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妮妲

587浏览    33参与
夏虫语冰

【风姿物语/白家中心】稷下轶闻录(三)

[图片]

       白起面无表情地对着镜子。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不过他整理脑海里的记忆,觉得它许多地方有熟悉的影子,像是把他曾经居住过的房间——恶魔岛、稷下、祈愿塔……?把那些房间拆分组合,拼凑出这么个四不像的所在。

       电灯的亮光照得镜面清晰,妖异的瞳色让他下意识躲避。左眼金黄,右眼紫红,西西科嘉岛上的研究员们曾用看怪物的眼神凝视他这双眸,象征魔族与矮人的基...



       白起面无表情地对着镜子。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不过他整理脑海里的记忆,觉得它许多地方有熟悉的影子,像是把他曾经居住过的房间——恶魔岛、稷下、祈愿塔……?把那些房间拆分组合,拼凑出这么个四不像的所在。

       电灯的亮光照得镜面清晰,妖异的瞳色让他下意识躲避。左眼金黄,右眼紫红,西西科嘉岛上的研究员们曾用看怪物的眼神凝视他这双眸,象征魔族与矮人的基因,混合在他这人造的灵魂里。

       漆黑瞳色的虚假遮蔽才令他安心,即便在武中无相全面展开时,张开的眼依然是这异色的双瞳。

       失效了?

       为什么不能够动用力量?武中无相运行如常……但是压元功呢?其他的武功呢?为什么都用不出来?非但如此,眼睛里隐约有异物存在,并不自然。

       习惯了掌握一切的白家大少感到一阵慌乱,自他武中无相大成,全然清醒的状态下,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出乎预料。

       难道是又发病了吗?不应该啊,离上次发病才多久,多久……呢?

       他皱着眉,正待思索,忽有一把温柔的嗓音打破寂静,温柔得如此亲切,温柔得如此熟悉,亲切熟悉得让他激灵打了个寒颤,醒悟这大约只是个光怪陆离的梦境

       “起儿,我的好宝贝,别害羞啦,快点把衣服换上,这可是妈妈为你精心挑选的。等换上新衣服,妈妈就带你们出去玩啦!”

       桌面上有个包裹,白起将它拆开,发现不光有一件样式古怪的衣裳,还有一个发箍,做成兽耳的形状。他把那发箍戴进发间,有些凌乱的黑发间便多了一对猫耳……不知道太研院有没有研发这方面的技术,这对猫耳居然还会动来动去,还并不完全在他的控制下——这可能是无法动用力量的缘故,如果不是在梦里……

       白起迅速打断了发散的思路,不在梦里自己绝不会戴无聊透顶的猫耳发箍。但如果梦是潜意识或深层记忆的投射,这奇怪的发箍与衣物,究竟是一种……

       黑白相间、蕾丝花边的女仆裙。

       记忆力无人能及的雷因斯大王子,在“不重要的知识”角落里找到了这件衣服的对应信息。

       他努力保持心平气和地想,哦,是上一次,去检查从炎之大陆过来的白家商船,在进货物品清单上,看到了无忌购买的“情趣用品”,跟什么软绵绵扭扭床垫放在一块儿。

       永远冷静理智、绝不会挟私报复的白大少爷做出决定:将某些小细节塞进打包给猴子妹夫的记忆里,包括但不仅限于颜龙静儿。

       “起儿,还没换好衣服吗?”

       至今没有惊醒的原因,大概是确实对这梦境中的美满家庭存有期冀。白起规规矩矩将女仆裙最顶上的扣子扣上,尺码很合身,他把铃铛的系环绕过裙装的襟口,那黄澄澄的铃铛便清凌凌响起来。

       “妈妈,我换好了。”

       他推开房门,迎面是妮妲女王慈爱的微笑——梦中世界里母亲并不是女王,这里没有雷因斯,也没有白字世家。她与父亲相识于微末,白手起家,协力在生意场上与外人“拼杀”。那是没有硝烟、没有血腥的金钱战争,没有人会因此被牺牲一生。

       妮妲穿着休闲款的浅色西装,一把将他搂进怀里。她的拥抱哪怕在梦里也是这么紧,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起儿真是太可爱了,”她使劲地摸他脑袋,白起感觉发箍上的猫耳朵都要被她薅掉了,不适应地在这过分热情的怀抱里挣扎了一下,“扣子别扣死,松开一点,看你脸都闷红了。”

       “哇噻!”

