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威海

46658浏览    20241参与
初九在画画
不爱吃柿子,但是它好看

不爱吃柿子,但是它好看


不爱吃柿子,但是它好看


邢漪a

【闲泽】一觉醒来变成了狐(上)

【闲泽】一觉醒来变成了狐(上)

ooc严重!闲泽沙雕向🦊HE甜饼🈶

私设双向暗恋xql

范闲变狐狐设定!没有权谋相争 不谈国事!

不知道几篇能写完(doge


01


范闲这天特意起了个大早,这天李弘成又双叒叕约了他去诗会,还特意邀请了若若(范闲严重怀疑是成心的)。

通过各种渠道(在书局听到贵族小姐聊天的范思辙),范闲得知二皇子李承泽也会去诗会,特意早起准备要好好捯饬一下自己,结果一抬头发现,我咋变的这么小?

直到范闲一低头,看到了两只火红火红的狐狸爪子和一条摇摇摆摆毛茸茸的红尾巴----

这大庆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我不但魂穿了,还变成了狐狸?

范闲很懵...

【闲泽】一觉醒来变成了狐(上)

ooc严重!闲泽沙雕向🦊HE甜饼🈶

私设双向暗恋xql

范闲变狐狐设定!没有权谋相争 不谈国事!

不知道几篇能写完(doge



01


范闲这天特意起了个大早,这天李弘成又双叒叕约了他去诗会,还特意邀请了若若(范闲严重怀疑是成心的)。

通过各种渠道(在书局听到贵族小姐聊天的范思辙),范闲得知二皇子李承泽也会去诗会,特意早起准备要好好捯饬一下自己,结果一抬头发现,我咋变的这么小?

直到范闲一低头,看到了两只火红火红的狐狸爪子和一条摇摇摆摆毛茸茸的红尾巴----

这大庆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我不但魂穿了,还变成了狐狸?

范闲很懵。


02


“哥?”范若若的声音从房外传来,“你收拾好没?不是说好一起去给世子买柿子吗?”

“呜嗷”范闲扯着嗓子大叫,却只能发出小声的呜咽。

“哥!你再不起我就进去了啊,都快半上午了!”范若若敲了敲门,“我真进去了?”

范闲急得要命,一着急蹦下床来跑到门口拼命扒门,弄出了动静终于让范若若听见了。


“吱呀”一声,范若若把门推开了,就看见一只火红的漂亮狐狐蹲在门前举着两只爪爪挠门。

“诶,哥不在吗?哥什么时候还养过一只狐狸啊?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呀?”狐狸萌萌的长相立马让范若若心生好感,刚打算抱起范闲,范闲一个转身跑到了桌子那边,回头望着范若若让她过去。


范若若跟着范闲在桌边坐下,范闲一个狐狐伸爪,伸手从旁边的壶里沾了点水在爪上,开始在木桌上描字:“我是范闲”,写的那叫一个歪七扭八。范闲划拉划拉写的飞快,旁边范若若呆若木鸡,一会就看懂了:“你是我哥?怎么可能呢?人还能变狐狸吗?”


范闲呜呜查查了几声,又开始写:“若若相信我,是真的”,范若若看了一会,逐渐相信了事实。

一开始其实她也半信半疑的,但是一看这丑字……绝对只有我哥能写出来,她就信了。


“那哥你这样怎么办呢,不是说好今天去诗会的吗?”范若若皱了皱眉,“那……我就和世子说你身体不适,不能去了呗?”


范闲也皱了皱眉,他也不想浪费这个能在二皇子面前翘尾巴的机会,便写到:“你带着我去。”


范若若倒是个聪明的,马上就明白了她哥的目的:“要不……我把你放在二皇子府前,你跟着二皇子去吧?”

范闲:???有你这么抛弃亲哥的吗?你是人吗?


03


范闲蹲在井里,目光苦大仇深。

你喵的大庆的井怎么没有盖啊!!!


范若若倒是真的把他放在了二皇子府前,二皇子也刚好要出门,可是有一步范闲没料到,那就是--他他喵的掉进井里了!


