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妖猫传

30.9万浏览    2990参与
Max-_-Max
东京电影节/白乐天

东京电影节/白乐天

东京电影节/白乐天

Max-_-Max

0202年了我还是要感慨下两位演员合作得超开心。怪不得私下好朋友:1/角落里欢快围观的乐天;2/3 空海一排完舞蹈就和乐天嘎嘎嘎笑做一团,估计是在吐槽自己的动作。之后花絮镜头里还有轩轩教染谷舞蹈动作的小片段。(轩轩到底是北舞毕业的哈哈哈

0202年了我还是要感慨下两位演员合作得超开心。怪不得私下好朋友:1/角落里欢快围观的乐天;2/3 空海一排完舞蹈就和乐天嘎嘎嘎笑做一团,估计是在吐槽自己的动作。之后花絮镜头里还有轩轩教染谷舞蹈动作的小片段。(轩轩到底是北舞毕业的哈哈哈

Max-_-Max
终于配上usb DVD蓝光光驱...

终于配上usb DVD蓝光光驱了。翻出我珍藏的妖猫传DVD. 白乐天刷屏预警 ⚠️ 

终于配上usb DVD蓝光光驱了。翻出我珍藏的妖猫传DVD. 白乐天刷屏预警 ⚠️ 

小陀螺电影
【《妖猫传》是如何打造杨玉环“...

【《妖猫传》是如何打造杨玉环“百媚生”的造型】

陈凯歌的《妖猫传》虽然电影逻辑被人质疑,但是电影中所呈现的画面却是最顶级的存在,盛世唐朝的还原着实费了很多功夫。剧中的杨贵妃的造型和最后出来的电影形象一度让摄影师压力很大,如何表现出“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的盛世容颜,摄影师尝试了很多办法

开始用几十根蜡烛,放在演员脸的左边和下边,然后又找了LED的灯带,让演员的脸上出现LED的光泽,但是还是觉得不够好,然后就接在电子调光台上,由摄影师亲自控制着四层光,来完成“百媚生”的镜头。你认为这个镜头能让你想到”百媚“的效果么?

【《妖猫传》是如何打造杨玉环“百媚生”的造型】

陈凯歌的《妖猫传》虽然电影逻辑被人质疑,但是电影中所呈现的画面却是最顶级的存在,盛世唐朝的还原着实费了很多功夫。剧中的杨贵妃的造型和最后出来的电影形象一度让摄影师压力很大,如何表现出“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的盛世容颜,摄影师尝试了很多办法

开始用几十根蜡烛,放在演员脸的左边和下边,然后又找了LED的灯带,让演员的脸上出现LED的光泽,但是还是觉得不够好,然后就接在电子调光台上,由摄影师亲自控制着四层光,来完成“百媚生”的镜头。你认为这个镜头能让你想到”百媚“的效果么?

切尔

【空海x白居易】无常(六)遥远

前文见合集。

《天人五衰》为前传。

————————

  柔软的春风吹拂在脸颊上,热闹的长安城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就在耳畔回响着。

  脚踏在石板路上的感觉十分真实,手掌触摸商品,上面的纹路都清晰分明。

  “你……以前可没有给我展示过这么了不起的幻象。”香山的语气里忍不住带上了怀疑,“这真的是幻象吗?”

  真鱼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幻象,还能是什么呢?”

  香山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好像有种感觉,眼前的长安城才是真实,而我过了二十几年的现代人生才是大梦一场。”

  真鱼笑了起来,眸中扫过一闪而逝的悲伤却躲过了香山的眼睛。

  “如果我跟这些人说话会怎么样呢?”香山突然来...

前文见合集。

《天人五衰》为前传。

————————

  柔软的春风吹拂在脸颊上,热闹的长安城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就在耳畔回响着。

  脚踏在石板路上的感觉十分真实,手掌触摸商品,上面的纹路都清晰分明。

  “你……以前可没有给我展示过这么了不起的幻象。”香山的语气里忍不住带上了怀疑,“这真的是幻象吗?”

  真鱼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幻象,还能是什么呢?”

  香山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好像有种感觉,眼前的长安城才是真实,而我过了二十几年的现代人生才是大梦一场。”

  真鱼笑了起来,眸中扫过一闪而逝的悲伤却躲过了香山的眼睛。

  “如果我跟这些人说话会怎么样呢?”香山突然来了兴致,冲面前的商贩挥挥手,“喂!老板,你的西瓜是怎么卖的啊?”

  不过,西瓜摊的老板就像没看到他一样,继续热切地冲着空气吆喝着。

  “都告诉过你了,这只是幻象而已。”真鱼笑眯眯地说道,“这片幻象的本质是我的记忆,而记忆只能以它本身最真实的样貌呈现出来。”

  香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一种结界。”

  “结界?”

  “这段记忆是我和你共享的。”真鱼说道,“我们两人都有长安城的记忆,因此这个幻象只有你能进入,其他人是无法窥探的。”

  “是、是这样啊。”香山不知为何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他低下了头,“也就是说,这里看似很热闹,其实只有我们两个对吗?”

  “没错,只有我们两个。”

  香山的耳朵微微泛红,微妙的变化却没能逃过真鱼的眼睛。

  “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乐天。”

  “什么?”

  “因为你进入到了我的幻象中,所以你的想法也会被我捕捉到一部分。”真鱼愉快地笑了起来,“你脑子里的想法,还真是够大胆啊。”

  “腾”地一声,香山的脸涨得通红,向后退了几步,“我什么都没想!别唬我了!”

