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姐弟股

8595浏览    51参与
甘野量

https://amanoryo.lofter.com/post/fccbb_1c9ad9626

接这篇。原本没想继续画下去结果又有灵感了就……

*好孩子不要学图1

https://amanoryo.lofter.com/post/fccbb_1c9ad9626

接这篇。原本没想继续画下去结果又有灵感了就……

*好孩子不要学图1

Sadin電電子

那个【三王子x卡塔丽娜x吉斯】的电灯胆后半段做出来了!是完整版!

那个【三王子x卡塔丽娜x吉斯】的电灯胆后半段做出来了!是完整版!

花辞.
关于动画里送剪刀的联想……

关于动画里送剪刀的联想……

关于动画里送剪刀的联想……

弥黯_路飞天下第一

【姐弟股】平行世界灵魂互换3

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这一章解的是吉斯的心结,他纠结着的问题会在这一章得到解决。

前三章讲吉斯,后一章炒股,希望吉斯能够永远和他的姐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以下是正文前的一点我的想法。

吉斯八岁进入克拉艾斯家,十五岁去魔法学院,吉斯的那个勾人的气质怎么说也要到十二岁才显现吧,我就当他已经被卡塔丽娜欺负了四年……然后穿越到平行世界

这个时候的吉斯估计还算是个乖仔,青春期叛逆的苗头还没显现,他也是刚刚尝到了一点自己的美貌能够带来的好处,正在体验这种新鲜的感觉,以此来填补内心的空洞。

if线里十五岁的吉斯对于卡塔丽娜就是完完全全的排斥,但从小时候的小心翼翼过渡到这个排斥总是要有个时期的,...

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这一章解的是吉斯的心结,他纠结着的问题会在这一章得到解决。

前三章讲吉斯,后一章炒股,希望吉斯能够永远和他的姐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以下是正文前的一点我的想法。

吉斯八岁进入克拉艾斯家,十五岁去魔法学院,吉斯的那个勾人的气质怎么说也要到十二岁才显现吧,我就当他已经被卡塔丽娜欺负了四年……然后穿越到平行世界

这个时候的吉斯估计还算是个乖仔,青春期叛逆的苗头还没显现,他也是刚刚尝到了一点自己的美貌能够带来的好处,正在体验这种新鲜的感觉,以此来填补内心的空洞。

if线里十五岁的吉斯对于卡塔丽娜就是完完全全的排斥,但从小时候的小心翼翼过渡到这个排斥总是要有个时期的,小时候他哥哥那么对他,他还是没有产生怨恨而只是愧疚,那么,我觉得,吉斯在if线里对卡塔丽娜那个冷漠的态度,应当是出于,他体验到了轻易能够得到的来自女孩的爱慕之后,逐渐有了自信,意识到自己不被喜欢,并且被卡塔丽娜欺负不是自己的错,所以他才开始对克拉艾斯家产生抵抗的情绪。

12岁的吉斯恰好是在自卑和刚刚使用自己的魅力当做筹码来博取别人的爱意的新鲜期之间,这个时候他很怕卡塔丽娜,但是他还是渴望家人的亲近的,并没有那么排斥,所以卡塔丽娜突然的接近很轻易的就被他接受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安全感,所以就需要卡塔丽娜帮帮他啦。





正文


在和卡塔丽娜的父母报备了我们晚上要睡在一个房间之后,我和卡塔丽娜暂时分开了。

在回房间之前,我找了几个女仆搭话,试图更加清晰的确认我已经是身处另一个世界,这一切不是我的幻觉。

而在那个世界,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忽然发现,克拉艾斯家的女仆对待我的态度忽然就好转了很多——她们不再像以前一样把我当做空气看待,就算我不与任何人接触,停驻在我身上的目光也多得让人无法忽视,这个变化让我有些茫然,而当每一次我回视过去的时候,她们却会慌张的把眼睛移开,这让我以为一切和从前也没什么变化,但让我惊讶的是,在偶尔的接触中她们却也对我和颜悦色了许多。

我其实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完全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直到某一天,我在路过时忽然听到两个女仆正小声的讨论着我,其中一个女仆很是兴奋又感慨地说:“吉斯公子真是越来越让人心动了呢……”

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想听听看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也许能从中弄明白最近发生的变化的起因。

“是啊,吉斯公子的脸最近已经帅到会让人看到入迷的地步了!”另一个女仆用力的点头附和着她的话。

“不只是脸,他的浑身都散发着迷一样的性感,让人看见他就忍不住脸红……吉斯公子明明才只有十二岁,看来长大以后绝对是那种不得了的存在啊!”

“感觉如果他喜欢哪个女孩,只需要对她笑一笑,那个女孩就会答应他的任何要求吧!”

两个人越说越兴奋,我却听得有些茫然了,我还有这种魔力?

我不动声色地悄悄走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我看着镜子里我的脸,有点茫然的露出一个微笑。唔,确实赏心悦目……也许这张脸可以为我换来我想要的。

我在心底默默思索了一阵,做了一个决定,于是从此以后,我便总是对人以笑脸相迎。并不是那种刻意讨好的笑脸,我有认真的对着镜子练习过,那种温和的,友善的微笑,我现在几乎可以当做面具使用,无论无心情如何,我始终都能保持这种恰当的微笑,而成果也是显著的,当我以这种笑脸面对别人时,得到的回应也几乎都是友善的。

之前因为克拉艾斯夫人和卡塔丽娜小姐对于我的态度而对我十分冷漠的女仆忽然便对我亲切了起来,甚至还会悄悄地提醒我卡塔丽娜的行踪,让我可以尽量避开她,从而避免被她冷嘲热讽和欺负。

