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妖刀姬

28.1万浏览    5738参与
lan
关于决战平安京二周年徽章的一些...

关于决战平安京二周年徽章的一些小感想

    决京本来都退坑很久了,错过两周年的时候还懊悔了很久。没想到在这边发现了周年徽章,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果断入了两套,一套戳着玩一套收藏。
    徽章包含了:万年竹、面灵气、妖刀姬、玉藻前、妖狐( 诶为什么有两个法师?盾呢?)
    个人的话感觉面灵气的徽章比较惊艳。盘头这种发型配上这个侧颜就很..有内味了2333 结合面灵气本来的人设能脑补出来,一个美丽的妹子一边温柔的笑着一边neng死你的经典凶残向法师形象
    再说说玉藻前和妖...

关于决战平安京二周年徽章的一些小感想

    决京本来都退坑很久了,错过两周年的时候还懊悔了很久。没想到在这边发现了周年徽章,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果断入了两套,一套戳着玩一套收藏。
    徽章包含了:万年竹、面灵气、妖刀姬、玉藻前、妖狐( 诶为什么有两个法师?盾呢?)
    个人的话感觉面灵气的徽章比较惊艳。盘头这种发型配上这个侧颜就很..有内味了2333 结合面灵气本来的人设能脑补出来,一个美丽的妹子一边温柔的笑着一边neng死你的经典凶残向法师形象
    再说说玉藻前和妖狐。
    我在游戏里就很喜欢这两个只的皮肤。妖狐校园皮很青春,有一种帅气学长的感觉。毛茸茸的头发和耳根的绒毛让人手痒,不愧是二秃子。
    玉藻前这个男皮当初也是美哭我了。在那个大舅只有一伴生女皮和一个能看到但是抽不到的白槿皮的年代,我一直盼望着这个皮肤能够进入阴阳师嘤。到了现在还有不少小伙伴把这套皮拿出来吐槽一下烬天大舅。一人血书加入阴阳师皮肤套餐,氪金我也认!
    万年竹和妖刀姬这两个人就是很明显的刀(剑)客造型。侧颜配上武器很利落,也很符合游戏里收人头偷龙( 划掉)打怪砍人里的设定。
    刀妹作为平安京唯一站地ssr女式神,周边真的很多很多,每个还意外的都很好看。如果不是阴阳师小周边的受众群体主要是女性和cp党的话可能都能大卖吧,就算是这样刀刀也是平安京一大杠把子,每次周边都有着不少的销售量。(妖刀姬 is watching you)
    万年竹我真的没想到他的徽章这么这么帅!黑皮赛高,黑皮赛高!吹爆黑皮啊!平时一直没怎么萌过万年竹,但是现在真香了!游戏里就是飞檐走壁顺带还能隐个身的刺客型人物,平安京物语动画里还超温柔,真香真香!
    总之很喜欢这次的徽章!官方那边剩余量还很足的感觉,喜欢的太太们快去买呀

是23酱吖
lof不让换头了吗到底是不是人...

lof不让换头了吗到底是不是人

工程量巨大画了一整天还不让上传原图我心塞塞

lof不让换头了吗到底是不是人

工程量巨大画了一整天还不让上传原图我心塞塞

桐堇

[综漫/切刀]重塑信仰1~2

一.

“源赖光他一直在欺骗我。”

那个大妖怪背对着妖刀姬,手颤抖着搭在刀柄上。

充满恶意的妖气不受控制的肆意漫开。

妖刀姬愣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鬼切没再说什么。

与记忆里相差甚远的白发身影渐行渐远。

妖刀姬看着离开的妖怪,望了望已经黑沉的天。

那位妖怪变得太多,几乎难以让她相信那会是一个人。


他曾经可是将源赖光视为信仰的人啊


二.

鬼切和酒吞打起来了。


在那位来到的第二天,妖刀姬听到这个消息。

毕竟是相识颇旧的同伴(虽然信念不同),一向朋友不多的妖刀姬下意识的对鬼切有几分关心。

要去看看吗?

这样想着的妖刀姬还...

一.

