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姬凛

543浏览    32参与
狼的夏天

Nowhere like …

Nowhere like …

大学设定,真姬海未同校


正文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不过是父母说,大学应该体验一下一个人住的生活,所以安排了这间公寓。比起高中的时候有车接送,现在就变成了挤电车上下学。


说实话,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是现在……


“所以妮可酱每次说回家的时候,才那么一副炫耀的表情么?”没有其他人的目光,所以就算没有什么形象,也可以直接坐在玄关上。就算肆无忌惮地伸懒腰也没有关系,“啊,真是的,所以说不过是年纪比我大又怎样?什么叫以前做过偶像是不是就很会跳舞啊?还小真姬跳舞的话一定很可爱,拜托,不是要讨论实验么?真是…...

Nowhere like …

大学设定,真姬海未同校

 

正文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不过是父母说,大学应该体验一下一个人住的生活,所以安排了这间公寓。比起高中的时候有车接送,现在就变成了挤电车上下学。

 

说实话,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是现在……

 

“所以妮可酱每次说回家的时候,才那么一副炫耀的表情么?”没有其他人的目光,所以就算没有什么形象,也可以直接坐在玄关上。就算肆无忌惮地伸懒腰也没有关系,“啊,真是的,所以说不过是年纪比我大又怎样?什么叫以前做过偶像是不是就很会跳舞啊?还小真姬跳舞的话一定很可爱,拜托,不是要讨论实验么?真是……”

 

不管了,这些无聊的事情,再怎么考虑也不会有什么用处的。不如说现在的话,或许还可以……

 

“咦?真姬酱上课累了喵?都躺在玄关上了呢~”忽然有声音近在耳旁一般。

 

这是什么声音?好熟悉?慢慢睁开眼睛,本来应该只有一个人住的公寓,竟然有其他人,还蹲在自己脑袋不远的地方。身体都因为受了惊吓一下子坐起来了。

 

“真姬酱果然回来了喵!凛一个人等得都有点无聊了,因为妮可酱上次工作的时候,借宿在真姬酱家里,忘记把钥匙还回来了。所以凛就跑去找妮可酱拿回了钥匙噢~然后在想,干脆在真姬酱家里等好了!结果真姬酱就回来了呢,好开心!”

 

看着凛好像万事顺利的笑容,并非是大脑不灵敏的人,只是一下子太多信息了,简直无从入手,先不说为什么凛知道妮可酱来过,还跑去问妮可酱拿自己公寓的钥匙。首先,还是……“凛!你在做什么啊!?”

 

“欸?要说在做什么?凛在等真姬酱噢,不过真姬酱回来了嘛。对了,凛还买了一袋番茄回来,晚饭吃西红柿牛肉拉面吧!妮可酱有教凛怎么做噢~”凛的笑容太过灿烂了,这不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在做什么么?

 

“啊!啊……不是在说这个!凛!你不明白么!?我还以为有人闯空门啊!”真是的,完全不打招呼就这样闯入,这种事情明明就……

 

“很开心的噢,真姬酱~不打招呼的话,见面的惊喜不是会加倍么?真姬酱也吓了一跳吧?”这不是完全没有反省的样子么?说什么很开心啊,根本就不……

 

“不是很有趣么?因为如果通知真姬酱的话,真姬酱就会很认真啊,安排时间、准备东西说不定还打扫什么的~凛觉得完全不需要这样噢,真姬酱明明也很辛苦呢……”

 

……

 

或许在这片刻中,空气都停顿了。但是身体的血液,却一下子争先恐后地跑到了脸上。

 

“真姬酱!为什么要打凛啦!?不要用脚嘛……啊啊,真姬酱,听凛说啦!”“真姬酱!为什么脸红了就要打凛啊!”“不行啊喵!怎么更加用力了啦!”“真姬酱!”