  “真的吗?”真鱼玩味地看着他,“那么想玩的话,我可以陪你的。”

  “你闭嘴,我可什么都没想过!”香山的脸颊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声。”真鱼拉住香山的手,腕上微微用力,就将害羞的小诗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在他耳畔低语,“兴奋得一跳一跳的。”

  “等一下,不行!”香山用力想把真鱼推开,“这也太——”

  他们可是在长安城的街道上啊!

  行人从他们的身侧走过,车马在眼前穿行,商贩的叫卖声和各种陌生人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着。

  可香山来不及拒绝,后背就挨上了树干,连那树干的纹路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真鱼不容置疑地吻了上来,他唇齿的温度、灵巧的舌头还是那样熟悉。不需要什么言语,只是被这样简单地碰触,香山就浑身颤抖,头皮发麻起来。

  “今天比平时还要敏感呢。”真鱼凑在香山耳畔低声说道。

  真鱼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喷洒在香山的耳畔,害得他双腿瞬间一软。

  “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做,很刺激吗?”真鱼轻声笑道。

  “怎么可能,你、你放开我!”香山涨红着脸半推半就。

  空海总是很坦诚,明明是个和尚,却能毫不避讳地直面自己的欲望。过去是,现在也是。

  相较之下,他实在是太过普通了。

  香山不知道大唐的白乐天是个怎样的人,但在他的想象和并不十分完整的记忆中,那位诗人洒脱而豪放,横溢的才华让他像鸟一样在宽阔的天空翱翔。

  他是被大唐所宠爱的诗人,像珍珠一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便是这种光芒,才吸引了近乎完美的空海吧。

  可是这般普通的自己,已经不再是白乐天的自己,又何德何能得到这般宠爱?又何德何能与全知全能的弘法大师共享一片天空?

  真鱼的动作忽然一滞,他敏锐地察觉到了香山眼中的拒绝,“我弄疼你了吗?”

  香山连忙摇头,视线却逃也似的避开了他的,“没有,只是……”

  真鱼望着他,浅笑一声,轻拍了两下他的手背,“没关系。”

  香山转过身,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响起了一声钝重钟声,他一惊,睁开了双眼。

  自己仍然坐在禅房中,身边是端坐的弟子。无常法师缓缓从房间前端的蒲团上站起身,面向所有人鞠了一躬,“请休息吧。”

  一天的时间就在打坐和诵经中悄悄流逝了,好不容易捱到晚饭时间,香山已经感觉自己的双腿又酸又麻了。

  空海明明就在他的身边,然而,却再也没有拉他进入那个幻境。明明就在身旁,却一句话也说不得,这种感觉仿佛蚂蚁在啃着心窝似的。

  总算到了晚饭时间,香山可以和其他义工一起到后厨帮忙。好不容易能够说话了,可面对真鱼投来的温和目光,他却又哑住了。

  真是让人窝火至极。

  不过,比起别扭的两人,后厨里其他人的气氛倒是很融洽。

  有个叫行知的和尚,一看就是对寺庙后厨十分熟悉,问了才知道他一直在青龙寺的伙房做了五年的饭菜,手艺相当不错。还有一位在家弟子叫做章儒,据说每逢内观禅修都会参加,一来二去,竟然和寺里的僧侣们混得很熟。

  “人都到了啊,辛苦各位来帮忙了。”行知向大家行了个礼,“愿各位都能得到佛祖的祝福,幸福安康。”

  “这一位是生面孔呢。”章儒看向香山,露出一个微笑,“谢谢您愿意来帮忙。”

  香山突然被这样对待有点受宠若惊,连忙摆手,“没有的事,那个,你们也很辛苦……”

  “我们早就习惯了。”行知笑了笑,手上已经开始干起活来,“真鱼,帮我把碗拿过来。”

  “好。”真鱼熟络地从下面的碗柜里取出一只碗递了过去,看得香山一愣。

  “你们认识他?”

  “何止认识,相当熟悉。”行知朝香山露出一个微笑,“他经常会过来一起布施,还有帮忙做法事,不过带朋友过来还是第一次。”

  “这样啊。”香山低声应道,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他强行把那感觉压了下去。

  “咦?你们这就开始干活了?”这时,门外走进一个和尚,“我来晚了吗?”

  行知怔了一下,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人都到齐了呢。我记得刚才明明看到有个人影往这边走,结果你还在后面。”

  “你该去配眼镜了吧?”和尚抱怨道。

  听完晚课,一天终于结束了,香山此时连纠结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都在酸痛,只想赶快上床好好地睡上一觉。

  “累了吗?”真鱼在香山身后走进房间,关上门。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香山一头扑倒在床上,抱怨道。

  “谁让你非要跟着我过来呢?”真鱼轻笑出声,在香山旁边坐了下来,替他按着肩膀和腰。

  “……我不可以来吗?”半晌,香山才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了一句。

  真鱼一愣,“我可没有说过这种话。”

  “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香山依然没有抬起头来,声音闷闷的,有些委屈,“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离你很远。即使我很用力地追赶,也总是连你的衣角都够不到。”

  香山说不下去了,胸中涌出的委屈好像一瞬间要把他淹没。眼眶有些泛红,他连忙快速眨了几下眼睛,让泪水氤氲在柔软的棉被里。

  真是丢脸。

  “乐天。”香山很快感到一双手托起了自己的脸颊,有些强迫意味地抬起自己的头,“看着我。”

  香山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看向真鱼。真鱼的表情依然沉静自若,眼睛里却闪过一丝他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看着我。”他低声说道,“我就在你面前,你什么时候想抓住,就能抓得住。我永远都不会去你身边以外的地方。”

  说着,真鱼拉起香山的手,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掌心传来的温暖,让香山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下一秒,真鱼又恢复了原本的神态,笑着松开他,“早点睡吧,第二天可是会很早敲钟的。”

  “有多早?”