只是我利用这份技巧跟几个女仆关系稍微好了点儿,并试图用她们的亲近来填补我内心的空洞之时,我的灵魂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现在的我虽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可是能够利用的优势我自然也不会放弃。

于是在我一边微笑着,一边与这个世界的女仆闲聊,很轻松的得到了不少信息,以别人的视角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克拉艾斯家是什么样的状况。

与日记里描写的差不多,卡塔丽娜几乎每天都能闹出各种新鲜的动静,与另一个世界的卡塔丽娜简直天差地别,而且还会做各种不像是千金大小姐会做的事,而后被克拉艾斯夫人骂。

我和她的关系也几乎是好到每天都要黏在一起,无论她做什么我都会陪着她或者帮助她去做,所以时常会被连累,跟着一起挨训。

而说着这些事的时候,女仆们也不会再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而是一个个忍俊不禁地笑着起来,都是好像拥有着美好回忆的那种表情。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望着寂静的房间,忍不住有些慌乱和烦躁。

这个美梦太真实,太让人留恋了,我完全不想醒来。可身处另一个世界的我才是这个卡塔丽娜真正的弟弟,我只不过是借了他的身体才享受到这一切:亲切的家人,有趣的朋友,还有会用力拥抱住我,愿意宠着我的卡塔丽娜。

只体验了不到两天的时间而已,但现在的我却已经害怕失去这一切了。

所以我和另一个我有什么不同?如果是这个我的话,卡塔丽娜还会爱我吗?我身份低微所以不被接纳,无法操控魔力而被别人恐惧,这些都是我的噩梦,也是我十二年来没有家人的理由。

这个世界的卡塔丽娜是不会计较我的这些问题的是吗?那我替换掉了她真正的弟弟,她会生气吗?

我思考了一会儿这些问题后无果,便也不去挣扎了。还是想一想今晚要怎么和我这位姐姐相处吧,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回去了,还是珍惜一下相处的时间比较好。



“吉斯,睡了么?”卡塔丽娜敲了敲我的门。

“没有,姐姐,我还没睡,请进吧。”我回应道。

今晚卡塔丽娜要和我睡一个房间的消息早就已经知会了仆人,所以地上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一床厚厚的铺盖,而床则被我让给了卡塔丽娜。

至于义姐弟睡在一个房间是否合乎礼仪……也许是这个世界的我确实是个让人放心的家伙,卡塔丽娜带着我去和她的父母说这件事的时候,两人甚至连犹豫都没有就同意了,克拉艾斯夫人甚至叮嘱我:“吉斯,你姐姐要是打扰你休息的话,把她赶回房间就好,不用因为不好意思而忍耐。”

回忆起这件事,我注视着抱着枕头开门进来的卡塔丽娜,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吉斯,你在笑什么?”卡塔丽娜跑到床边坐下,晃悠着双腿问我。

“我觉得姐姐对我很好,我很开心。”我笑着回答,也跟着走到床边的铺盖旁,脱了鞋子坐在松软的被子上。

“那当然啦!我可是吉斯的姐姐,保护吉斯是我应该做的呀!”她兴奋地在床上弹了两下,而后计划着:“虽然我们不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但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阻止吉斯做噩梦,”说着她拉过我的手用力握了握,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们俩可以这样一直牵着手!这样吉斯有哪里不对劲的话我就能察觉到啦,这样吉斯能安心地睡觉了吧?”

她的手比我的还要温暖。我愣愣的应了一声,注视她毫无阴霾的笑脸,忽然不知怎么的就有些想要流泪。我深吸一口气压下这个冲动,露出一个微笑:“姐姐……为什么要这样把我当做家人呢?”

卡塔丽娜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我想要一个弟弟很久啦!真是的吉斯,很久之前我不就跟你说过理由了嘛,这都不记得了?吉斯笨笨。”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打断她,不由自主地说道:“我是个从分家来的,并且还是情妇生的孩子,之前在分家那里,所有人就都不喜欢我,我以为来到这里也会重复一样的过程!况且,况且我的魔力……”我想起幼时血淋淋的记忆和分家的那群人面对自己的恐怖的眼神,就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抖:“……会失控,会伤害别人,就像怪物一样……”

“……吉斯?”卡塔丽娜好像被我发抖的模样吓到了,有点不知所措的握紧了我的手:“吉斯怎么会是怪物呢……”

“那姐姐到底为什么这么爱我?”我有些痛苦地与她对视着。我和他究竟哪里不一样,为什么我就得不到家人和你的爱?

卡塔丽娜与我对视了一会儿,忽然抬手捧住了我的脸揉搓:“笨蛋吉斯,你说了这么多自己哪里不好,可这些都并不重要!因为吉斯是个温柔的孩子。你会因为不小心伤害到了我而躲进房间不愿意出来,被从树上掉下来的我砸到也完全不会生气,并且也会答应许多我任性的要求,这些都能证明你是个超级温柔的人……我最喜欢温柔的吉斯了呀。”

“那如果我不是你的那个温柔的弟弟了呢?”这句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愣了一下,身体随即僵住了。这不就暴露了吗?我是笨蛋吗?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卡塔丽娜也终于稍微觉察出一些不对劲了。她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之后,忽然冒出一句话:“难道吉斯也恢复了上一世的记忆?”

我也愣住了。上一世的记忆?可我来到这个世界并不能算转生吧。但听她的话……好像她是这个情况?

“姐姐也是?”我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卡塔丽娜对我丝毫没有防备,几乎是立刻相信了我的话,她点了点头,有些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我以为就我一个人是这样呢!我以前跟吉奥鲁德王子在花园里散步时我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恢复了前世的记忆……那,吉斯前世的记忆是什么呢?难不成也是个日本人?你也玩过《fortune lover》?!”

