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妮可罗宾

38641浏览    418参与
曜吃药
偷跑一张这次比较喜欢的单人

偷跑一张这次比较喜欢的单人

偷跑一张这次比较喜欢的单人

RYEEEEE
有生之年 罗宾酱美哭了

有生之年

罗宾酱美哭了

有生之年

罗宾酱美哭了

曜吃药
【COS预告】水之都宾娜🌸?...

【COS预告】水之都宾娜🌸🍊

罗宾:原po

娜美:@南风不是风 

后勤:@Purring 

摄影:不归


(因为外景光线问题所以衣服和原动画里有点色差,见谅啦> <)

【COS预告】水之都宾娜🌸🍊

罗宾:原po

娜美:@南风不是风 

后勤:@Purring 

摄影:不归


(因为外景光线问题所以衣服和原动画里有点色差,见谅啦> <)

叶飞高风晚

鳄:我当时害怕极了。

鳄花就蛮平平淡淡才是真…两个社畜每天分别在四处地点七层楼间来回开会办公、极偶尔在楼道里撞见发现接下来一刻钟双方都中场休息,花一边给鳄顺大衣领子上的毛俩人一边聊未来市场发展走向这种搁谁都奇奇怪怪的情节好适合他俩(满足地叹气

鳄:我当时害怕极了。

鳄花就蛮平平淡淡才是真…两个社畜每天分别在四处地点七层楼间来回开会办公、极偶尔在楼道里撞见发现接下来一刻钟双方都中场休息,花一边给鳄顺大衣领子上的毛俩人一边聊未来市场发展走向这种搁谁都奇奇怪怪的情节好适合他俩(满足地叹气

Ricardo-blue

【宾娜】

于是她们细数对方的睫毛,于是她们亲吻

【宾娜】

于是她们细数对方的睫毛,于是她们亲吻

沐恒白

【可谓,禁断的爱?⑥】鹰佩cp向(车)

 点我上车→【正所谓,模范情侣?】 


被屏蔽了一次,直接换微博链接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和我讲

 点我上车→【正所谓,模范情侣?】 


被屏蔽了一次,直接换微博链接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和我讲

艾叶

kiss

*520呀

*为我爱的cp写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要向她说出我的心意,她肯定会接受我的,这一句话来自于一个不好意思透露出姓名但有迷之自信的绿头发剑士。


在几天前桑尼号停泊到了一个花岛,因为这座岛非常漂亮且有趣,刚好路飞他们碰上了快要到来的520爱之庆典活动,于是他们决定在这座岛多待几天,庆典结束后再离开。


庆典当天,花岛上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岛上的各处都能看见一个个勇敢的男男女女向自己心爱的人发出共度庆典的邀请。因为,在这座岛上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520当天晚上向自己喜欢的人说出自己的心意,并在521那天一起去岛最高处的那株花树下接吻,这两个人就会一直幸福的在一起。...

*520呀

*为我爱的cp写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要向她说出我的心意,她肯定会接受我的,这一句话来自于一个不好意思透露出姓名但有迷之自信的绿头发剑士。


在几天前桑尼号停泊到了一个花岛,因为这座岛非常漂亮且有趣,刚好路飞他们碰上了快要到来的520爱之庆典活动,于是他们决定在这座岛多待几天,庆典结束后再离开。


庆典当天,花岛上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岛上的各处都能看见一个个勇敢的男男女女向自己心爱的人发出共度庆典的邀请。因为,在这座岛上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520当天晚上向自己喜欢的人说出自己的心意,并在521那天一起去岛最高处的那株花树下接吻,这两个人就会一直幸福的在一起。


出来散步的索隆不小心听到了一对男女的话,然后他就想起了一件事,好像昨天自己在外面遇到罗宾和她一起回去时,罗宾好像邀请了自己晚上一起去庆典,那自己答应了没有?索隆挠了挠头,好像没有吧?自己好像说了晚上要去锻炼。


啊啊啊!怎么会这么蠢!这么好的机会。索隆扶着墙一脸懊恼,要不再去邀请吧?可是那个女人那么腹黑,不会嘲笑我吧,不管了,反正自己最糗的样子她都见过了,可是… …


陷入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的索隆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阿拉!索隆,你怎么在这?”


