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妈妈木

3202浏览    420参与
風木

關於容又沒洗頭然後發生慘案的故事

大概也只有飄里知道容仙沒洗頭的最長記錄了 🙈🙈


韓文的部分如果有錯誤請多多見諒,風木已經很努力在翻譯了

關於容又沒洗頭然後發生慘案的故事

大概也只有飄里知道容仙沒洗頭的最長記錄了 🙈🙈


韓文的部分如果有錯誤請多多見諒,風木已經很努力在翻譯了

風木
너는 멍청이나밖에 모르는 사...

너는 멍청이
나밖에 모르는 사나이


好想把這首歌的感覺套入竹馬,MV裡面輝妮跟黑金的那一幕真的很燒 🥰🥰

너는 멍청이
나밖에 모르는 사나이


好想把這首歌的感覺套入竹馬,MV裡面輝妮跟黑金的那一幕真的很燒 🥰🥰

風木

我的上色真的很廢,還是線稿快樂 😂😂

我的上色真的很廢,還是線稿快樂 😂😂

面包包包.
给朋友画的生日贺礼 时间有点赶...

给朋友画的生日贺礼 时间有点赶好多细节都放弃了 (°ཀ°)

给朋友画的生日贺礼 时间有点赶好多细节都放弃了 (°ཀ°)

風木

不知道ins是觸及太爛還是怎樣


唉……看開了,有同好來一起發廚我就很開心了 🥰🥰🥰

不知道ins是觸及太爛還是怎樣


唉……看開了,有同好來一起發廚我就很開心了 🥰🥰🥰

妈木永远的萝卜饭

她是我心中的月亮

冬天,固然伴随着酷寒与寒冷,但是仍然不乏优美之处。她美不哗闹,不像春天那样宣扬,夏季那般炽热,秋日那样琐屑。

会想起所谓高兴事时,总是浅浅一笑。被感动时努力隐忍,却总包不住温柔的内心,会悄悄把眼角的泪拭去。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确实反过来安慰别人。

文星伊———

这个对木木来说有着意义的名字,也许会使你精神振奋,心情突然间变得舒畅开朗,也许你会心神一动,感到生活是多么美好,也许更会使你感觉惊讶。

然后发现冬天原来也有如此醉人的,却没有被发觉的魅力。

她一笑你会笑,她开心你会开心!

她努力的我们也要努力!

冬天,固然伴随着酷寒与寒冷,但是仍然不乏优美之处。她美不哗闹,不像春天那样宣扬,夏季那般炽热,秋日那样琐屑。

会想起所谓高兴事时,总是浅浅一笑。被感动时努力隐忍,却总包不住温柔的内心,会悄悄把眼角的泪拭去。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确实反过来安慰别人。

文星伊———

这个对木木来说有着意义的名字,也许会使你精神振奋,心情突然间变得舒畅开朗,也许你会心神一动,感到生活是多么美好,也许更会使你感觉惊讶。

然后发现冬天原来也有如此醉人的,却没有被发觉的魅力。

她一笑你会笑,她开心你会开心!

她努力的我们也要努力!

咕嚕嚕咕咕

短篇-鈴聲(天使)

[图片]Cr.MOVE

前情提要:

太久沒動腦寫文了,小學生文筆請見諒🙈

這是四位崇拜著solarsido的影像創作者

菜鳥片師容X新人YouTuber輝

(雖然暫時文內跟設定沒沾上邊)

--------------


金容仙現在很尷尬,要說為什麼 這就要回到幾分鐘前來說。


「星吶~這個地方要怎麼剪才好?」電腦桌前的金容先看著完全沒進展的影片煩惱的大喊。「星吶~文星伊?」沒得到回應金容仙轉頭看了看工作室才發現本來還在的人都已經不見了。


什麼呀…怎麼離開了也不說一聲


一手支著腦袋一手移動著滑鼠,點開YouTube打算看看最近喜歡的頻道找點下支影片...

