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

5251浏览    24参与
本田菊激推bot

不适合,就硬出   不会画,就硬画

(草)

不适合,就硬出   不会画,就硬画

(草)

乔瑟夫的围巾

-Давайце пажэнімся


前幾天試的白鵝妹妹!

-Давайце пажэнімся


前幾天試的白鵝妹妹!

辣条削面
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莎,唱着喀...

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莎,唱着喀秋莎,搂住娜塔莎。


这个露露画的时候眼镜真的太小布尔乔亚了23333

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莎,唱着喀秋莎,搂住娜塔莎。


这个露露画的时候眼镜真的太小布尔乔亚了23333

秦苍蚀

文艺复兴的白俄。

我紫瞳挂了才换的蓝的  不要骂我呀。

文艺复兴的白俄。

我紫瞳挂了才换的蓝的  不要骂我呀。

小扛小扛,不会发糖
白俄罗斯超模tanya 我用t...

白俄罗斯超模tanya


我用tanya的照片整了个刘海+蝴蝶结,再换了瞳色,整个儿就,娜塔莎内味。

白俄罗斯超模tanya


我用tanya的照片整了个刘海+蝴蝶结,再换了瞳色,整个儿就,娜塔莎内味。

小扛小扛,不会发糖
去年还是前年的场照了,旁边是我...

去年还是前年的场照了,旁边是我的师妹cos的罗莎。

去年还是前年的场照了,旁边是我的师妹cos的罗莎。

小扛小扛,不会发糖
“娜……娜塔莎?可以笑一笑吗?...

“娜……娜塔莎?可以笑一笑吗?”
“不要。”
“就拍一张,或许我会@布拉金斯基先生!”
“……可以。不要加乱七八糟的表情!”

托里斯在娜塔莎暴走的边缘大鹏展翅并表示娜塔莉娅真可爱呜呼。

“娜……娜塔莎?可以笑一笑吗?”
“不要。”
“就拍一张,或许我会@布拉金斯基先生!”
“……可以。不要加乱七八糟的表情!”

托里斯在娜塔莎暴走的边缘大鹏展翅并表示娜塔莉娅真可爱呜呼。

泰国来华友人

  “娜塔莎有两条漂亮的腿,肌骨紧绷,堆砌着布雷斯特的深雪,肌肉的线条流于两侧,是原野猎豹的矫健美丽。这样的两条腿,横陈在高叉礼服外是诱人名伶,裹进芭蕾舞鞋的缎带里是振翅天鹅,然而也可以绑上手枪插上匕首,在沙砾火光里蛰伏。”

  “娜塔莎有两条漂亮的腿,肌骨紧绷,堆砌着布雷斯特的深雪,肌肉的线条流于两侧,是原野猎豹的矫健美丽。这样的两条腿,横陈在高叉礼服外是诱人名伶,裹进芭蕾舞鞋的缎带里是振翅天鹅,然而也可以绑上手枪插上匕首,在沙砾火光里蛰伏。”


梓荞

那时候,王耀觉得,他救下的小毛子是那么的纯真可爱,天真烂漫。
 

养大之后

耀:老子他妈当初就应该让你和你妹结婚去!两兄妹全他妈一个样!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我不配使用老福特)

那时候,王耀觉得,他救下的小毛子是那么的纯真可爱,天真烂漫。
 

养大之后

耀:老子他妈当初就应该让你和你妹结婚去!两兄妹全他妈一个样!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我不配使用老福特)

-光与影-

我屯不住了,都是点图。

打tag好累啊(´;︵;`)都是意念打的不知道有没有错【……】
(顺便乌姐的我尊滴不知道全名)

我屯不住了,都是点图。

打tag好累啊(´;︵;`)都是意念打的不知道有没有错【……】
(顺便乌姐的我尊滴不知道全名)