罗宾来到这已经很久了,不过剑士桑苦恼的样子太可爱了,呵呵。至于为什么要出声呢?罗宾只想说,没办法啊!虽然剑士桑苦恼的样子很可爱,但果然自己还是不想让他苦恼吧。


看着站在巷口拿着一本书的罗宾,索隆迅速站好摆出了自己认为最帅的姿势,刚想开口就看见了一个男人面带羞涩拿着一枝花朝罗宾走过去,附近还有不少注视着罗宾的人。


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说,罗宾无疑是很漂亮的,修长纤细、凹凸有致的身材,精致美丽的面容时常带着笑意,再加上一双神秘的湛蓝色眼睛。啊,可恶!这个女人怎么越长越漂亮了,还吸引了那么多人。


略带威胁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看着男人僵住的身体和附近人收回去的视线,索隆满意的笑了,然后走到罗宾身边自然而然的接过了罗宾手里的书,接着谁也没看那个男人的走了,罗宾是没有注意,索隆则是根本就不想看。


“罗宾,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去庆典吗?”本来还在犹豫,可是看着罗宾索隆就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啊?”罗宾有些吃惊的看向索隆“但是,索隆你不是说你要去锻炼吗?”

“这个啊…因为突然想去了,罗宾,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索隆无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书。

看着自己被抓皱了的书,罗宾弯了弯眼睛“好啊!剑士桑”


一到了晚上,路飞和乌索普、乔巴就迫不及待去了庆典场地,娜美则是在庆典上摆了一个小吃摊,她负责收钱,山治负责做饭。


人都走完了,索隆带着罗宾也出了门,结果就在索隆的带路下,他们成功的远离了庆典场地,不过这个地方有很多的花,还有萤火虫,罗宾很喜欢。


罗宾晚上出门前特意换上了自己买来还没有穿过的绿色露肩连衣裙,当时买的时候,娜美还说这件裙子显得罗宾特别白、也特别漂亮。只不过他会喜欢吗?虽然说他很经常穿绿色的衣服。


看着罗宾穿着绿色裙子站在花海中,索隆觉得那些美丽的花都比不上现在面带微笑的罗宾,深吸了一口气,索隆开口了“罗宾,我…”


罗宾站在索隆面前,轻轻伸出手指压住了索隆的唇“索隆,听我说,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的情感,虽然过去的经历让我习惯于把情感埋在心里,但我遇见了你们,让我能够直面自己的情感,我很喜欢你们”罗宾顿了顿,放下了手指。


“但我对索隆的喜欢是不一样的,索隆你每一次在危险时都会挡在我面前保护我,即使你知道我完全可以应对,以前我不太懂这种感觉,分开的两年里我想了很多,还是没有想通,直到我看见你和达斯琪在一起,心中很难受,不是受伤的那种,所以我决定把自己的感情告诉你,如果给你带来困扰,我很抱歉”


嘴唇上的触感让索隆感到有点奇异,随后他就听到了罗宾对自己的告白,越听越脸红的索隆心里感到很甜蜜,不过还有一点埋怨,真是的,告白这种事不是应该男人来做嘛!怎么是反过来的。


不过当听到罗宾最后一句话,索隆清醒了过来,一脸认真的看着说完害羞的罗宾“罗宾,不用对我说抱歉,你的感情对我来说不是一种困扰,我保护你是因为我想保护你,是出自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和达斯琪没什么,只是她受伤了,所以我才和她一起”


解释完后,索隆专注盯着罗宾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罗宾,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我喜欢你,你愿意陪着我成为世界第一剑豪吗?”


罗宾看到了索隆眼中的认真,慢慢的绽放出自己的笑容“那么索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找寻世界空白的一百年历史吗?”


