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娘塔利亚

31.8万浏览    8305参与
汶鱼不是淡水鱼

春梅③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打得树叶哗哗作响,水汽被阻隔在外,玻璃上慢慢布满了雨珠。


教室内只有笔落纸张的刷刷声和空调的轰隆声。王春燕支着脑袋,看着屋外。他们教室的地理位置不错,正对着学校大门。

真闷,王春燕盯着马路中央的水坑想着,也不知道这雨到放学时能不能停。


“燕子姐,燕子姐。”林晓梅从身后用笔轻轻戳她,手指指了指桌角。

王春燕转头一看,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作业纸安静地停在那。她小心翼翼拆开,黑色水笔的油墨未干,字迹被晕染了一些。

林晓梅的字很秀气,但俗话说字如其人,隔着纸张王春燕也能感受到她雀跃的心情。


“燕子姐,你在看什么呀?放了学买几杯奶茶,你来我家写作业吧!”...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打得树叶哗哗作响,水汽被阻隔在外,玻璃上慢慢布满了雨珠。


教室内只有笔落纸张的刷刷声和空调的轰隆声。王春燕支着脑袋,看着屋外。他们教室的地理位置不错,正对着学校大门。

真闷,王春燕盯着马路中央的水坑想着,也不知道这雨到放学时能不能停。


“燕子姐,燕子姐。”林晓梅从身后用笔轻轻戳她,手指指了指桌角。

王春燕转头一看,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作业纸安静地停在那。她小心翼翼拆开,黑色水笔的油墨未干,字迹被晕染了一些。

林晓梅的字很秀气,但俗话说字如其人,隔着纸张王春燕也能感受到她雀跃的心情。


“燕子姐,你在看什么呀?放了学买几杯奶茶,你来我家写作业吧!”

王春燕写下了一个“好”,装作从书包找书的样子把纸条放到林晓梅桌上,小声说:“我看到了,奶茶店没开。”

小姑娘本来还托着腮,眉眼弯弯的笑着看着她,但听到这句话顿时蔫了,委屈巴巴的拿过纸条看了一眼就又还了回来,“双眼含泪”的盯着她,希望能被安慰几句。


王春燕看着再度回到手里的纸条,认命地叹了口气,回头写道:

“要不你来我家吧,我泡茶给你喝,正好你的小说上次也落在那了。”

抬头看了看,确定老师正在批改作业,把纸折了几下,扔到林晓梅桌上。

过了一会儿,一张方片飞了过来。

“好——我要给燕子姐做饭!”

王春燕转身点了点头,小姑娘一下就笑得跟朵花似的。




放学时雨停了,但天依旧阴的压人。


“走吧湾湾,再不快点估计还会再下一场。”

林小梅比了一个OK,嘴里含着糖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王春燕关上窗,走过去和她一起收拾桌子。


卷子课本摊满课桌,本子上画满了涂鸦,卷子上红笔黑笔的涂涂改改看的王春燕频频皱眉。

最后甚至还发现了一本花花绿绿的言情小说。

林晓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飞速地把小说从王她手中抽出,放进书包。


“晓梅——”

王春燕挑眉看向眼前人,小姑娘也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背着书包低着头等着挨训。

最后只是感受到微凉的指尖停留在了自己的眉心点了点,然后听到一声叹息。

“真拿你没办法,走吧,再不走真下雨了。”


王春燕看着林晓梅一溜烟的跑出教室,便去关灯锁门,紧跟着着那个背影离开走廊。





最后走到半路还是被雨拦下了。


两个人都没带伞,林晓梅拉着王春燕狂奔至一家小卖部的棚子下躲雨。


小卖部的奶奶为人很好,看到两个小姑娘在外面就很热情的把人招呼进来躲雨。又是给毛巾擦头,又是帮他们晾晾衣服,王春燕捧着热水站在那直道谢。

林晓梅大抵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便准备去买支水笔,把自己那支有些漏墨的笔换下。精挑细选了一支自己满意的就去付钱,然后看到王春燕拿着两根头绳在那等她。


“燕子姐,你买头绳干嘛呀?”

