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威尔士

3594浏览    317参与
栩栩

那个…有扩列一起看威村比赛的吗???双子星玩家要冻死在坑底了1551,大圣或者队草单人粉也完全ok,cp粉更好,能一起开脑洞的就很开心,要是可以语c磨皮那就超完美了~欧洲杯快到了,不来燥一下吗qaq

那个…有扩列一起看威村比赛的吗???双子星玩家要冻死在坑底了1551,大圣或者队草单人粉也完全ok,cp粉更好,能一起开脑洞的就很开心,要是可以语c磨皮那就超完美了~欧洲杯快到了,不来燥一下吗qaq


L_Locke
L_Locke
ZrZr

威尔士摄影师用镜头捕捉家乡之美

作者:ZrZr
郁郁葱葱的山谷、澄澈如镜的湖泊、连绵起伏的山脉、巍然耸立的城堡……这些照片出自摄影师Simon Kitchin之手,他花了大把时间,走遍威尔士北部大大小小的经典地点,拍下了一张又一张迷人的风景照。他将

郁郁葱葱的山谷、澄澈如镜的湖泊、连绵起伏的山脉、巍然耸立的城堡……这些照片出自摄影师Simon Kitchin之手,他花了大把时间,走遍威尔士北部大大小小的经典地点,拍下了一张又一张迷人的风景照。他将这些照片做成了影集《Photographing North Wales》,在谈到拍摄灵感时,Simon Kitchin说:“威尔士紧邻爱尔兰海,有着长达400公里的海岸线,其间还坐落着多座古堡,比如康威城堡。对于户外摄影师而言,威尔士是一个景色十分多样的地区,我在这里住了20多年,从来没有对这些美景产生过厌烦感。威尔士人如果想拍出一张好看的风景照,根本不用走出家门多远。”

阿猴HOSEA

【小墨与阿猴vlog】星辰流转,苍穹变幻——我们在威尔士,等待流星雨降临地球


据说在夜里,抬头就能看到流星的概率,还不足十万分之一,而对于在城市生活久了的我们,又有多久没有凝视过星空了?🌟🌟🌟

小墨与阿猴的《英伦旅行三部曲》第二集,想邀请大家一起去到风景如画的威尔士,赴一场与流星的约会。

挂满了繁星的夜晚啊,总叫人义无反顾!


【小墨与阿猴vlog】星辰流转,苍穹变幻——我们在威尔士,等待流星雨降临地球


据说在夜里,抬头就能看到流星的概率,还不足十万分之一,而对于在城市生活久了的我们,又有多久没有凝视过星空了?🌟🌟🌟

小墨与阿猴的《英伦旅行三部曲》第二集,想邀请大家一起去到风景如画的威尔士,赴一场与流星的约会。

挂满了繁星的夜晚啊,总叫人义无反顾!


11eleven

Cardiff— 威尔士海边的不严肃复古

Cardiff— 威尔士海边的不严肃复古

chinabn888
NOWHERE
几天前给拉神做的明信片 一个p...

几天前给拉神做的明信片 一个preview
没钱印

几天前给拉神做的明信片 一个preview
没钱印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英国,威尔士,Powis Castle。

当Powis Castle在1952年被完整地交给国家基金会管理之时,整座城堡已经经历了Gruffudd、Charlton、Greys、Tiptofts和Herbert五个家族将近七百年的建造、征伐、毁灭和重生。我们如今见到的样子,大部分仰赖于Herbert家族多年的修建。

由于与英国皇室的姻亲关系,Herbert家族一直是地位显赫。从城堡里始终为国王准备的下榻房间就可以看出这种亲密关系。不过根据记载,似乎国王和王后从未下榻在此,记录上只有查尔斯王子曾经在这里呆过一夜。

得缘于Herbert家族对艺术的狂热追捧,几代人一直在坚持收藏来自英国本土和...

