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姚琛

20万浏览    2106参与
锦鲤糕

〖姚琛x你〗律所纪事

·敌方律师姚老师x你,略有擦边球

(老福特居然把我的清水文给屏了……)

·事业场和情场的打猎小故事,我写爽了,都戳进来领走会撩炮友😂

·前情你们是一夜情的约炮选手

·女主为了文章连贯性,有名字——方航

可能有ooc成分…大家别嫌弃🙏🏽


前言:开车多少是门手艺,我从小就想学开车。


另:world³好听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听就有动力码字的程度


走石墨:yls是理想型ww 


如有挂掉评论就行。我24小时为大家的 性 福服务


·敌方律师姚老师x你,略有擦边球

(老福特居然把我的清水文给屏了……)

·事业场和情场的打猎小故事,我写爽了,都戳进来领走会撩炮友😂

·前情你们是一夜情的约炮选手

·女主为了文章连贯性,有名字——方航

可能有ooc成分…大家别嫌弃🙏🏽



前言:开车多少是门手艺,我从小就想学开车。


另:world³好听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听就有动力码字的程度




走石墨:yls是理想型ww 


如有挂掉评论就行。我24小时为大家的 性 福服务



是非迷荼

【姚琛×你】感冒吃药

我的车昨晚被屏了?好不容易写个che


点点这里 或许可以

我的车昨晚被屏了?好不容易写个che


点点这里 或许可以

浆向蓝桥

【大岛逃杀】66

迟到的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


Chapter 66


黑暗。马雪阳可以看到所有东西,但感受到的只有黑暗。黑暗无边无际,将他彻底吞噬。


——“应该是什么特殊节目策划吧,夏日海岛派对什么的。”回忆的窗框里,张远看着窗外随口说道,他和张远都看着窗外,期冀着许多未知的未来。“远爸爸,你也不清楚啊?”稚嫩的学员跟着接话,他在旁边发出轻轻的嗤笑声,他嘲笑张远,在节目里没有偶像包袱,都成了别人的“爸爸”,谁会给一个唠叨的“爸...

迟到的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


Chapter 66

 

黑暗。马雪阳可以看到所有东西,但感受到的只有黑暗。黑暗无边无际,将他彻底吞噬。

 

——“应该是什么特殊节目策划吧,夏日海岛派对什么的。”回忆的窗框里,张远看着窗外随口说道,他和张远都看着窗外,期冀着许多未知的未来。“远爸爸,你也不清楚啊?”稚嫩的学员跟着接话,他在旁边发出轻轻的嗤笑声,他嘲笑张远,在节目里没有偶像包袱,都成了别人的“爸爸”,谁会给一个唠叨的“爸爸”投票?

 

谁会爱你呐,张远。

 

那个杀人者,他把对方的脸孔拉至眼前,刘也,对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似一脸震惊,鲜血还沾在他脸上,顺着脸颊正持续往下淌,就好像他也是多么不情愿似的。他们都是杀人者,没什么区别,他夺走别人的生命,只是想要坚持下去。

 

那根红色绸带又鬼魅似的飘在他的脸上,马雪阳拽住了,将它拉到最紧,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挡住了袭击自己的鬼魅,心却像裂开一样痛?

 

红绸打了个圈,他用绸带死死勒住刘也脖颈,手中的这个生命在喘息,为着能多呼吸一口空气拼命地挣扎,刘也的目标本来应该是他的,事情最终是偶然发生的。

 

痛,原来他把心剜开了,他想要帮张远,让他恢复斗志,太过分了,明明是他喊自己再来参加这一次所谓的回锅选秀,“谁说青春不属于我们啊?”张远眯着眼,歪起一边的嘴角,阳光明晃晃的很刺眼,“再疯狂一次嘛。”张远把手悬在空中,要和他击掌,已经多少年了,胸中的确有名为兴奋的情绪再次搏动,马雪阳低低地笑了,躲开那个击掌,反手推搡了张远一把。

 

现在他又在推张远,使劲推他,张远是木头人吗,怎么推,都没有反应,说好你要疯狂的都是骗人的吗。

 

