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妻管严

518浏览    19参与
嘿社会xy2漫画
老婆,你看我是不是手头有点紧?...

老婆,你看我是不是手头有点紧?

老公,你看这里毛都没有!

老婆,你看我是不是手头有点紧?

老公,你看这里毛都没有!

柠檬鸽

妻管严三人组

王英、张青、孙新碰巧遇见,于是找了个地方喝茶聊天,聊的都是自家的婆娘有多么多么暴力。

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也碰巧一起逛街,更碰巧的是她们碰巧听到了他们三个人的对话。

然后,大街上就上演了一场男女混合赛跑以及杀猪般的演唱会。

妻管严三人组

王英、张青、孙新碰巧遇见,于是找了个地方喝茶聊天,聊的都是自家的婆娘有多么多么暴力。

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也碰巧一起逛街,更碰巧的是她们碰巧听到了他们三个人的对话。

然后,大街上就上演了一场男女混合赛跑以及杀猪般的演唱会。


众秀秀不如独秀秀

江澄:打死都不承认我是妻管严!(2)

第四章. 动摇

        “是,穆姑娘。” 小丫鬟丹儿高兴地矮了矮身退下了。

        哪能不高兴啊,这位姑娘自打来了的那天起就不怎么跟人讲话,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也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只从管家那儿知道是个极重要的贵客。关键是......她居然能和主子打起来,还能轻易把他撂倒在床?......她无端地对这位穆姑娘身上的神秘力量产生了某种崇拜之情。

        三...

第四章. 动摇

        “是,穆姑娘。” 小丫鬟丹儿高兴地矮了矮身退下了。

        哪能不高兴啊,这位姑娘自打来了的那天起就不怎么跟人讲话,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也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只从管家那儿知道是个极重要的贵客。关键是......她居然能和主子打起来,还能轻易把他撂倒在床?......她无端地对这位穆姑娘身上的神秘力量产生了某种崇拜之情。

        三日后。

        温情刚拔了江澄头上的银针,见江澄没有醒来的动静,揉了揉太阳穴便出去院子里打算坐一坐。

        江澄回来后身上血污伤痕太多,她好不容易才给他处理干净上好了药。这家伙受伤后没有及时处理,伤口感染引发了高烧,这几日来温情为了照顾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她靠坐了半刻,微风只扬起几回,眼皮子就染上了困意,倚着木栏杆睡了过去。

        江澄睁开眼时,只见几个小丫鬟在张罗洗澡水。

        “水......” 江澄忍着浑身酸痛撑起了上身。其中一位小丫鬟听到动静,风风火火地抄起桌上的水壶水杯送过来。其它两位则激动得抱在了一块相看泪眼无语凝噎。一杯清水下肚,江澄才感觉到自己嘴里肚里全是苦味,一张脸皱得煞是难看。

       “拿开!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苦!”

       “宗主,这是清水,您觉着苦,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喝的药还留在肚子里。”

       “我喝了药?什么药?怎么喝的药,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宗主......您这几日高烧不退,浑身都是伤,亏得穆姑娘衣不解带地照顾您,给您煎药上药擦身子。可这怎么喝的药,丹儿就不清楚了......” 说着,小丫鬟羞怯地移开了视线,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江澄:“......穆姑娘?” 他在脑海里搜索姓穆的人,就是没有想起来是谁。“她人在哪?”

         小丫鬟指了指屋外,“宗主,那不是您的......贵客嘛?” 小丫鬟冲到门旁指着屋外,“喏!就在那,人睡着啦。”

        江澄满脸狐疑地走过去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有些站不稳了。

        衣不解带......擦身子......上药......不知道怎么喂的药......以及,她的卧房......

        江澄好不容易扶稳了门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心里只有三个字: “该死的......” 他拳头紧握,好一会儿才开口,“给她披一件衣服。”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迈出房间走回自己的卧房。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眼里的泪花都还没来得及收住,就又泛起了暧昧的精光:霸道宗主害羞了!

        接下来的日子,江澄一直在外面不知道忙些什么,只是偶尔一两个月才到这小住一两日。说是小住,实际上说落脚更为贴切。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后来有一次,江澄不知道从哪儿给她带了一只镶了金箔,做工巧妙的竹蜻蜓。

         “什么破烂东西。”

         温情放下书看了一眼,让小丫鬟丹儿把它放到书案上去,便打发来送东西的小厮走。

         “她说什么了?”