  “凌晨四点。”

  “什么?”香山吃了一惊,“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种事!”

  真鱼笑得很愉悦,“毕竟你也没有问嘛。”

  “你这恶和尚!”

  “好了好了,赶快睡觉吧。”真鱼脱下自己的袈裟,又帮香山脱下外衣,在他的鬓角印下一吻,“晚安。”

  月明星稀,黛蓝色的夜空静谧无声。香山翻了个身,睁开眼透过窗帘的缝隙望向窗外。虽然一天的打坐下来让他浑身酸痛,可不知怎的就是没法入睡。他听到一旁的真鱼已经发出平稳的呼吸声,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

  就在香山想翻个身继续努力入睡时,他的眼角突然瞥到一抹黑影快速掠过。

  “咦?”香山困惑地揉了揉眼睛,是看错了吗?

  可紧接着,房间的窗帘飘动了起来——明明门窗紧闭,哪里都没有风。

  窗户外面,以幽幽的明月为背景,正站着一位身穿长裙的美丽女子,她的裙摆微微晃动着,身形竟然是略微透明。

【TBC】

————

悄悄说,关于天人五衰二刷本,现在还没有二刷,准备等无常完结以后一起收录。如果有想蹲的可以进群来蹲,不过不保证出本时间。抱歉让大家追年更文了。

群号:863630638 

马斯卡彭芝士

挖个坑,随缘填

如果叶轻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杨贵妃……

玄宗的统治会走向何方……

轻眉,就是要看轻天下须眉!!!!!


看完《妖猫传》的突发奇想,可能剧情会和妖猫传有关系,不过也可能是原创,更可能把《庆余年》和《妖猫传》揉到一起ᶘ ͡°ᴥ͡°ᶅ

我一定会填坑,就是时间问题……

如果叶轻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杨贵妃……

玄宗的统治会走向何方……

轻眉,就是要看轻天下须眉!!!!!



看完《妖猫传》的突发奇想,可能剧情会和妖猫传有关系,不过也可能是原创,更可能把《庆余年》和《妖猫传》揉到一起ᶘ ͡°ᴥ͡°ᶅ

我一定会填坑,就是时间问题……

悬崖上的垃姬

【古装女子群像○45人】BE向||台词向 自古红颜多薄命||有谁不是孑然一身爱一个人  却错付终身。


王祖贤/张嘉倪/刘亦菲/章子怡/林志玲/张雨绮/张榕容/Angelababy/张天爱/佟丽娅/安泳畅/彭晓冉/杨幂/鞠婧祎/姜梓新/何泓姗/古力娜扎/毛晓彤/吴谨言/何花/刘诗诗/秦岚/郭雪芙/周迅/倪妮/张芷溪/白鹿/李一桐/金晨/童瑶/祝绪丹/张慧雯/张雪迎/周雨彤/乔欣/陈钰琪/杨紫/赵露思/刘心悠/张曼玉/景甜/陈小纭/万茜/王玉雯(都吼吼看啊

BGM:九万字 - 黄诗扶

存档——

 @老福特橘园  ...

【古装女子群像○45人】BE向||台词向 自古红颜多薄命||有谁不是孑然一身爱一个人  却错付终身。


王祖贤/张嘉倪/刘亦菲/章子怡/林志玲/张雨绮/张榕容/Angelababy/张天爱/佟丽娅/安泳畅/彭晓冉/杨幂/鞠婧祎/姜梓新/何泓姗/古力娜扎/毛晓彤/吴谨言/何花/刘诗诗/秦岚/郭雪芙/周迅/倪妮/张芷溪/白鹿/李一桐/金晨/童瑶/祝绪丹/张慧雯/张雪迎/周雨彤/乔欣/陈钰琪/杨紫/赵露思/刘心悠/张曼玉/景甜/陈小纭/万茜/王玉雯(都吼吼看啊

BGM:九万字 - 黄诗扶

存档——

 @老福特橘园  @猎影人 


至少还有笔(日常想改名)

长安有妖【三十二】

*


又憋出一章,开熏,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你们。

笔芯❤


——幻境——


热闹的宫宴,白衣红带的少年醉了酒便满场飞跑,一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踹翻了高台上的牛皮鼓,发出好大一声响,饮宴的女眷中顿时发出善意的一片哄笑。


是了,今日特许没规矩的。


少年也不觉闯了祸,从衣衫上挑挑捡捡的扯下一片漂亮的鹤翎,眨眼换下了浓妆艳抹的女郎手中的酒。他得逞后回眸一笑,一溜儿烟跑远,叫一阵风带飘了女郎蜿蜒曳地的百蝶纱裙。


李必的目光只知道随着那个绝艳恣意的身影游离,只剩眼前的明媚风情。


此刻不管再发生多奇异的事,他都觉得自己不会太过惊奇了。


“唔,看来除了我们...


*


又憋出一章,开熏,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你们。

笔芯❤



——幻境——


热闹的宫宴,白衣红带的少年醉了酒便满场飞跑,一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踹翻了高台上的牛皮鼓,发出好大一声响,饮宴的女眷中顿时发出善意的一片哄笑。


是了,今日特许没规矩的。


少年也不觉闯了祸,从衣衫上挑挑捡捡的扯下一片漂亮的鹤翎,眨眼换下了浓妆艳抹的女郎手中的酒。他得逞后回眸一笑,一溜儿烟跑远,叫一阵风带飘了女郎蜿蜒曳地的百蝶纱裙。


李必的目光只知道随着那个绝艳恣意的身影游离,只剩眼前的明媚风情。


此刻不管再发生多奇异的事,他都觉得自己不会太过惊奇了。


“唔,看来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人,他是怎么来的?”