林晓梅眨眨眼凑过头去问道。

“我看班里女生都挺喜欢带一根带手腕上,就也买了俩,一起带。”王春燕说着就把粉色那根套在了林晓梅腕上。


她一直觉得林晓梅很配粉红色,青春活力,还显得很白。


“那燕子姐就用红色那根喽。”林晓梅帮王春燕戴上。


她也觉得红色很配燕子姐。



雨久下不停。









有话说:

最后想着老王见人一直没回来,直接打电话带着伞把两人弄回家,但觉得好像挺毁气氛的干脆就这样结尾了。

春梅太美好了,可惜我文笔不够。

🇨🇳王耀说他爱我发疯🌈

草笑死我了油菜花


原图水印


我爱我妈我妈好美!!!

草笑死我了油菜花


原图水印


我爱我妈我妈好美!!!

Nyw:
画了rosa版海英 柯克兰船长...

画了rosa版海英

柯克兰船长是大海上最激动人心的传说

美丽 多谋 无往不胜


画了rosa版海英

柯克兰船长是大海上最激动人心的传说

美丽 多谋 无往不胜


种花家的腹黑兔

联五的相性一百问(三十八)

(38.6)亚瑟:哦,为什么我们又要吐槽这个紫月国了?没完了吗?

王春燕:我看文章的时候感觉没多长,现在……

王耀:该来的总会来的,在吐槽完最后一章之前,估计要经常看到它了。

阿尔弗雷德:不能跳过吗?

基尔伯特:跳过是别想了。没节操没良心的编剧和导演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伊万:koru koru koru~听说这章玛丽苏又要作妖了。

王春燕:玛丽苏不是每章都作妖吗?就没消停过。

弗朗索瓦丝:第六章标题:化装舞会,我可是所有舞蹈100000级的哦!这可真是一个天才,在玷污了香水界和服装界后又对舞蹈界下手了。

伊万:芭蕾舞她比得上安娜吗?

弗朗西斯:华尔兹她比得...

(38.6)亚瑟:哦,为什么我们又要吐槽这个紫月国了?没完了吗?

王春燕:我看文章的时候感觉没多长,现在……

王耀:该来的总会来的,在吐槽完最后一章之前,估计要经常看到它了。

阿尔弗雷德:不能跳过吗?

基尔伯特:跳过是别想了。没节操没良心的编剧和导演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伊万:koru koru koru~听说这章玛丽苏又要作妖了。

王春燕:玛丽苏不是每章都作妖吗?就没消停过。

弗朗索瓦丝:第六章标题:化装舞会,我可是所有舞蹈100000级的哦!这可真是一个天才,在玷污了香水界和服装界后又对舞蹈界下手了。

伊万:芭蕾舞她比得上安娜吗?

弗朗西斯:华尔兹她比得上弗朗索瓦丝吗?

王耀:惊鸿舞她比得上燕子吗?

亚瑟:她到底哪来的自信?

艾米丽:“我穿着抹胸的粉红宝石蓬蓬裙,粉红色的水晶鞋子,漂亮的公主钻石王冠,淡淡的妆,粉红的嘴唇。当大家看见我,他们都惊呆啦!”……完全可以想象那壮观场面。

弗朗索瓦丝:姐姐我同情所有当时在场的人,居然看到了如此惨不忍睹的画面。

王春燕:有句话叫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我相信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带一副墨镜。

安娜:我倒觉得他们可能会哀叹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盲人,至少不用看到这个影响市容的家伙了。

弗朗西斯:哥哥我已经不想再吐槽作者的糟糕审美了。

阿尔弗雷德:这还不算完,马修他居然,居然夸紫月国漂亮!天哪,本hero已经没眼看了。

马修:……

伊万:受害者名单又增加了?这个作者到底迫害了多少国家?