         “穆姑娘说......小东西挺别致,让我谢谢宗主。”

         “嗯。你下去吧。”

         小厮出了门才敢松一口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现在把姑娘都要玩这么烈的吗?小厮想起来丹丫鬟关于女人“口是心非”的言论,再看看宗主的刚才一瞬间舒展的眉头,才恍然觉得但丹丫头说的也不无道理,“以后都反着传达就对了,爱这种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呀......”。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走了。
      .
      .
      .
      .
      .
第五章. 易姓

        这日,他们正式搬回莲花坞了。再过些时日,门生渐渐多了起来,江澄也越来越忙。整个莲花坞事无巨细,都需要他来打点。

        而温情从来就不得出祠堂所在的院子一步。不知道是不是顾及到她的存在,这个院子修得特别大,几乎跟江澄住的院子一般大小。她每日都要到祠堂去上香,点灯。按照她的说法,她是闲着无事,顺手做了罢。

         丹儿想来缺根筋,只知道江宗主给她住的这地儿气派,清幽,还有种着荷花的小池塘,最适合女孩儿家居住。每天乐呵乐呵的服侍自家穆主子。

        她敬佩她主子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偶尔喜欢上房饮酒。多豪迈的女子!完全不输给他们的家主!听家主身边的小厮德福说,家主心情不好时就会自个儿在房顶上喝闷酒。“要是两人能喝到一起去就好了。” 丹儿心里琢磨着。
       
       很快,莲花坞迎来了重建后的第一个喜庆日子,玄门百家都要登门看看这新建好的莲花坞。

       “......穆姑娘。” 江澄快要被候在门边的丹儿看穿一个洞了,总感觉浑身不甚自在。

       “进来。”

       江澄推门走进温情的书房,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药房。江澄闻到药味,就想起那几天,整个人又是一阵短暂的眩晕。温情背对着他在研究什么草药,一时间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江澄看了看她放在书案上的竹蜻蜓,像是触到了什么一样,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并正了正色。

      温情见来人久久没有动静,便扭头看了过来。见是江澄,便放下手中的活计静待他开口。

      “温姑娘。”

      “现在我姓穆,随母姓。”

      “......”

      “穆姑娘,明日便是玄门百家上门贺莲花坞重建完成的日子,祠堂这边会有人走动。到时候便要委屈你到我房里的暗室去一趟了,你不介意吧?”

       温情眼神有些怪异地看了江澄一眼,“江宗主,男女有别,我到您的房里去,恐怕不成体统。”

       “你!......我受伤的时候是谁放我放在她的卧房?!还......你怎么就不怕体统?”

        “抱歉,江宗主。我眼里只有病人,不在乎谁是谁。这是任何一位医者都会做的事,您不必介意。更何况,您那身子骨,我已经......以为并没什么特别。”

         江澄:“......” 该死的......

        “我无所谓,你爱去不去。只是我莲花坞就这一个藏身之处,别人也不敢随意造次。届时闲杂人多,你遇着谁的眼线都不好逃脱。要知道,你的身份一旦暴露,你我二人都会万劫不复。”

        江澄打开门走出房间,想起来一句话还没交待,“今夜亥时,我在房里等你。”

        远处正在浇花的丹儿听罢,顿时呆若木鸡。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些香软的画面,整个脸顿时红了起来。
        .
        .
        .
        .
        .
第六章. 倾听

        亥时。

        “委屈你了,温...穆姑娘。床铺我已收拾好,暗室不好睡,你且用着我的床,我去书房。明日白天你需要待在暗室,以防万一。至于晚上,我在这打地铺将就一晚。至于那些下人,我已经吩咐好他们不准提及你的事了,届时也会有饭菜单独送到这里来。”

        江澄说完,便拿起自己的床铺出了房门。

        不得不说,江澄当上家主以来,做事稳妥周全多了。已经不是一年前一点就炸的样子。

        第二日。

        莲花坞少有地热闹,江澄转一圈下来,喝了不少酒。平日里,江澄为了方便保持清醒,喝酒会适可而止。可这会儿玄门百家赏脸来贺,江澄自然不能推却,他亦不愿意显得小气。于是,不出意料地,江澄喝醉了。

        小厮送他回到房间时,江澄已经醉得全身发烫。打过招呼知晓温情自己已经洗漱好了,小厮便进来把人放下,顺道问了句:“穆姑娘,需要给宗主准备洗澡水吗?”

