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妖怪

16697浏览    2545参与
皮米
100. 今天是这个系列的最后...

100.

今天是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更啦

它是口罩上的压鼻条化成的妖怪,吸到人类呼出的二氧化碳后就会被唤醒。被唤醒后会在口罩表面织出一层保护层,然后再把保护层一点一点吃掉。当保护层被吃完的时候他们就会死掉。

最近的气氛好沉重,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吧~

100.

今天是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更啦

它是口罩上的压鼻条化成的妖怪,吸到人类呼出的二氧化碳后就会被唤醒。被唤醒后会在口罩表面织出一层保护层,然后再把保护层一点一点吃掉。当保护层被吃完的时候他们就会死掉。

最近的气氛好沉重,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吧~

藏好兔耳朵

青蚨

一种妖怪,有母子二虫。二虫不离不弃,捉子虫则母虫随之。后有有情人捉母子二虫分装两罐。如此二人即便相隔万里,仍可寻得彼此。

一种妖怪,有母子二虫。二虫不离不弃,捉子虫则母虫随之。后有有情人捉母子二虫分装两罐。如此二人即便相隔万里,仍可寻得彼此。

穗沫

山里的妖怪(91.找到叶士轩)

  叶士轩脸色惨白,意识迷糊,珑琴赶紧上去推了推他,“叶士轩,你没事吧?”

  

  他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半晌,才迷茫的张开了眼睛。

  

  珑琴高兴的喊道:“太好了,你还活着!!!你没事吧?!!”

  

  叶士轩还有些晕,双目一时还无法聚焦,晃了好一会儿神,才定睛在珑琴身上,他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特地来找你的呀,找了靖人帮忙,偷偷溜进来.....”


  没想到叶士轩表情却不喜反怒,严厉的说道:“胡闹!!谁让你来找我的!!赶紧离开这!!”

  

  这态度让珑琴一下子怔住了,“啊,我....”

  

  “我....”他这么一说珑琴也来...

  叶士轩脸色惨白,意识迷糊,珑琴赶紧上去推了推他,“叶士轩,你没事吧?”

  

  他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半晌,才迷茫的张开了眼睛。

  

  珑琴高兴的喊道:“太好了,你还活着!!!你没事吧?!!”

  

  叶士轩还有些晕,双目一时还无法聚焦,晃了好一会儿神,才定睛在珑琴身上,他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特地来找你的呀,找了靖人帮忙,偷偷溜进来.....”


  没想到叶士轩表情却不喜反怒,严厉的说道:“胡闹!!谁让你来找我的!!赶紧离开这!!”

  

  这态度让珑琴一下子怔住了,“啊,我....”

  

  “我....”他这么一说珑琴也来了脾气,生气的喊道,“喂!!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力气,吃了多少苦吗?你这什么态度啊!!!”

  

  被她这一喊叶士轩也自觉刚才口气太过生硬,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丧气的垂下头,“抱歉....我太凶了,但你真不该来这里,这里太危险了”

  

  “知道危险你还抢我戒指自己跑过来”珑琴的声音又提高了八个度,“明明就是你有错在先,你连个道歉都没有,还跟我大呼小叫的”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今天必须得跟我说明白,你到底发什么疯?!”

  

  叶士轩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他长叹一声,仰后靠去,缓缓的说道:“我家的邮轮,出事了”

  

  “什么事啊?”

  

  “船消失了,连同上面的所有人,包括我的家人,都凭空消失了”

  

  “诶?!!!可是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完全没听说啊”

  

  “那是因为当时事情还没发酵,消息被封锁了,现在应该瞒不住了....”叶士轩顿了顿,“我去找的你的前一天,是我爸的生日,那个女人....提议全家人坐邮轮庆生,过一次特别的生日,我爸同意了,那晚我本来也要上船的,临时有事就爽约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海警的通知,说我们家的邮轮消失了”

  

  “消失了?!!”珑琴惊讶,“什么叫消失了?”

  

  “整艘船和上面的两千人,不,因为我没去,应该是1999人,全部都凭空消失了,卫星定位和海警巡逻都没找到,岸上的卫星塔也是突然就收不到信号了,在那之前,一点异兆都没有,船根本没开出去多远,海面风平浪静,只是下了大雾而已”

  

  “那是怎么回事啊?”珑琴焦急的问道。

  

  叶士轩眉头紧锁,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些人,都被带到了景山镇,要被杀掉提魂”

  

  “什么?!!!”

  

  “常宁康,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

  

  珑琴想了一下,“这名字很耳熟啊,我好像在哪....”

  

  “他是下一届的候选人之一,也是一直以来,杀人偷魂的主谋!”

  

  珑琴想起来了,那个人的确....对了!!就是自己在红水街见到的那个人类,他就是常宁康!!!经常能在新闻上见到的面孔!!

  

  这个人....这个人风评很高,大人们提起他的时候都是赞不绝口的。

  

  “他察觉到了我在查这件事,就派人来杀我,但因为你在,我躲过了一劫,那晚,船比原定的航线偏离了一百多海里,而他们消失的地方在十几天前因为不明原因封锁了,任何船只都不得靠近,却又恰好在邮轮启航的当晚解禁了,我怀疑这件事和常宁康脱不了关系,凭他的权利,封海不是什么难事,但若想要船消失,那就只能是借助妖的力量了,我得到了消息,说他不在人类世界,而是来了景山镇,在人类世界里我根本没办法接近他,所以就拿了你的戒指,来景山镇找他,我趁着他不注意在蓝水街上了他车拿枪怼着他的脑门,恐吓如果不在他这知道我父亲和妹妹的下落就杀了他,老畜生就招了,说人和船的确都在景山镇,但到底在哪他也不知道,因为要这些人不是他,而是盲与”

  

  “那是谁?”

  

  “并封一族的族长”叶士轩语气加重了一些,“多年来,并封一直热衷于和人类当权者交际,换取一些人魂,常宁康也是,他们提供常宁康选举需要的金钱支援,常宁康帮他们弄来人魂,但是,并封可不是只和常宁康合作,他们只和利益合作,谁身上能得到更多好处,谁就是他们的宾上客,常宁康虽然很有手腕,在官场上龙争虎斗到今天的位置,虽然占着候选人一席之地,但怎奈白丁出身,没有什么根基,并没有胜算,眼看大选将至,他决定破釜沉舟,用这一船人来表达自己的诚意,换取并封全力帮助他坐上那个位置”

  

  “那并封要这么多人的灵魂做什么?”

  

  叶士轩摇摇头,“我不清楚,我现在连其他人在哪都不知道,我被抓住之后,就关在这里,这里的套路和那个别墅一样,菜我一口都没吃,所以被打了针,现在没什么力气”

  

  怪不得叶士轩看上去这么虚弱,珑琴忽然想起刚才看到的小萝卜,说道:“我知道人在哪了”

  

  “在哪?”叶士轩口气焦急的问道,“你见到他们人了?”