男子的唐话说的十分流利,可李必还是听出其中的生硬口音。倭国人?


那是个身披袈裟的年轻和尚,面带微笑的与身边满目惊疑的男子道:“廿二郎,你说他和我们一样吗?”


“空海,别逢人就叫我廿二郎,”听着怪叫人别扭的。

白乐天满目都是憧憬,光是看着周围的人群已然目不暇接,自然不若空海一般目标明确,一眼便能及时发现与幻境格格不入的李必。

白乐天回神,看着一身道袍目光中不时能察觉一丝倨傲的的李必,叉手作揖道:“看这位打扮想必也是道长,在下白乐天。”

空海一点弯子也没绕,直白又直接的问道:“你也是来找无上密的?”


“我……”李必还没来得及回答,白乐天惊道:“空海!他怎么走了,咱们得跟上。快!”


“有趣,原来幻境也会重叠吗?”空海轻笑着说,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必手中的鹤翎,“走吧,所有问题,看完幻境应该都能清楚了。”


李必不明所以,只好跟着二人一起离开酒宴,况且他发现二人此时要跟着的人,竟然是白龙。


“放开我!”


行至花萼楼后的莲池边,李必听着像是白龙的声音,他放眼望去,只见方才还亲密无间的两个白衣少年不知为何起了纠缠。


“把翠翘还给娘娘!”白龙的脸颊晕着不显眼的红,说话的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娘娘刚赏了我的,你想要啊?那……得叫我一声阿兄才行。”


丹龙得意一笑,对白龙晃了晃手里的翠翘。余光瞥见湖心亭里那一对缠绵的毫无顾忌的璧人,身体微侧引开了白龙的视线。

白龙直直的看着丹龙半晌不说话,口中的牙齿上下磨了磨。在丹龙几乎快要笑出来的时候,白龙突然解开了身上表演化鹤用的纤细透明的飞绳,扯了头上的羽冠随手丢到了他怀里,转身离开。


“你自己玩吧,我累了,先回去了。”


丹龙错愕,连忙快步跟上:“好啦好啦,娘娘的就是娘娘的吧,翠翘我不要了,给你还不行嘛……”


两个白鹤少年离去,湖心亭隐隐约约传来帝王调笑的声音:“朕还不是心疼爱妃,不如将他们留下来,免得你无聊……”


李必似乎明白帝王话中所指何人,眉宇间微微氤出一丝担忧,又不知该如何提醒白龙。这时却发现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白乐天惊讶的开口道:“空海你看,天亮了!”


三人依旧是在莲池旁,但是眼前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昼夜交替。望天只见艳阳高照,湖心亭中的人只剩华服美人与两名本该在刚刚就已经离去的少年。


“娘娘不高兴,”白龙站在扶栏边,单纯的绿眸向身边艳丽女子问道:“是因为圣人今日没来,所以娘娘不高兴?”


周围的人吓的跪倒一片,丹龙大惊,暗中用胳膊给了白龙一拐子,连忙拉着不懂事的兄弟跪下,向贵妃告罪:“他胡说的!娘娘别怪他。”


“无妨,我喜欢他说实话,”贵妃斜倚着扶栏让侍从们退远,浅笑中带着伤感,“日子久到我都快忘了,原来没有人对我说实话。”


空海的脸上还是挂着那个笑,指着低头不语的丹龙对白乐天道:“你猜,丹龙嫉妒了吗?”


白乐天失望道:“他嫉妒白龙?因为贵妃喜欢白龙,所以他嫉妒自己的兄弟?”


“也不一定。”


“有趣……”空海的目光空茫一瞬,摇头又发笑,像是在笑白乐天是个孩子,让李必看着有些恶寒。


少年垂眸吹着掌中那只小巧的埙,贵妃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突然问他道:“白龙儿,你会想念家人吗?”


绵长悠远的乐调里突兀的错了一个音,白龙没有继续把曲子吹下去,也没有回答。


丹龙握紧身侧的拳头,艰难的开口道:“白龙,娘娘问你呢。”


“……没有。”



亭中重新响起呜咽的埙声,李必听得出来,吹埙的人正努力在让乐声变得不那么苍凉。



————


“吃货!”

头顶望楼的鼓声敲的疾,姚汝能的眉头死死的皱着,他可以为太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也可以为林九郎亦步亦趋鞍前马后,但他做不到听一个死囚的吩咐,令行禁止。

但张小敬是个永无明日的死囚,瞧他这乍出囚笼得见天日的模样,连汤带水的吃相甚至还比不上一条狗。

张小敬两大碗热汤羊肉下肚,打了个响亮饱嗝,“舒坦!”

看着他邋遢的往袖子上一抹嘴,姚汝能有些嫌恶的移开了目光,“咱们时间可不多,也该干正事儿了。”


张小敬咂着嘴,抬手掸了掸带着伤疤的眼窝,喉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吃就不是大事儿?”