        温情看见江澄一副“老子还能来十坛”的烂醉样子,估摸着他已经没有自理能力了,况且自己也在房里,实在诸多不便。她答道,“不需要,让他歇下就好。” 小厮爽快地应了一声,赶忙出了门。

         温情给江澄泡醒酒茶,才刚泡好的功夫,便有人用暗号敲门了,说是送洗澡水来了。

         温情:“......”

         对着一桶大洗澡水,温情大概只能物尽其用。她以温水弄湿了毛巾给江澄降温,免得他醉得太难受。江澄显然被伺候得很舒服,闭着眼露出了毫无攻击性的笑容,口中开始念叨着:“姐姐......”

         温情对这个词异常敏感,像是着了魔一样,愣怔着无法动作。

         江澄久久都感受不到动静,不满地睁开了眼,一时间恍惚地以为姐姐回到了自己身边。

         温情不习惯这样的注视,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江澄以为姐姐要离开自己,连忙死死地抱住了温情的腰。

         ......

         ......

         “姐,不要走......不准丢下我......”

         “姐......我好累,姐......”

         “我不要当家主......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这都什么跟什么?!

         “姐......” 江澄的语气里带了些哭腔,把头往温情的腰间又拱了拱。

         温情整个人都僵住了,还有些慌。“该死......眼泪什么的都要要擦到我身上了”她心里嫌弃道。但她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每次温宁这样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喊她,她都会忍不住缴械投降。

          她叹息了一声,把手放到江澄的头上,另一只手放下毛巾轻轻拍拍他的后背。

         想到江澄才这个年纪就一个人撑起整个莲花坞,还要在一众资历和修为都极高的家主面前强装镇定和成熟,温情不由得有些心疼起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他幼稚,嘴毒,但他此时醉成烂泥的样子,看着倒是比平时顺眼多了。

         温情被抱得有些热了,站得也累了,于是想推开江澄喘口气。没想到江澄实在抱得太紧,她推了几下没反应,“江宗主,放开我。”

        ......

       “江澄,江晚吟,放手。”

        ......

        “......阿澄,先放手。”

        江澄闻言,动了一下,乖乖地把手松开了,温情便扶着他好好躺下。

        终于得了空的温情赶忙喝了一杯水定定惊,见江澄躺得还能称得上老实,她赶忙进去暗室换一身轻便的衣服好照顾“病人”。况且一向爱干净的温情,见不得自己身上有一丁点的眼泪鼻涕一类的东西。

       等她换完衣服出来,她猛然发现床上的江澄此时已经把衣服脱得只剩里衣里裤,摇摇晃晃地向浴桶走去。

       ......他这是要溺死自己吗?!

       温情赶忙上前拉住他,谁料江澄的劲儿实在大,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果然得了一颗好金丹,加上自己日夜的苦练,这功力已经不能同往日比较了。温情此刻才留意到他的变化,江澄的身子骨显然结实了不少,也拔高了许多,自己竟然是比不过了。

       江澄意识到自己把人推到了,迷离的眼神多了一丝慌乱,他走到温情身边伸出手,支支吾吾地对她说:“对......对不起......”

       温情昂着头看着江澄,江澄伸出的手悬了半天,觉着累了,想要收回。却没想到温情一下子把手搭上了江澄的手,起来后反客为主,把江澄带向了浴桶。

       “站好。”

       “嗯。”

       温情悄悄开门唤了江澄的小厮进来为他沐浴更衣,而她自己进暗室也不是,出门也不行,只能离远些在书案边坐着,正好背对着这一屋的尴尬。小厮看温情一身轻便,便对自己这回进来的使命生出了一种无师自通的了然。

        不多时,小厮过来唤她了,说是帮江澄打点妥当了,点燃了床边灯,再吹熄了大灯,就面带微笑退了下去,并轻轻带上了房门。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熟练,温情一时间有些感慨江澄确实有本事,能把下人调教得这么好,做事妥帖周到。

        温情打好了地铺,准备在睡前给江澄灌一杯她交待送饭丫鬟调的蜜水汤,防止酒后腹部灼痛。

        薄被下的江澄睡得有些不安稳,眉头微皱。温情估计他是腹部疼,赶忙扶他起身喝蜜水汤。甜甜的味道滑下喉咙,江澄慢慢舒展开了眉头。等到蜜水汤见了底,温情一手把碗放在床边的小木桌上,一手给江澄探温度。

      温情的手才落到江澄的脸上,江澄便突然伸出手来紧紧抓住她的手。他的眼睛缓缓睁开,眼里有受宠若惊,有尴尬,有迷茫,也有温柔,这些复杂的情绪全揉碎在他的目光里。温情没见过这样的江澄,一时间吓得要把手收回来。

       “我......见你醉得厉害,你的下人也不太懂给你解酒,我就帮了你一下。这下你没事,我就要睡了。床就给你睡吧,今夜我打地铺。”

        “谢了,温姑娘。” 江澄准备起身让床,“但你是女子,理应......等等!我的衣服呢?” 他慌得紧紧扯住了被子。

        江澄发现自己身上......不着寸缕。

        温情:“什么?”

