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妄想症系列

16.7万浏览    1567参与
咯咯咯咯wan

以临摹为基础的二次创作

“被害人颜某”

以临摹为基础的二次创作

“被害人颜某”

咸水旅至(咸澈是暑假只有三天的卑微小孩儿)

“我愿回溯选择。选择与象牙塔的幻影相错。承受注定的偏颇。”

——《八重回归·伪》


组织@霜磡手写组官号 。辛苦了。


在学校三周呆退化了都。写的丑。我爬了。

“我愿回溯选择。选择与象牙塔的幻影相错。承受注定的偏颇。”

——《八重回归·伪》


组织@霜磡手写组官号 。辛苦了。


在学校三周呆退化了都。写的丑。我爬了。

рай
不想找太多图对比了,我本来也不...

不想找太多图对比了,我本来也不是很喜欢管闲事的人但霾的妄想症系列我是真的很喜欢,加害也是我一眼相中的绝赞设定,你这还一帮人搞了个企划?【占tag致歉】

不想找太多图对比了,我本来也不是很喜欢管闲事的人但霾的妄想症系列我是真的很喜欢,加害也是我一眼相中的绝赞设定,你这还一帮人搞了个企划?【占tag致歉】

沅水桃花色

青色的蜷曲的肮脏的沾了血液的头发,发黑的骨架,擅自闪着光亮的青色的眼珠,破碎的金色衣摆与棉絮,粘着肌肉组织的皮,脸上和脖子上的血液痕迹,像上吊绳一样紧紧勒住颈部的黑色项圈,占满了黏糊糊液体的刀;红石蒜花田,金属制笼子。混在或橙色或青色或紫色的颜色里,一同被碾为齑粉。融化在大脑皮层不为人知的地方,如图从未出现过。

青色的蜷曲的肮脏的沾了血液的头发,发黑的骨架,擅自闪着光亮的青色的眼珠,破碎的金色衣摆与棉絮,粘着肌肉组织的皮,脸上和脖子上的血液痕迹,像上吊绳一样紧紧勒住颈部的黑色项圈,占满了黏糊糊液体的刀;红石蒜花田,金属制笼子。混在或橙色或青色或紫色的颜色里,一同被碾为齑粉。融化在大脑皮层不为人知的地方,如图从未出现过。

沅水桃花色

【守泠(应该】冰青色的海

滨海的小镇,阳光在此驻足。

泠珞怀抱着一捧红色茑萝,赤脚走在沙滩上,海浪声夹带着沙子的流逝声音,簌簌啦啦,已经临近傍晚,天空依然是浅浅的蓝色,与同样浅浅的海融为一体。

她带着耳机,不是常用的绒布大耳机,而是一款轻便小巧的耳机,里面也不像往常那样放着零羽或是颜语的歌,而是一首非常小众的歌曲,比她曾经的歌还要小众得多。

她曾经有很强的音乐洁癖,如果歌曲不是零羽或颜语的,她压根不会听,甚至那些音乐只要在她的耳边环绕,她就会反胃。从妄想出来后,这种毛病已经幻化为零。当然,她依然不会听以何梁水为代表的口水歌与半本生的歌曲。前者因为毫无意义与营养,后者则是怀着“抄袭者当千刀万剐”的心情。

零羽跟在...

滨海的小镇,阳光在此驻足。

泠珞怀抱着一捧红色茑萝,赤脚走在沙滩上,海浪声夹带着沙子的流逝声音,簌簌啦啦,已经临近傍晚,天空依然是浅浅的蓝色,与同样浅浅的海融为一体。

她带着耳机,不是常用的绒布大耳机,而是一款轻便小巧的耳机,里面也不像往常那样放着零羽或是颜语的歌,而是一首非常小众的歌曲,比她曾经的歌还要小众得多。

她曾经有很强的音乐洁癖,如果歌曲不是零羽或颜语的,她压根不会听,甚至那些音乐只要在她的耳边环绕,她就会反胃。从妄想出来后,这种毛病已经幻化为零。当然,她依然不会听以何梁水为代表的口水歌与半本生的歌曲。前者因为毫无意义与营养,后者则是怀着“抄袭者当千刀万剐”的心情。