  

  珑琴摇摇头,“我没见到,但是我知道他们在哪,在....一幅画里....哎呀我说不清,反正我看见他们往一个地方送了好多好多和这个一样的菜,那么多,说不定真的是给两千人吃的”

  

  “除了叶家,我手里还有一笔我妈妈和外公留下的遗产,常宁康希望我用钱换回我和我父亲的命,这个老东西!!”叶士轩低低骂道:“想贪叶家的钱不说,还打着我外公家的财产,他一向心狠手辣,我现在知道了这么多,即便我答应了,他也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九州,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不断的在找人游说我”

  

  珑琴想了想,扭了扭耳机,“周寿,周寿”

  

  对面仍旧没有声音。

  

  “没用的”叶士轩摇了摇头,“这个耳机在这里是收不到讯号的”

  

  “糟糕,那该怎么办?周寿还不知道我进来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叶士轩皱眉问道。

  

  “这个说来话更长,对了”珑琴从口袋里掏出了瓜子,放到了叶士轩的手里,“我身上只有这个,你先吃点这个吧”

  

  叶士轩看着那堆小瓜子原本严肃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他扯开干涩的嘴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正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门忽然动了起来,珑琴吓了一跳,被叶士轩拉进去藏在了铁盒里,而他自己则坐到了铁盒外面,掩上了门,低声安慰道:“别害怕”

  

  语气坚定。

  

  这时,门打开了,常宁康带着两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见到虚弱的叶士轩,他灿然一笑,气定神闲,笑的宛若老友打招呼一般:“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我就是死,也不会为你这种畜生效力的!!”叶士轩带着恨意不屑的说道。

  

  常宁康倒也没生气,悠然自得把双手负在身后踱着步子,“有骨气,不过你这骨气怕是用错了地方,你肯死,但你想没想过你爸爸怎么办?”

  

  他挑着眉,“他让我来劝劝你,说他那么大年纪了,可受不了折腾啊”

  

  “你个畜生!!!你对我爸爸做了什么!!!!”叶士轩恨恨的咬着牙,眼睛血红,要不是被铁链拴着,他肯定会上去和常宁康拼命。

  

  常宁康倒不害怕,反而还蹲下身靠近了叶士轩,后面男子欲意阻止,常宁康却摆摆手,示意不用,他压低了声音对叶士轩说道:“现在,不是我用他们威胁你,是只有我才能救你们”

  

  他盯着叶士轩一字一顿的说道:“盲与要两千人不多不少,没有我找人来顶你们几个,你们谁也跑不了,只能在这里像猪一样等着被宰”

  

  “但只要”他声调上扬,“你答应跟我合作,全力支持我,我就放你出来,你家邮轮出的事,我也可以帮你摆平,以后我上去了,你还怕你家没生意做吗?白隆远那个小人鼠目寸光,眼睛里只有他那一亩三分地,只信得过自己人,等过了河就会拆了你的桥了,但我不一样啊,众人都知道我思贤若渴,我欣赏你,你既有商人的精明,也敢打敢拼,我们合作,必定双方都会受益匪浅的”

  

  “我哥哥是不是你杀的!!!”叶士轩血红的眼睛看着常宁康,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哈?哥哥?!!!”常宁康忽然笑出声来,“你居然还记着你哥哥?!!商场上谁不知道,你哥哥在世的时候,就拼命的往自己手下揽权,公司里买通其他股东,倒逼你父亲不让你插手,在家里又游说你父亲送你去国外上学,让你远离家业,也就只有你,才乐得高兴,在国外当风流公子玩的不亦乐乎,还以为家里其乐融融,多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呢,你不知道他为了给你爸吹枕旁风,连你后妈都睡了吗?”

  

  “住口!!!!”叶士轩像头狂怒的豹子一样想常宁康冲了过去,但立即被常宁康身后的两名男子给摁住了。

  

  常宁康不疾不徐的拿出手帕擦了擦脸,站起了身,摇了摇头,“小子,你真的以为我贪你外公家那点钱,才留你到现在的吗?”


  他幽幽的说道:“我对这个国家很失望,所以我拼了命的往上爬,想要改变这个国家,我以为你也是一样,我以为你会愤怒你哥哥的背叛,父亲的偏心,后妈的无耻,所以,我想给你个机会,让你有所作为,但现在看来我错了,你终究是个毛头小子,到此时此刻都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你的目光太短浅了,只看得到眼前的仇恨,却见不到长远的利益”

  

  “我们走吧”常宁康交代身后的二人道。

  

  二人松开了叶士轩跟在常宁康身后,叶士轩恶狠狠的盯着常宁康,咬牙切齿的说道:“下地狱吧,畜生”

  

  “地狱?”常宁康笑笑,“我们现在生活的地方,不就是一个不吃人的地狱吗?你我一直都在地狱里啊,但只有无能的人”

  

  他倨傲的看着叶士轩,不屑的说道:“才寄希望于死后”

  

  说罢,他带着二人离开了,虚弱的叶士轩则一下子倒在了铁箱门上。

  

  半晌,听到了一切的珑琴才慢慢的打开了铁箱的门,她看着悲伤难过叶士轩,讪讪的开了口,“内个....我刚才....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叶士轩情绪很不好,并没有理她。

  

  “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先吃点东西吧....”珑琴劝道。

  

  见叶士轩还没反应,珑琴想了想,抓了抓头发,她轻轻的推了推叶士轩的肩膀,小声的说道:“叶士轩....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有点害........”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士轩一把拉过去,紧紧搂在怀里,叶士轩的头埋在珑琴的肩膀上,因为距离很近,珑琴清楚的感受到他肩膀的耸动和那压抑的抽泣的声音。

  

  诶........珑琴没有推开他,而是拍了拍叶士轩的肩膀,“没事的,你看我不是来救你了么,虽然我现在也出不去....但是周寿会来的,周寿一定会来救我们的,这里的人都会被救出去的........”

  

  叶士轩肩膀抖动的幅度变的小了一些。

  

  珑琴的目光飘到了铁箱旁边,发现地上有个圆圆的黑银色小盒子,像个粉饼盒一样,奇怪,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珑琴捡起了地上的盒子,打开了盖子,发现里面是个钟表,表盘上刻着十二时辰,指针也一直在走动。

  

  叶士轩擦了一下脸,声音还有些发闷,“是那小子才刚掉的”

  

  才刚常宁康的人上来拉着自己,从那小子口袋里掉出来的,应该是无意中掉下的。

  

  珑琴感觉盒子底部有些粗糙,便翻过来,发现下面有一行字。

  

  回到过去----本产品由天地公司制造,版权专利归天地公司所有,违法必究。

  

  回到过去?什么意思啊?