相视之间,即是回答


本来相互之间确认了关系之后就可以更进一步了,但索隆非要带着罗宾去这座岛最高的地方,罗宾当然知道原因了,于是陪着索隆去最高的地方,等他们到的时候刚好是521这一天的开始。于是,索隆带着这座岛上的祝福,在花树下吻了他最爱的人。


我愿陪你完成你的愿望

我愿奉献出自己来保护你

我愿余生都是你











藤沢氏

OCEAN EYES(32)

Chap.32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索隆蹙着眉微微眯起了眼睛,愈发显出他对眼前人所抱有的不快之意。

  “何来‘又见面'一说?”

  “啊啦啦,你不记得了啊,那么……这样呢?”青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贴身小伴侣往脑门上一戴。

  “啊!眼罩男!竟然是你!”索隆瞬间记起那个酩酊大醉的夜晚,伴着同时一并被激活的羞愧记忆。

  “眼罩男……?”罗宾在一旁一脸茫然。

  “那天……你还记得之前我发脾气彻夜未归,第二天大早被你扶回家的事吗?”

  “啊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青雉你把索隆送回来的啊~这么巧!”罗宾这才理解了他俩的“故交”,她对着青雉笑了笑。

  “青雉?”索隆挑眉,果然这人和罗...

Chap.32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索隆蹙着眉微微眯起了眼睛,愈发显出他对眼前人所抱有的不快之意。

  “何来‘又见面'一说?”

  “啊啦啦,你不记得了啊,那么……这样呢?”青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贴身小伴侣往脑门上一戴。

  “啊!眼罩男!竟然是你!”索隆瞬间记起那个酩酊大醉的夜晚,伴着同时一并被激活的羞愧记忆。

  “眼罩男……?”罗宾在一旁一脸茫然。

  “那天……你还记得之前我发脾气彻夜未归,第二天大早被你扶回家的事吗?”

  “啊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青雉你把索隆送回来的啊~这么巧!”罗宾这才理解了他俩的“故交”,她对着青雉笑了笑。

  “青雉?”索隆挑眉,果然这人和罗宾认识,不管怎样罗宾那一笑自己可看在眼里了,瞬间脸就拉了下来。一旦遇到罗宾的事情,情绪表达便如此直率的男人此刻很不收敛地散发出一股“对于你俩的关系实话说我很不爽”的气场,导致青雉和罗宾不自觉地相视一笑。

  这下可好,某人脖子上暴起的青筋都肉眼可见地抽搐了。

  “索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库赞。”罗宾十分自然地走近青雉,向索隆解释道,“青雉是他的代号,他是克洛克达尔派来监视我行动的人之一,但其实青雉是司法部门派去组织的卧底。”

  “然后呢?”索隆盯着青雉,依旧表现出狐疑。

  罗宾刚要开口,青雉伸手摆出了阻止,改而由自己继续解释道:“司法部已经追踪克洛克达尔的非法交易很多年了,一直苦于没有得力的证据,所以派我去潜入到内部搜集情报,结果我刚入组织不久就被克洛克达尔派来监视脱离了组织的妮可罗宾,所以司法部干脆将计就计,追查克洛克达尔的任务也就演变成了保护妮可罗宾这个证人的系统,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得利于她的协助。”青雉说完,再次和罗宾来了个久别重逢不甚欢喜的四目相对,顺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懒散模样,“嘛,简单说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话是听完了,索隆心里可一点儿也没舒坦,这青雉没事说个话一个劲儿地看什么看,说起来,本该属于我和罗宾的美妙之夜就这么让你给搅浑了,他抱臂胸前忿忿地问道:“那为什么这家伙会有咱家的钥匙?”

  “哦吼,‘咱家',的钥匙啊~”青雉扭头看着罗宾,“想当初,这可是‘我俩'的家呢啊~”

  好么,这回索隆实打实确定自己气血都快涌上脑盖骨了,但又不甘心输了这句,他强作淡定耸了个肩,说得好不客气:“念旧重情是好事,但就这么偷摸溜进曾经的女人的家里,怎么想都只有跟踪狂才能干的出来吧?”