       口哨声从客厅的方向传来,发出噪音的白无忌瞧着才十一二岁的年纪,穿着宽松的套头卫衣,翘着二郎腿,散漫地朝这边比了个大拇指。

       弟弟实际上处于这个年龄段的时候,还是礼数周全的三好少年。白起怀疑是近年来对他“风流”的印象改变了梦中的少年姿态。

       “老哥,这一身真的很适合你欸!超正的,五颗星!上限溢出了!我感觉可以打十颗!”

       ……不该看他给稷下仕女贵妇的打分记录册。

       九岁多——白起迟疑了一下,他意识到了梦中妹妹年龄的具体来源,这令他心内些许发堵,险些从温馨梦中抽离出去。但他深呼吸了两下,还是忍住了那种几乎醒来的破碎感。

       九岁多的莉雅撇下父亲跑过来,兴趣盎然地踮起脚尖,拨弄着他脖子上的小铃铛。它挂得有些高,小女孩够不太到,一直在踮脚,踮得累了,一失足往前摔去。白无忌眼疾手快地将快要摔进兄长怀里的妹妹揪回来,“还淘不?”

       “略略略~”莉雅全不带怕的,朝二哥吐舌头眨眼睛,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而她二哥也极没正形地凑过来:“老哥,其实我也想玩玩这铃铛……”

       父亲白军皇坐在客厅里,身边摆着颜料板和画布。他正在画一艘船,天与海连成一色的蔚蓝里,有五色帆船在远航。

       “别画啦,”妮妲说,“今天答应带孩子们出去玩,你就暂时停笔吧,大画家!”

       “老婆大人来香一个,不香不起来。”

       “德行!”

       当着三个孩子的面,夫妻俩在画布前交换了热烈的吻。



——


  自己的双亲……是一对很奇怪的父母。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但在为人父母上,却显得并不称职,自己对这一点并没有什么怨怼,因为世上有些人,天性就是爱自身多过爱别人,甚至为了一些理想,连他们自身都可以牺牲,这一点他们无法改变,自己也从不奢望会有这样的改变……

  不过,说起来仍是很值得叹息的。到了最后,父亲和母亲一定也发现了,他们其实深爱着彼此,因为无论在心性、智慧、手腕与理想上,他们都是一对如此相称的男女,那么样地出色、勇于割舍,又享受着彼此明争暗斗的脑力竞赛,如果双方换一个立场来相遇,说不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如果双方都生在白家,或是都生于雷因斯宫廷,又或者是一个完全不属于这两者的其他地方,相遇、相知而后相惜,他们或许会继续像这样子相恋,之后,会过着一般正常夫妇的生活?或者,还是一起在月下相约要征服世界?

  而这对天才夫妇,会有怎么样的儿女呢?是完全继承了他们双方优点,文武方面都无比杰出的天才儿女?还是……即使平凡无能,仍旧受着父母的关爱,开开心心活下去的普通孩子?

  真是想一想也会心痛的白日梦啊……


——《风姿物语正传第一部·卷十九·第一章 天魔轮回》


*这篇也可以叫《白日梦》……真是越写越心酸……我本来以为猫耳女仆装会冲淡心痛气氛的……怎么会这样……呜呜

*图是找捏脸软件乱捏的(

夏虫语冰

【风姿物语/白家中心】稷下轶闻录(一)

*好久没摸风姿相关的了,这是之前的脑洞,if小莉雅见到来偷拿图纸的白军皇 @zzhwfy


       艾尔铁诺历五五六年 雷因斯·蒂伦 稷下王都

       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长到九岁多,正是猫嫌狗憎的年纪。相较于寻常孩童,她所造成的破坏力度与轰动程度又实在要大得多。

       两个...

