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婊里婊气

300浏览    8参与
姜眠

《海盐》原创gl校园救赎06

窒息吗?那种临危时刻满脑子除了她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像肆意汹涌的洪水一样令人窒息。

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受×家里穷三观正校霸年下攻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两个烂人互相救赎的故事


⚠文笔不好,纯属热爱

06   溺

    “实在不好意思,东西和医药费我们都会赔偿的。”一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少女站在她父亲的旁边,对着黎晏道着歉,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让人我见犹怜。


眼前的少女是黎晏的同班同学,叫乔柔柔,是为数不多能让黎晏有印象的,因为班级里真的是哪都有她,无论是跟同学们炫耀自己日常的优越生活,还是同时跟...

窒息吗?那种临危时刻满脑子除了她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像肆意汹涌的洪水一样令人窒息。

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受×家里穷三观正校霸年下攻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两个烂人互相救赎的故事


⚠文笔不好,纯属热爱

06   溺

    “实在不好意思,东西和医药费我们都会赔偿的。”一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少女站在她父亲的旁边,对着黎晏道着歉,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让人我见犹怜。


眼前的少女是黎晏的同班同学,叫乔柔柔,是为数不多能让黎晏有印象的,因为班级里真的是哪都有她,无论是跟同学们炫耀自己日常的优越生活,还是同时跟好多个男生保持暧昧,八卦女生们吃的瓜里,总是缺不了乔柔柔的,活脱脱像朵已经凋零却斥满骄傲的红玫瑰。


只是她现在衣着朴素,跟平时招摇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倒像极了弱柳扶风的小白花,让黎晏差点没对上号。


乔柔柔低头盯着桌面,表面风轻云淡,可心里早就慌了,还没换下的校服和胸牌足以证明这就是自己的同班同学黎晏,不过黎晏不是有黎氏的背景吗,干嘛还来这种小便利店体验生活??


乔柔柔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想起黎晏刚见自己时有点诧异的瞳孔,乔柔柔就敢肯定黎晏肯定是认出她来了,那自己假装富有扮虎吃猪的事不就被人抓住把柄了,要是黎晏在学校里说了......那自己的虚荣心就会被彻底披露出来,还怎么在一个贵族学校混......


想到这乔柔柔的眼神不由得狠厉起来,她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目光上移盯上黎晏,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


“把钱赔完,罚款交了,还得拘留几天接受批评教育...现在就跟我们走吧。”警察准备带走那位中年男人,乔柔柔可怜不舍地跟警官说想跟她爸说最后几句话,他们就在外面警车旁边说了几句话。


“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要去偷东西?!把人给伤了,还得让我给你处理烂摊子!”乔柔柔扯下伪装的皮,眼神语气皆是凶狠和丑陋的模样。


“还不是你最近一定要买那个价格不菲的书包,我...我手头紧......再说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就这次碰见眼睛这么尖还不要命的疯子。”中年男人此刻也有点后悔。


“就知道给我惹麻烦......”乔柔柔瞪了他一眼,不带任何情感,冷淡地转身离开,可嘴里分明还嘟囔着什么。


像毒蛇不怀好意地不停吐露信子,在暗处思考着如何笑弄即将入腹的猎物......



晚上黎晏回到家洗澡,就把厚重碍事的绷带拆了,可碰到热水的一瞬又痛得下意识缩手,她停住了动作,小小的沐浴间里除了喷洒而下的花洒声,还有她微弱的呼吸声。


她抬起那只受了伤的左手,观察着自己手心里那道狰狞的伤口,这道伤口长又深,不停涌出的血才堪堪止住,狰狞丑陋得像他们的嘴脸。她闭上眼,把头移到花洒下,任水流从她的头上冲下......刚刚冲上去握住刀刃的时候还以为可以不要命了,没想到...那一刹脑子里竟然全是那个笑容,携着全世界阳光和明媚的笑容......这种想法从她脑中闪过,就像此刻肆意没过她眼鼻嘴,泛滥不止的水流一样令人窒息。


百如一日,黎晏还是照常去上学,只不过等大家看到黎晏左手上厚重的绷带后,又会出炉什么新鲜的校霸传说故事呢?