我被她说晕了,忙开口解释:“等一下姐姐……”

卡塔丽娜更激动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遇见这种情况,虽然在这边的生活很不错啦可是偶尔也会觉得寂寞呢,呜呜呜,我一直很想有一个人可以分享以前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是跟我讨论怎么样避免卡塔丽娜的破灭……所以吉斯你变成了我的伙伴真是太好啦!啊,那这么一说我岂不是完美的回避了吉斯线的破灭flag!吉斯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弟弟呜呜呜呜……”

她不管不顾的从床上扑了下来,将我整个人扑倒在身后的被褥上,而后抱紧我来回摇晃着:“吉斯万岁!吉斯万岁!”

我被她晃得有点晕,反应了好一会儿她话里的意思,才伸出手回抱住她的身体,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试图安抚她:“冷静点儿,姐姐……我想,我的情况跟你不太一样。”

卡塔丽娜很惊奇的嗯了一声,迅速弹开身体,有些慌张的跟我对视着:“吉斯你跟我不一样?”

为了消解她的这份慌张,我不得不立刻分享给她我的秘密,以此来安抚她:“大约两天前,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而在之前的那个世界里,我虽然也是吉斯,可是过着和现在几乎完全不同的生活……你和克拉艾斯夫人都厌恶着我,完全不把我当做家人看待……”

在卡塔丽娜愣愣的注视下,我简单的说明了我在那个世界的情况,沉默了一会儿,我又说道:“卡塔丽娜,所以我想问你这个问题。我和你的弟弟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他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而我却只能靠我的外表才能得到别人的喜爱?”

本来我已经适应了那个世界,我以为那种生活就是常态,我也强迫自己麻木,用自己的方式去获得空虚的满足。而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才体会到了拥有家人的幸福与快乐……从刚见到卡塔丽娜开始,委屈和疑问便不断在我心中积压着,而现在终于有人愿意让我撒娇,听我抱怨,我便再也压不住这份委屈和疑问了。

也许是我心中的委屈积攒得太久太多了吧,爆发起来连我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我抿住嘴唇,感觉自己的眼眶都开始发热了。

但在我别过脸去打算遮掩自己的落泪之前,卡塔丽娜再次扑了上来将我紧紧抱住,她的哭声先我一步响起,我感觉有湿润的水珠从她的脸上蹭到了我的脸上。卡塔丽娜哭着说:“对不起,吉斯,对不起。”

我眼泪立刻也落了下来,与她的眼泪混在一起。

“如果我没有回想起前世的记忆的话,这个世界的吉斯也会经历跟你一样的遭遇……对不起,卡塔丽娜的错也是我的错,明明吉斯是这么乖的孩子,”卡塔丽娜拥抱着我哭泣着,身体微微颤抖,让我感到她是真的和我一样难过:“在刚刚遇见你的时候我还只觉得你是一段游戏数据,我完全忘了游戏里轻飘飘一句“在孤独中长大”落在真实的人身上时会是多么难受的事……”

我说不出话,眼泪不断从我的眼眶中涌出,如果我这会儿开口,一定会先发出一声啜泣。

“我很爱你啊吉斯……就算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可吉斯这么温柔,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卡塔丽娜抱着我的手臂越发用力,勒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可我……可我用魔法伤害过你,我还是情妇的孩子……我还把你真正的弟弟弄丢了……。”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哭腔,勉强开口了,声音哑的要命。

“可你也是我的弟弟,你也是吉斯呀!”卡塔丽娜稍稍与我分开了一点,用她哭的不像样的脸与我对视着,充盈着泪水的眼睛坚定而炽热地注视着我:“情妇的孩子又怎么样?魔法失控又怎么样?吉斯就是吉斯,就算你再多些别的什么,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弟弟……所以吉斯,对不起,卡塔丽娜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真的对不起……”

“姐姐,我不想回去……”我根本止不住我的眼泪,几乎像是撒娇一样抱住她的身体哭泣,委屈的小声道:“我想一直待在这里……”


我们两个就这样抱在一起,一直哭到累得睡了过去。这期间,卡塔丽娜不断重复着对不起吉斯,吉斯是温柔的好孩子,等等这样的话,虽然她的表达很笨拙,但我从她的拥抱中也明白了一件事:我的姐姐爱着我,仅仅因为我是我。


TBC. 

枝瑰

【姐弟股】两个吉斯??!!

.是原著的吉斯附身在猴子线的弟弟的身上的故事,感觉这样会很有趣啊~


.想吃这样的粮可惜没有太太写就只能自己上了……含有剧情崩坏人物性格捏造请慎入!


.原著线的人物名字会加上 ‘’ 列如‘吉斯’


.大概类似于“一体双魂”这种,看得见听得到也能感受,但主要控制权还是在身体原来的主人身上


.时间线是已经在魔法学校学习了一个月的样子(正好放个假回家)两边都是,但相信以猴王的实力还是能轻松拿下!(握拳)


·前篇看合集


.大概就是这样了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是原著的吉斯附身在猴子线的弟弟的身上的故事,感觉这样会很有趣啊~


.想吃这样的粮可惜没有太太写就只能自己上了……含有剧情崩坏人物性格捏造请慎入!


