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威士忌

27182浏览    1223参与
象限室內設計(上海)有限公司

台湾《室内INTERIOR》

2022.01#340

刊发


TIMELESS

久酌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应该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你接过,静静送入喉咙里,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If our words were whiskey, I wouldn’t have had to work so hard, Of course. I’d hand You the glass silently, and You’d take it and quietly send...

台湾《室内INTERIOR》

2022.01#340

刊发


TIMELESS

久酌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应该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你接过,静静送入喉咙里,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If our words were whiskey, I wouldn’t have had to work so hard, Of course. I’d hand You the glass silently, and You’d take it and quietly send it down your throat - that would be the end of it. very simple, very intimate, very accurate.”

                               —Haruki Murakami

What If Our Words Were Whisky

  

名字起源

Origin of the Name

Timeless这个名字对于久酌而言是一种状态。所谓永恒,其实并不存在,它不是实际的物质形态,而是游离忽现的精神状态。正因为如此,永恒才让人们所迷恋、所追求,从古至今。

The name “timeless” means an ideal status of 久酌(wine-tasting for a long time). The so-called “timeless” (eternity) is only a spirit that flickering in and out rather than a physical form that could be materialized, it doesn’t exist at all, therefore, people are so obsessed, and pursue it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在电影《泰坦尼克号》中,杰克沉入水中的一刹那,他把生命的瞬间变成了永恒的美丽。

亦或许,永恒就是身处在聒噪城市中的人们所向往的那一份平静,这正是久酌想传达并在实践的。

In the movie Titanic, the classic moment of Jack sinking into ocean, turned his life into an eternal beauty.

So “timeless” might also symbolize the peace yearned by people in noisy city, which is also the very status “Timeless” bar hope to convey and realize.


空间概念

Concept of the Space

久酌 Timeless 的空间灵感来源于创作者本身,其对生活中的体验角色放大。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用拼接式回忆搭建出一片由浅至深的独特记忆画面:在过去与未来中,永远独特且炽热的;在旧人与新人间,依旧热烈且真挚的。

The space’s inspiration of Timeless derives from the designer himself, it’s amplifications of his life experiences. His fragmented memories are spliced into a unique painting in the limited space, from shallow to deep, showing distinctiveness and fervidity in past and future, keeping warm and sincere in old and new friends.  

艺术装置中深深浅浅的琥珀色波纹代表着酒液的颜色,在酒的海洋中,它指引着饮者去寻找专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独特。琥珀色的威士忌酒液是承载着时间的颜色。时间是最好的调酒师,它,为我们保留并升华了独特的味道。

The light and dark amber ripples in art decoration refers to color of whisky, they guide drinkers to find their own uniqueness in the sea of liquor. Whiskey carries time history with its amber color, and time is the best bartender, who keeps and sublimates for us the unique flavor.

在这里,创作者承接timeless的概念,各个功能空间仿佛在不同时间刻度上层层推进,打破视觉及空间边界,透过一层层空间缩放,层次性的步入不同空间。让客人在不同的空间及时光中探索属于自己的永恒时刻。

Here the designer inherits the concept of Timeless, endowing each functional space a sense of propulsive layers, breaking down the edges and stretching into different spaces through multi-layer stacking, leading guests into different spaces layer by layer, and offer them a chance to explore their own eternal moment in various spaces and different time.

威士忌酒液是承载着时间的颜色,创作者在主题空间上也采用威士忌酒液的颜色,“暗金色”作为主题色调,高雅中不乏温馨。在酒的海洋中,它指引着饮者去寻找专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独特。

Liquid of whisky carries time history with its color, so designer applies the color to theme space, the “dark gold” as thematic color offers a feeling of elegant without lacking of warm, leading drinkers to find themselves uniqueness around all the drinks.

材质运用也匠心独具,具有怀旧气息的蚀刻铁板与花砖,叠加了时光雕琢的优美;暗金色金属搭配黑色的木饰面,尽显时尚及优雅。

The material texture also shown ingenuity, the etched iron plates and tiling generate nostalgic atmosphere, superimposing the elegant carved by time, together with the dark-golden metal in black timber finish, just endow more grace of fashion.


象限室內設計(上海)有限公司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应该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你接过,静静送入喉咙里,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If our words were whiskey, I wouldn’t have had to work so hard, Of course. I’d hand You the glass silently, and You’d take it and quietly send it down your throat - that would be the end of...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应该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你接过,静静送入喉咙里,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If our words were whiskey, I wouldn’t have had to work so hard, Of course. I’d hand You the glass silently, and You’d take it and quietly send it down your throat - that would be the end of it. very simple, very intimate, very accurate.”

                               —Haruki Murakami

What If Our Words Were Whisky

  

名字起源

Origin of the Name

Timeless这个名字对于久酌而言是一种状态。所谓永恒,其实并不存在,它不是实际的物质形态,而是游离忽现的精神状态。正因为如此,永恒才让人们所迷恋、所追求,从古至今。

The name “timeless” means an ideal status of 久酌(wine-tasting for a long time). The so-called “timeless” (eternity) is only a spirit that flickering in and out rather than a physical form that could be materialized, it doesn’t exist at all, therefore, people are so obsessed, and pursue it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在电影《泰坦尼克号》中,杰克沉入水中的一刹那,他把生命的瞬间变成了永恒的美丽。

亦或许,永恒就是身处在聒噪城市中的人们所向往的那一份平静,这正是久酌想传达并在实践的。

In the movie Titanic, the classic moment of Jack sinking into ocean, turned his life into an eternal beauty.

