相逢的顺理成章顺水推舟,这毕竟也并非戏本儿。


戏本儿里,有千娇百媚的小姐,她心思婉转千回,她情意似水,戏本儿里也有风雅斯文的穷酸书生,并且总会有那么一场热闹的灯会在河边,小姐带着伶俐的丫头放灯或是逛灯会,这时,就会看见这书生,生生撞进眼里。那就是这个人了。然后,或是捡了什么荷包或是在河灯上诗词相和,两人距离突然近了,便是风光霁月百年难逢,一眼万年情意不止了。


这时也有两个人距离突然近了。然而戏本儿上面没写过有那么一次王源撞进王俊凯的胸怀,王俊凯不是一个赶考的书生尽管他身着白衫容止风流,王源亦远非什么扭扭捏捏或混蠢的世家小姐。


那也,就是这样了罢。


王俊凯的胸膛是少年的意气风发,够不上成年人的坚实,却亦有一番担当,年轻的心口处散发生命的热量,源源不断的有温热的暖,王源竟觉得这时很舒服。


听,有血脉跳动的声音啊。他这么好的活着,或许为了你,这砰砰砰的心跳增快了那么几拍也说不定。


王源微微低头,好像也是脸上有些发烫。


这时他又赶紧甩开这莫名其妙的无聊心思,荒谬。


大抵是这两人都未立意做个话本儿中的,全无戏里你侬我侬的情势。多的竟是,白衫的绿衫的都急着往后退开,以上也不过那绿衫电光火石一霎那,转而云烟,两人都急着退的远一些,更远些。


王源还是没能忍住在拉开距离之后,开始回想。


浅色的衫子料子是很柔软的,靠起来是很舒服的,然后,砰,砰,砰。有力而富有生机,比纯种狐妖尾流转的光辉更具魄力。


这可能是因为,王俊凯的这颗人心,是世上最有力的?嗯说不定吃下去会比仙丹还进益,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这么一只酷炫狂霸拽的狐妖又得勉为其难的于众多品类的妖族面前挺身而出拯救这个凡人。


哎好烦。


谁让我是酷炫闪光的狐妖呢。拯救世人不遑多让啊我。


想着想着杏眼水盈盈的充满笑意,不规矩又淘气。他沉浸其中长睫一掀,正撞上那人黑亮亮的眸子。


他亦是笑得肆意。


两人都是各想着各的调皮心事,原本大可在戏台子上咿咿呀呀唱一大段的情景,到了这里,也不过是,落花不倾流水意,流水未谙落花情。


哦不,也没有什么情意。


“王源儿,你靠过来,会冷,我是你师父。”


“......”


算了。


王源依然靠在了王俊凯的怀里,只是侧着身轻轻的松松倚靠。距离不远不近。


轻轻的吐息依旧温热,逐渐昭示身旁的人皆逐渐睡去。火光跳跃的动人,帐篷里温暖干燥,哔哔剥剥哔哔剥剥,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再没别的声响了。


又过了半时辰,他是着实急得很,今天怎么还不变回原形呢,快些变回去,然后快些安稳的睡,然后才能在早晨所有人醒来之前躲起来等待变人形。


这他是完全没有预料的。


毫无征兆的,一阵疼痛。


诶?怎么回事?


啊......


一阵阵钻心的痛,好像有一把尖利雪亮的小锥子在脑子里,一圈一圈旋转,刺刺刺,要命的疼。来的快去的更快,短暂的三波以后,这疼痛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王源自己头痛的厉害,那不是因为劳累,也不是病痛,一定是身体哪里不对了,那么,到底是哪里呢?


他皱着好看的眉疑惑的仔细思索,没想明白就挠挠头,这一挠,摸到了什么啊——毛茸茸、温暖、柔软?


一惊之下赶紧两只手都赶紧放在发顶摸。


天了,两只狐耳竟然冒出来了。


是了,妖力觉醒还不怎么久啊。


春天还是初夏
傻孩子……😭😭😭我才不会...