“源赖光他一直在欺骗我。”

那个大妖怪背对着妖刀姬,手颤抖着搭在刀柄上。

充满恶意的妖气不受控制的肆意漫开。

妖刀姬愣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鬼切没再说什么。

与记忆里相差甚远的白发身影渐行渐远。

妖刀姬看着离开的妖怪,望了望已经黑沉的天。

那位妖怪变得太多,几乎难以让她相信那会是一个人。

 

他曾经可是将源赖光视为信仰的人啊


二.

鬼切和酒吞打起来了。

 

在那位来到的第二天,妖刀姬听到这个消息。

毕竟是相识颇旧的同伴(虽然信念不同),一向朋友不多的妖刀姬下意识的对鬼切有几分关心。

要去看看吗?

这样想着的妖刀姬还没付诸行动就遇到了想见的人。

 

因为害怕和别人接触,所以一直住在偏僻角落的妖刀姬,难得在自身的住处旁看到了他人。

鬼切显然也看到了妖刀姬,他微微颔首示意。

手中的动作没有半分停顿。

本就清闲的妖刀姬没离开,看着他练剑。

看着每一道挥出的剑气带着那暴虐的孽气。

妖刀姬又一次清醒的认识到他的改变。

以往他们曾一起练过剑,不说对鬼切有多么熟悉,起码妖刀姬对他的剑更为熟悉。

身为源氏重剑的他向来是克制而忠诚。

而不是如今这般肆意张狂。

若说曾经的他拿剑是为了源氏效力,那么现在的他呢?

任由仇恨驱使吗?

这...不像他。

妖刀姬垂下眼。

不过连她自己都变了那么多,也似乎不能对此发表言论。

 

 

“要来切磋一下吗?”

妖刀姬疑惑的抬头看着鬼切。

许是她站的颇久让他误会了。

“好。”

妖刀姬没有拒绝,不喜欢战斗并不代表她不善战斗。

她只是害怕伤害别人,而面对鬼切她显然不用有这种过虑。

自从来到阴阳寮里,她也许久没有好好切磋一下了。

手里的剑感受到妖刀姬心中的战意,刀身的红光更盛。

 

长刀擦着妖刀姬的脸而过。
霸道的妖气刮破了少女的脸颊,贪婪的蚕食着溢出的妖血。
金色的瞳孔里映出居高临下看着她的鬼切。
他背着光而立,金色的月光勾勒着顺风而动的白发,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唯有那双泛着冷光的血色双瞳格外的清晰。
“你变弱了。”
鬼切抽回刀,语气淡漠。
妖刀姬站起身来,身上的伤口沾染着霸道的妖气,暂时难以恢复。
她没出声反驳鬼切。
她确实输了,或许是多年的安逸让她丧失了一部分熟练感,又或许是因为没了源氏的命令让她松懈了,她总归是输了。
她在原地踏步甚至后退,但鬼切却一直往前,甚至失了所有枷锁,只余下驱使他更加放肆的恨意。
也许鬼切还记得点到为止,但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毫不留情,直指要害,与其说是切磋,更不如说是在泄愤。
他在通过这种方式排解心中的仇恨。
妖刀姬想,她知道鬼切会和酒吞打起来的缘由了。

妖刀姬看着鬼切准备离去的身影,抿了抿唇。
“我听说...你亲手杀死了源赖光...大人。”
鬼切握刀的手紧了紧。
浓稠的妖气张扬,带着空气也紧薄了起来。
“是,我亲手杀了他。”低沉的声音中是深沉的恨意。
那为什么你还活着仇恨中呢?
妖刀姬疑惑着,却没有再开口。

继和酒吞打了一架之后,新来的式神又和妖刀姬打了一架。
在他们打架后破烂不堪的场地被晴明大人知晓后,这个消息迅速的传遍了阴阳寮。
在众式神心中,鬼切的形象也愈发的危险。
不过鬼切显然也并不在意这些,他也乐得于这种清闲。
这点从他搬到僻静角落也可见一斑。
“他们太吵了,也太过弱小了。”鬼切垂眼看着面前的茶水。
那群小妖总是很活跃,叽叽喳喳个没完。
也不是说讨厌只是不大习惯。
而且,
鬼切抿了口茶。
一见到他,无论再吵闹的场景都能瞬间安静。
鬼切早已习惯了被惧怕的感觉,可这次莫名的烦躁。
于是也便与晴明提出换个住处的请求。
至于为什么会和妖刀姬的住处相近。
可能是因为有着相识又相似的曾经吧。
面对面喝着茶,相视无言的两个大妖这么想着。


后续大概还存着一两章,有人看的话,我发上来。

不定期更新吧。

涡卷琥珀丸
新的一年,依旧有你们 就是我的...