赶在姚汝能又发火之前,前任长安不良帅把钱放到桌上,对瑟缩着的店家道了句生意兴隆,转身拍拍姚汝能的肩示意他往不远的胭脂铺子里瞧。

“得了钱心情好,自然能花些小钱去哄一哄自家婆娘,嘴在这个时候是最松的,都不用人问,这些人自然忍不住想显摆显摆。这店已开了许多年,人脉甚广,店家接待的城中大户颇多,自然将有些人家不为人知的密辛知道的一清二楚。等会儿你进去问话的时候先礼后兵,但也得拿起你东宫行走的架子,到时如若是他不说,你就直接砸。”


“有辱斯文!”姚汝能瞪大眼:“我堂堂……”

“东宫右卫率,我知道,”张小敬眯起的眼睛里闪着狐狸般狡猾的光,嘴上说着讨好的话:“说不定也用不着砸,光是看在你是太子身边行走的身份他们也不敢不说。”


姚汝能心中摇头暗自哂笑,如今朝中东宫一脉式微,百官皆唯林九郎独大,出去若是搬出林九郎,说不定比太子好使。


甫一进胭脂铺,姚汝能当即便是一番武力威逼,却发现那吹胡子瞪眼的掌柜居然比他还傲气,直到掌柜看见张小敬,便作一副十分恭敬的模样,姚汝能再傻也看得出来此人与张小敬有旧。

姚汝能心里憋着股气,当下却不好发作,二人一番苦寻,又带累着死了好几人,这才顺着掌柜牵引出的线索与张小敬找进了平康坊。

平康坊明面上到处都是繁华热闹的花楼,背后却不乏破旧阴暗的棚屋里巷。踏进狭窄的陌巷,眼见到处都是污泥暗渠,与平康坊表面的光鲜截然相反。

前面带路的是个十分寡言的大眼少年,姚汝能看了那黑衣少年一眼,小声对张小敬问道:“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刚刚那女人是你姘头?”

姚汝能的好奇便一股突如其来的恶臭打断,他捂着鼻子跳过泥泞的浅坑,嫌恶又心惊的瞥视着角落里奇形怪状的人们,如果那些还算是人的话。


“长安城怎么会有这么……破烂的地方?”


“姚卫率富贵郎君,自然目下无尘。却不知这些有今日没明日的蚁民,天下比比皆是。”

“至于那女人嘛,”张小敬敛眸掩去目中的苍凉,摩挲着唇边修剪粗糙的剌茬胡须玩味一笑,“睡过两次,还算个熟人。”

张小敬哼笑着,对那些躲在暗处监视者们无动于衷,挂在腰间的黝黑短刃被他稳稳握在手中,一脸淡然的穿行在这条古怪小巷子里。

姚汝能暗暗的骂了一句脏,他早前也听说过张小敬的大名,不过都是一些似真似假的消息,除了半年前那场轰动一时的殴杀上官,以及刺死十多名帮派浮浪子的事,让他对这个不良帅有了一些清晰的印象。

桀骜不驯,残忍嗜血。

现在又多了一条好色。

回去得好好跟檀棋说一声,此人果真是个登徒子。

姚汝能没理张小敬话里有话的暗讽他是个不食肉糜的高门郎君,他惯会审时度势,况且这样的讽刺,这些年他听的也不少,习惯了。


——


“公子,出事了。”


李必闻声睁眼,眼前的胡服女子是檀棋,此刻脸上满是焦急。


“何事?”


“影女死了。”





-Nostalgia-

“你很容易就让人喜欢你,不仅是人,妖怪也一样。”

“嗯。”

真的没有人磕空海和橘逸势嘛?

我满眼星星⭐️

“你很容易就让人喜欢你,不仅是人,妖怪也一样。”

“嗯。”

真的没有人磕空海和橘逸势嘛?

我满眼星星⭐️

黑米米酥

来者不善

mob玄宗

点进来就是大变态,你骂我我骂你


安禄山是极乐之宴的最后一位客人。 


皇帝命黄鹤用幻术将自己藏于珍禽之中,妆作舞姬与之一斗。安禄山造反之心路人皆知,今日他要宴他,以玉环之容戏他,以胡舞胜他,李隆基眼底抹过一片笑意。 


他是天下的皇帝。


mob玄宗

点进来就是大变态,你骂我我骂你




安禄山是极乐之宴的最后一位客人。 


皇帝命黄鹤用幻术将自己藏于珍禽之中,妆作舞姬与之一斗。安禄山造反之心路人皆知,今日他要宴他,以玉环之容戏他,以胡舞胜他,李隆基眼底抹过一片笑意。 


他是天下的皇帝。




曾诗若
好久没写影评了,为美轮美奂的《...

好久没写影评了,为美轮美奂的《妖猫传》写几条胡言乱语吧。

1.观影这么多年,唯一想进影院二刷的电影(最高评价)。

2.贵妃为何要面无表情、眼神发虚?美是至善,是圆满,是理念,无须多余的修饰(哲学观点)。

3.空海为何迷之微笑?他说日语的片段,绝不迷之微笑,反而演技爆棚,所以与语言和发音有关(纯属胡说,因为空海是配音🤷)。

4.这条涉及剧透,慎看!贵妃为何在生死关头叫住阿部,让他说出隐藏已久的爱恋?不是因为渴望爱,而且告别爱。难道大家都没发现阿部与李隆基迷之相似吗?因为李隆基再也说不出真心的告白,但容貌相似的阿部可以。贵妃在与自己的爱情做最后的告别(纯属胡说)。

5.对于有情人来说,...