So “timeless” might also symbolize the peace yearned by people in noisy city, which is also the very status “Timeless” bar hope to convey and realize.


空间概念

Concept of the Space

久酌 Timeless 的空间灵感来源于创作者本身,其对生活中的体验角色放大。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用拼接式回忆搭建出一片由浅至深的独特记忆画面:在过去与未来中,永远独特且炽热的;在旧人与新人间,依旧热烈且真挚的。

The space’s inspiration of Timeless derives from the designer himself, it’s amplifications of his life experiences. His fragmented memories are spliced into a unique painting in the limited space, from shallow to deep, showing distinctiveness and fervidity in past and future, keeping warm and sincere in old and new friends.  

艺术装置中深深浅浅的琥珀色波纹代表着酒液的颜色,在酒的海洋中,它指引着饮者去寻找专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独特。琥珀色的威士忌酒液是承载着时间的颜色。时间是最好的调酒师,它,为我们保留并升华了独特的味道。

The light and dark amber ripples in art decoration refers to color of whisky, they guide drinkers to find their own uniqueness in the sea of liquor. Whiskey carries time history with its amber color, and time is the best bartender, who keeps and sublimates for us the unique flavor.

在这里,创作者承接timeless的概念,各个功能空间仿佛在不同时间刻度上层层推进,打破视觉及空间边界,透过一层层空间缩放,层次性的步入不同空间。让客人在不同的空间及时光中探索属于自己的永恒时刻。

Here the designer inherits the concept of Timeless, endowing each functional space a sense of propulsive layers, breaking down the edges and stretching into different spaces through multi-layer stacking, leading guests into different spaces layer by layer, and offer them a chance to explore their own eternal moment in various spaces and different time.

威士忌酒液是承载着时间的颜色,创作者在主题空间上也采用威士忌酒液的颜色,“暗金色”作为主题色调,高雅中不乏温馨。在酒的海洋中,它指引着饮者去寻找专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独特。

Liquid of whisky carries time history with its color, so designer applies the color to theme space, the “dark gold” as thematic color offers a feeling of elegant without lacking of warm, leading drinkers to find themselves uniqueness around all the drinks.

材质运用也匠心独具,具有怀旧气息的蚀刻铁板与花砖,叠加了时光雕琢的优美;暗金色金属搭配黑色的木饰面,尽显时尚及优雅。

The material texture also shown ingenuity, the etched iron plates and tiling generate nostalgic atmosphere, superimposing the elegant carved by time, together with the dark-golden metal in black timber finish, just endow more grace of fashion.

Alison
刚看完很高兴认识你2 最后一集...

刚看完<很高兴认识你2>

最后一集谈及的话题是生与死

话题很真实,直击人心,看到泪目


刚好一年的时间

去年发现自己身体有毛病的时候,就是五一假期在南京旅游的时候

本应该开开心心的行程,到最后却十分难受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会思考很多东西

我开始给自己制定一个to do list

想做一些人生中没有做过的事情,想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因为,总觉得,人生就本应该不留遗憾


我觉得人到了一定年纪

应该要有更深沉的思考,不仅仅只是物质上的满足


或者,这就是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吧

没有对与错

刚看完<很高兴认识你2>

最后一集谈及的话题是生与死

话题很真实,直击人心,看到泪目


刚好一年的时间

去年发现自己身体有毛病的时候,就是五一假期在南京旅游的时候

本应该开开心心的行程,到最后却十分难受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会思考很多东西

我开始给自己制定一个to do list

想做一些人生中没有做过的事情,想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因为,总觉得,人生就本应该不留遗憾


我觉得人到了一定年纪

应该要有更深沉的思考,不仅仅只是物质上的满足


或者,这就是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吧

没有对与错

懒得月越世
把心上人画的好奇怪()

把心上人画的好奇怪()

把心上人画的好奇怪()

唐烦烦烦

疫情前几个月的新酒发布会

怀念能聚餐的时光

疫情前几个月的新酒发布会

怀念能聚餐的时光

蚂蚁很酷

Dedicated to SHERRY OAK FROM START TO FINISH

【致力于从头到尾都是雪莉桶】

“所有顶级威士忌酿造的开端,并不在斯佩塞的蒸馏厂里,而是在西班牙和煦的阳光下。”

檀都是苏格兰斯佩塞产区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酒厂,曾与麦卡伦同属于苏格兰的爱丁顿酒业集团(Edrington Group)。

1897年,一群志同道合的企业家聚集在一起,共同致力于创造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虽然这并非易事,但他们筹集了2000万英镑的资金,准备将梦想变为现实。

随着当时最好的酿酒师加入,以及特意选择...