新的一年,依旧有你们  就是我的愿望~

新的一年,依旧有你们  就是我的愿望~

Leilei
妖刀姬御神之刃 给别人的图 还...

妖刀姬御神之刃 给别人的图 还没画完…

之前看完阴阳师音乐剧之后一直想画“如果没有变成刀的人类少女妖刀姬”,就借这个机会画了。是个梦。

努力尝试了一下类似水彩的效果…

妖刀姬御神之刃 给别人的图 还没画完…

之前看完阴阳师音乐剧之后一直想画“如果没有变成刀的人类少女妖刀姬”,就借这个机会画了。是个梦。

努力尝试了一下类似水彩的效果…

心苗
图挂了🙃🙃🙃打码再发

图挂了🙃🙃🙃打码再发

图挂了🙃🙃🙃打码再发

暗夜花火V

【切刀】是风动(二)

*cp向:鬼切×妖刀姬(不喜避雷)

*迷迷糊糊的就到二了,承蒙各位不弃

*萌新求赞

*上一章:https://zhangye995.lofter.com/post/1ff70220_1c772bbaf

 --------------我是分割线---------------

       (二) 吃樱饼吗?不加糖的那种

  鬼切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他看着床前痛哭流涕的小妖们,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还没死呢?不必这么哭吧。...


*cp向:鬼切×妖刀姬(不喜避雷)

*迷迷糊糊的就到二了,承蒙各位不弃

*萌新求赞

*上一章:https://zhangye995.lofter.com/post/1ff70220_1c772bbaf

 --------------我是分割线---------------

       (二) 吃樱饼吗?不加糖的那种

  鬼切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他看着床前痛哭流涕的小妖们,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还没死呢?不必这么哭吧。

   “鬼王大人说了,要是您醒不过来就拿我们当下酒菜吃了,幸好鬼切大人没事。”
   鬼切上扬的嘴角不禁抽搐起来,这酒吞还是那么喜欢吓妖怪。

    让同伴这么担心实在是件不好的事,晚间集会时,鬼切主动向酒吞和茨木请罪。

   “让大家这么担心,是我的错。”

   “知道让人担心下次就别带病挑战了,你都不知道挚友和我急得三天没喝......”茨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酒吞捂住了嘴巴。

    “啊!那个...鬼切啊!那天送你回来的是晴明家的式神吧,你该好好去谢谢人家。”

    对哦,鬼切这才想起来那天挑战的事,果然大病一场连脑子都转不过弯来了。

    于是鬼切恭恭敬敬的向二人行礼道:“多谢大人提点,我明日就带礼物去拜访。”

    “行了行了,还病着呢就别跪了。”

    “如若无事,鬼切就先告辞了。”

     鬼切走远后,酒吞才慢悠悠的走到酒桌前道,“真是个古板的家伙。”

    “他长于源氏又回来不久,一切都是陌生的,理解下吧。”

     酒吞若有所思的喝完一碗酒道,“也不知道将来有谁能看得上这个家伙。”

    第二天鬼切上街买了些礼物打算去晴明家拜访,可好不容易跟着地图到了一处宅院前,敲了好久的门却没有人应答。

    “是我走错路了吗?”鬼切抬头看着眼前略显陈旧积满灰尘的大门,可能自己真的是走错了。

    “鬼切吗?你怎么在这儿?”

    “额...我本来是想拜访一番,可是里面好像没有人。”

    “那个...”妖刀姬强忍着笑意,“我家在那边。”妖刀姬手指向旁边古朴精致的庭院。

    鬼切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第一次来拜访人家就迷路了真尴尬。

    妖刀姬为鬼切斟满茶而后跪坐在对面,两只妖就这样大眼瞪大眼的看着对方,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比起这样尴尬的客套寒暄,妖刀姬觉得还不如到庭院实打实的打一场来的熟络。可人家大病初愈自己也不好强拉着去比试。

    “实在是抱歉,今日庭院只有我值守。”妖刀姬开始无比怨念晴明大人为什么非要她看家,比起接待客人她宁愿去偷八岐大蛇的金蛇皮。

    “无妨。”

    妖刀姬看他端坐的模样似曾相识,又想到那日他对自己行的是源氏武士礼,突然有些好奇,“鬼切也是源氏出身吗?”