好久没写影评了,为美轮美奂的《妖猫传》写几条胡言乱语吧。

1.观影这么多年,唯一想进影院二刷的电影(最高评价)。

2.贵妃为何要面无表情、眼神发虚?美是至善,是圆满,是理念,无须多余的修饰(哲学观点)。

3.空海为何迷之微笑?他说日语的片段,绝不迷之微笑,反而演技爆棚,所以与语言和发音有关(纯属胡说,因为空海是配音🤷)。

4.这条涉及剧透,慎看!贵妃为何在生死关头叫住阿部,让他说出隐藏已久的爱恋?不是因为渴望爱,而且告别爱。难道大家都没发现阿部与李隆基迷之相似吗?因为李隆基再也说不出真心的告白,但容貌相似的阿部可以。贵妃在与自己的爱情做最后的告别(纯属胡说)。

5.对于有情人来说,爱是执念,亦是涅槃(中心思想)。

6.配乐非常好听(耳朵福利)。

7.陈导基本每部片都会出现一对生死至交,《霸王别姬》不说了,《无极》中的昆仑和鬼狼,《道士下山》中的周西宇和查老板,《妖猫传》中的白龙和丹龙(腐眼看人基)。

8.所有人都爱贵妃是谣传,这片与玛丽苏毫无关系。玛丽苏本质是歌颂爱,这片是揭露爱,揭开它温情脉脉面纱之后的血盆大口(以正视听)。

9.这条涉及剧透,慎看!小黑猫最后爬了两次,也没爬到贵妃身边,不停跌下去,直至咽气,好比白龙,无论如何努力,也接近不了此生最爱,即使拼尽所有来守护她(我的泪点)。


昴S喵

【妖猫传】 |“意中人与我赴良宵。”

“白鹤少年早就不在了,可贵妃永远是贵妃。”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Z4y1j7yf


欢迎来b站找我玩鸭~

“白鹤少年早就不在了,可贵妃永远是贵妃。”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Z4y1j7yf


欢迎来b站找我玩鸭~

鱼旧

【妖猫传影评】鬼宴开场

前年一部贺岁大片《妖猫传》还一直留在我心中,它改编自梦枕貘的同名小说。

《妖猫传》本身一本书是一部讨论是宇宙之奥秘的著作,文中构出的杨贵妃之死很残忍,白龙很过界,做我中国民众大部分都无法接受的题材,陈凯歌导演却很好地把它呈现了出来。

妖猫为线索,指引空海和白居易追寻真相,影片中了妖猫幻术的有三个人:陈云樵、丽香以及春琴。其中陈云樵与春琴的关系也印证了唐玄宗与杨贵妃。以致于陈云樵勒死春琴——唐玄宗害死杨贵妃,春琴被埋地下,被活活勒死——杨贵妃惨死石棺之中。全剧有“幻术”一类名词,那么幻术由于这些人物的命运有什么关系?

剧中有些幻术有真也有假,瓜翁利用一个真瓜变出许多瓜,当空海来问他时,他说...

前年一部贺岁大片《妖猫传》还一直留在我心中,它改编自梦枕貘的同名小说。

《妖猫传》本身一本书是一部讨论是宇宙之奥秘的著作,文中构出的杨贵妃之死很残忍,白龙很过界,做我中国民众大部分都无法接受的题材,陈凯歌导演却很好地把它呈现了出来。

妖猫为线索,指引空海和白居易追寻真相,影片中了妖猫幻术的有三个人:陈云樵、丽香以及春琴。其中陈云樵与春琴的关系也印证了唐玄宗与杨贵妃。以致于陈云樵勒死春琴——唐玄宗害死杨贵妃,春琴被埋地下,被活活勒死——杨贵妃惨死石棺之中。全剧有“幻术”一类名词,那么幻术由于这些人物的命运有什么关系?

剧中有些幻术有真也有假,瓜翁利用一个真瓜变出许多瓜,当空海来问他时,他说了一句“幻术中也有真相”。丽香给毒酒给玉莲是幻术但她仇恨玉莲是真,陈云樵绞死春琴是幻术但他深受妖精打扰怨恨春琴是真。一切幻术都是与人内心的欲望所关联,而真正的幻术源自于我们的所念所想所望,这才是“真相”。而剧中最大的幻术师不是,而是唐玄宗,他以极乐之宴为背景,运用人的懦弱,毫无痕迹的保全了自己,害死了他最心爱的贵的贵妃。没错,幻术就是真相与谎言的世界。大唐盛景之下,人潮涌动,人心自然浮动。

再谈主角——日本留学僧空海与大唐诗人白居易,这样的安排是诗意的,也是贴合原著的,他们带着疑惑解开了“无上密”。“无上密”是起因,也是结局。而不论是书中或剧中的杨贵妃,惨死于人性之下,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贵妃——才是最早懂得无上密的人。无上密,空海的最后一句话“我已经明白了”才是全部。无上密不是白居易的“看山是山”,也不是空海的“看山不是山”,而是贵妃的“是山还是山”。剧中的她知道玄宗与黄鹤密谋的一切,但她毅然选择喝下了毒酒。当她看到玄宗披发迎接,当她看到阿部先生只限于眼里的爱意,她明白,大唐的骄傲也就此结束了。她不是看淡生死,她不是至高无上,但她依然面含春风,说着“我很满足”。她更知晓的是,顺应人心,才是终生的归宿。

那么,这剧的故事究竟单不单薄的答案已经浮出水面了。白龙,本剧的重中之重,也就是妖猫,他对贵妃的爱才是传奇的。终是大唐白居易最后那句“一字不改”就是对此的肯定。终是大唐,非是大唐,人物的一一结局向我们呈现,极乐之乐就是操纵人心,极乐之宴就是牛鬼蛇神的盛宴。我们所看到的是贵妃之死,而妖猫眼中的是极乐之殆。

从空海东渡,长安城波橘云诡,鬼宴——开场。

发布于 2020-01-30・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一宝九years也不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鱼椒袜子
所谓现象界,换句话说,是人或生...