零羽跟在她身后,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边角绣着的红色花纹层层叠叠缠绕,像是血液与空白的交织。她带着那个红色音符项链,头发完全披散开来。

衣服是短袖的,所以零羽的伤疤完全裸露出来,泠珞总能看见它,像梦魇——或者说像曾经在她心里刻下深刻烙印的“加害者颜语”一样,可怖并且形影不离。而现在她已经能完全摒弃妄想带来的创伤完全回归到现实生活,却无法遗忘这个伤疤。

“零羽。”

“我在。”

“零羽。”

“我在。”

“零羽。”

“在。”

泠珞恍惚,想起了曾经某个重要的人的剪影,他与零羽在她心里占同样重要的位置,甚至曾经一度超越零羽,但她的记忆只是流连到他深青色的头发便被狠狠扯出丢在地上。

无法回忆。

“要吃冰激凌吗?”

回过神来,泠珞回头看向正伸手指着咖啡厅的零羽。

定睛看着,零羽伸出的手上没有伤疤,她没有用那只受伤的手。这令泠珞松了一大口气。

两份草莓冰激凌,是独属于零羽的红色。

泠珞怕冷,所以小口小口的吃着。

“啊,抱歉,我忘记花栗鼠怕冷了。”

零羽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泠珞:“没关系吗?”

泠珞急忙摇头:“没有的,我可以接受的,不是零羽的错。”

不是零羽的错,她怎么可以嫌弃零羽的伤疤呢。

零羽的那份吃完了,泠珞的才吃了一半。

零羽突然伸手抹掉了泠珞嘴角的草莓果酱。泠珞愣了愣,伸出舌头舔掉了剩余的果酱。

海风时不时吹过,尽力阻止冰激凌的死亡,但泠珞的冰激凌还是整团掉在了沙滩上。

零羽主动蹲下想要捡起它,却被泠珞拉住了袖子。

“会牵动胳膊上的伤。”

“我哪有那么脆弱啊……”

话是这么说,泠珞还是抢是抢先一步蹲下,把它丢到了最近的垃圾桶。

零羽把手帕递给泠珞,泠珞擦了擦手。手帕的角落绣着一朵红石蒜。

泠珞注视着那个红石蒜愣了神,隐约觉得这跟记忆里的青发男子有着不可言喻的关联。

红石蒜的海洋,金属笼子里的尸骨,黑色的少女和血泊里的那抹青色扭动着融合着,变成了沉睡在垃圾桶里的冰激凌,又变成了零羽的裙摆,最后变成了那个手帕。

“泠珞?”

泠珞抬起头看着零羽,在明暗不清的阳光里,零羽的身影与那个高大青发男人的身形交织着。

手不自觉的放开,手帕被风带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手帕掉到了冰青色的海水里。

“抱歉!”虽然事已至此在道歉也没用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但泠珞还是想通过道歉来减轻自己的罪过:“对不起!我……我重新做一个赔给你!”

“没事啊。”零羽摸了摸泠珞的头,“不用太自责的,泠珞。你没有错,就算你有错……”

零羽顿了顿:“就算你有错,我也会把咒骂你的那群纸老虎统统——”

说到这的时候,零羽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泠珞笑了。她们一起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

猛然回头,泠珞看见了,看见了冰青色海洋里冰青色的男子,那个男子轻笑着叫她“小花栗鼠”。

  (end)

空桐宇伏
群里的美人鱼守 瓶颈期卑微摸鱼...

群里的美人鱼守

瓶颈期卑微摸鱼感叹我男人好涩。

群里的美人鱼守

瓶颈期卑微摸鱼感叹我男人好涩。

某只
是我是我又是我 占tag谦 初...

是我是我又是我

占tag谦

初回版500包邮

属音版校服送一个洛天依假发290不包邮

偶像立牌35捆三个吧唧计80

偶像特典27捆两个盒子共计70

是我是我又是我

占tag谦

初回版500包邮

属音版校服送一个洛天依假发290不包邮

偶像立牌35捆三个吧唧计80

偶像特典27捆两个盒子共计70

两千ZERO

画了,练习了光影...


