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姜丹尼尔

113.7万浏览    19793参与
月初拾六

【丹你】Fly 15

姜丹尼尔x你

Chapter 15


“喂?”

“嗯,我已经快到了。”


推开门,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我踮着脚在门口看了好一会,终于在角落看见正乖巧的把肉片放在烤盘上的女孩。


我偷偷摸摸的走到女孩身后,接着用力的拍了女孩的肩膀一下。


“喏,我来啦。”


“呼,前辈你可吓死我了。”


“哈,你前辈我今天心情正好呢。”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说着话的同时,我粗略的打量了面前的裴有彬,试图在她身上找出一些变化,或是没有改变的地方。


依然是这张小巧白净的脸庞,或许是因为忙于准备高考又瘦了些,不过最显著的改变是身上的穿著可要比以前时尚多了。...

姜丹尼尔x你

Chapter 15


“喂?”

“嗯,我已经快到了。”


推开门,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我踮着脚在门口看了好一会,终于在角落看见正乖巧的把肉片放在烤盘上的女孩。


我偷偷摸摸的走到女孩身后,接着用力的拍了女孩的肩膀一下。


“喏,我来啦。”


“呼,前辈你可吓死我了。”


“哈,你前辈我今天心情正好呢。”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说着话的同时,我粗略的打量了面前的裴有彬,试图在她身上找出一些变化,或是没有改变的地方。


依然是这张小巧白净的脸庞,或许是因为忙于准备高考又瘦了些,不过最显著的改变是身上的穿著可要比以前时尚多了。


裴有彬是小我两年的学妹,与她在一次的社会服务中结识。她是一个羞怯的姑娘,性格也相当符合自身气质的安静。


还记得当时社会服务时她主动找我搭话时,耳朵不受控制的发红,讲话声音小声的让我连问了好几次“你能再说一次吗?”,不过她是个很讨人喜欢


的女孩,至少我跟她相处起来挺舒服的。


“也没有什么好事,就是心情挺好的。”


“不过你怎么突然约我出来?准备高考不是忒忙的吗?” 

对于她会约我出来这件事,我还是有些疑惑。


“也没什么...只是发现前辈你毕业以后,我们很少见面了。”她微微低下了头。


“哈哈哈,一忙起来就忘记找你了,抱歉啦!”


许久未见,加上两人都是较为沉默的性格,使的餐桌上一度无话。我慢悠悠的夹取小菜的豆芽菜放入自己盘中,而裴有彬则沉默的给肉片翻面。


裴有彬冷不防的地说:“前辈交男朋友了吗?”


“啊?”“没有啊...怎么突然这么问?”手中的菜差点没夹紧。


“也没什么,只是我想啊,前辈都没有找我出来,会不会是交了男朋友?”她露出有些狡黠的笑容。


我力道不重的打裴有彬的肩膀一下:“你也学会乱说话啦?”


“嘻嘻。”


气氛就此终于温暖了起来,我们聊天聊地,裴有彬说到最近某位元祖级语文老师退休了,离开前还嘴硬的说“终于可以退休啦,这学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某对她们年级的班对分手了,现在在班上特别尴尬。


我也大概的说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大二经济系的课程颇重,所以比大一时花在读书上的时间更多了,休息时间基本上就是练舞或待在家里。


“还是中学时跟同学的关系比较紧密,大学的时候感觉大家就只是同一间教室上课的关系。”我继续说着些日常。


“哦...”她很小声的说,“那我希望赶紧读大学。”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裴有彬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并不好。虽然是个好相处的女孩,可是她绝不是讨喜的那一类,她不怎么开玩笑,


不追星,努力学习。在学校里埋头苦读的人总是不讨喜,这点经常让我不解,大家都知道韩国这样竞争的地方生存不易,每个人私下也都很努力,


但台面上却总是要装出一副自己轻松自如的模样。


“你别把自己逼那么紧啦,多交几个朋友也好。”我轻声说着,给她夹了块肉。


裴有彬低头咬着吸管,沉默。


他小声嘀咕着:“又不是我自己不想交朋友。”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姜丹尼尔。


我盯着手机看了五秒,又看了眼烤盘上的肉片,姜丹尼尔传的照片此刻对她而言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


就在我要将手机放下的那一刻,姜丹尼尔又发来了一张他的自拍,我盯着背景看了好久,觉得莫名熟悉。


【你在哪家烤肉店?】我发出讯息。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就马上收到了来自姜丹尼尔的回复。


【你在的那家。】


我马上惊恐的抬起头,才在自己的四点钟方向看见姜丹尼尔眯着眼睛对自己笑。


“什么嘛。”我有些娇嗔的嘀咕,却掩饰不住心里的甜蜜感。


“前辈明明就是在骗我,那个男生是你的男朋友吧?”她朝姜丹尼尔所在的方向扬下巴。


“不是在谈恋爱!”


