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姜彩

29浏览    2参与
Ah Zen

《恶魔在身边》第二十三章~姜彩3

惠元这几日真的精神不太好...


满脑子都是想着彩演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不明白了...到底对她是什么感觉...


是姐妹情谊...还是其他的情愫...


间接地,在家里...惠元又再变回一开始的冷漠模式...似乎真诚的心已经不存在了...


"欧尼...你还好吗?"


彩演进到了惠元的房间,发现到她没有和自己一起吃晚餐,所以上楼看了看...


"嗯...我没事...迟点我再下来吃..."


惠元假装在电视机前看着戏剧......

惠元这几日真的精神不太好...

 

满脑子都是想着彩演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不明白了...到底对她是什么感觉...

 

是姐妹情谊...还是其他的情愫...

 

间接地,在家里...惠元又再变回一开始的冷漠模式...似乎真诚的心已经不存在了...

 

"欧尼...你还好吗?"

 

彩演进到了惠元的房间,发现到她没有和自己一起吃晚餐,所以上楼看了看...

 

"嗯...我没事...迟点我再下来吃..."

 

惠元假装在电视机前看着戏剧...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妹妹...

 

惠元不敢告诉她...她想要问...那个同学和她之间的关系,她害怕听到后无法接受那个答复,所以干脆不问,但搞到现在心里闷闷的...

 

彩演走在惠元面前把视线挡住了,双手叉腰...

扮着愤怒的气势让惠元一起吃晚餐...

 

手也伸了过去想要拉着她下楼吃饭...

 

惠元却反射性地打掉了她的手...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抱...抱歉...欧尼...我..."

 

"欧尼...讨厌...我了吗?"

 

惠元最讨厌有人在自己面前落泪了,因为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从小到大,看的恐怖片再可怕,她都不会被吓哭的。

 

在眼前的人是自己心中特别的存在,就连哭的样子都好可爱...可是惠元知道...她不该那样的...

 

不过此刻她也真的好想哭...

 

两颗水点慢慢地大了起来,像蜗牛一样慢慢地...

 

慢慢地爬过脸颊...

 

憋着...忍着...脸都通红了...

 

鼻子吸入的啜泣声被眼前的人耳尖听见了...

 

"欧尼...你..."

 

彩演慌了手脚...

 

啊...她以为那么做欧尼就会心软的...

 

但是好像反效果了...欧尼看起来更软...

 

彩演抱着惠元...拍拍她的背后...

 

"欧尼...不哭...彩演不该那么惹欧尼的,对不起...你要看电视就看吧...欧尼不吃饭我也不吃..."

 

也许是一个人生活太久...独立习惯了...

 

在家是一个人的,不奢望有人可以陪伴自己...

 

虽然也和朋友在外看电影...但那是朋友呀...

 

是自从有了那颗坦诚的心...

 

她的突来到访...

 

走进了她孤独的心灵...

 

有个人,吃饭会等她...

 

看电视的时候...会留个空位拉着棉被一起盖,然后吃着零食讨论电视里的剧情...

 

那不是姐妹是什么...但是...

 

姜惠元要的好像超越了一切...

 

惠元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彩演哭成了花猫脸...

 

稍微把惠元惹笑了...

 

她微微侧身拿过在床边的卫生纸轻轻擦了她的泪迹...

 

"彩演...欧尼有句话要告诉你..."

 

彩演看着惠元...眼睛还是红红的...

 

应该说是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才对...

 

"欧尼...很喜欢...很喜欢...彩演...是...真正的喜欢哦..."

 

都到这个份上了...惠元搞清楚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喜欢自己的妹妹...

 

会觉得恶心吧...如果她觉得恶心...

 

她会离开的...至少她...坦诚过...

 

"欧尼...你说的是真的吗..."

 

眼睛的色调转得更红了...

 

"欧尼...怎么办...彩演...也很喜欢欧尼...是真正的喜欢..."

 

胆小的彩演做出了毕生大胆的事情...

 

"有件事,你可以帮帮我吗?"

 

巧克力...故意让欧尼看到和别的同学亲密的动作...引起她的注意...如果她在意...彩演就有机会了

 

是赌注...

 

彩演做出了大胆的决定...

 

下了很大的赌注...

 

她买了大...

 

最后开了大...

 

好呀...

 

双收双收...

 

欧尼我收下了...

Ah Zen

《恶魔在身边》~姜彩 2

"妈...你和爸爸...还没和好吗?"


彩演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晚餐...其实晚餐是谁做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在家的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会做饭的两人却在担心着,却什么也不能做...


将料理盛到盘里端到桌上...母女俩开始吃着饭...


"我可没生气...是...他不原谅我..."


///


而另一边...


"又是菜心罐头沙丁鱼..."


惠元爸爸埋怨着...用筷子夹起一小块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吃了下去...

"妈...你和爸爸...还没和好吗?"

 

彩演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晚餐...其实晚餐是谁做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在家的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会做饭的两人却在担心着,却什么也不能做...

 

将料理盛到盘里端到桌上...母女俩开始吃着饭...