*好久没摸风姿相关的了,这是之前的脑洞,if小莉雅见到来偷拿图纸的白军皇 @zzhwfy



       艾尔铁诺历五五六年 雷因斯·蒂伦 稷下王都

       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长到九岁多,正是猫嫌狗憎的年纪。相较于寻常孩童,她所造成的破坏力度与轰动程度又实在要大得多。

       两个月前烧了宫廷大佬白德昭的胡须在这其中已属鸡毛蒜皮的小事,三周前私制大当量混沌火弩,爆炸波及稷下学宫珍藏的太古魔道模型,引起连环爆炸,炸没了好几座教学楼。

       十天前出的事更是离经叛道得荒谬绝伦,险些被送上自由都市报头版头条——若不是大陆首富她二哥把消息拦了下来。

       伙同花家公子闯进青楼里堵她二哥,登台跳了支乱七八糟的甩绸子舞蹈,抄酒缸砸得五六个醉鬼脑门开瓢,扒了三四名红牌的衣裳,拎着根木棍儿好一阵瞎比划。

       往哪儿比划?往哪儿都比划。

       于是稷下城中上到公侯贵胄、下到平民百姓,无一不担忧今日出门运道不佳,撞见这小煞星。私底下也定有人偷偷腹诽她“有娘生没娘养”,但到底是不敢说出口来的。

       无他,她那管生而不管教养的母亲,便是雷因斯·蒂伦最圣洁最尊贵的女王陛下,全雷因斯子民的“慈母”。

       曾为世代供奉神祗的圣职者,雷因斯女王在九州大战时期因神效的治疗天赋与旗帜作用,甚至一度被尊为“人类的母亲”。以其端方娴静的品行,与昆仑山的西王母并称“两大圣女”。

       然而立国三千余载的文明古国雷因斯·蒂伦,传到本代,却出了位如此刁蛮任性的小公主。

       妮妲女王仅育有两子一女,一向温文敦厚、深得百姓爱戴的亲王殿下在幺女刚满月时便染恙身亡。女王与亲王相伴多年,鹣鲽情深,主持国丧时声泪俱下,显然无意再择夫婿。

       雷因斯传女不传男的王座,自然也只能落到莉雅公主身上,令熟识她的稷下百姓忧心忡忡。



       这日,莉雅公主又甩脱了一众女官,将繁琐的长裙子撕了长条抛着玩,溜到王宫花园的角落里。

       这地方离仓房颇近,有块小小的苗圃。是为了作农耕表率特地开垦出来,有专人负责种植、灌溉,女王在某些仪式时也会过来“假模假样”地表演一番。

       由于农田味道不好闻,泥泞又容易脏了礼服,平日来的人不多,便成为年幼王女与她同窗偷摸玩耍的好去处。在这边翻墙出去,也不容易被抓到。

       她在稷下学宫里朋友不多,小公主嫌弃那些墨守成规的无趣人,普通学生畏惧被逐,不敢行事过于放纵,自也不敢和雷因斯的继承人相交过密。

       但好在除了百年留级生她二哥,还有个从玄京过来留学的花家少主花天邪。同样的眼高于顶、轻蔑世俗规矩,将一应良善道德均视作假仁假义的作秀。

       她今日正是和花天邪有约,要一道出去做些“有趣事情”。

       行至一棵大榕树下,王女莉雅忽然福至心灵,有种超出直觉的感官告诉她,那看似空荡的树下正有人坐着。

       雷因斯·蒂伦是风之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魔法王国,稷下学宫附近也有卖许多小道具,莉雅也曾买过神奇的传送斗篷和隐身斗篷,给学宫的教师们送过“惊喜”。

       虽说在象牙白塔附近设有结界,那些魔法道具理应无效。但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万一真是有人研发出可以破解此道的新玩具……莉雅公主若是个守规矩的寻常孩子,该做的便是悄悄喊来侍卫搜查,并请魔导公会加固象牙白塔的防御结界,这才是符合安全的正确想法。

       但莉雅不是。

       这位丝毫不会武功的小公主,在想到或许有人潜进王宫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惧害怕,而是兴奋。她兴奋得几乎雀跃起来,每一根毛发都在欢呼了。

       多有趣啊,小公主想。

       但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心情,她不愿意打草惊蛇,吓走了这不知身份的潜入者,丢失“恶作剧”的机会。

       天赋异禀的小莉雅脑筋转得极快,她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那棵榕树,蹦蹦跳跳地转到苗圃后头——那边有一桶粪水,是园丁放在那儿准备浇灌农作物的。

       她之所以知道得一清二楚,是因为和花天邪还打过没意义的赌,说谁敢把手伸下去云云。

       小公主毕竟还是有点贵族洁癖的,不至于真把手伸下去。但她确实可以忍着恶心拽住粪桶的把手,以她这辈子最快的、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它……往树下泼去。

       “哗啦!”