小扛小扛,不会发糖

白露/预告。

冬妮娅带着冷冽的寒风,踏进了泛着迷离烛光的昏暗房间。
  布拉金斯基少爷——她的弟弟,坐在暖炉边轻轻地哼着歌。火光把他的侧脸描绘出一层妖冶的红,映衬着他上扬的嘴角,像是温柔的撒旦。
  他抬头看向冬妮娅,“姐姐,外面应该在下雪吧。”
  语气是孩子一样的天真软和。
  冬妮娅看着他笼罩着朦胧雾霭的紫色眼睛,强定心神才没有被表面的纯真迷惑,“嗯,圣彼得堡都大雪淹没了。”
  她坐在火炉边把手套摘掉,看着披肩上的残雪融化为水流入地毯。
  伊万拉开一点帘布,“真想让娜塔莎也看看雪呢。”
  “谁?”
  “娜塔莎呀...

白露/预告。

冬妮娅带着冷冽的寒风,踏进了泛着迷离烛光的昏暗房间。
  布拉金斯基少爷——她的弟弟,坐在暖炉边轻轻地哼着歌。火光把他的侧脸描绘出一层妖冶的红,映衬着他上扬的嘴角,像是温柔的撒旦。
  他抬头看向冬妮娅,“姐姐,外面应该在下雪吧。”
  语气是孩子一样的天真软和。
  冬妮娅看着他笼罩着朦胧雾霭的紫色眼睛,强定心神才没有被表面的纯真迷惑,“嗯,圣彼得堡都大雪淹没了。”
  她坐在火炉边把手套摘掉,看着披肩上的残雪融化为水流入地毯。
  伊万拉开一点帘布,“真想让娜塔莎也看看雪呢。”
  “谁?”
  “娜塔莎呀。”

东不麓

雪,针叶林,舞蹈终日不息

☆:很久没写东西了。最近忙的起飞。上篇露白【广阔】的续篇。很短。发生在很久以前和离开之后的故事。一直很喜欢露白给我的感觉
☆: 国王露X骑士白。
  如果能接受的话——祝愉——

————
  “我们不说很久以前了,我的娜塔莎。”老人用带着茧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头。她米白色的头发在阳光里微微泛金。

  “为什么啊,爷爷。”她抬头看着依旧是慈祥的老人。她眼里是澄澈的浅浅的紫色。总是让人想起哪些被深埋在地底矿洞里的水晶。凝视她的双眼总是能看见微微的亮光。

  “因为很久以前总是幸福的结局,而我们注定不会...

☆:很久没写东西了。最近忙的起飞。上篇露白【广阔】的续篇。很短。发生在很久以前和离开之后的故事。一直很喜欢露白给我的感觉
☆: 国王露X骑士白。
  如果能接受的话——祝愉——

————
  “我们不说很久以前了,我的娜塔莎。”老人用带着茧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头。她米白色的头发在阳光里微微泛金。

  “为什么啊,爷爷。”她抬头看着依旧是慈祥的老人。她眼里是澄澈的浅浅的紫色。总是让人想起哪些被深埋在地底矿洞里的水晶。凝视她的双眼总是能看见微微的亮光。

  “因为很久以前总是幸福的结局,而我们注定不会和他们一样。”
  老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女孩只是不解的盯着他。
  “娜塔莎,你要记住的只有一点。”他语速缓慢带着点沉重。
  “贪恋过欲就是苦海”风吹落了一片叶子,女孩伸手接住。叶片并不肥厚,浅薄而不完整,仿佛诉说着西伯利亚的悲凉。

  “一念清浅,烈焰成池。”

————
  娜塔莉娅第一次遇见伊万是在集市上,那时他还只是布拉金斯基王室的小王子,坐在高高的轿椅上。

 他的脸大半部分被从中国送来的绸子遮住,只露出双眼。那是只有王室才有的高贵的颜色。深邃的紫色,但和沉重的深海不同,那双眼里的紫色又是那么通透,仿佛给愿意去读他的人吐露一切。

“这感觉可真奇怪”她喃喃,“我仿佛能看见他的心告诉我他不喜欢坐在那儿被拘束,他···想要不被制约··而我,我居然想要他的愿望实现·····” 她有些局促,双手扯住自己的衣角,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有些不安。“娜塔莎,怎么了?”“我没事,爷爷,我们去买面包吧。”