罗莎:居然连马修都不放过。

马修:我……突然觉得当一个没人能看见的小透明其实挺好的。

弗朗索瓦丝:别这样,马修。这只是一篇小学生玛丽苏文而已。

基尔伯特:呃,梅格你不要激动,先坐下。顺便,放下手中的枫糖浆。

安娜:这个作者是不是打算迫害所有在动漫里出过场的国家?

基尔伯特:或许,这篇文章还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情节。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基尔伯特:因为一个很扯淡的理由,我就先不剧透了,继续看吧。

弗朗索瓦丝:哦,姐姐我要为全文三观最正的伊丽莎白点赞,“说好的只穿校服的,你怎么不遵守规定,而且你迟到了’伊莎不屑地看一眼,握着红酒杯。”终于有人指出玛丽苏的错误了,姐姐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亚瑟:看样子这篇文里终于有一位正常思考的理性人了。

罗莎:所以,现在只有伊丽莎白的智商在线了。

伊万:果然是丑人多作怪吗?那位紫月国开始嚷嚷着要让伊丽莎白出丑了。

基尔伯特:不用担心,伊莎一拳就能把她打趴下!

艾米丽:我觉得在这篇文里伊丽莎白打不过玛丽苏。

阿尔弗雷德:还真被你说对了,艾米丽。紫月国发动了特异功能,让伊丽莎白杯子里的红酒倒在她的校服上。哇,别拦我,我要把她抓回来做人体研究。

王耀:亚瑟,罗莎,你家牛顿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

亚瑟/罗莎:……

王春燕:耀,这篇文里还是不要谈什么常识了。

弗朗西斯:省省力气吧,阿尔。哥哥我觉得你一个人搞不定这个紫月国。

弗朗索瓦丝:毕竟这可是一个绝世奇葩啊。

亚瑟:等一下,难不成伊丽莎白就这么被玛丽苏打败了?

王耀:是这样没错。在玛丽苏各种作妖后,罗德里赫打了伊丽莎白一巴掌,并且说她很过分,然后伊丽莎白就哭着跑了。

弗朗西斯:不可能吧,哥哥我还是比较了解罗德里赫的,他对女孩子一般都是很绅士的,就算在气头上也不可能动手去打一名女士,特别还是伊丽莎白。

伊万:罗德里赫动手打伊丽莎白不是挺正常的?弗朗西斯你觉得这篇文还会有正常思考的人吗?

弗朗索瓦丝:连罗德里赫都成了这样吗?全文仅剩的两位理智人啊。

安娜:为什么此等奇葩还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

王耀:因为她的女主光环太强大了。强大到即使她随意杀人,别人都会认为如此威武霸气,武力高强的女孩真是世间少有的珍宝。

亚瑟:王耀,你挺懂的啊。

王耀:毕竟我也看过不少玛丽苏文,也算懂一点玛丽苏套路吧。

艾米丽:真是要命了,这样的文除了辣别人眼睛还有什么用?

王春燕:还可以增加吐槽对象,给大家提供快乐源泉。顺便,受害者名单又增加了。

弗朗索瓦丝:可怜的安东尼奥和罗维诺,玛丽苏终究还是没放过他们。

罗维诺:!!!

安东尼奥:!!!

罗维诺:见鬼,我枪呢?

费里西安诺:哥哥,冷静点啊。

安东尼奥:稍安勿躁,罗维诺。像紫月国这种,一斧头就可以解决了。

弗朗西斯:……你黑了,安东尼奥。

基尔伯特:表情有点恐怖啊,安东尼奥。

伊万:亲子分倒是挺一致对外的,可是在文里你们为这个紫月国掐了起来,还分别宣布了自己对紫月国的所有权。

罗维诺/安东尼奥:……

王耀:你这刀子捅得可以啊,伊万。

阿尔弗雷德:迫害名单上不止是加上了安东尼奥和罗维诺吧?不是还有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

罗维诺:哈哈,原来还有土豆滚蛋,我心里平衡了。

费里西安诺:哥哥。

艾米丽:啊,该不会是那个传说的独厨火葬场吧?