.原著线的人物名字会加上 ‘’ 列如‘吉斯’


.大概类似于“一体双魂”这种,看得见听得到也能感受,但主要控制权还是在身体原来的主人身上


.时间线是已经在魔法学校学习了一个月的样子(正好放个假回家)两边都是,但相信以猴王的实力还是能轻松拿下!(握拳)


·前篇看合集


.大概就是这样了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而在另一边,也有同样混乱的情况正在发生。




有着性感气场的公爵家二公子难得没能保持住那副优雅的形象,慌乱地自言自语。


“你、你说,你是、是……”


[吉斯·克拉艾斯。]脑海里与他相似的声音咬字清晰地说出名字,语气带了点无奈。


“……不、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在这儿就能说明问题。]


“——可是你连姐姐喜欢什么味的沐浴露都不知道!这勉强就算了,但居然连她偏爱吃什么口味的点心也不清楚!我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这么基础的东西呢!?所以你绝对不是我!”……这人到底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说到这种地方倒没有结巴了呢姐控。


[……………………]




‘吉斯’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心理上)


为什么要拿这种无聊的事情当成凭论啊???说到底我前面的那些话都白说了???卡塔莉娜那个讨人厌的大小姐喜欢吃什么点心关我什么事!?!还有你刚才说的是沐浴露吧是洗澡要用的那种吧?为什么你在这种地方知道的这么清楚啊你是变态吗?!!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那本书绝对是乱写的吧我才不想承认这是另一个我!!!







是的,这位‘吉斯’先生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如何发生的。时间大概要追溯到前几天,他又成功连上一位贵族小姐的线上时发生的事情。


“书上记载的事情真的好可怕啊,存在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什么的……一想到会有一个跟我一样的人出现心里就平静不下来。”那位小姐举止大方得体,桌上摆着本书。


已经有‘花花公子’之称的二少爷不在意地翻了几下,随后就去凭借自身的性感气场将人撩的脸红心跳了,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有什么好怕的?反正就算是有另一个世界也不会出现变化。再说这根本就是哄小孩的吧。]←抱着这样的想法的‘吉斯’,因为放假在家既不想面对维持着表面和睦的父母也不想看见嚣张的继姐,抱着“试试也不会吃亏”的心态摆出了书上画着的魔法阵,发动了魔力。却一瞬间被金色的光芒包裹住,就此失去了意识。




等他醒来后才发现事情糟糕了。这个房间还是他的那个房间样子不错,但他可不记得柜桌上会摆有他和卡塔莉娜的合照,甚至还有和三王子四王子的。旁边那位好像是四王子的未婚妻吧?那两个应该是宰相公子尼克尔和她的妹妹?我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也不能控制身体起来了,这种情况和书上写的一模一样!


心沉了下去,但现在慌张也没用了索性就观察起这里来,这一‘看’就发现了很多问题。


明明只是精神体却能‘看到’。与他原来摆着各式各样贵族小姐们送的礼物显得有些拥挤但又冷清的房间不同,这里的摆设更倾向于‘家’的感觉,温馨又舒适。那份乐章我记得是四王子之前演奏过的吧?那枚宝石别针好像是三王子之前用过的?……那个盆栽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好像只有亨特家的玫瑰才会开的这么好……我也会看这种书吗?还有那份魔法笔记上写得是尼克尔的名字?以及那个蓝色的缎带……就是卡塔莉娜之前一直戴着的那个吧!?


[……怎么回事啊,另一个我。]


怀着这样无语又好奇的心态,他静下来耐心等待。


[这里的我…………好像很幸福呢。]




然后在人睡醒经过十几分钟的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后‘吉斯’一巴掌扇飞了刚才的想法。


[绝对是错觉。]


又一次争论失败的人额头鼓起青筋。


[这不是另一个我。我才不承认会有这么、这么糟糕的吉斯出现!]




“………………………………不过,我还是相信你的。”


嗯?!


因为走神所以没听见关键词的‘吉斯’打了个激灵,茫然的听着。


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疑惑——已经洗漱完毕的青年整理好墨蓝色的领带站在落地窗前,正好的阳光透过玻璃,金灿灿的落到这人身上。


“我的姐姐——卡塔莉娜·克拉艾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为我能遇到她这样的人而感到由衷的感谢和欢喜。”


“所以,让我带你去见见她吧。”青年笑着说出了这句话,柔和却不容置疑。




没有给他回拒的时间就推开门走了出去,路上不断有遇到人向他问好,吉斯也一一笑着回了过去。


声音默默看着不说话,觉得这部分和他那里差不多,没什么不一样。却一不注意看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影。


[!等等!!]


青年顺从地放慢了速度,扭头假装自己正在吃欣赏墙上挂着的油画。


[怎么了?]


[那个女仆……我是指安·雪莉,她为什么还在这里?我记得不是很久之前就应该嫁人了吗?]


[啊,你说那个啊。]想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青年皱起眉头[她的父亲的确来提过没错,不过已经被她本人拒绝掉了。]


[……拒绝?]那个一直像个木头人一样的女仆也会懂得说“不”吗?


[是的,很坚定的回绝呢。]说到这里紧皱的眉又放下,他微微笑了起来[是因为姐姐噢。因为姐姐当时冲进去说了“安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没有她在我根本没办法好好生活下去——请您务必,让她留在我身边!”的这种话。]剩下那些姐姐的小秘密就不用提了吧,我可不想再多个对手出来——就算是‘自己’也绝对不会让步。


[不过真的很可爱啊,那样的姐姐。]


声音沉默。


吉斯也不在意,踱步前往餐厅的方向。不意外地看到了两个人已经坐好,正慢条斯理地喝着红茶。


“父亲,母亲,早上好。”


走过来的青年有着一副色气满满的外表,却又能让人感受到他温柔的内里。


克拉艾斯夫人看到他也是柔和地笑了笑:“早安,吉斯。还是起的这么早呢,在学校生活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呢?”