“大概是...some?”


男女关系最忌讳的大概就是会错意,所以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我曾看过一个说法,射手座男生特别多情,我想起姜丹尼尔与其他女性


讲话的模样,似乎跟与自己说话时也没有差多少...我承认自己心里有点失落。


“呐,是什么样的人啊?”裴有彬身体向前倾,又大又明亮的眼睛笑的弯弯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比我小一年不到,舞团认识的,很开朗,人也好,是练习生。”


“练习生哦...”裴有彬做出思考的样子,眼睛转呀转,最后只丢出一句话:


“那前辈以后可能会很辛苦。”


我又打了她的肩膀一下,怎么这么一阵子不见,我乖巧又严肃的裴有彬都学会开我的玩笑了?

“连你都学会乱说话了。”


“我没有乱说话呀!前辈说了你们在some,那代表你们以后有机会谈恋爱,可是以前我们班上那个练习生说了,爱豆是不能谈恋爱的。”


这句话倒让我陷入了沉思。裴有彬说的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爱豆刚出道的时候大都会有禁爱令,


可是禁爱令解除了以后不代表就能谈恋爱,就算是平时多死忠的粉丝,都有可能在绯闻爆出的同时马上脱饭甚至转黑。


姜丹尼尔对梦想的渴望远比表面上看起来强烈,我知道他经常通宵练习,身上的伤也不少。


这样的他,不可能会为了不怎么强烈的爱情却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姜丹尼尔这个“弟弟”,但是不可否认的,我对他有好感,而且从来就不是一朝一夕形成,而是日渐增长。


我“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烤盘上的肉差不多都吃完了,刚好抬头一看也将近九点了,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就决定各自回家了。


ᴘɪɴᴇʟʟɪᴀ
200529 wkorea 太...

200529 wkorea

太顶了…………

200529 wkorea

太顶了…………

SKRUCRK

SoulMate(8)

#具体使用说明参考(1)

#每有一次深夜更新 我的秃就加深一层

#可是深夜就很好写xql互相推拉(。)

#没修,依旧有空改bug


“……啊哈。”

姜丹尼尔无奈地笑了笑。

“你到底爱的是哪个我啊。”


邕圣祐站在淋浴头下面呆了一会,沐浴露挤好了半天就是没有抹到身上去,于是只能默默跟随引力从他的指缝逃离。

他刚才都做了什么啊?

他开始回忆。

今天是和姜丹尼尔约会的日子,然而精心列了一晚上的日程表躺在手机里愣是一条没完成,甚至他连打开手机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摁在沙发上……摁在床上……吃干抹净了。

大早上的啊……他刚扫了一眼挂钟,也就八九点。...

#具体使用说明参考(1)

#每有一次深夜更新 我的秃就加深一层

#可是深夜就很好写xql互相推拉(。)

#没修,依旧有空改bug




“……啊哈。”

姜丹尼尔无奈地笑了笑。

“你到底爱的是哪个我啊。”

 

邕圣祐站在淋浴头下面呆了一会,沐浴露挤好了半天就是没有抹到身上去,于是只能默默跟随引力从他的指缝逃离。

他刚才都做了什么啊?

他开始回忆。

今天是和姜丹尼尔约会的日子,然而精心列了一晚上的日程表躺在手机里愣是一条没完成,甚至他连打开手机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摁在沙发上……摁在床上……吃干抹净了。

大早上的啊……他刚扫了一眼挂钟,也就八九点。

所以他约会的目的是什么?

他被刚才猛烈的身体撞击晃得有些头疼,想了一会才记起来,哎,是那个该死的硬币。

邕圣祐在心里骂了一万遍姜丹尼尔——不管是想到用硬币当定情信物的那个,还是把他干到只能低声呜咽着求他慢一点的那个。

说来,他也不想这么求人,可是他真的……

他好会。

虽然撞击看起来毫无章法,可是每一下都恰巧蹭过他的敏感点,用着最猛烈的力度与最温柔的嗓音,做最过分的事情。

“想要慢一点?”那人轻轻咬着他的耳朵,温热的气息撩得他心神不宁,“是想和我纠缠到第二天凌晨吗,邕先生?”

“明天……啊……明天我还要上班……”

“不去上班会怎么样?”

