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娇妻

5464浏览    461参与
浅谈历史风云
张灵甫死后留下娇妻,蒋经国上门关心,做了件尴尬事
张灵甫死后留下娇妻,蒋经国上门关心,做了件尴尬事
常绿荚蒾影视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城主女扮男装,她的美丽娇妻只能独守空房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城主女扮男装,她的美丽娇妻只能独守空房
只须君映剪辑
王府小甜心:纨绔王爷爱上冷面娇妻,直接变成听话好夫君
王府小甜心:纨绔王爷爱上冷面娇妻,直接变成听话好夫君
鸿泽天剪辑
柠檬精先生2:霸总甜蜜追娇妻,养妹想半路截胡,结局令人惋惜
柠檬精先生2:霸总甜蜜追娇妻,养妹想半路截胡,结局令人惋惜
福麟瑞嘉剪辑
致命女人:任性娇妻突然变得善解人意,是在帮他还是害他
致命女人:任性娇妻突然变得善解人意,是在帮他还是害他
雅格影视吧
双世萌妻:时空裂缝即将关闭,古代君王与甜美娇妻将做何抉择呢
双世萌妻:时空裂缝即将关闭,古代君王与甜美娇妻将做何抉择呢
思佳剪辑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一城之主,为何为娇妻之事头疼不已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一城之主,为何为娇妻之事头疼不已
陈几何嘻
超甜职场剧,总监的绝美娇妻,让人直呼羡慕#你是我的美味
超甜职场剧,总监的绝美娇妻,让人直呼羡慕#你是我的美味
追剧维他命
你是人间理想:霸总与娇妻的恩爱瞬间,每一帧都狗粮满满,太甜了
你是人间理想:霸总与娇妻的恩爱瞬间,每一帧都狗粮满满,太甜了
毒舌娱乐
我的亿万富翁男友 ,又名《金屋娇妻的一天》
我的亿万富翁男友 ,又名《金屋娇妻的一天》
无人探映剪辑
所有深情只给一人,霸总娇妻真的很甜啊
所有深情只给一人,霸总娇妻真的很甜啊
创意影视君
傲娇霸总×腹黑娇妻,直球恋爱又甜又好磕
傲娇霸总×腹黑娇妻,直球恋爱又甜又好磕
晓丁看影视
你是人间理想:总裁与娇妻的甜蜜互动,每一帧都爱意满满,磕到了
你是人间理想:总裁与娇妻的甜蜜互动,每一帧都爱意满满,磕到了
路人翎锦

关于娇妻文学

本人原来就极度讨厌霸总(二次及三次)且极度厌男(三次),是看见一点类似情节都会吐出来的那种

现在网上的娇妻文学让我说就是一群二臂吃着shi还叫别人不要羡慕……将男性神化,自我矮化当男的的附属品,是不是有b?

再说狗血言情

作者是没有人来教育吗?把斯德哥尔摩症当所谓的“爱情”,还有一群读者说“甜”,我滴个天,这世道微生物也能上网了?

最后谈谈后宫番

之前我也聊过很恶心小说里(不管是言情还是耽美)主角什么“单蠢小美人”靠着智障行为吸引男人以后全靠男人活着的

也很恶心那种后宫文,里面的女的都没自己的思想,又送身心又送钱,好好的白富美,名校毕业,给男主当后宫,全身心伺候男主,还和别的女的勾......

本人原来就极度讨厌霸总(二次及三次)且极度厌男(三次),是看见一点类似情节都会吐出来的那种

现在网上的娇妻文学让我说就是一群二臂吃着shi还叫别人不要羡慕……将男性神化,自我矮化当男的的附属品,是不是有b?

再说狗血言情

作者是没有人来教育吗?把斯德哥尔摩症当所谓的“爱情”,还有一群读者说“甜”,我滴个天,这世道微生物也能上网了?

最后谈谈后宫番

之前我也聊过很恶心小说里(不管是言情还是耽美)主角什么“单蠢小美人”靠着智障行为吸引男人以后全靠男人活着的

也很恶心那种后宫文,里面的女的都没自己的思想,又送身心又送钱,好好的白富美,名校毕业,给男主当后宫,全身心伺候男主,还和别的女的勾心斗角

yue,有些作者真会做梦​

墨西哥er

“你敢离婚,除非我死!”傅霆尧阴冷狠戾,却爱她到癫狂!

