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娘塔利亚

29.8万浏览    8182参与
唐洗心
关于前文柔然公主羡慕的漫想 -...

关于前文柔然公主羡慕的漫想

-----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有时并不相通。你觉得很浪漫,老王只觉得你脑子有猫饼

(눈‸눈)

关于前文柔然公主羡慕的漫想

-----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有时并不相通。你觉得很浪漫,老王只觉得你脑子有猫饼

(눈‸눈)

今天依旧没有粮.北海(龟速爪巴更)
摸一张普奥娘塔…… 次奥我手废...

摸一张普奥娘塔……

次奥我手废了w……

(反正还是渣渣……)

摸一张普奥娘塔……

次奥我手废了w……

(反正还是渣渣……)

开学长弧蘩某人🍃
扭捏。是午休时的OOC短打(老...

扭捏。是午休时的OOC短打(老传统艺能了。娘塔西罗马,注意避雷!

爱豆贝拉和她的地下恋人(?)

扭捏。是午休时的OOC短打(老传统艺能了。娘塔西罗马,注意避雷!

爱豆贝拉和她的地下恋人(?)

竹若

归零往事

有娘塔、异色出没,不喜勿喷


寒风凛冽,霜打枝头,在永远的白色西伯利亚那片白桦林里,女孩银白的发丝摇曳,目光难得的有些许凉薄,

“好久不见,哥哥。”

那片晶莹剔透的紫盯着矮矮的坟墓,唇间是一丝柔软的弧度。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是《喀秋莎》。

安娅拿出手机,看都没看就接起电话,“春燕。”

“在哪?”

“你知道的。”

电话那头寂了一瞬。

“…我去找你?”

“好。”

每年的圣诞节,安娅都回来看望伊利亚,这是她的习惯;每年的圣诞节王春燕都回来找安娅,这是二人的传统。

安娅将手机随手丢进口袋,席地坐在厚厚的白雪上。

西伯利亚的雪是松...

有娘塔、异色出没,不喜勿喷




寒风凛冽,霜打枝头,在永远的白色西伯利亚那片白桦林里,女孩银白的发丝摇曳,目光难得的有些许凉薄,

“好久不见,哥哥。”

那片晶莹剔透的紫盯着矮矮的坟墓,唇间是一丝柔软的弧度。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是《喀秋莎》。

安娅拿出手机,看都没看就接起电话,“春燕。”

“在哪?”

“你知道的。”

电话那头寂了一瞬。

“…我去找你?”

“好。”

每年的圣诞节,安娅都回来看望伊利亚,这是她的习惯;每年的圣诞节王春燕都回来找安娅,这是二人的传统。

安娅将手机随手丢进口袋,席地坐在厚厚的白雪上。

西伯利亚的雪是松软的,干净的,却也是冷入骨子的。

像极了那个此时略带迷茫的女孩。

该称她为女孩吗?明明走过了漫长的历史长河,仍干净得让人心疼的南斯拉夫姑娘。

是个温吞的性子,血脉里却流淌着不输伊利亚的固执。

她不似王春燕的随遇而安,不像艾米莉的嚣张肆意,不若弗朗索娃的千转柔情,不如罗莎的严肃正经。

      若真要说,她就像冰。

      彻骨的寒,却为了汲取化成若水时一霎的暖而不惜融化自己;乍一看是一片晶莹透彻,淡然无色的,但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却总是光线在棱角上无数次折射得到的异样色彩;看似寒冷得不容撼动,本质仍只是氤氲开的一团水雾。

      安娅原地沉吟半昫,直至王春燕的到来。

      全世界都知道,全世界圣诞树最棒的木材出口国俄/罗/斯和全世界圣诞相关商品最大的出口国中/国,出于某些全世界清楚的原因,都不过圣诞节。

      “艾米莉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她在和弗朗索娃她们庆祝圣证,难得让那个守财奴开了瓶她那个红木柜子里的红酒。”

      艾米莉对那个红木柜子的喜爱,没人能比她俩更清楚。安娅温吞的浅笑道,“以她的性格,那是肯定的。

       王春燕没再说什么,蹲下身子抚落墓碑上的雪,"苏/维/埃/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同志,好久不见。

      雪落,曲终,人散。

      一如1991年红场的夜,月华如洗,孤坟初落。

      那个巨人永远合上了那双猩红癫狂的双眸。

      当然不是他临死前自己安详地合上的。

      毕竟那个人啊,可是到死也不可能承认自己错误的偏执狂哪,哪怕到了弥留之际仍固执的注视着南方。

     那是中/国的方向。

     然而他等来的只是前来参加葬礼的王春燕和扛起了资本主义旗帜的妹妹。娜塔莎眼眶通红,揪起王春燕的领子,举着拳头质问她,“中/国,他人呢?”