范闲正在进行深刻的反思,从他为什么要答应李弘成去诗会为什么要允许范若若把他放在二皇子府前思考到了人类的起源在哪里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突然从头上吧唧掉下来一个红彤彤的东西,然后响起了他再喜欢不过的一个声音:“必安!我的书!”


低头一看,好家伙,一本《红楼》。


范闲跑到那书前面,用嘴叼起了那本他在熟悉不过的《红楼》,就见一只手揪着他的后脖颈子把他从井里捞了上来,谢必安的大脸出现在面前。


你喵的我现在不想瞧见你嗷嗷嗷嗷!


范闲翻了个白眼,把头扭了过去。


“诶?必安,我让你捡下书你捡了个什么……哎呀好漂亮的狐狸啊!”李承泽的漂亮笑脸突然出现在面前,眼里带着笑,唇红齿白,脸旁留下一缕碎发,穿着一身紫黑色的宽袖袍子,刚把手从袖子里掏出来,准备来抱一下这只狐狸。


范闲呜呜了几声,突然觉得特别感谢范若若。


妹妹我刚才骂你是我不对,你美若天仙大方善良可爱漂亮,等我变回去就给你做美容羹吃嗷。



范闲刚慰问完美丽的妹妹,就看见李承泽不顾谢必安的叨叨,从谢必安手里把他抱了下来。


李承泽心里飞过去一大串弹幕: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好他喵的可爱。


棕色的眼睛水汪汪的,红色的稍长一点的绒毛,蓬松的红色大尾巴……这简直是在他的审美点上踩来踩去啊!


04


李承泽捧着范闲进了马车,把他轻轻放在了软垫上。


李承泽突然想到什么,笑到不可开交,盯着软垫上的范闲笑个没完,都快笑出褶子了。


“说实话啊,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对,就是像,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骨相又带着点肉肉的长相。


“不如……本王叫你小诗仙吧,你确实有范闲的风范……”

范闲看得都要愣了。


05


范闲跟着李承泽到了诗会,只瞄得一眼范若若,就被捧着进了湖心亭。


“小诗仙,你吃葡萄吗?”李承泽把范闲放在一边,就脱了鞋猫猫蹲在软垫上,端着一盘紫葡萄就要吃起来。


谢必安站在一边看得都要震撼了,平常也没见二皇子这么喜欢狐狸啊,是变天了吗今个儿?



范闲蹲在一旁,头一回这么近距离地端详李承泽,发现这人确实是个美人。


凭着他活过两世的审美,李承泽要放在现代,早就被那些老二刺猿们捧成明星了。


李承泽是真的二次元长相,瘦削白暂的脸,大大的水波荡漾的眼睛,细到一只手就能揽过来的腰,又细又白又长的腿……


哎呀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就不能播了。


范闲离得更近了一点点,看着面前那人仰着头吃葡萄,细长白润的手指捏了一颗葡萄送到嘴边,舌尖勾了葡萄入口。


范闲开始馋了。


此时方外传来下人们来禀报的声音,就听见谢必安说:“殿下,世子传话说,今日那范闲身体不适,未能来参加诗会。”


李承泽轻笑了一声:“倒也是罕见,这种大展风头的机会范闲居然没把握住。也罢,既然范闲不在,那这诗会也没什么有趣的了。”


李承泽转头撸了撸范闲的头毛,心里感慨手感真好:“必安,起驾回府。”


06



回了二皇子府,李承泽就抱着范闲一起舒服地窝在了屋内的垫上,范闲被拎着到处跑,也是累了,换了个姿势直接窝在李承泽腿上,尾巴还扭啊扭的。


李承泽看了觉得好玩,伸手攥住了范闲蓬松的大尾巴。惊得范闲一个大跳,一下蹦了三尺高。李承泽看得满心欢喜,越看越觉得捡了个大便宜。







北西男
北西男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今日份手艺.

文字为纸质手写,装饰为贴纸手拼.(P图软件:醒图)

找我扩列(先看置顶)吧,有图可嫖啊!