所谓现象界,换句话说,是人或生命出生、活着、死亡的世界。事物生灭、变化的世界。也就是这个宇宙。

所谓现象界,换句话说,是人或生命出生、活着、死亡的世界。事物生灭、变化的世界。也就是这个宇宙。

俞燃。

刘昊然(白龙向)

*

步花萼香辉楼,赴极乐之宴。凤鸣鹤唳,春风拂槛,靡靡绮丽矣。当是时,拂纱幔入楼,太白醉也,力士求诗,笔墨游走自如。所谓宴酣之乐,胜却万象,潜藏云波诡谲。金钗为媒,宴会为介,斯人若临花照水,娉娉袅袅,窈窈然细润如脂。


“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来人问声温婉,眉目潋滟,端丽冠绝,我自应声答她,一颦一笑间,恍惚流连忘返。合该初识,却不曾想这宴上美酒濯人心,也濯了她言语,字字句句泅湿风月。


给她采的香花快要落败腐烂了,我在等她醒过来。是于暗夜中狰狞的,这一次蛊毒入体时叫嚣着的痛苦,是为了被活埋的贵妃娘娘。伤口被江水浸没,却好像根本不疼,这里只有我守着她,只有我在等她。


“她会...

*

步花萼香辉楼,赴极乐之宴。凤鸣鹤唳,春风拂槛,靡靡绮丽矣。当是时,拂纱幔入楼,太白醉也,力士求诗,笔墨游走自如。所谓宴酣之乐,胜却万象,潜藏云波诡谲。金钗为媒,宴会为介,斯人若临花照水,娉娉袅袅,窈窈然细润如脂。


“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来人问声温婉,眉目潋滟,端丽冠绝,我自应声答她,一颦一笑间,恍惚流连忘返。合该初识,却不曾想这宴上美酒濯人心,也濯了她言语,字字句句泅湿风月。


给她采的香花快要落败腐烂了,我在等她醒过来。是于暗夜中狰狞的,这一次蛊毒入体时叫嚣着的痛苦,是为了被活埋的贵妃娘娘。伤口被江水浸没,却好像根本不疼,这里只有我守着她,只有我在等她。


“她会醒过来的。”


薄霜萤白,不沾尘埃,不染仇怨。屠苏梦,夜未央。从头至尾我在等她,从头至尾没有等到她。我知道她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


地宫里的棺柩积满了尘土,灰烬中不会有传奇,能在废墟里永存的只有悲剧。

百元厘美

【电影】《妖猫传》永远的杨贵妃

        云鬓花颜金步摇,再多的赞颂都不为过,她是盛唐里的倾国名花,杨玉环。终于是了了一桩小小心愿,《妖猫传》让我能窥见几分盛唐的风采。最爱的一幕还是夜幕低垂,长安城的盏盏灯火一一点亮,长安城的夜变得耀目。电影里,故事总发生在暮色四合的时分,只吃眼珠子的黑猫融入夜色,带着尘封的往事闯入喧嚣的尘世。

         不得不说,张榕容的杨贵妃真的是每一帧画面都有美到让人窒息的观感,真真是芙蓉如面柳如眉,也只有这样的杨玉环...

        云鬓花颜金步摇,再多的赞颂都不为过,她是盛唐里的倾国名花,杨玉环。终于是了了一桩小小心愿,《妖猫传》让我能窥见几分盛唐的风采。最爱的一幕还是夜幕低垂,长安城的盏盏灯火一一点亮,长安城的夜变得耀目。电影里,故事总发生在暮色四合的时分,只吃眼珠子的黑猫融入夜色,带着尘封的往事闯入喧嚣的尘世。

         不得不说,张榕容的杨贵妃真的是每一帧画面都有美到让人窒息的观感,真真是芙蓉如面柳如眉,也只有这样的杨玉环才能在千古之后依然让人唏嘘,让人泪垂。极乐之宴上,万众瞩目,但她的眼里没有过多的欢乐,更多的是虚无缥缈的情绪在暗涌。或许在那场盛大的宴席里,她早就预见了极乐之后,大唐由盛世转颓,身为大唐强盛的象征的自己将会面对什么。

         六军不发无奈何,尸解大法的骗局她早已看穿,但还是笑着圆了这个谎。记得临走前贵妃问他,那些想对她说却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可惜他沉默了,也许只是在离开之前,她想再多贪恋一些被人爱的温暖,可惜没有。

        白龙丹龙返回停棺的山洞,贵妃早已撒手人寰,尸解大法的骗局骗不过贵妃这个局中人,唯独只有白龙相信,千里迢迢奔赴回来,当沉重的棺盖被推开,终是解开了这个残酷的谜底。尸解大法带来的昏睡结束,在棺中醒来的杨玉环,密闭逼仄的空间里,无论她是睁眼闭眼都是一片黑暗,无论她多么绝望而徒劳地想推开沉重的石棺,划破的指尖渗出的鲜血,慢慢变成掩藏在黑暗中的红褐色。棺中氧气一丝丝抽离,她会想起什么,极乐之宴的觥筹交错,那些恋慕她的嫉妒她对她野心勃勃的侵略的目光,还是那个昭阳殿里恩爱不疑,马嵬坡下掩面不看的君王。

         妖猫传里有太多对贵妃痴狂的人了,但他们的爱掺杂了太多权欲,白鹤少年喜欢的简单纯粹才显得尤其可贵。玄宗爱玉环,但是江山美人面前,他选择握紧手中权柄,坐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寂寞的孤寡帝王才是他的选择。但是白龙不一样,他一生都活在自己的幻境里,背负着贵妃之死的恨藏匿于猫身,故事的尾声,高耸的花树披拂低垂的花枝被风吹动,一身华服的贵妃微微笑着站在树下,如梦般的场景,黑猫飞快地奔跑过去,但一切成空。