Dedicated to SHERRY OAK FROM START TO FINISH

【致力于从头到尾都是雪莉桶】

“所有顶级威士忌酿造的开端,并不在斯佩塞的蒸馏厂里,而是在西班牙和煦的阳光下。”

檀都是苏格兰斯佩塞产区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酒厂,曾与麦卡伦同属于苏格兰的爱丁顿酒业集团(Edrington Group)。

1897年,一群志同道合的企业家聚集在一起,共同致力于创造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虽然这并非易事,但他们筹集了2000万英镑的资金,准备将梦想变为现实。

随着当时最好的酿酒师加入,以及特意选择来自西班牙最好的雪莉桶来陈年,使得檀都一鸣惊人,那一年所酿造的威士忌备受市场青睐。

1949年,酒厂做出了一个创新的决定——改造传统的地板式发麦设备,引进更先进的萨拉丁箱(Saladin Boxes)来发麦,酒厂的产量稳步增长。

如今,檀都成为了苏格兰唯一保留萨拉丁箱发麦工艺的酒厂,与邻近的酒厂不同,其屋顶上没有标志性的“宝塔”状的散热口。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全球掀起了一阵威士忌风潮,檀都的生产规模再次扩大,酒厂又增加了四组蒸馏器,以满足销量的日益增长。可即便产量增加,但檀都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卓越品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然而,在2010年4月,当时隶属于爱丁顿集团的檀都在外部压力下,被迫停产关闭。幸运的是,爱丁顿集团于2012年1月将檀都出售给了麦卡莱集团。有了雄厚资金的注入,檀都重获生机。

受到檀都创始人们致力于创造最佳威士忌的启发,麦卡莱集团希望重现檀都昔日的辉煌,并将其打造为“威士忌界的劳斯莱斯”。

麦卡莱接掌后,重新组建了酿酒团队,严格延用麦卡伦(Macallan)级别的酿造工艺,并加入自己的特色。

酒厂一如既往地只采用雪莉桶陈酿,更与麦卡伦同在西班牙的橡树林中选取树材订制木桶。这种不计代价,只为追求最优品质的精神,尽显诚意。百年后的今天,檀都依旧坚守着1897年的酿酒理念,是斯佩塞芬芳辛辣风格的唯一传承者。

No substitutes, no Shortcuts. Only the best.

没有替代品,没有捷径。只有最好的。

⚠️本内容涉及酒类知识及相关内容,请确认您已年满18周岁!


江上(学业繁重)

纯黑的过去【2】

此时间线大概是纯黑的过去【1】的几年前。


“Whisky.新任务:带领黑泽阵...


此时间线大概是纯黑的过去【1】的几年前。


“Whisky.新任务:带领黑泽阵

                                             ——Boss.”

“了解——Whisky.”

翌日。

日本东京。

组织的某处训练基地

擂台上,小小的银发少年和一个个头比他高了不少的黑发少年对打。

因为身体的劣势,银发少年身上已经有了不少淤青。

不过……

Whisky注意到了少年的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闪露着寒光,就像是丛林中的野狼盯上了猎物。

然后狠狠一拳打倒了黑发少年,这场博弈并不关乎生死,只是训练营日常的对比,接下来会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拖走黑发少年,至于胜者,将会得到胜者的奖励。

“有点厉害的小鬼。”这是威士忌对于黑泽阵的初次评价。

…………

“你就是我的监护人。”黑泽阵面无表情。

“聪明的小鬼。这么聪明,又长得这么漂亮,干嘛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威士忌觉得有意思极了,这是头一次在组织里有小鬼,既不害怕自己,又不恭维自己。

“你看,我们有同样的发色,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的很愉快的。”威士忌露出来一个明媚的笑容。

[这女人是有什么毛病吗?发色一样,为什么会相处的愉悦?]黑泽阵心里默默的腹诽道。

少年的黑泽阵还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威士忌的笑容僵了下去[这小鬼,一定是在吐槽我。哼,我一定要让他发自内心的叫我师傅。]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傅,在你没有取得代号的一段时间内,将会跟着我行动。”威士忌的眼神示意过去,差点就几个大字写出来:还不快叫师傅?

“是,师傅。”小小黑泽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

从此威士忌开始了,她的欢乐带娃生活。

…………

“阿阵,帮我买杯奶茶。”

“要求。”

“多加冰,正常糖。再帮我随便买一杯果霸。”

“…………”

“吧唧”一口。“爱你哦。”

[脸红了吧,那个小鬼绝对脸红了。]

…………

“阿阵,我的bra.落在客厅沙发上了,帮我拿一下。”

“哦”黑泽阵的耳尖悄悄红了。

…………

“那个小蛋糕看起来好好吃哦。”

“你又不胖。”想吃就吃,干嘛要跟我说?

“可是排队的人好多哦,太阳好大哦。”

“我去排队,你先回家。”呵,原来如此。

…………

黑泽阵有些恼怒的抗议道:“为什么让我带这个蠢帽子?”

“唉,你不觉得这样很酷吗?”威士忌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同款帽子。

“一点也不,蠢帽……”子。威士忌捂住了黑泽阵的嘴。

“小八嘎,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更像了吗?只看背影的话,就像是放大版与缩小版诶。”

[是这样没错,可是这帽子真的好蠢。]黑泽阵腹诽道。

“阿阵,你不觉得今天的月亮很好看吗?”

“呵,无聊。”

“哈,你这个无聊的小鬼!”

相关图文——here 

…………

江先生:你脸红了吧,一定脸红了吧!🐶

黑泽阵:拿出伯莱塔(上膛)

江先生:谢邀,人在东京,已被灭口。


江上(学业繁重)

纯黑的过去【1】

美国华盛顿,是个阴雨天,街边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

一个生意看起来不太好的酒吧,只有最角落的卡座里有一个男人。

酒保是一个金发碧眸的帅气的小哥,没有客人点单,他正擦拭着玻璃杯,一遍又一遍。

角落。

男人深棕色的短发,棕色偏黑的瞳孔,即使是坐下,也让人觉得十分高大(可能就是大佬气场吧,咱不懂。)

他身着黑色夹克衫,下身也是黑色的长裤,灯光照下,在他的头顶。额前的碎发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叮铃,叮铃。”

酒吧的门被推开了,挂在门后的风铃也摇晃起来。

 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进入了酒吧,虽然大雨已经过去,但路上仍有不少积水,她这一身都有些湿,也把外面的积水带到了酒...