“沐星晚,你脸上的疤不是过敏导致的,是因为我下了药。”

  “当初拼命救你的人不是沈遇,而是傅霆尧,而你恩将仇报,差点害死了他。”

  “沐星晚,如今我是沐家唯一的千金,著名作家是我,火遍全球的曲子创作者也是我,而你是沐家的耻辱……”

  破旧的木板床上,女人蜷缩着瘦弱的身体,纤细的手腕鲜血淋漓,因挑断经络而无力垂着。

  沐星晚现在才知道一直信任的沐雪柔,看似温柔善良,心肠却十分恶毒。

  为了毁掉她不择手段。

  沐雪柔说沈遇是她的救命恩人,为此还伤了右手。

  她才会想放弃一切去报恩。

  同时,还给她洗脑,说傅霆尧只是把她当玩物肆意玩弄。

  所以才会怨恨他,想离......


“沐星晚,你脸上的疤不是过敏导致的,是因为我下了药。”

  “当初拼命救你的人不是沈遇,而是傅霆尧,而你恩将仇报,差点害死了他。”

  “沐星晚,如今我是沐家唯一的千金,著名作家是我,火遍全球的曲子创作者也是我,而你是沐家的耻辱……”

  破旧的木板床上,女人蜷缩着瘦弱的身体,纤细的手腕鲜血淋漓,因挑断经络而无力垂着。

  沐星晚现在才知道一直信任的沐雪柔,看似温柔善良,心肠却十分恶毒。

  为了毁掉她不择手段。

  沐雪柔说沈遇是她的救命恩人,为此还伤了右手。

  她才会想放弃一切去报恩。

  同时,还给她洗脑,说傅霆尧只是把她当玩物肆意玩弄。

  所以才会怨恨他,想离开他。

  沐星晚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沐雪柔离开的背影,咬紧牙关,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她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向她扑过去。 

幸福影视剧场
霸道男主和娇妻的甜蜜日常,腻歪到没眼看,我直接惊了
霸道男主和娇妻的甜蜜日常,腻歪到没眼看,我直接惊了
奕视界影视
你是人间理想:昔日的腹黑总裁居然这么会撩,这下娇妻无路可逃了
你是人间理想:昔日的腹黑总裁居然这么会撩,这下娇妻无路可逃了
会平地摔的蛋蛋
暴雪:离婚 网易:可以 暴雪:...

暴雪:离婚

网易:可以

暴雪:但是我还没有找到下一任所以能不能先暂时同居半年,这是你赚了

网易:不行,你每次都这样我累了,你这样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暴雪:妈,你看这个人他好没有同理心

  

接盘侠在看戏🍉🍉

暴雪:离婚

网易:可以

暴雪:但是我还没有找到下一任所以能不能先暂时同居半年,这是你赚了

网易:不行,你每次都这样我累了,你这样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暴雪:妈,你看这个人他好没有同理心

  

接盘侠在看戏🍉🍉

绵软兔兔

糙汉子✘千金娇妻

  最近春天,大学同学们闲来无事三五个聚在一起打算去踏青。

  陈世豪他家佣人有亲戚在农村,正巧距离他们学校不远,几个人就一起去农村。

  宋鸢鸢从来没来过农村,她爸爸是有钱的富豪,她从小都是锦衣玉食,农村这个东西就算现在是不富裕的大环境对她来说也很陌生。

  所以她很好奇,跟着几个同学在农村的山坡上看风景。

  看着看着她就走偏了路线,一路朝着坡下走去,远远的,她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田埂上,挥舞着锄头,正在翻地。

  她看着高大的男人,明明只是春天,却只穿着一件无袖的背心,举起胳膊的一刻,手臂上鼓鼓囊囊的全是肌肉,精短的头发还流着汗水,浑身被太阳晒得散发着小麦的光泽。

  ......