(虽然写的很垃圾……)


今日份手艺.

文字为纸质手写,装饰为贴纸手拼.(P图软件:醒图)

找我扩列(先看置顶)吧,有图可嫖啊!

(虽然写的很垃圾……)


一个路人

第三章 少女的姓名(侦查骑士登场)

友情提示:请忽略划掉的文字/段落,它不会影响您的阅读体验


在巨龙离开后,少女与空他们又继续前往蒙德城。路上,少女突然说要去做点事,与空他们分离。空和派蒙继续前进,但他们在快到的时候,又被人拦下了。

“喂———你!等一下!”

一名红色的少女从一旁的山坡上跳到空他们的面前

“愿风神护佑你,陌生人!”红色的少女说到,“我是西风骑士团,侦查骑士安柏。”

“你不是蒙德市民吧?那么,请说明自己的身份!”安柏看向空

“冷静一下,我们不是可疑人员———”派蒙慌乱的解释到,但安柏并不相信,她抱胸说到:“可疑人员都会这么说。”

“你好,我是空。”

“…听着不像是本地人的名字。”安柏说着...

友情提示:请忽略划掉的文字/段落,它不会影响您的阅读体验




在巨龙离开后,少女与空他们又继续前往蒙德城。路上,少女突然说要去做点事,与空他们分离。空和派蒙继续前进,但他们在快到的时候,又被人拦下了。

“喂———你!等一下!”

一名红色的少女从一旁的山坡上跳到空他们的面前

“愿风神护佑你,陌生人!”红色的少女说到,“我是西风骑士团,侦查骑士安柏。”

“你不是蒙德市民吧?那么,请说明自己的身份!”安柏看向空

“冷静一下,我们不是可疑人员———”派蒙慌乱的解释到,但安柏并不相信,她抱胸说到:“可疑人员都会这么说。”

“你好,我是空。”

“…听着不像是本地人的名字。”安柏说着又把视线移到派蒙身上“还有这只…吉祥物,又是怎么回事?”安柏在说的时候斟酌了一下用词

“是…”“是应急食品!”空的话被少女打断,少女从一旁的草丛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日落果

“完全不对!怎么还不如吉祥物啊!”派蒙再次被少女气的跺脚。

’她刚刚说的事就是去摘日落果?’空看着少女手中吃了一半的日落果想到。

“而且为什么我是应急食品啊!”

“因为你是空钓上来的啊。”

“但是……”

派蒙与少女在一旁拌嘴,另一边空在向安柏解释少女的来历。

“她是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的,因为目的地都是蒙德城,所以就结伴了。”空说到。

“这样啊,那么她叫什么名字呢?”安柏问道。但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

’我好像…不知道她叫什么…?我,为什么会忘了问?’空皱着眉思考着,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抓住。直到最后,空也没想出什么结果。

’算了,等到之后再观察观察吧。’他放弃了思考。

空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发现派蒙、少女和安柏都盯着他看,他们都在疑惑他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终于!空,动了!他看向盯着他三人中的一人,那人是谁呢?没~错就是我们的少女!

空看向少女,微微启唇。

我们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如果他说出了那句话,气氛无疑会更加低沉。那么他有勇气说出那句话吗?

“你的名字你还没告诉我们。”空盯着少女说出这句话,试图判断少女的不同之处。但他只在少女脸上看到了懵逼与恍然大悟。

是的!我们的选手非常有勇敢!他成功的说出了那句话,让我们为他喝彩!👏👏👏

那么,少女她们面对空的提问,心里作何感想呢?让我们来采访一下

“就—很懵吧,懵中还夹杂着一丝恍然大悟。我说他们在路上怎么没叫过我名字,我还以为他们不喜欢我的名字,原来,是我没说啊!我会尽力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二次的!”来自某位不知姓名的少女

“派蒙的感觉和上面那个差不多啦。只不过,派蒙觉得派蒙和空不知道少女的名字却还能正常聊天这件事很神奇!”来自某位“秀色可餐”的应急食,应急向导“派蒙感觉哪里不太对…”

