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姜杉

19423浏览    455参与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不爱美女,只爱SNH48——姜杉!!!


❤❤❤❤❤❤❤❤❤❤

不爱美女,只爱SNH48——姜杉!!!


❤❤❤❤❤❤❤❤❤❤

爱情骗子5选一

你终究要做回你自己【舒肤佳cp】

短打,全文现编勿上升

一篇没有李佳恩出现的舒肤佳文😂

主舒肤佳cp,副舒杉杉


—————————————————————


《舞社》更新了一期,蒋舒婷又溜出了托马斯监狱,她带着ipad溜到了姜杉房间里。


姜杉抬了抬眼,看到是蒋舒婷过来,也便没有再说什么,反正蒋舒婷老是会过来,她已经习惯了。


蒋舒婷没有戴耳机,她随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打开了ipad开始看《舞社》。


姜杉在沙发上抱着手机追剧,她从桌上那一盘零食里拿了一把瓜子,然后伸手敲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蒋舒婷,“宝贝,你想吃什么的话就自己拿好吗。”


蒋舒婷没说话,她也抓了一把瓜子在旁边磕,“诶,这...


短打,全文现编勿上升

一篇没有李佳恩出现的舒肤佳文😂

主舒肤佳cp,副舒杉杉


—————————————————————



《舞社》更新了一期,蒋舒婷又溜出了托马斯监狱,她带着ipad溜到了姜杉房间里。


姜杉抬了抬眼,看到是蒋舒婷过来,也便没有再说什么,反正蒋舒婷老是会过来,她已经习惯了。


蒋舒婷没有戴耳机,她随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打开了ipad开始看《舞社》。


姜杉在沙发上抱着手机追剧,她从桌上那一盘零食里拿了一把瓜子,然后伸手敲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蒋舒婷,“宝贝,你想吃什么的话就自己拿好吗。”


蒋舒婷没说话,她也抓了一把瓜子在旁边磕,“诶,这个综艺你看了没?挺好看的还。”


姜杉凑过来瞟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啥?佳恩参加的那个综艺?”


“嗯。”


姜杉随嘴一提:“没看,听说挺好看的,要不你优酷会员借我看看?”


“我也是借的……”


“行吧”姜杉又继续把注意力放在电视剧上,两个人躺在一张沙发上互不干扰各玩各的。



过了很久,一直在看综艺的蒋舒婷发出了一声惊叹。“yes,不愧是李佳恩!”


姜杉凑过去看蒋舒婷的ipad,看到一开始本来被判为待定成员的李佳恩,最终考核通过可以上台演出,也不禁感慨“哇,佳恩真厉害!”


蒋舒婷就这么感慨了一声后,又继续很认真的看自己的综艺去了,比起自己的二倍速的电视剧,《舞社》综艺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流利清晰,姜杉忍不住转过头小心的观察蒋舒婷的表情,“跟她还没和好?”


蒋舒婷并没有直接回答:“哇,你看,这里的人跳舞真的都好厉害啊!”蒋舒婷转过头愣了很久,背对着姜杉说:“李佳恩也是…”


姜杉听出她话里有些哽咽,她坐近了些,小脑袋凑到蒋舒婷面前,试图看对方有没有流眼泪。


蒋舒婷又撇过头,她不愿意让姜杉看到她哭的样子,继续说着:“她不该被感情束缚,比起那段时间,我更喜欢这样子的她…”


蒋舒婷说话的声音抽泣得厉害,姜杉直接抱住她温言款语地安慰:“宝贝怎么了,别哭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想着,以前我们玩得那么好…毕竟我们一起走了那么多年…”


姜杉安慰着蒋舒婷,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黯然失色。


“那段时间,看她畏畏缩缩的样子,说实话,我看着很难受…”蒋舒婷说着,声音逐渐模糊听不清。


“好,难受就哭出来哦,哭出来就舒服了…”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不断安慰着。


李佳恩那组要登场了,蒋舒婷擦了擦眼泪,平复一下情绪。“佳恩要出来了,看完再哭。”


姜杉看到蒋舒婷一下子就止住眼泪的样子居然会觉得有点可爱,但她憋着没有打断在认真看舞台的蒋舒婷。


舞台结束后,姜杉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蒋舒婷,你刚刚真的好可爱啊~”


“哪有你的源源小朋友可爱。”蒋舒婷白了姜杉一眼。


“此时此刻,我们的婷婷宝贝最可爱啦!”姜杉揪了揪蒋舒婷有些婴儿肥的脸说着,她语气忽然变得有些认真,“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会觉得你还是当年那个只到我肩膀那么高,在背后追着我喊姐姐的小屁孩,是当年那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依然爱说反话,遇见挫折就想跑的小朋友。”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你好像忽然就长大了,我越来越捉摸不透你的情绪了,我也看不清你的内心想法了,明明以前你最喜欢来我房间玩的。”


蒋舒婷笑了笑,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的自己还不懂事,那时还有很多人陪在自己身边。可是好像已经过了好多年,也经历了好多好多事。


她像以前跑来找姜杉谈心那样很平静的诉说着:“我很小的时候就进团了,一开始我是很骄傲的,因为我觉得比起同龄人,我的人生经历会比她们更丰富一笔。”


“但是我每年的名次都不尽人意……很多人都在说我糊,说我不行。”


“但那时的我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我那时还只是个孩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周的人都在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如何做,做什么。但从来没人问过我我我想怎么做。”


“李佳恩是第一个问我的。”


“以前我一直觉得,只要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所以我不愿跟随世人的定义,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我认为的成功。”


“所有人都在质疑我,除了李佳恩。她一直在默默支持我,教导我。”


“我有时候也会想,明明没比我大几岁啊,怎么懂得东西那么多。”


“她说很多东西其实她也不懂,但是她想先弄懂了然后再教我。”


“在这里久了,很多时候有的事情会想得通透,有点事情也会倔强得钻进死胡同。以前有两个成员关系特别好,后来因为她们因为粉丝的原因冷战分开。那个时候我很不明白,我会觉得,做自己想做的就行了,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好了啊,为什么要在意别人说什么。”


“后来我发现,原来,很多事情,并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以前我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后来居然有一天,我也经历了。”


“但是等当我想明白之后再抬头想找她的时候,我发现她已经走远了…”


听到这里,姜杉忽然从蒋舒婷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她有些恁恁不平:“喜欢就留住啊,不喜欢就丢掉,你这么卑微干什么?你很差吗?”


“这样可以吗?”蒋舒婷流露出那种温和而迷惘的眼神,“我能不能承受任性的代价?”