姜丹尼尔放慢了速度,每问一句,便出得再浅一点,进得再深一点。

“全勤奖……”他维持着社畜的尊严。

“那点钱算什么。我养你啊。”某新晋演员不屑道,“要不要一会看看我的银行卡余额?”

“你个打工仔闭嘴……哈啊……”

“是啊,我是打工仔。”那人压低了嗓音笑,“那你给我钱,一点点就好,然后我每个周末过来给你做点什么特殊服务……就,算给你做钟点工,好不好?唉,简直超值,我都有在心动的。”

“……”心动你就别搞我啊。邕圣祐忍不住骂了句韩国特色脏话。

然而事到如今无论多么不堪入耳的话语,从他嘴里出来都温柔潮湿得能拧出水。

唉……

那就去他的全勤奖吧。

 

邕圣祐这才想起硬币这回事,匆匆忙忙把澡洗了,本想缠了浴巾就出去——直到他伸手抹了一把镜子上的雾气,看见无论是脖颈还是胸前都满是红色印记的自己。

他默默解开了浴巾,套了件旧T恤出去。

姜丹尼尔正一丝不挂地趴在他床上玩手机,被单枕头早已被过度的运动甩到地上去,因此混乱扭曲的床铺上就只摊着他这么一个人。

邕圣祐伸手戳戳他的腰,“都占便宜了,就把东西给我啊。”

“嗯?”姜丹尼尔翻过身来,“哥你洗得好快。”

白花花的躯体就那样直直地扎进他眼睛里,扎得他心底又有些许欲望的骚动。

邕圣祐将视线死死控制在他腰之上不让它下瞟,认真道,“我说,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

“就,硬币。”

“啊——”他点点头,伸长了手把地上的外套揪过来,在衣兜里翻了一会。“哥就这么喜欢这个小东西啊。我记得我当初给你的时候你嫌弃的要死。”

姜丹尼尔把硬币捏在手里端详,原本要递出去的手一收,转而将它搁在床头柜上,“我想听听它对于你的重要性。”

“万一他真的能回来找我,即使是失忆了,即使可能不再是那个样子了,只要灵魂还是他,这就是我们唯一共存的记忆。他就能想起我……只是想起我也足够了。”邕圣祐小心翼翼地将它拢进手里,用衣服下摆仔细擦了一会灰尘,又对着窗外光看了看上面刻的字符,直到确认它完好无损,才淡淡叹了口气。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眼都没有看过丹尼尔。

“万一他真的能”。

字都能听得懂,但是组合在一起就像是什么天方夜谭一样让他头疼。

姜丹尼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记得关于“姜丹尼尔”的一切,姜丹尼尔却不一定。

所以他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姜丹尼尔”吧。

 

并没有失去全勤奖的邕圣祐先生只来得及对着镜子理了一会头发,将痕迹稍微盖了盖就急匆匆出门了。

比平时要高一些的衬衫领子卡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但似乎还是不够隐蔽,他又拽着领口往上提了提。

一想到这他就微微有些怒气——要不是昨天,要不是昨天那么激烈,他倒也不至于这样遮遮掩掩的整得自己不愉快。

那个人草率冲了个澡就离开了,连送也不要他送,说是记得路了就不去麻烦他,反正楼下也有车站,他好歹也能看着站牌摸回去。

临走之前他说,明天见。

他还说,哥你什么时候答应我的表白啊,再不应我就去答应别人了。

邕圣祐想,明天大概率是见不到的——他得加班到深夜,根本没有空闲时间去电影院,或者说也没有机会接他到自己家来。

至于喜欢……

他权当自己只是有过一夜情。

而他说的什么……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相信。

他不怎么喜欢看科普类文章,总觉得它们又长又臭。

他想,人也和猫一样有着九条命吗?

 

公司的前台小姐惯例对着每一个职员笑眯眯地打招呼。邕圣祐来这里已经一段时间了,却还是没记得她的姓氏。

不如说就没几个同事是他记得住名字的……英国人的姓氏发音太麻烦了。

“早上好,邕先生。”小姑娘甜甜的笑着。

平时就乱糟糟的柜台今天似乎更乱了,废纸杂乱无章地覆盖在上面,邕圣祐轻轻皱眉,心想要不下班之后来帮忙整理一下吧,她好像经常因为处理这些文件而头疼的样子。

“早上好。”他点头示意,转身就要往电梯方向走。

“诶诶别急——”小姑娘嚷嚷着,“有您的礼物。”