王春燕:你这么一说,好像要到第七章了。

王耀:哦,大事不妙。

罗莎:路德维希趁混乱把紫月国带进一个房间里,这是要干什么?

王春燕:呃,怎么说呢,后面的情节有点……

基尔伯特:啊!我的阿西啊!为什么会被写成那个鬼样子?!别拦我,我要和作者决一死战!

王耀:基尔伯特你冷静点,弗朗西斯过来帮我按住他。导演,中场休息。

王春燕:……下一场节目还是换一个主持人吧。


汶鱼不是淡水鱼

春梅②

奶茶是甜的,林晓梅也是甜的。


在林晓梅眼中,平日的闲暇时刻来一杯奶茶,跟两三姐妹手挽着手走在小道上,吹着凉风嗅着花香,是最好的消遣选择。

又或者是一杯奶茶,一本言情小说,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林晓梅也会幸福的冒泡。


春来秋去 寒来暑往,林晓梅一直都没有变过。


在大家眼中,林晓梅是一个元气少女,每天都像一个小燕子,无时无刻都充满着活力。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比起和朋友在大街小巷乱窜,去街市上东淘西逛,林晓梅更喜欢的是一个人又或者和几个姐妹一起在咖啡店看小说,聊聊影剧,沉浸在独属于少女的甜蜜幻想中。


甜甜的奶茶,甜甜的幻想,甜甜的少女。也许是因...

奶茶是甜的,林晓梅也是甜的。


在林晓梅眼中,平日的闲暇时刻来一杯奶茶,跟两三姐妹手挽着手走在小道上,吹着凉风嗅着花香,是最好的消遣选择。

又或者是一杯奶茶,一本言情小说,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林晓梅也会幸福的冒泡。


春来秋去 寒来暑往,林晓梅一直都没有变过。


在大家眼中,林晓梅是一个元气少女,每天都像一个小燕子,无时无刻都充满着活力。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比起和朋友在大街小巷乱窜,去街市上东淘西逛,林晓梅更喜欢的是一个人又或者和几个姐妹一起在咖啡店看小说,聊聊影剧,沉浸在独属于少女的甜蜜幻想中。


甜甜的奶茶,甜甜的幻想,甜甜的少女。也许是因为这个,王春燕总是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小妹。


担心她追剧追小说不按时吃饭,担心她独自在外被骗,担心……


总之,担心的事特别多。


有时抽空去找她,王春燕总能第一时间看到那个被粉红泡泡包围的少女。先看看人有没有受伤,再看穿的暖不暖和,最后看吃的读的健不健康。

再回神的时候,她就能收到一个扑她满怀的小燕子 。


在工作时,王春燕柔中带刚,从不会让步却给对方留有足够的余地。

她就像一朵梅,不惧寒风冷雪,无论何时都傲立枝头。在雪中历练,最后在春中绽放。


但在私下她却有不一样的一面。比起看书休憩,她更爱往人来人往的小吃街,人山人海的集市跑。

买上一屉小笼包,拎上几袋烧烤,跟大爷大妈讨价还价,最后大包小包的满载而归,这才是王春燕更喜欢的事。


林晓梅喜欢黏着王春燕,王春燕也乐得被她缠着,两个人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干不完的事。


林晓梅喜欢看小说,王春燕就带她去集市淘书;林晓梅喜欢追剧,王春燕就带她去电影院看最新出的电影;林晓梅喜欢喝奶茶,王春燕就带她去周围的奶茶店一样样挑选;林晓梅……


王春燕似乎一直在迁就着林晓梅。


王春燕喜欢喝茶,林晓梅就去找王耀学习茶的文化知识;王春燕喜欢美食,林晓梅就去学习做饭下厨,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大显身手;王春燕喜欢逛街,林晓梅就放下自己的小说电视剧陪着她去大街小巷的游走;王春燕……


林晓梅似乎一直都很体贴王春燕。



春燕立晓梅,晓梅停春燕

汶鱼不是淡水鱼

春梅①

在王春燕眼中,林晓梅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也许是小姑娘的外表和心性太具有欺骗性,让她总是不由自主 把人当孩子看。


买上一杯奶茶,再带一份卤肉饭,看着手机上林晓梅不断发来的信息王春燕有些无奈 


“饿——燕子姐你来了吗——”

“好好好,我买了奶茶和卤肉饭,已经快到了。”

“对了燕子姐,就是……我家来了客人,你能晚点来吗?”