“连不知道姓名的路人都会帮助吗…看来他真的不是坏人,但凯亚前辈好像说过这种情况可能是刻意演出来的,还是再观察观察吧。”来自某位尽职尽责的侦查骑士

那么,本次播报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收听,希望我们还能再见。拜拜。

“咳咳,嗯,那什么,我的名字叫清酒来着。”清酒清了清嗓子说到。“是很符合蒙德特色的名字呢。”派蒙说到。

“总而言之,你们是旅行者对吧。”安柏说到。“等等,清…”“没错,我们是旅行者。”派蒙的话被清酒打断了。安柏狐疑的看了派蒙和清酒一眼,但并没有在意。

“最近蒙德周围有巨龙出没,你们还是尽快进城比较好。这里离蒙德不远,就由身为骑士的我来护送你们一程。”

“欸?你出城没有什么别的任务吗?”派蒙问道。“当然有,不过放心,任务路上也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安柏对派蒙说完后又看向空,“而且…我也不能放着可疑人士不管!”清酒再一次被忽略了。

“看来你不是很信任我们。”空说到。

“呼…失礼了,这不是一位优秀的骑士应有的言辞。我向你们致歉,呃…陌生而可敬的旅人。”安柏干巴巴的说到

“好生硬的发言!”“雀食。”派蒙和清酒一迎一和到。“你们是对我们《骑士团指导手册》里的规范用语有什么不满吗?!”安柏危险地看向派蒙和少女。

获得安柏

“喂,来历不明的旅行者,你们来蒙德做什么?”“空在非常,非常遥远的旅途当中和妹妹失散了。我是他的旅伴,正在陪他一起寻找妹妹。”

“哦啊,找回家人…呐。”“…”“对了!等我解决完手上的任务,可以帮你们在城里贴告示。”“说起来,是什么任务来着?”“很简单,等会你们看了就明白了。”

派蒙和安柏在前面说着话,空和清酒在后面走着。“你呢?”空问向清酒。“我?我怎么了?”清酒看向空,无辜的歪了歪头。

“你为什么来蒙德,以及你真的是旅行者吗。”空看向清酒,随着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对清酒的警惕不降反增。清酒这时也看向了空,他们就这样沉默地对峙着。

“工作,以前是。”少女首先打破了这沉静的气氛。空听到清酒的回答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回答他之前的问题。“你…”

“呀,是丘丘人?!”派蒙打断了空和少女间的对话。“不要放跑它———”安柏喊到。空见此,也只能压下心里的话,准备之后再找时间跟她谈。

清酒见空冲上前去击杀丘丘人,也明白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清酒为那帮她转移注意力的丘丘人默哀了几秒钟。

“最近,这种荒野上的怪物正在靠近城市。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来清理它们的营地。”安柏一边对派蒙他们解释一边带着他们冲向丘丘人的营地。

经历了一番打斗(当然,清酒和派蒙并没有参与)

“呼,小菜一碟。不过没想到,原来你也不是没有战斗能力的路人…谢谢你刚才的支援啦,这一战感觉如何?”安柏放下了对空的戒心。

“轻轻松松。”空看了眼在一旁打酱油的清酒回到。“说起来,丘丘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种生物,一般不会在离城市这么近的地方建立城市吧?”派蒙感觉有些奇怪。

“是啊,它们本该只在荒野游荡才对。但最近风魔龙经常出现,果园被摧毁,商路也受到了影响。风暴爆发时又经常有人受伤…所以骑士团要分心防御。”

“所以这些烦人的生物,活动范围就越来越近?”“是呀,不过今天又清理了一个营地,还是很有收获的。跟我来吧!认真负责的好骑士要护送你们进城了。”


“你刚刚,为什么没有参与战斗?”“我这人啊,不喜欢杀生。当然,那些机器除外。”“那些兽肉…”“当然是买的啦。”“…”






























































终于!终于更完这一章了!下一章要拖几个周呢?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就是想感叹一下,纲手婆婆是真的肤白貌美大长腿!