“我习惯了。”青年轻轻拉开椅子坐了下去,面对继母的关心抿唇一笑:“不适应的地方倒没有——只是姐姐还有点容易弄不懂知识点,需要课后再辅导一下。”


“卡塔莉娜啊……”说到这里夫人的动作一顿,话里也带了点抱怨:“当初有人跟我说学校里居然有学生种起了蔬菜的时候我就知道绝对是她干的!真是——喜欢什么不好非要去学习怎么当个合格的农民……”


听到这儿了——克拉艾斯公爵也憋不住弯唇,忍俊不禁地说道:“噗……咳咳!这样不也挺好的吗?最起码有吉斯在旁边看着不会穿着裙子爬树了。”“——————”一旁的夫人重重地放下茶杯,发出的声响已经算得上是失礼了。她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自己的丈夫,阴恻恻地说:“说起来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校长说卡塔莉娜的行为是经过了家人同意才去做的……怎么我一直没听说过这件事呢?”“啊、那个…这个…………”


吉斯看着眼前的这幕也忍不住笑了笑,心里有块柔软的地方一直被触动着。







[……什么啊。]


明明是同样名为‘吉斯·克拉艾斯’的存在,只是因为个人的不同真的能产生这么巨大的差异吗?


卡塔莉娜·克拉艾斯。


你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猴王啊不后宫王


.相信有朋友已经能够猜到接下去的发展了吧?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lying
“那么今天也继续给姐姐讲《灰姑...

“那么今天也继续给姐姐讲《灰姑娘》的故事……唉姐姐,能不能每次还没翻开书就睡着啊,刚才明明还活力满满的呢……”

“……不过没关系,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后……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哦。”

“那么今天也继续给姐姐讲《灰姑娘》的故事……唉姐姐,能不能每次还没翻开书就睡着啊,刚才明明还活力满满的呢……”

“……不过没关系,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后……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哦。”

月咏宁

本话后面的吉斯篇就有点虐了。

快到暑假,猴子和吉斯回家替换衣物,正巧赶上克拉艾斯公爵也休息。

然而卡塔丽娜的母亲并不相信父亲是偶然休息,觉得他是为了见吉斯而特地赶回来的,因为吉斯很少回家。家庭氛围很尴尬。

猴子想跟吉斯说话,但吉斯回了一句:你放心好啦,我不会打扰你们一家团圆的。

猴子经过脑内会议决定,要给吉斯一个不要让他感到孤独的家,想先解开母亲对吉斯的误会(目前一直误会吉斯是父亲的私生子,这里的脑回路给我写的if线小说还挺像的。)

猴子想邀请吉斯一起吃晚饭,吉斯回了一句:你家食堂又没有我的位置,无视了她,然后进屋。

猴子就这样在吉斯的房门外等了好几个小时,等到晚饭的时候,吉斯出门...

本话后面的吉斯篇就有点虐了。

快到暑假,猴子和吉斯回家替换衣物,正巧赶上克拉艾斯公爵也休息。

然而卡塔丽娜的母亲并不相信父亲是偶然休息,觉得他是为了见吉斯而特地赶回来的,因为吉斯很少回家。家庭氛围很尴尬。

猴子想跟吉斯说话,但吉斯回了一句:你放心好啦,我不会打扰你们一家团圆的。

猴子经过脑内会议决定,要给吉斯一个不要让他感到孤独的家,想先解开母亲对吉斯的误会(目前一直误会吉斯是父亲的私生子,这里的脑回路给我写的if线小说还挺像的。)

猴子想邀请吉斯一起吃晚饭,吉斯回了一句:你家食堂又没有我的位置,无视了她,然后进屋。

猴子就这样在吉斯的房门外等了好几个小时,等到晚饭的时候,吉斯出门,看到卡塔丽娜还在,着实被吓了一跳,无奈只好跟猴子去吃晚饭。

于是,克拉艾斯家四人开始吃晚饭,但气氛很尴尬。猴子提出暑假想全家一起去别墅玩,但母亲似乎不感兴趣。于是又提出,去附近的山里野营(似乎以前卡塔丽娜和父母亲一起去过。)

父母亲同意了,猴子又想邀请吉斯也一起去,吉斯问她为什么最近突然开始跟自己套近乎了。

猴子说因为你是我的重要的弟弟呀,并打算跟吉斯道歉,然而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吉斯就朝她怒吼道:你明明心里就不是那么想的,不准你管我叫弟弟!

月咏宁
45块钱自购的动画设定集,分享...

45块钱自购的动画设定集,分享一些有趣的地方~~~~


吉斯:

Q1:理想的恋人类型是?

理想的恋人,我想想。能在我身边笑的很开心的人。只要在她身边,我就能得到元气的人。


Q2:喜欢怎么度过假期?

陪伴姐姐,要出门的话陪她一起去,如果在家的话就陪她做她想做的事。


45块钱自购的动画设定集,分享一些有趣的地方~~~~


吉斯:

Q1:理想的恋人类型是?

理想的恋人,我想想。能在我身边笑的很开心的人。只要在她身边,我就能得到元气的人。


Q2:喜欢怎么度过假期?

陪伴姐姐,要出门的话陪她一起去,如果在家的话就陪她做她想做的事。



Sadin電電子
剪了个【三王子x卡塔丽娜x吉斯...