 

明明不想理会凛总是过于直白的话语,以至于不经意就会因为无法应对而失去形象。结果凛一下子伸出了手,因为本来就不算用力,重心不稳之下,由原来的站姿就变成了倒在凛的怀里。

 

“真姬酱冷静一下喵!”“放开啊,凛!”“不放,不然真姬酱每次害羞就会打凛,凛不要被打喵~”反正挣扎也肯定不行吧,而且这样也不算坏……

 

“真姬酱,凛也很想你喵!”“真是的,在说什么啊。”

 

天色早就在两人完全没在关注的时候自顾自暗了下来。其实不管是别墅还是公寓,隔着一层层楼梯、一间间房门,分割开的,就不只是空间了。平常就算是在阳台看着灯光一点点开始点缀夜色,也觉得这和自己并没什么关系。

 

“真姬酱,一起去洗澡吧!”不过现在的话,就会觉得外面这样的颜色,真是绮丽。

 

不过这种说法方式真不像自己,难道是被海未传染了?

 

“真姬酱在想什么?”即使是很小的浴缸,凛玩泡泡都能玩得很开心。“今天碰到海未了。”“欸?对哦,真姬酱和海未酱是一个学校的,但是医学部不是很远的么?”“因为今天要和导师一起参加学校活动,所以吃饭的时候碰到了。”“哇!好巧喵!凛也想和真姬酱这样一起在学校吃饭嘛……”“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吃过很多次么?”“但是不能像海未酱这样偶然碰到吧。就像漫画书一样的啊,那种你也在这里么?真巧,我也是……”

 

不去理会凛喋喋喃喃的妄想。不过确实,因为两个学院没有什么联系,虽然说是同校,但能偶然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如果没有加入缪斯的话,可能就是这样的擦肩而过吧……

 

“真是的!真姬酱!不要发呆喵!!!哼,看凛的小鸭子攻击!”还是以前一起和凛去家居店的时候,因为凛觉得非常可爱所以买的,本来以为只是浴缸装饰物,没想到可以喷水,所以每次凛洗澡都会拿来玩。“还有凛的泡泡攻击!”

 

“哈哈……啊,凛,别闹,很痒啦!哈哈哈……”“嘻嘻,明明真姬酱很喜欢的,凛知道哟~”“真是的,我也要反击噢!”“哈哈哈,啊,真姬酱!用手泼太赖皮了啦!看凛的喵!”

 

夜深了,不静了。如果还有人在外面的话,可以借着星光,看到浅浅的云、朦胧的星。

 

当然,此刻并不在外面。“真姬酱已经困了么?”“嗯、嗯……”“那要睡觉么?”“好、好的……”真是温暖,好像头发也在被抚摸,温暖的地方。“喝茶的话怕烫,睡觉的时候却喜欢暖和的地方。虽然凛对猫过敏,但是和真姬酱在一起的话……”

 

啊,凛在说什么?似乎意识已经开始分散,或许已经是在做梦了。但是这场景却尤为清晰而熟悉,正是在中午的时候:

 

“嗯?真姬?真巧呢,好久不见。”礼貌的问候、颀长的身形……“啊,是海未,确实,好久不见呢。”“真姬也是来吃午餐么?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够一起么?”“嗯,没事。我一个人来的,倒是你……”“我么?我也是一个人。那我就打扰了。”还有这些文静的举止,她是不知道么?在大学,因为这些,也非常多的人倾慕她。

 

虽然说是一起吃饭,不过如果各自都安静地进食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么?或许是和凛一起都习惯了,以至于现在反而不习惯了。所幸海未的手机响了,尽管是line的提示音,但好歹打破了沉默。不过,海未是会给line开提示音的么?

 

啊,这个表情,连筷子都放好,这样认真地回复。所以……

 

“抱歉,刚才有消息。”“没有关系的,也不用对我道歉吧。所以,是小鸟么?”“啊,是、是的。”明明小鸟不在吧,还是会脸红会害羞,“只是、只是普通的问候……”

 

如果计算一下时差的话,“那边是刚刚早上吧?”“嗯,是啊。”果然一醒来就会发消息么?“不过这样够么?”“嗯?够么是指……?”