一个50+岁的女性,还如此诱人,自来也眼光不赖😍

就是想感叹一下,纲手婆婆是真的肤白貌美大长腿!

一个50+岁的女性,还如此诱人,自来也眼光不赖😍

hypnotizedfan繁.

昭月狙击【何焉悦色】

枪神bking焉╳新手idol洛

看文前关注点赞评论推荐

ooc预警,有事搞我。

两个小孩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

“小明星,我会陪你很久很久”

“无尽的黑夜也会吗?”

“那我陪你等破晓”

————————


八月的栩宁市,落叶已经开始飘落,何洛洛从公司回来,满地飘零没人打扫,栩宁市治安比较乱,经常暴露在公众面前的职业没人会做,何洛洛拾起地上的落叶,看着湿漉漉的光从落叶的半透明处照在他脸上,有些温暖。


自从何洛洛做上练习生,很少回栩宁市了,栩宁市不发达,又乱,走出去的人少之又少,现在天天忙着练习,更没时间回来了,这次回来收拾东西,去参加自己...

枪神bking焉╳新手idol洛

看文前关注点赞评论推荐

ooc预警,有事搞我。

两个小孩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

“小明星,我会陪你很久很久”

“无尽的黑夜也会吗?”

“那我陪你等破晓”

————————


八月的栩宁市,落叶已经开始飘落,何洛洛从公司回来,满地飘零没人打扫,栩宁市治安比较乱,经常暴露在公众面前的职业没人会做,何洛洛拾起地上的落叶,看着湿漉漉的光从落叶的半透明处照在他脸上,有些温暖。


自从何洛洛做上练习生,很少回栩宁市了,栩宁市不发达,又乱,走出去的人少之又少,现在天天忙着练习,更没时间回来了,这次回来收拾东西,去参加自己团的首唱会。


栩宁市有一棵“栩宁树”,树龄有几百年了,何洛洛喜欢它叶子的味道,它树皮粗糙的感觉,好像抚摸前世似曾相识的人的脸庞,它的叶子已经掉了不少,身上也有很多伤疤,那都是岁月的纹痕。


但是何洛洛最难忘的地方就是栩宁市的大楼天台,他从小就喜欢上去玩,他想再次上去看看。那里是栩宁市出了名的鬼房,那里死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一直卖不出去,何洛洛小时候第一次来,就登上了十二楼的天台。


何洛洛一级一级台阶往上走,潮湿的空气还是熟悉的味道,他走上天台,看见一个并不熟悉的背影,手里拿着一把枪,让人不难看出他的身份。


“谁?”男生是个低音炮,转头也不忘自己的枪,何洛洛站在原地,一时竟然不会动了。“何洛洛?”男生好像认识他,何洛洛呆呆的点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何洛洛有些纳闷。


“年年栩宁二中的第一名,那张照片光是挂在展栏里也挂了三年了。”男生换了个姿势,继续瞄准对面咖啡厅的一对男女。“你是……”何洛洛坐在天台左边预备的椅子上,问道。


“你学弟,焉栩嘉。”男生回答很淡漠,何洛洛就在后面盯着他,男生年龄和他相仿,精致的下颌线,何洛洛心里暗自感慨这脸不当明星真好,没人和他抢饭吃。


“耳朵捂上。”男生提示道,何洛洛捂紧耳朵的少顷,焉栩嘉扣动扳机,对面玻璃被击碎,里面男女的男方直接倒在血泊,女人的脸上也插满玻璃片,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出几秒,里面的顾客服务员就无影无踪。


焉栩嘉收好枪,拉着何洛洛的手腕离开了,焉栩嘉把枪锁在一个房间里,说是请何洛洛吃饭,“吃什么,吃枪子儿?”何洛洛打趣道。


焉栩嘉很神秘地一笑,走过事发现场不忘给他捂上眼睛,带着他穿过一道道小巷,来到了一个小酒吧,白天酒吧生意基本都没开始做,这家酒吧还开着。


这里没有大城市酒吧的喧嚣和低俗,舞池里放的是普普通通的爵士乐,跳舞的人也不多,倒是吧台上有很多人,大概是调酒师很优秀吧,何洛洛想着,已经被焉栩嘉拉到吧台椅上坐着。