剪了个【三王子x卡塔丽娜x吉斯】的电灯胆大三角修罗场,弟弟好乖好乖

剪了个【三王子x卡塔丽娜x吉斯】的电灯胆大三角修罗场,弟弟好乖好乖

小苓不恰药

【儿童节12H/14:00】时间胶囊

ooc预警,跑题预警(?)没有文笔,是大白话

私设超级多,菜鸡出没请注意

全文3k+

cp:卡塔莉娜X吉斯

希望食用愉快

  她和吉斯曾经一起埋过一个时间胶囊

  卡塔莉娜是在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就这么个事儿的,前世享誉“野猴子”的她很少在爬树的时候摔下来,这回则是边想事情边爬,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从树上摔了下来,更为不幸的是她的脸率先着了地

  路过的吉斯只听见一阵巨响,看见一对沙尘袭来的时候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就被溅起的沙尘糊了满脸,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把脸上的沙尘整理干净,睁开就看见屁股朝天脸挨地的卡塔莉娜...

ooc预警,跑题预警(?)没有文笔,是大白话

私设超级多,菜鸡出没请注意

全文3k+

cp:卡塔莉娜X吉斯

希望食用愉快

  她和吉斯曾经一起埋过一个时间胶囊

  卡塔莉娜是在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就这么个事儿的,前世享誉“野猴子”的她很少在爬树的时候摔下来,这回则是边想事情边爬,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从树上摔了下来,更为不幸的是她的脸率先着了地

  路过的吉斯只听见一阵巨响,看见一对沙尘袭来的时候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就被溅起的沙尘糊了满脸,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把脸上的沙尘整理干净,睁开就看见屁股朝天脸挨地的卡塔莉娜

  “姐姐?!你没事吧!”

  他连忙跑过去扶起倒霉的卡塔莉娜,却没想到刚要碰到她的时候,卡塔莉娜就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的恢复了常态

  她拍着裙子上的土元气满满的对他道“我没事哦,毕竟我可是有着一副强壮的身体呢”

  说完还展示出了她的“肌肉”表达她有多么的强壮

  “........你那就是肉啦”

  “.......肌肉也算肉的一种嘛”

  她打着哈哈糊弄道,吉斯倒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只是注视着卡塔莉娜的目光略微带着一丝宠溺

  吉斯突然想起了什么,迅速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逼问卡塔莉娜

  “所以呢,为什么姐姐你会从树上掉下来?幸好草地上没有石头,如果地上有石头的话你的脸很有可能被划伤知道吗.......等一下姐姐,你有没有在听啊”

  “有哦,我在想我们两个小时候埋下的那个时间胶囊”

  吉斯愣在了原地

  在克拉艾斯家的庭院里埋藏的时间胶囊,是只属于卡塔莉娜和吉斯的秘密,那是在吉斯到克拉艾斯家的几个月后,卡塔莉娜拉着他一起埋下的,两个人写好后和对方交换,并且埋到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


  那是在七年前的一个炎热的夏天,在没有吉奥多尔的干扰下的吉斯正高兴的哼着曲帮卡塔莉娜种着地

  亚麻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柔和,白皙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可能是因为心情好的原因,就算脸上遍布汗水也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

  旁边的卡塔莉娜已经累到放下心爱的锄头的时候,他还像个永动机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挥动着锄头

  “吉......吉斯?”

  他转过了头,笑眯眯的看向累倒在地上的卡塔莉娜“怎么了姐姐?”

  “那个......我们还是小孩子对吧?”

  “啊,是的,怎么了?”

  卡塔莉娜迅速站起来冲到他旁边,一下子就握住了吉斯的手,水蓝色的双眸正亮晶晶的盯着他

  “教教我吧吉斯!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有这么大的力气!”

  “诶?我就是不知不觉的就这样了”

  “但是果然男生和女生的力气就是不一样的吧”卡塔莉娜收回了手一脸失落的说着

  “没有那回事,而且我也会一直帮姐姐的”

  “有吉斯这样的弟弟真的是太好了”她拍着手感叹道,为自己的好眼光而沾沾自喜,孰不知自己马上就要大祸临头

  吉斯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转身看向卡塔莉娜,却被她身后的浑身散发着恐怖气场的克拉艾斯夫人吓了一跳“姐......姐姐”

  “怎么了吉斯?你脸色好像很苍白的样子”

  何止是苍白啊,他在心里这样想,这是惊吓过度的表现啊

  “后.......后面”他颤抖的指向卡塔莉娜的身后,希望可以提示还不知大难临头的姐姐

  “后面?”卡塔莉娜疑惑的歪了歪头,不明所以的向后看去,正好和愤怒的克拉艾斯夫人对上了眼

  “.........晚......晚上好?母亲?”

  克拉艾斯夫人不屑的勾唇一笑,和她一模一样的水蓝色眸子中闪烁着冷漠和愤怒交织的光芒,她那张红唇微微张开,随即深吸一口气“卡塔莉娜!你又带着弟弟乱来!跟我去书房谈一谈怎么样?”

  赶来的克拉艾斯公爵吓了一大跳

  吉斯怔怔的看着卡塔莉娜被克拉艾斯夫人拖走,那个时候他的手里还握着卡塔莉娜临走前托付给他的锄头

  克拉艾斯公爵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望着卡塔莉娜被拖走的方向叹了口气,意有所指的说道“啊,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可爱呢”

  吉斯惊恐的看向了克拉艾斯公爵,开始思考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卡塔莉娜从书房里面出来已经是深夜了,被克拉艾斯夫人进行了“淑女的日常修养以及行为管理”好一顿教育后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在书房门口等待她的安叹了口气,默默的跟在她后面

  “呐,安”

  “怎么了?大小姐?”