      王春燕这有反抗,反而是安娅轻松卸下了她拳上的力度,反问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王春燕却波不惊,拍拍衣摆上井不存在的灰尘,整理好领口,“阿尔洛夫卡娅同志,啊不,已经不是同志了,是白:俄:罗/斯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

       “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苏联的解体默哀,对我们无产阶级导师,这位红色巨人的倒下感到万分悲痛。”

       “中:国王春燕敬上。”

       王春燕也是中国呐。

      霜雪漫天,冰花一星星一点点的延上墓碑。

      两个姑娘的气场碰撞,娜塔莎周身的寒气却馒慢被沐浴在江南水乡暖阳中轻柔的吴依软语蚕食着,不见痕迹的落了下风。

       毕竞能有本事活了几千年的王春燕怎么可能是个善茬。

       白俄罗斯姑娘磨磨牙齿,没再说什么,将一颗红色的胸针放在墓碑上,转身离去。

       等阿尔洛夫卡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漫天白沙里,安娅オ软绵绵的靠上王春燕的肩,噪音些许沙哑,“小布尔什维克,我也要走了呀。”

       一向巧舌如簧的王春燕此刻却哑了语,良久オ开口,“你,还会是你吗?”

      安娅能撑到现在是个奇迹。

      每当一个国家的核心政治体系彻底崩場一次,国家意识体也都会死亡一次,被动进入战争状态,正常的状态被迫陷入沉一段时间,等完全恢复正常的形态时必定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但是老天终归是个爱开玩笑的家伙,这种事情也不是不会有特例。

     当全世界都准备迎接全新的斯潘捷回归时,却然有了伊利亚的存在。

       不知是否是因为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伊利亚的出现震惊了所有国家意识体。

       当然也有可能不只是震惊,毕竟听说罗莎那个对自己要求苛刻从头发丝儿到眼镜腿儿的老古板听到消息后都打翻了茶杯。

      王春燕在1949年的十月一日再次复活时,她的意识里残留着王秋雁那家伙走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啧,又是她呀。”

      说实在的,王春燕原来也只是料想过还会是自己,但事实上并没有十足十的把握。

      王耀亦是如此。

      经过五千年打磨的芙蓉冻①终究还是沉淀下来,又ー次在新的篇章上烙上了自己的名字。

       贝妮卡和弗朗索娃那几个老家伙倒是唉声叹气了好一阵儿,其实也怨不得她们,说到底没几个正常人愿意和这两个老狐理多打交道。你看当时一开始的伊利亚多好骗,要不是安娅持续存在,他们还能再忽悠那家伙一阵子②。

      『老大哥:你他妈,为什么???』

       王春燕思已至此,層边终于有了一丝冰雪消融后的暖意。

     地狱中这才有了些许人间的温度。

     月华流转,影照世间,短亭路外更有长亭古道边,若是无缘,此去经年,便是永生难见。

      伊利亚死后,安娅坚强的撑到现在,可她也终将离去。

       “春燕,带着我的信仰,要走的路会更远的。”

        声音一如平日女孩温润的浅颂,赞着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一如她修长而柔和的颈部线条,轻轻一扬便是天鹅曲的开端。

       “会的。”

       王春燕的肩头瞬间一空。

       那团拥抱着红艳的奶油金猝然消逝,留下一个只能慢慢弯下腰,捡起乳白色长围巾的身影缓缓离开永远寂寞的雪原。

       满目静白中只剩那一点红色闪亮。

       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叫的依旧不是“中:国”,而是“春燕”。

       还是那个固执的性子。

       无论国土多么辽阔,实力多么强大的国家,归为尘土之际,不过就是一瞬。

王春燕只是眨了一下眼,南斯拉夫女孩便消失了。

       偌大的俄:国还会不会存在,这仍是个未知数,只能让维克多走一步看一步了。

       先不算阿尔弗雷德那几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不会放过这片土地,哪怕是王耀和王春燕,如果侵占俄:国大大有利于中

国,二人也是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安娅会回来的。

       王春燕在心底默默的念着。

       这明明只是一种可能性,但她仍旧笃定。

       是一种预感还是自欺欺人这谁也理不清。

       隋唐宋元明清,几位大人的更迭让王春燕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寂灭,却没有一次觉得这般揪心。

       细细想来,上一次这么肝肠俱断的悲凉还是自家最小的妹妹脱下汉家裳,著上大和袍的时候*3*。

       跟着王春燕来的随行人员看见春燕同志拿着曾经的布拉金斯基同志最珍爱的那条围巾拭去了些许晶莹,是泪吗?