 

“啊,我说啊。是你们两个,虽然一直会通过手机联络,应该也经常打电话吧?不过这样够么?只是听她的声音,和见面肯定不一样吧。留学还有一年呢,不会觉得不够么?”“呵呵,真姬是在关心么?真是非常感谢!”“欸,真是的……明明我是认真的……”

 

“我明白,所以非常感谢呢,真姬。不过没有关系,即使相隔万里,春去秋来,我们只是短暂分别而已。我会在这里等她,小鸟也知道我会等待她回来。我想,这样也很幸福。”“好吧好吧,看来我想了多余的事呢。那我就先去找导师了,有空我们再吃饭吧!”“好的,真姬,那请慢走。”

 

是因为这样吧,因为看到了这么幸福的表情,所以才会思考等待和回家什么的,才会想躺在玄关。

 

不过,算了,好像越来越温暖了,连梦都好像开始融化了……

 

结语

小鸟出国留学了,不知道留几年比较妥当。梶本老师设定了三年,不知道是不是暗示提前毕业还是说是专业大学。

 

总而言之就假设现在大二好了。

 

欸,真想写啊,结婚那篇写了工作,这篇写了大学,其实还没谈恋爱的高中,也有很多想写的。

 

这一篇也一如既往地表达着对相原老师的崇拜。


西木野冰凛子

【西木野真姬x星空凛】明珠(futa/ntr)

其实完全没想到正式的第一篇Maki相关是凛姬。

注:本文是妮姬和花凛背景下的凛姬,NTR和futa要素为主。

我相信大家既然是想要吃肉那当然是刺激为主,不会有和我掐CP的吧(笑)毕竟我本人也是坚定的妮姬花凛啊(?你坚定吗)

真姬和花阳futa设定预警!

人物属于LL而OOC属于我——是说NTR必有OOC的吧(笑)

其实很想写出《节妇吟》中“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

如果小可爱接受得了那希望你看得开心~


BGM:Windy Hill

https://music.163.com/song?id=427606780&userid=302866858


链接...

其实完全没想到正式的第一篇Maki相关是凛姬。

注:本文是妮姬和花凛背景下的凛姬,NTR和futa要素为主。

我相信大家既然是想要吃肉那当然是刺激为主,不会有和我掐CP的吧(笑)毕竟我本人也是坚定的妮姬花凛啊(?你坚定吗)

真姬和花阳futa设定预警!

人物属于LL而OOC属于我——是说NTR必有OOC的吧(笑)

其实很想写出《节妇吟》中“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

如果小可爱接受得了那希望你看得开心~

 

BGM:Windy Hill

https://music.163.com/song?id=427606780&userid=302866858


链接见评论。


モモタロス
之前加社团送的明信片啊啊啊,麻...

之前加社团送的明信片
啊啊啊,麻麻我看见了天使!!
虽然一年级都很美好!!
私心站姬凛ww

之前加社团送的明信片
啊啊啊,麻麻我看见了天使!!
虽然一年级都很美好!!
私心站姬凛ww

燁冥

只是想與妳一起(りんまき)

  風光明媚的週日午後,星空凜心情愉悅地前往西木野家。

  在原來的三年生們畢業之後,新學期的到來不僅僅意味著凜等人也有了後輩,也代表著一件事──

  西木野真姬的生日即將到來。

  想到有著火紅頭髮的那人,亮橙髮絲的少女不自覺地笑得更加燦爛。


  伸手按下電鈴,前來應答的自然不會立刻就是西木野家的大小姐。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管家小姐不陌生的嗓音透過電子設備傳進凜的耳中。

  「和木さん您好!凜來找真姬ちゃん的喵!」少女中氣十足地喊著。

  「好的,那麼請星空さん稍候。」

  通話機被切斷之後,凜並沒有等太久,面前樣式如同鐵欄杆的庭院大門便開...