  青雉一愣,随即露出了极度不协调的面部表情,既像是被怼得尴尬,又仿佛吞不下这稚嫩之言而哭笑不得,迫于无奈他只能保持着这扭曲的神情向罗宾求救,而对方却绝情地摆了摆手:“别看我,自己的摊子自己收拾。”

  说着,罗宾随手脱下外套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玻璃制的储水壶,又摆出几个杯子分别倒上,端去客厅的茶几,独自坐了下去。

  “钥匙是我给他的,索隆,这样万一我有危险的话他也方便保护我。”

  这“保护”是出于对证人还是别的什么身份?罗宾嘴里吐出的这两个字就是戳得索隆心里发痒。青雉也索性一屁股坐进沙发:“放心吧罗罗诺亚小哥,妮可罗宾可不是什么‘曾经的女人'。”

  喉咙里闷闷地发出一声哼的回应,索隆也脱了外套随手丢在沙发背上坐下。

  “你今天回这里是因为克洛克达尔的事吗?”罗宾好奇青雉的来意,“你可以提前跟我说一声的~”

  “我估计你在医院里都忙得焦头烂额了,所以没去打扰你嘛。”青雉瞥向索隆的视线带着某种笑意,但随即又立刻严肃起来,“克洛克达尔的事我也听说了,现在很棘手的是,这种事态到底最终该怎么起诉,目前上面还在进一步做着研讨,总之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的,然后……”

  “哦对了,你等一下,我有一份东西要交给你来着。”罗宾说着站起身走进了卧室,留下客厅里沉默是金的俩男人。

  这空间静得仿佛光线都发出了流动的声音,索隆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一口灌下,极为豪爽地用手背擦过嘴角,他躲开了青雉的视线,抬脚翘在了茶几边缘。

  “之前送我回来那次……谢了。”

  “哈哈哈哈,客气了,说起来我可是还有续杯的意思的,不知道小哥你乐不乐意~”

  “没什么乐不乐意的,只要你把这儿的钥匙留下。”索隆依然目视着无人的方向,“她现在有我保护就够了。”

  “哈哈,还是小哥你强势~”

  正说着,罗宾从卧室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

  “这里面是我偷偷整理的关于组织里其他干部成员的资料,以及我能记得的一些交易的记录,不过有些交易的参与者……怕是司法部都未必轻易能动的了。”

  “关于这点我们其实也考虑过,只能说见机行事了。”青雉收起罗宾递来的文件夹,起身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在了水杯边上。

  “辛苦你了妮可罗宾,司法部会好好利用这些情报的,放心。这么一来,想必今后我也没必要再回这里了~”他说着一边向门口走去,“后会有期了罗罗诺亚小哥,喝喜酒的时候可别忘了叫我啊~”

  “嗯啊,绝对忘不了。”

  哈?!罗宾带着莫名困惑看了看他俩,刚刚那剑拔弩张敢情都是光冒了火药味的哑弹么,结果还一团和气了?whatever,或许有的时候男人间也不是都需要干一架才能莫逆于心的吧。

 

  目送青雉离开,门合上的瞬间,索隆便一把将罗宾搂进了怀里,霸道地堵上了她的唇瓣。过于突然的时机过度强劲的力道,罗宾承受不住一下子被按在了壁沿。索隆粗重的呼吸带着他唇间的炙热失控似的侵袭,宽大的手掌从腰间滑下,索隆顺势撩起了罗宾的短裙。那一层轻薄的丝滑每每让索隆神迷,而他此刻如夜兽般猛烈地撕咬又何尝不是罗宾所迷醉。忘然的娇嗔从咽喉里漏出,飘进索隆的耳鼓,催促着他撕破了那道流苏般的触感,直达毫无防备的湿漉林地。本能的驱使让彼此再无停歇之意,在罗宾也为自己解开了最后那层乏味的包裹之后,索隆一气呵成将罗宾抱起按在墙端,而对方环绕在自己腰间的双腿也示意着再无矜持。交缠的舌尖传递着欲念的深切,舍不得喘息怕溜走哪怕是一丝的爱意。彻底交融的身躯,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感官体验,交替的节奏带来了一地的潮湿和靡乱。罗宾抱紧了身下之人,张口想换取更多的氧气却觉得越发地难以呼吸,索隆每一次的霸占都让她确信自己的心都快被这个男人掏尽。彼此只剩下对至点的欲罢不能,索隆近似疯狂地占据着动弹不得的罗宾,仿佛这是传递他心底思念的唯一方式。直到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放肆地呼吸,抱紧怀里微弱颤抖的人,为她拨开发丝,抚去前额的汗水。看来,今晚无意中上演的各色情节,都让这积滞成疾的荷尔蒙飙升到了极点。