“怎么了?你不是很饿吗?”


那边迟迟没有回消息,王春燕看了看马路对面的房子决定顺从晓梅的请求,选择在路口找个地方等待。


“那我再逛逛了?”

“谢谢燕子姐!”

这丫头,现在回的倒是挺快。


王春燕无奈的看着回过来的猫猫头表...

在王春燕眼中,林晓梅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也许是小姑娘的外表和心性太具有欺骗性,让她总是不由自主 把人当孩子看。


买上一杯奶茶,再带一份卤肉饭,看着手机上林晓梅不断发来的信息王春燕有些无奈 


“饿——燕子姐你来了吗——”

“好好好,我买了奶茶和卤肉饭,已经快到了。”

“对了燕子姐,就是……我家来了客人,你能晚点来吗?”

“怎么了?你不是很饿吗?”


那边迟迟没有回消息,王春燕看了看马路对面的房子决定顺从晓梅的请求,选择在路口找个地方等待。


“那我再逛逛了?”

“谢谢燕子姐!”

这丫头,现在回的倒是挺快。


王春燕无奈的看着回过来的猫猫头表情,手指点了点,收藏表情包。


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抬臂遮遮阳光,不知是不是晒太久产生了错觉,王春燕总能看到一个金色的身影在林晓梅家的窗后一闪而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王春燕脑海中呈现。


不会是他吧……晓梅说的“客人”难道是……

难怪她不让自己去。


两人在等待期间有一搭没一搭的发消息,林晓梅对“客人”只字不提,王春燕也不急,就是陪着她聊天

“别饿坏了呀。”

王春燕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


直到大门打开,阿尔弗雷德走了出来。那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国家看到了王春燕,他的眸中满是骄傲。

“Hero一定会赢的!”擦肩而过时,她听见了这句话。

看着美国人欢呼着跑远的身影,王春燕抿嘴什么也没说。


“燕子姐你快进来,外边太热了!”林晓梅开门拥着人进屋,张罗着擦汗喝水,王春燕也任由小姑娘照顾。


“你……看着了?”林晓梅拿过奶茶和卤肉饭,犹豫着开口。

“你呀,别跟美/国那么近。”

“可这是上司安排的。”

“你……”

“诶呀,老师也总这么说。”


林晓梅坐在沙发对面,咬着吸管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我也想回去,就像濠镜他们那样跟老师待在一起。”

“别哭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别饿坏了。”

王春燕赶紧把卤肉饭拿出来放在她面前,看着林晓梅这样子心疼坏了。

心头纵有千言万语,听了这句话也顿时软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


愿意回来就好。


“这句话你要是跟王耀说出来,他也不至于整天发愁了。”

“我怎么好意思对着老师说出来啊,也就对着燕子姐你说说了。”

林晓梅装模作样的撇过头,打开卤肉饭准备吃。


王春燕笑了笑,起身做到林晓梅边上正对她的脸,两人抵着额头,看着对方眼睛。


“早点回家呀,湾湾。”

-暮苒-
“嘘🤫——这是小燕之间的秘密...

“嘘🤫——这是小燕之间的秘密谈话,不可以偷听噢?”

是画给列表的!XD

我发现我不用滤镜好一点

“嘘🤫——这是小燕之间的秘密谈话,不可以偷听噢?”