英国,威尔士,Powis Castle。

当Powis Castle在1952年被完整地交给国家基金会管理之时,整座城堡已经经历了Gruffudd、Charlton、Greys、Tiptofts和Herbert五个家族将近七百年的建造、征伐、毁灭和重生。我们如今见到的样子,大部分仰赖于Herbert家族多年的修建。

由于与英国皇室的姻亲关系,Herbert家族一直是地位显赫。从城堡里始终为国王准备的下榻房间就可以看出这种亲密关系。不过根据记载,似乎国王和王后从未下榻在此,记录上只有查尔斯王子曾经在这里呆过一夜。

得缘于Herbert家族对艺术的狂热追捧,几代人一直在坚持收藏来自英国本土和欧洲大陆的大量艺术品。在城堡被交给国家遗产基金会管理时,大量的艺术品依然被留在城堡里,并且有限度地向公众开放。

AAF COIN ZOO 可印動物園
必应》2018年7月13日:当...

必应》2018年7月13日:当北极海鹦遇上小野兔

© Danny Green/Minden Pictures

威尔士斯科莫岛,正在检查地洞的北极海鹦,长着一张撞色的高级脸。

北极海鹦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度过,它们要么在迁徙时飞越海浪,要么寻找捕鱼点,要么潜入水中吞食鱼类。但是在春天和夏天,它们会上岸筑巢,与它们的伴侣碰面,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育出一两只雏鸟。北极海鹦可以自己挖洞,它们喜欢在海边的悬崖顶上打洞筑巢。但如果碰巧来到野兔繁殖区,北极海鹦会坦坦荡荡地搬进兔子的空巢,甚至不惜赶走原来的主人。


必应》2018年7月13日:当北极海鹦遇上小野兔

© Danny Green/Minden Pictures

威尔士斯科莫岛,正在检查地洞的北极海鹦,长着一张撞色的高级脸。

北极海鹦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度过,它们要么在迁徙时飞越海浪,要么寻找捕鱼点,要么潜入水中吞食鱼类。但是在春天和夏天,它们会上岸筑巢,与它们的伴侣碰面,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育出一两只雏鸟。北极海鹦可以自己挖洞,它们喜欢在海边的悬崖顶上打洞筑巢。但如果碰巧来到野兔繁殖区,北极海鹦会坦坦荡荡地搬进兔子的空巢,甚至不惜赶走原来的主人。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英国,威尔士,卡迪夫城堡。

早在2000多年前的罗马时期,卡迪夫城堡就伫立在这儿了。自那时起,这就是威尔士最重要的要塞。

当军事不再成为当地的威胁,城邦合并之后,城堡只留下了历史的意义。人们更多的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宫殿,他从简陋的驻军兵营,一步一步地扩张和改建,变成了目前在全英国都屈指可数的奢华宫殿。

如今能见到的大部分华丽精致的哥特式建筑和装饰,都要归功于自1776-1947年拥有城堡和宫殿的Butes家族。他们成功地将卡迪夫从一座死寂的小镇转型为当时最为忙碌的煤炭出口港之一,并借此积累的巨额的财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家族之一。

1865年,当时的城堡主人John Patrick...

英国,威尔士,卡迪夫城堡。

早在2000多年前的罗马时期,卡迪夫城堡就伫立在这儿了。自那时起,这就是威尔士最重要的要塞。

当军事不再成为当地的威胁,城邦合并之后,城堡只留下了历史的意义。人们更多的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宫殿,他从简陋的驻军兵营,一步一步地扩张和改建,变成了目前在全英国都屈指可数的奢华宫殿。

如今能见到的大部分华丽精致的哥特式建筑和装饰,都要归功于自1776-1947年拥有城堡和宫殿的Butes家族。他们成功地将卡迪夫从一座死寂的小镇转型为当时最为忙碌的煤炭出口港之一,并借此积累的巨额的财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家族之一。

1865年,当时的城堡主人John Patrick Crichton-Stuart,Butes侯爵三世邀请建筑师William Burges提交一份对城堡状态的评估报告,并且从此开始了长达16年的改建和装饰工作。整个威尔士最杰出的手工艺人几乎都被召集到了城堡,侯爵甚至还聘请了历史学家作为顾问,以保证改建工作不会遮掩这座城堡经历的历史。