    “是的。”鬼切点头道,“虽然你我同龄,我却是三期生,说起来还该叫您一声前辈。”

    前辈?我有这么老吗?妖刀姬作为二期优秀学员确实做过三期生的教官,可在她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见过鬼切。

    “都离开源氏那么久了,前辈不前辈的事就算了,你叫我名字就好。”

    “哦。”见妖刀姬没有反应,鬼切的语气也变得有些闷闷的。

     共同的经历迅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于是他们相谈甚欢中,迅速交换了联系方式,打算另找时间切磋。

    “出去买菜前我做了些樱饼现在正好,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鬼切一边尝着妖刀姬做的樱饼,听她抱怨着青行灯嫌弃她的厨艺,一边思绪也跟着飞回到多年前的夜晚。

    新进的学员,多半是适应不了源氏极差的伙食,而源氏训练采取末位淘汰制,每日实战最后一名那天是没有东西吃的,连续三天倒数是会被赶出内庭修行。

    很不巧,那天鬼切正是最后一名。源氏的明争暗斗中哪里会有式神怜悯弱者。半夜他被饿得受不了时,抱着最后的希望偷偷溜进厨房。却发现白日里训练他们的那位女教官正悄悄煮东西。

    “哎呀,被发现了。”少女慌乱中一把拉过少年,急忙将樱饼塞进他嘴里。

   “甜吗?”

    鬼切下意识的点点头。其实他是饿得差不多了,吃什么都觉得味道好。

   “那就多吃点,我就说樱饼不用加糖也很甜嘛。”妖刀姬一脸笑意的拿出匕首抵向鬼切的脖颈。

     “吃了我的樱饼,你就不许告诉别人我偷偷溜进厨房了哦。”源氏的学员厨房向来只允许在饭点打开,否则便是重罪。

   那一夜的樱饼拯救了鬼切岌岌可危的地位,也在记忆中愈发清晰。可惜从此以后,他再也没见妖刀姬来过厨房。

    所以此时妖刀姬问他樱饼的味道如何时,鬼切坚定的点头道,“很好吃。”

   傍晚,出门的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庭院,青行灯一进门便扯着嗓子大吼道,“妖刀姬你做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灶台上有樱饼。”

    于是大家第一时间冲去灶台争抢樱饼,吃到嘴里后又一齐跑到厕所里......

   “我说妖刀姬,你做樱饼怎么又不放糖。”在晴明眼中妖刀姬是个很执拗的式神,尤其在做某些事时过于坚持自我,比如做樱饼时坚持不放糖。

   可是执着于味道的青行灯眼里放糖和不放糖的樱饼口感完全是天差地别。

    “明明不放糖的樱饼也很好吃啊!”妖刀姬表示很迷茫。

    “除了你还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觉得不放糖的樱饼好吃?”青行灯觉得妖刀姬在厨艺方面真的是没救了。

    “有啊,鬼切。”

是23酱吖
冷圈好难混 但我妖刀真的好看?...

冷圈好难混

但我妖刀真的好看👍

大家最近要注意卫生安全啊!!!

冷圈好难混

但我妖刀真的好看👍

大家最近要注意卫生安全啊!!!

yiya
第一张稿!!! 有些激动

第一张稿!!!

有些激动

第一张稿!!!

有些激动

暗夜花火V

【切刀】是风动(一)

*cp向:妖刀姬×鬼切(不喜避雷)

*长文预警,随缘更新,小学生文笔。(小心心和评论依然是我更新的动力)虽然作为冷cp我已经做好了全程没人看的准备。

*切切是刀刀的,ooc是我的,糖是你们的。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我是分割线--------------

     (一)所有相遇皆可当作久别重逢

   妖刀姬作为被挑战者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要和人挑战这件事。

   青行灯一直看大江山的几个小妖怪不爽,隔三差五...