  “刚才母亲在书房里说要和吉斯加深姐弟感情,但是我和吉斯的感情已经很深了啊,所以就想问问安,如果是安的话会怎么样加深感情这样的”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是写信吧,把想对对方说的话都写在上面,然后悄悄的放在他的房间里那样”

  卡塔莉娜双眼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谢谢你!安!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

  她迫不及待的向房间跑去,激动的像野马脱缰一样,安叹了口气,站在原地感慨道“大小姐真的是问题儿童呢”


   卡塔莉娜的好主意是和吉斯一起埋一个时间胶囊,时间胶囊她前世约好和闺蜜小敦在高中一起埋下,没想到才没过几天,她就出车祸去世了,想到这里她就不由得叹了口气,大好的青春年华应该在乙女游戏和小说中度过,没想到她就这样英年早逝,实属不幸

  “算了,还是先和吉斯埋下时间胶囊要紧”

  卡塔莉娜要和吉斯埋时间胶囊不仅是为了加深姐弟之间的情感,其实还有更深的一层原因在

  如果和吉斯一起埋下时间胶囊,等到破灭flag来临的时候,就可以用时间胶囊来打动他为自己制造逃生的时间,卡塔莉娜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很好,接下来就是实施任务了,加油!卡塔莉娜!”

  旁边的安捂住了脸“问题儿童程度增加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适合种地的一个下午,在田里种地到忘我的卡塔莉娜迎来了满脸疑惑的吉斯

  “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是我想和吉斯在一起埋时间胶囊”

  吉斯歪了歪头“时间胶囊?那是什么?”

  “就是把要对对方说的东西写在纸上,放到一个容器里,然后和对方互换再埋到土里,约定好一个日期再挖出来”

  卡塔莉娜不自在的摆弄着手指“所以,就是,不知道吉斯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埋下这个”

  “我很愿意,能和姐姐一起埋时间胶囊是我的荣幸”

  “真的吗?!那我们明天交换怎么样?可以吗?”

  “可以的,那就明天见了,姐姐”


  “其实我很好奇吉斯写了什么呢,说起来当时约定好的时间好像是十年诶”

  卡塔莉娜坐在草地上一副苦恼的样子,她实在是好奇吉斯会在时间胶囊里写什么

  “其实也就是一句话,是我想说好久的话了”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旁边一脸认真的吉斯

  不会吧,难不成吉斯是在纸上写了【姐姐,你真的好烦人】这种话吧,也是啊毕竟自己平时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从小就是,吉斯有这种想法也是难怪的吧

  “那个啊吉斯......”

  “怎么了姐姐?”

  她秉持着不懂就问的自古以来的理论颤抖的向吉斯问道“那个......你是不是.....在纸上写了我很讨厌姐姐,觉得姐姐很麻烦这一类的话啊”

  吉斯睁大了眼睛,声音也不自觉的拔高了起来“为什么姐姐你会这样想啊!”

  “因为......因为我这个人很不省心嘛,从小就是,让吉斯你费了好多心思”

  “什么啊,原来是这种原因”

  他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奈的样子“听好了姐姐,我是绝对不会嫌弃你很麻烦的,相反的,我觉得这很荣幸,因为是姐姐把我从一开始的怯弱和自卑中拯救出来的,所以如果是姐姐的话就算让我搭上命都没关系”

  “吉斯.....”卡塔莉娜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感动的神情,她一把冲上去抱住了吉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吉斯!你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以后和玛丽亚肯定会幸福的,这句话她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他们两个八字还没一撇呢

  吉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脸上满是温柔的神情“好啦,不要哭了姐姐”

  “其实我还是想知道吉斯写了什么”

  “说出来的话就没有惊喜感了哦姐姐”

  “诶?先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嘛吉斯,谁让你当时交给我的时候脸又红又害羞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张写着【我想和姐姐永远在一起】的纸条,随着他的心意一点一点的变大变重,姐姐是他的无价之宝,绝对不可能让给别人

  就让他在心里对着卡塔莉娜说吧,哪怕她听不见这句话

  【想和卡塔莉娜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Favorite

【儿童节12H / 6:00】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姐弟股)

  是无脑小甜饼

     建议配合bgm食用

     BGM:Justin Bieber的That should be me

    ——

       “That should be me”

        “Holdin ...

  是无脑小甜饼

     建议配合bgm食用

     BGM:Justin Bieber的That should be me

    ——

       “That should be me”

        “Holdin your hand” 

       ——

       “八岁时隐秘的爱恋现在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再也藏不住了。”

  ——

  对于吉斯来说,卡塔丽娜是照进他生命中的一束光。

  那样的耀眼又明亮,将一直以来深陷黑暗中的他拯救出来。

  她是他的神明,是他尊重而又爱戴的姐姐。

  而他本不该对这样的她抱有邪念。

  ——

  “我一直都很想要个弟弟呢!”

  “以后就叫我姐姐吧!”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她那栗色的长发上。她湛蓝如天空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睫毛如同上下翻飞的蝴蝶,对着那样的他笑得一脸阳光。

  她的笑总是能够直击人心。

  他永远记得自己那一刻心脏的悸动。

  也是那一天,他得到了救赎。

  然后懵懵懂懂的感情开始生根发芽了。

  ——

  “如果害怕的话,就握紧我的手。”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半个时辰前还这样信誓旦旦的少女此刻早已进入了梦乡。

  均匀的呼吸声弥漫在空气中。

  而吉斯就这么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目之所及尽是温柔。

  卡塔丽娜从很早以前就有午睡的习惯。

  她的睡相不是很好,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那片她最喜欢的草地上。

  额头的碎发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有些凌乱,他出于习惯伸出手,想要为她整理,却在触到她额头的那一刻,因为那滚烫的体温猛地弹开。然后又贴近。他下意识地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额头,在那正中心的位置,本该有一个伤疤。