傻孩子……😭😭😭我才不会走啊  最近在打算考研打算参与大人的无聊世界,数不清楚各种常数、反应原理,突然打开家族微信微博lofter泪目的眼泪鼻涕一起出来,我也曾有过很亲厚的好朋友,芮姐糖心女神洛洛小雨绿绿老处男荷包然儿……还有把我带入或雪坑的梦樨,现在你们还在吗?我还记得当时脑子一热我们的狗血计划,洛洛宝还认真的画了子博客😭怪我过分不勇敢……大概都已经成为更好的大神写手了罢……也许你们的首页已经看不到我,可好想你们😭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凯源is real  希望十年以后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可以发疯的半夜一起聊凯源,或者你们也已经长大,成为更成熟的人,千万不要,让岁月...

傻孩子……😭😭😭我才不会走啊  最近在打算考研打算参与大人的无聊世界,数不清楚各种常数、反应原理,突然打开家族微信微博lofter泪目的眼泪鼻涕一起出来,我也曾有过很亲厚的好朋友,芮姐糖心女神洛洛小雨绿绿老处男荷包然儿……还有把我带入或雪坑的梦樨,现在你们还在吗?我还记得当时脑子一热我们的狗血计划,洛洛宝还认真的画了子博客😭怪我过分不勇敢……大概都已经成为更好的大神写手了罢……也许你们的首页已经看不到我,可好想你们😭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凯源is real  希望十年以后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可以发疯的半夜一起聊凯源,或者你们也已经长大,成为更成熟的人,千万不要,让岁月剥离你们的赤子之心。

一直以来关注着我的粉丝们,我都记着你们,我记得第一个读的人是Wendy酱,竟然一直没有放弃我,我永远不要让你们失望😭很感动 还有我的朋友们……我一定要成为更好的人,我一定不辜负。如果真的对我失望了,取关也没有关系的,我都已经截图啦,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永远不会弄丢你们~~谢谢你们包容我的任性,蟹蟹你们的温柔。

最近几乎只是买一些周边,因为可以用来刷微博和lofter的时间很少,我的基础也很差,想要考出国真是坎坷,这都是我从前太不努力做下的孽,都是我太不好了。可是凯源太好了,每一次复习听到以前的合唱心里酸酸的想哭,没有弄丢凯源真是太好了,我终于还是没有变成咄咄逼人的大人,还有一片柔软。

我想补番啊,从二狗子以后的风云榜几乎都落下了,音悦台投票是投了,可是可以看的东西都还没看,狗三一点儿没看。你们要宠我!!!一定要帮我记着lofter的好文呀,我错过了好多梗啊……

我一定要成长的足够壮实……哈哈~~含泪ing
我就是一个傻话多的人啊。
凌子十年不走。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13[书生×白狐]

易烊千玺揉揉眼睛,再睁开眼睛,那抹银亮影子却再没有了,在黑沉沉的夜里,便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许是赶路的倦意忽的席卷了意识,他揉揉眼迷迷蒙蒙的似是睡着了。


夜露霜重,寒意渐渐袭来,倚树而睡的少年梦里觉着凉意,缩缩身子,手也缩进白袖,紧紧的环抱胸前。


小小的白影一下子跃进怀抱。那双手慢慢环紧,白色的狐狸缩成团子,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在那人胸膛。


书生怀里总是安稳。


他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三人早早醒来。一个人是因睡不踏实,另两个人却是相拥而眠睡得太也踏实,以致日头还不大就神清气爽,宛若餍足。


先醒的是王源。


他的眼睫在眼底投下形状美好的阴影...

易烊千玺揉揉眼睛,再睁开眼睛,那抹银亮影子却再没有了,在黑沉沉的夜里,便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许是赶路的倦意忽的席卷了意识,他揉揉眼迷迷蒙蒙的似是睡着了。


夜露霜重,寒意渐渐袭来,倚树而睡的少年梦里觉着凉意,缩缩身子,手也缩进白袖,紧紧的环抱胸前。


小小的白影一下子跃进怀抱。那双手慢慢环紧,白色的狐狸缩成团子,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在那人胸膛。


书生怀里总是安稳。


他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三人早早醒来。一个人是因睡不踏实,另两个人却是相拥而眠睡得太也踏实,以致日头还不大就神清气爽,宛若餍足。


先醒的是王源。


他的眼睫在眼底投下形状美好的阴影,日光洒下来,似是灼到,便蝴蝶也似地扑闪。少年的眉一蹙可是道风光——额头碎发挂住的几片枯叶簌簌往下掉,落在他浅绿衣襟上。他没去关心那几片叶子到底污了衫子没得,反是只忙着皱鼻子嫌叶子痒。


忙用袖去拂掉犹自待在他面上恋恋不舍的叶子。


他这一动,王俊凯也醒了。


王源才意识到两人相拥的暧昧姿态。往日二人相拥而眠,王源也是缩成个团子。可往日都是在床榻上,有床榻撑着,自然不至于如今天这样——王源紧紧的靠在王俊凯的胸膛胳臂垫在书生的胸前,头与胸膛之间只隔着充当垫子的手臂了。王俊凯的手臂则是......紧紧的把自己拥入怀中。紧紧的。紧紧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在意的啊。啊,相比之下......的确有些事情是值得在意的。比如。


疼啊!!!