        “温姑娘” 江澄低着头,“可否劳烦你替我拿一套衣服......我现在,不太方便。”

        温情算是听懂了,赶忙解释:“对不住,江宗主,请你不要误会,不是我干的。我......我去帮你拿衣服。”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厮出门前那杀千刀的微笑。

        温情打开江澄的衣服柜子,入眼皆为紫色。

        ......

        她摸索了一阵,突然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衣柜里藏了一个黑色的精致匣子,匣子没有上锁,估计是常用之物。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匣子。

        ......陈情!

作者有话说:文章持续更新中。原本想写成几章就结束的轻小说,但琢磨了很久,觉得舅舅这人保守纠结又傲娇的小性子,他对感情应该会有点儿慢热,所以需要酌情放慢一丁点儿速度。BUT! 宝贝儿们请别忘了咱们还有开外挂一样的神助攻们!所以舅舅的脱单之路是会大提速的!想早点儿看傲娇舅舅发糖吗?求关注求点小心心~!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关注行不行。_(:з」∠)_ 么么啾

众秀秀不如独秀秀

傲娇小狼狗江澄火葬场式追妻记,玄门神秘地下恋情大起底!江澄X温情,HE

江澄:打死都不承认我是妻管严! http://www.bilibili.com/read/cv1242253

江澄:打死都不承认我是妻管严! http://www.bilibili.com/read/cv1242253

汐泊利亚森林猫

【杰医】日常瞎闹梗 杰克:谁说我是妻管严就给你来个公主拖

*来一篇低质量产粮

*越写越乱 控制不了这双手 


艾米丽最近很烦。


莫名其妙的烦。


在修机听到“嘎吱嘎吱”零件运作的声音时很烦;在开柜子听到“吱啦吱啦”铁门生锈的声音时很烦;在裘克拉锯听到的声音时很烦。


尤其是在看到杰克对其他女性笑的时候;抱着别人还哼起歌的时候;在赛后很热情跟妹子聊天的时候,那感觉可以让艾米丽——


直.接.炸.毛.


“杰克,”


艾米丽在游戏中跟他谈判。


“啊……啊?”


杰克忐忑的回答。


“...

*来一篇低质量产粮

*越写越乱 控制不了这双手 


艾米丽最近很烦。

 

莫名其妙的烦。

 

在修机听到“嘎吱嘎吱”零件运作的声音时很烦;在开柜子听到“吱啦吱啦”铁门生锈的声音时很烦;在裘克拉锯听到的声音时很烦。

 

尤其是在看到杰克对其他女性笑的时候;抱着别人还哼起歌的时候;在赛后很热情跟妹子聊天的时候,那感觉可以让艾米丽——

 

直.接.炸.毛.

 

“杰克,”

 

艾米丽在游戏中跟他谈判。

 

“啊……啊?”

 

杰克忐忑的回答。

 

“你过来。”

 

艾米丽示意让他过来,并露出友好的微笑。

 

杰克感觉有大事发生。

 

(杰克飞速思考:惨,完了。她难道发现我吃光了她的草莓酱 摔坏了她粉底液 掰断了她的限量口红 删掉了她手机上的恋与监管者 清空了她的购物车?不对啊,可我明明把跟她说过草莓酱当过期扔掉了 粉底液是我手哆嗦碰掉了 口红是我手贱涂鸦画断的 除了我不准看其他男人连纸片人也不行 清空了淘宝购物……哎等等清空了她的购物车难道不是件值得跟别人疯狂炫耀——我男友帮我把购物车清空了的好事吗……)

 

艾米丽握住他的手,脸上的笑容依旧很友好——“看到其他女的你那脸都快长出花来了,公主抱别人就这么开心?还赛后给我撩妹子?看来是要扎一针给你清醒清醒了。”

 

艾米丽拿出针筒准备给杰克来一针,杰克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然后你就可以看到这个游戏什么叫角色反转——一个医生拿着针筒追一位比她高半个身子的监管者满地图追着跑。求生者剩下的三位队友盲女在默默修机 慈善家在现场解说 律师拿起手机疯狂拍照录视频:


“大家看呐,杰克真是妻管严哎。”

 

杰克:(边跑边骂)你才™的是妻管严,下次我值班别让我看到你!!!