  

  珑琴不明其意,只是看见这几个字便下意识的拨弄了一下钟表的时针,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在叶士轩的目光下,凭空消失了。

  

  珑琴也在懵着的状态下,看到面前的场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她再次站到了那个树桩面前,就和上午一样,但天已经黑了,漫天的繁星灿烂。

  

  诶?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没错,她跑到之前那个树桩井那了,地上的点心还在那呢,再低头看了一眼手上小盒子,居然慢慢的变透明,凭空消失了。

  

  诶?!!!!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珑琴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拨正的时间,发现大概是她坠井之前的时间。

  

  回到过去....回到过去.......

  

  难道说那个小铁盒子可以让自身的时间回到过去?!!!

  

  诶?!!!!


皮米
99. 手串上的珠子化成的妖怪...

99.

手串上的珠子化成的妖怪,以人类汗毛为食。它们和其他珠子看起来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在它们的一侧上有一个小口用来进食。如果小口正好滚到贴近皮肤的一侧,它们就可以趁机进食;如果运气不好一直没有停在皮肤一侧,那么它们就会因为没有食物变回普通的珠子。

99.

手串上的珠子化成的妖怪,以人类汗毛为食。它们和其他珠子看起来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在它们的一侧上有一个小口用来进食。如果小口正好滚到贴近皮肤的一侧,它们就可以趁机进食;如果运气不好一直没有停在皮肤一侧,那么它们就会因为没有食物变回普通的珠子。

斤斤盐
一张凤凰的展翅高飞图送给大家,...

一张凤凰的展翅高飞图送给大家,祝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万事如意!

一张凤凰的展翅高飞图送给大家,祝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万事如意!

皮米
98. 寄生在贴纸背面的妖怪,...

98.

寄生在贴纸背面的妖怪,以贴纸的背胶为食,接触到大量的氧气便会致死。所以新买回来的贴纸如果长时间不用的话它们就会在背面大量繁殖,以致贴纸失去粘性。

98.

寄生在贴纸背面的妖怪,以贴纸的背胶为食,接触到大量的氧气便会致死。所以新买回来的贴纸如果长时间不用的话它们就会在背面大量繁殖,以致贴纸失去粘性。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95 200124

“晴明大人——够啦——”

小白远远地喊到。

“知道啦知道啦!”

晴明把锅铲翻了翻。

“晴明,红烧鱼头的话,酱汁还不够浓郁。”

骁浪瞄了一眼锅。

“晴明,赶紧出锅,要糊了。”

荒川递来个盘子,晴明把鱼拨进盘子里。

“晴明,姑姑的年糕,来尝尝。”

姑获鸟把一块年糕塞进晴明嘴里,其余的端到了桌上。

“晴明大人,汤好了!”

孟婆把孟婆汤端到了桌上

“哇,姑姑的手艺好好噢!”

座敷咬下来一块拔丝水果。

“挚友,吾的桃花酿,尝尝!”

茨林在樱花树下挖出了一坛酒。

“不错!”

酒吞夸到。

“嘿嘿,趁晴明不注意,偷吃一块喵~”

九命猫流口水了。

“喵!烫死喵了!”...


“晴明大人——够啦——”

小白远远地喊到。

“知道啦知道啦!”

晴明把锅铲翻了翻。

“晴明,红烧鱼头的话,酱汁还不够浓郁。”

骁浪瞄了一眼锅。

“晴明,赶紧出锅,要糊了。”

荒川递来个盘子,晴明把鱼拨进盘子里。

“晴明,姑姑的年糕,来尝尝。”

姑获鸟把一块年糕塞进晴明嘴里,其余的端到了桌上。

“晴明大人,汤好了!”

孟婆把孟婆汤端到了桌上

“哇,姑姑的手艺好好噢!”

座敷咬下来一块拔丝水果。

“挚友,吾的桃花酿,尝尝!”

茨林在樱花树下挖出了一坛酒。

“不错!”

酒吞夸到。

“嘿嘿,趁晴明不注意,偷吃一块喵~”

九命猫流口水了。

“喵!烫死喵了!”


年夜饭后,最宜欣赏表演。

不知火主舞曾经在离人阁最出名的舞蹈,樱花妖桃花妖萤草神乐八百比丘尼和彼岸花伴舞,源博雅和妖琴师伴奏,灯笼鬼负责灯光,特效来自小天狗边飞边撒的花瓣和雪童子的雪。

加上一庭院式神,倒颇有几分像当年。


晴明和玉藻前并肩站在鸟居上,看着京都一片繁华。

“大家,新年快乐。”

皮米
97. 出生在小皮球里的妖怪,...

97.

出生在小皮球里的妖怪,在人类拍皮球的时候会和皮球一起跳,并且会吸收皮球弹跳的力越张越长,直到足以从打气孔跳出皮球。如果你这好在它跳出来的那一刻拍到它,你的手就会在那一下格外的疼。

97.

出生在小皮球里的妖怪,在人类拍皮球的时候会和皮球一起跳,并且会吸收皮球弹跳的力越张越长,直到足以从打气孔跳出皮球。如果你这好在它跳出来的那一刻拍到它,你的手就会在那一下格外的疼。

雪羽

除我以外全員非人

#妖怪#重生

書名:除我以外全員非人

作者:稚楚

雲永晝(攻)X衛桓(受)


大妖怪九鳳血統唯一繼承人衛桓,一朝犧牲於反突襲戰,七年後重生在一名人類身上,他發現當初自己是以叛徒的身份死亡,謠傳他在最後出賣了許多秘密,聽到這個謠傳時他非常氣憤,決定查明真相,他潛入了他曾經的母校,遇見了曾經的宿敵雲永晝和一些朋友,他決定先隱藏身份,殊不知大部分其實早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同時他發現他好像失去了什麼,還有他是怎麼回來的,這一切都尚未知曉,隨著真相浮出檯面,他發現到了越來越多的事實,同時也察覺到自己對雲永晝的感情,而且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這次他們是否能突破萬難,再次歸來。

#妖怪#重生

書名:除我以外全員非人

作者:稚楚

雲永晝(攻)X衛桓(受)


大妖怪九鳳血統唯一繼承人衛桓,一朝犧牲於反突襲戰,七年後重生在一名人類身上,他發現當初自己是以叛徒的身份死亡,謠傳他在最後出賣了許多秘密,聽到這個謠傳時他非常氣憤,決定查明真相,他潛入了他曾經的母校,遇見了曾經的宿敵雲永晝和一些朋友,他決定先隱藏身份,殊不知大部分其實早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同時他發現他好像失去了什麼,還有他是怎麼回來的,這一切都尚未知曉,隨著真相浮出檯面,他發現到了越來越多的事實,同時也察覺到自己對雲永晝的感情,而且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這次他們是否能突破萬難,再次歸來。