美国华盛顿,是个阴雨天,街边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

一个生意看起来不太好的酒吧,只有最角落的卡座里有一个男人。

酒保是一个金发碧眸的帅气的小哥,没有客人点单,他正擦拭着玻璃杯,一遍又一遍。

角落。

男人深棕色的短发,棕色偏黑的瞳孔,即使是坐下,也让人觉得十分高大(可能就是大佬气场吧,咱不懂。)

他身着黑色夹克衫,下身也是黑色的长裤,灯光照下,在他的头顶。额前的碎发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叮铃,叮铃。”

酒吧的门被推开了,挂在门后的风铃也摇晃起来。

 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进入了酒吧,虽然大雨已经过去,但路上仍有不少积水,她这一身都有些湿,也把外面的积水带到了酒吧的木地板上。

她把帽子拔下来,银发灰瞳,高挺的鼻梁,正是威士忌。

威士忌走到那个最角落的卡座,她坐在了那个高大的男人的对面,威士忌首先开了口:“Gin,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同事。”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不希望和你这女人见面。”Gin说。他是真的不能和这个女人好好相处——他们前两天还互相开枪来着。

“哈,那我也是。不过今天和你见面,还是让我很高兴的。”

“呵,不要跟我扯那么多没有用的事情。”Gin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扔到桌子上,U盘因为冲劲滑向对面,威士忌左手叩住了U盘,还拿在手里向上抛了两下。

“谢了,我的好同事。”她得意的笑了,像一只小狐狸。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或者这样说,她的脸笑了,可眼睛没有丝毫笑意。

见Gin没什么交谈的意思,威士忌无趣地走到吧台前,对金发小哥说:“来一杯琴酒。”

Gin见状,冷哼一声,大步出了门。

……

天色越来越暗,阴云密布,突然,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这家清吧的门面被照亮了——BLACK CROW BAR. 

随后便是一阵阵轰隆隆的巨响。

又下起了雨。


……

时间回到两天以前

这是由Gin领导的一次行动——与华盛顿当地黑帮的火拼。

威士忌悄悄插手了这次行动,使Gin损失惨重,受到了重罚,Gin被调离北美地区。

威士忌与Gin交手,她很确定,Gin认出来了自己,可Gin没有证据,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

ps:我果然不适合写正经文章

pps:它花了我。。。。时间





葛月曦

我梦见你失联三天

(cp:威士忌x莉莉娅,梦的良好代餐,现代背景,老威无案底)


“他已经死了!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刚才的噩梦冲击着我的神经,那个声音依旧回荡在耳畔,带着令我心碎的痛楚。

第二次了。

我打开手机,现在是凌晨3:00.维特给我的消息定格在两天前,那是他的一句“晚安”,在凌晨3:00.


今天是我与他失联的第三天。

我认识维特许多年了,他是名医生,常因工作忙至深夜。但不论我何时找他,他都会及时回复。在每天工作结束后,他总会给我发“晚安”,哪怕我第二天才会看到。


两天前的夜晚,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维特在一幢大楼内...

(cp:威士忌x莉莉娅,梦的良好代餐,现代背景,老威无案底)


“他已经死了!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刚才的噩梦冲击着我的神经,那个声音依旧回荡在耳畔,带着令我心碎的痛楚。

第二次了。

我打开手机,现在是凌晨3:00.维特给我的消息定格在两天前,那是他的一句“晚安”,在凌晨3:00.

 

今天是我与他失联的第三天。

我认识维特许多年了,他是名医生,常因工作忙至深夜。但不论我何时找他,他都会及时回复。在每天工作结束后,他总会给我发“晚安”,哪怕我第二天才会看到。

 

两天前的夜晚,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维特在一幢大楼内死亡,被定性为自杀。但当我来到那里时,没有封锁,只有普通的商贩与客人。一切如此正常,反而令我感到混乱。在梦里,我已经与他失联三天了。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无比恐惧,为什么一个人死去了,他们却如此若无其事?我在人群中迷失了方向,接着从黑夜中惊醒。我摸索到手机,是2:55,凌晨。我给维特发了消息。我还未从孤独的恐惧中清醒,只想确认他还在。5分钟后,他安抚了我,并发了“晚安”。我松了一口气,也回了他一句,又重新缩回被褥之中。

可我没想过他真的失联了。

 

我是直到昨天夜里才觉得不对劲。维特平时很忙,白天不主动发消息很正常;而我也因为工作问题,到晚上才有空看消息。聊天记录依旧停留在凌晨3:00,已经过去17个小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感到有些烦躁,便把头闷进被子里,期望周公能消解我的郁闷。

 

“小姐,你还好吗?”我听到一个男声如此说。

一晃神,我的脚下踏踏实实。周围人声鼎沸,一瞬间的白光刺得我眼睛生疼。

“没事,谢谢你。”我回答。

我又回到这儿了。

昨天,我就是在这里寻找维特的踪迹。我不相信他会自杀。打开手机,此刻是下午2点,维特给我的消息停留在3天前。他对我说“晚安”。

说来也奇怪,这幢大楼里的语言我并不熟悉,但昨天与刚才,我回答的都是这种语言。脱口而出,仿佛我已经念了一生。

我顺着楼梯往下走,思考我已知的信息:昨天我来到这里时,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维特在这幢大楼内死了,我要去找他。我两次醒来时站立的地方相同,语言相同,人物...不一定,时间......昨天我走的太急,对时间没什么印象,但维特的失联也是三天。也就是说,至少我在同一天内,同一个地方,得知同一个结果,任务是调查线索,目标可能为阻止死亡。