地面开始倾斜了,有什么东西从高处开始崩塌,向下坠落,大量的尘土、砂石砸在他脸上,马雪阳顾不上抬头看,他产生一种错觉,以为眼前的这个世界是来自于他的心相,他心中的世界崩塌了,所以所有东西都开始紊乱崩溃起来,手中还握着那把刀,按理说,他应该去复仇,杀了眼前的人,杀了所有人,他觉得他们欠他的,马雪阳开始试图站起来,但人像是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他的手向前抓,绸带向后拉紧了。

 

周震南冲了上来,有一道雪亮的光,从他脸上晃了过去,然后插进他身体里面,下一个,是姚琛,那个少年将黑色的枪口对准他,他在枪口里看着死神的样子了吗?没有,子弹打到他胸部正在流血的伤口上,像被戳了一个洞的气球,他应该疼痛,但好像没那么疼痛,和心痛比较起来,其他的伤口都没感觉了,他屏住自己的呼吸,想象那个生命将会多消耗多少时间,刘也是个很能忍耐的人,他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反手拼命扼在自己脖子上,刘也的手抓得好紧,马雪阳感觉被钢钳锢住手腕,血淋淋的针从他的手背上插进去,但没用了,他是不会放手的。

 

马雪阳发现自己还有许多余力,足以挥刀,刀尖划过周震南的大腿,周震南行动并不敏捷,腿受过伤,当他击向周震南的时候,使用远程武器的姚琛就会方寸大乱,以至于放弃射击近身拉扯,人就是因为情感的牵绊变得软弱,而他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冷冷的刀锋向上割,因为他也软弱了,才犯下错误,血的颜色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令人心伤?

 

“你说人濒死的时候就能看到想见的人,是真的吗?”白刃抵在喉头,向下切割,皮肉的感觉和苹果也没什么区别,临死之前,张远也没能吃到正常一点的食物,向下切割,“那么你现在会见到蔡正杰吗?还是说,你对他的死已经没有感觉了?”马雪阳从嘴里发出一种近乎于魔鬼的狞笑,然后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在哭。

 

“对不起……”姚琛咬着牙说。马雪阳开始搞不明白,现在姚琛的性命掌握在他手里,姚琛却在和自己道歉。

 

周震南铆足了劲朝他冲撞过来,难以置信,周震南小小的个子,身体却蕴含着如此巨大的能量,他拖着一条残腿,将马雪阳整个人撞得飞了出去,地面完全倾斜过来,在滞空的过程中,他面对着张远空洞的双眼,到死张远都没有看他一眼,现在反倒盯着他了,十字架形状的通路向内旋转,最终转进圆形剧场内,红色绸带在失重的过程中松脱开来,从刘也的脖颈上滑至半边肩膀,马雪阳跌了下去,周震南一个人挂在剧场的边沿,用剑柄拉住姚琛,手掌上全是血。

 

“姚琛,别松手!”周震南的腿倒勾在圆形十字的凹槽中,血从绷带中渗了出来,姚琛拽住刘也的胳膊,马雪阳拽着绸带挂在最后,换句话说,他是靠这根带子才不至落进无尽深渊。

 

“我知道。”姚琛拉着刘也的胳膊微微发颤,刘也刚得喘息,他需要一个利器,割断他与马雪阳之前的牵扯,但周震南的剑被姚琛抓着,唯一的刀在马雪阳手中,马雪阳正动用他的全身力量,扣在刘也身上,要从他身上爬到更上方——或者把所有人都拖下去。

 

张远蜷缩的身体也在逐渐向下滑,一阵风吹过,他像一片秋天的叶子就要落了,眼看就要落进那闪烁着光芒的虚空中。

 

刀光脆亮,刘也发出一声痛呼,马雪阳将刀尖砍进张远的身体里,穿透他自己,和刘也的手臂,活生生将三人钉在了一起。

 

“也哥!”姚琛心急如焚,刘也面色惨白,而周震南更是快要坚持不住。

 

旋转的圆盘将他们倾斜着转至高处,周震南汗水涔涔,突然福至心灵,大喊出声:“是行星!那都是行星的符号,这一个是地球!一个四分格的圆,需要我们通过平衡才能够过关,我们已经过了两关了!”