  最近春天,大学同学们闲来无事三五个聚在一起打算去踏青。

  陈世豪他家佣人有亲戚在农村,正巧距离他们学校不远,几个人就一起去农村。

  宋鸢鸢从来没来过农村,她爸爸是有钱的富豪,她从小都是锦衣玉食,农村这个东西就算现在是不富裕的大环境对她来说也很陌生。

  所以她很好奇,跟着几个同学在农村的山坡上看风景。

  看着看着她就走偏了路线,一路朝着坡下走去,远远的,她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田埂上,挥舞着锄头,正在翻地。

  她看着高大的男人,明明只是春天,却只穿着一件无袖的背心,举起胳膊的一刻,手臂上鼓鼓囊囊的全是肌肉,精短的头发还流着汗水,浑身被太阳晒得散发着小麦的光泽。

  天呐,怎么有这么壮的男人?

  比她家她爸爸雇的那些保镖都还要身强体壮。

  男人似乎感受到她探究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站在山坡上的她,小小一只,矮矮的个子,瘦瘦的,穿着一条粉嫩的公主裙,乌黑的头发垂下,只用了两个小卡子装饰,将她衬的更加洁白,如同布偶娃娃一样的精致好看。

  

  宋鸢鸢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有些害怕的朝后退了两步,小手拽着自己的裙角,不知所措。

  他双眸深邃,鼻梁高挺,一张脸刚毅又冰冷,脸庞也是被晒成了小麦色,看着……就挺让人害怕的。

  秦枫眸子一垂,看向她的脚,轻启嘴唇,声音低沉又沙哑:“你的鞋子,会弄脏。”

  宋鸢鸢低头去看,她穿的是一双大头皮鞋,因为在田间走路,已经弄得满是灰尘。

  宋鸢鸢有些局促,不知道说什么好,转头朝着来的路跑开。

  秦枫看着她娇小的身影缓缓离开自己的视线,薄唇勾起一个弧度,低垂下眼眸,继续挥舞着锄头翻着自己的地。

  宋鸢鸢一口气跑到找到同学:“我刚刚看到一个男人。”

  陈世豪嘲笑她:“男人?这里多得是男人,你见到的是哪个?”

  “他好壮啊,他比我爸爸雇的保镖都撞,胳膊挥舞起来的肌肉比我腰都粗。”宋鸢鸢脑海里想象着他挥舞起锄头的模样,浑身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陈世豪倒也来过这里几次,仔细回忆了一下,并不记得他见过宋鸢鸢说的这个男人。

  几个人并没有放在心里,还都因此嘲笑了一顿宋鸢鸢,说现在春天,她是不是思春了。

  宋鸢鸢一张小脸绯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娇羞。

  不过,她脑海中再次回忆起男人的脸,只有畏惧。

  他太高太壮了……

  陈世豪提议去看梨花,这里的山上有一片梨花林,现在正是开梨花的时候,漫山遍野的白色梨花,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听到有花看,宋鸢鸢也将刚刚的事情抛之脑后,跟着几个同学一起去看梨花。


  几个人玩了一天,到了晚上凑到陈世豪佣人亲戚家的的院子里,商量着明天去哪儿玩。

  陈世豪以前就跟佣人来玩过,依稀记得村子下头有一个湖,就是有点远,风景特别好,他们可以去踏青,然后把湖画下来,把画儿带到学校去,给同学们看。

  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宋鸢鸢觉得好累,好无趣,她想要回家了,农村一点都不好玩。

  第二天一早,大家拖着不愿意去的宋鸢鸢,朝着湖的方向进发。

  宋鸢鸢走到半路就累的不行了,更何况她早饭吃的有点咸了,咸的粥配上咸的咸菜,让她口渴无比,偏偏一帮人没有一个记得带水,还提议去湖里喝。

  宋鸢鸢看着不远处的一处宅子,指着:“我去那家人家要点水喝,我实在渴的不行了,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儿去找你们。”

  陈世豪有些担心:“那个湖在最下面呢,你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那我就回去,我就不去找你们了,不用担心,我丢不了的,我认识路。”

  一共就一个村子,怎么绕都能走回去的,她倒是不担心。

  几个人也觉得丢了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这村子一共就这么几条路。

  几个人继续朝着湖走去,宋鸢鸢则折返去找水喝,她本身就不想去,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有理由不去了,回去躺床上歇着去!