 

"我可没生气...是...他不原谅我..."

 

///

 

而另一边...

 

"又是菜心罐头沙丁鱼..."

 

惠元爸爸埋怨着...用筷子夹起一小块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吃了下去...

 

"爸...你就...原谅妈妈啦,她也是太爱你了才会这样..而且...你再不让她回来,我们还得挨罐头食品到何年何日?"

 

惠元爸爸一听简直不妙,所有的自尊尊严好像都是一粒沙那么无谓了...

 

下定决心明天要把她带回家里来..

 

惠元察觉了爸爸的小小心思,在心里开心地呐喊...终于可以见到彩演了!

 

不过...自己可恶的妹控情怀...真的得治一治...

 

///

 

"安宥真...我问你...你和元英怎么认识的?"

 

现在是在课堂期间,老师在前教着科学的知识,但惠元早已经听懂了...

 

奈何老师还是在解释...

 

无聊地就在课堂和宥真说悄悄话...

 

大型犬其实也憋了好久...科学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反正到最后她不明白的可以问她家可爱美丽又聪明的元英呀...

 

"光北,你怎么突然感兴趣了呀?"

 

"就...哎...那个...我就坦白说吧...我对自己的妹妹保护欲好像太强了...有点妹控...所以想说想办法治治...看那些网络都写着谈恋爱可以帮助减低妹控的程度..."

 

"哦...所以你就想问我和元英的事?拜托...恋爱不是说要找就有...还要有缘分的...就像我和元英命中注定那样..."

 

大型犬说得太过兴奋,结果声音大得老师都听见了,惠元来不及让宥真降低声量就已经被老师叫去课室外罚站了...

 

宥真站在前门,而惠元站在后门...

 

惠元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相反宥真真的像是尝鲜一般在门口胡乱兴奋...

 

好巧不巧,今天是初一生交换课室的时间...

 

她们刚好从电脑室回到课室经过这条通道...

 

果真让彩演看见自己的欧尼在门外罚站...惠元瞄到后真的感觉很难堪...

 

要做个让人依赖的姐姐真难...尤其看到彩演默默地举起拳头为自己加打气的样子更是丢脸...

 

惠元的脸绷着...她认得那个人...

 

是送彩演巧克力的同学...

 

他竟然...把手搭在了彩演的肩上...

 

动作很亲密...两人在陆续谈话着,这些举动都映入惠元的眼帘

 

内心有点愤怒...虽然外表看不出,但捏紧的拳头已经出卖了这一切...

 

队伍都离开后,宥真开心地赞扬光北的妹妹很可爱,但惠元周围的空气已经降了温度...

 

这堂课...结束了...

 

///

 

这回...惠元爸爸和彩演妈妈终于和好了...

 

彩演再次搬回了这间家...

 

第一时间,她就冲到惠元的房间想和她打个招呼...

 

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彩演转动门把打开了门,幸亏没锁门...

 

原来惠元在睡觉,怪不得敲了门也没应门...

 

彩演走到她身边,房间里看着空调,但身体却曝露在冰凉的空气间...

 

彩演怕她着凉了,把一旁搁着的被子披在她的身上...

 

"欧尼...我回来啦,很想念你..."

 

那宠溺的眼神最终在一个印额之吻后才离开了房间...

 

睫毛一阵一阵地颤动...

 

看来彩演的姐控也是挺浓的...

 

惠元起得有点晚,下楼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料理...

 

爸爸坐在餐桌前等开饭...

 

惠元选了张位置要和彩演一起坐的,却发现多了双碗筷...

 

她站起身拿了那份多的打算放回厨房,却被妈妈给止住了。

 

"惠元呀...那副碗筷放着,等下你妹妹的朋友会来这里找彩演,顺便吃个饭。"

 

妈妈一副高兴的样子,还在那里说看来彩演长大了。不过就惠元的理解应该是生性内向的彩演终于带朋友回来的意思,也就不多想。

 

门外的门铃响了,彩演已经在客厅等候,第一时间就帮忙开门了。

 

惠元看到桌上的食物已经六亲不认先动筷吃了几口...

 

"爸...妈...这是我和你们提到的朋友哦..."

 

彩演把朋友介绍给爸爸妈妈认识...在场的人都礼貌回应,只有惠元嚼在嘴里的饭忘了继续动作,楞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伯父伯母好...我今天是来找彩演拿个东西,但...真的不好意思在这里吃饭..."

 

彩演妈妈看着眼前的白净男孩模样,挺有礼貌的。

 

是彩演妈硬让彩演把人家带过来家里吃饭,算是答谢他人三番四次请自己吃的巧克力的回礼。

 

这顿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在餐桌前洽谈了起来。

 

惠元本来就是个寡言的人...

 

只是安静地咀嚼嘴里突然变得无味的料理...

 

好像隔了两个世界...

 

食不知味..

 

"我饱了,你们慢慢吃..."

 

惠元起身将碗筷拿到厨房洗后,就直接上楼倒在了床上...

 

又是同样的一个人...

 

她们是什么关系呀...

 

东西快要被抢走的感觉...谁没有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