 

“周震南……你说什么?”姚琛紧张地注视着刘也,刘也的手往下落了一节,这个倾斜的圆撑不住五个人的重量。

 

“第一个,是水星,然后,是金星,马雪阳……马老师,这些全部,都是关卡,只要我们正确破解……或是杀掉一个人,就能够通向下一关,这样煞费周章,也许真的有能够逃生的通路!“想通这一关节,周震南顿时力大无穷,试图将人都往上提起。“现在,地球的造型是四分格的圆,那是平衡!需要我们合作,四个人每人都占据其中一格,这个圆就不会再倾斜。”

 

逃生的通路,合作,马雪阳听到很多信息,却并没有真的听进去,张远的脸悬在他的脸旁边,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就好像他还活着一般,他们的手臂连在一起,马雪阳的手也变得和张远一样冰冰凉凉了,逃生,他们真的可以逃生吗,可是有些人已经没有机会了,四分格注定容不下五个人,为什么死的人会是张远呢?

 

马雪阳向下望去,若隐若现的光亮浮动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就像是身处在空旷的宇宙中,行星?别开玩笑了,他已经想到了最好的报复手段,假如周震南说的都是真话……马雪阳抬起头,看着位于上方的三个人,他不无亲切地眨了眨眼睛。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就好了。

 

姚琛看着马雪阳,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似乎已经知道马雪阳要做什么了。

 

“马老师!不要!”在你去过的沙漠中,我曾经看到过另一个不像这一个的张远。姚琛没有来得及说。

 

马雪阳拔出连接自己和刘也的刀,割断绸带。

 

向下坠落,马雪阳抓着张远的手,张远在他身边,他太累了,连接他的那份真实已经不存在了,便赌一赌,看看死亡能不能让他从这场噩梦中醒过来。

 

至于他的报复?那些人永远凑不齐四个人了,所以他们会在倾斜的圆盘中持续逼近死亡。倒也不是无法可解,周震南不是说了吗,杀掉一个人,就能够通往下一关,他把这个难题交给兄弟情深的那三个人。

 

也许姚琛说的没错,在无限逼近的黑暗尽头,光芒穿透了黑暗,他被一片暖融融的芒果酱般的光芒笼罩,马雪阳看见张远朝着他走过来,那是他记忆里存留过的画面,最初的时候,他讨厌这个小眼睛的男人,却又不得不和张远打交道。在一个夏天的傍晚,公司宣布他们成立为一个组合,他被迫接受这个结果。会议结束后,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楼下晃荡,张远从楼道口走了过来,夕阳越过楼房半边的阴影照过来,将张远整个人轮廓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让他看起来变得好看许多,张远冲他伸出不算宽阔的手掌,“既然指定了我,以后我就是‘至上励合’的队长啦,你以后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和我说的哦,虽然我不保证一定能帮你解决。”张远说起话来也很不着调,马雪阳当时敷衍地握了回去,和想象不同,对方握手的力度很柔,抓着他的手指轻轻捏了捏,仿佛替手的主人关照这份生疏。


“灯光和花火一起闪亮,也亮不过我的梦想……”20岁的他,站在聚光灯下的舞台,好多人齐声歌唱,彩带飘飞在空气里,一场比赛刚刚结束。

 

他知道自己会死在这里了。

 

【剩余人数:13】


是小黄和姚老师的.

神仙的姚老师,这场我太🉑了。姚琛,入股不亏

神仙的姚老师,这场我太🉑了。姚琛,入股不亏

黄肥肥今天终于吃饱了嗝

(姚琛x你)成为你的例外和最爱♡1⃣3⃣

(姚琛x你)成为你的例外和最爱♡1⃣3⃣

✔狗血剧剧情即将上线请各位看官系好安全带嗷

✔想日更(我就嘴炮一下)


第二天早上,你头痛欲裂地醒来发现自己在你的小姐妹的床上。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你昨晚上干嘛啦?!”你的姐妹听到你醒来的声音马上冲了过来,然后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讲述了你昨晚的光荣事迹。

原来,昨晚问完张颜齐以后,你抓着包就冲了出去,出门就打车去了另外一家酒吧,而张颜齐他们找了你一晚上,才在一家乱糟糟的酒吧里找到你。

准确地说,找到你的时候,你差点儿跌入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你姐妹二话不说直接上去甩巴掌踹人,然后提着你离开,这波操作让张颜齐等人目瞪口...