“当然可以啊~”姜杉摸了摸蒋舒婷的头“有时候我会在想,为什么两个小朋友也会闹脾气吵架啊,而且还是一吵就吵那么久。”


“以前李佳恩在我房间里,也经常会提你。”


“你知道吗?其实你们两个,都很巧的在另一个人不在场的时候过来我房间,找我聊心事。”


“聊的却都是对方。”


“但你们从来没有在我房间里相遇过。”


“也许这就是你们一直没有说清误会和好的原因吧。”


蒋舒婷从姜杉那里听到李佳恩关心自己的话,忽然重拾信心,“真的吗?”


“嗯,而且,你知道吗蒋舒婷?”


“整个H队都在等你们和好。”


“整个H队里,连源源都跟我都重归于好了,连瑶瑶和琦琦都破镜重圆了。只有你和李佳恩两个别扭得要死。”


“生活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人最后总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吧”


姜杉偷瞄一眼蒋舒婷的神色,她放下心来有些开玩笑似的狠狠的揉着蒋舒婷的头发:“还有,以后要是不开心的话,除了佳恩和瑶瑶,还可以随时来找姐姐哦~”


蒋舒婷握紧了拳头像是要做什么重要决定:“好,我决定了,等疫情结束,等她从节目组回来,我就找她说清楚。”


姜杉狠狠敲了一下蒋舒婷:“木头脑袋!等什么疫情结束啊?你们俩是没微信是吗?”


——————————————————————


我终于写舒肤佳了😭😭😭

全世界都在等舒肤佳和好,整个H队里只有舒肤佳在认认真真避嫌😭😭😭

我连杉源等到了,我还有什么等不到

只要活得久,就没有什么是等不到的

今天舒肤佳和好了吗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唯美的姜杉!!!❤❤❤❤❤❤

唯美的姜杉!!!❤❤❤❤❤❤

『枫~月』

SNH48——姜杉!!!!!!!

🧡🧡🧡🧡🧡🧡🧡🧡🧡🧡🧡

🧡🧡🧡🧡🧡🧡🧡🧡🧡🧡🧡

SNH48——姜杉!!!!!!!

🧡🧡🧡🧡🧡🧡🧡🧡🧡🧡🧡

🧡🧡🧡🧡🧡🧡🧡🧡🧡🧡🧡

明月清风我

第四十一章

  费沁源午睡后,昏昏沉沉地去了考场,昏昏沉沉地考完最后一场,顿时精神焕发,散场后,她飞奔到教室,“走啊走啊咱聚会去!“

  “聚到几点啊?”姜杉问她,“太晚的话,回家看不见路。”

  “你打个电话跟阿姨说你在费沁源家住一晚不就行了?”林舒晴道,“别担心,敞开了玩,我准备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玩的游戏!”

  费沁源强压着自己上扬的嘴角,“你除了真心话大冒险你还能想到点儿啥?”

  林舒晴故作神秘,道:“可刺激了,先不告诉你。”

  费沁源觉得准没好事儿,脑瓜一转,愕然道:“不会是什么俄罗斯转盘吧!”

  “你有病吧!自个儿转去,崩死你!”

  “青钰雯也去啊?”农燕萍看着在班门口等待...

  费沁源午睡后,昏昏沉沉地去了考场,昏昏沉沉地考完最后一场,顿时精神焕发,散场后,她飞奔到教室,“走啊走啊咱聚会去!“

  “聚到几点啊?”姜杉问她,“太晚的话,回家看不见路。”

  “你打个电话跟阿姨说你在费沁源家住一晚不就行了?”林舒晴道,“别担心,敞开了玩,我准备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玩的游戏!”

  费沁源强压着自己上扬的嘴角,“你除了真心话大冒险你还能想到点儿啥?”

  林舒晴故作神秘,道:“可刺激了,先不告诉你。”

  费沁源觉得准没好事儿,脑瓜一转,愕然道:“不会是什么俄罗斯转盘吧!”

  “你有病吧!自个儿转去,崩死你!”

  “青钰雯也去啊?”农燕萍看着在班门口等待的青钰雯,“她不是跟段艺璇闹掰了吗?”

  “她俩就小学生吵架,早没事儿了。”林舒晴晃了晃书包,听着零食袋挤压碰撞的声音,一脸满足,“走吧!”

  人们成群结队地出了学校,来到了费沁源家,把书包放下,会做饭的去买菜,不会做饭就去布置了。

  “中秋那次聚会用的那个大桌子行吗?”林舒晴问费沁源。

  费沁源想了想,皱了皱眉,“肯定不行,上次用着都正好,这次人更多。”

  “要不再买一个去?”

  “走走走,再买个去。”

  蒋舒婷听了,立刻拦在她俩面前,“你们俩傻逼有钱烧得慌吧?挤一挤不就好了?”

  “就是嘛挤一挤挤一挤挤一挤嘛。”青钰雯在旁边帮腔。

  费沁源一眼就看破这俩人的意图,不过她仍然坚守底线,道:“但是挤一挤也不够用啊,还有很多……”

  “挤一挤,肯定够嘛。”林舒晴已经叛变了。

  “都给我滚!”

  最后还是弄了新的桌子。

  一群人忙里忙外,费沁源突然发现,这半天一直没看见杨冰怡的影子。

  “死哪儿去了?”费沁源嘀咕了一句。

  然后在她去厨房送调料的时候,看见了杨冰怡。

  杨冰怡整个人贴在刘增艳身上,“这个锅用什么刷啊?“

  “那个刷过了。”

  “那我刷盘子。”

  “都是干净的。”

  “你切的好齐啊,我就切不齐。”

  “多切切就好了。”

  “这个肉你剁的好碎啊,好厉害。”

  “那个是绞肉机弄的。”

  “你这菜洗的好干净啊。”

  “……”

  费沁源握着拳头,和善地笑,“杨冰怡。”

  “干啥?”杨冰怡头也不抬。

  “我他妈弄死你!”

  “我艹我艹!滚滚滚!别拽我!我刷锅呢!”

  “拉倒吧你!”

  费沁源把杨冰怡拽出厨房,她有点儿累了,往沙发上一瘫,开始玩手机,杨冰怡察言观色,觉得费沁源必有心事,她贼贼地一笑,坐到费沁源身边,凑近点儿问:“哎,你咋没跟姜杉腻歪啊?”

  费沁源一听这话,更是唉声叹气不止,她本就正愁心事没地方说,于是如实道:“我跟你说水子,我觉得,我跟姜杉的关系,突然有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变化。”

  杨冰怡就爱听这个,她立刻来了兴致,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瓜子,道:“怎么回事儿?详细说说?”