——————

  青雉迈步街道,沐浴着催更的夜色,他抬手看了看表,略作犹豫。冬日的深夜何其清冷,街边霓虹也和自己一样在这墨染的孤寂里瑟瑟发抖,青雉不是一个擅长伤怀之人,只不过偶有时日想起了妮可罗宾就会忍不住来这附近逗留,非任务性的。仰起头,望着这一滩深邃里的皎洁月光,即便是有叹息,青雉这人也绝对是咽在肺腑里的。

  半晌,他拨通了电话:“情报到手了,不过疑似凶器的物件没能拿到……嗯,好的,我明天送过去。”

 

  次日,难得睡到个自然醒,摘下眼罩,青雉打了个漫长的哈欠,缓缓地起身下了床。拿起手机,已是快到午餐时间,再一翻通知消息,十几个未接来电,来电人显示“战国办公室”。

    “真是,明知道催我也没用,这急性子。”又是一个大大的哈欠,青雉拿了条毛巾,吹着口哨走进了浴室。

    

    “青雉!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好歹也回个信不是?然后这个点才来,你真不怕我扣你工资吗?啊?!”整个走廊都听得见战国的怒吼。

    “人生苦短啊战国,总像你这么操心怕是吃再多煎饼仙贝都白搭。”

    “要你多管闲事!你就好好当你的调查员。”

    “是~是~”青雉笑着点点头,把从罗宾那里拿回来的资料交给了战国,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了另一份黑色的文件夹,“间接证据光这些是完全够了,只是,如果没有确凿的物证的话,怕是起诉也有风险。”

  战国抿了一口煎茶压压火,随手翻阅起来:“啊,这点你不用担心,即便是凶器没法入手,前几天检察院那边据说已经拿到了相当有力的直接物证,现在正在进一步搜集目击者的证言。”

    “直接物证?!这怎么可能?”青雉突然煞白了脸色,迫切逼问道,“检察院现在是谁在负责?谁拿到所谓的直接证据了?!”

  战国手里的茶差点没洒了,惊异地目光注视着他最得力的案件调查员,好奇他这份无缘由的急躁。“你是不满意别人抢了你的活儿还是……”结果话还没说完,青雉已经快步夺门而出,直奔检察院的办公室了。

  恰好是距离现在一年前左右,青雉本是被他的上司战国派去克洛克达尔的组织里做卧底,却不料刚在组织里混出一小片天的时候被克洛克达尔相中派遣到了罗宾的身边。就在司法部考虑着怎么利用对方的棋子圆满收盘之时,战国却突然塞给自己一份关于R氏家族末子惨遭枪杀的疑案调查,因为初步的搜查很多蹊跷都将嫌疑指向了妮可罗宾,更何况她还有着明眼可见的动机,也就将计就计顺藤摸瓜了,所以打那时起,青雉不仅需要继续做好他卧底的工作,时不时给克洛克达尔的组织汇报罗宾的行踪,更多的,是调查战国私下里叮嘱他多留意的那个悬案。

  确实,最初作为卧底阴差阳错被组织派来的时候他就没对罗宾完全坦白身份,罗宾必然会以为他的目的就只有克洛克达尔,随着一次次的接触甚至是相处,青雉发现,罗宾实在是太能激发身为调查员的他那骨子里的好奇天性了,从而到了后期,他更愿意尽可能挖掘关于妮可罗宾这个女人的难解和神秘。所以在这一刻,听说居然有人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搜集到了其他的情报,青雉必然是按耐不住满膺的怒气的。