是画给列表的!XD

我发现我不用滤镜好一点

溏心蛋

考试期间的摸鱼堆一堆

米诞在肝了在肝了

p3英右预警

p5有很多组合友情向(没有cp向)


考试期间的摸鱼堆一堆

米诞在肝了在肝了

p3英右预警

p5有很多组合友情向(没有cp向)


今天依旧没有粮.北海(龟速爪巴更)
是典芬! 第一次画典芬娘塔呜呜...

是典芬!

第一次画典芬娘塔呜呜呜我不会呜呜呜(好吧这也是第一次画典芬……)

老早就开始画了但是因为各种考试联考竞赛给耽误了导致今天才搞完w……

是典芬!

第一次画典芬娘塔呜呜呜我不会呜呜呜(好吧这也是第一次画典芬……)

老早就开始画了但是因为各种考试联考竞赛给耽误了导致今天才搞完w……

南毒

发发杂图,马修海格生日快乐!!

还有异色子分娘好美

发发杂图,马修海格生日快乐!!

还有异色子分娘好美

萝卜叫沫沫

冷战娘短打,校园非国设


其实只是女孩子之间一个很可爱的小动作,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写了这么多。。


    夏天,天渐渐热了起来。


    体育课照常着,这节课练800米。


    绕着操场跑完两圈,就连阿尼娅和艾米丽这种体育“非人类”都有些气喘,叉着腰站在一旁调整气息。


    看到大家都跑完,体育老师吹哨,但直到第三次哨响,东倒西歪的同学们才慢腾腾聚到了一起。...


冷战娘短打,校园非国设


其实只是女孩子之间一个很可爱的小动作,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写了这么多。。



    夏天,天渐渐热了起来。


    体育课照常着,这节课练800米。


    绕着操场跑完两圈,就连阿尼娅和艾米丽这种体育“非人类”都有些气喘,叉着腰站在一旁调整气息。


    看到大家都跑完,体育老师吹哨,但直到第三次哨响,东倒西歪的同学们才慢腾腾聚到了一起。


    男女生以老师为中心,各围了半个圈。


    老师一手叉腰,另伸出一只手竖着指头,大声说着技巧、注意事项与存在的问题。


    女孩们站在树下,面朝着太阳。


    艾米丽皱着鼻子听着,然后悄悄地往阿尼娅那挪。一步,两步……到了!她有些兴奋的弯起了唇,孩子气的感到得意,然后心满意足地把头靠在了阿尼娅肩上,舒适地叹了一口气。


    阿尼娅的头发很好闻,有一股淡淡的冷香,和着刚运动完后散发的的一点点潮热。


    “要注意调整步伐频率……”体育老师滔滔不绝。


    艾米丽心不在焉地听着,却敏锐地感觉到阿尼娅愣了一下,然后把头靠在了自己的头上。


    她无声地勾唇,心软软的。鬼使神差的,蹭了蹭阿尼娅的脑袋。


    蹭完却有点紧张,虽说这没什么。她还是有点忐忑地抬起眼睛看向阿尼娅,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阿尼娅银白色的发丝拂得她的脸痒痒的,抬眸,却看见散落的发丝下,是弯起的浅红色的唇。


    阳光穿过枝稍,散落在二人身上,静谧而柔和。金色的脑袋和银色的脑袋靠在一起,阿尼娅也蹭了蹭艾米丽的脑袋,紫色眸子舒适地眯起,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咪。


    有同学无意间回头,看到身形亲密的二人心里隐隐觉得奇怪,可她们又好像本该如此。琢磨半天,一拍脑袋 : 哦,原来是阳光太灿烂太温柔,她们在发光。

我是咲既説哦

不想画了,脖子比例不对就这样吧

话说,电脑版lofter的滤镜在哪儿

后面一张本来是打算搞生草手书的,但画到后来发现我好菜了所以跑去练画技了(分明是咕了

不想画了,脖子比例不对就这样吧

话说,电脑版lofter的滤镜在哪儿

后面一张本来是打算搞生草手书的,但画到后来发现我好菜了所以跑去练画技了(分明是咕了

RBMKsenia
十字之丘的传说和现实 搞了个立...