(姚琛x你)成为你的例外和最爱♡1⃣3⃣

✔狗血剧剧情即将上线请各位看官系好安全带嗷

✔想日更(我就嘴炮一下)



第二天早上,你头痛欲裂地醒来发现自己在你的小姐妹的床上。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你昨晚上干嘛啦?!”你的姐妹听到你醒来的声音马上冲了过来,然后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讲述了你昨晚的光荣事迹。

原来,昨晚问完张颜齐以后,你抓着包就冲了出去,出门就打车去了另外一家酒吧,而张颜齐他们找了你一晚上,才在一家乱糟糟的酒吧里找到你。

准确地说,找到你的时候,你差点儿跌入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你姐妹二话不说直接上去甩巴掌踹人,然后提着你离开,这波操作让张颜齐等人目瞪口呆。

“那我…还好好的吧!”你一脸惊悚地抱住自己的身体,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你的姐妹。

“好好好!老娘去晚了你就完蛋!”

“那…姚老师呢?”就算自己昨晚上喝得酩酊大醉,但你还是想关心一下姚老师。

“…打电话打了一晚上都打不通,可能手机没电了吧…那个是他前女友?不过是他前女友而已啦,你现在才是他的正牌女友啦。”

你苦笑了一下,告诉姐妹你想继续睡觉便窝进了被子里。

你把头埋进被子里,沉思了一会儿,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打开——嗯幸好还有电。

打开朋友圈,翻到你和姚琛官宣那天的照片。

啊虽然是假的官宣。

手指在屏幕前晃了晃,最后一狠心点了“删除”。

然后返回聊天界面,找到姚琛。

“我有喜欢的人了。”

“结束这段关系吧。”

本来想说“分手吧”,后来一想你们都没开始呢。

都没开始呢就结束了。

恰好,发完消息,手机自动关机。你把手机扔到一边。

看来想撤回也没用了,大概就是天意?




约法三章的最后一条,两个人如果其中一个人遇见了真爱,就结束这段关系。




姚琛,我真的遇见了真爱。




迷迷糊糊睡了很久,等你睁开眼时,窗外已经是夜幕降临。

姐妹推门而入的时候,被坐在床上的你给吓了一跳。

“你干啥呢?在这里坐着…喂?昂对,她醒了。”

把电话递给你。

“喏,张颜齐的电话。”

“喂?”

“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

“啊?没电了关机了。”

“你醒酒了吗?明天有空吗?”

“明天?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要干嘛?”

“我打不通姚琛的电话…不知道他干嘛去了…

“噢…”沉默了一下,你继续开口。“那他前女友呢?你打电话问问。”

“早删了。所以你明天有空吗?”

“嗯可以,不过要干嘛?”




“我知道你和姚琛谈恋爱的约法三章。”

“或许你想知道姚琛和他前女友的事。”



——TBC——

人间声浪

重庆场

火锅店里有什么

蓝莓琛

(结尾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尖叫预警

重庆场

火锅店里有什么

蓝莓琛

(结尾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尖叫预警

__大岛也花

重案组R1SE(35

作:@__大岛也花

注:群像 | 刑侦 | 无耽 | 无感情线

文中经典台词解释权归创造营学员

文章纯属虚构!纯属虚构

内容可能不严谨

你喜欢你就夸,不喜欢也别骂

✌🏻️Love&Peace


⚠️声明:角色设定无关「十一秋」

[35]

画地为牢


      “张一鸣和林莉安的家庭信息、车辆信息和人际关系都找了,发在群里你自己看一下。”焉伽为了确保他们收到消息,分别打了个三个电话。...


