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妄想姐妹花

44浏览    2参与
番茄酱卷饼

【四五四】意象洪流

@吟霜晞 滴点文,希望吟霜喜欢xx

*我流,真的是我流,狗血青春怂包爱情,莫得剧情,严重辞藻堆叠,我真的需要好好复建一下(…

*五→四,全是私设注意,糖还是刀自由心证

没问题的话→

--------------

┃你听见了吗,亲爱的,我在等你说,说什么都好,我等着你对我说。


五重空洞给人的印象,向来理智、冷静,疏离到几乎冷漠,日日徘徊在几点一线的循环往复里,浮浮沉沉却从不抱怨,仿佛天大的事都像羽毛落到强酸里,原以为能看到气泡翻腾,最终只是一片死沉沉的平静无波。她从小冷眼看着周围人们稚嫩的欢爱,那些女孩向往坠入爱河,她们情深意笃...

@吟霜晞 滴点文,希望吟霜喜欢xx

*我流,真的是我流,狗血青春怂包爱情,莫得剧情,严重辞藻堆叠,我真的需要好好复建一下(…

*五→四,全是私设注意,糖还是刀自由心证

没问题的话→

--------------

┃你听见了吗,亲爱的,我在等你说,说什么都好,我等着你对我说。

 

 

五重空洞给人的印象,向来理智、冷静,疏离到几乎冷漠,日日徘徊在几点一线的循环往复里,浮浮沉沉却从不抱怨,仿佛天大的事都像羽毛落到强酸里,原以为能看到气泡翻腾,最终只是一片死沉沉的平静无波。她从小冷眼看着周围人们稚嫩的欢爱,那些女孩向往坠入爱河,她们情深意笃,一头扎进棉花糖一样粉嫩的幻梦里,有的过早踏进禁区,陶醉得忘掉防备,最后事情闹大,不得不开始讨论未来归属。

五重原以为自己与她们不同——少年时代的孩子,总有底气猖狂霸道,五重空洞也一样。

 

四重罪孽就像是一个魔咒,这时候悄无声息地流进了五重的世界里。

 

那时候是夏天,四重淋了点雨,教室惨白的日光灯打在她滴水的发梢。她穿着校服短袖,小心翼翼踏过门槛,踮着脚来避免留下鞋印,又好像是冷,把手悄悄藏在袖子里。她可爱得不同寻常,自卑又温柔的性格在肆意任性渴望宣扬个性的中学女孩里不起眼地独特着。

 

空调温度太低了吧,五重小小地嘟囔着,伸手捞过前座桌上的遥控器把它调高。

 

漫长单纯的暗恋在那个下雨的早上漫不经心地破茧而出。五重开始悄悄地离经叛道,长发末梢被她染成不显眼的深红色,梳成松垮的马尾,混在几千号人里,叛逆得小心翼翼。她坐四重的左前方,隔着过道,是刚好一抬眼睛就能看见她的地方。

 

她同时爱上读诗——那些意象每一个都恰到好处地描绘她的隐秘心思。她知道四重喜欢文学和艺术,实际上——她羞于承认的,那些无辜的意象早被她赋予了别样意义,有时她也期待四重注意到自己炫耀意味浓重的一举一动,她会不会抬起那双比太阳光还柔软的美丽眼睛,望着她,小心地、怯弱地向她问好。

 

羽毛悄无声息地飘进强酸里,晶莹剔透的骨架沉进了容器最深处。

 

四重放了学往往去图书馆。学校的校图还没有半个教室大,窗户咯吱咯吱像是狐狸叫,晚些去还要自己带灯。没什么好书——五重下定论,可四重乐此不疲。她曾蹑手蹑脚地进去过一两次,有一次四重在里头,头倚着窗框睡着了。五重透过两本儿童读物的间隙偷偷看她,她齐肩的短发随风晃荡着,呼吸均匀,背景是迤逦夺目的灿烂夕阳,室内却昏暗得像监狱单间。

 

一远、一近,两个色块相互冲撞。画面对比度强烈,带着五重猜不透的感情色彩。

她没来由地感到腹腔收缩的疼痛,心脏和四肢被紧紧攥住,随之而来的还有轰隆隆向她袭来的情感洪流。她不记得那天她在图书馆都干了什么,她只记得当四重悠悠转醒的时候,她计划好般、当机立断地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毕业晚会那天是个雨天,天早早黑下来,一群吵吵嚷嚷的年轻人和着雨点声最后狂欢。有人在嘶吼着唱歌,酒瓶和着鼓点被传了又传。五重来得晚,一进门就被酒瓶和小年轻们团团围住,鼓掌起哄。

五重服输了,“真心话。”

“好——勇士!”女孩惊喜地拍手,“有没有喜欢的人?”