艾米丽:(边追边骂)你还™的有脸说!给我过来!


慈善家:我打赌杰克今晚没法活着回去


律师:不行我要发到第五微信群里


盲女:我也好想看(哭)欺负我什么也看不见

逸轩风水

逸轩风水:面相看丈夫怕老婆还是疼老婆?

在生活中,我们常说某男人是“妻管严”,其实,所谓的“妻管严”有的是疼老婆,有的是怕老婆,那么,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1、两颧丰隆的男人疼老婆

颧骨丰隆饱满的男人,无论是做事做人都非常有责任心,对家庭做出其应付的义务。但是颧骨不可以过高,一旦颧骨过高或过尖,则是克妻面相了。


2、眉尾微微下垂的男人疼老婆

眉尾下垂的男人性格比较温和,和妻子相处的时候能够懂得包容,疼老婆,时时谦让,家庭会比较和谐。但是也眉尾也不能过分下垂,过分下垂眉毛侵入夫妻宫,也不利婚姻。


3、眉粗压目男人怕老婆

眉毛粗浓的男人性格比较执着,做事偏于强势居多,但是如果眉毛跟眼睛的距离很近的话形成眉粗压目的...

在生活中,我们常说某男人是“妻管严”,其实,所谓的“妻管严”有的是疼老婆,有的是怕老婆,那么,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1、两颧丰隆的男人疼老婆

颧骨丰隆饱满的男人,无论是做事做人都非常有责任心,对家庭做出其应付的义务。但是颧骨不可以过高,一旦颧骨过高或过尖,则是克妻面相了。

2、眉尾微微下垂的男人疼老婆

眉尾下垂的男人性格比较温和,和妻子相处的时候能够懂得包容,疼老婆,时时谦让,家庭会比较和谐。但是也眉尾也不能过分下垂,过分下垂眉毛侵入夫妻宫,也不利婚姻。

3、眉粗压目男人怕老婆

眉毛粗浓的男人性格比较执着,做事偏于强势居多,但是如果眉毛跟眼睛的距离很近的话形成眉粗压目的格局,如果再加上双眼无神的话,这样的男人会比较怕老婆,相书上讲:眉毛压眼神无助,背着荆条跪妻房。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4、左眼小右眼大的男人怕老婆

左眼为阳,代表男人,右眼为阴,代表老婆。如果出现左眼小右眼大的面相,则这样的男人在家里属于副职,真正的大领导是老婆。

逸轩微信289638297 实战派风水、命理专家。命理预测、起名改名、爱情婚姻、求财改运、风水调理等。


魔鬼猫
【魔鬼猫表情-揪耳朵】#委屈...

【魔鬼猫表情-揪耳朵】#委屈 妻管严 家暴 生气 魔性 斗图 zombiescat


【魔鬼猫表情-揪耳朵】#委屈 妻管严 家暴 生气 魔性 斗图 zombiescat


荻里予

串剧风云

9.[金陵城外深夜的某座孤山]
梅长苏:[招手]呦~好久不见啊!老师!
谢玉:[抬了抬手]是啊,好久不见呢,明台!
梅长苏:其实有一件事情,到如今,我想我……
谢玉:[打断]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问过你的——会不会想念这里?
梅长苏:[若有所思]唔,记得,军校里嘛。不过就算你再问一次,我仍然……
谢玉:[笑]你不怕我又揍你一顿?
梅长苏:[无所谓]呵~您是长辈,被教训两句又能怎么样?
[闪回大梁皇宫内殿]
萧景桓:哈哈,七弟,虽然不该我说,但是从古至今,你的斗争经验都太少啦![难得粗线就不能多点台词吗?]
萧景琰:阿嚏!啊!父王,求轻虐!
系统音:提示,您的好友,易踹(推)倒的靖王殿下上线!
[梁帝摆驾芷萝宫。]
梁帝...