  不过她现在实在渴的不行,距离回去还有一段路呢,她先去那户人家找点水喝吧。

  宋鸢鸢走到那户人家前,看着略显破旧的木门,想着这样有年头的房子应该是老人家住的吧?

  木门有些陈旧,纵使是关着的,中间还有好大一个缝,宋鸢鸢从缝隙里往里头看,土坯的院子,并没有看到人。

  她试探的喊了一声:“请问,有人吗?”

  并没有人回答,她抬手敲了一下,不结实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竟然打开了半扇。

  她探头进去又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应声。

  老人家耳朵都不大好使,估计没听见。

  “我、我想要碗水喝。”宋鸢鸢大着胆子迈步进了院子。才发现院子里没人,堂屋的门是关着的。

  农村里的人因为都是相熟的,如果出门一般都是关上门,不锁,但宋鸢鸢不知道,她还以为人家在屋里没听见。

  她上前去敲门,喊了好几声,才确定屋子里没人。

  没人,不然算了,她忍着渴回去喝水吧。

  宋鸢鸢回头,就看到院子的角落里有个水缸,里面有水,还有水瓢。

  她渴的厉害,刚刚又喊了几声,现在嗓子又疼又渴。

  她掏了掏身上,拿出五块钱,放到了院子的磨上,就当是她给的水钱吧。

  宋鸢鸢舀了一瓢水,端起来喝了一口,井水入口,不是甘甜,而是满口的涩味,和她这几天喝到的水味道一样,她这两天水里都要兑了白糖还能喝下去。

  正想这里没有白糖,才发现刚刚的磨上放着一个玻璃的瓶子,瓶子不大,里面装着的好像是白糖。

  宋鸢鸢没有多想,打开瓶盖倒了一些在水瓢里,再喝一口,好像是甜了一点。

  但不是很甜,怎么这里连白糖都不甜?瓶子不大,宋鸢鸢干脆都倒了进去,再喝一口,也不是多甜,算了凑合喝吧,总不能渴死。

  她直接端起水瓢来喝了个干净,这才觉得解渴,正想着五块钱够不够这户人家再买白糖回来,大门就被人推开。

  魁梧的身影从外面进来,浑身被太阳晒得泛着汗珠,他一进门就看见了宋鸢鸢,还有她前面石磨上放着的空玻璃瓶。

  他眸色一沉,呵斥道:“放下!”

  宋鸢鸢被吓得一哆嗦,忙将水瓢放下,眼前的男人不就是她昨天看到的那个可怕的糙汉子?

  她没想到这个院子是他家的……

  “我、我口渴,我进来想喝口水,我留了五块钱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我回去再给你拿。”宋鸢鸢往后退了两步,一双杏仁般的眼眸闪烁着晶莹的光望着他,不知怎么,她对他似乎有天生的惧怕感,看到他就心生畏惧。

  秦枫拿了玻璃瓶子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吓人,他举着玻璃瓶子问她:“你都喝完了?”

  “白糖么?五块钱不够?那我回去再给你拿钱来,或者我去买来还给你。”宋鸢鸢害怕他,以为他是怪自己擅自动了他家里的东西,也确实是她不应该。

  他身上的压迫感让她无所适从,只想快点找个理由遁走,白糖她回头让同学帮她送过来吧。

  宋鸢鸢刚迈开步子要走,秦枫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她手臂纤细,握在他的大掌里不过盈盈一握,他甚至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她拽住。

  宋鸢鸢是真的害怕,他身上那种威慑人的气势,不是一个农民应该有的。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拉扯着,宋鸢鸢从一开始的恐惧变成沉重的,她觉得有些窒息起来,喘不上气,浑身沉重无比,还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想要站直都困难。

  秦枫将她的变化全都看在眼里,眉毛深拧:“这可是给牛马配种的~,你都喝了?”

  “这、这不是白糖么?井水发苦,我都是倒了白糖进去才勉强喝下去。”:“我怎么喘不上来气了?嗓子好渴,我想喝水……”

花花不语映剪辑
你是人间理想:霸总与娇妻的甜蜜同居,暧昧氛围甜到你心巴
你是人间理想:霸总与娇妻的甜蜜同居,暧昧氛围甜到你心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