她愣了愣,目光不由自主地在人群里找四重的影子。四重靠在沙发上,脸色红得可怕,好奇地张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望向这边。她喝醉了。

她甚至没和四重聊过完整的天。这个念头刚刚诞生就被五重狠狠掐灭。

五重空洞喜欢四重罪孽吗?我喜欢她吗?就仿佛四重理智昏沉的时候,五重终于能跳脱出那些文学和想象构造的虚拟意境之外,重新变得局外人般冷静达观。几年以来四重罪孽占据了她的太多时间,观察她、在意她渐渐变成五重的本能。她的存在蛮横地占据了她为数不多的感性思维,把五重推向另一个从未想过的方向,于是她倏地拥有了一堆和她完全不搭的东西——诗,暗红色的发尾,漫长孤单的暗恋。陌生的种子在某个时候破土而出,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生长着,榨干养分,却始终畏畏缩缩不能逾越该死的自然法则。

 

一个冲动夹杂着理智的碎片,某个瞬间那株藤蔓已经顶到苍穹。

熟悉的情感洪流涌上来,温习过千百遍名字果冻一样在舌尖滑溜溜地转了一圈又咽下去,划过气管的感觉滚烫呛人。

 

“——赤井秀一?”五重眨眨眼,商业笑容无比真诚。

 

嗨。

人群唉呀唉呀地叹着气散去,酒瓶被豪迈地递到下一个受害者面前。五重在四重旁边坐下来,四重手里篡着被揉成一团的塑料吸管,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伸着手,似乎想要抓住五重晃晃悠悠的长发。清凉凉的晚风一吹,夜空一下子黑透了,室内的五彩斑斓隔着玻璃窗映在黑沉沉的背景里,像暗河里徒劳无功的幻梦一场。

乐声嘈杂,抒情的辞藻在歌颂海洋和浪花。五重把注意力从身旁的姑娘身上抽离,忽然想到她曾狂热摘抄过的句子,那些不属于她的虚拟梦幻的东西就像她沉默的小心思,泠泠淙淙地流着流着,最终悄悄流回她的掌心。

“I would that wewere,my beloved——”

 

“——white birds on the foam of the sea.”*

四重抬起头来,醉醺醺地冲她笑,那双比太阳光还温润的美丽眼睛望向她,里面涌动着生生不息的情绪洪流。

 

 

 

*来自叶芝的《白鸟》:“但愿我们是一对白鸟,亲爱的,飞翔于海波之上。”

写完有点恍惚,想表达的东西很多,最后反而不伦不类了(……)想写一个相对理智的四五四,希望我贫瘠的语言能表达到那么一点点点点点就好啦xxx

番茄酱卷饼

曾有人评论那对姐妹的眼睛。

“那个少女——被层层责怨与焦躁包裹着出生的女孩,浅橙色的眼睛里总是蒙着泪汪汪的水滴的。或是在笑,又或者在哭,就连眺望远方的影子时也一样,半垂的睫毛下面闪烁着莹亮亮的颜色。她喜欢把嘴唇抿成一有弧度的形状,歪着脑袋看着你,但那种不安与焦躁绝不是刻意表演出来就能遮盖的。但是如果你的目光再向前探,望到那汪橙色湖水的最深处,你会看见一片美好到无法想象的纯真原野。那是没有被践踏或者污染的,充盈而美满的,只属于少女本人的地方,发着柔光,使人忍不住想要把头埋在花丛中央呼吸薰衣草的味道——一点不错,那才是她的眼睛里原原本本的样子,和裸露在外的那个她完全不同。

“而另一个女孩,相比...

曾有人评论那对姐妹的眼睛。

“那个少女——被层层责怨与焦躁包裹着出生的女孩,浅橙色的眼睛里总是蒙着泪汪汪的水滴的。或是在笑,又或者在哭,就连眺望远方的影子时也一样,半垂的睫毛下面闪烁着莹亮亮的颜色。她喜欢把嘴唇抿成一有弧度的形状,歪着脑袋看着你,但那种不安与焦躁绝不是刻意表演出来就能遮盖的。但是如果你的目光再向前探,望到那汪橙色湖水的最深处,你会看见一片美好到无法想象的纯真原野。那是没有被践踏或者污染的,充盈而美满的,只属于少女本人的地方,发着柔光,使人忍不住想要把头埋在花丛中央呼吸薰衣草的味道——一点不错,那才是她的眼睛里原原本本的样子,和裸露在外的那个她完全不同。

“而另一个女孩,相比起她的姐姐她的目光总是到令人讶诧的平静——不,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空无一物的虚无——和她的名字一样,那是空洞。因此她与人总有一种淡漠于疏离,于她交流的时候,她会有意无意地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一米,双手环胸阻隔所有喧嚣。而她的眼神总是越过谈话者望向远处的,除了她的姐姐没有任何的焦点。但是如果你有幸能被她凝视哪怕一秒,你会看见那片赤红色深潭里涌动的暗流,像是一刹那全部盛开的彼岸花——她并不是无情的人啊,即使是眼底暗如浓重夜色的那个少女也罢,那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啊。”

“还有一个,有关她们和她们的眼睛。”
“纯白色的原野只为彼岸花的绽放而生长,赤色的波浪也只为薰衣草的芳香而荡漾。”
“她们的眼底也只为彼此而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