Cr.MOVE

前情提要:

太久沒動腦寫文了,小學生文筆請見諒🙈

這是四位崇拜著solarsido的影像創作者

菜鳥片師容X新人YouTuber輝

(雖然暫時文內跟設定沒沾上邊)

--------------


金容仙現在很尷尬,要說為什麼 這就要回到幾分鐘前來說。


「星吶~這個地方要怎麼剪才好?」電腦桌前的金容先看著完全沒進展的影片煩惱的大喊。「星吶~文星伊?」沒得到回應金容仙轉頭看了看工作室才發現本來還在的人都已經不見了。



什麼呀…怎麼離開了也不說一聲


一手支著腦袋一手移動著滑鼠,點開YouTube打算看看最近喜歡的頻道找點下支影片靈感,決定暫時先放棄那個困擾他一整個早上的影片。


「歐尼,你也在看solarsido喔?」丁輝人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金容仙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便又聽到剛睡醒還帶著些微奶音的丁輝人再一次問他「頌樂歐尼的新影片你看了嗎?」


「喔、正要看呢,輝人吶你什麼時候來的啊?」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金容仙趕緊按下暫停鍵轉頭問。


「我一直都在沙發上睡覺阿,星伊歐尼回家之前我就醒了只是繼續躺著滑手機」丁輝人一邊回答著金容仙的問題一邊將手覆蓋上滑鼠操作著,將電腦畫面切換到工作畫面「歐尼,你是哪裡剪不好?」


金容仙側過頭看像丁輝人,發現他前不久剛剪的瀏海因為剛睡醒而翹了起來。


真可愛,都沒發現頭髮亂了嗎。


金容仙抬手準備幫丁輝人整理她的頭髮時發現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了,若工作室有其他人看到的一定是丁輝人從後面抱住自己,而自己則是依偎在他的懷裡。一想到這金容仙臉上一陣熱意湧上莫名的害羞了起來。


「輝人呀⋯」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放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起「seyo~seyo~」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當手機一響的時候兩人都愣了一下,隨即金容仙馬上反應過來抓起手機想把聲音關掉,殊不知按錯鍵鈴聲越響越大聲。「seyo~seyo~seyo~」


好不容易才把聲音關掉,金容仙看了眼手機訊息到底是誰這麼不是時候傳來的「歐膩~」「回去時記得把桌上的東西整理一下」「哈哈哈」「阿還有」「剛剛離開的時候門有點問題明天要請人來修」連續五個訊息都是來自文星伊


星啊!這訊息來的時間點非常不合適啊!


「歐尼這個鈴聲你怎麼會有啊?」金容仙轉頭看到丁輝人越來越靠近的臉非常尷尬不知道要如何解釋這鈴聲的由來,這個鈴聲是前幾天丁輝人在模仿的時候自己在一旁偷偷錄下來,當時想說有趣就錄了下來,事後在聽又覺得太可愛了乾脆設成鈴聲,但完全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被發現。


丁輝人往前一靠兩手撐在桌子上從後面圈住坐在椅子上的金容仙,下巴靠在金容仙的肩膀上問著「歐尼你偷偷錄的嗎?」



「嗯⋯覺得太有趣而且很可愛,誰讓我們輝人那麼可愛讓人情不自禁呢~」腦袋飛快的運作搜尋最佳的回答,搜尋無果乾脆ㄧ閉眼直接承認,自己做的事敢作敢當順便在多誇個幾句話。


意外的沒有聽到來自丁輝人的任何反應,金容仙張開眼看了過去,入眼的是瀏海翹著一撮害羞的耳朵通紅的丁輝人。


金容仙抬手完成剛剛沒做的事,整理丁輝人的頭髮。

「嗯,輝妮真的太可愛了」至於工作呢就先放一邊吧。


-完-

太久沒寫文腦中詞彙根本不足🙈

硬生生的生出這篇超短篇

其實主要想寫桌咚的畫面再加上那個可愛到不行的鈴聲



枕头

试水

最近被人间扳手文星伊迷得走火入魔

构思了一个文

文星伊✖️你

至于这个“你”怎么设定还在思考

也不知道有人吃这种安排没有…

最近被人间扳手文星伊迷得走火入魔

构思了一个文

文星伊✖️你

至于这个“你”怎么设定还在思考

也不知道有人吃这种安排没有…

名井南

sbs是怎么了 幸亏容只是收轻伤 不过完完收了重伤啊 😭😭 超想哭的 明明就刚回归的 😭 保佑保佑没事快点康复

sbs是怎么了 幸亏容只是收轻伤 不过完完收了重伤啊 😭😭 超想哭的 明明就刚回归的 😭 保佑保佑没事快点康复

一坨茄醬

去了一趟同志展 場地好迷你喔!!!第二張相是我最喜歡的!!!!