这是王俊凯半醒不醒的时候,最鲜明的感受。


如果要问王源的话,那么原因很简单,报仇咯。


谁让你捉弄我来着?嘿,这大好时机不用岂不可惜了?


只是随手推了一下,撞树而已。撞树而已。不见怪不见怪。


= ̄ω ̄=


还没等王源眼睛放光抿嘴角憋笑,王俊凯吃痛的闷哼一声,晕过去了。


为了逃开这人醒过来时候的捉弄,王源早就故意跑的远了一点儿。右手扒拉着一棵树半靠着想看书生笑话。这厢书生作真晕过去了,他愣了一瞬想他莫不是又来作弄自己。可书生片刻后也未起来,就急急冲过去,喂,当真晕了?


他蹲下身仔细看这人是不是又是装晕来故意作弄自己,可这么会儿过去了,若是玩笑也拖得长了罢。他疑惑的睁大杏眼,看过去——果然还是觉得,书生沉睡的模样最好看了。


因为,醒着的时候很讨厌啊!!!


作为一只了不起的狐狸,这些话他只在书生能听到的时候说。


书生墨色的发散乱在地上,一眼看去竟格外柔顺。王源料得他大概是唬自己,正伸手去捏他腰侧呵痒,谁知手尚在半空竟鬼迷心窍似的颤颤巍巍伸向书生面上,那缕稍长鬓角的发正不乖顺的贴在颊侧。


书生,真的,好看诶。


如果这是日常作弄,心里有些不希望那人立刻醒过来。故此竟犹豫起来。他低着眼不知在想什么,手微微颤抖的趋势竟是要加强...?


一定是因为衣衫单薄不经风。


↣我才不是一个不更新的懒猫= ̄ω ̄=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12[书生×白狐]

随着马蹄答答,随着风景的后退,他们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再这样下去,马儿会累倒,城镇却是依然远的很。


王俊凯看了另一匹马上的人一眼,易烊千玺逐渐恢复了精神。似是不那么悲痛了。


“凯兄,你族中长辈竟然放你这么远,难道不担心你回不去吗?”


易烊千玺突然发问。他还是有些疑惑的。医学世家若丢了他,这几世的家学莫非要找个不知底细的外人来传承吗?


“唉,他们哪有那么好糊弄。不过是远离集市我跑呢也跑不了,况且每半月还会有家中童儿送来一应物品,啊对,还有医书,可不就是盼我快快的刹了性子,要么回去读医书要么,在山里读医书。”


一说到这些事王俊凯就耷拉着眉眼很是无奈,“啊对,这人可...

随着马蹄答答,随着风景的后退,他们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再这样下去,马儿会累倒,城镇却是依然远的很。


王俊凯看了另一匹马上的人一眼,易烊千玺逐渐恢复了精神。似是不那么悲痛了。


“凯兄,你族中长辈竟然放你这么远,难道不担心你回不去吗?”


易烊千玺突然发问。他还是有些疑惑的。医学世家若丢了他,这几世的家学莫非要找个不知底细的外人来传承吗?


“唉,他们哪有那么好糊弄。不过是远离集市我跑呢也跑不了,况且每半月还会有家中童儿送来一应物品,啊对,还有医书,可不就是盼我快快的刹了性子,要么回去读医书要么,在山里读医书。”


一说到这些事王俊凯就耷拉着眉眼很是无奈,“啊对,这人可是我徒儿!”