       在这种地方,水滴会一瞬间化为透亮而刺骨的冰晶吧。

       文艺的女青年如是想到

       一片皑皑亦如今年雪白的平原。

      王春燕神游到九州外的思绪被一阵西北风强行拽回来,不轻不重的打了个喷嚏。

       一条乳白的围巾拥上她的肩膀,指尖熟悉的羊毛触感如鹅羽在王春燕心头淡淡抚过,看似仍是无痕无波,实际上在潭

底绽开了层层看不见的涟漪。

      杏仁眼轻瞥,温润如玉的姑娘一双通透得宛如可以洞穿未来的紫琉璃正盯着自己。

       山水萧瑟,岁月荒寒,时光分裂,万里江河都曾支离破碎,却终将迎来撕破深夜的一缕晨曦,哪怕黎明之前是那么黑暗。

       二人在初红里迎着朝暾,细尘轻游,松涛如怒,山阴水曲间光线隐翳,万物皆静矗于此。

       王春燕似这时才想起来打招呼一样,转身盈盈笑道,

       “好久不见啊,安娅。”

       她们在黑白中向往斑斓,在五彩中朝圣黑白。

*1*芙蓉冻,古人用玉石刻字章的时候会选用品质较好的寿山石,芙蓉冻是寿山石里的顶尖品种之一

*2*指的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怎么说呢,这玩意儿咋看都不靠谱好吗?反正苏:联当时为了让世界承认自己的合法性的确也签了一些条约,就诡诡的。

3*啊这个吧,就,湾湾,对,就,嗯不想说啥了。





本人是还在上学,所以水平不够请大家多多多多多多多多谅解哈

Rosa

自家闺女~~捏的罗莎,还没完工,准备把灰模弄好了再统一上贴图~~本来不觉得好看的,但看久了还觉得挺顺眼~

自家闺女~~捏的罗莎,还没完工,准备把灰模弄好了再统一上贴图~~本来不觉得好看的,但看久了还觉得挺顺眼~

温故而知新

全图是露♀和立♂

背景的花是素材


嗯,不要看p3

全图是露♀和立♂

背景的花是素材




嗯,不要看p3

雾青桑
昭和偶像打歌服的极东姐妹!!!...

昭和偶像打歌服的极东姐妹!!!

可爱帅气偶像!!!!


昭和偶像打歌服的极东姐妹!!!

可爱帅气偶像!!!!


罗斯=乐色/开学长咕

humm……第二张是娘塔中的西,第四张和第五张是自家孩子xx。

中间有隔开,注意——。

humm……第二张是娘塔中的西,第四张和第五张是自家孩子xx。

中间有隔开,注意——。

亦南

Girls

/后几p都是调色之类 存档用

Girls

/后几p都是调色之类 存档用

南毒

终于水完了,依旧是没有画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我太菜了

(画布开小了救命a)

终于水完了,依旧是没有画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我太菜了

(画布开小了救命a)

罗斯=乐色/开学长咕

是异色娘塔(爷塔)的扑克设——

是♧喔,明天大概会水♢或者♡♪

第四张是大鬼(?)第五张是♧娜塔莎♪

我依旧菜,爬了爬了UU。

是异色娘塔(爷塔)的扑克设——

是♧喔,明天大概会水♢或者♡♪

第四张是大鬼(?)第五张是♧娜塔莎♪

我依旧菜,爬了爬了UU。

开学长弧蘩某人🍃
【娘塔亲子分】 极度OOC注意...

【娘塔亲子分】

极度OOC注意。是自习课短打练手,闭目。

写作业去了886。一会儿回来。

【娘塔亲子分】

极度OOC注意。是自习课短打练手,闭目。

写作业去了886。一会儿回来。

罗斯=乐色/开学长咕

是瞎搞的异色娘塔扑克设……露普日先水这俩、日后还会弄出全员的,可能会弄白鹅乌姐亲分和子分……

总算赶上了,呼……

是瞎搞的异色娘塔扑克设……露普日先水这俩、日后还会弄出全员的,可能会弄白鹅乌姐亲分和子分……

总算赶上了,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