城堡最惊艳的几个部分:大宴会厅,儿童室,图书馆和位于顶楼的罗马浴池式庭院都来自于当时的改建工作。侯爵并不太在意预算的问题,他需要的是一座在当时时髦的,宏大的,能够与自己的身份相配,并且完美承担社交功能的居所。直到1947年,整座城堡被Butes家族捐献给卡迪夫市,向所有市民开放,侯爵的后人们一直在小心地维护着侯爵三世所带来的哥特式风格。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这些天,

我在威尔士看过,走过,穿越过的山,河,谷!

这些天,

我在威尔士看过,走过,穿越过的山,河,谷!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英国,威尔士,Elan Valley

“不会再有新的大坝了。”

如今横陈在Elan Valley的四座大坝,有三座来自工业革命勃兴的维多利亚时期,而最近的一座,也是建造于上世纪40年代。在威尔士接近与英格兰接壤的区域里,大部分的水坝都建造于那个时期。
整个维多利亚时代,整个英国都在急吼吼地往前冲。除了伦敦一头扎进“雾都”时代,曼彻斯特、利物浦、伯明翰都相继崛起。成百万人涌入这些新兴的工业中心,但依照当时的自然条件,伯明翰无法为这么庞大的人口提供清洁的生活用水(伯明翰本地的淡水偏硬,不太适合饮用)。在当时国会的推动下,维多利亚女王宣布在Elan Valley建造大坝,铺设专用管道将威尔士的水引...

英国,威尔士,Elan Valley

“不会再有新的大坝了。”

如今横陈在Elan Valley的四座大坝,有三座来自工业革命勃兴的维多利亚时期,而最近的一座,也是建造于上世纪40年代。在威尔士接近与英格兰接壤的区域里,大部分的水坝都建造于那个时期。
整个维多利亚时代,整个英国都在急吼吼地往前冲。除了伦敦一头扎进“雾都”时代,曼彻斯特、利物浦、伯明翰都相继崛起。成百万人涌入这些新兴的工业中心,但依照当时的自然条件,伯明翰无法为这么庞大的人口提供清洁的生活用水(伯明翰本地的淡水偏硬,不太适合饮用)。在当时国会的推动下,维多利亚女王宣布在Elan Valley建造大坝,铺设专用管道将威尔士的水引入伯明翰。也就在那个时期,威尔士边境上出现了大量因为大坝而形成的

这是英格兰与威尔士历史上一段不太愉快的公案。祖祖辈辈生活在Elan Valley的居民不得不放弃自己赖以生存的大片牧场和房屋,大规模迁徙到其他地域求生。整个Elan Valley最纵深的区域相继被大水淹没。(去年整个英国夏季大旱,水库水位极具下降,在Elan Valley的尽头,竟然有200多年前的农庄再度浮出水面)。但英格兰边境的工业得以爆炸式地发展,伯明翰也一跃成为英格兰第二大城市。

工业革命时代已经远离了。大量的博物馆已经将工业革命的遗迹视为珍贵收藏。出于环保和社会转型的考虑,威尔士已经停建所有的大坝了。但这几座年岁将近200年的大坝,依然保障着伯明翰的用水供给。维多利亚时代,为了保障水源地的质量,严苛的环保法律被制定并一直贯彻下来。良好的生态环境让大坝意外地成为威尔士东岸最受欢迎的观光地。人们可以选择自驾、徒步或者骑山地自行车环游整个区域。

在其他地方,已经很难见到如此大型,保存完好,并且一直在稳定运行的维多利亚式大型公共建筑了。每年有7天的时间,大坝的内部对公众开放。可以跟随工作人员直入大坝内部,看大坝至今如何运作。甚至可以从那些特意设置的小窗向外望风景。这据说是当年大坝设计师们“炫技”的结果,他们计算水深和风力,设置了微妙的高度,让水面能够短暂地,在风力的帮助下越过大坝顶端,造成持续不断的浅瀑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