  “就是昨天,我跟姜杉说,雪好大啊,然后她就,你知道她跟我说啥吗?她跟我说,‘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然后就变了,突然变了。”费沁源回忆着,嘴撅到了姥姥家,“我俩平时喝一瓶水,那都很正常的,结果昨天她突然就不喝了。”

  “我艹?这么严重?”杨冰怡八卦一笑,“怎么着?暗示你呢?”

  费沁源满面愁容,“我也不知道啊,我觉得会不会是我想太多?就是,如果她就是碰巧说了这么一句,那我……”

  杨冰怡打断了她,道:“她要真是凑巧说的,还能有那种微妙的变化吗?”

   厨房里的饭菜香传来,费沁源看过去,在一片腾空而上的白色热气中,姜杉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尝了尝,脸上的笑容逐渐扩散,对身边的人说:“刚刚好!”

  费沁源呼吸一滞。

  “垃圾。”杨冰怡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不是我说你,从暑假到现在,费沁源,多久了,你也不至于颗粒无收吧?人家都那么明显的,那么简单地暗示你了,说明啥,人家都等不及了。”

  费沁源大怒,自己还不至于沦落到被她数落的份儿,于是反唇相讥:”你自己呢?你喜欢刘增艳!”

  杨冰怡手忙脚乱地去捂费沁源的嘴,一边瞪她,一边观察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她才放了放心,“你他妈给我闭嘴!别胡说八道!”

  费沁源扑腾了几下,把杨冰怡推一边儿去,“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看着她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杨冰怡慌了,“你没跟别人说吧?”

  “姜杉知道。”

  “你个见色忘友的玩意!”杨冰怡伸手就要揍,费沁源赶紧拦住她,“就是姜杉告诉我的!”

  “那行!那姜杉就是见色忘友的玩意!”

  “不许说她!”

  “那我就揍你!”

  袁一琦端着盘子路过,“你们俩干嘛呢?好上了?”

  “谁他妈跟她好上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弹开。

  吵归吵,闹归闹,杨冰怡还是很关系费沁源的进展的,她觉得这俩人要是顺其自然下去,估计……

  杨冰怡把瓜子皮往费沁源身上扔,“哎,咱要是假设姜杉现在喜欢你,你觉得她是因为什么,不跟你捅破窗户纸呢?”

  一提到这个,费沁源立刻失魂落魄,懒得管杨冰怡的瓜子皮了,“我未成年……”

  杨冰怡两手一摊,“无解,无解了啊费沁源!”

  费沁源愁眉苦脸,杨冰怡忽然道:“她那意思是不是等你等等啊,你想想嘛那句诗,不就是说很坚定的意思吗?”

  费沁源又豁然开朗。

  饭菜都盛放好了,杨冰怡拖着费沁源,“快坐她旁边儿去!”

  “我不敢……”

  “我坐你旁边儿给你出主意,快快快!”

  “你别捣乱!你不挨着刘增艳啊!”

  “她就在哪儿呢!你他妈快走!”

  费沁源被撵过去,姜杉看了她一眼,费沁源“嘿嘿”笑了几声,小厮似的点头哈腰,“吃好喝好,吃好喝好。”

  姜杉别过脸去,隐藏起笑意。

  屋外寒冷的冬日天光,银箔似的堆院里的积雪上,费沁源一直觉得家里的地暖没热起来过,但是今天特别热,热得有点儿诡异,可能是今天人多,她把脖子挠的一片通红。

  姜杉担心她是不是吃了什么过敏的东西,听她和杨冰怡说热,这才放下心来。

  天慢慢暗下来了,屋内灯火通明,姜杉在和别人说话,笑容比任何一盏灯都亮堂,费沁源想到姜杉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浑身湿透,眼圈通红,像只小落水猫。

  林舒晴和农燕萍越挤越近,农燕萍只是宠溺地笑,也不推她,两个人好像自成一个世界,费沁源看了频频叹气。

  说实话,羡慕了。

  “怎么好一块儿去的?”宋昕冉打趣王睿琦,王睿琦借此机会大秀恩爱,在座的人拍手叫好,费沁源偷偷看姜杉,她觉得姜杉有心事。

  会是和自己一样的心事吗?费沁源心乱如麻,饭也吃的食不知味。

  杨冰怡倒是挺高兴的,费沁源突然想到,刘增艳好像也是喜欢杨冰怡的,但是杨冰怡并不知道这件事,费沁源看着杨冰怡那一脸谄媚的笑,心道:傻逼,就不告诉你,自个儿悟去吧。

  吃饱喝足后,林舒晴图穷匕见,笑道:“玩游戏吧?”

  费沁源还真有点儿好奇,林舒晴到底在想什么游戏,看样子她来这场聚会,好像就是为了玩这个游戏似的。

  “啥游戏啊?”孙珍妮啃了口苹果。

  林舒晴先不说,故意卖关子,“源源,你们家是不是有个空衣柜啊?”

  费沁源点点头,“对啊,干啥?”

  “因为这个游戏,要用到那个衣柜。”

  袁一琦笑了,“啥游戏啊?还在衣柜里玩?”

  林舒晴眯着眼,压低声音道:“天堂七分钟。”

  “噗!”费沁源喷了口水。

  她一傻子,哪儿来那么多好主意?

  

明月清风我

第四十章

  杨冰怡一瘸一拐跑到终点,可是离跑完三千米还差一圈,此时,她的名次已经从第一变成了第四。

  杨冰怡快哭了,第一没了,也没法在她面前逞威风了。

  妈的,丢死人了。

  “别跑了别跑了!”裁判和老师们跟杨冰怡喊停。

  杨冰怡看到终点处,刘增艳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她瞬间就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她觉得风变强了,好像在给自己助威!我他妈跑残废也得跑!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要装蒜!就是要英勇就义!

  然后被几个老师拉着离开了场子 。

  费沁源姜杉等人呼啦呼啦地正往这边跑。

  周兆渊率先跑完,来到终点,嚣张地对杨冰怡笑着,说了句:“垃圾。”然后转身接受着那群朋友......

  杨冰怡一瘸一拐跑到终点,可是离跑完三千米还差一圈,此时,她的名次已经从第一变成了第四。

  杨冰怡快哭了,第一没了,也没法在她面前逞威风了。

  妈的,丢死人了。

  “别跑了别跑了!”裁判和老师们跟杨冰怡喊停。

  杨冰怡看到终点处,刘增艳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她瞬间就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她觉得风变强了,好像在给自己助威!我他妈跑残废也得跑!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要装蒜!就是要英勇就义!