雪羽

退休鬼差進入逃生遊戲後

#甜文#無限流#妖怪

書名:退休鬼差進入逃生遊戲後

作者:貓八先生

段戾(攻)X祁無過(受)


退休鬼差祁無過,選擇轉世投胎,當個普通人,某天莫名被拉入了一個厲鬼橫行的逃脫遊戲,遇到了段戾,別人進入逃脫遊戲都是嚇的趕緊通關,而祁無過則是,各種招攬裡面的厲鬼到地府工作,好好的逃脫遊戲硬生生的被玩壞,以這個逃脫遊戲展開了一連串的事件。

#甜文#無限流#妖怪

書名:退休鬼差進入逃生遊戲後

作者:貓八先生

段戾(攻)X祁無過(受)


退休鬼差祁無過,選擇轉世投胎,當個普通人,某天莫名被拉入了一個厲鬼橫行的逃脫遊戲,遇到了段戾,別人進入逃脫遊戲都是嚇的趕緊通關,而祁無過則是,各種招攬裡面的厲鬼到地府工作,好好的逃脫遊戲硬生生的被玩壞,以這個逃脫遊戲展開了一連串的事件。

雪羽

你是不是喜歡我

#甜文#妖怪#校園

書名:你是不是喜歡我

作者:呂天逸

顧凱風(攻)X林飛然(受)


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焦點的矮富帥林飛然,在高二上學期轉學後發現自己的風頭全被同班男神顧凱風搶走了,林飛然很憋氣,把顧凱風當死對頭看待(單方面),兩人雖住同寢然而關係形同陌路,然而林飛然回老家參加爺爺葬禮,一不小心得到到了祖傳的陰陽眼,變成見鬼體質,膽小的林飛然發現自己的二人寢,其實是他媽十六人(鬼)寢,每天嚇到崩潰,更要命的是,顧凱風由於生辰八字的緣故天生陽氣旺盛,林飛然發現自己接觸到顧凱風時,對方身上的陽氣可以讓陰陽眼暫時失效,林飛然不得已撲進了死對頭的懷抱,一反常態天天從早到晚膩著顧凱風,那個死拽死...

#甜文#妖怪#校園

書名:你是不是喜歡我

作者:呂天逸

顧凱風(攻)X林飛然(受)


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焦點的矮富帥林飛然,在高二上學期轉學後發現自己的風頭全被同班男神顧凱風搶走了,林飛然很憋氣,把顧凱風當死對頭看待(單方面),兩人雖住同寢然而關係形同陌路,然而林飛然回老家參加爺爺葬禮,一不小心得到到了祖傳的陰陽眼,變成見鬼體質,膽小的林飛然發現自己的二人寢,其實是他媽十六人(鬼)寢,每天嚇到崩潰,更要命的是,顧凱風由於生辰八字的緣故天生陽氣旺盛,林飛然發現自己接觸到顧凱風時,對方身上的陽氣可以讓陰陽眼暫時失效,林飛然不得已撲進了死對頭的懷抱,一反常態天天從早到晚膩著顧凱風,那個死拽死拽的臭小子突然轉性了,顧凱風起初很震驚,後來就漸漸被撩成狗了,天天追著林飛然反撩,瘋狂告白,各種打直球,壁咚強吻來一套,這是個一開始一方為了躲鬼,一方被撩成狗,後來兩人在一起的故事。

雪羽

逢狼時刻

#甜文#妖怪#校園

書名:逢狼時刻

作者:呂天逸

狼靖風(攻)X白阮(受)


有一隻修煉成人的白兔妖在中學當老師,有天,班裡轉來一位轉學生,一隻不會收妖氣的狼妖。

#甜文#妖怪#校園

書名:逢狼時刻

作者:呂天逸

狼靖風(攻)X白阮(受)


有一隻修煉成人的白兔妖在中學當老師,有天,班裡轉來一位轉學生,一隻不會收妖氣的狼妖。

雪羽

今天你撒謊了嗎

#妖怪#推理

書名:今天你撒謊了嗎

作者:西西特

陸城(攻)X顧長安(受)


顧家人天生有個能力,可以釣出吞了謊言的魚,然後一一傾聽,找出一些想要的謊言,然後解決,解決後會有一個能量,要存起來,為了封印藏在顧家底下數百年的妖怪,顧長安是顧家當前唯一一個後代,他在解決謊言的時候,需要偽裝,因此沒有人知道這個臉色蒼白,身體瘦弱的人,真正的性格,某天得知他的劫將要來臨,就在此時來了一個陸家的人,陸城是陸家的下任家主,剛開始他覺得顧長安好玩,就偽裝成溫柔有禮貌的少爺,後來顧長安知道對方的身份後,兩人就不在掩飾了,其實陸城跟顧長安,兩個人其實都是冷漠的人,一個冷漠在血液中,一個冷漠在骨子裡,之...

#妖怪#推理

書名:今天你撒謊了嗎

作者:西西特

陸城(攻)X顧長安(受)


顧家人天生有個能力,可以釣出吞了謊言的魚,然後一一傾聽,找出一些想要的謊言,然後解決,解決後會有一個能量,要存起來,為了封印藏在顧家底下數百年的妖怪,顧長安是顧家當前唯一一個後代,他在解決謊言的時候,需要偽裝,因此沒有人知道這個臉色蒼白,身體瘦弱的人,真正的性格,某天得知他的劫將要來臨,就在此時來了一個陸家的人,陸城是陸家的下任家主,剛開始他覺得顧長安好玩,就偽裝成溫柔有禮貌的少爺,後來顧長安知道對方的身份後,兩人就不在掩飾了,其實陸城跟顧長安,兩個人其實都是冷漠的人,一個冷漠在血液中,一個冷漠在骨子裡,之後兩人從互相厭惡到喜歡,經歷一大堆事情後,兩人終於在一起,反正世界還欠他們兩個最佳影帝獎。

穗沫

山里的妖怪(89.风筝井)

  因为昨晚的事,珑琴只要和并封的人说自己是北冥澧带进来的,被派出来拿些食物,便也没人怀疑她。

  

  珑琴按照他们的指引找到了厨房,还没离近呢,就传来了一股浓厚甜腻的香气,还夹杂着一些咸香,虽然特殊,是珑琴没有闻过的味道,但还挺好闻的,让人不自觉地想着这是什么好吃的,简直勾人馋虫,珑琴找到了厨房,里面果然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偌大的灶台分成了热食区和冷食区,有近百个厨子正在忙活,大多都是不同的妖,看来,并封这里,可以吃到不同种族的食物啊。

  

  现在是上午,过了早饭的时间还没到午饭,厨房就已经这么热闹了啊,这么多厨子做饭,够好多人吃了吧。

  

  珑琴打量了一下,发现不断有...