但现在,我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暗示”。也许2点钟的维特还没有死,而昨天,我来得太晚了。

话虽如此,我可没什么信心劝阻维特。我完全无法理解这家伙的大脑结构是怎么长的。他想自杀,他能把人劝得陪他殉情。维特的语言话术过于恐怖,以致于我觉得他不应该当医生,应该去搞传销。再说,我昨天跑着搜寻的状态,可不见得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记得,这座楼共6层,好像顶上还有观景台。两层楼为一组,1、2层比较空旷,有许多玻璃彩绘,似乎有一股香;3、4层人最多,我就在第四层醒,一眼望去有许多商铺;5、6层好像堆了很多东西;至于观景台,我昨天没能找到上去的方法。这里有电梯,但只通1-6层,也没有向上的楼梯,1层也没有看见门。但也有可能是我昨天太过紧张,没有注意到。

我来到底层,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幅彩绘。在楼梯旁,有一只复古款式的钟,指向下午2:10,但它似乎不动了。1层只有一条环形的长廊,起点与终点都在这里。

这些彩绘之中,多次出现一名金发的女子。我看不清她的脸。第一张是一处纯白的城堡,四周点缀着百合。我尝试去触摸,也只感觉是普通玻璃。这些图片连成了一个故事:

金发的女子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她有一个妹妹,不知为何被囚禁于高塔之上。他对妹妹很好,但妹妹却成了恶魔,将她困在高塔,自己成了王。愤怒的民众因王的暴行而起义。妹妹逃离了城堡,而她却被当作魔女,被无数刀刃贯穿,葬在开满百合花的花园。

最后一幅是她的侧颜,她闭着眼睛,金发垂落,周身环绕着天堂鸟,只有胸前的百合花胸针依旧闪耀,似乎照亮了黑色的死亡。

百合花胸针...我记得维特有送过一个给我,和画上的好像,是同一款式的吗?这个胸针我总带在身边,现在也有吗?我低头看了看,我身上一个口袋都没有,便放弃了找它的想法。可是,这画上的胸针,是一直在她的身上吗?我用手去触摸那枚胸针,可它突然掉了下来,我急忙接住,以防它摔坏了。再一看那幅彩绘,依旧是那枚胸针,但它已经不再闪耀了。

彩绘完整如初,只有手心的饰品证明刚才的一切。它确实不是我的胸针,相比之下,它多了一抹蓝色,就像画上天堂鸟的叶片。我把它别在胸前,走向2楼。

2楼是一条直廊,越向里走,香气越浓郁。这种浑浊沉闷的感觉令我不适,就连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直廊尽头似有亮光,走近一看,那是一家花店。我突然想起来,我身上没有任何现金,手机里的存款也不知是否能用。左右也没有道路,我只能顶住尴尬走进店门。

店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也正常,毕竟1、2层毫无顾客。店里似乎只有百合。弯弯绕绕,我在店铺最里间发现了一部电梯,按钮旁放了一张卡纸,上面写着:

“Put it here.”

边上是一个首饰盒。我想了想,把胸针取下来放了上去。

电梯门打开了,里面有一束花摆在角落,旁边也有一张卡纸,上面写着:

“Take it away.→”

我拿起那束花,把卡纸放了进去,感到电梯缓缓上升。

这束花依旧是百合,但里面插了一枝天堂鸟。触感好软,是新鲜的吗?

 

电梯门打开了。我的眼睛又一次受到了强光的刺激,痛得要死。

我走出去,回头一看,墙壁上贴着“3”,旁边又有一个钟,指针指向2:30,与我手机上相同。它也已经停止了。在这里挂一个停止的钟,有什么意义吗?

我在3层快速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正当我打算上楼时,一个男人拦住了我。

“小姐,你没事吗?”

这声音。就是我刚才在4层听到的。

“没事,谢谢你。”我朝他笑了笑,思索着,我看上去有那么糟糕吗?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递给我一个人偶和一张卡片,便匆匆跑开了。

那是一个金发的人偶,穿得却与我平时的风格很像。那张卡片和之前的两张一样,上面写着:

“Find her.Find yourself.To 4.”

我把它们也塞进花的空隙,走向了4层。

唉,我好困啊......

刚上4楼,有个姑娘一下子吸引了我。她有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家服装店门前。周围人似乎都没有看见她。

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远远地朝我招手。

她几乎是把我拖进店里的。

凑近一看,她的眼睛是一种澄澈的蓝,美得动人心魄。她好像彩绘上的女孩子啊......

“姐姐,你来看看衣服吧!”她冲我笑着,“这套就非常适合!”

“诶?!可我有急事......”

不等我说完,她就递给了我一个盒子。她接过我手中的花束,把我推进了更衣室。她说:“相信我,你会需要它的!就算时间嘀嗒作响,也不能失去纯真啊!女孩子们出门,肯定要换上最好看的衣服!”

我叹了口气,打开盒子,看到了......

一套婚纱。

塞回去,盖上,再打开来......

还是它。

这是什么!!!!!!