十字之丘的传说和现实


搞了个立娘

十字之丘的传说和现实


搞了个立娘

言吾Q

【极东姐妹】星月夜•初见(1)

国设

想写点可爱的大龄女孩子(/ω\)

本田樱的自称看了看好像都用的小女,于是也就这么写了,不知道本家有没有给设定

主极东姐妹,微量极东组

元气少女王春燕×腼腆妹妹本田樱

———————————————————

“樱樱不要不理我嘛!”

类似这样的话在王春燕受本田菊委托照顾本田樱后经常能听见。


“在下恳请将幼妹暂时托于…呃…燕姐姐…照顾。幼妹着实有些不懂礼数,想来兄长和…和燕姐姐…应能教导好她。”本田菊带着本田樱前来那天就是这样说的,只是对于王春燕小时候逼着他喊的燕姐姐这个称谓说起来还是有些别扭。

“小菊客气什么呀,这就是樱樱吗!”王春燕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躲在本...

国设

想写点可爱的大龄女孩子(/ω\)

本田樱的自称看了看好像都用的小女,于是也就这么写了,不知道本家有没有给设定

主极东姐妹,微量极东组

元气少女王春燕×腼腆妹妹本田樱

———————————————————

“樱樱不要不理我嘛!”

类似这样的话在王春燕受本田菊委托照顾本田樱后经常能听见。


“在下恳请将幼妹暂时托于…呃…燕姐姐…照顾。幼妹着实有些不懂礼数,想来兄长和…和燕姐姐…应能教导好她。”本田菊带着本田樱前来那天就是这样说的,只是对于王春燕小时候逼着他喊的燕姐姐这个称谓说起来还是有些别扭。

“小菊客气什么呀,这就是樱樱吗!”王春燕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躲在本田菊背后的本田樱,她怯生生的探了个头看着这个被自己兄长唤作“燕姐姐”的少女。

“燕姐姐贵安…”本田樱的声音很小,但是王春燕还是听见了。

这孩子简直太可爱了吧!

不过向来爱玩的王春燕哪会管教导礼数的事情,本田菊说是交给王春燕照顾,实则她只是挂个名头,具体的事务还是王耀来安排。毕竟王耀总说她才是最该学学礼数的人。


王春燕难得有了玩伴,第二天抱着一只猫兴冲冲的跑进本田樱的院中。

那猫通体白色,远看倒像个雪团,只是背上有一块黑色的斑,细看倒还像个樱花形状。

王春燕为了跟本田樱打好关系,特地去后宫问了那些有公主的妃子们,小孩子一般都喜欢什么。

毕竟是当孩子母亲的人了,即使王春燕实际年龄不知比她们大了多少,看见活泼好动的她也总觉得像个小孩,耐心给王春燕讲公主们小时候喜好。

听闻公主们小时候都喜欢动物,不是树上的麻雀就是地上的小猫小狗。王春燕特地去寻了这只猫送给本田樱。


此时本田樱正因没有完成先生留的作业,眼看就要被打手心,碰巧听见了王春燕的“樱樱!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满脸尽是感激,期待有王春燕一来,先生就不好再罚她了。

结果先生没看见王春燕来,戒尺敲了敲桌面以示威严。王春燕一只脚刚过门槛,就被戒尺声吓了一跳,另一只脚被门槛绊倒了。

怀里的猫儿受了惊,直冲着先生奔去,动作连贯的跳上桌子,还挠掉了先生几根胡子。

先生当然不好对王春燕说些什么,打手心就此作罢,但是给本田樱的作业翻了三倍。


正被王耀训斥过的王春燕,漫不经心的回应了句“知道了,下次小心点。”后就又不知道跑去哪玩了。

过了好一会,她端着一个食盒从厨房里出来,脸上的妆还被厨房的油烟呛掉了不少,看起来像个花脸猫。


只是这也掩盖不了她的高兴,府里的人对于王春燕这副模样已经见怪不怪,虽然没亲眼见过但也曾多多少少听闻王耀小时候怎么宠的王春燕。

自诩为长兄的王耀诞生起就觉得自己该照顾好这个同根同源的妹妹。即便她与自己年龄一般大,至今却还是一副小孩子模样。造成这样与王耀小时候把什么好东西都先给王春燕,事事维护她是有必然关系的。

也不是没有皇帝跟王耀聊过这个问题,同样作为国/家的代表,王春燕是不是也该学学礼数,收敛小孩子心性,作为天下女子的表率。

王耀反问:“您说女子的表率该是什么?”