  因为昨晚的事,珑琴只要和并封的人说自己是北冥澧带进来的,被派出来拿些食物,便也没人怀疑她。

  

  珑琴按照他们的指引找到了厨房,还没离近呢,就传来了一股浓厚甜腻的香气,还夹杂着一些咸香,虽然特殊,是珑琴没有闻过的味道,但还挺好闻的,让人不自觉地想着这是什么好吃的,简直勾人馋虫,珑琴找到了厨房,里面果然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偌大的灶台分成了热食区和冷食区,有近百个厨子正在忙活,大多都是不同的妖,看来,并封这里,可以吃到不同种族的食物啊。

  

  现在是上午,过了早饭的时间还没到午饭,厨房就已经这么热闹了啊,这么多厨子做饭,够好多人吃了吧。

  

  珑琴打量了一下,发现不断有人把厨师做好的菜端到后厨,这里的妖都很忙,对珑琴这个外来人也不感兴趣,都自顾自的忙着,珑琴也不好开口打扰,便找跟去了后厨,看看能不能拿到什么吃的。

  

  后厨摆了数百张长桌,上面堆满了食物,端菜的小厮问珑琴来此要做什么,珑琴边说帮北冥澧拿些吃的,小厮是并封族人,倒也客气,对珑琴说道:“请姑娘自取,啊....”

  

  他顿了顿,指了指不远处的最里面的长桌,“府上今日有客人,那二十张桌子的菜等下要招待客人的,不便乱动,姑娘要吃就在这边拿吧,想吃什么可以吩咐我们,没有的我们让厨子做”

  

  珑琴扫了一眼那些桌子,盘子里的菜都是绿油油的,想着那也太素了,自己也不是很想吃,便摆摆手,“我知道了,我不会去拿那边的”

  

  小厮莞尔一笑离开了,珑琴开始研究着吃什么,这妖吃的东西,摆盘卖相倒是好看,就像这盘冷切,和鱼刺身一样,肉质晶莹剔透,被切得薄如蝉翼,纹理清晰,看上去很好吃啊。

  

  正当珑琴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那天帮周寿买吃的,一只绿色的圆滚滚的大肉虫“啪叽”一下被摁在了铁板上,摊主手起刀落中间刨开,里面的肉也是晶莹剔透的,和面前这个差不多....

  

  额....

  

  算了,吃点心吧,面油糖做的东西,总是不会出错的,还有果子,刚好补充维生素C。

  

  这么想着,珑琴放下了盘子转战到旁边的放点心的桌子。

  

  有个里面红红软软的,外面却是透明的圆果子,珑琴塞了一个在嘴里,那股特有的果甜顿时沁入心脾。

  

  啊~~~超好吃~~~~

  

  珑琴又从旁边盘子拿了一块外面是像一个小花骨朵一样的紫色酥皮,里面是黄色的内馅的点心,刚要塞到嘴里,只听得身后门忽然哐当一下,好像起了大风,她向着被吹开门看过去,后面似乎是个绿意盎然的院子。

  

  好像....有银色的线在空中乱晃,若隐若现的....

  

  那是什么啊....

  

  出于好奇,珑琴走到了门旁,在看到院子里的场景后惊讶的合不拢嘴,那是一个类似于滩地地貌一样的池林,约有一个游泳池大,地上都是浅沼,上面覆着一层碧绿的清水,墨绿的植物从中生长,不密不疏,泥泞的地面被石子隔开分成了六块,园池内没什么花枝,但却吸引很多彩蝶翩翩,而在园池的最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树桩生长在泥沼里,足足要八人环抱才能抱住,树桩纹路繁多,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虽然只有树桩了,但却散发着生命的活力,不光地面长了一圈的鲜嫩的小花小草,树桩的边缘也长出了小小的嫩芽,生机勃勃。

  

  而那些线....那些不是线....是水流,很细小的水流,从池子作为源头,引出了一根根线一样的水流直冲云霄,水源幻化成了风筝,被风吹舞着飞舞在空中。

  

  珑琴仰头看着那水风筝,发现被它们很快就被吹散,化成水珠,随风消逝,水线就会落回池子里,不一会儿,在变成新的风筝,飞上云霄。

  

  好像....在散播拥有生命的水滴一样....

  

  珑琴忽然想起了周寿说的放风筝的井,莫非这个就是....

  

  可是没有井啊,这不是池子么....珑琴的目光落在了树桩上,她向树桩走去,走近了才发现,果不其然,那是一口井,泉水满溢,深不见底,这是树桩井。

  

  珑琴有些惊讶,只剩一截的空心木桩被水泡着居然不腐,还生出了新芽,生命力真的很顽强。

  

  所以,周寿说的应该是让自己找这口井吧,那接下来呢....是这井里有什么秘密吗?

  

  这么想着,珑琴探头去,想看看这井里的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身子刚探出去,她就被猛的推了一下,整个人都栽在了井里,连救命都来不及喊一声,她就被水吞没了。

  

  只剩下掉在地上的点心证明她刚才来过。

  

  掉进井里的珑琴像是被卷入了一个漩涡一样,迅速下降,水呛的她无法呼吸,只能无助的挣扎,不知过了多久,她挣脱了水的窒息和束缚,但却从很高的地方,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失去了呼吸....

  

  =========

  

  黄昏下,满地的玻璃珠。

  

  “帮我捡起来”男孩微笑着对自己说道。

  

  “姐姐喜欢什么花?”

  

  轮椅灵活的晃动了一下。

  

  沉重而烦乱的呼吸,让人觉得心脏紧绷,黑暗和恐惧降临,画面开始变得模糊。

  

  那个男孩一脸担忧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割开了手指,棕红色的鲜血流出。

  

  “姐姐”他附在自己耳边“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好疼。。。好像被谁掐住了脖子一样无法呼吸....好痛苦....

  

  血液流进嘴里....身体好疼....

  

  “这里是北海之巅,第一条龙诞生的地方”

  

  脚下变得潮湿,冷气扑面而来。

  

  星海下,男孩笑容温柔的对自己说。

  

  “你该....回去了....”

  

  “吓!!”珑琴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惊恐的状态,她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一片黑暗,只有不远处的一个四方形透着一些光,还能听到细细流水的声音,感觉周围很潮湿,身下是湿润的泥土,上面很黑,什么都看不清。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不对....自己好像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了....珑琴不敢置信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好像没受伤,身上只是有点酸,并不疼....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记得摔下来之后自己就....