作:@__大岛也花

注:群像 | 刑侦 | 无耽 | 无感情线

文中经典台词解释权归创造营学员

文章纯属虚构!纯属虚构

内容可能不严谨

你喜欢你就夸,不喜欢也别骂

✌🏻️Love&Peace


⚠️声明:角色设定无关「十一秋」

[35]

画地为牢

 

      “张一鸣和林莉安的家庭信息、车辆信息和人际关系都找了,发在群里你自己看一下。”焉伽为了确保他们收到消息,分别打了个三个电话。

 

      周楠、夏刚、姚深兵分三路。

 

      周楠前往林莉安的住所,路途遥远,他尝试拨打林莉安的电话,但一直处于“您拨打的用户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的状态。

 

      夏刚直接去向京剧园,时间不早了,正常说现在大家应该都在自家待着,张一鸣和林莉安也许都不在京剧园,但是今早发生了命案,再加上京剧演员也是为了舞台呈现可能会不眠不休的工作群。

 

      姚深去往张一鸣的住所,张一鸣的家就在京剧园的后两条巷内,而死者杨远声的家恰好也在那附近。

 

——————//

 

      地点:京剧园

 

      夏刚走到京剧园门口,叩响了大门。来迎接他的是局里安排的警卫,案发第一天,从早到晚都需要安排警力看守现场。明天天亮,这里就会被上封条,直到案件结束才可以申请解封。

 

      “夏哥,这么晚你怎么来了?”警卫认得他。

 

      “还站岗呢,辛苦了,我来找个人。”

 

      夏刚顺利进入京剧园,深夜的京剧园果然要安静很多,走道长廊久久见不到一人。水房门口也有警卫守着,向他打过招呼。

 

      园里到处都不见张一鸣和林莉安的身影,两个寝舍也都找不到人。问过园内的人,不知他们去向。

 

——————//

 

      地点:张一鸣家

 

      姚深站在门前,敲门已经两分钟,无人应答,屋内漆黑一片。根据焉伽给的信息,张一鸣是独居,而夏刚也给过他电话,说张一鸣不在京剧园。

 

      姚深坐在张一鸣门前的石阶上,思考两个假设。

 

      假设张一鸣不是凶手,这深更半夜他不在家也不在京剧园,他会去哪儿呢?总不能是去吃宵夜了吧?

 

      假设张一鸣是凶手,他不在住处也不在工作点,他有可能连夜出逃吗?翟文的讯问记录中有写到张一鸣有表现出想争取杨远声的角色,早上还想争取角色,晚上就逃跑了?不能吧。

 

      姚深站起身回头再看了一眼张一鸣的家,他手上没有抓捕令,现在也不能硬闯。还是先到杨远声家里看看。

 

      他走过几栋楼,止步在一家门前。里巷32号,门牌上写得很清楚,就是杨远声家。这里并非案发现场,除非有需要寻找破案线索,否则这里仍然保持原样。

 

      姚深伸手碰了一下大门,却不料,大门被他轻轻一碰,开出一条缝来,他这才看到被搁在角落的锁头。

 

      姚深立刻将手机静音,从腰间掏出手枪,身体贴着大门推开一个足够他通过的空间。屋里有异常,这是一名警察的直觉。他进入屋内,迅速调转身体,枪也指向那扇门的背后。确认安全后,他原本想掏出手电筒为自己照明,但又怕打草惊蛇,最后只能借着外面透进来的路灯亮光,快速找到楼梯的位置。

 

      他依旧紧贴着门,将大门合上。

 

      一楼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姚深凭着记忆跑向楼梯口,抓住扶手。抬头看向二楼,似乎有微光摇曳,他猜想应该是蜡烛。

 

      姚深蹲在楼梯下,用手机给夏刚发了求援信息,他不清楚上面的情况,只能呼叫离他最近的支援。

 

      消息发出后,姚深独自上了楼梯。

 

      他偶尔会在家看刑侦剧,弹幕上总有人会问“既然已经叫了救援,为什么还要自己去送死?”在等待救援的那几分钟里,谁能保证犯人不会就这么逃走了。又或者救援迟迟不到,难道就这么放过犯人吗?