画了,练习了光影

                                                                                                                                                                                            

然后就是背景有使用照片 来源昵图网说可以直接用我就拿了

p2有个没背景的版本

每周守泠

痊愈

痊愈

#守泠向# #也许有ooc# #刀#

*有部分私设元素

1

“彻底忘记在妄想世界里的一切,你就真的痊愈了。”

“……我早就不记得了,不是吗?”

泠珞有些不甘地向面前这个有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身穿漆黑的第五音校服裙的少女出声诘问,而对方只是站在天台边上,转过身朝着艳红如血的夕阳沉默下去。残存的混乱记忆里完全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信息,泠珞最终颓然放弃了搜寻。

“回答我啊?我明明已经忘记了!我明明已经不记得了啊!为什么……”

潜意识垂眸望向天台下,那里又开起了大片大片禁忌的红花。漆黑如夜...
痊愈



#守泠向# #也许有ooc# #刀#

*有部分私设元素



1



“彻底忘记在妄想世界里的一切,你就真的痊愈了。”



“……我早就不记得了,不是吗?”



泠珞有些不甘地向面前这个有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身穿漆黑的第五音校服裙的少女出声诘问,而对方只是站在天台边上,转过身朝着艳红如血的夕阳沉默下去。残存的混乱记忆里完全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信息,泠珞最终颓然放弃了搜寻。



“回答我啊?我明明已经忘记了!我明明已经不记得了啊!为什么……”



潜意识垂眸望向天台下,那里又开起了大片大片禁忌的红花。漆黑如夜色浸染的裙摆被实际并不存在的风吹起,那抹弧度阻断了泠珞已经变得有些语无伦次的问话。



她回身看向泠珞,答非所问:“我还在这里。”



2



又是这个梦。



那个黑色衣服的自己已经出现很多次了。或是站在天台边上,或是十字路口,或是一个明明陌生却又莫名眼熟的琴房或剧院观众席上,对自己说着相同的话语。



遗忘、痊愈。



真可笑,关于妄想世界里的一切,自己明明早在刚回归现实的时候就已经忘却得不留分毫了。零羽回归乐队,启明星的光仍在殿堂闪耀,梦想、音乐、挚友,她的百分之百已经尽数回归,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时钟撞针滴答行走,一片漆黑的房间让抱怀着如此想法的泠珞不知为何有些难以入眠。



心脏空落落揪紧。



像是少了什么。



3



周末的剧院颇为热闹,明明才刚七点半却已经有了许多看客。泠珞被挤在熙攘人流中间,再一次怀疑自己来这里的必要性。



“快点,小花栗鼠,演出要开始啦!”零羽拉着她兴冲冲找着订好的位置,坐下后依然笑着与她谈话。泠珞连日来被那个梦折腾得有些焦灼的心情被她的笑容冲散,像阳光驱逐阴霾,终于带着她从半真半假的梦里挣脱。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次看的到底是……”刚起床就被一个电话匆匆叫来剧院、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剧目表的泠珞鼓腮企图抗议,被好友揉揉发顶之后又低下头安静下来。



“夜开荼靡。”零羽说。



“……欸。”泠珞怔住。



熟悉感。



难以言说的熟悉感诡异地席卷脑海,视野陷入黑暗。



她明明什么都没想起来。



4



“你真的忘记他了吗?”



“你真的能够抛弃那些你自己也说过是‘无可替代’的回忆了吗?”



“你真的……痊愈了吗?”



又出现了,又出现了……那个黑色的自己……



泠珞捂住耳朵,企图止住她的逼问传入心底,却只是徒劳,那声音分明直通脑海。



“他”是谁?



既然是妄想里的,那么该是本不存在的无关紧要之人吧?自己所珍视的、所爱的,该是零羽、音乐、梦想……就这样了吧?



“那还要再加一个人。”这是自己的声音。



泠珞听见脑海里一声轰鸣。回忆的坚冰骤然破碎。



5



“请问——你可以和我约会吗?”