辛苦了 自己生日還舉辦相展🤭 中了又沒去的人 如果是故意的 這樣就真的不太好了 不過我那一場在門外看見的情況是  中了兩個人都是年紀比較小的 需要家長陪同的年紀 一個因為媽媽幫忙保管護照 結果因為副本不能進的原因被拒之門外 另一個孩子因為爸爸記錯了時間而沒能進 幾乎都要哭了😭 好慘😭 



我發現 我快要荒廢LOFTER😂😂😂😂😂



去了一趟同志展 場地好迷你喔!!!第二張相是我最喜歡的!!!!

辛苦了 自己生日還舉辦相展🤭 中了又沒去的人 如果是故意的 這樣就真的不太好了 不過我那一場在門外看見的情況是  中了兩個人都是年紀比較小的 需要家長陪同的年紀 一個因為媽媽幫忙保管護照 結果因為副本不能進的原因被拒之門外 另一個孩子因為爸爸記錯了時間而沒能進 幾乎都要哭了😭 好慘😭 




我發現 我快要荒廢LOFTER😂😂😂😂😂





風木
12.22專屬於妳的一天,謝謝...

12.22專屬於妳的一天,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12.22專屬於妳的一天,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ホタル啊!

我想扩些木木,,,可以吗QQ,271703585

我想扩些木木,,,可以吗QQ,271703585


AFJ

戒断反应

出所毛寸和金发大波浪患者的故事。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1000fo🙏

终于在不算晚的时候更新了

谢谢大家🙏

我A某会尽全力

每次带着更好的文字

来跟大家会面


(我喜欢跟你们一块玩(◍ ´꒳` ◍)

(所以评论区私信来呀来呀来玩呀


出所毛寸和金发大波浪患者的故事。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1000fo🙏

终于在不算晚的时候更新了

谢谢大家🙏

我A某会尽全力

每次带着更好的文字

来跟大家会面


(我喜欢跟你们一块玩(◍ ´꒳` ◍)

(所以评论区私信来呀来呀来玩呀


幺九

初雪(日月)

首尔的初雪今年来的特别晚。

金容仙捧着脸在阳台上看着街道上来往的情侣,叹了口气。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那么幼稚,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叮咚。”门铃响了,金容仙凭借能隔着门都能感觉到的闹腾笃定是邻居丁辉人。

“锵锵!看我带了什么!”丁辉人将大如锅的便当盒举在了头顶上炫耀,金容仙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最爱的辣炒年糕。

金容仙家一到冬天就总少不了客人,要说原因,实在是因为金容仙家真的太暖了。

除去必备的地暖,毛毯、地毯、电暖小风扇等等……地球上存在的,金容仙家好像都有。

丁辉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吐槽她是不是长期生活在两极,回来韩国不习惯才这样做的。

金容仙打着哈哈,当天晚上等文星伊过来就以【你看因为你怕冷搞得我都被人...

首尔的初雪今年来的特别晚。

金容仙捧着脸在阳台上看着街道上来往的情侣,叹了口气。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那么幼稚,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叮咚。”门铃响了,金容仙凭借能隔着门都能感觉到的闹腾笃定是邻居丁辉人。

“锵锵!看我带了什么!”丁辉人将大如锅的便当盒举在了头顶上炫耀,金容仙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最爱的辣炒年糕。

金容仙家一到冬天就总少不了客人,要说原因,实在是因为金容仙家真的太暖了。

除去必备的地暖,毛毯、地毯、电暖小风扇等等……地球上存在的,金容仙家好像都有。

丁辉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吐槽她是不是长期生活在两极,回来韩国不习惯才这样做的。