  然而最奇妙的是,他也有意无意间察觉到,内心那深不见底之处隐隐泛着某种占有欲。以他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心作为参考真相可谓一目了然,但又只是这样吗?总之关于妮可罗宾的调查必须由我青雉全权做主,我倒要看看这个公然在我面前骄横放肆张扬跋扈的家伙究竟是谁。

—————— 

  在折腾了几近一整晚耗尽了气力疲乏到困倦导致两人都睡得昏昏沉沉的第二天早上,索隆竟然在噩梦中惊醒了。后背的虚汗浸湿了床单,强烈的心跳在这宁静泛白的冬日凌晨像是要震聋了自己。额角的汗滴滑落,凝聚在了下颚、颈间,他低头看着罗宾,冷静依然,可眼里却流露着罕有的讶异与惧念。调整了呼吸起身下床,索隆伫坐在客厅里独自清醒。至今零散着的为数不多的疑点竟然出其不意地在梦境中各自串联,青雉的出现非但没能打消掉自己的疑虑,反倒撬开了一种更深的不安。想着想着,索隆越发地觉得,挺伤人的,身覆一整屋冰冷的孤廖许久,吐出了一句喃喃低语:

  “这个女人,到现在都没能完全信任我。”



(つづく)







曜吃药

今天去拍了水之都宾娜!jio好痛55555

娜美是@南风不是风 

今天去拍了水之都宾娜!jio好痛55555

娜美是@南风不是风 

Roil

【索宾】无题,就是车而已

 

#旧车混更

#等我考完试了一定给索宾写加长林肯飚高速!

 

 

长夜无月无星,天幕阴沉沉得如同大战前压抑的气氛。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黑压压地仿佛要把人魂魄吸进去。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情况,并肩躺着的两人也并不放在心上。

“如今大战在即,凡事都不可掉以轻心。”罗宾侧着身子,随手摘去落在索隆发间的草叶,柔声嘱咐道。

“这我当然知道。”索隆衣襟半敞,一手支着脑袋,握住罗宾的手,“倒是你,这次没我在你身边,你才要万分小心。”

“我自然会小心。”罗宾笑了笑,爱怜地抚摸着索隆的脸庞,“只是现在大家都在谈论你跟日和公主的事。”罗宾轻叹一声,略有些落寞...

 

#旧车混更

#等我考完试了一定给索宾写加长林肯飚高速!

 

 

长夜无月无星,天幕阴沉沉得如同大战前压抑的气氛。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黑压压地仿佛要把人魂魄吸进去。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情况,并肩躺着的两人也并不放在心上。

“如今大战在即,凡事都不可掉以轻心。”罗宾侧着身子,随手摘去落在索隆发间的草叶,柔声嘱咐道。

“这我当然知道。”索隆衣襟半敞,一手支着脑袋,握住罗宾的手,“倒是你,这次没我在你身边,你才要万分小心。”

“我自然会小心。”罗宾笑了笑,爱怜地抚摸着索隆的脸庞,“只是现在大家都在谈论你跟日和公主的事。”罗宾轻叹一声,略有些落寞地收回手,“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英雄救美的事迹倒是传得有模有样。”

“你这是在吃醋?”索隆捉住罗宾收回的手,不自觉地弯了嘴角,“难道你还不信我?”说着,将罗宾搂进怀中,紧握着她的手贴在胸前,“你摸,这儿满心满眼的都是你。”

“我当然信你。”顺着索隆的引导,罗宾柔软的指尖在他胸前描画着,爱怜地抚过那道几乎贯穿他整个身体的疤痕,湖蓝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怜惜。

索隆看在眼里,不由得呼吸一滞,抬手将对方一不小心散落的鬓发别在耳后,又凑上前去吻那月光般清澈的眼。

暧昧的一吻过后,罗宾如蝶羽般的睫毛颤动着,索隆哑着声音,贴在她耳畔低语:“我们已经许久未见了。”

  