黎晏依旧从教室后门进来,不过与往常不同的是,她一踏进来所有同学的聊天声议论声都戛然而止,甚至还有不少人转头看向黎晏,瞥一眼的眼神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黎晏搞不懂,也懒得搞懂,与往常一样懒散地坐到了自己座位上。


直到早自习只剩那点令人心痒的分秒,安静的自习被敲门声打断,紧接着教导主任一脸严肃地出声:“黎晏同学,出来一下。”

姜眠

《海盐》校园gl连载小说(救赎)03

家里穷三观正校霸攻×婊气贵气富二代受

互相救赎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顾海媚找到了这条不归路的唯一一堵断崖,果断翻身下跃,却未成想看到了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03  断崖

顾海媚是顾家的私生子。


她就像个错误,不该来到这世间的错误,用顾北山正妻的话来说。


她的生母曾经是顾北山的小秘书,顾北山和正妻正值矛盾冷战,为了有人可以陪伴他的空虚寂寞,而盯上了姿色不差的秘书,以前攒好几个月工资才能买到的香水手袋,现在轻易就能得到,她的生母尝到甜头,自然要抓住这种机会。


为了能踏足顾家,为了普通人穷尽一生也难以拥有的权力财富,顾海媚就这么出生了,怀抱...

家里穷三观正校霸攻×婊气贵气富二代受

互相救赎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顾海媚找到了这条不归路的唯一一堵断崖,果断翻身下跃,却未成想看到了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03  断崖

顾海媚是顾家的私生子。


她就像个错误,不该来到这世间的错误,用顾北山正妻的话来说。


她的生母曾经是顾北山的小秘书,顾北山和正妻正值矛盾冷战,为了有人可以陪伴他的空虚寂寞,而盯上了姿色不差的秘书,以前攒好几个月工资才能买到的香水手袋,现在轻易就能得到,她的生母尝到甜头,自然要抓住这种机会。


为了能踏足顾家,为了普通人穷尽一生也难以拥有的权力财富,顾海媚就这么出生了,怀抱着这世间最丑陋难堪的欲望。


她被生母当成棋子,一颗助她踏进豪门最大的棋子,她被教了九年,如何看人脸色如何攻人心计…


当她九岁踏入顾家大门的时候,发现这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唯独没有真心一颗。生活好像天翻地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当年顾氏董事长的位置顾北山才刚坐上,为了快速博得董事会的支持,此刻的他不能有一点风吹草动,不然则全盘皆输。


所以就对外宣称顾海媚是自己老来得子,是顾家最受宠的老幺,只是身体不好出生后就一直修养在国外。


介绍会一开,顾海媚的身份就容不得质疑了,所有深处欲望和不屑的叫嚣都被压在了祝贺的话语和酒杯边的碰撞上。


而顾北山的正妻虽不满,把继承权护得像母鸡护小鸡一样,从不给顾海媚一个正眼,但戏一旦开始,就得演下去。


那天无意间听到,自己那已经被生母精美包装好的棋子人生,那种一眼就望得到底的人生。顾海媚找到了这条不归路的唯一一堵断崖——当个烂人,自甘堕落,就相当于自动放弃了顾家的继承权,让她再也没法踩着自己上位。


她平静地躺在床上,平静剥开自己藏在身体最深处的伤口,发现里面竟是黑色的,那种痛掩藏在黑暗麻木中,肆意地张牙舞爪着。


不就是令万千人都争破头的权力财富,荣华富贵吗,你想得到,那就毁在我手里好了,顾海媚想着。




次日的阳光明媚的出奇,打在顾海媚张扬的红发上像是会发光,顾海媚穿着自己改过的v领贴身校服衬衣,从校门口慢悠悠地走进去,故意将校服外套换成自己的薄荷绿卫衣外套,红配绿的色彩在她身上亮的很,自带的气场让人以为今天的太阳是为她而升的,不知道她是在炫耀一头柔顺的红发还是炫耀新款的潮牌外套。


“喏,给你带的海盐味,你还真挑,其他味儿的都不要。”一进教室宋酪就递给顾海媚一瓶水,接着问她:“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老是爱偷窥女生裙底的张家公子哥了?”


顾海媚拉开自己的座位椅子,拧开海盐味的水往嘴里送,清爽在唇齿间溢开,带着盐味的小分子在嘴里爆破开,给沉闷的初夏一点凉意。

“哪位...?哦~你说那个垃圾啊,怎么了吗?”


“他早上的时候来找过你,好像是仗着自己家跟你家有些生意来往,他想找你帮忙报复个人。”宋酪接着说道:


“黎晏,你应该听过吧,就在隔壁班,学习垫底可特别会打架,好像是有黎氏背景,所以老师也没法把她怎样。”


“黎氏...?她亲口承认的?”顾海媚反问道。


“...那倒没有,谁上赶着去问这种问题啊,好像是有同学从教导主任那听到的。”宋酪回忆了一下,摇摇头。


“别管她是不是,姐姐我为什么要去帮那个人渣,他疯了还是我疯了。”顾海媚觉得那位姓张的有点可笑。


“哟,这时候我们顾大小姐怎么又不是烂人一个了...?”宋酪知道她昨天被接回去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此刻打趣她道。


“我是烂人,就该看着姓张的那位怎么自讨苦吃。”顾海媚简单粗暴地一踢前桌的椅子,“啧,上课了,扭过头去。”


“黎...晏......”