她埋头将身边柜台上的一堆废纸拿开,露出一个粉色包装的什么东西来。

一束玫瑰花被捧到了邕圣祐面前。

他被满眼的鲜红吓了一跳,匆匆看了一眼也没细数,只觉得花香变着法子往他每一个毛孔里钻,香得他精神有些迷茫。

“我上班之前就送过来了,说是要亲手交给邕先生。但是送货来的人也没说谁买的。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哪位女士啊,这么大方呢——我上一次见这么漂亮的花,还是在我姑姑的婚礼上,那也是半年前啦,现在花可贵了呢。今天也不是情人节,怎么就这么心急呢……”小姑娘兴奋地絮絮叨叨着,也没管邕圣祐有没有在听。

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盯着邕圣祐无名指上未曾见过的细细的银戒,了然地笑了笑。

“啊——我明白了。祝您幸福,邕先生。”

邕圣祐表情有些扭曲,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和她道了声谢谢就接过花。

那个笑容,是因为戒指吗?

之前它只是默默地待在某一个上锁的抽屉里,和所有与丹尼尔有关的物件一起陪他度过漫长的时光。

至于为什么今天又翻出来戴上……他也说不明白。

是因为他?

他们不过相识短短几天,情谊倒也不至于深到他念念不忘。

可是他觉得,他在被一步步地引诱着,引诱进名为“姜丹尼尔”的大海里,向着他也许想要的,也许不想要的深处沉去。

戒指是救他的稻草,也可能只是将他往那边更深地推了一把。

就像是无法违抗重力一样……

 

是不是应该试着去接受一下呢。

 

他捧着花呆了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猛拍自己脑袋,随即低声嘱咐前台说帮他打个卡他一会就回来——虽然他知道这不怎么可能,但是他还是不想丢掉全勤奖那点“可怜”的钱——急匆匆地就奔向公司大门。

姑娘不解地歪头,还是默默拿起他的职员证往打卡机上刷了一下。职员证上的邕圣祐笑得从容不迫,和刚才一脸慌张的他仿佛两个人。

唉,不过还是好帅。

前台妹子心里有点失落。他们公司难得的高岭之花啊……

没了。

也不知道对象是谁,毕竟就没见过邕先生和女孩子走得很近。他总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如果不是对他有所了解,怕不是得对他这态度偏见很大,甚至针对。

就,仿佛那什么……看破红尘,就差遁入空门了?

妹子觉得这样说他不太好,可是她真的想不到别的词了。

唉。

她看着那张证件不住地叹气。

到底是哪里来的好人家让他这么上心啊。

 

邕圣祐没有选择开车,他就那样带着一束娇艳欲滴的花奔跑在街道上,看起来像是什么求婚失败的小伙子在追自己的女朋友,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他并不擅长跑步,不过跑了一小段就开始气喘吁吁,但他还是逼着自己继续跑起来。

虽然说什么时候去找他都可以,那人大部分时间都闲得很——

但是总不能只保住他的全勤奖,却丢了另一份吧。

 

“REST”

影院门口挂着这么一个牌子。邕圣祐研究了一会贴在墙上的休息公告,上面写着什么,因为今天老板家有喜事,所以休息一天,明天会对新老顾客做出相应的补偿。

但是他的“补偿”要去哪里找啊。

玫瑰花被一路狂奔的疾风吹的凌乱不堪,夹在中间的白色贺卡摇摇欲坠,终于是支持不住掉了下来。

 

“시작해 볼까 해?(要试着开始吗?)”

 

字迹歪歪扭扭的,丑,但是他熟悉每一个笔画的走向,甚至眼前能浮现他抓着笔不安地写下这些时的样子。

无论是produce还是出道后,即使身边只有一张餐巾纸,不管有没有被咖啡弄脏,他都会想方设法找来一支笔写上些什么,即使只是一句“사랑해 (我爱你)”也得亲手写下来,偷偷摸摸地塞进邕圣祐的衣服口袋啊行李侧边啊总之一切隐蔽而又能让邕圣祐一眼发现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导致他有段时间真的看见纸条就想丢进垃圾桶。

但他还是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找了个盒子折好装起来,久而久之居然攒了满满一盒。

戒指就和它们放在一起,还有那个可可爱爱的出道小皇冠,还有一些七零八碎的,散发着丹尼尔气息的私人小物。

姜丹尼尔反而笔下话不多,偶尔赶时间到连字都写不全就给他了,也不想想对方猜他意思得猜半天。

可是这句太好猜了。

 

玫瑰。

是十九朵。

他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浪漫,却也刚刚好能让他心动。

逝如秋葉

前几天久违的看到路透

好想他55555

前几天久违的看到路透

好想他5555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