9.[金陵城外深夜的某座孤山]
梅长苏:[招手]呦~好久不见啊!老师!
谢玉:[抬了抬手]是啊,好久不见呢,明台!
梅长苏:其实有一件事情,到如今,我想我……
谢玉:[打断]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问过你的——会不会想念这里?
梅长苏:[若有所思]唔,记得,军校里嘛。不过就算你再问一次,我仍然……
谢玉:[笑]你不怕我又揍你一顿?
梅长苏:[无所谓]呵~您是长辈,被教训两句又能怎么样?
[闪回大梁皇宫内殿]
萧景桓:哈哈,七弟,虽然不该我说,但是从古至今,你的斗争经验都太少啦![难得粗线就不能多点台词吗?]
萧景琰:阿嚏!啊!父王,求轻虐!
系统音:提示,您的好友,易踹(推)倒的靖王殿下上线!
[梁帝摆驾芷萝宫。]
梁帝:[第一次粗线有点鸡冻耶!]爱妃,你说,我是不是对小辈太狠了些?
静妃:阿诚但凡能有点觉悟,以后一定是会感激陛下的,因为……
[上海郊外同样深夜的乱葬岗。]
王天风:[闷闷不乐脸]苏先生,本君侯前儿个被剧透了,伐开心!!!
明台:[摆手]这不简单嘛,伐开心,买包包啊!我都给曼丽买一大堆了!不过呢,说实话,像侯爷遇到这种事情,建议还是跪……
王天风:[咬牙切齿]……你就不怕,本侯也给你,剧透了?
明台:[冷笑]看来我不说,军侯是不会死心的了?
王天风:嗯?[卖什么关子啊你?!]
明台:[回忆往事ing]依稀记得,有一次您火急火燎地对完戏,然后火急火燎地赶回家……谢侯爷不愧是不折不扣的妻管严呀!
王天风:额…咳咳,这个就别拿到面上说啦QAQ况且也是题外话吧,这和先生要说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明台:莅阳公主曾经请教苏某,如何能让您每天早早收工。
王天风:…还是没懂一_一|[为什么有种越来越接近真相的错觉?]
明台:[坏笑]这不就得了嘛!那天侯爷不是早早收工了?[叹气]其实,某方才想坦白的,就是这件事情……
[此刻插入名侦探柯南经典BGM,某人脑海中有电光火石划过~~~]
王天风:原来秦般若也是你们的套路……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明台:我以为,你早已做好接受的准备了!最后一次出场,让你领一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便当吧!
王天风:[生无可恋]……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那天我回家仍然跪了……
明台:[扶额]这,大概属于本剧组未解之谜之一吧?!
汪曼春:阿嚏![在拍死第233只蚊子后]丫的,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指着一个人]你,磨叽半天干什么,领了便当就赶紧给我走人![指着另一个]还有你,就是说你呀!还等啥,要么去悬镜司,要么去76号!其他无关人员,退散!!![姐终于霸气一回了!我要为反派挽尊!我要为反派带盐!ps.师哥,有没有觉得我很能干——我可是为经济司省了一大笔经费哦!]
[靖王府风平浪静的午后时光。]
萧景琰:[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后]大哥,我有些累了,想请两天假!
蔺晨:没事吧?难道是上次的枪伤复发了?赶紧去苏医生那里复个诊!
萧景琰:嘤嘤嘤此时此刻大哥你最令人感动了!
蔺晨:[清了清嗓子]咳咳,主要,苏医生不是自家人嘛,看病不要钱嘛!要是我出山,搞不好会令人倾家荡产啊!
萧景琰:[满脸黑线ing]
莅阳:[阿嚏!]等下,说是自家人,但是明台说的套路……
蔺晨:啊苏医生,对于这个你大可放心!近来面粉厂有几条搓衣板的生产线已经开始投产了……
莅阳:唔[满意极了!]
[在谢幕前,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人数越来越多ing的盒饭组。]
梅长苏:[冷着脸]苏某的复仇还没有开始,急着采访做什么?
林殊:[扼腕]……他们要采访的,是我们一家……
满崽:55555
于曼丽:@明台,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郭骑云:[一副过来人的深沉]喏,筷子给你。别多想了,趁盒饭还热乎,早点吃了吧!
王天风:前面说一家的,打酱油的就不说啦→_→,别忘了还有我的好基友虾酱和死对头誉王呢![这时看到了郭,于二人]呦~好巧啊你们![靠近瞅了瞅]今天的盒饭看起来真不赖哦!
于曼丽&郭骑云:[眼中饱含泪水]滚~犊~子!!!