  風光明媚的週日午後,星空凜心情愉悅地前往西木野家。

  在原來的三年生們畢業之後,新學期的到來不僅僅意味著凜等人也有了後輩,也代表著一件事──

  西木野真姬的生日即將到來。

  想到有著火紅頭髮的那人,亮橙髮絲的少女不自覺地笑得更加燦爛。

 

  伸手按下電鈴,前來應答的自然不會立刻就是西木野家的大小姐。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管家小姐不陌生的嗓音透過電子設備傳進凜的耳中。

  「和木さん您好!凜來找真姬ちゃん的喵!」少女中氣十足地喊著。

  「好的,那麼請星空さん稍候。」

  通話機被切斷之後,凜並沒有等太久,面前樣式如同鐵欄杆的庭院大門便開啟了,往裏頭走的時候,建築物真正的正門也打開來,凜看見真姬一臉不耐煩地往外頭跨了一步。

  「真姬ちゃん!」不過橙髮少女才沒在意對方的神色呢,毫不猶豫地奔跑過去撲抱她。

  「等、凜!」紅髮少女皺著眉輕推那顆橘色腦袋,回過頭時對上和木欣慰了然的目光,不由得臉色一紅,用了點力氣把凜完全推離自己。

  「唉~真姬ちゃん好絕情,凜特地來找妳的說。」凜嘟起嘴抱怨道。

  真姬白了她一眼,「要進來就快進來,不然我讓和木把妳趕出去啊。」

  還站在外頭的橙髮少女這才慌張地跟上紅髮女孩的腳步。

 

  「突然跑來幹嘛?」

  跟著真姬走進她的房間,帶上門凜便聽見對方這麼問著,同時坐在特別架立在中間地板的矮桌旁。

  「喔喔喔真姬ちゃん在譜新曲了嗎?」然而看到桌面上略帶凌亂的紙張時,本想回答問題的凜立刻被拉走了注意力,東張西望時看到床上的樂器又驚呼道:「真姬ちゃん要學吉他啦?」

  「……別岔開話題,回答我。」紅髮少女無奈地捲著頭髮說道。

  「因為凜想真姬ちゃん啦!」

  逕自坐在真姬身後,將背靠著她的亮橙髮絲女孩不到一秒便答了,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讓後方的人紅了臉。

  「說什麼呢……」真姬鬆開捲起的髮尾,裝作忙碌地拿起桌面上的樂譜。

  凜笑了幾聲,把真姬放在床上的木吉他抱到懷中,「過幾天是真姬ちゃん的生日,不過那天約好了大家一起慶祝,所以凜就想提早來幫真姬ちゃん慶祝,只有凜跟真姬ちゃん!」

  「凜可是要大顯身手的喵!」她說著,同時胡亂撥了幾下手中的樂器。

  聽著亮橙如此說的豔紅忍不住微笑,但很快恢復平常神色,刻意哼聲道:「嗯?那麼星空さん打算做些什麼呢?」

  「嘿嘿,那便要請真姬ちゃん今晚陪凜去一個地方啦。」

  凜又隨意地刷了幾下弦,真姬不禁挑眉一笑。

 

  「吉他給我。」

  「嗯?はい、給。」

  凜轉過身把吉他遞給真姬,盤著腿將手壓在腳上好奇地看著她,被戀人如此望著的紅髮女孩紅了紅臉,但仍然充滿自信地開口道:「不是在學,而是本小姐本來就會。」

  說完,在橙髮少女驚訝的神情下,輕輕開始彈奏。

 

  「やさしい言葉だけじゃ 足りなくなってくる……」

  唱者略帶沙啞的嗓音搭著柔軟的和絃聲,讓聽者無法自拔地沉醉其中。

 

  外頭的天氣好像又更好了喵。

 

 

  〈End〉

 

 

 

人生初嘗試的凜姬!

真姬さん生日快樂!


里得人
ipad作画。姬凛赛高~~~~...

ipad作画。姬凛赛高~~~~~~~

ipad作画。姬凛赛高~~~~~~~

脑洞突破

【姬凛(凛姬)】Mojito

*姬凛(凛姬)
*ABO设定注意
*已发车。全文链接在中间


       教室角落里星空凛一反平日的活泼,安静地趴在桌上,头埋在臂弯里,运动服也没脱下,西木野真姬微微皱起眉,快步走向她。


       “没吃午饭?”