 她回神,将自己的心思藏好。那时,年幼的小阿尔洛夫斯卡娅并不知道,她尝到的是爱情的滋味,是被爱神书写在诗中的浪漫的一见钟情爱情。年少轻狂时,相见误倾国。她也不知道她会为了那双眼睛付出一生去追随。

  日后的事先暂且不提,就现在,太阳的斜晖洒在街上,佝偻老人哼起歌谣,有人提着伏特加去拜访友人。 娜塔莎牵着爷爷有些粗糙的手往回看,布拉金斯基的小王子正好朝这边看过来。风吹来她的几缕头发被吹起。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

  她并不是鲁莽冲动的人,至少在与伊万相见之前,她还暗暗给自己鼓劲,娜塔莉亚可不是什么容易被美色误国的人。

 然而先前给自己做的心理工作在遇见他的一霎就自动瓦解崩塌。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的某一根弦被撩拨了一遍又一遍,在她空旷的心房里一遍遍回响。她曾经以为自己的内心会一直空荡荡的,永远不懂何为爱情。可就在和伊万重逢的这一天,心已经被他填满了。从这一头到那一头,里里外外,都被署名为伊万,伊万布朗金斯基。

  而且她在心中笃定,这一定不是第一次和他的第一次相遇。因为她是如此熟悉那一双眼睛,紫色的双眸。他们必定在很早以前就曾相遇,早到他还是一只飞鸟,早到她只是躲在云翳里的一粒尘埃,是漂泊在水上的浮萍。

 他们的相遇是注定的,久别重逢。

----------------------------------------------------------------------

也许是她怕了真的动情。否则怎么会在舞会后选择离开。十多年来的相处早就使她对那个有着凉薄眸子的人熟悉到骨子里。他似乎就是她骨子里的沉香。日日烧灼深入她的骨髓。

  若是他真的对谁动了心的话。那他就不能达成他的大愿了。斯拉夫是伟大的民族,他的夙愿便是能让人民能有一天去到温暖的南国。那里有厚厚的叶片,有
消融冰雪后生机勃勃的土地。南国是彩色的,那些多出的色彩,在厚重的西伯利亚的土地上是没有的。

  你看,她的王是多么的伟大。能令她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可正因如此,她不能和他在一起。

像他那样的人。若有情执,必将陷入软弱吧。

  于是她在心里默默下了决定。不会后悔。因为,昨夜的星辰已经刻在她脑海里了。那是永不褪色的,冰原上的星星。

——————————————————————

   “那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从此没有谁像我一样发誓誓死守护你。我也希望你从此没有任何苦痛没有任何困扰。大路通顺”

——————————————————————

阳光通过针叶林的缝隙印在森林有点软的泥土上。从鞋底传来的寒意中意外涌出几分暖。

天上纷纷扬扬飘起了雪。她却情不自禁的在林中起舞了。那是决定好了后的洒脱。

  年轻的娜塔莉娅穿着昨夜舞会的裙子,一遍遍在孤寂的森林里重复昨日的良辰美景。直到月亮再次爬上天幕。她一直舞到了冰湖边。

  她终于停下了舞蹈,脚踏上被永久冰冷的湖面。向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哼唱着佝偻老人的歌曲,那是他们初见时的声音。

  她一直走到双腿失去力气跌坐在湖面。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头上辽阔星空。于是她将自己蜷缩起来,靠在冰上。仿佛靠在她的王的胸膛上。

  她仿佛回到了很早以前和他相遇,早到他还是一只飞鸟,早到她只是躲在云翳里的一粒尘埃,是漂泊在水上的浮萍。

  而这次她将长久的在他的怀里睡去,这场美梦无人打扰,唯有群星默默的记录着,书写着一个童话一样的故事。

——————————————————————

“娜塔莎靠在她爱人的怀里睡着了,而她的爱人不会离她而去。他的伊万搂着她,在她唇上烙上一个吻。然后日月星辰一同闭上了眼睛”

——————————————————————

“我们不说很久以前了,我的娜塔莎”

“因为你已经拥有了你想要的所有”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