  

  太好了,自己没有死....

  

  她劫后余生一般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心脏。


  她放下手,没想到却摸到了像鸡骨头一样的小硬骨头,吓了一跳,站起身来,走起路来疙瘩疙瘩的,这才意识到满地都是这样的小骨头,但因为光线太弱了,她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骨头。

  

  那么这是哪啊?自己明明记得是掉在井里了,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对....是谁推得我?

  

  一股寒气涌上心头,珑琴猛的一回头,身后空无一有人。

  

  她平抚了一下心脏,颤颤巍巍的走到了那个亮光的四方形,原来这是一块有缝隙的方砖,光芒从隔壁的房间透了进来,她轻轻的敲了敲那块方砖,有些松动,原来这里是能过去的。

  

  她推开了那块方砖,耀目的白光照射了进来,刺的她眼睛有些痛,透过空隙一看,那端那一个空间独立的屋子,四四方方,三十平米大,墙壁上都是这种莹亮白砖,合在一起融为一体,看不出缝隙,屋正中摆着一块褐色的石头,漂浮在半空中,周身闪着金丝光芒,像是一个保护圈一样,屋内只有一扇大门,门上画着一个巨大的天平。

  

  这个图案珑琴认得,这是并封的族徽,相之前说过,这寓意着平衡,那是并封一族最重要的东西,也寓意着并封一族做生意的准则,公平公正。

  

  周寿曾经说过金库在地下,难道说这里是金库?

  

  她急忙扭动耳机,“周寿,周寿!!”

  

  对面没有声音。

  

  珑琴借着透进来的光打量了一下自己刚才呆的地方,上方似乎有个洞,造就了这里一块狭小的空间,自己应该就是从那落下的,水声滴答,无数细小藤枝蔓延而下,像张大网一样附着在泥土上,滑溜溜的,爬上去是不太可能了,没办法,找别的出路吧,珑琴只好扒下更多的砖头,爬到了隔壁的屋子里。

  

  珑琴谨慎的躲着石头贴着墙边走,看着石头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做什么的,不会突然出什么事吧。

  

  但那石头只是安稳的上下晃悠,并没有发生什么,珑琴着墙走到了大门旁,不晓得撞到了什么,大门忽然开了,她向后摔了出去,再一抬头,门已经关了。

  

  珑琴吓了一跳,急忙扒门,找开关,但门外什么都没有,根本打不开。

  

  她不敢出声,怕把人招来,看了一眼四周,自己来到了一个长廊,尽头处得有一二百米,两边整整齐齐的排序着相同的天平大门,眼里一片白茫茫,跟上了天堂似的。

  

  糟糕了,这里肯定会有人吧,被发现了就麻烦了,自己该往哪走啊。

  

  正慌乱着,拐角处传来了声音,珑琴赶紧撑起身体轻手轻脚的跑走了


穗沫

山里的妖怪(88.再入主公府)

  珑琴这边刚和周寿说完话,那边门锁就响了起来,昨晚带自己进来的侍从打开了门,端了一个银餐盘进来,放在桌子上后转身就走了。

  

  太好了,有吃的,珑琴高兴的跑了过去,却发现那人拿来的只是一盘瓜子,还是那种特别小的瓜子,以及一小玻璃杯的水。

  

  搞什么,喂鸟吗?!!!

  

  额.....好像自己现在还真的是鸟。

  

  那个侍从还要在外面落锁,珑琴赶紧上去拉住了门,连忙说道:“先别锁,好歹让我上个卫生间吧,我憋了一晚上了”还假意捂了一下肚子。

  

  侍从见珑琴面露痛苦之色,犹豫了一下,松开了门,“快去快回”

  

  “好啊好啊,啊对了”珑琴停住了脚步...

  珑琴这边刚和周寿说完话,那边门锁就响了起来,昨晚带自己进来的侍从打开了门,端了一个银餐盘进来,放在桌子上后转身就走了。

  

  太好了,有吃的,珑琴高兴的跑了过去,却发现那人拿来的只是一盘瓜子,还是那种特别小的瓜子,以及一小玻璃杯的水。

  

  搞什么,喂鸟吗?!!!

  

  额.....好像自己现在还真的是鸟。

  

  那个侍从还要在外面落锁,珑琴赶紧上去拉住了门,连忙说道:“先别锁,好歹让我上个卫生间吧,我憋了一晚上了”还假意捂了一下肚子。

  

  侍从见珑琴面露痛苦之色,犹豫了一下,松开了门,“快去快回”

  

  “好啊好啊,啊对了”珑琴停住了脚步,“那个.....他什么时候来找我?”

  

  “谁啊?”

  

  “就是北冥澧啊”

  

  “住口,大人大名其实你能直呼的”侍从训斥道,“主公交代过了,让你在这好生呆着,先适应一下,七日之后在带回依帝城”

  

  “那是哪?”

  

  “我们九尾狐的封地”

  

  “你的意思就是说.....这几天他都不会来找我?”珑琴心中窃喜,一扫之前的阴霾。

  

  但侍从并不知她的意思,双手负在胸前,语气傲慢,“我们依帝城北公府是有名有姓的高门大族,你身份低贱,不经过训教是不可能接触到主公的,你以为你们永夷肥遗那点小计俩,上得了台面?别胡思乱想了,大人有婉白姑娘陪着,现在也不会碰你一根毫毛,你啊,就老老实实的,别惹麻烦,更别妄想着一来就能缠着主公,你乖巧些,吃食不会少的,你若不听话,断翅断尾都是轻的!!”

  

  这么说,他现在不会动自己一下的?大户人家就是好,规矩这么全。

  

  “是是是,我绝对不会缠着他,见不到最好了”

  

  侍者继续说道:“大人交代过,你的事务由我全权处理,你有什么事来找我便是了,但我很忙的,没什么要紧的事,别来烦我,主公今儿还要去并封主公府,一整天都不在,你最好安生些”

  

  诶,他要去主公府?

  

  =========

  

  北冥澧伏在自己的厢房的案台上,认真的修复一把古扇,上面的画色已经褪了不少,用尽了药水仍旧没办法抵挡时间的摧残,只能靠手动不停的修复。

  

  不过,他做这种事,一向比较有耐心。

  

  暗狐走上前,行了个礼,“主公”

  

  “妥了?”北冥澧头也不抬的问道。

  

  “妥了”

  

  暗狐见他专注绘画,继续说道:“府里的那只黄鹂,不知主公打算何时.....”