  然后被几个老师拉着离开了场子 。

  费沁源姜杉等人呼啦呼啦地正往这边跑。

  周兆渊率先跑完,来到终点,嚣张地对杨冰怡笑着,说了句:“垃圾。”然后转身接受着那群朋友的欢呼。

  杨冰怡哭笑不得,妈的使手段赢了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费沁源抡着拳头冲上来。

  “拉着她!”林舒晴一看就知道费沁源要干嘛。

  袁一琦和蒋舒婷赶紧去拽费沁源,“别别别!王睿琦不拍到了吗?他跑不了!”

  “我弄死他!我刚才就该一箭射他脑袋!”费沁源那股劲儿上来,姜杉都劝不住,只能让人把她生拉硬拽走。

  钟文杰叉着腰,“赢不了就赢不了,耍横有用?”

  熊艺文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你可别说了!人家是学生会会长,吓死人了!”

  “哈哈哈哈!”

  “学生会会长咋了,人人平等!跑不过就是跑不过!”

  段艺璇扯着嗓子,指着周兆渊,“对啊!赢不了就赢不了,又能怎样!至于搞小动作吗!摔出事儿来你负责吗!”

  “她自己摔了就怪别人?承认自己不行很难吗?”熊艺文虽然是在为周兆渊辩护,可周兆渊怎么听怎么觉得熊艺文是在骂自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青钰雯冷笑道:“是啊!承认自己不行有那么难吗!”然后她又对裁判说:“待会儿再判,有人犯规。”

  看台上的学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下面好像吵起来了,还有人要动手,纷纷看戏。

  许杨玉琢挂了张昕的电话。

  她觉得头痛欲裂,虽然这么说可能很没有师德,但是她还是觉得,怎么会有这么丢人的学生,跑不过就使小动作,还那么沾沾自喜……

  “我他妈跟他拼了!”宋昕冉恨不得去食堂拿把菜刀,把周兆渊碎尸万段,她冲下看台,冉蔚赶紧跟上去。

  王晓佳没有去找裁判,她直接去了主席台。

  “喝可乐吗?”刘增艳问杨冰怡,“还没打开过呢。”

  “啊?”杨冰怡心里受宠若惊,表面波澜不惊,“谢谢。”

  段艺璇蹦跶过来了,“给你买的可乐,吕一不想动,让我给你买,还是我够意思吧?”

  杨冰怡笑了笑,“我,我有了,有了。”

  段艺璇“啊”了一声,道:“她那个是常温的,这个是冰的,你不是说要喝冰的吗?”

  “我……”杨冰怡看着段艺璇手里的那罐可乐,她好像可以看见可乐冒着诱人的寒气,那是可乐的灵魂。

  这他妈一口喝下去得多爽啊。

  她咽了口口水,道:“我这不……这不刚运动完嘛,喝常温的,常温的,对身体好嘛,嘿嘿。”

  “那你去喝凉白开算了!”

  “嘿嘿,嘿嘿。”

  杨冰怡喝了几口可乐,还给刘增艳,刘增艳道:“你就喝呗,跑了那么久,等会儿就又渴了。”

  杨冰怡心里想着回去把这个瓶子珍藏起来,脸上却故作委屈,道:“你是嫌弃我喝过吧哈哈哈!”

  “我可没有啊别乱说。”刘增艳笑着。

  两人不约而同地躲避着对方的目光。

  比赛的结果讨论出来了,周兆渊没了名次,杨冰怡也是一样。

  宋昕冉义愤填膺,要跑去主席台掀桌子。

  段艺璇被叫去念加油稿了,刘增艳带杨冰怡去医务室,宋昕冉又自告奋勇,“我一起去!”

  “不要!”杨冰怡果断拒绝。

  “你不是还有比赛吗?”刘增艳委婉拒绝。

  宋昕冉让人拉走了,杨冰怡侧着脸,嘴角咧到耳朵边,费沁源见了,心里把她臭骂一顿,我他妈为你打抱不平,结果你醉倒温柔乡?

  不过由此可见,姜杉的猜测或许没错,那她应该……费沁源瞄了姜杉一样,查没察觉到我喜欢她啊,如果察觉到了,也没感觉出在跟我保持距离啊。

  “走了。”林舒晴拍了拍费沁源。

  “嗷。”

  费沁源上了看台,就开始犯困,不知不觉地就靠在姜杉肩膀上睡着了,姜杉看着书,她翻了一页,露出了里面夹着的银杏树叶。

  那是来操场的路上,费沁源捡的,一片心形的叶子,林舒晴垂涎三尺,费沁源不给她,说是要送人,然后就给了自己。

  姜杉看着她,她笑了笑。

  源源,快点长大吧。

  银杏叶随风摇摆,飘落,每天都有人在树下捡,费沁源也经常拉着姜杉去,两个多月后,树枝上就堆了雪。

  已经是十二月底了,再过几天就是高中会考,今年的会考比往年推迟了几天,考完就放元旦。

  三天的假期对于高中生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会考考两天,第二天中午就考完了,然后直接放假,费沁源等人商量好,下午一起聚聚。

  考试前一段时间就给学生发题,照着那上面背,费沁源只希望会考早点儿来,要死就早点儿死,别让那把刀一直在脑袋上悬着。

  会考很快就到,第一天时又下起了雪。

  费沁源下午考完,天已经黑了,学校里的路灯不多,又刚下了雪,她注意脚下,一头撞进了姜杉怀里。

  “你能不能看路?”姜杉笑着问她,“去吃饭吧。”

  “好!”费沁源熟练地挽过姜杉的胳膊,有说有笑地往食堂走去。

  费沁源道:“哎,王睿琦谈恋爱了。”

  姜杉惊讶地笑着,“谁啊?”

  “马玉灵。”

  “真的啊?”

  “我骗你干嘛,我不是跟她一个考场吗,她今天跟我说的,上个月在一块儿的,已经一个月了,她也打算告诉别人了。”

  “怎么在一块儿的啊?”