        幻境终究是幻境,用一生做的梦终究还是会醒来。大梦一场谁先觉,梦里人依然桃李笑春风。

红豆粥

浅析电影《妖猫传》的导演手法

       佛说,人世七苦:生、老、病、死、怨僧会、爱别离、求不得……


       由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妖猫传》讲述了大唐诗人白乐天与倭国僧人空海跟随一只可以口吐人言的黑猫,共同探寻当年安史之乱时贵妃离世的真相的故事,提笔一挥:这幅紧紧围绕着极乐之宴、马嵬兵变、爱而不得的画卷便呼之欲出。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佛说,人世七苦:生、老、病、死、怨僧会、爱别离、求不得……


       由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妖猫传》讲述了大唐诗人白乐天与倭国僧人空海跟随一只可以口吐人言的黑猫,共同探寻当年安史之乱时贵妃离世的真相的故事,提笔一挥:这幅紧紧围绕着极乐之宴、马嵬兵变、爱而不得的画卷便呼之欲出。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她是有着一半胡人血统的杨玉环,云鬓花颜,贯弹琵琶,心思纯善;哦对了,她爱着她的王。她允许那对白鹤少年捡拾自己的翠翘;古往今来皆是喜欢吉祥话的皇室中人却任由白龙揭穿了幻术;不论李白的诗词是为谁而作她都是欢喜……白乐天羡慕李隆基,“唐太宗愿拿这江山换一个能与他比肩的女人”最终还是拿她换了这江山。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马嵬的驿站中,她在设计好的死局中安然的合上双目,静静的躺着,身侧是口中呼喊着“娘娘万岁”的千军万马;面前是去留无意的碧落苍穹,透过瓦檐上的小洞,她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就如同历史的长河之中的一小颗细沙,却又被无限的放大,成为别人口中灾国殃民的祸水。女人是无辜的,当一国强盛之时,她是荣耀,是象征;当一国危机存亡之秋,她便被弃如敝履。


       陈凯歌导演曾经说过:“我喜欢温暖善良的东西,当然我知道黑暗永远在那。”历史上的李杨之间到底有几分是情,几分是欲,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了;她,被融在汗青里,在典籍里;就犹如一幅最美的画,碎纸机里走一遭。可最后留下的,只是我们最想要看到的。


        在这里,陈导的思绪与白居易千年前的诗意,不期而遇的重合了。无论是“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也好;或是“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也罢。世人对于这一段爱情的荒淫的嘲讽虽难以磨灭,《霓裳羽衣》走走停停了几遭;却不及那一曲千古绝唱的《长恨歌》,终是谢了天下。


        记得影片的结尾,空海的一句:“他不是那个身体已经很久了。” 让我永远的记住《妖猫传》,青龙走的那一刹那,当年的那对意气风发的白鹤少年就已经仙逝了,他,只是白龙了。一入猫身,望着那具顺流而下的身体,他是恨,也是解脱:既然当初的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好,这样的身体不要也罢。 那,后来呢?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白鹤少年,不是白龙,也不是妖猫,“他”是陈凯歌自己。是那个流言蜚语声中,实时驱使之下,早已找不回原来的身体的自己。从批判吃人社会的《霸王别姬》到文化遗产消逝的《梅兰芳》;从十年之后才能看懂的《无极》到“不知所云”的《道士下山》……所有人都在说着陈凯歌的改变,也许,他与白龙一样:早已经没法回去了。

  

        愿来世,那位怀抱琵琶的美人,能与她的盖世英雄归隐林泉。寻常布衣之家,也算是,浮生若梦

小陀螺电影

看了一个纪录片才知道《妖猫传》中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镜头,只有短短几秒钟的美轮美奂,至少用了4种光源,十几个工作人员才完成这一个镜头拍摄。

对于电影来说考究每一个镜头的细节,才能带给观众的一场视觉盛宴,这其中幕后工作人员的付出是普通观众无法想象的。

也许你觉得他只是打了个光而已,他只是配了个音而已,他只是给演员做了一身衣服而已,他只是做了一场5毛特效而已,可是正是这些不可缺少的幕后工作让电影变成了艺术。

我们看电影只会注意它的主演是谁,它的导演是谁,故事情节如何,镜头漂不漂亮这些,有谁在电影结束后,注意过滚动的字幕中这些幕后工作人员的名字呢?

他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幕后默默努力着,对于他们...

看了一个纪录片才知道《妖猫传》中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镜头,只有短短几秒钟的美轮美奂,至少用了4种光源,十几个工作人员才完成这一个镜头拍摄。

对于电影来说考究每一个镜头的细节,才能带给观众的一场视觉盛宴,这其中幕后工作人员的付出是普通观众无法想象的。

也许你觉得他只是打了个光而已,他只是配了个音而已,他只是给演员做了一身衣服而已,他只是做了一场5毛特效而已,可是正是这些不可缺少的幕后工作让电影变成了艺术。

我们看电影只会注意它的主演是谁,它的导演是谁,故事情节如何,镜头漂不漂亮这些,有谁在电影结束后,注意过滚动的字幕中这些幕后工作人员的名字呢?

他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幕后默默努力着,对于他们而言,一往无前的唯一力量就是热爱所做的一切。

下一场电影结束的时候,让我们起立等待字幕划过,为这些幕后工作人员鼓一次掌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