求求了别屏了☞https://m.weibo.cn/6557865015/4415875534510686

艾叶

罗宾的猫不见了

*一方是猫妖

*非海贼背景

*人物性格可能会崩


妮可罗宾今年23岁了,在一所历史研究所内工作,人长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但不知道什么缘故目前是单身,且带着一只名叫索隆的猫居住在一个单身公寓中。


罗宾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床上的索隆喵提溜下床,然后给猫准备好足够的水和食物。


说来也奇怪,索隆从来不吃猫粮反而和罗宾吃的一样,也不玩逗猫棒之类的玩具,只是牢牢的抱住自己的三把玩具刀,在罗宾带它出门时总是紧紧的跟着罗宾,虽然一不留神猫就走没了。


索隆是罗宾三年前去山里考古时捡到的,当时索隆喵受了很严重的伤,浑身都是伤,左眼上还有一道伤痕,血淋淋的。罗宾看着可...

*一方是猫妖

*非海贼背景

*人物性格可能会崩


妮可罗宾今年23岁了,在一所历史研究所内工作,人长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但不知道什么缘故目前是单身,且带着一只名叫索隆的猫居住在一个单身公寓中。


罗宾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床上的索隆喵提溜下床,然后给猫准备好足够的水和食物。


说来也奇怪,索隆从来不吃猫粮反而和罗宾吃的一样,也不玩逗猫棒之类的玩具,只是牢牢的抱住自己的三把玩具刀,在罗宾带它出门时总是紧紧的跟着罗宾,虽然一不留神猫就走没了。


索隆是罗宾三年前去山里考古时捡到的,当时索隆喵受了很严重的伤,浑身都是伤,左眼上还有一道伤痕,血淋淋的。罗宾看着可怜巴巴流着血的猫心生不忍,就带着猫去了医院,虽然左眼没有救治回来但整个猫总算是恢复了状态。


在医生告诉罗宾索隆是流浪猫时,罗宾决定要收养它,在询问了被裹得像粽子一动不能动的索隆后,罗宾愉快的抱着索隆回家了,并给索隆起了“小绿藻”的名字,因为这只猫是绿色的,一生气毛就炸起来,简直活脱脱一个绿藻球。


一听到“小绿藻”这个名字,缠着绷带不能动的索隆硬是挣扎了一下,虽然直接被兴高采烈购买养猫用具的罗宾无视了。在忍受了几天后,终于可以动的索隆给罗宾叼来了一张写着“索隆”的纸。


罗宾很遗憾的说“看来你不太喜欢这个名字,这可是我最满意的名字了”看着索隆坚定的眼神,罗宾妥协了“好吧,那就叫你索隆吧”于是,猫的名字就这样定下了。


作为一个养猫新手,罗宾不知道自家的猫喜欢吃和自己一样的食物是不对的,直到有一天,罗宾和一位养猫的同事聊天时才知道猫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于是,当天晚上索隆的面前就放了一盆猫粮,在索隆多次要求吃别的食物无果后,索隆依然决然的绝食抗议了,罗宾一开始没有管,但看着索隆连续三天都每吃一口猫粮,罗宾心软了,在观察几天发现索隆没有问题时,罗宾安心了。


至于玩具,索隆不玩罗宾买回来的逗猫棒和猫爬架,而是对在一次遛弯时捡到的三把玩具刀情有独钟,除了晚上爬到罗宾床上睡觉时都抱着刀不放,别人一拿就咬,除了罗宾。


索隆猫是一只公猫,这是在罗宾为它洗澡时发现的,虽然一开始索隆挣扎的很厉害,但当罗宾清洗身体时就慢慢不动了,尤其当罗宾发现它是个公猫时。


当时,罗宾笑着说“阿拉,没想到我们家的索隆是个男子汉呐”说完后,罗宾很明显的感受到手底的猫僵硬了,然后在之后的清洗、吹毛时,索隆一直保持着装死状态。也就是从那天起,索隆就开始爬床了。


一人一猫和谐相处了三年后,罗宾有一天听同事说猫咪到了时间是要绝育的,否则对猫咪身体不好。


于是当天晚上回家后,罗宾就一脸严肃的对索隆说“索隆,为了你的身体,我明天带你去绝育吧”