过了许久,顾海媚又低声用气音念了一遍黎晏的名字,她不是没有印象,那位公子哥第一次猥亵女同学的时候被她撞见了,当时她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一时不知道该看戏还是该出面制止,自己不会打架,想制止就只能靠刷个顾家的脸,这种事没有证据,没法抓就没法彻底制止,顾海媚也讨厌做个不求回报的烂好人。


正纠结的时候,就听见男生痛苦的一声惊呼,她踮起脚望一眼,那个扎着高马尾的侧脸和带着怒气的漂亮眼睛就一下闯入眼眶,顾海媚只觉得她傻的可以。


但就那一眼,像是幅画印在脑海里,顾海媚怎么都没能忘掉。

姜眠

《海盐》原创校园gl救赎文02

会打架学习差家里穷三观正年下攻×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妩媚明媚受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互相救赎的故事


⚠文笔警告


顾海媚烂人一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02  烂人

“老爷,那个...没接到小姐,她好像压根连晚自习也没上。”


“什么?!赶紧,去附近的酒吧什么的找,一定要把她给我抓回来!”


强劲的鼓点,绚丽闪烁的灯光,喧嚷的人群忘我地舞着,就算在角落也充斥着酒杯碰撞的清脆声音。


高台上站着一个与这迷乱氛围不符的女人,她不似人潮中的迷惘堕落,充满了自信和美,像领导者般调动活跃着全场的氛围,华贵夸张的短款皮草,身上高定的亮片短裙像是...

会打架学习差家里穷三观正年下攻×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妩媚明媚受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互相救赎的故事


⚠文笔警告


顾海媚烂人一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02  烂人

“老爷,那个...没接到小姐,她好像压根连晚自习也没上。”


“什么?!赶紧,去附近的酒吧什么的找,一定要把她给我抓回来!”


强劲的鼓点,绚丽闪烁的灯光,喧嚷的人群忘我地舞着,就算在角落也充斥着酒杯碰撞的清脆声音。


高台上站着一个与这迷乱氛围不符的女人,她不似人潮中的迷惘堕落,充满了自信和美,像领导者般调动活跃着全场的氛围,华贵夸张的短款皮草,身上高定的亮片短裙像是美人鱼的鳞,随着灯光的变换映出迷幻的色彩,勾勒出姣好修长的身形,通身都写满了贵气。


一头亮眼的红色长发被她甩的好看,一点也不跟俗气挂钩,虽掺杂着两三片掉落的气氛纸,但丝毫不影响这人周身明媚热烈的外放气场。


她玩累了在卡座一坐,翘起二郎腿眼睛就开始到处流连,而她身边一个打扮华丽乖张,一看也是个富二代的女生跟她说:“顾大小姐,你家老爷子可是满世界找你呢。”


“Whatever...所以宋酪,姐姐新染的发色怎么样...不用说都知道美,走跟我去那边玩玩儿呗。”红发女生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好像根本没在听人刚刚说了什么,宋酪似乎也习惯了她这种性格,点点头跟她走了。


所以当管家好不容易得到消息找到他们家小姐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一瓶又一瓶的威士忌被打开整齐地放在他们家小姐的面前,她站在桌子前抱着胳膊,眼神里带着不屑和事不关己的看戏,一个男人坐在桌子对面,满脸通红的对着瓶吹。

    

“对,就这样,全都喝完,这钱就都是你的。”她从手包里随手拿出一厚摞钱往桌上一砸。那男人还想再说点什么喉咙却被酒灼得说不出。

   

 “以后玩不起就别玩,竟惹得我们顾大小姐生气。”她周围的好几个人帮她说话,都是认识她是顾家老幺,她赶紧扬手制止,不想跟眼前男人过多废话。

  

  “听好了,我顾海媚烂人一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她微微弯腰眼神对上意识已经混沌的男人,上扬的眼尾似是挑衅似是轻蔑,尾音被拖长,显得性感又浑身是刺,撂下这句轻飘飘气死人的话,顾海媚转身戴上最新款的墨镜,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了。