“......跟你学什么,学医吗。”


“学什么医啊,那可没意思。学的啊,是这文法,琴棋书画,文采精华,正是我....”王俊凯正要说下去。


易烊千玺立刻出言打断,“算了吧,你那些,我还不知道。”


逗也逗不成,他便细细的和易烊千玺交代了,如何发现王源,他又如何不通世务连字也是认不得云云,王俊凯说着易烊千玺就听着,说着说着王俊凯就低头看了王源一眼。


王源实在不适应马儿颠簸,正在他胸前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一下一下点头儿呢,看来快睡着了。王俊凯心意起来了伸手就掐了一下王源侧腰。


“诶!疼...!”王源一下子坐直了,正要掐回去,又实在怕马背上不安稳愤愤的强压下去。


虽然看不到身前人的表情,还是能想到他白白的脸蛋皱巴巴疼的龇牙咧嘴被惊醒时气愤的眼神。


“哎呀,你倒是知道,我要是被你掐了,你也得摔下去,不知道得多疼呢~”


“......哼!我....”你还扔过我你还扔过我你还扔过我!!王源越想之前的事儿越来气,怎么能因为一口甜的吃食就宽宥他!


你就折腾吧王俊凯。看以后我跟你算账。


易烊千玺在旁边儿看的好笑,也不劝什么由着这两个人闹,他看看天色。


“凯兄,天色不早了,前方可以歇息。这马儿也快累了一天了。”


“说的也是,驾!”


总算噼噼啪啪的生了火,三人都下马烤着火。王俊凯易烊千玺二人自是没什么事,只王源抖抖的发冷,王俊凯就搂着他烤火,不时的逗他,总是逗得王源咬牙切齿。


匆匆吃过干粮差不多就要歇息了,易烊千玺看那浅绿衫子的瘦弱少年总是单薄,便建议王俊凯搂着他,王俊凯一扬头,说,我当然得照顾我徒儿啦。


所幸待的这两人熟睡之后,王源方才又一次化狐形。他实在是被逗得有点气愤,心里又知道王俊凯是故意的。想要收拾王俊凯又不知怎么收拾。于是从臂弯溜走,嗖嗖的在林子里面跑着撒气。


易烊千玺心中苦楚哪里那么容易压下,想着兄长的事情便难以入眠。正要睡过去又听到些动静。这才揉了揉眼睛。


这一看可是怪了,那唤作王源的小兄弟不知所踪,却正瞧见一只漂亮的小白狐狸蹦着蹦着窜远了。


是梦吗?


↣我更的,少嘛?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11[书生×白狐]

↣此生无悔站凯源

那小剑上还带着个朱红的翎儿。深深的嵌进木料里。

“凯兄可是没认出我的小剑?”

入耳的是个清朗的声音和砰的推门声。

转眼便看到一剑客打扮的人笑着走进来,他著着朱红的薄裳,衣袂飞扬,王源不识得世间几人却也分明看出此人的非凡神采。任他笑的如何风轻云淡,那周身的英气怎么都掩不住,偏生他还刻意压制。

“连小剑都没认得出,这可是......生疏了。罢啦,我此番前来,并非只为再蹭你一杯茶水。” 他看王俊凯要去拿茶壶,就出言阻拦。

“有什么要紧的,坐下来慢慢说,这般见外!你来便来,弄个似箭非箭的小剑唬谁?瞎了我这门板。”许久未见,千玺越发意气风发,王俊凯看他言笑牵强不...

↣此生无悔站凯源

那小剑上还带着个朱红的翎儿。深深的嵌进木料里。

“凯兄可是没认出我的小剑?”

入耳的是个清朗的声音和砰的推门声。

转眼便看到一剑客打扮的人笑着走进来,他著着朱红的薄裳,衣袂飞扬,王源不识得世间几人却也分明看出此人的非凡神采。任他笑的如何风轻云淡,那周身的英气怎么都掩不住,偏生他还刻意压制。

“连小剑都没认得出,这可是......生疏了。罢啦,我此番前来,并非只为再蹭你一杯茶水。” 他看王俊凯要去拿茶壶,就出言阻拦。

“有什么要紧的,坐下来慢慢说,这般见外!你来便来,弄个似箭非箭的小剑唬谁?瞎了我这门板。”许久未见,千玺越发意气风发,王俊凯看他言笑牵强不再和从前一般小孩子言语,于是不禁也认真了起来,把久日不见的寒暄和从前那些顽笑话收了,坐下来听他有什么急事。

“你也知道,我自小便没那些个沉重的别样心思。可如今外敌挥军南下,老弱妇孺,黎民百姓,我再是不愿担什么担子,此刻也必得担!父亲一生操劳,为国,为苍生安乐。我既是将军之后,又岂能因贪安逸置身事外!”千玺忽的收了笑正色道。