“喵?”正在舔爪子的索隆愣住了,然后不可置信的看向罗宾,结果绝望的发现罗宾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当天晚上,罗宾第一次主动抱着索隆上了床,算是对索隆明天要去绝育的安慰。


睡了一晚醒来的罗宾感觉身体非常沉重,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半裸的绿头发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男人裸露出来的身材非常好,五官是一种带点凌厉的帅气,左眼上有一道伤痕,看上去有点凶悍,但望向自己的另一只眼睛里充满了气愤和委屈,形成了一种难言的孩子气,正好戳中了罗宾的萌点。


罗宾刚想开口说话,男人就带点控诉的张口了“你竟然要带我去绝育,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的身体你都看光了,你要负起责任”


虽然面对这种令人迷惑的情况,罗宾还是很淡定,甚至还有闲心的换了一个让自己舒服一点的姿势,然后才开口“绝育?难不成你是我的猫?你是妖怪吗?”


看着罗宾一点都没吓到,索隆放开了手,脑袋卧在罗宾的肩膀上,闷闷的说“你这女人不要这么淡定啊!好歹我也从猫变成人了,起码惊讶一下吧”


罗宾眯着眼像往常撸猫一样摸了摸索隆的脑袋,然后淡淡的开口“哦?那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能够变成人,却一直以猫的形态出现,嗯~”


正在蹭罗宾的索隆僵住了,变成猫才好一直有借口亲你、和你一起睡这种话怎么说出口呢。于是在罗宾的话语下,索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有理的一方。


罗宾推开索隆,“既然你已经变成人了,那么我也不方便养你了,你什么时候走呢?”


被罗宾无情推开的索隆一脸不可置信,“你要赶我走,我走了谁来保护你?谁陪你睡觉?谁为你拒绝相亲”


“相亲?难怪我每次去时,男方都对我说我们不合适,原来是你搞得鬼啊!你说该怎么办呢?”


看着罗宾越来越温柔的笑容,索隆一脸无所畏惧“既然这样,我就对你负责吧!反正我都被你看光、摸光了,就算我不对你负责,你也要对我负责”


接着像是怕罗宾拒绝,索隆低下头就封住了罗宾的唇,而罗宾也宠溺看着属于自己的小猫咪。


于是,罗宾的小猫不见了,多了一个路痴又可爱的男朋友。


嘿嘿!没有对象的朋友们,不要灰心,去捡一只小猫咪,说不定它就会变成人哦~( ̄▽ ̄~)~

無駄木大大
是微博的海贼王深夜六十分,主题...

是微博的海贼王深夜六十分,主题是赏金猎人(虽然一点都不赏金

是微博的海贼王深夜六十分,主题是赏金猎人(虽然一点都不赏金

藤沢氏
旧图搬运~ 看一次乐一次😏...

旧图搬运~

看一次乐一次😏

(按住我砰砰的小心脏)

旧图搬运~

看一次乐一次😏

(按住我砰砰的小心脏)

云堂。
姐姐姐姐 不能再摸了再摸作业写...

姐姐姐姐

不能再摸了再摸作业写不完了

姐姐姐姐

不能再摸了再摸作业写不完了

Ricardo-blue
搞不懂魔王装那么香的东西为什么...

搞不懂魔王装那么香的东西为什么没人搞,虽然我画出来不香就是了

搞不懂魔王装那么香的东西为什么没人搞,虽然我画出来不香就是了

Mygiorni
画了罗宾在电影Gold里的样子...

画了罗宾在电影Gold里的样子

她真好看!

画了罗宾在电影Gold里的样子

她真好看!

暮雨

太久沒認真畫女孩子了,就畫了海賊裡我最喜歡的lady來練練手。臨摹參考有√

ps: 我畫不出羅賓姐的美.... _(:з」∠)_

太久沒認真畫女孩子了,就畫了海賊裡我最喜歡的lady來練練手。臨摹參考有√

ps: 我畫不出羅賓姐的美.... 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