我绝对绝对不要穿着这个东西出去见人!!!!!!!!!

我试着打开门,却发现它被锁上了。

行,够狠。

大不了我等会换掉,这只是个梦,区区社会性死亡,只要这里没人认识我,这事就当从来没发生。

 

再次见到店里的灯光时,我觉得人生前途一片灰暗。

“哇,果然超级好看!”那个金发的女孩鼓掌。

“请问,你能给我拍张照片吗?之后我就把它换下来,买来以后再穿。我真的有急事,不能这样出去。”

她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点了头,眼神中盛满了失望,甚至于有一些...绝望?

但那个眼神并没有持续多久,她重新对我微笑,用店里的相机给我拍了照,并把黑白相片与那套婚纱一起打包给我。

“谢谢你。请问我需要付多少钱?”

“不,不需要。这套婚纱已经付过了。”

想想那束被带走的花与那个人偶,我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我听到那个金发的女孩说:

“你会找到的。这不过是一个童话。”

 

5层,2:50.

这里的时钟依旧凝滞。我看到有一位工作人员在远处清点商品,便向他走去。我向他招手,拍了他的肩膀,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自顾自地干活,不一会就走了,只剩下两个空酒瓶。是威士忌。

5、6层是通过旋阶连在一起的,环绕着向上,在楼道旁,我只看到了两幅画:一幅是莫奈的《撑阳伞的女人》的neta;另一幅只有一只眼睛,蓝色变得灰暗,就像......之前那个女孩。

这里使我感到恐惧,在6层,我听见一个声音的低语:

“在时间的尽头向右走,在那心脏下沉的地方,告诉他一个愿望。”

6层也只有一条路,我手里的事物仿佛重千斤。这条走廊本不远,但我似乎走了很久。尽头处什么也没有,灰色的墙壁封住了去路。但是右边的“墙”可以走。我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脚踹上去。

“墙壁”碎裂了,它们看上去只是一些泡沫。这后面是一个房间,只有一面镜子立在那里。它映出的不是我,而是维特。

还未等我开口,嘈杂的轰鸣刺穿了我的神经。镜子碎裂了,地板也突然消失了。在无尽的下坠感之中,我听到有人说:

“他已经死了!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惊醒了。

这个梦太过荒诞,但又如此真实。我有痛觉,有悲喜,有陌生却熟悉的语言。这是第二次。如果我的直觉是对的,今晚就是我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似乎差了些什么。有什么东西是我落下的吗?

 

熟悉的光,熟悉的声。

我第三次站在这里。

有了第二次的调查,我的行动顺利了许多。在1层,我走完一圈,拿到了胸针,回头再看那幅代表死亡的画像,有一种违和感。

那名金发女子被刀刃贯穿,但百合花依旧洁白如初。这幅彩绘似乎挂歪了。我试着移动它,只听“咔哒”一声,它落在我手中,露出了后面被遮挡的部分。

这幅画里有两个人。

我看见维特跪在那里,抱着“我”的尸体。四周的百合因血凝成了暗红。我感到一种巨大的悲哀。维特悔恨自己没能救下她,也没能救下“我”。那是他的痛处,他的悔恨支配了此处,也占据了我的心。它给我的冲击太大了。那种无力,是我从未见过的。不远处,楼梯旁的时针重新开始转动,现在是2:11.

2层,电梯前。

我把胸针放了上去,等门打开,我带着首饰盒与卡片一同进了电梯。仍是百合与天堂鸟,仍是那种香,但我不觉得昏沉了。

在3、4层的交界处,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带着人偶与卡片。我问他:

“在我的时间的尽头,我的愿望会实现吗?”

他愣了一下,说:

“纯白的灵魂会找到她的方向。她曾经救赎了我们,这次也一样。”

卡片上的言语不变,但时间开始流动。这里不再是2:30了。

4层,服装店。

等我换好衣服出来时,我看到花束与胸针还放在柜台上看得见的地方。那个女孩替我把胸针别上,她说:

“我知道,一定会很好看。”

“谢谢你。能否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她摇摇头说:

“那是你的名字,它从来就不属于我。姐姐,威士忌还在等你。这不过是一个童话。”

她把花束交给我,也拍了照片,这次是彩色的。照片上的我似乎也成了金发,洒满花朵的裙摆上勾勒出阳光。似乎差了一把阳伞。

“你该走了,婚纱的钱已经付过了。”

如我所想,哪怕我穿着如此招摇过市的衣服,这里的人也毫无反应。

我再次踏上5、6层的旋梯,这一次,没有那种窒息感了。随着我的脚跨上台阶,指向2:50的钟表也开始流动。那只绝望的蓝眼睛不见了,空的酒瓶中插上了天堂鸟。在走廊的尽头右转,我感到地板突然向下倾斜,接着,我又来到了那个房间。

维特站在镜子里,他的笑容似乎永远都不会变。他只是看着我走近。

告诉他一个愿望。那个声音说。

我看向维特,告诉他:

“魔镜,魔镜,你想见我吗?”

镜中的他笑着点点头,他似乎抓住了我的手,带我走进去。

 

这里就是观景台吗?

我抬头看向穹顶,一半是蝴蝶,一半是星空。维特站在窗口,在等着我。他穿着一套白西装,衣摆上是飞舞的天堂鸟。

“威士忌。”

“你来了。”

“我死了三天了,是不是?”