  “就是周兆渊那几个,不是因为运动会那次王睿琦录了像吗,背地找她麻烦,让小马带人揍了。”

  “哈哈哈哈,小马干的好。”

  走到食堂,两个人头发都湿了,费沁源给姜杉拍了拍头上的雪,心里开始胡思乱想,同淋雪共白头之类的。

  现在的时间比正常开饭时间晚了十几分钟,已经没什么好吃的饭了,二人随便买了点儿,坐在一起吃,费沁源吃着吃着,叹了口气。

  “怎么了?”姜杉问她。

  “人家这一个一个的,都谈了对象了,成双成对的,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费沁源故作轻松地说着,尽量让这话听上去像自嘲,不像暗示。

  姜杉没有回答,默默吃饭。

  她很想回答点儿什么,但她不知道怎么说,如果自己跟她一样大,她完全可以大胆地告诉她:我喜欢你,你跟我谈恋爱吧。

  气氛有点儿尴尬了,费沁源看着窗外的雪,转移话题道:“这雪真大。”

  “是啊。”姜杉停下筷子,看着窗外愣了一会儿,淡淡道:“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

  “哪儿有那么大啊哈哈,哈哈……哈?”费沁源反应了几秒,筷子差点儿吓掉,“啊……啊?”

  “好好吃饭,不许浪费。”姜杉道,她的脸红红的,大概是被冻的。

  食堂只有正前方最高处的一盏大灯,灯光落下来,被削弱不少,姜杉低着头,费沁源看不清她的表情。

  可是话里的情意,即便是在昏暗的阴影里,也昭然若揭。

  “啊……嗷。”费沁源颤抖着手,激动地啃了一口饼,囫囵地嚼了几口,咽下去。

  差点儿噎死。

  

爱情骗子5选一

48牢友记(36)

  

托马斯监狱纪实文学


cp群像,主写托马斯监狱成员的cp,大家磕哪对也可以投稿。(写着玩玩,勿上升)


众所周知,点赞是免费的,却可以让写文的大大开心好几天,更有更新动力


—————————————————————————

  “我到中心了,我的天啊,我一进331,就像进了那个盘丝洞,每个角落都窝着美女,我一进房间,她们抬头对着我微笑,所有人的姿势都是非常妩媚妖娆的躺着,谁懂?”


  蒋舒婷进房间之后真有点傻了,331已经完全不像她之前住着的地方,感觉已经没有自己存在的痕迹,这,硬生生,完全成了郝婧怡的天下,托马斯监狱……她发口袋感慨这已经变了天的331,虽然在这......

  

托马斯监狱纪实文学


cp群像,主写托马斯监狱成员的cp,大家磕哪对也可以投稿。(写着玩玩,勿上升)


众所周知,点赞是免费的,却可以让写文的大大开心好几天,更有更新动力


—————————————————————————

  “我到中心了,我的天啊,我一进331,就像进了那个盘丝洞,每个角落都窝着美女,我一进房间,她们抬头对着我微笑,所有人的姿势都是非常妩媚妖娆的躺着,谁懂?”


  蒋舒婷进房间之后真有点傻了,331已经完全不像她之前住着的地方,感觉已经没有自己存在的痕迹,这,硬生生,完全成了郝婧怡的天下,托马斯监狱……她发口袋感慨这已经变了天的331,虽然在这之前她一直知道这里被改造成斯莱特林休息室。


  “不如加入啊”郝婧怡不明所以的抬头看着蒋舒婷冷笑。


  这让蒋舒婷感到非常阴森和害怕,整个房间充满了阴气,她觉得如果进了监狱,自己可能再也出不去了,她转头离开了房间,给韩家乐发过一条消息:“乐乐姐姐,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呜呜呜,我好想你啊。”


  “想我了是吗?我明天的机票呢,明天剧本杀之前我会赶回来的哦。”


  蒋舒婷只好四处求收留“林舒晴你是一个人在房间吗?你的室友也在吗?”


  “肯定在啊,问的废话,我们不在房间还能去哪里吗?”林舒晴觉得蒋舒婷问得有点奇怪:“有事你就直说。”


  “额……本来想去你房间呆一会得,额现在没事了。”转头又给姜杉发了条消息:“姜杉你一个人在房间吗?我可以去你房间直会播吗?”


  “可以啊,来就来,空着手就行了,不用带什么零食哦。”


  “ok,立马就来。”蒋舒婷收到消息之后就拿着手机直播支架就过去了,“呵,她这么说肯定是想我带点零食过去,哼,我就不带零食。”


  蒋舒婷真的就空着手过去了,姜杉看到之后表示震惊:“啊,你真的没有带什么零食啊,你有想像过我们大半夜被饥饿折磨得样子吗。”


  “既然这样,那我得好好看看你被折磨得样子了,毕竟我来之前已经吃过盒饭了,还吃了一盒自热火锅,一包薯片。”


  “蒋舒婷你想死就直说!!!”姜杉气得朝蒋舒婷锤了两拳。


  “ok,可以停止了,我要开始直播了,姜杉你肯定不想你粉丝看到你这么暴力的样子吧。”蒋舒婷打开了直播,开始和粉丝聊天。不能回房间,在别的地方又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于是她开启了直播。


  “额……行,蒋舒婷,我就不怕治不了你。”姜杉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她打开了蒋舒婷的名场面,塞纳河第一饶舌aka旺仔小A的rap,当着蒋舒婷的面,反复观看,各种倍速观看,笑得肆无忌惮。


  但是蒋舒婷碍于在直播,有气也忍着了,等下播之后她在口袋一连发了无数个很生气的表情,缺德粉丝又给她出招,蒋舒婷怒发口袋“姜杉,给我记住,从今天开始,我每天准时到你房间,观看妈咪妈咪哄。姜杉,等着!!!”


  第二天的最佳拍档剧本杀,韩家乐给她发了个消息说航班因为疫情取消了,很惨,临时找了刘闲顶替。


  她到场之后就感觉,所有人,除了拍档不在的,其他人都在谈恋爱。


  “认真玩游戏的蹄蹄酱”蒋舒婷游戏之前自拍了一张发给了韩家乐,然后才开始跟大家一起玩着游戏。


  “第一轮,德华向美琪提亲,聘礼为一万元。你们俩组成一对。”


  蒋舒婷收到组队成功的消息第一时间向杨冰怡解释:“那个水水,你不要吃醋啊,我跟段艺璇是没有可能的。”


  段艺璇很快就入戏了,她直接就抱住了蒋舒婷:“不!德华,我们是命中注定的。”


  段艺璇和蒋舒婷组队,两人都非常的入戏,非常的认真分析,段艺璇信誓旦旦的说:“德华~你要相信我,我是花家唯一的真小姐。”


  “我当然相信你啦,你是真小姐,我娶了你,我们就能一起继承花家的全部财产。接下来找到凶手是谁就行啦。”


  “嗯,德华,这场游戏里,我只信你,你一定不能对我有所隐瞒哦。”段艺璇又狠狠的抱住蒋舒婷的胳膊,入戏太深,根本没注意到某个地方传来的阵阵杀意。


  两人手绑在一起,段艺璇全程紧紧的抓着蒋舒婷的手不放开,就算大家怎么造谣蒋舒婷,蒋舒婷解释完之后,段艺璇都会转过头传递信任的眼神:“不管她们说什么,我都信你,你说什么我都信,这一局我们一定要走到最后,共同胜利。”


  “谢谢你,美琪,谢谢你相信我。”


  “德华~”


  “美琪~”


  两人全程都没听其他人发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ᴸᵒᵛᵉ夏屿宁.