王俊凯觉他说的有理,却并未多作想,只默默听着,怎的这回这般着急,神色严峻。

“我曾不齿兄长争权夺势,可这次他却披甲戴胄浴血拼杀,只为那城中百姓安宁,如今,如今我兄长......”易烊千玺抬头看了王俊凯一眼,想要说下去,却哽咽着说不下去。眼中神色显然痛极,王俊凯也暗暗的捏紧了手咬紧唇,他这个儿时伙伴,自小便刚强倔强的紧,便是有何痛事亦不肯落泪抑或软弱依靠。他主动找自己说出来,这便是不寻常,丧兄之痛,唉......

堪叹世事无常,谁人又能先卜。正所谓花开无百日,你昨日菡萏浅粉颜色好,今日未必就不会枯萎。人事无常间,又岂止敬爱的兄长,这一路走下去,兄长。父母。旧友。终究要散的。

“所以我要你陪我去征战!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什么闲云野鹤,便都等到安定了这乱世再说!路有冻死骨,乱贼烧杀淫掠,你我便是只顾自在逍遥心里又如何安生!”他又要接着说些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必,两人自小相识自己所想他自然是能懂得的。

5王俊凯什么也不说,两人静默良久。王源懵懂不明,就杵在房中,一边看着二人一边疑惑的听着。即使不懂世情,那鲜衣少年的沉痛似染料,一缕一缕的沁着房间,连带着他,也懵懵懂懂的悲伤起来。

兄长死了吗。亲人死了吗。如果是在我身上呢。

我便是无父无母了无牵绊,无法可想。

如果假想是书生呢。

我不至于离不得他。只是,不会再每日过得那么快活罢。

王源性子并不隐忍,不知怎么怔怔的没声没息的眼泪掉了下来。以袖拭泪,轻轻的抽了一口气。

便如同一枚突然投进湖中的石子。这一声小小的声响激起了极大的波澜。

易烊千玺终于掌不住,猛的捏紧了王俊凯洁白的袖角颤抖着泣不成声:“大哥...大哥他临去之前嘱托我...千玺啊,莫要,再像个孩子贪玩,须知这黎民苍生的担.....”

“......”

“......大哥他...以前一直...”

......

......

有些日子突然就。

历历在目。

画面。

依稀如昨。

氤氲着水汽的回忆一点一点,打湿了什么。

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的点着头,王俊凯的心里好像压了一大块石头沉重的说不出话。千玺,你大哥说的对,我们都不是孩子了......

三人就这样在屋子里,两个人杵着,一个王俊凯坐着。只听的见千玺的逐渐平静下来的抽泣声。王源努力闭气,总算止住抽噎,肩膀却无法抑制的抖一下,抖一下。

过了片刻

“所以我来找你。陪我出征罢。我必护你周全。”总算扶着桌子伸直身子,他的手骨节分明,在桌子上撑了许久不免发麻,他低头揉揉骨节。王俊凯看在眼里,那压出来的微红印子在少年手上显得格外狰狞。

千玺是将军世家易烊独子,至于兄长,是其父战乱时收留的孤儿。千玺自幼习武,稍长些便开始行侠仗义。二人自小便相识,偏偏都不服家中教导,王俊凯不喜医学偏喜文学易烊家的独子呢,则是闲云野鹤并不想在朝廷做官。

我当然信得过你的功夫,那些军策和日日的马步打拳怎么会是白来的呢。

王俊凯暗暗想着,两人虽是同样叛逆,性质又大大的不同。

王俊凯不喜欢医学于是只懂得粗浅的一些,家中长辈有时候拗不过他就几句责怪过去了。这放到了易烊家却是不可能,千玺再怎么不喜欢还是被将军父亲强按着,王俊凯去找他玩的时候常常不碰巧将军在,便只好躲在树后,往往会看到将军严厉的训斥。

你的功夫没的说。

你虽功夫精,这也是初次上战场,定会不安。我懂得的。我一定陪你去,你要安心。王俊凯头一次看到儿时倔强的玩伴如此情绪,心里不知说了多少言语,嘴唇动了动还是只说。

“走吧。”

两人这才都起身,千玺恍惚的才对王源说:“这位是?”