       “???!!!”

       显形出来的男人显然是懵了,手上图纸都掉了地。哪怕他防御得已算及时,那桶粪水也是结结实实地泼了上来。

       他忙不迭一股脑儿地将身上沾了脏污的东西全扯下来——裹头的白巾扔了,假的大胡子也甩了,连用了几次洁净咒术,虽让身上显得没一丝污渍,但地上那堆脏臭依然彰显着他刚才的狼狈。

       四目相对,小女孩没半点愧疚地叉着腰看他,相貌形容极度肖似其母,俨然是缩小版的妮妲女王。

       男人很想从这尴尬处境中逃离:说好的小棉袄呢?这棉袄也未免太有味道了吧……



夏虫语冰

【白军皇/妮妲】狭路

*多好磕的一对为什么没人陪我磕15551


       0

       也许她爱上过编草蚱蜢的少年,也许他爱上过月夜下的“鲛人”少女。

       也许。

       然而相逢于狭路,无人得胜。


       1...


*多好磕的一对为什么没人陪我磕15551



       0

       也许她爱上过编草蚱蜢的少年,也许他爱上过月夜下的“鲛人”少女。

       也许。

       然而相逢于狭路,无人得胜。


       1

       阿绫抱着炸药包探出头时,听到的竟是一声口哨。

       这口哨声之所以不寻常,并不是因她刚从水中浮出来,而是因为……此时正是半夜三更,月已西沉,远远地还传来更夫恪尽职守的证明。

       “嘿,美人儿,”吹口哨的年轻人一副浪荡子做派,“你……唔,你不就是城里头义诊的那个美女大夫嘛?咱们可真有缘分,我才想装作崴脚去诊治,就撞见你了。嘿嘿,瞧这三更半夜,咱俩月下小溪边,孤男寡女好生意趣……”

       阿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倒也知道现在是三更半夜。

       “兄台大晚上的到溪边来做什么?”

       问完她便有些后悔。这人行为古怪,自己又何尝不是,大半夜钻河底难道是为了野泳吗?

       “钓鱼呀,”公子哥儿收起钓竿,挥动着向她示意,说得理直气壮无比骄傲,“你大约不知道,即便是同一区域的河道,季节不同,甚至时间上细微之处的不同,能钓到的鱼的品种可是大大的不同。晚上与白天当然也不一样。”

       “兄台,你这是效法上古先贤呢?直钩无饵,哪里能钓得上鱼来?”

       “有些鱼儿不用饵也会咬勾。久处水底,总会不自禁向往天空的飞鸟,即便付出的代价过于昂贵,得到的报偿又毫无价值。再说了……”

       他朝她眨眨眼:“我这不就钓到一条稀世的鲛人吗?”


       阿绫为自己竟有那么一瞬间被他骗到而羞愧。


       “这位美丽的鲛人姑娘,我今晚还准备了画板,本打算欣赏溪边夜景的。现在嘛,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模特,让我描绘一幅月下鲛人图呀?”

       遥远的冰之大陆有传说,鲛人上身为美人,下身为鱼尾。他们在大海中歌唱,常常引得船员心旌神摇,而使船只触礁。传言绢之国有渔夫幸得鲛人之泪落在帕上,返家后泪凝成颗颗珍珠,渔夫由此致富。

       “你要是不答应我……”

       公子哥儿把钓竿抛到一旁,翻起岸边的包裹,摸出颜料与画具来。隐约的威胁仿佛是错觉,一瞬间便转为了自卖自夸,“那绝对会是你一生的遗憾哦!别说是艾尔铁诺,就是在千年古国雷因斯·蒂伦,想求我画画都是要预约到明年的!”

       艾尔铁诺人?