发完这组图,就正式变成杉杉的颜粉啦

欢迎评论区给我科普

发完这组图,就正式变成杉杉的颜粉啦

欢迎评论区给我科普

明月清风我

第十四章

  “这几天早听人说过很多次了,说宅子里闹鬼,所以就想到躲来这里了。”刘增艳道。

  如果真的有鬼,那她还挺想见见的。

  蒋舒婷不禁动容,这竟是她自己的家吗?看这样子,这户人家从前,一定是非富即贵,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变成这样。

  眼前这个姑娘,莫非也有着从大家小姐到一无所有的经历吗?

  黑衣女子道:“既然如此,大概不会有人来了,这里应该还算安全。”

  “嗯。”

  她笑了笑,道:“这些人也不足为惧嘛,我听刚才来这里的那群人,领头的,不就是那两个御前侍卫吗,竟然也深信鬼神之说。”

  “你没听见她们说‘保重’吗?我觉得她们是有意放水。”蒋舒婷道。

  “放水?为什么?”...

  “这几天早听人说过很多次了,说宅子里闹鬼,所以就想到躲来这里了。”刘增艳道。

  如果真的有鬼,那她还挺想见见的。

  蒋舒婷不禁动容,这竟是她自己的家吗?看这样子,这户人家从前,一定是非富即贵,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变成这样。

  眼前这个姑娘,莫非也有着从大家小姐到一无所有的经历吗?

  黑衣女子道:“既然如此,大概不会有人来了,这里应该还算安全。”

  “嗯。”

  她笑了笑,道:“这些人也不足为惧嘛,我听刚才来这里的那群人,领头的,不就是那两个御前侍卫吗,竟然也深信鬼神之说。”

  “你没听见她们说‘保重’吗?我觉得她们是有意放水。”蒋舒婷道。

  “放水?为什么?”

  蒋舒婷叹了口气,看了看杨冰怡,“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是眼下只有这种情况了,就是朝廷里,有的人,还算是个人。”

  “你好像对朝廷积怨很深?”刘增艳望着蒋舒婷,想起她在袁府的那番话,心道:莫非她也有着与我们相似的经历?

  蒋舒婷呵呵冷笑,脸上的阴翳如仇恨一样,浓得化不开,“草菅人命的朝廷,还能是个像样的朝廷吗?”

  黑衣女子亦是柳眉一皱,道:“朝廷上下贪污腐败,这根柱子怕是快要烂掉了,当今圣上一心渴求修仙之法,劳民伤财熬炼金丹,试问,天下有志之士,谁能不恨呢?”说罢,她一抱拳,笑道:“相聚于此,也算是有缘了,在下韩佳乐,江湖人士,她叫蒋舒婷,是我朋友,我们俩也算是志同道合了。”

  刘增艳也笑着介绍一番,不过对于她与杨冰怡的身世,自然是只字不提,尽管这二人似乎同样仇视朝廷,但也不能如此轻易交心。

  四人在墙角藏了一会儿,脚有些麻了,秋天的夜风也不容小觑,丝丝缕缕地穿透衣服,凉入骨头,刘增艳缩了缩身子,杨冰怡便察觉到了。

  她提出去屋子里,至少可以避避风,三人点头答应,走向了荒废已久的刘家宅院。

  刘增艳轻轻撕下已经干巴巴的的封条,退到一边,杨冰怡抽剑一劈,锁链掉在地上,她推开门,一阵灰尘迎面,刘增艳闭上眼睛,心中涌出了万千往事,一时都无法说清。

  睁开眼后,她静静地打量着这所熟悉的建筑。

  这个黑漆漆的,破烂的房子,是刘增艳的家。

  她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不需要自己做饭,不需要自己穿衣服,甚至不需要自己拿筷子。

  刘增艳站在门口,看着掉在地上,碎成两半的匾,上面四个大字“禄阁流芳”,已经掉了漆。

  刘增艳神色黯然,回首曾经的二十二年,想起那些生离死别的亲人,不禁泫然欲泣。

  蒋舒婷和韩佳乐正在收拾屋子,想整理出一块儿干净地方来休息,她们见了刘增艳的样子,心中同情起来,却不知如何是好。

  “你去安慰一下吧。”韩佳乐对杨冰怡道,“这里我们收拾就好了。”

  杨冰怡点点头,她来到了刘增艳的身边,“你……”

  没有家了,这是这十几年里,刘增艳第一次有这样具体而沉重的感受。当年自己被发配异乡,走的时候,这里还没来得及被封起来,而此刻,屋里的除了灰尘和破烂桌椅,已经什么都没了。

  她觉得一阵眩晕,双腿一软,身子向后栽去,杨冰怡手臂一横,将她细腰拦住。

  “你不舒服吗?”

  刘增艳抬头,对上杨冰怡的眸子,那是黑暗中的两团火光,是她唯一的安慰。

  她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看着这栋宅子,杨冰怡就这样搂着她,一动不动。

  秋风萧瑟,吹动着人们各自的心事,潮水一般来了,又去了,这件去了,那件又来了。

  月亮被云笼罩,绝望地发出残破的光来,诡异的雾气试图模糊一切,不光是房屋,连黑暗都变得朦胧,仿佛一切都是幻影。

  杨冰怡却是这如虚如幻的黑色中,一抹真实又深沉的亮色,刘增艳紧紧贴着她,感觉自己也变得真实起来。

  “这里灰太多了。”蒋舒婷被呛到,打了几个喷嚏,“有水的话或许好办一些。”

  “后院有口井,可能早就枯了。”刘增艳道,“但是还有个水池,可能会有雨水吧。”

  杨冰怡扶着她来到台阶前,道:“你在这儿休息吧,我去看看。”

  “嗯。”

  杨冰怡去了,刘增艳和蒋舒婷韩佳乐说着话,也想过去帮忙收拾一下,韩佳乐不让,让她休息着,过了一会儿,杨冰怡回来了。

  杨冰怡摇着头道,“水井里……”

  “水井肯定枯了,不管了,不用水了。”蒋舒婷甩了甩额前的头发,继续擦着地。

  “水井里,有机关。”杨冰怡在刘增艳耳边低声道。

  “什么?”