“我的徒儿。”王源刚要说话就被王俊凯抢了先。

“王源儿。你在这里待着等我。”

“......?!不”这厢正擦着眼泪一听这话登时急了睁大了眼。一个人可是无趣的很,更何况天大地大,他却无处可去。

“军情甚急,我方才又孩子气耽搁了。先上马罢。”说完他便急急走出屋,牵出来早就备好的两匹青骢,马儿蹄声嗒嗒,显是良驹。

王俊凯越是急着出去,王源越是跟着。总算是别别扭扭跟到门前。王源死命揪着他衣角,洁白布料刚才被易烊千玺抓乱的褶皱一下子被扯平整了。

他越抓越使劲,偏生不听王俊凯的劝阻,反反复复无奈之下王俊凯双手忽的搂住他腋下,还没等到他有什么反应已经坐到马上了,一晃眼,王俊凯安安稳稳的坐在他身后。

王源突然感觉到一双手臂从身后环过来。有点紧张。如果是狐狸形态尾巴一定会竖起来的。

书生那双白净的手抓住了缰绳。

“驾!”

马儿突然就跑起来了,王源忐忑不安害怕掉下去,赶紧紧紧的抓住白色衣袖里的手臂。与自己不同,书生的手臂并非干巴巴的枯瘦如柴,反而是有力的,温热的。

他呼吸喷吐热热的打在后颈。

“王源儿,非要去的话,跟紧我,别乱跑。”

王源的脸有点热。

凉一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10[书生×白狐]

王俊凯嘴上小声嘟囔着嫌弃,手上毫不温柔地把白白一团塞进竹桶,随手拿起一块皂角便开始了越发熟捻的洗狐狸工序。微微皱着眉,不耐烦的搓揉着白团子,白团子翻着挣着,盆里的水溅了出。王俊凯手指擦了擦溅到鼻尖的水沫,更用力压着王源在盆里。

挣什么挣你。紧紧眉有点恼了。

王源还是使劲儿挣着。

烦不烦啊你,按那么用力我呛到皂角了你可知皂角什么味道。

狐狸蠢死了!!不管了!!

王俊凯气头上来,把那白团子随手一扔自顾自去整理药匣。

王源憋屈在水盆也是气呼呼,就甩甩水自己从房门溜回房间了。

第二天清晨

醒了。又是人形。还没穿好衣服王源就打了个喷嚏。头也有点重。散着头发王源随手系着衣带迷迷糊糊往门口走。谁知道正撞上个胸膛。

抬头。哦。...

王俊凯嘴上小声嘟囔着嫌弃,手上毫不温柔地把白白一团塞进竹桶,随手拿起一块皂角便开始了越发熟捻的洗狐狸工序。微微皱着眉,不耐烦的搓揉着白团子,白团子翻着挣着,盆里的水溅了出。王俊凯手指擦了擦溅到鼻尖的水沫,更用力压着王源在盆里。

挣什么挣你。紧紧眉有点恼了。

王源还是使劲儿挣着。

烦不烦啊你,按那么用力我呛到皂角了你可知皂角什么味道。

狐狸蠢死了!!不管了!!

王俊凯气头上来,把那白团子随手一扔自顾自去整理药匣。

王源憋屈在水盆也是气呼呼,就甩甩水自己从房门溜回房间了。


第二天清晨

醒了。又是人形。还没穿好衣服王源就打了个喷嚏。头也有点重。散着头发王源随手系着衣带迷迷糊糊往门口走。谁知道正撞上个胸膛。

抬头。哦。王俊凯啊。王源接着弄衣衫绕开王俊凯往前走。

“王源儿。你今天起的挺早的。都不用我去叫呢。”

“你不也是。”不情不愿答了一句接着向前走。

“我那是昨天没搂着狐狸睡有点儿冷。哟。你不是不会梳头发吗。怎么今天不用我帮忙了?”王俊凯往左迈了一步猛的站直笑着瞅一眼王源,挡住王源去路真真轻而易举。

王源伸手随便理理乱蓬蓬散发,几步走出小屋自己出去了。

”王源儿,今天不去采药吗?”王俊凯跟出去几步扯着声音喊。

“不想去。”

“你怎么了。”

......