“老样子,长岛冰茶。”焉栩嘉吩咐调酒师道,转身一个眼神征询何洛洛需要喝点什么。何洛洛笑笑,示意他说他不喝酒,焉栩嘉给他点了一杯酸奶。


“嘉哥这你对象?真好看。”一个男生从吧台那边走过来,搂着焉栩嘉脖子道。“算吗?”焉栩嘉似笑非笑,何洛洛大眼睛一颤,轻轻摇头。


“嘉哥不行啊,上次那个女的……”男生自知失言,跑了,何洛洛在他走远了之后打趣焉栩嘉“你欠了不少风流债吧?”焉栩嘉也无奈的摇摇头,放下酒杯,盯着何洛洛眼睛。


“你长这么好看,你没欠?”焉栩嘉呼吸里有一股长岛冰茶的味道,看似普普通通,酸酸甜甜的,实际侵占性极强。“你喝醉了吧?我现在当的可是练习生欸。”何洛洛摸摸焉栩嘉的头发。


“小弟弟别乱说话。”焉栩嘉靠近何洛洛的脖颈,热忱的呼吸打在何洛洛脖子上,从何洛洛口袋里拿出手机加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又放进去,何洛洛轻轻推开焉栩嘉,脸红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何洛洛赶忙跑了,炸了毛的小白兔似的逃离了现场,焉栩嘉摇头轻笑。


“**何洛洛你心动什么你心动,你的梦想什么?”何洛洛在暗处安慰着自己,跑回家收拾行李,乘飞机离开了栩宁市,回到了公司。


接下来的一切,首唱会来的很正常,结束的很圆满,第一首歌第一个舞台都让他感到惬意,好友列表的焉栩嘉也一直没有给自己发消息,自己也无暇顾及什么,每天都做着该做的事情。


何洛洛不知道娱乐圈的黑暗,他正式官宣出道的第十八天,他的经历了他的第一次网暴。


发起的原因无非就是一些被曲解的行为,不过是在vlog里拒绝了队友亲手做的饼干,就被全网群起而攻之,何洛洛的公司不是什么大公司,没有公关,直接就选择暂停通告,何洛洛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一直过不去,他被雪藏是迟早的。


他第一次被黑粉锁在房间,被各种各样威胁,甚至各种各样打来电话的谩骂,何洛洛把手机抛之脑后,什么都不敢说。


这一天,何洛洛独自躲在房间角落大哭,队友也发了微博打算澄清,但对舆论的满天实在是无能为力。一个消息提示音响起,何洛洛打开手机,焉栩嘉的好友在列表里躺了好久,忽然在这个时候给他发了消息。“小明星,还好吗?”


“还好”何洛洛擦干眼泪,回道。“要是太累就回酒吧找我,我一直在。”何洛洛回了一句“好”,何洛洛现在什么都怕,绯闻的事情让他不敢和任何人过于亲密。


何洛洛觉得自己该回去看看了,买了凌晨的机票,躲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回了栩宁市,一觉醒来,已经落地。何洛洛还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酒吧,焉栩嘉还在熟悉的位置坐着。


“我想喝酒了。”何洛洛看着调酒师,“长岛冰茶。”调酒师点头开始调酒,焉栩嘉看着何洛洛,眼睛还红肿着,焉栩嘉有些不忍。焉栩嘉没想到的是,何洛洛喝醉酒说胡话,一口一个嘉嘉地诉着苦,焉栩嘉看着怀里炸了毛的奶团子也有些无奈,自己也帮不了他,心里也不是什么滋味儿。


焉栩嘉拉着何洛洛去了自己家,毕竟他在那里狂吐也不太好。那天下午,焉栩嘉照顾着何洛洛,何洛洛仿佛就是他自己的私有品,努力地去变得成熟,来保护年龄比自己还大几个月的小明星。