“......嗯。”

“我在这里,在你的梦里。”

“我很想你。”

“嗯,我知道。你是如此渴望我活着,有痛觉,有感情,有呼吸,有心跳。可是,除了我的妹妹和朋友,谁也看不见我。你太希望我活下去,哪怕以你的死亡为代价。

“威士忌,连你的梦都不接受我的悲痛,你就更不可能了。”

威士忌沉默着,他总是愿意接受我的。

“威士忌,你看。我穿着婚纱,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希望我的灵魂纯白,可这纯白的灵魂把你困住了。我很抱歉,只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是你虚妄中的真实。别人无法救你,但我会做到的。”

我向他走近,张开双臂拥抱他。

“威士忌,这是我第一次拥抱你。”也是最后一次。

“在时间的尽头,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下一次,有些话,记得早点说。晚安。”

 

“你该走了,威士忌。”

毕竟——

我只是你的梦而已。


玉凡轩 酽藏
🚧 #沒必要 讓所有的人、都...

🚧 #沒必要 讓所有的人、都知道真實的你,也沒必要不停的告訴別人!

你、是什麼樣的人~

懂你的人自然會懂,

信你的人自然會信!

如果、每個人都理解你,那得普通成什麼樣子 ⋯⋯⋯⋯?!

࿐ 🌸

#獨一無二 的時光、品嚐中⋯⋯

2000年 #福海茶廠 7536 生餅

#福海茶廠7536 🏵榮獲🇨🇳中國 #普洱茶 戰略聯盟論壇高峰會茶祖孔明金像獎【 🥇金獎 】,全國首屆評茶師聯誼會名茶評比普洱茶【 🥈銀獎 】

#福海茶廠...

🚧 #沒必要 讓所有的人、都知道真實的你,也沒必要不停的告訴別人!

你、是什麼樣的人~

懂你的人自然會懂,

信你的人自然會信!

如果、每個人都理解你,那得普通成什麼樣子 ⋯⋯⋯⋯?!

࿐ 🌸

#獨一無二 的時光、品嚐中⋯⋯

2000年 #福海茶廠 7536 生餅

#福海茶廠7536 🏵榮獲🇨🇳中國 #普洱茶 戰略聯盟論壇高峰會茶祖孔明金像獎【 🥇金獎 】,全國首屆評茶師聯誼會名茶評比普洱茶【 🥈銀獎 】

#福海茶廠經典配方 #7536生餅

#云南七子饼茶 #勐海七子餅

#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

#云南省茶叶分公司 #七子餅茶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

#勐海茶區 #勐海福海茶廠

🔻 #玉凡軒釅藏

http://yufanxuan.lofter.com

#物因人貴人因物雅 ‼️

江上(学业繁重)
为什么我要整一个高智商主角?...

为什么我要整一个高智商主角?

衬的作者像个“低智儿童”。

如果有一天人物ooc了,一定不是女主的错。

是作者的锅。

别问,问就是当事人表示现在非常后悔。


为什么我要整一个高智商主角?

衬的作者像个“低智儿童”。

如果有一天人物ooc了,一定不是女主的错。

是作者的锅。

别问,问就是当事人表示现在非常后悔。


江上(学业繁重)

【原创人物】Whisky组织相关/人际关系

组织相关

此时是组织成立之初(因为科学世界时间混乱,所以无法倒退),成员主要活动于西欧,北美,东亚(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有一些原创人物,部分你所熟悉的代号也都是初代人员。

[图片]


正常时间线

乌丸莲耶:BOOS

研究员:教Whisky说话的好心人

初代朗姆:很听话的小弟(卧底暴露身亡)

皮斯克:很有潜质的小孩儿

贝尔摩德:BOOS的孙女,很可爱的小姑娘

查理•克拉克:穷追不舍的正义的FBI

初代琴酒:看起来不好相处的同事

茴香酒(Anisette):熟悉的医疗人员

利口酒(Liqueur):普通同事,情报专家

黑泽阵:有意思的冷酷(傲娇)小鬼


组织相关

此时是组织成立之初(因为科学世界时间混乱,所以无法倒退),成员主要活动于西欧,北美,东亚(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有一些原创人物,部分你所熟悉的代号也都是初代人员。


正常时间线

乌丸莲耶:BOOS

研究员:教Whisky说话的好心人

初代朗姆:很听话的小弟(卧底暴露身亡)

皮斯克:很有潜质的小孩儿

贝尔摩德:BOOS的孙女,很可爱的小姑娘

查理•克拉克:穷追不舍的正义的FBI

初代琴酒:看起来不好相处的同事

茴香酒(Anisette):熟悉的医疗人员

利口酒(Liqueur):普通同事,情报专家

黑泽阵:有意思的冷酷(傲娇)小鬼



江上(学业繁重)

【原创人物】信息补充/人物经历

一.悲惨童年(第一、第三人称叙述穿插)

准确的说,藤原秋奈没有童年,这是她悲惨的过往。

1.身世——别了,我的故乡

人贩子是可怕的,他们比毒贩,比黑帮更加可怕。幼年的我这样觉得。

西伯利亚地区南部,这里环境恶劣,只有少数人居住。

街头无比寒冷,至少那个路灯下的小女孩是这么觉得。起雾了,街头上的行人变少逐渐消失,一个高大的男人领走了女孩。

‘如果还有的选,我想要回到西伯利亚。’

可是没有这样的选择留给藤原秋奈,颠沛流离的生活即将开始。

2.异国他乡——噩梦的开始

流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福利院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剩下在被拐走之后的流浪。

被拐走之后,我能...