“就算世界塌陷,我也会永远保护你的。”



“我的小花栗鼠。”



“我已经决定了,即使你实际看着的并不是我,我也不会违背当初的誓言。”



那些回忆。



温暖的,柔和的,明亮的,甜蜜的,无可替代的。



全都在这一刻,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回归。



“我都以为我已经忘了……”



剧场舞台上青发的名演员递来的花、摩天轮顶端的轻吻和誓言、明媚的雨后青空之下他温柔的笑容……



泠珞阖上眼。



花瓣,或是羽毛,又或者是骑士带着些微凉意的、濒临消失的指尖,轻轻地拂过她的脸颊。



“再见。”



那个人如是说。



眉心处被人极轻地亲吻了一下。极尽温柔。



6



那片虚无的世界彻底塌陷。崩坠损毁得不成样子。她睁开眼,看见潜意识站在不远处,遥遥地望着自己。



她漆黑的裙子看上去有些褪色,或者说,是正在变得透明。泠珞听见这个与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少女以毫无起伏的平静声音说:“恭喜。”



“你马上就要痊愈了。”



泠珞并不明白她的意思,就像她也不明白此刻自己脸上的泪痕从何而来。



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又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可是大脑传达给自己的愿望却是不要想起来最好。



痊愈。



她最后也只能问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或者是……什么人?



谁呢。



7



“泠珞?你怎么了?”



视野模糊地晃动一瞬,在接触到那个红色音符的形状时心脏倏忽安定。



她认出来这是零羽的声音。



自己刚才……是走神了吗?怎么还有眼泪……



泠珞有些困惑地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却依稀记起好像有什么时候自己也曾这样满面泪痕地惊醒,有谁曾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帮她擦干净眼泪。只是下一秒这些记忆就突然像一幅浸了水的画一样模糊下去,如同从来没有存在过。



她扯出一个微笑,回以好友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谎言:“没事,只是这场剧太悲情啦,刚才一不小心走神了,又想到了一些别的……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不过现在又忘了。”



“真没事?”零羽略微狐疑。



“真的。我早就痊愈了嘛。”



只是说到这个词的时候,不知怎么,心底疼了一下。



“……那走吧。”



零羽最后没有多问,向她伸过手。泠珞拉住她,与好友一同走出了剧院。



眼前不安定的噪点已经被镇压了下去,而耳畔却似乎还有残存的幻觉,有谁在对自己说着再见,有谁在用自己的声音说着恭喜。



好像还是有忘记了什么事的感觉。



不过,既然忘记了,那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反正只要零羽还在这里……



是了,她在就好了。泠珞笑起来,决定不再去想那些早就过去了的事。



七月的太阳有些灼人的热。
某只
占tag谦 wxz出物 动物趴...

占tag谦

wxz出物

动物趴趴一套72拆出一个8

孤独罪文本加书签82拆出文本40书签35

加害海报有损自刀27一张

音乐典藏版无乐谱本无料卡132

结局本50

Dear专辑有歌词本100

守护墨默偶像无料卡15一张

偶像立牌35捆三个吧唧计80

偶像特典27捆两个盒子共计70


支付宝闲鱼微信均可,本人支持现金邮寄,但是部分代挂的我不知道原主会不会同意¬_¬`

占tag谦

wxz出物

动物趴趴一套72拆出一个8

孤独罪文本加书签82拆出文本40书签35

加害海报有损自刀27一张

音乐典藏版无乐谱本无料卡132

结局本50

Dear专辑有歌词本100

守护墨默偶像无料卡15一张

偶像立牌35捆三个吧唧计80

偶像特典27捆两个盒子共计70


支付宝闲鱼微信均可,本人支持现金邮寄,但是部分代挂的我不知道原主会不会同意¬_¬`

洛河镜像
鹿鹿卡密的模板好好看,我菜死了

鹿鹿卡密的模板好好看,我菜死了

鹿鹿卡密的模板好好看,我菜死了

鹿柴柴柴
爷青回 摸了双颜蹲这个系列到现...

爷青回

摸了双颜蹲这个系列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今天翻了自己以前的微博突然回忆青春(?)

爷青回

摸了双颜蹲这个系列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今天翻了自己以前的微博突然回忆青春(?)

百攵Ciend_
守颜。 衣服画到一半忘记怎么画...

守颜。

衣服画到一半忘记怎么画了就,瞎搞(。)

污染tag

守颜。

衣服画到一半忘记怎么画了就,瞎搞(。)

污染tag

梓木临溪

是我们群里面的沙雕产物。

老规矩只口嗨不产粮。

画风抽象迫害女王。


是我们群里面的沙雕产物。

老规矩只口嗨不产粮。

画风抽象迫害女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