       阿绫在脑中盘算,如今风之大陆上,除去雷因斯、艾尔铁诺、武炼三国的王族与盘踞自由都市可称暗之君王的青楼联盟,举足轻重的豪门不过五家——雷因斯白家,艾尔铁诺花家,自由都市东方家以及武炼的麦第奇家和王家。

       这公子哥打扮骚包,作风倒颇似那“遍地珍异生豪光,引得红日出东方”。不过按此处地域,也大有可能是“珍珠鞍,轻骑马”的玄京花家。


       “姑娘,你不说话也不动弹,我就权当你默认,替你作画咯?”

       “兄台客气,”阿绫不想再与他胡搅蛮缠下去,上游住户必定对水闸非常重视,此刻或许恰巧无人巡视,却绝不是拖延的理由,“我还有事要处理,您下回再画吧。”

       她转身欲行,身后熟悉的声音却陡然变了语调,凉凉道:“鲛人姑娘,你的包裹材质特殊能防水,但里头的炸药配置比例似乎不大对。这样恐怕炸不开大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见她面露忧色,那来路可疑的贵公子才笑出声来,“别紧张,其实我们算是同路人。我这人呢,就爱看个热闹,炸水闸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他提溜起刚才摸出颜料的包裹,“我也贡献一些炸药吧。要炸,就要炸得够劲!”


       2

       爆炸掀起重重水浪,他曾自以为是地将她护在背后。如今远隔万里的海浪之下……是否会有鲛人呢?

       身边的人没话找话,打断了他的回忆:“好大的风浪,今夜海上也不平静啊。”

       这位老友的运道向来不好。天公不作美,话音刚落,暴风雨就像是被按了关闭钮,直接停住了。

       海面平静无波,两人一时尴尬。

       “咳咳,”老友自我解嘲道,“风平浪静也是好事。”

       “朋友,一个人站在桅杆顶上,看着还算威风。两个人一起站上来,就活像蠢材了。你不去‘你儿子’病床边守着扮老父亲削水果,难道还要和我聊聊,再做一笔交易吗?”

       “……”老友却似乎没有打趣的念头,犹豫半天琢磨出个词来,“日久生情,真有这么回事吗?”

       “日……久生情?”他故作一脸惊愕,“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我与亡妻之间的感情和你与那便宜‘儿子’可不一样!”


       3

       海商王的五色帆船不知多少次环游鲲仑世界,却没有在绢之国附近见过传说中的鲛人,多半是在冰之大陆早年的远洋捕捞中被“物竞天择”了。

       倒是生态较原始的黄土大陆,纵然东海之滨战火密集,人鱼族也仍是司空见惯的生物。

       他与海神宫殿的那对情人合作“拍电影”时,也雇佣过不少,可惜没有绢之国传说中滴泪成珠的奇观。

       也许奇观只存在于传说。

       又或许不该存在的东西终究会消亡。



       4

       艾尔铁诺历二六六年杭州,春三月。

       “跳啊,跳啊,跳出来吧!”

       诊所边的老树下,孩子们围成一圈,齐声喊着口号。这些离停滞期还远的孩童总是精力过剩的,喊得那么大声,那么久却也不觉得累。

       不请自来的公子哥好奇心起,拉了个蹲在一旁的男孩问话:“他们在玩什么游戏?”

       “……跳蚱蜢。”

       凑近了看才发现,男孩右眼下有奇形花纹,这是“鬼夷”一族的象征。难怪不合群。

       事实上,没人来驱赶他已属难得。


       鬼夷族意为“魔鬼遗留在人间的孽种”,是九州大战时的遗留产物,人魔混血的结晶。魔族撤军后,这些混血儿大部分在艾尔铁诺内四处流浪,备受歧视。

       “阿秦,来帮我把糖果分给小朋友们吧!”

       “好的,”男孩阴郁的脸上扬起笑来,站起来朝陌生客人挥挥手以示告别,“罗姐姐,我这就来!”

       公子哥有些惊讶,这诊所竟让鬼夷族的孩子来分糖果,便也释然。毕竟玩耍的孩子们年纪尚小,可能还不甚明白大人们对鬼夷族的排斥。

       他笑笑,跟在男孩身后不紧不慢地走进诊所。


       今天似乎没有病人,诊所里头安安静静的,只有个笑眯眯的姑娘正端着一盒糖果。

       “罗姐姐,今天的糖果比平时多诶!”