于是这半年以来王俊凯第一次背上背篓独自一人走进树林采药。

采药归来

书生蹲在地上宝贝的把一根雪参的杂乱须子仔细捋顺,都不顾上面粘着土。王源不知道怎么撒气,就是挺来气还不知道怎么说。哦,难道说,你个死书生你以为捡了一只狐狸就可以随便乱扔吗。我就是那只狐狸精是尔等凡人能冒犯的嘛。这样估计王俊凯要么是跟正常老百姓一样举着柴火要烧自己要么吓得翻个白眼晕死过去。

他沉浸自己的各种脑补无法自拔,一边生闷气一边想着怎么把气撒出去。王俊凯感觉到一道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一抬眼睛就看到白衫少年凝着目光呆滞的模样。

啪。

“这个甜的。你爱吃吗?”

王源压根没反应过来,直到一枝湿漉漉难看的草本植物落在面前才伸手去拿。王俊凯看他楞楞的,噗嗤乐了。早上的顾虑全没了。

王源突然就觉得不那么介怀,接过来尝了尝还真的挺甜。不知道怎么嘴角就自然而然的往上扬。王俊凯弃了手边的药材带着尘土拍王源肩膀。

“你这个傻子。”

盯着王源儿微微低着头啃东西的样儿,细碎的额发软趴趴的盖着额头。王俊凯心里满满,有这么个人一块看书研墨那真是顶高兴的事儿。

嗖——砰。

王俊凯、王源一惊。手掌大小,一支精巧的小剑深深嵌进门板。

↣没错我就要加速进剧情了o(╯□╰)o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09

前情提要:貌似太久不更情节都忘了,前面讲到王源看王俊凯写名字看愣了。。

王俊凯把少年眼中懵懵懂懂的歆慕之情看的分明,笑笑不说话。

片刻后终是抿抿一条线,没能抑住心中慢慢发酵的情绪,笑着说:“不会说话?不认得字?这么开心不如拜我为师啊我教你。”

王源一听这调笑般的语气,虽是不谙世事但也隐隐觉得这读书人是在逗自己,有点不情愿让这人一副小得意眼里都漾着光,待要开口驳回去又瞥见那三字秀朗心下不舍。

“不逗你了,没那么多冗俗规矩,我初时也如你一样,看到人家一纸丹青就喜欢的不行。唤我......俊凯罢,随意些。”

王源终于开口说话时候,唤的却是“王俊凯”。此后一直若此,王俊凯初时觉得这样称呼大名太过生疏,后来王源...

前情提要:貌似太久不更情节都忘了,前面讲到王源看王俊凯写名字看愣了。。


王俊凯把少年眼中懵懵懂懂的歆慕之情看的分明,笑笑不说话。

片刻后终是抿抿一条线,没能抑住心中慢慢发酵的情绪,笑着说:“不会说话?不认得字?这么开心不如拜我为师啊我教你。”

王源一听这调笑般的语气,虽是不谙世事但也隐隐觉得这读书人是在逗自己,有点不情愿让这人一副小得意眼里都漾着光,待要开口驳回去又瞥见那三字秀朗心下不舍。

“不逗你了,没那么多冗俗规矩,我初时也如你一样,看到人家一纸丹青就喜欢的不行。唤我......俊凯罢,随意些。”

王源终于开口说话时候,唤的却是“王俊凯”。此后一直若此,王俊凯初时觉得这样称呼大名太过生疏,后来王源一声一声“王俊凯”、“王俊凯”,一天一天听着听着倒也司空见惯,王源语音很软叫名字的时候有亲近的意思,不像外面夫子叫的生硬疏远。

王源第一次研好墨在宣纸上颤颤巍巍写了一个“王”,王俊凯凑过去等着看,王源憋了半天写不出来“源”,看着王俊凯正认真注视毛笔尖,终于还是没撂笔。纤细的手腕绕了绕,在“王”外面画了个乌黑的圈。

王俊凯一看这个圈歪歪斜斜,没忍住又笑。

“我写好咯,我名字就是王源,以后你看到这个就知道是我。”王源也想笑,可就是故意忍着不笑假装正经的说着。

“圆你都画不好,笑死人了哦。”

“什么啊,这样不就和凡夫俗子不一样了嘛。这你就能看出来是我。”

“哼,你这个傻子~”突然抢过王源手里抓着的毛笔,洋洋洒洒挥笔在纸上写了大大的“王圆”。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是那个源,饮水思源的源。”王源伸着颈子嚷着争辩,这名字才是啊。