       橙色的脑袋轻轻地左右抖动。


       “……不舒服?”


 ...

*姬凛(凛姬)
*ABO设定注意
*已发车。全文链接在中间



       教室角落里星空凛一反平日的活泼,安静地趴在桌上,头埋在臂弯里,运动服也没脱下,西木野真姬微微皱起眉,快步走向她。


       “没吃午饭?”


       橙色的脑袋轻轻地左右抖动。


       “……不舒服?”


       “嗯。”只是很轻的一声,音调都不同于平常的活力,这样柔弱的凛倒是有了几分女孩子气。


       手探上她露出的一节白皙的脖颈,感受到异常的温度,于是真姬俯身到她耳边:“抬头。”


       心下焦急的真姬直接撩起凛的刘海贴上自己的额头,再次确认了高烧之后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看到她迷蒙像笼着一层薄雾的双眼,才意识到刚才开始空气里一直漾着的那一缕甜丝丝的薄荷柠檬味儿并不是来自后座同学的茶杯。一下子猜到情况的她暗道一句糟糕,把她从座位上强拉起来。


       “跟我去医务室。”


       星空凛脚步不稳,一个趔趄扑到了西木野真姬怀里,突然就嘿嘿地傻笑开来,搂着她的脖子亲昵地蹭她的颈窝,声线还是软软的,喊着小真姬小真姬。柔软的发丝扫过皮肤的时候西木野真姬觉得大脑里嘭地炸开了,渐渐有其他敏感地感知到气味的同学侧目过来,一时顾不了那么多,她弯腰把星空凛横抱起来奔向医务室。


       给和木小姐发了要她从医院拿几支抑制剂送来学校的短信,她板着脸拉开椅子在床边坐下。


       “为什么不说你是Omega?”


       “……真姬……”


       被安置在床上的凛整个人蜷缩在一起,闷闷地发出含混的声音。她叹了口气,还是凑过去缓和了语气慢慢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凛不想和小真姬隔离……”


车站


       不用抑制剂就终止发情期的方法也是有的。


       西木野真姬把装着药品和注射器的小盒子放进自己包里,凛还在休息,退烧之后就可以正常上课。


       其实不用这样的方法理论上来说也能直接解决。毕竟即使是Alpha和Omega,高中生接触这种事情还是太早——和木小姐离开的时候惶恐地告诫自己切莫养成酗酒的习惯、她会在父母那里为这一次保密、还有下不为例什么的——也太引人注意了。但看到那样的凛的时候就忍不住作出了这样恶劣的行为,凭借着一厢情愿的喜欢和天性的互相吸引作为借口,最后还不是屈从于本能行动,如果非得这样那还不如投身于研发Alpha适用的抑制剂然后身体力行用自己当第一个试验品。


       “凛。”为了摆脱无止境的胡思乱想,不如索性直接向当事人问个清楚,反正这家伙也只是个笨蛋肯定顾及不了那么多,“会后悔吗?”


       “……喵?”坐在床上的人歪着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算了,没什么。”


       “嗯……啊,这件事的话,不会的喵。”稍稍思考了一下就恍然大悟,满不在乎地摆摆手。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凛啊,最喜欢小真姬了喵。”清亮的眼眸相当认真地看向这边。谁来救救我,这是哪里来的天使,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


       “谁、谁要你喜欢……再说我…又不一定喜欢你……”说谎的能力糟糕透了,后半句话越说越小声,连自己都不愿相信。


       “欸?!明明小真姬刚刚才对凛做过那样的事情?!”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失望和委屈都要从声调和表情里溢出来了,眼泪好像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别哭啊……!我我我我开玩笑的!”完了。


       “那小真姬喜欢凛吗?”狡猾地眯起眼睛,露出得逞了的笑容,一声一声催促着。


       “小真姬?”


       “真姬?”