       “没错,阿秦观察很敏锐哦,”被称为罗姐姐的姑娘笑着招手,“是阿绫早上做饭的时候说今天有值得庆祝的好事,让我多买一些糖果回来。”

       “哇,那绫姐姐今天是不是还会做好吃的?”

       年轻人与她见礼,并表示自己是来寻阿绫。阿罗姑娘打量了他一阵,多半怀疑他是阿绫的追求者之一,还是笑眯眯道:“阿绫在花园里。”



       白衣裳的少女哼着不知名小调,一手提着浇花用的洒水壶,一手拨开花丛,细心检查杂草。棕色短毛的小狗懒洋洋趴在她脚边,一双花斑猫咪左右嬉戏,还有只小奶猫往她肩膀上窜。

       那时间阳光正好,打在叶片上的阴影都觉温和,暖煦照在她身上,又有蝴蝶恰恰飞过,斑斓的翅翼作饰,像是教堂里常绘的圣母像。

       若不是亲眼见过她目睹爆炸后掩饰不住的兴奋表情,年轻人几乎都不敢置信今晨与昨夜的是同一名女子。

       “鲛人小姐,”短暂的恍神后,他站在稍远地方向她招呼,“我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按顺序说罢,”少女放下洒水壶,抱起小奶猫,又补充道,“我叫阿绫,不叫‘鲛人小姐’。”

       “好消息是,水闸彻底炸开,下游的居民现在已经能喝到水了。坏消息是……”

       两猫见生人过来,竟一点不害怕,还主动往他这边蹭过来,似乎是想讨要食物。

       在花圃边玩耍,猫咪爪子上沾着泥,还有肥料的清香,年轻人眉头一皱,往侧面挪步。头上有黄褐斑纹的那只猫咪却不肯善罢甘休,持续靠近。

       眼见要沾上他白袍时,年轻人脚下一动,分身化影,一瞬间便登上了院墙顶。猫咪们傻了眼,猜不透对方是怎么突然跳上去的,两脸惊恐地瞪着他。

       “噗,二花,别闹了。”


       阿绫虽不会武,然家学渊源,眼光总是有的。分身化影是白家六艺中光电腿的特征,她心里猜测,面上笑道,“想不到兄台居然怕猫。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是,上游的居民认为是下游做的手脚,下游不认,说是天雷劈的。两边吵得不可开交。我来的时候,持械斗殴已经展开了。”



       5

       “有意义吗?”白衣公子似乎有些疑惑,“我以为你不是那种……和善的人。他们之间的争斗不可避免,水闸被炸仅仅是个导火线,你阻止了这次也会有下次。”

       只要利益纠缠仍然存在。

       “你想说的不是和善。是软弱吧。”阿绫低着头,年轻的公子看不到她此刻眼神,“不可避免的冲突,是因为双方间横亘着外在的矛盾。把矛盾的成因毁掉,就能够有好的结局。”

       “……你不是本地人吧。”甚至不像是艾尔铁诺人。

       “让一切有美满的收场,这份心意并不取决于我是哪里的人。举手之劳,因何不为呢?”

       看着他一言不发地转身,阿绫心想,他多半不会再出现了。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她也颇觉意外。


       母亲一生受制于白家,每日在人前摆出完美无瑕的端庄姿态,夜里却常对她垂泪。“妮妲,我的小妮妲,妈妈怎么忍心让你将来同我一样……”

       消耗生命力的滋味并不好受。尽管天生的寿数长过普通人,又有谁心甘情愿缩短寿命,放弃与家人共处的时间,去“拯救”与己无关之徒?

       因此她曾经思虑偏激,甚至暗暗咒骂雷因斯开国的先祖。若不是初代女王心存这捐身济世的念头,后人又何苦一代代被逼着走上牺牲的道路?

       升米恩,斗米仇。两千多年了,百姓都习以为常,将历代女王们的痛楚当做理所当然。


       值得吗?