*cp向:妖刀姬×鬼切(不喜避雷)

*长文预警,随缘更新,小学生文笔。(小心心和评论依然是我更新的动力)虽然作为冷cp我已经做好了全程没人看的准备。

*切切是刀刀的,ooc是我的,糖是你们的。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我是分割线--------------

     (一)所有相遇皆可当作久别重逢

   妖刀姬作为被挑战者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要和人挑战这件事。

   青行灯一直看大江山的几个小妖怪不爽,隔三差五的就约好去小树林打一架。

  她头发是长但修为也不低,每回都能把几个小妖怪打到趴下叫爸爸。可是时间一长,那几个小妖怪就受不了了,心想:咱好歹是大江山鬼王带出来的崽啊!怎么着也不能老是输给一个妹子。

   正好大江山有个大佬级的式神游学归来,他平时虽然看着冷冷的,但还挺好说话,二话不说就答应帮小妖出头。

   这回轮到青行灯被打趴下了。

   青行灯也不乐意,难道天底下就你一只妖会玩刀吗?我们家也有。

   于是刚从奈落之坡回来不到两个小时的妖刀在青行灯的眼泪攻势下欣然应战。

   “刀刀,我真的打不过他,要不然我也不会求你的。你都不知道那妖有多冷,都不跟我搭话。”

   “所以这就是你不问对方名字的理由吗?”

    虽然不知道对方有多厉害,但能把青行灯轻松从灯上砍下来的肯定也是大妖怪级别的式神。

    咳咳......另一边鬼切正不住的咳嗽,早就说不出话来了。

   “老大,你还撑得住吗?要不改天再约吧。”小妖们也没想到才短短两个小时鬼切的病情就加重了。

    鬼切摇头示意。他觉得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该好好履行承诺,哪有放别人鸽子的道理。

    尽管已经从三只小妖口中确定来者是身背太刀的女式神,鬼切脑海中仍不知不觉想到某个梳着高马尾,太刀身高差不多的干练而又果断的熟悉身影。

   虽然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心想事成有好有坏,但鬼切目前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哪种。

   当他瞥见青行灯身后那个高挑的身影,鬼切真想找八百比丘尼替自己算一卦自己是不是有预知的天赋。

   “你好,我是妖刀姬。”

   “鬼切...咳咳!”鬼切本想只行源氏武士礼,但又这样觉得不尊重对手,这才开口,只不过这一说话发现声音更哑了,而且咳得也愈发厉害。

   “原来你不是高冷啊。”青行灯觉得有些抱歉。

    “既然感冒了,那就好好养病。我不喜欢趁人之危占便宜。”妖刀姬收起刀鞘准备离开。

     这句话好像在哪儿听过?鬼切拼命的想着,脑袋却愈发觉得沉重,视线也渐渐模糊不清。恰巧一阵冷风吹过,还隐约带着樱花的香气,那是奈落之坡特有的神代樱。

    在倒下的前一刻,他终于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句话。

   “如果有生病的同学,那就先好好养病。我不喜欢趁人之危占便宜。”那是在源氏三期培训班上挑战赛上,作为二期优秀学员的她对大家如此说道。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百闻牌  S2赛季今天开启,新的游览卡也来啦!各种奖励较上赛季变得更加丰厚,异画卡翻倍!加量不加价!
关注@阴阳师百闻牌 并转发原微博,三目抽3位客人各送上328元现金!

〓精品游览卡〓
永久特效*2,大量经典秘闻卷,金币,墨玉,达摩币...三目算了下,约等于20札秘闻卷,加速将妖狐抱回家!
〓典藏游览卡〓
包含以上精品路线所有奖励,还有【妖刀万华】异画卡*2、游览卡积分、御札等着客人~妖刀姬异画卡于今日闪亮登场,玻璃散开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雾中的自己。快攻核心,站场女王,不说了,三目已经准备好卡组带上妖刀姬驰骋战场

新赛季的开启,客人在更新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做什么呢?原微博评论区...

阴阳师百闻牌  S2赛季今天开启,新的游览卡也来啦!各种奖励较上赛季变得更加丰厚,异画卡翻倍!加量不加价!
关注@阴阳师百闻牌 并转发原微博,三目抽3位客人各送上328元现金!