“小姐,上车吧,老爷他很着急你啊。”管家带着几个保镖在门口堵着顾海媚,保持着请的姿势。


顾海媚将墨镜下移,露出一双眼睛化着精致的眼妆,眸子却清透明亮得很,又因为上挑的目光,添了几分媚色,她的眼波转了几转,最后停在来接自己的豪车上。


“不好意思了,你今天开的不是宾利,我不想坐。”顾海媚以为自己提了无理要求然后可以一走了之,往右一步,错开管家,没想到管家紧跟着她移了一步,请的手势示意她往后看,顾海媚一转头,一辆宾利慕尚就缓缓从后面开出来,管家请的手势依旧,却带了几分强迫的意思。


顾海媚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开口道:“不,我改变主意了,今天的我更想坐劳斯莱斯。”


她就站在原地等,果不其然,管家一番示意后,那辆劳斯莱斯就如她心意地开出来停在那,“小姐,老爷要接您回去,别让我们难做啊。”管家像感觉不到累一样保持着他的恭敬。


“诶,我就想知道,你是猜到了,还是把车库里的车全都开出来了?”顾海媚靠近他耳畔问,又觉得自讨没趣,不等他的回答,就兀自转身坐上了车。


“呲...”刺耳的声音划破汹涌表面本就不存在的平静,“你...你看看你弄得头发,像什么样子?!你还是个学生,外面人会怎么看你,怎么看我们顾家?!”顾老爷子气的不轻,将手边一个随手摸得到的茶杯摔向地面。


“千万别这么说,您是关心我还是关心顾家股份走势,您心里不是清楚吗?”顾海媚也像没感觉到他的怒气般。


被戳破面具的顾北山也不恼,反而讽刺道:“我为顾氏着想有错吗?!也不知道你这副混样像谁,我当初就不该接你来顾家...”


“挺像的,我跟你们顾家一帮人都挺像的,尤其是您,都不是什么好人......哦不,我起码真实,可你们还要披层伪善的皮。”


顾海媚打断大段无用的说教,也不示弱的讽刺回去,脸上没有一丝难过,反而笑嘻嘻地提醒着顾北山当年做的好事。


“如果能选,我可不想再跟顾家扯上任何关系。”顾海媚这句话像是在嘲笑自己,可音量刚好能让顾北山听见,一下又把顾北山的火给点燃,老爷子刚想再摔点什么,顾海媚就及时提醒他:“您左手边儿的,那个贵,摔起来清脆好听。”



题外话:要是问顾海媚为什么大晚上要带墨镜的话…

她大概会说:“不是怕天太亮,而是怕我太靓,得把我的闪耀遮住才行呢。”

姜眠

《海盐》原创校园gl救赎文01

两个烂人互相救赎的故事

学习差家里穷三观正会打架年下攻×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富二代受(可能有点不符,毕竟我也不是富二代)

沿用了@夏洛克的基佬紫衬衫 这位大大的人设并稍加改编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文笔不好,纯属热爱

⚠不定期更新


她独钟那一种草莓口味的爆珠


01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别再这么做。”


黎晏将身后女生护住,烦躁地单手解开校服衬衣的第一颗扣子,冲上前一个过肩摔将面前猥琐又油腻的男生狠狠摔在地上。


本就是图个清净才躲掉晚自习,来学校角落里的秋千上坐会儿,却没想到又让她碰见企图猥亵女同学这种事,还不是第一次了,黎晏记得上次...

两个烂人互相救赎的故事

学习差家里穷三观正会打架年下攻×光鲜亮丽婊里婊气富二代受(可能有点不符,毕竟我也不是富二代)

沿用了@夏洛克的基佬紫衬衫 这位大大的人设并稍加改编

攻受可逆,看你喜欢

⚠文笔不好,纯属热爱

⚠不定期更新


她独钟那一种草莓口味的爆珠


01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别再这么做。”


黎晏将身后女生护住,烦躁地单手解开校服衬衣的第一颗扣子,冲上前一个过肩摔将面前猥琐又油腻的男生狠狠摔在地上。


本就是图个清净才躲掉晚自习,来学校角落里的秋千上坐会儿,却没想到又让她碰见企图猥亵女同学这种事,还不是第一次了,黎晏记得上次这个欺软怕硬的公子哥就被她揍过一顿。


她语气有些不耐烦,把狠劲都藏在了动作里,男生被摔得浑身抽搐,哀嚎了几声,用手抹抹嘴角的血,努力爬起来说:

“你...你就是黎晏...?”


她没回话,只是此刻望向男生的漂亮眼睛里,深不见底,“呵我管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堂堂张家大......”男生话还没说完,就被看不清速度的几拳再次打倒在地。


“还有力气讲话...?”这下男生彻底倒在地上,看着黎晏即将离开的背影,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坏我好事...你就不怕...我告诉我爸,打压你家...不让你家好过...”