       面对着母亲苍白冰冷的尸身,妮妲落荒而逃。

       逃离象牙白塔,逃离稷下城,逃离雷因斯蒂伦。她改换装束昼伏夜出,逃向白家触须延伸不到的艾尔铁诺。

       几年前,不可一世的白家家主白金星被艾尔铁诺的保护神——月贤者陆游击败,回国养伤。白家不久又发生了“大灾变”,近乎一夕之间高手尽数亡故,也有传闻说是白金星恐惧月贤者,不得不收缩白家势力。无论真实状况为何,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她相信白家不敢大举进入艾尔铁诺搜索。

       王女妮妲躲在艾尔铁诺的偏僻乡镇,摇身一变,成了医女阿绫。

       她在这里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们,他们并不都是善类,各怀心思各有所需。但这些人们鲜活而真实,琐碎的生活中有鸡毛蒜皮的烦恼,慢慢抚平了她在象牙白塔里的怨、恨与不甘。

       阿绫,不,王女妮妲想,她不能一直逃下去。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逃得了一世,也是一世的惶恐不安,她的子女也终将逃不过去。她不能因为自己此时此刻的退缩与恐惧,将祸患延到未来。

       与雷因斯王族有相同命运的西王母族,那一代逃走的西王母纵然直到死都没有被抓回去,她的女儿却因此惨死。


       她不能逃。


       她要面对这一切,跳出“宿命”的框架,掌握自己的命运。即便最终也会像母亲一样早逝,她也要打碎自开国至今两千年,雷因斯女王的“宿命”。


       院子里,阿秦一个人在玩跳蚱蜢。

       “跳啊,跳啊,跳出来吧!”

       鬼夷族与雷因斯,即使在常人眼中几乎是卑劣与圣洁的一组反义词,但这两者都被无形的枷锁框定了长达两千年之久。不过……一定能跳出来的。

       她要终止此地的旱情,停息此地的争斗。这只是微不足道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古国雷因斯蒂伦。


       6

       临时搭起的高台上,阿绫一身白衣,虔诚地祈雨。

       出乎意料,她在台下祈愿的人群里一眼就望见那个青年人。他笑着向她眨眨眼,似乎在说,“想不到吧?我怎么能让你猜到我想做什么呢?”

       她祈了三天三夜的雨,他也在台下站了三天三夜。

       分别前,这仍不知名姓的男人说,要赠她一件礼物,教她闭上眼。相识不算久,但阿绫心里有数,这人并非如他表象的浪荡子,总不至于趁她闭眼来亲一口。

       ……好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不过她也并不太在意。

       这一分别,日后便难有再相见的机会了。她也早在计划里安排下自己未来的婚姻。只有嫁给白家的主人,她才有机会一步步侵吞白家,将这掣肘女王的最大绊脚石转为垫脚石。

       睁开眼,托在男人手掌上的是两只草编的蚱蜢。

       “我很喜欢那个游戏。”



       “然而要跳出去,何其不易啊。”

       海商王感慨道,“我再一次见到阿秦那孩子的时候,是一百几十年后的事情了。过了那么久,艾尔铁诺都从日在中天的强国沦落到将要灭亡,我开始没认出他来……唉,毕竟血糊糊的,右眼下的花纹都看不清了,又缺了半截身子,谁认得出呢?他却认出我了。”

       大约是这百多年的人生并不快活,才会将短暂的温馨铭记于心。

       “那孩子,已经不算是孩子啦。他撑着一口气,问我有没有再见过他的‘阿绫姐姐’。”豢养的东海人鱼正在船上的泳池里起舞,“我瞅他撑不了多久,只好长话短说。‘你的阿绫姐姐,已是我的妻子。我和她过着富贵日子,生了个漂亮的男孩儿。’说到这,他笑着咽了气。我对着他心满意足死去的样子,忍不住说,‘可惜,她无时无刻不想要我的性命。’”

       “想要跳出去,何其不易啊。而坑外的世界,也不见得就比坑中好了多少。像是老友你,当初不也是口口声声地想要改变黑龙会?到头来……”

       他的老友腹诽:mmp,是谁把我坑成这样的你心里没有一点b数吗?

       把蚱蜢扔进深坑里头,再以观看它们如何拼死拼活地跳出来取乐,难道是什么很高尚的事情吗?


瞬间收藏家·肖墨白
台风妮妲走后的第一个晴空是四弦...