〓精品游览卡〓
永久特效*2,大量经典秘闻卷,金币,墨玉,达摩币...三目算了下,约等于20札秘闻卷,加速将妖狐抱回家!
〓典藏游览卡〓
包含以上精品路线所有奖励,还有【妖刀万华】异画卡*2、游览卡积分、御札等着客人~妖刀姬异画卡于今日闪亮登场,玻璃散开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雾中的自己。快攻核心,站场女王,不说了,三目已经准备好卡组带上妖刀姬驰骋战场

新赛季的开启,客人在更新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做什么呢?原微博评论区分享,三目抽3位客人送上百闻牌限定周边哦,喵~ 

陵源山海

【切刀】童言(上)

庭院里的樱叶落下的第十个时节。赤影收刀回鞘,独自回到刀堂。

赤影台离其他式神们的居所都相隔较远。她在练刀时,妖力灼热狂躁,便不愿干扰到他人。

只是赤影不记得楼阁前的落叶有被清扫过,如今只见一条弯曲的白玉石板路通向木门,门前的百叶窗在门外的走廊上投下安静的阴影。

一个小小的身躯被裹在阴影里,蜷缩着,似乎是睡着了。

又是他。赤影眉头微皱,虽是无奈,却也轻步上前。踩上阁楼的台阶时,吱吱呀呀的摩擦声惊醒了他。少年一激灵爬起来,颇显慌张的揉了揉眼睛,一脸不相信自己睡着的模样。

“你...你回来了!”他激动的将自己的木屐除去,踩上内堂的竹制凉席,脸颊泛红,是压抑不住的欣喜,“我带了你最爱吃的凉糕...

庭院里的樱叶落下的第十个时节。赤影收刀回鞘,独自回到刀堂。

赤影台离其他式神们的居所都相隔较远。她在练刀时,妖力灼热狂躁,便不愿干扰到他人。

只是赤影不记得楼阁前的落叶有被清扫过,如今只见一条弯曲的白玉石板路通向木门,门前的百叶窗在门外的走廊上投下安静的阴影。

一个小小的身躯被裹在阴影里,蜷缩着,似乎是睡着了。

又是他。赤影眉头微皱,虽是无奈,却也轻步上前。踩上阁楼的台阶时,吱吱呀呀的摩擦声惊醒了他。少年一激灵爬起来,颇显慌张的揉了揉眼睛,一脸不相信自己睡着的模样。

“你...你回来了!”他激动的将自己的木屐除去,踩上内堂的竹制凉席,脸颊泛红,是压抑不住的欣喜,“我带了你最爱吃的凉糕,还有荞麦面。”

说罢便迫不及待的跪坐在地,翻开食盒。玲珑精巧的玉色食碟便显现出来,不难看出他在摆盘上下的功夫。

赤影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忙碌着一切。末了,将长刀摆好,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究竟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回去?”

少年听罢错愕地抬头,接着又低头去看自己精心准备的点心,“我看你练刀辛苦,想着你回来会想吃些东西,就..就准备了些。”

“我知道。”赤影跪坐下来,准备再对少年重复一次之前她说了很多次的话,“但我也说过了,我练完刀多数时间都会辟谷,不喜吃甜。而且我这里妖气重,唯恐会伤到你。食物,纸妖每日自会送来,你不必每次都来。”

少年很是不服,红色的眼眸任性地盯着她。“纸妖做的那些,我也会,而且更好。为何你不喜?”他低下头,似乎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措辞,而后又抬起头,“再者,我也习刀,妖力不比你差,你伤不了我!”

一句句话说的铿锵有力,但都是孩童言语,稚嫩无比。少年红眸虽是战意满满,却让人无法生怒。

赤影没有和小孩扯架的兴趣,冷下脸来,“那你可懂杀戮?”

他恍惚了几秒,“如同....主人那样的杀戮吗?”

她冷哼一声,“我的刀已经杀过人了。我不干净。所以,也别脏了你。”说罢,便起身欲走,却被少年拽住手腕。她想甩开少年的手,又被捉住了手指,渐渐语气里便充满了无奈的挫败感,“...鬼切,你究竟想干什么啊?”