——————————————————————————
诶,正剧里明台亲手结果王天风那段,实在太悲伤和残忍了,后来全面解读死间计划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至于套路究竟是谁的锅,且听下回分解→_→然而并没有

荻里予

串剧风云

8.[76号刑房,毒蜂被抓。]
王天风:[强压怒气]呵~~~秦般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竟然敢抓本军侯!
汪曼春:[拍拍王天风的脸]喂!醒醒好伐?!这里是死牢,有的进没的出,现在嘴硬,一会儿啊,有你好看的!哼!
王天风:我是皇帝陛下的宠臣,你敢拿我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就……
汪曼春:宠~臣~哎呀瞬间脑补十万字的君臣君文呀[捂嘴笑(=^_^=)]
王天风:[感觉暴露了什么的样子(>﹏<)]你,你弄错重点了,我明明……
汪曼春:咳咳[脑补的事情一会儿再说!首先正剧!正剧!]枉我一开始还把你当做劲敌,没想到,你这种双商,充其量只是个二号boss,活不到最后啧啧啧!
王天风:[愤愤不平]你丫的...

8.[76号刑房,毒蜂被抓。]
王天风:[强压怒气]呵~~~秦般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竟然敢抓本军侯!
汪曼春:[拍拍王天风的脸]喂!醒醒好伐?!这里是死牢,有的进没的出,现在嘴硬,一会儿啊,有你好看的!哼!
王天风:我是皇帝陛下的宠臣,你敢拿我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就……
汪曼春:宠~臣~哎呀瞬间脑补十万字的君臣君文呀[捂嘴笑(=^_^=)]
王天风:[感觉暴露了什么的样子(>﹏<)]你,你弄错重点了,我明明……
汪曼春:咳咳[脑补的事情一会儿再说!首先正剧!正剧!]枉我一开始还把你当做劲敌,没想到,你这种双商,充其量只是个二号boss,活不到最后啧啧啧!
王天风:[愤愤不平]你丫的够狠啊,竟然敢剧透!!!只是[眼神突然悲伤起来]……
汪曼春:[好奇]怎么?你还有未了的心愿?[得意]说出来听听呗,兴许我心情好,可以……
王天风:早上出门前,我给wuli莅阳做的冰糕,忘记放冰块冰镇了,现下天气升温不知会如何?啊!遭了,我想起来了,天气预报说过的!这下一定不妙了……
汪曼春:卧槽!对戏对到这儿窝再也不能忍啦!导演我强烈拒绝和妻控对戏!!!我要收工!
[琅琊阁,调戏着小飞流的少合鸟主打了个喷嚏。
蔺晨:切!少来了!还好意思说人家,你丫的不还是一个[师]兄控吗?!
梅长苏:大哥,近来,我总有一种被人卖了的感觉,你说……
蔺晨:哦我当是什么?!飞流别跑啦,赶紧给你苏哥哥哥拿药过来!
梅长苏:……]
[那厢大梁皇宫,莅阳和静妃用完午膳,静妃留莅阳在芷萝宫叙旧。]
莅阳:[开心极了]每次来都可以尝到你好手艺!我实在羡慕呀 !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
静妃:这没什么的,你下次来呀,去我家厨房,我直接教你做![转过身]阿香啊再去沏一杯茶来!
莅阳:那敢情好!我也不客气啦!
静妃:[转回来]本来就是嘛,咱俩谁和谁呀!我和你说呀,明台&曼丽他们那帮年轻人,总爱洋汽水儿,我却觉得,还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好!这不,我回趟苏州,就带了些清明新上的碧螺春来!
莅阳:哎呀,真是太好啦!不过我也不好意思总腆着脸吃你的。[拿出一个神秘包裹]不瞒你说,今天出门前,我家那口子,暗搓搓地给我塞了一个凉凉的食盒,让我想吃了再打开——别的不说,他的手艺倒是不差呢!
静妃:呦,没有看出来,你家那位还有这么一手![好奇地打量]看样子还没有动过对吧?快打开让我开开眼界嘛!
随着“啪”地一声,食盒打开!这时收音机里传来天气预报——今日下午2点左右最高气温达27℃~~~~~
莅阳:……
静妃:……
不用说了,今晚的搓衣板,谢侯爷,承包了~


——————————————————————————
王天风真是个疯子!可是同样地,讨厌不起来!
其实我也不清楚莅阳会不会是一个吃货[?],但是静妃的好手艺真的是有目共睹的——我对榛子酥也不过敏呀23333