台风妮妲
走后的第一个晴空
是四弦的乐谱
没有休止符

诗人二两五
2016.08.04

台风妮妲
走后的第一个晴空
是四弦的乐谱
没有休止符

诗人二两五
2016.08.04

Joelle
台风过后的雨

台风过后的雨

台风过后的雨

ColdMilk-Leung

#华师宿舍日常#
🚤台风天就是要在宿舍泛舟啊,不然要干嘛?

#华师宿舍日常#
🚤台风天就是要在宿舍泛舟啊,不然要干嘛?

咦~
多得台风来跟你们一块可以到处找...

多得台风
来跟你们一块
可以到处找吃的 可以唱K脱鞋
可以走很远的路 可以跑到书店看书
可以一杯咖啡一下午
可以不用担心不认路
可以丑 可以破音
可以嚣张 可以放肆
可以完全戴少怡

多得台风
来跟你们一块
可以到处找吃的 可以唱K脱鞋
可以走很远的路 可以跑到书店看书
可以一杯咖啡一下午
可以不用担心不认路
可以丑 可以破音
可以嚣张 可以放肆
可以完全戴少怡

36街
今晚18:40开始等了一个多钟...

今晚18:40开始等了一个多钟也没见台风来,本就冲着台风去蹲守的,最后落空。第一次做HDR,2333

今晚18:40开始等了一个多钟也没见台风来,本就冲着台风去蹲守的,最后落空。第一次做HDR,2333

_Rx_
妮妲 大雨将路面变成了海洋,两...

妮妲

大雨将路面变成了海洋,两名穿着皮鞋的男子,踩着花坛边缘的石块,快步跳向对面的阶梯

妮妲

大雨将路面变成了海洋,两名穿着皮鞋的男子,踩着花坛边缘的石块,快步跳向对面的阶梯

_Rx_
妮妲,街上的行人脱掉了鞋子,卷...

妮妲,街上的行人脱掉了鞋子,卷起裤脚行走

妮妲,街上的行人脱掉了鞋子,卷起裤脚行走

ID507329730

台风来了 看看“别人家的公司”HR通告

         一切不以放假为目的台风,都是耍流氓。但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公司也照样会扣你迟到。不用问,迎着 50 年一遇的超强台风「妮妲」,今天老板还是让你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小伙伴也迎来了HR的通知:

[图片]

        明天早上9点台风,请大家务必在早上8点之前达到公司,以免耽误项目进度!

[图片]...


         一切不以放假为目的台风,都是耍流氓。但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公司也照样会扣你迟到。不用问,迎着 50 年一遇的超强台风「妮妲」,今天老板还是让你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小伙伴也迎来了HR的通知:

        明天早上9点台风,请大家务必在早上8点之前达到公司,以免耽误项目进度!

        明天早上台风,请各位同事今晚不要回家,以免明天不能来上班!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我感到很不忿,于是小编想看看自己的老板是怎么表态的,但看到这条消息我心里就安慰多了。

          上班的小伙伴们,你们应该得做好心里准备,明天有可能会遇到以下情况:

或者是这样



瞬间收藏家·肖墨白
《台风妮妲过境》只要心里有海,...

《台风妮妲过境》
只要心里有海,🌊
哪里都是爱琴海。🚣🏼

《台风妮妲过境》
只要心里有海,🌊
哪里都是爱琴海。🚣🏼

孟冬小宝宝

起先是没什么风的
只是近日连续的大太阳不见踪影
有些闷的空气下
芭蕉树也是恹恹的

过了一会有了一丝风
慢慢的风渐渐变大
下面厂房屋顶的通风球转的越来越快
一排排的球转起来很好看

过了一会风又渐渐小下去了
远处有飞机穿过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
风小了  大地也安静了

起先是没什么风的
只是近日连续的大太阳不见踪影
有些闷的空气下
芭蕉树也是恹恹的

过了一会有了一丝风
慢慢的风渐渐变大
下面厂房屋顶的通风球转的越来越快
一排排的球转起来很好看

过了一会风又渐渐小下去了
远处有飞机穿过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
风小了  大地也安静了

受惊極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哪里是防台风,这是驱魔吧?!再撒一圈盐效果更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哪里是防台风,这是驱魔吧?!再撒一圈盐效果更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