“我...我虽不懂,但总有一天我也会和你一样,去征战沙场,去杀敌。我的刀也会去杀人的。到那时,是不是就能更好的来找你了?”

赤影有一瞬间的惊愕,鬼王征战时的场景又在眼前出现了几秒-她挥舞着刀,身后是不惧神鬼的神甲兵阵。她便是以一己之力,敌万千妖军。已成战神,已成修罗。她忽略了鬼切的一些质问,只知道当自己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这个少年小小却有力地怀抱中。

“你家大人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赤影调侃地问。

少年的耳朵早已羞成一片桃红,声音糯糯地,却很是坚毅。“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你不赶我,说明你答应了。”

赤影不禁发笑,“我不赶你,因为你是个孩子。”

“但我喜欢你!是想要一生为伴的那种喜欢!”鬼切的臂弯收的更紧,生怕这一丝小侥幸也从缝隙中溜掉。

“阿切,你是个孩子,哪懂喜欢?”赤影被勒地有点僵直,抬手抚摸少年的后脑勺,轻轻地拍抚脖颈。

“我懂!我不会一直这样的,很快我会长大,成为真正的战士!和你一起...不,为你战斗!”少年抬起头来,与沉稳淡漠的少女对视,“你要等我妖力成熟,到那时我们就能一起去除祟!”

鬼切的眼神格外认真,那是一种不符合少年心智的执着。那么注视着赤影,就仿佛能洞穿她的心房,刺入心脏,顷刻间能掀起碧波,又能燃起烈火。赤影知道他很认真,却又不受控制地要敷衍自己。毕竟成为大妖何其艰难,光是她自己自我突破,就用了几乎毕生精力。

但她知道鬼切性子倔犟,犟到即使他从来不会和面,还是会为了博她一笑而自己动手,做一碗粗糙的荞麦面,装在上好的碟子里,期待她的赞许。

赤影理了理鬼切额前碎发,不作答,只是说,“先吃饭吧。”

少年灿烂地一笑,靠在她身边吃着凉糕,看她端着碗拿着筷,小心翼翼地吃着那碗卖相不怎么好看的面。

本来能够平静度过的一天,又再一次被少年忽然的造访和告白打断。赤影心波起伏,却又说不出是何种滋味。她只当自己今天惯着鬼切多了些,让他多说了些孩子逞能时说的话。

童言无忌啊。她看了身旁少年一眼,心下感慨。

TBC.

三途川的八叶不见叶
还没画眼睛(一画就毁了),第一...

还没画眼睛(一画就毁了),第一次画这种形式,不会啊

还没画眼睛(一画就毁了),第一次画这种形式,不会啊

Juokas

【拼团】拼一下阴阳师大饼脸的团,占tag抱歉!

[图片]
[图片]
[图片]尝试开个大饼脸团,吧唧挂件立牌都开,配比吧唧5,挂件3,立牌3。冷热会调价,热门可能捆,尽量找低汇代购。最迟拼到年后三月,推销不好的话砍配比,实在实在拼不起来就散团(三月之前不会放弃)。收肾最早二月初(年后),最迟二月底。

余量如下:

吧唧:

黑童子4,

稻荷神御馔津5,

妖刀姬3,

赤影妖刀姬5,

夜叉4,

白狼4。


挂件:

黑童子3,

稻荷神御馔津3,

妖刀姬1,

赤影妖刀姬2,

夜叉3。


立牌:

黑童子3,

稻荷神御馔津3,

赤影妖刀姬2,

夜叉3,

白狼2。



尝试开个大饼脸团,吧唧挂件立牌都开,配比吧唧5,挂件3,立牌3。冷热会调价,热门可能捆,尽量找低汇代购。最迟拼到年后三月,推销不好的话砍配比,实在实在拼不起来就散团(三月之前不会放弃)。收肾最早二月初(年后),最迟二月底。

余量如下:

吧唧:

黑童子4,

稻荷神御馔津5,

妖刀姬3,

赤影妖刀姬5,

夜叉4,

白狼4。


挂件:

黑童子3,

稻荷神御馔津3,

妖刀姬1,

赤影妖刀姬2,

夜叉3。


立牌:

黑童子3,

稻荷神御馔津3,

赤影妖刀姬2,

夜叉3,

白狼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