焉栩嘉每天总是很早醒,何洛洛还躺在床上睡着,看样子好久没睡了,他就在旁边看着,但是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不出所料,是一笔极大数目的转账,他晚上又有任务要执行,他熄灭手机屏幕,何洛洛也醒了。


“看什么呢?”何洛洛刚醒,声音有些奶,焉栩嘉无奈地笑笑。“你昨天,偶像包袱,碎了一地。”何洛洛拍拍自己有点痛的脑袋,有点印象了。“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何洛洛抱歉地笑笑。


“我今晚有任务,你可以在这里住,当自己家就行。”焉栩嘉拿了一碗醒酒汤过来示意何洛洛喝下去,何洛洛也喝下去了,bking的气质果然难以改变。


“我陪你啊。”何洛洛声音有些稚嫩,焉栩嘉好气又好笑。“小明星,你能干什么?”焉栩嘉坐下道。何洛洛异想天开,“说不定我的天赋能比你还强呢,一枪两个!”焉栩嘉轻轻拍拍何洛洛的脑袋。“你当这是吃鸡啊?”


焉栩嘉经不住软磨硬泡,只好同意了,他们的狙击点还是在大楼,栩宁市大树的落叶已经尽数掉落,就连栩宁市也显得有点萧瑟。


焉栩嘉把枪递给何洛洛,教他怎么用,何洛洛也不是那种榆木脑子,还是学的不错,晚上是满月,光很适合打狙击,焉栩嘉看着迎着月光,脸庞披着金光的何洛洛,有点出神。


“来啦!”何洛洛低声道,焉栩嘉连忙回神,反省自己的失礼,“我喊三二一,你就放。”何洛洛点头示意他明白了。


“三”


“二”


“一”


何洛洛扣动扳机,子弹打在那人的脖子上,人没死透,拿出刀打算扔过来反攻,焉栩嘉一把把何洛洛摁在地上,两个人的唇不自觉的碰触,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何洛洛很配合焉栩嘉,焉栩嘉也轻轻回应他,月亮仿佛是他们魅力的陪衬。


月亮很亮,仿佛他们寄梦的岛屿。


——————————————



“小明星你不怕出绯闻吗?”

“和你,就不是绯闻。”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在2021.12.30的最后一小时说点事吧.

今天考完了大一的第一次事.

今天果妈出了久违的EDM新歌.

今天阿正生日.

从2015年的傅子遇到今天,我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已经待了6年了.与其说我对他是没有结果的暗恋,不如说他是我热爱生活的榜样.他似乎一直过着我向往的生活.

过去的6年里,他一直在时不时的才出现,但一直影响着我的思想和生活.未来,希望阿正一直在.

有人说他鬓边拍完以后胖成了“二姨”,后来因为一些舆论和剧本需要开始减重.有人说他笑的得太张扬,不文雅,可是我每一次都会被他的情绪渲染.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我依然支持着他.

在2021.12.30的最后一小时说点事吧.

今天考完了大一的第一次事.

今天果妈出了久违的EDM新歌.

今天阿正生日.

从2015年的傅子遇到今天,我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已经待了6年了.与其说我对他是没有结果的暗恋,不如说他是我热爱生活的榜样.他似乎一直过着我向往的生活.

过去的6年里,他一直在时不时的才出现,但一直影响着我的思想和生活.未来,希望阿正一直在.

有人说他鬓边拍完以后胖成了“二姨”,后来因为一些舆论和剧本需要开始减重.有人说他笑的得太张扬,不文雅,可是我每一次都会被他的情绪渲染.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我依然支持着他.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2021年也过去了.

记得是疫情把我带进LOFTER的.

2021年,谢谢《觉醒年代》.

给我感悟,给我热度.

2022要是要出好文章,好感悟的一年!

尽量减少鸽子在线的日子......

2021年也过去了.

记得是疫情把我带进LOFTER的.

2021年,谢谢《觉醒年代》.

给我感悟,给我热度.

2022要是要出好文章,好感悟的一年!

尽量减少鸽子在线的日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