  原来杨冰怡想用水井上吊的桶,去打水池里积攒的雨水,可是那绳子经了这些年的风吹雨淋,一碰竟断了,水桶掉进了井里面。

  可是手边已经没有别的可以用来盛水的东西了,杨冰怡听着水桶落地的声音,估摸了一下水井高度,就没有多想,直接跳了进去。

  落到地下,她听到了风流动的声音。

  她察觉到不对,于是敲打着石壁,发现一处石壁发出轻微的异样声响。

  联想到刘府本就是官宦世家,在水井里有个暗门,也不是奇怪的事,于是她水也不打了,直接回到房前找刘增艳。

  刘增艳从未听父亲说过家里有什么暗门密道,可杨冰怡说得十分笃定,她也相信杨冰怡的听力,道:“那,我们去看看?”

  杨冰怡点头,她看了一眼蒋舒婷和韩佳乐,小声问:“她们呢?”

  刘增艳思量了一下,道:“我们若是偷偷行动,不告诉她们,会不会不太好?”

  “我们又不熟,只是刚刚认识,谁知道那是什么人?”

  “可是……”

  “不过,怎样都行。”杨冰怡很自信,“她二人的武功我能看得出来,别说两个,就是四个,我也不惧。”

  再想到,若是密室里有飞来的机关暗箭,自己一人护着刘增艳,怕是忙不过来,把她们二人叫去,也能从多个方向确保刘增艳的安全。

  如果密室里真的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要杀了她们,杨冰怡也有把握赢。

  她与刘增艳商量好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蒋舒婷与韩佳乐,道:“这刘家要说起来,也是被朝廷迫害的,说不定这密室中,能有着对朝廷不利的证据,你们如果有兴趣,就一同去。”

  蒋舒婷立刻兴奋起来,她刚要答应,却被韩佳乐拦下,她笑了笑,道:“虽说刚才一起逃避追杀,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把这秘密告诉我们吧?”

  “她不会武功。”杨冰怡看着刘增艳,“如果密室里有机关,我怕……”

  刘增艳的心里热热的,心中感动,又想起从冠中到京城的这一路,她人虽冷淡,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可对自己的好,她是能感受到的。

  冉蔚说过,杨冰怡要是想杀人,只有自己能拦下,当真是如此吗?难道像我这样的人,也会被别人重视吗?

  韩佳乐仍是警惕道:“若里面真有什么秘密,也不是我们这些外人可以知道的,只怕到时候被杀人灭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杨冰怡丝毫不觉得心虚,她刚要辩解,蒋舒婷却拍了拍韩佳乐的箭头,笑道:“她们是袁天冬的仇人,我也是,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保护朋友天经地义!你若担心,就在外面接应!要跟她们进去!”

  韩佳乐虽心有忌惮,但也放不下蒋舒婷一个人去,只好道:“那我也去吧。”

  ……

  费沁源将手下全部派出后,带着姜杉回了东宫,她遣散了合欢坞的侍卫,姜杉知道,她今晚又要不眠不休了。

  两人沐浴之后,皆是赤裸裸地来到床边,费沁源半躺在床上,她已经累了,姜杉乖乖地跪在地上,给她捏腿。

  “段艺璇啊……”费沁源的语调懒洋洋的,好像再说今天的天气,眼神却锐利得像一只鹰,“我早晚要削藩。”

  “这个燕王,没大没小的,我也不喜欢她。”姜杉说着,站了起来,弯下腰,去揉另一条腿,其实她只要伸伸胳膊就能够到,但她偏要站起来。

  “还是殿下最好了。”雪白的胸在费沁源眼前晃啊晃,垂下来,有意无意地擦过费沁源的小腿。

  许久,费沁源都没什么反应,姜杉偷偷看她,见费沁源正看着自己。

  那道目光说不清,好像很温柔,好像很缠绵,好像还有泪光,好像真的很爱自己一样。

  但姜杉知道,费沁源不爱她,就像她也不爱费沁源。

  自打费沁源把自己带进宫里,就把自己当金丝雀养着,她的确对自己倍加宠溺,的确对自己有很强的占有欲,但也只是主人对宠物的爱,不是对爱人的爱。

  她好像总是通过自己,看到另外一个人,只有在这种时候,她的目光才能绝对纯粹,此时,她大概也是在看别人吧。

  可是我有什么资格说她呢?我也不纯粹。

  爱或不爱也没那么重要,各取所需罢了,她喜欢听人说爱,自己就说给她,把爱挂在嘴边这几年,也早说习惯了。

  “过来。”费沁源道。

  姜杉抬起头,用膝盖走了几步。

  费沁源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太漂亮了。”

  “多谢殿下。”

  “你爱我吗?”

  “爱。”

  “我也爱你。”

  “嗯!”姜杉开心的笑。

  “上来。”

  “好!”

  费沁源让姜杉趴在自己身上,胸贴着胸,腰贴着腰。

  “殿下,我可不可以问一件事?”姜杉亲了费沁源一口,问道。

  “问吧。”

  “殿下真觉得,凶手是那个叫杨冰怡的?”

  “不是。”费沁源淡淡道,她搂住姜杉,“但是段艺璇说不是,我就偏要说是。”

  姜杉笑了笑,抚摸着她光洁的脸颊,“殿下是小孩儿。”

  费沁源也笑了笑,抓住姜杉的手,仔细地看着,“我是小孩儿,但我不是傻子。”

  姜杉疑惑道:“什么意思?”

  费沁源看着姜杉,突然冷冷一笑,竟伸手扼住了她的脖子,身子一翻,把姜杉压在身下,“我不是傻子!”

  “殿下……殿下……”姜杉喘不上气来了,像离了水的鱼。

  “你知道了吗?我不是傻子。”费沁源又重复了一遍,她目光凶狠,好像下一刻就要捏断姜杉的脖子。

  “我……知道,知道……”

  “所以……”费沁源阴恻恻一笑,“告诉我,谁杀了袁天冬!”

  姜杉的心里一慌,“我不……不知道,不知道……”

  “哈哈,你不知道。”费沁源冷笑着,一挥手,巴掌落在姜杉的脸上,“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一句话一个巴掌,姜杉泪眼盈盈,连连求饶,可费沁源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杀了袁天冬的就是你这个贱人!”

  

即将解锁主线任务

  

这河理吗

1.

   在天台上抽了一只烟后张昕席地而坐,手指上还残留着烟味,母亲很讨厌这个 所以张昕至少要在她面前消失30分钟。

   自己已经转学了,准确的说是被迫转学……可惜了刚谈的那个女朋友了


 “张昕?你怎么没走,还留在这里抽烟啊

 “袁一琦?你要抽一根吗?