金容仙打着哈哈,当天晚上等文星伊过来就以【你看因为你怕冷搞得我都被人家误会】为由狠狠讹了她一把。


丁辉人在客厅的地毯上滚来滚去,嘟囔着问金容仙:“欧尼要出去走走么,彗真说灵感来了在家写歌没人陪我,好无聊哦~”

金容仙转着筷子,想了想也好。她望着眼前的电视柜夹层,十只酷似文星伊的仓鼠摆件在用夸张的表情看着她,一转头,冰箱上面贴的是那个自恋鬼定制的“MoonStar”闪粉贴纸,还不提柜子里的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

“日子没法过了!辉人,走!”

只可惜这份因愤怒而生的志气在金容仙一下楼迎着冷风的那一瞬间就全然消散了,虽然在家憋屈但总好过死在外面,但她看着辉人眨巴眨巴的狗狗眼,心里响起了无声的哀鸣。

算了算了,就当遛狗了。


人对美的事物总是有些特别的寄托和期许。

就像对初雪,就像对文星伊。

当雪花飘落到金容仙手心,感受到那份冰凉在手心融化的过程,金容仙才切真感觉到,初雪来了。

“欧尼太棒了!我们赶上初雪了耶!”丁辉人拉着拉着金容仙的手激动的蹦了起来。

“太棒了。”金容仙是笑着的,但那份笑却未达眼底。

明明还是白天,她却在思念星星。

在星星闪耀的夜晚,她们勾指、相拥、亲吻。

现在却化成了初雪的一声叹息。

心底的酸涩就像这场雪一样,越来越大。


气死我了,29岁的金容仙为自己如同2岁9个月的想法翻了个白眼,跟丁辉人告别后金容仙决定要像个成年人一样解决她跟文星伊之间无聊的争吵。

再这样她提前准备的初雪情侣一日计划就要泡汤了。

金容仙气鼓鼓地拿起钥匙正准备开楼下的门,“容。”就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金容仙一惊,文星伊藏在哪了!刚刚路过的那个雪人后面么!

嗯?不对,刚下雪哪来的雪人。


金容仙给自己傻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被文星伊扶到旁边的长椅坐下了。

文星伊脱了帽子给金容仙带上,披散着的淡金发配上她今天这一身纯白的穿搭,金容仙看着本就白到发光的恋人,心想谁不会认错啊。

“咳,下雪了呢。”文星伊一觉得别扭就不会看对方的眼睛,金容仙在心里嘲笑她。

“恩,初雪哦。”

…… ……

金容仙戳着文星伊的脸,看着她因为道歉窘迫变红的耳朵,直道可爱。

然后被文星伊打了一拳,气的她在小区长椅上就跟对方互殴起来。

“跳过计划前两步,第三步是文星伊要请金容仙吃好吃的以弥补她心里的伤痛。”金容仙振振有词。

“带鱼?”文星伊牵着金容仙的手问道。

“可以!然后晚上我们吃烧烤!”


虽然晚了点,但还算是圆满。

其实于金容仙,初雪的意义没有那么大。

毕竟,雪可以落在她的肩头、她的发梢,但却不能像那颗星星一样融在她的心里啊。

金容仙歪头看向文星伊,哼,等什么时候开心了再告诉她。


藍韌

SLINGSHOT |34|

_閉幕_


「你今天特別漂亮呢。」


因為安惠真金容仙事隔很久打扮了一番,文星伊忍不住對駕駛的人調戲了一句。


「本醫生每天都漂亮。」


金容仙還趁空檔甩了一下頭髮,表現一下姐有多美。安惠真看不下去,見自己也能反擊,便偏過身像安靜坐著的丁輝人撒嬌:


「輝人妮不擔心我被抓住嗎?我剛剛差點就被發現了嗚嗚~」


丁輝人被突發行動顯然弄得有些慌張,她似厭惡又似妥協地回:


「呃..嗯...很擔心....」


安惠真得到回覆後往前面使了個‘看到沒’的眼神,反正人家也是有狗能虐的,不過殺傷力高不高這一點還是別糾結了。文星伊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便開始發表演說:...