  

  “不急”北冥澧垂眉,笔下饱蘸浓墨,“才来我这就出事,更容易引人注目,反正她现在也跑不了,养几天,带回依帝城再说”

  

  “是,还请主公放心,昨晚在画舫上,她并没有和同伴说什么不该说的,有可能她什么都没听见”

  

  “那说了什么该说的吗?”北冥澧漫不经心的问道。

  

  “她说她想回家见妈妈,她的同伴则让她安心的呆在这,不要再多生事端,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听上去,是的”北冥澧的精力还是全落在了折扇上,“先养着吧,小小的黄鹂,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笼子”

  

  “是”

  

  “就这样吧,你盯着她点,如果有什么异动就即刻杀了,如果没什么大碍,我倒是不想在并封这下杀手。”

  

  “是,主公!!”

  

  刚说完这话,画的有些不顺,北冥澧眉头不自觉的皱紧,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猛地从门口窜了进来,摔在了地上,让他和暗狐吃了一惊。

  

  “那个.....早上好!!!”珑琴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给二人挤出了一个笑容,不好意思的指着门槛说道,“你这屋里的门槛.....比其他屋子的都高,我就没注意.....”

  

  “..........”

  

  “啊,你画画呢,画的真好”珑琴看着他的桌子夸奖道。

  

  北冥澧的脸色更难看了。

  

  珑琴本来是打算找空子溜出来,但是听那个侍从的话,北冥澧今天要去主公府,自己跟着他的话,不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进主公府了吗?

  

  自己先混进去,在等周寿来了之后一起去找叶士轩,所有的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nice!!

  

  所以珑琴借口上厕所溜出了那个小院子,问了好多妖才找到北冥澧厢房,奉上了自己最友善的笑容,不过.....他们俩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呢。

  

  这扇子这么难画吗?

  

  暗狐直接挡在了珑琴面前,凶道:“谁让你乱跑的?!!你知道这什么地方吗?擅闯者,死!!”

  

  珑琴被吓得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讪讪的说:“你们又没跟我说.....不能来找啊.....”

  

  “你找我做什么?”北冥澧口气倒是一惯的温和。

  

  “我.....”珑琴看了一眼面前凶神恶煞的暗狐,避开了那目光绕了过去,走到桌子前,小声的对北冥澧说道,“你.....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并封的主公府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暗狐上前,质问珑琴道。

  

  “我...我想和你一起去.....我...我是舞娘么,我们家那有规矩,大人出门总得问候一声,看看需不需要陪着.....”珑琴目光躲闪的说道。

  

  “你看看你自己这个样子,丑死了,你这张脸,主公带着你出门是丢脸用的吗?”暗狐训斥珑琴道。

  

  诶.....听暗狐这么说,珑琴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那里之前被打破了,再加上上火,嘴角结了痂,嘴唇也干,现在.....是挺不好看的.....一张嘴都疼,但是.....也没办法啊.....也没化妆品.....也没水果补维C.....

  

  毕竟是女孩子,本人当面说丑还是挺难受的,珑琴有些难过的揉了揉嘴角。

  

  “还有你的衣服,脏兮兮的,你穿成这个样子来见主公,可知是多失礼的事”

  

  那是因为.....因为就这一套衣服.....还折腾了一天的缘故啊.....珑琴低头打量了一下衣服,好像.....是皱巴巴还有些脏.....

  

  好像自己现在样子.....真的很不好看啊.....珑琴这么想着,鼓了鼓嘴.....

  

  “还不快走,等我对你动手吗?!!!”暗狐吼道。

  

  他们可真凶,但没办法,看他们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带自己去了,还是另想办法吧。

  

  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北冥澧的餐桌上,那上面摆着点心和水果,珑琴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好饿.....肚子真的好饿.....出来的时候就抓了一把瓜子,那东西根本就磕不饱么。

  

  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正经吃过什么东西了。

  

  那点心看起来色泽光亮,一定甜而不腻,皮酥馅软。

  

  好想吃啊.....

  

  “还愣着干什么,等我请你吗?!!”暗狐不客气的说道,“还不快走!!”

  

  “哦.....”珑琴慢吞吞的应道,依依不舍的看了那盘点心好几眼才离开了北冥澧的厢房。

  

  北冥澧蹙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

  

  被拒绝的珑琴慢腾腾的向着自己住的小院走去,经过后院的时候忽然看到北冥澧的车停在那里,车钥匙就插在车门上,一个想法计上心来,她悄悄的打开了后备箱,钻了进去。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北冥澧就乘车来到了主公府,珑琴听到外面没声音之后,摁下了后备箱的内置急救键打开了箱盖跑了出来。

  

  这里和那天珑琴坐轿子进去的后院差不多,但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不过房屋的格局应该是大致相同的。

  

  珑琴回想起了早上周寿说的最后一句话。

  

  “先去找一口放风筝的井”

  

  那是什么东西呢,井怎么放风筝啊....大概就是说井上栓了个风筝,有风的时候风筝会自己摆动....这个样子吧....


  嘛,不管了,先按照它说的去找吧。

  

  不过在那之前....珑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应该先找点吃的吧,实在是太饿了。


皮米
96. 生存在碗底的妖怪,吸取...

96.

生存在碗底的妖怪,吸取食物的热量为生。它是很脆弱的妖怪,只要被人类的手指按到就会断掉,但是只要有热量就可以重新长回来。

96.

生存在碗底的妖怪,吸取食物的热量为生。它是很脆弱的妖怪,只要被人类的手指按到就会断掉,但是只要有热量就可以重新长回来。

惑星电视台

8-直击现场-人菇

大家好,这里是直击现场。


直击现场是一档现场采访包括刑侦案件等恶性事件的节目。

节目由惑星电视台为您放送。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亲历了惊声尖叫田的事件现场。我们的记者在治好耳朵之后,又继续打听了更多的情报。


那之后,陆陆续续有发生多起类似事件,事件中的农民们声称,似乎因为突发的脸盲症,所以已经忘了卖方的长相,但是很肯定,交易是在人山人海的农贸市场进行的,农贸市场一向以童叟无欺作为主打招牌,所以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被骗。


所幸,根据各种靠谱和不靠谱的蛛丝马迹,警方已经锁定了一名嫌疑人,那个家伙曾出现在农贸市场。


这期节目,我们就跟随警方的脚步,试图抓拍这名嫌疑人,一种叫做“人菇...