一.悲惨童年(第一、第三人称叙述穿插)

准确的说,藤原秋奈没有童年,这是她悲惨的过往。

1.身世——别了,我的故乡

人贩子是可怕的,他们比毒贩,比黑帮更加可怕。幼年的我这样觉得。

西伯利亚地区南部,这里环境恶劣,只有少数人居住。

街头无比寒冷,至少那个路灯下的小女孩是这么觉得。起雾了,街头上的行人变少逐渐消失,一个高大的男人领走了女孩。

‘如果还有的选,我想要回到西伯利亚。’

可是没有这样的选择留给藤原秋奈,颠沛流离的生活即将开始。

2.异国他乡——噩梦的开始

流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福利院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剩下在被拐走之后的流浪。

被拐走之后,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西伯利亚了。

他们开着车,或许上了船,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蒙着眼睛。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似乎又回到了“自由”的环境。

在没有找到下家之前,我们这些“货物”会在不同的城市流浪,夜晚又会被集中管理起来。

我站在街头,耳边传来我听不懂的语言。

3.我的下家——真正的噩梦

上百个孩子被带进了法国的一座美丽的城堡。请原谅,我只知道我仍在法国。

我们并不在地上活动,地下才是我们的“家”。

所有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这里有许多东西都是白色或是黑色的。在一些地方,甚至能看到黑色的乌鸦标识。

“真丑。”已经长大一些的我如是说。

我并不知道我的命运,一天天,孩子们的数量在减少。

一位看起来很和善的大叔教会了我说法语。

马上就到了。

是研究员的声音:“编号1357请尽快进入六号室。”

那是我的编号。

…………

不,不要!放过我

求你们

好疼

我疼

我在心里哀嚎着,可我说不了话了。

…………

这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最痛苦的回忆——“医生”与针管。

二.漫长的生命——我宁愿死亡

初代“银色子弹”使1357号的身体永远停留在了18岁的状态,身体各方面机能在“银色子弹”的作用下得到极大强化。

在这之后,1357号所展现出的极强的学习能力和强大的身体素质获得了代号——Whisky(威士忌)

同时,“银色子弹”的副作用也让Whisky(威士忌)得以青春永驻、永生。

三.黑色的过往——我没有未来

我是编号1357,代号Whisky(威士忌)。组织最初的一批成员之一。

目前是美国地区行动组组长,主要活跃于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地。

我有一个小弟Rum朗姆. (此处朗姆是初代朗姆,并不是协田兼则.)

哦,他是卧底,这cao.dan的组织。

……

Whisky骑着摩托来到了河边,这个时候,月亮正好。

月光照的湖面波光粼粼,Whisky点起了一根烟。

她想起了Rum暴露前曾经对她说过的话:“老大,未来很美好,不是吗?正是因为未来的美好,我们才要努力的活下去。”

她猛吸了一口,又吐出来,自言自语的,好像是自嘲的说道:“未来?我没有未来了”

















江上(学业繁重)

名柯原女【原创人物】基本信息

[图片]


姓名:藤原秋奈

她没有真正的名字,藤原秋奈是叛逃之后的化名,也是唯一的名字。 

性别:女

显而易见不是吗

身份:书店老板、前黑衣组织成员

代号:Whisky(威士忌)

明面年龄:24

真实年龄:未知

疑似“银色子弹”的初代实验体。

外貌:银白色过肩长发,灰瞳,鼻梁很挺

她总是露出很淡漠的神情,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永远不会被漫画家打上高光。

[图片]

身高:176~178cm(有点误差,很正常)

性格:大部分时间都是温和、理性的,喜欢孩子,有时也有偏激、疯狂的一面

1.温柔的大姐姐

藤原秋奈对孩子有很大的耐心,喜...



姓名:藤原秋奈

她没有真正的名字,藤原秋奈是叛逃之后的化名,也是唯一的名字。 

性别:女

显而易见不是吗

身份:书店老板、前黑衣组织成员

代号:Whisky(威士忌)

明面年龄:24

真实年龄:未知

疑似“银色子弹”的初代实验体。

外貌:银白色过肩长发,灰瞳,鼻梁很挺

她总是露出很淡漠的神情,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永远不会被漫画家打上高光。

身高:176~178cm(有点误差,很正常)

性格:大部分时间都是温和、理性的,喜欢孩子,有时也有偏激、疯狂的一面

1.温柔的大姐姐

藤原秋奈对孩子有很大的耐心,喜欢孩子们的纯真、可爱。

2.偏激的恶人

可能是曾经在组织的缘故,她能够毫不在意的抹杀目标的生命。

在杀死组织成员时,手段格外残忍。

对死亡的恐惧使她变得疯狂。

技能:强大的身体素质,似乎永远不会疼痛,易容技术高超,狙击极限1000码。

喜好:喝琴酒,吓唬柯南

厌恶:白大褂、针管、医院

与其说是厌恶,不如说是恐惧,因惧生厌。

【未完待续】彩蛋是原来的人设图。



立弦米茶

啊又在喝酒。威士忌太棒了。

啊又在喝酒。威士忌太棒了。

山姆大叔
住进一家罕见的威士忌主题酒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住进一家罕见的威士忌主题酒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深圳探店
全国首家MACE国潮电音威士忌餐吧,居然藏在这里吃喝玩……
全国首家MACE国潮电音威士忌餐吧,居然藏在这里吃喝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