“哟,王源儿,你和我养的笨狐狸一个名字啊,我平日就喊它源源源源的,你也和那笨狐狸一样,又笨又知道吃。”王俊凯揶揄着等着看他争辩。王源顿了一下才反驳。

“切,狐狸会跟你说话会写字啊。”

一日一日又一日,王源初时还有些忌惮王俊凯,后来久了就熟稔,越发言笑随意,以上可见一斑。妖力缓缓回复,依旧是白日人形夜里化狐,每晚化狐钻进王俊凯怀里,每早提前醒来回到房间匆匆穿上衣衫躺在榻上补眠。

每早的情形都差不多。

“哎好烦呐,再睡会儿——”

“王源儿,快起来咯,笨狐狸不知道又去哪儿野了,你替它跟我采药去。快,快~”王俊凯看只说话这王源还是一副迷迷糊糊不想起的样子,就伸手去呵他的痒。

“啊——!”一股凉气进了被子里,进来的,还有两只凉冰冰的手。

“哈哈哈哈痒痒痒——”王源躲来躲去躲不开。

“起是不起~”手下不停。

“起起起起起,别...别....诶痒啊哈哈..”

“快,采完药回来教你作画。”

“嗯。”

作画。王源依旧画了很多个乌黑的圈,王俊凯气笑了。

是夜


“笨狐狸这就睡啊,过来给你洗洗。”

“王源儿都要笨死了,我看你这狐狸都比他强。”

“哎这可是我第一次收徒弟,虽然我还觉得我学问太浅,不过教王源儿还足够了哈哈。”

“呀,毛一沾水又粘一起,难看死了,嫌弃。”

↣已经不好意思打师徒tag,感觉没写好相处模式。。。

春天还是初夏

【凯源】如果当时[师徒文]08

依稀可闻不远处林间鸟雀鸣啭,浅淡的秋季晨光均匀的洒在窗内。
两个少年相拥而眠,那清俊些的少年牢牢环抱着怀里的人,面若白玉发如墨,眼睫虽闭,个中风流动人之处仍可依稀大致想见。
只见环抱中的少年,身量更细弱些,面相柔顺乖巧,两道眉却随意的漫不经心。
这两道清远不及远山的眉耸了耸。
王源很少见的早早醒来。
说到底是太紧了嘛。
紧?!环抱太紧!?
诶诶诶诶诶?! 又变人形?
最初的意外过后,王源有些烦恼,换而言之,焦虑。
忧虑了片刻王源拖拉着步子回了房间。
王俊凯醒后不见了白团子,一边笑笨狐狸终于有一回不犯懒,一边着手收拾床铺,铺平尚且温热的布料杂乱皱褶。
懒狐狸总算有精神出去蹦跳了,这才有小东西的生气,补药终究是有益处的...

依稀可闻不远处林间鸟雀鸣啭,浅淡的秋季晨光均匀的洒在窗内。
两个少年相拥而眠,那清俊些的少年牢牢环抱着怀里的人,面若白玉发如墨,眼睫虽闭,个中风流动人之处仍可依稀大致想见。
只见环抱中的少年,身量更细弱些,面相柔顺乖巧,两道眉却随意的漫不经心。
这两道清远不及远山的眉耸了耸。
王源很少见的早早醒来。
说到底是太紧了嘛。
紧?!环抱太紧!?
诶诶诶诶诶?! 又变人形?
最初的意外过后,王源有些烦恼,换而言之,焦虑。
忧虑了片刻王源拖拉着步子回了房间。
王俊凯醒后不见了白团子,一边笑笨狐狸终于有一回不犯懒,一边着手收拾床铺,铺平尚且温热的布料杂乱皱褶。
懒狐狸总算有精神出去蹦跳了,这才有小东西的生气,补药终究是有益处的。王俊凯想着就有点小自得。
“也不知如何称呼你,这样,先写名给你,在下王–俊–凯–”他说着,便执笔写了,庄重的小心翼翼手腕微微的颤,非是雅擅丹青只借一腔热诚,他向文之心深切有如江河向海。
三字跃然纸上,王源何尝阅过此番别样风致,只怔怔的看呆了,心下歆慕万千不及诉。一边在心胸反复描摹笔法文骨,一边赞叹着文字表意的妙处。

↣最近事情有点多,所以懒了T^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