大家好,这里是直击现场。


直击现场是一档现场采访包括刑侦案件等恶性事件的节目。

节目由惑星电视台为您放送。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亲历了惊声尖叫田的事件现场。我们的记者在治好耳朵之后,又继续打听了更多的情报。


那之后,陆陆续续有发生多起类似事件,事件中的农民们声称,似乎因为突发的脸盲症,所以已经忘了卖方的长相,但是很肯定,交易是在人山人海的农贸市场进行的,农贸市场一向以童叟无欺作为主打招牌,所以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被骗。


所幸,根据各种靠谱和不靠谱的蛛丝马迹,警方已经锁定了一名嫌疑人,那个家伙曾出现在农贸市场。


这期节目,我们就跟随警方的脚步,试图抓拍这名嫌疑人,一种叫做“人菇”的妖怪的真容。


据说嫌疑人目前在逛人类聚居地的商场,警方早已经在商场附近埋伏好了。


由于是人类聚居地,因此商场里还挂着“人类限定折扣”这种颇具歧视意味的活动横幅,不过这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由于警方暂时没有掌握嫌疑人的外貌,人海茫茫,搜寻难以入手。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线索,这与人菇的特性有关。那么就趁着这个空档,让我们和您透露一些有关嫌疑人的情报吧。


如前所述,嫌疑人是“人菇”,而人菇,是一种妖怪,是人海中才会长出的妖怪。


在周末爆满的街上,或是大型超市、医院,总之是大量的人聚集的地方,一旦长时间维持高密度的人流,就会孕育出这种特别的妖怪。就像森林里会长蘑菇一样,人山人海会长人菇。那是人们支离破碎的音容笑貌、随口说半截的话、沿路掉落的死细胞或是灵魂的边角料等等,这些构成街道中“人气”的细小单位,在摩肩接踵的空间里不断地聚集,渐渐从中孕育成了人的形态。


而这只人菇,也似乎是在近期才成型。人菇说到底还是像灵芝一样稀有的存在,很久才会出一个,所以嫌疑就非常大了。


由于是人类的碎片组成,所以人菇的外表就相当于人的平均态,据说有人会认为接近平均态的人比较好看,有人则觉得相当平庸,是会埋没于人海里的众人脸,当然这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


重要的是,根据现有的资料,人菇具有一种厉害的能力——“操纵人海的心”,简单来说,就是控制改变群体的心理状态。


据说,某星球历史上一些著名的群体事件就是由人菇所引发的,例如中世纪猎杀女巫的行动,或者大型集会中发生的人群踩踏事件,无不展现出强大的杀伤力。而由于其容易隐于人海的特质,又很难被人发现。


因此警方怀疑,由于人菇控制了人群的心理,才能使得交易能在人山人海的农贸市场明目张胆地进行。同时,人菇那容易令人遗忘的众人平均脸也与事件的特征吻合。


真是相当危险的家伙。


不过,这种异样的“人海控制术”,也会将人菇的存在暴露出来。


人海真是让人感到头晕啊,真担心电视机前的诸位也感到无聊了。然而,就在此时,事态突然有了转机。节目组的人突然陆陆续续感到饥饿,并陆续涌向快餐店。


导演还以为大家在开玩笑呢,正准备训斥一番,突然发现自己的胃部也开始收紧。没办法。


仅有的几家快餐店里排起了超长的队伍。


而且从刚刚开始起,人流的走向就很奇怪,大家好像都神色匆匆地往饮食区跑去,渐渐地,整个商场的人流都聚集在了几家快餐店的四周,水泄不通。


“就是这个了。”警官尽管自己也很饿,但是他的脸上显露出胜利在望的神色。


我想诸位大概也明白,正是因为人菇——这个家伙的操纵,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被迫做出相同的行为,换句话说,人菇就在这些快餐店的队伍之中!


可是看着长长的队伍,真的不知道从哪里查起呢。


“哎,为什么明明已经吃过早餐了,但是还是觉得不够饱。”刚刚付完账的一名人类捂住腹部,摆着哭丧脸,和同伴抱怨道,“这就是所谓的只有嘴巴饿吧。我可是很想减肥的。”

“对啊,我刚刚吃完又忍不住排队,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想吃一切和菌类有关的食物。”旁边的另一个人类接话道。


“你作为记者,就没有察觉到什么吗?”警官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和我们的记者搭话。


“要说有什么,就是可能人菇很喜欢吃菌类,而且,大家好像掉进一个循环里面了。”


“没错。”警官投以赞许的目光,“事件的关键突破口,就在于循环打破的一瞬间。”


我们的记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后来他告诉我们),他突然不再饿了,想要去四楼买看最新上映的电影。


也几乎在一瞬间,人流改变了方向,朝着商场电影院售票处奔去。


与此同时,人菇拿着半个菌菇汉堡走出快餐店的那一刻,被埋伏在旁边的警官逮住了。


令人震惊的是,从外表看来,人菇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看起来十分弱气,留着蘑菇头,浑身散发着胆小怕事的气息,并且也确实有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真难以想象她会犯罪。被问到“你知道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吗”,人菇呆住半晌,用颤抖而细小的声音回答了警察的问题。


“对不起,对不起,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影响别人,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想要看这部电影。”


“嗯?”警官眉头一锁,同时递给人菇一只扩音器,“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吗?”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人菇的音量被扩音器放大了,但是依旧含混不清。“我害怕,自己,太显眼,所以,如果大家,都和我做一样的事情,我反而,感到安心。但是,我并没有想要主动,去控制,可不知不觉,就总会这样。”


“无论想做什么,总会让身边的人,和我做同样的事,给自己制造,排不完的队,差一点菌菇汉堡,卖完了,所以,我也并不是很想这样。”


“我很抱歉。”


再三确认后,警方判定这只人菇没有说谎。她对于人海的控制并非出于明确的自主意愿,同时胆小怕事的性格也几乎不可能让她从事如此大胆的犯罪行动。同时,她对于曼陀罗种子的出售也似乎完全没有了解。不过,并不排除她会受人利用的可能性。


总而言之,调查又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据说某星此时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恶性事件,请某星的大家保护好自己,祝大家平安。

已播出节目请在过往目录中寻找,今后将陆续推出更多节目。

那么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期再会!

皮米
95. 出生在牙膏里的妖怪,以...

95.

出生在牙膏里的妖怪,以牙膏为食。生长成熟后会随着被挤出来的牙膏一起被挤出来,利用刷毛把粘在自己身上牙膏刷掉,然后开始独立的生活。

95.

出生在牙膏里的妖怪,以牙膏为食。生长成熟后会随着被挤出来的牙膏一起被挤出来,利用刷毛把粘在自己身上牙膏刷掉,然后开始独立的生活。

爱乐果iLEGUO
今日腊月廿八,距离除夕仅剩两天...

今日腊月廿八,距离除夕仅剩两天。

时光如梭,转眼《妖怪IDOLS》完结快一年了,

但妖怪偶像们的故事仿佛都还在眼前。

那些“爱与希望”应该能陪伴我们很多年吧~~

今日腊月廿八,距离除夕仅剩两天。

时光如梭,转眼《妖怪IDOLS》完结快一年了,

但妖怪偶像们的故事仿佛都还在眼前。

那些“爱与希望”应该能陪伴我们很多年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