  原来在不经意间,已经抓不住时光的尾巴。

  他和她十指相扣着。

  她的手很小,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轻易就可将她笼住。修长的手指有一种骨节分明的美,却因为经常做农活的缘故微微带上些薄茧。蹭的人痒痒的。这并不像一个贵族小姐的手,却更有卡塔丽娜的风格。

  掌心的温度透过皮肤传到内心,心脏像是不知疲惫似的,一下接一下地跳动着。

  早已不是小时候了,自打他认识到自己对卡塔丽娜的感情,就开始有意识地与其保持距离。

  在内心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她已经订婚了,她只是你的姐姐。

  可终究还是骗不了自己的感情。

  其实噩梦什么的,早在第一次牵手睡觉后就再也没有过了。之所以没有说大概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

  因为那是注定得不到的人。

  所以,哪怕一次也好,他想多碰碰她。

  ——

  很早很早以前,吉斯就在想,自己这个弟弟对于卡塔丽娜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亲人吗?还是更类似于朋友?有没有机会变成恋人?

  他有时会很庆幸自己成了她的弟弟,这样就可以每天和她在一起,成为和她最亲近的人。有时又会痛恨自己只能是他的弟弟,不能做什么除了肢体接触外更出格的事。

  她向来是个没有防备的人,在他面前则是更甚。

  她喜欢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玲珑的曲线微微外露,却对自己的诱惑力毫不自知。

  吉斯向来是能忍的。但并不代表别人可以。

  每次看着卡塔丽娜因为别人而脸红心跳,胸口就会一阵阵闷痛。

  虽然外面的人都说他越长大,性感的气场就越强烈,但这显然对卡塔丽娜没有什么用。

  一定要说的话,他最羡慕的人就是三王子。

  凭着一纸婚约,就能对自己心悦已久的女孩为所欲为。

  可他不行。

  ——

  近来他一直都直接称呼她为卡塔丽娜。

  不知何时姐姐成了一个不太好说的词语。每当想要发声,音节就会满满当当地堵在喉咙口,刺得他嗓子疼。

  好像上天在他的血液里烙下了什么滚烫至极的东西。每当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就叫嚣着提醒他与她的关系。

  明明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喊她姐姐了。

  而现在呢。

  嘴上叫着姐姐,心里却在想着她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

  满满的罪恶感。

  他大概再也叫不出这个词了。

  ——

  他看了一眼表,才过去半个小时。

  而少女并没有要醒的迹象。

  换作别的男人,此刻怕是早就将卡塔丽娜吃干抹净了。

  可偏偏是那个吉斯。

  那个由她一手带大,精心培养而成的三好青年。

  他样样都好,却唯独在情事上单纯得像个孩子。

  ——

  卡塔丽娜翻了个身。

  柔软的躯体压在他的手上。

  他尝试着将手扯了扯,却一不小心划过她的唇。

  浑身如同触了电一般。

  平时努力压抑着的感情突然就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想要更多。

  比如一个吻。

  他小心翼翼地凑近她的唇,做贼心虚似的,又怕吵醒她,只在她的嘴角轻轻落下一吻。蜻蜓点水般。

  软软糯糯的,如同布丁一样的触感。

  却着实让人甜到了心里。

  他果然还是很喜欢她。
  
  ——
  
  昏黄的光线洒满了大地,太阳缓缓落向西边。
  
  “吉斯~”卡塔丽娜揉了揉眼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从草地上坐起来,“你什么时候醒的哇~我都不知道。”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睡。
  
  “这次没做噩梦吧?”
  
  她看起来很期待的样子。
  
  “做了哦~”
  
  吉斯微笑着点点头,有意想要逗逗她。
  
  见她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才悠悠吐出了下半句。
  
  “只不过~是个美梦。”
  
  是个有你的梦。

所爱隔山海
虚假的卡塔丽娜:大家闺秀 真实...

虚假的卡塔丽娜:大家闺秀


真实的猴王:干啥啥不行,爬树第一名


临摹动画

tag私心

虚假的卡塔丽娜:大家闺秀


真实的猴王:干啥啥不行,爬树第一名



临摹动画

tag私心

白洢Charmian

姐弟股真的不来点吗😢


吉斯你倒是a啊!!a上去啊!看着我急死了,你可是机会最多的啊不要怂!

姐弟股真的不来点吗😢


吉斯你倒是a啊!!a上去啊!看着我急死了,你可是机会最多的啊不要怂!

Akili没有灵魂
毕夫魔卡塔琳娜帮小时候的吉斯换...

毕夫魔卡塔琳娜帮小时候的吉斯换各种小裙子恶搞向哈哈哈哈,就是女装吉斯款B啦哈哈哈哈哈,手机指绘,分享我的快乐✧٩(ˊωˋ*)و✧

毕夫魔卡塔琳娜帮小时候的吉斯换各种小裙子恶搞向哈哈哈哈,就是女装吉斯款B啦哈哈哈哈哈,手机指绘,分享我的快乐✧٩(ˊωˋ*)و✧

Akili没有灵魂
吉斯小可爱被姐姐扎小辫子,手机...

吉斯小可爱被姐姐扎小辫子,手机指绘。这是头像款A,还有款二✧٩(ˊωˋ*)و✧分享快乐,还打算画flag里其他角色,买股番石锤

吉斯小可爱被姐姐扎小辫子,手机指绘。这是头像款A,还有款二✧٩(ˊωˋ*)و✧分享快乐,还打算画flag里其他角色,买股番石锤

所爱隔山海
其实肤色都有涂,无奈曝光太强…...

其实肤色都有涂,无奈曝光太强……


涂着涂着笔没墨了,就这样吧


临摹动画哦,tag私心

其实肤色都有涂,无奈曝光太强……


涂着涂着笔没墨了,就这样吧


临摹动画哦,tag私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