“那自然是礼数得体,贤惠淑良。”

“上阵杀敌,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不算表率吗?”

“这…倒也算,但是…如今天下太平,女子也没有什么上阵的机会。”

“那您说女子抛头露面不算表率吗?”

“自然如此。”

“卓文君当年与司马相如当街卖酒,还更是于闹市洗刷酒具,但她同时也是青史留名的才女。您说如此勇敢又智慧的女子不算女子表率吗?”

这位皇帝一时也辩驳不过,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王耀一直觉得,自己与王春燕同根同源,既然作为长兄,就该为王春燕承担一些责任,谁叫他是自己的妹妹。自己和她都是国/家象征,她只需象征盛世安康即可,余下的风雨他来扛。

他希望自己的妹妹,唯一的亲人,能过的不像他一样辛苦。成为国/家意识体不是王耀选择的,但他可以选择让王春燕过上像寻常人家女孩一样的生活。


端着食盒的王春燕敲起来本田樱的院门,喊着:“樱樱,不要不理我嘛!我又给你带了好东西!”

门内传来本田樱的声音:“燕姐姐改日再来吧,小女今日身体不适。”

眼看着大门走不通,王春燕重拾她年少时逃课练出来的翻墙技术。

只是太久没翻,而且一只手在护着食盒,更别说本来想借着墙内的树过去,结果反倒被树枝勾住了衣服。

随着布料撕裂的声音,王春燕以脸朝上的姿势摔在了地上。

起身却看见本该是身体不适的本田樱,正拿着一根草逗猫,愣愣的看着王春燕,似乎没想到她还能从这条奇特的道来。

“燕姐姐,要不您先换身衣服。”本田樱端详了一下袖子被扯破,衣服上还粘着灰尘的王春燕说。

王春燕看见本田樱,早就忘了她之前说自己身体不适的事了,端着食盒就到本田樱面前:“樱樱,这是我亲手做的桃花酥,算是给你赔罪了。这可是我第一次下厨!”

王春燕的衣服有些损坏,脸也像个花猫,头发也乱蓬蓬的,只有那盒桃花酥完好如初还冒着热气,想来是王春燕特意护住了它。

本田樱看着王春燕脸上的骄傲和卖相看起来不错的桃花酥,心想燕姐姐的手艺该是不错的。于是拿了一个桃花酥放入口中。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吃!”

“大唐的桃花酥怎么有点像白面馒头…燕姐姐,您是不是忘放糖了?”

一阵沉默之后,王春燕突然笑了起来,本田樱许是受到这笑容的感染,也轻声笑了起来。

这场初见的闹剧就以少女们在庭院中银铃般的笑结束。

但她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碎碎念:

关于本田樱为什么会借口身体不适不见王春燕。

我设定这时候的小菊和樱樱年纪都不大。小菊虽然也和樱樱同一时间出现,但是长的比樱樱快而且也更成熟一点。

樱樱这时候差不多是还没有完全褪去稚嫩的少女模样,前面也说了在小菊看来她不懂礼数,其实是跟王春燕一样小孩子脾气,只不过比起王春燕来说脾气更小,而且会用借口掩饰自己还对于王春燕害自己多写了三倍作业耿耿于怀。燕燕就不会找借口了。

但燕燕也不是没有情商,就是被王耀宠的至今跟小孩子一样喜欢玩,比较活泼,但是也不记仇,对于什么都很好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