_閉幕_



「你今天特別漂亮呢。」


因為安惠真金容仙事隔很久打扮了一番,文星伊忍不住對駕駛的人調戲了一句。


「本醫生每天都漂亮。」


金容仙還趁空檔甩了一下頭髮,表現一下姐有多美。安惠真看不下去,見自己也能反擊,便偏過身像安靜坐著的丁輝人撒嬌:


「輝人妮不擔心我被抓住嗎?我剛剛差點就被發現了嗚嗚~」


丁輝人被突發行動顯然弄得有些慌張,她似厭惡又似妥協地回:


「呃..嗯...很擔心....」


安惠真得到回覆後往前面使了個‘看到沒’的眼神,反正人家也是有狗能虐的,不過殺傷力高不高這一點還是別糾結了。文星伊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便開始發表演說:


「現在內查部的骯髒勾搭確保了,是時候反擊了吧。」


丁輝人點點頭接上:


「雖然也沒幾個...但他們看到對歐尼發出搜查令的人自然就會明白了。」


「接下來就是閉幕了..」


安惠真道。金容仙突然看見前方都是路障,還有警察與一些奇怪的人,她緊張地叫:


「星伊....」


文星伊轉回頭,意識到這次只能正面突破後,低聲地問丁輝人:


「多久了?」


「十六分鐘。」


丁輝人對上手腕的錶回。文星伊點了點頭,她再看看四周,開闊的空間讓自己只剩一個辦法。


「來看看上天怎麼說吧。」


文星伊解開安全帶,金容仙立馬按著她的手,非常不解地盯著對方。


「不用怕,很快就沒事了。」


留下令人安心的動作,文星伊打開車門。


「星伊..!」


這瘋子想要幹什麼?金容仙不禁拉了一下文星伊的衣角,但前人並沒有回應,只是小心地觀察著外面的動勢,然後將一隻手舉高伸出車外。


「喂...」


文星伊將一隻腳踏出去,金容仙快要被這令人鬱悶的孩子給逼瘋了,她低聲地叫到:


「文星伊,」


被呼喚的人終於轉過頭,臉上佈滿和藹,丁點都不像即將面對一大群不明人士的逃犯。


「別出事,知道沒。」


金容仙刷狠地命令,文星伊拉起她的手,輕輕地留下一吻,從順地回:


「知道了,親愛的。」


答畢,文星伊便繼續她往車外走的動作,她緩慢地將雙手都舉高,並把另一條腿都踏出去。


「她要幹什麼?」


見沒有解答,金容仙便緊張地問丁輝人,後者則默默無言地盯著手錶。安惠真掏出手機,開始快速地敲打著什麼,她見可憐的傢伙得不到反應便回:


「金醫生要不要看個新聞?」


「啥?」


金容仙差點就沒說出髒話,此時文星伊整個人都在車外了,她攔也攔不住。


「文星伊,還有車裏的所有人,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下車自首!」


遠方的一個警官拿著擴音器說到。文星伊站直身,微微偏過頭說:


「在這裡等我一下。」


金容仙心想自己也去不到哪兒,便點了點頭答應。文星伊一如既往地留下了一個暖心的微笑,接著往前走去。


「都不知道這兩傢伙是在拍廣告還是拍電影了。」


安惠真就是挺不住肉麻兩字,雖然她自己施行起來比任何人都厲害,丁輝人想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


「如何稱呼呀?」


文星伊把雙手放到頭上,邊走邊問到。對方顯然不明白為何她如此充滿自信,只能小心地回:


「方仲賢督察,奉命來逮捕涉嫌參與謀殺與販毒等行為的...」


「是是是,知道你是來幹嘛的。」


文星伊停了在一行人約十米的距離,她看了看四周說:


「比起逮捕,比較像是滅口呢~」


方督察像被刺了刀般渾身一抖,然後邊把手上的工具垂下回:


「沒辦法,我也是身不由己。」


笑了笑,文星伊在同一位置跪了下來,期間疑惑道:


「嘖嘖嘖...也是賭博嗎?」


那位警察聳聳肩,真不明白賭博有什麼好玩的,去談個戀愛不是更有趣嗎?文星伊搖搖頭,她轉過身看向停著的車,金容仙仍然是一臉驚恐地盯著自己。對於她來說比起錢財,愛這樣東西更令人著迷,這大概是文星伊對其他東西沒興趣的原因吧。


「不用看了,她們今天也得死。」


在一瞬間,數十把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文星伊轉回去,看見槍口對準了自己與身後的車子。


「真不浪費口水啊..」


一切都像暴風雨的前半秒,彷彿剎那間就要爆發般。


「再見了,文大隊長。」


就在這時候,文星伊的嘴角微微往上升。


「這個我可不確定呢..」


自從與鬼門關走了一圈後,文星伊近期都不想要中槍,或受任何傷了,畢竟某醫生大概會氣得跳腳,雖然那個樣子也很可愛的說。


[方仲賢你在哪裡?立刻報告,立刻報告!]


警車裡的無線電突然響起,奇怪地四周都漸漸變得吵鬧,文星伊帶著‘一切都在預料之中’的語氣叫:


「看來有人找你呢。」


方督察有些猶豫,抓著那片刻,文星伊轉過頭,此時金容仙全神貫注了在手機上。


「方督察!」


對面也有個人做了一樣的動作,他瞪大眼睛看著屏幕,然後跑上前展示給行動隊長。


成了。


但文星伊緊皺眉頭,怎麼還沒到...


「操!不管了!」


那個姓方的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立刻拔出口袋裡的槍,並往文星伊的胸口扣動扳機。


[碰!]



響亮的聲音直送到眾人的耳中,突然強風侵佔著大地,於四方八面吹襲著。在車裏目睹那場景的三個人都跑了下車,金容仙衝到倒在地上的文星伊身旁。


「星伊啊!」


金容仙雙手撫摸著文星伊的身體,祈求盡快找到子彈口,可是不管怎麼找都沒有摸到,而躺著的人身上也沒有血。反而在對面,那個本拿著槍的人卻倒在血泊中,還按著肩膀疼的嗷嗷叫。


「..這是別樣的揩油方法嗎?我身材怎麼樣?」


文星伊調戲地說道。金容仙這裝束還能跑那麼快,自己還挺佩服的,不過裙子還是太短了,等下要教訓教訓安惠真。


「你..你沒事嗎?怎麼回事?!」


「我答應了你不會有事的啊。」


文星伊伸出手摸著金容仙的臉,眼裡都是蜜糖,怕不是要把人給看化了。


其實因為四周吵雜的環境,兩個人都在互相大叫,什麼浪漫什麼情懷都給喊沒了。金容仙抬起頭,看到好幾輛直升機,在不同的距離徘徊。靠最近的那一架門並沒有關上,邊緣更是坐了一個人,一個拿著很長的槍的人。


[這裡是大韓民國警察特攻隊,全部人立刻放下武器並趴在地上!重複一次,所有人放下武器趴在地上!]


「看來都拍下來了。」


丁輝人的手放在眼眉上,看著遠方印著傳媒機構名字的直升機。各種車子也很快速地到達了現場,攝影機、相機、什麼都從運輸工具裡遞出來,還有播報員也隨即跳下來準備。


「新聞是個好東西。」


安惠真揚起嘴角,人脈果真是個好東西,不過天大的警隊腐敗案子論哪家傳媒都不願意錯過。


金容仙這才意識到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文星伊推測到整件事的去脈後,覺得最安全的方法就只有直接公諸於世,便與在前一天聯繫好了各家媒體。由丁輝人撰寫各種報導文章,然後讓安惠真跟自己幫忙偷取證據,拿到後立刻發到全國。對於傳媒來說,這種政府機構和私人企業腐敗問題的大案子,即使來源不明也毫不奇怪,並且不可能不追蹤調查。


「文星伊,你可真打不死呢。」





待續。


-----------------------------------------------------


-Miss me?




藍韌. 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