 “不抽了,我戒了


 从口袋掏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张昕的母亲 袁一琦多少了解一点,完美主义者,偏执的要命 所以才强迫张昕出国。

  两个人...




   在天台上抽了一只烟后张昕席地而坐,手指上还残留着烟味,母亲很讨厌这个 所以张昕至少要在她面前消失30分钟。

   自己已经转学了,准确的说是被迫转学……可惜了刚谈的那个女朋友了



 “张昕?你怎么没走,还留在这里抽烟啊

 “袁一琦?你要抽一根吗?

 “不抽了,我戒了


 

 从口袋掏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张昕的母亲 袁一琦多少了解一点,完美主义者,偏执的要命 所以才强迫张昕出国。

  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就那么待着。张昕把烟头踩灭拉袁一琦站起来给她拍了裤子上的灰。



 “这件事,你没告诉别人吧

 “没有,我等着你回来。不过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就个大学生了

 “呦,这么自信啊?副班长~




  在张昕离开了第三个月,塞杰开学了。两个月的暑假把袁一琦和郝婧怡晒黑了一个度 但还是比不上杨冰怡的度,刘姝贤的文人风骨已经写在脸上了。

  高三搬到一栋独立的教室终于有空调,沈梦瑶把座位搬到旁边 屁股蹲还没坐上去袁一琦就把桌子也搬过来了


 “哎你找茬是不是?

 “我木有呀~这不系副班长应该有的待遇嘛

 “随便你随便你,吹感冒了我不管

 “嗯……一起加油吧未来



 袁一琦说这句的时候看着沈梦瑶,浅浅的微笑还真带给沈梦瑶一种太阳的感觉。把拳头伸出去和袁一琦碰了一下。

  教室的这头温馨而另一头就是快要冷到零点。S班的段艺璇坐在许杨玉琢腿上搂着她又亲又抱。嘴里嘟囔着想去学生会,被许杨玉琢拿馒头把嘴堵上之后就阿巴阿巴的不知道说什么。

 

 隔壁N班的声音很大,盖过了整个楼层。柏欣妤在骂老师 文理科的分班考让她的排名掉到了第二。



 林舒晴和农艳萍最近打了火热,下课就拉着农艳萍的胳臂去厕所,其实农艳萍是不想去的 因为家离学校远所以下课的时候都是趴着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跑厕所。

  许杨玉琢的成绩直线下滑,上课也不专心。旁边的座位一直是空着的,沈梦瑶和袁一琦试图去劝过 费沁源中午天天逗她开心 都没有一点用处。



 “你有和张昕联系吗?她说什么?

 “大姐,张昕就是去留学的。除了让我保重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把张昕的作业本搬过来,我要给许杨玉琢写一封信



  过几天沈梦瑶把皱巴巴的信递给许杨玉琢,通篇就是让许杨玉琢振作要开开心心的。看完之后许杨玉琢把信撕的稀巴烂,袁一琦都被吓到了。


 “张昕,你以后找的女人肯定要比我好看一万倍,不然我不服气

  

 



  农艳萍最近很烦恼,因为家离学校远的原因下课时间都是用来给自己补觉的,但是林舒晴好像精力充沛的样子,下课就拉着自己跑厕所。

  中午本来想去睡一会,林舒晴就拿着小饼干戳自己的脸 张个嘴巴就放进去,吃完再放进去。 已经逐渐习惯了这个小孩子一样的同桌


 “奶瓶~奶瓶~你一会去食堂帮我打个饭好不好?

 “你要去哪里啊?

  “我跟费沁源要去小卖部买新品,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费沁源下课就拿出了跑800米的气势冲到小卖部,拿到饼干付钱一气呵成。毕竟她找不到人帮自己打饭

  山楂味的饼干整得费沁源胃口大开,把隔壁姜杉因为好看多打的一份鸡腿也吃掉了,看着空掉的餐盘拍拍肚子


 “好久没吃这么饱了,上次还是阿姨运动会送的大鸡腿

 “我让我妈再给你做呗,可怜兮兮的这样

 “好耶好耶



 周末农艳萍愉快的来林舒晴家里玩,坐在沙发上看到跑来的小狗吓得踩在沙发上,小晴从厨房跑出来把狗抱走



 “奶瓶你咋了?怕狗吗?

 “额,我狗毛过敏


  

明月清风我

这是我女儿,她今年上幼儿园大班


自截修

🈲二改二传

这是我女儿,她今年上幼儿园大班



自截修

🈲二改二传

『枫~月』

最佳拍档——杉源!!!!!!

🧡🧡🧡🧡🧡🧡🧡🧡🧡🧡🧡

🧡🧡🧡🧡🧡🧡🧡🧡🧡🧡🧡

最佳拍档——杉源!!!!!!

🧡🧡🧡🧡🧡🧡🧡🧡🧡🧡🧡

🧡🧡🧡🧡🧡🧡🧡🧡🧡🧡🧡

『枫~月』

最佳拍档——杉源!!!!!!

🧡🧡🧡🧡🧡🧡🧡🧡🧡🧡🧡

🧡🧡🧡🧡🧡🧡🧡🧡🧡🧡🧡

最佳拍档——杉源!!!!!!

🧡🧡🧡🧡🧡🧡🧡🧡🧡🧡🧡

🧡🧡🧡🧡🧡🧡🧡🧡🧡🧡🧡

『枫~月』

最佳拍档——杉源!!!!!!

🧡🧡🧡🧡🧡🧡🧡🧡🧡🧡🧡

🧡🧡🧡🧡🧡🧡🧡🧡🧡🧡🧡

最佳拍档——杉源!!!!!!

🧡🧡🧡🧡🧡🧡🧡🧡🧡🧡🧡

🧡🧡🧡🧡🧡🧡🧡🧡🧡🧡🧡

『枫~月』

SNH48——姜杉!!!!!!!🧡🧡🧡🧡🧡🧡🧡🧡🧡🧡🧡🧡🧡🧡🧡🧡🧡🧡🧡🧡🧡🧡

SNH48——姜杉!!!!!!!🧡🧡🧡🧡🧡🧡🧡🧡🧡🧡🧡🧡🧡🧡🧡🧡🧡🧡🧡🧡🧡🧡

『枫~月』

SNH48——姜杉!!!!!!!🧡🧡🧡🧡🧡🧡🧡🧡🧡🧡🧡🧡🧡🧡🧡🧡🧡🧡🧡🧡🧡🧡

SNH48——姜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