_弹牙牛肉丸

【靖凰】父皇从来都不向着我! 妻管严宝宝别哭

一直想拿碰瓷场景做个视频,一不小心做成了鬼畜!婚后景琰宝宝不仅是个妻管严,连他父皇都向着儿媳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354956

一直想拿碰瓷场景做个视频,一不小心做成了鬼畜!婚后景琰宝宝不仅是个妻管严,连他父皇都向着儿媳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354956

荻里予

串剧风云

3.[湖南军校,教练场。]
   王天风:[没错!又是我,以我开头总是没错的!]
                会想念这里吧?
   明台:会。
   王天风:[呵~苏先生,不愧是在本候府上住过的人,果然有品。既然这么给我面子,我就再考验考验你吧。]
   [梅长苏打了个喷嚏]
   王天风:那么,这里的人呢?也会偶尔想起来吧?
  ...

3.[湖南军校,教练场。]
   王天风:[没错!又是我,以我开头总是没错的!]
                会想念这里吧?
   明台:会。
   王天风:[呵~苏先生,不愧是在本候府上住过的人,果然有品。既然这么给我面子,我就再考验考验你吧。]
   [梅长苏打了个喷嚏]
   王天风:那么,这里的人呢?也会偶尔想起来吧?
   明台:会。除了你,谢玉。
   王天风:[滚蛋,真后悔上辈子没有干掉你!!!不过也该我回回本了~]
   [梅长苏又打了个喷嚏]
   [琅琊阁内,蔺晨喝酒,梅长苏饮茶。]
   蔺晨:你不会平了旧案,就回湖南那鬼地方去吧?!
   梅长苏:大哥,你可不带这样开玩笑的啊。金陵那么好,琅琊山我都差点不……咳咳,也就是离香港远了些,不过离上海也近嘛!
   蔺晨:可我听说有人,把压箱底的家当,都献上的。这点诚意竟然都没有打动你吗?
   [医院,在整理药品的苏医生,打了个喷嚏。]
   [回到湖南军校的教练场。]
   王天风:这是我所有家当里最拿得出手的礼物……
   明台:苏某曾言明,别人用过的东西,是不会用的。这份肮脏的供词谢侯爷自己留着保命吧。[看~我很文艺范儿吧]
    王天风:你原来是个如此耿直的boy!我很欣赏你,但留着它,做个纪念吧。
    [萧景琰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谢府,梅长苏在搬家ing]
    梅长苏:导演!老师对错词啦!
    谢玉:[一本正经脸]苏先生这就无事生非了!本侯爷只想在你搬走前,问一句,明台,你没有什么要送给我吗?
    梅长苏:[无辜脸]本来是有的,但我改变主意了。像一品军侯这么清廉如水的人,我可不敢送礼。免得到时候又要去趟悬镜司。[搞不好连赈灾资格都没了!]
    谢玉: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现在的年轻人啊![看了一眼手表]我赶着收工呢!
    [重庆某地,林参谋也打了个喷嚏]
    [没事,金陵城内,夏江和誉王也打了个喷嚏,只不过出于面子,刻意淡化了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明家客厅,苏医生与明镜开着茶话会,明诚也正巧在。]
    明镜:景琰,你不是铁打的身子骨吗?怎么最近时不时地打喷嚏?
    明诚:母妃不必担心,我在蔺少合鸟主身边,他一看我身体不适,就会立刻诊治。
    明镜:嗯,也好。那你呢,莅阳,你也感染了风寒么?
    苏医生:你且放心,府中时常有御医来问诊的,所以…但我家那位……近来不太安生。虽说面上仍然是百依百顺的样子,但是光跪搓衣板已经……
     [明诚识趣地退出房间]
     明镜:唉呀!看来是五脏六腑动了肝火,别忘了我进宫前曾做过医女的,若是西医的法子不行,我这儿可是又可以针灸又可以食疗的。咱们又是自家亲戚……
     [那厢谢玉忍住抽人的冲动对完和明台的对手戏,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侯府。脑中一直思索着今晚做什么菜哄着wuli莅阳才好。众儿女路过看到父亲的一张风风火火的痴汉脸,都是以一副“老爹已不可救药”的无奈状默默离开。]

——————————————————————————
谢玉正剧里坏到我恨不起来。就算负了全世界,也永不负莅阳。谢玉再欠抽,也是妻管严,鉴定完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