       “真姬真姬真姬真姬真姬……”


       呼唤声和记忆里糟糕的画面重合在了一起,这下再也没有办法不承认了。


       “嗯…大概……可能……喜、喜欢吧。”


       “小真姬喜欢谁喵?”


       “凛……!”啊,恼羞成怒了。


       “はいはい,凛知道了,凛也最喜欢真姬了喵~”



——————————————————————
·就是恶趣味想看Omega凛x


·私心的设定真姬的信息素是淡朗姆酒的味道,稍微有点甜味。一般用于鸡尾酒的基酒,度数比较低。所以和凛的薄荷柠檬加起来就是莫吉托。


·写到一半想起来女性Alpha也是有○○的还可以○精,吓得我改成了短期标记……

x系元素

[姬凛姬]Catch

*OOC
 *OOC
 *OOC

*雷
 *就是想尝试下对话流
 *我真的应该去做文风对比

[01]
 “呜哇!好冷。”一走出教学楼,凛就惊呼起来。吵吵闹闹的样子惊醒了洁白雪地里沉睡的小鸟。

凛一边说着,一边往真姬身上靠:“真姬身上真暖喵。”

真姬脸上立刻泛出了淡粉,仿佛被惊吓到一般:“……诶?明明凛身上更暖些。”说完,真姬的手伸了过去,抓住了对方的手。最先感受到的对方指尖的微凉却比手心的暖意慢一步到达心底。雪又停了。

“真姬的脸好红喵。”凛抓紧了真姬的手,笑着说。

“凛的脸不也是?”真姬挑挑眉斜眼看向凛,语气中带着一丝慌乱。“

你摸摸喵。...

*OOC
 *OOC
 *OOC

*雷
 *就是想尝试下对话流
 *我真的应该去做文风对比

[01]
 “呜哇!好冷。”一走出教学楼,凛就惊呼起来。吵吵闹闹的样子惊醒了洁白雪地里沉睡的小鸟。

凛一边说着,一边往真姬身上靠:“真姬身上真暖喵。”

真姬脸上立刻泛出了淡粉,仿佛被惊吓到一般:“……诶?明明凛身上更暖些。”说完,真姬的手伸了过去,抓住了对方的手。最先感受到的对方指尖的微凉却比手心的暖意慢一步到达心底。雪又停了。

“真姬的脸好红喵。”凛抓紧了真姬的手,笑着说。

“凛的脸不也是?”真姬挑挑眉斜眼看向凛,语气中带着一丝慌乱。“

你摸摸喵。”凛握着真姬的手把它往自己脸上靠,“风把凛的脸给吹红了。”冰凉的触感不禁令人心里一紧。

“凛,”真姬没有多想,解下自己的围巾就往凛脖子上挂,“戴我的围巾吧。”尚带着体温的围巾没花多大功夫就整齐的系在了凛身上。“OK。”望着面前系着灰白围巾的橙发女孩,真姬心中升起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

“真姬的围巾真暖喵。”凛边说边把脸埋进围巾里。

“你是复读机吗?”真姬把脸别到另一边,凛就像阳光,灿烂到可以灼伤人。

“什么喵?”凛歪着头,以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明白真姬的话。

“没什么。”真姬低下头,嘴角是掩盖不了的笑意。

“嘛!真是的!”凛嘟起了嘴,“凛讨厌猜谜语喵!”

真姬只是笑着不说话。

“真姬为什么要笑成这样喵!”凛跺跺脚,停在了半路。真姬见凛没有跟上来,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凛,但凛脸上浮现出来的并不是沮丧。

“花阳亲!果果!”凛大喊起来,并开始小跑,“真姬!大家,在前面哦。”凛跑到真姬身边。真姬还一时间没决定好是还该跟凛说些什么还是像凛一样跑向大家,手就已经被拉住了。

“一起走吧。”

就这样踉踉跄跄地跟着凛的步伐,朝着朝阳。积雪什
 么已经被抛到了万里之外。枝头的小鸟准备展翅飞翔。

“嗯。”

一起走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