 

      姚深相信夏刚一定会到,只是这几分钟他也不能错过,换做夏刚,他也一定会这么做。

 

——————//

 

      地点:林莉安家

 

      不出意料,林莉安家并没有人在。她家中有个弟弟,弟弟说林莉安今晚就没有回来过。此刻周楠再拨打夏刚和姚深的电话,却都没有人接听,一下好像孤立无援。

 

      周楠向林莉安的弟弟表明自己的身份,进到林莉安家。坐了这么久的车来到这里不能空手而归吧。

 

      林莉安的弟弟林墨安,今年刚满18岁。比周楠高出半个头。

 

      “警察叔叔,你找我姐姐有什么事吗?”他潜意识里觉得警察都是叔叔。

 

      “小鬼头你看清楚点,我是叔叔吗?叫哥!”周楠不服气地瞪他一眼。

 

      林墨安乖乖改口:“警察哥哥......我姐没犯什么事儿吧?”他端来一杯水,请周楠坐下喝。

 

      周楠接过水杯,就近坐下:“你叫林墨安对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就回答你知道的,不能说谎,不能瞎答。”

 

      林墨安一直紧张地站着。

 

      周楠说:“你先坐下。我问几个问题就走了,我本来是找你姐的,你姐不在我只好问你了。你知道你姐去哪了吗?”

 

      林墨安摇头:“不知道,姐姐跟我说她今晚不回来的。”他拿出手机给周楠看了聊天记录。

 

      “我这边有点事,今晚不回去了,你自己在家睡觉要锁好门窗。”

 

      周楠反复琢磨这条信息。对于周楠来说,三个断句的主要信息点只有第一句,林莉安有什么事不能回去。

 

      信息中,除了交代弟弟注意安全以外,没有别的叮嘱。至少可以证明,林莉安要去的地方,她认为不会有危险。

 

      周楠问林墨安:“你跟你姐姐关系好吗?”

 

      “我们相依为命。”林墨安几乎脱口而出。周楠腹诽,这孩子一定是作文写多了。

 

      周楠又问他:“你姐有没有男朋友?”

 

      林墨安说:“我姐长得好看,眼光当然也高,据我所知是没有。但是我觉得她有喜欢的人。”

 

      周楠眼睛一亮:“此话怎讲?”仿佛一个八卦的小男生。

 

      “我姐在家的时候经常念叨我,她老拿我跟杨哥做比较,说我哪哪哪不如杨哥,我承认我是没有杨哥帅啦,也没有他厉害,但我也不差吧。”林墨安说这话的时候,腮帮子气鼓鼓的很是可爱。

 

      “你说的杨哥,是杨远声吗?”

 

      “是啊!说起来,杨哥很久没来我家了。”

 

      “他还来过你家?”听起来关系很不一般。

 

      林墨安说:“是啊。杨哥跟我姐从小就认识,他们在一个戏班子长大,关系可好了。”

 

      周楠得到意外消息,心里一颤,为什么他们排查人际关系的时候没有查到这一层?京剧园里就没有人知道吗?

 

——————//

 

      地点:杨远声家

 

      姚深刚上到二楼,烛光突然泯灭,他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中,双眼无法适应。这次不同的是,他知道有人正与他处在同一空间里。

 

      姚深往他的侧方挪动,防止自己被突然袭击摔下楼梯。

 

      手里的枪紧紧地握着却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一呼一吸都变得缓慢小心,这时候一点动静就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偏偏。

 

      脚下一块木板,承载不住重力发出吱呀的声音。

 

      姚深能感受到一片阴影从他眼前划过,在他的脑袋上方正要落下。他抬起右臂死死挡住,是椅子,虽然很疼但还好是椅子,不是菜刀什么锋利的凶器。

 

      右手有一瞬间麻痹,握着的手枪掉落下来,姚深看不到,只是判断它落下的垂直位置而作出反应,用左手接住了枪。

 

      “警察。”姚深将枪口抵在面前人的身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抵着对方哪个部位,他说:“把椅子放下,别耍花样,我会开枪的。”

 

      他的双眼终于能在黑暗中看清,面前这张脸正是张一鸣。

 

      张一鸣假意要放下椅子,却是将椅子扔在地上,转身便跳下楼梯。

 

      “站住!” “站住!”

 

      两个呵斥声叠在一起,气势足足翻了两倍将张一鸣吓得杵在原地。

 

      楼梯下方打上来的手电筒亮光介绍了另一个声音的主人——夏刚。夏刚迅速跑上楼梯拿出手铐,一环铐住张一鸣,一环锁在自己手上。

 

      “我来晚了,你受伤了吗?”

 

      “有点,问题不大,最多乌青。”

 

      靠在墙上的张一鸣,他有一脸傲气不服输的神情,即使被戴上手铐,他依然扬着头颅,没有丝毫丧气模样。

 

      “张一鸣,我们正想请你到局里坐坐呢,这么迫不及待想喝上监狱的热茶啊?再急也要走程序啊。”夏刚右手一用力,牵动张一鸣向下走去:“姚深,我先带他回局里。”

 

      姚深打开屋里的灯,转身的瞬间吓到整个人跳起。

 

      “哇靠,你什么时候在这的?!”

 

      二楼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嘴巴被宽胶带封住。整个人呈防御状态,抱着双膝安静地流泪。屋内有明显的搏斗痕迹。

 

      姚深大概明白了在他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周楠再次打来电话,姚深接起,周楠瞬间暴躁:“你们在干撒子哟?打了几个电话咯都不接?林莉安不在家,你那边抓到人了吗?”

 

      姚深把手机拿离耳朵两厘米,他说:“张一鸣刚刚被夏刚带走,至于林莉安......可能在我这......”

 

      挂了电话之后,姚深在杨远声的家里找了一床毛毯给林莉安盖上,他不急于追问林莉安经历了何事,现在最需要的是平复她的心情。

 

      在他们下楼前,姚深瞥见了柜子上放着的一个相框,照片上三人从左至右分别是:杨远声、林莉安、张一鸣,只不过是少年模样的他们。

 

——————//

 

      时间:02:54

 

      地点:审讯室1

 

      张戚负责给林莉安录口供,是他自己申请的。

 

      林莉安被姚深带进局里的时候,她缩着肩膀,抓紧了身上的毛毯,乍一看是弱不禁风的模样,可张戚却注意到她的腰杆挺得很直。一个刚遭受欺凌的女人防御性很强并不奇怪,但她身上的攻击性却比防御性更强。

 

      “我今晚想去阿声家里坐坐,我想再看看他生活的地方......谁知道......谁知道阿鸣也在那里,他......他就把我......”剩下的都是呜咽声。

 

      张戚不太吃这一套,他看着林莉安,眼神冷漠,扮起一个毫无感情的提问机器:“听起来你和他们俩的感情都很好?”

 

      “我们是同事,大家都是这么称呼的。”

 

      张戚并没有明确点出‘阿声’和‘阿鸣’这两个称呼,林莉安却能清楚地知道他的所指。

 

      周楠和姚深的两条线索串起来,就可以得出三个人从小就在一个戏班子里长大,感情一定是非比寻常。

 

      张戚说:“你看着我。”

 

      林莉安抬头与张戚对视,张戚的目光直直望进她的眼底,想要看穿她。

 

      “张一鸣真的有对你做什么吗?”

 

      地点:审讯室2

 

      刘野已经跟张一鸣僵持了两个小时,从审讯开始到现在,张一鸣只说过三句话。

 

      “我没有对林莉安做过什么。”

 

      “你们有证据吗?”

 

      “你们只能关押我48小时,48小时后就得放我走。”

 

      无论问什么都无法撬开他的嘴,张一鸣既不是法盲,也可见他抗压能力极强。那张嘴像是抹上了强力胶水,他不说话,刘野拿他也没有办法。

 

      任郝站在监控室里看着张一鸣那副神气的样子。他知道如果自己能找到关键性证据,就能给张一鸣定罪,但是密室到底如何破解......

 

      “周队,我申请明天再去一次案发现场。”

 

      “好。”



虽然很暴躁
手幅案例 客妹想要梦幻浪漫不要...

手幅案例


客妹想要梦幻浪漫不要太可爱画风,要加花元素。

根据文案想到了神的翅膀,花元素选择了武汉的樱花。

希望像文案一样,神临人间,疫情快快好转~


(皇冠真的好难抠555)

手幅案例


客妹想要梦幻浪漫不要太可爱画风,要加花元素。

根据文案想到了神的翅膀,花元素选择了武汉的樱花。

希望像文案一样,神临人间,疫情快快好转~


(皇冠真的好难抠555)

陶顗杭杭杭_
携小琛祝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

携小琛祝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身体!带好口罩!注意卫生!

携小琛祝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身体!带好口罩!注意卫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