黎晏连看都没看一眼,用手提着校服外套,随便甩在肩上,嘴中嗤笑一声“呵,好啊。”然后大步准备离开。


突然校服被旁边女生拉住,她好像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怯怯懦懦的声音闷在嘴巴里:

“不...不要告诉其他人...我被......拜...拜托了。”

黎晏斜眼看了她几秒,瞬间觉得自讨没趣,一抖校服便走了。


刚刚男生威胁的话她听清了,只是她孑然一身实在没什么好怕。


父母在黎晏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一场大火,把她的童年和家人葬在了一起。


她的父亲本就是黎氏一大家子里最不受待见最没出息的,因为从小就没有那种对权力分杯羹的心,他的梦想是开间面包店,所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搬出去了,甚少与本家联系。

只有逢年过节,餐桌上人皆炫耀的时候才得一聚,而他也只是安静待在角落里不怎么吭声。


就这样一个废物的孩子又能如何呢,黎家顶梁柱的大姐二哥都这样想,几个大人好像没把她父母的死当回事,在灵堂上给外人做完戏后,关起门就开始推脱吵闹。


小小的黎晏安静地站在一旁,被当成皮球一样到处踢...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还要挨打挨饿,她只想逃。

好不容易等到她长大了些,他们就赶紧把她塞到学校,给她一间不算大又偏僻的房子和一笔钱之后,仁至义尽,就再没管过她。


黎晏压着晚自习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从教室后门走进来,直奔最后一排自己的独座,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就感觉脑子里嗡嗡的,乱的很......要是谁那么有本事真能把黎氏搞垮就好了,黎氏家大业大,如今名下公司产业涉及面很广。


自己还是他们动用关系才进这所贵族学校的,因为年龄还不到高一却被塞进了高二,就因为高二的教导主任是个老熟人,方便操作,呵。她闭着眼自嘲地想着。


直到一双手拍拍她,温柔又小声地喊醒她,“黎晏同学,已经放学了...那个...该回家了。”她才发现她睡了一节晚自习,教室里都已经没人了。


她看着眼前比较温和又带着一丝怯意的女班长,想起来班长是为数不多敢跟她搭话并且很关照她的人了,虽说关照是单方面的,黎晏多半都不领情,因为黎晏不明白,这难道是因为班长的班级荣誉感和集体感...?


“哦,那个谢谢......谢谢苏班长”黎晏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姓苏,还不记得名叫什么。


“苏桐,看来黎晏同学还没记住呀。”她也不恼,只是又将自己的名字说了一遍。黎晏不想再过多浪费时间,因为班里同学的名字大多都没记住,对她来说也不重要,于是提起书包就往外走。


“诶,那个...再...再见。”黎晏走的很快,连班长小声的道别都没听见。


黎晏平时都是骑自行车上下学,她把自行车锁好在院里,爬到顶楼阁楼,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屋子,尽管屋子很小又朴素,可她安心。将疲惫和烦闷随着死板的衬衫衬裙一起摆脱掉,换上自己宽松的圆领体恤运动裤。


当天台上清爽冷冽的风灌进衣领的时候,方圆百里就只她一人,除了耳边呼啸的风她什么也听不见,这才是黎晏一天中最平静、清醒的一刻。


她用打火机点了一支草莓爆珠,吐出的白烟顺着逆向的风被拍在脸上,是清新的草莓味,嘴里有些甜得发腻,黎晏却独钟这一种味道。


  

叶子

管尼玛呢

yygq全员泥塑,走婊里婊气,直球风。

如果有被其中的内容内涵到那算你倒霉🙃

某幻看着微博上铺天盖地的黑料,用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手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转过头来戏谑的说:“这年头的时尚圈都必须是单身吗?还有智障叫我老实给前辈让位?那可不巧了,我偏不!”

旁边的boy将头发撩到耳后,偏过头来看了眼留言笑着说:“可不是吗?长得好看就是潜规则上来的,只要在互联网上有出名度的不就是捞粉丝钱吗?解释的话,就叫嚣着我们捧了你这么久,为你花了多少钱?怎么还不准我们这些粉丝要求一下。”

花少北走到镜子前,用手提起裙角转着圈圈,微仰着头,满意的看着镜中人完美的下颚线“怕什么?不过就是一群嫉妒我美貌和人气...

yygq全员泥塑,走婊里婊气,直球风。

如果有被其中的内容内涵到那算你倒霉🙃

某幻看着微博上铺天盖地的黑料,用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手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转过头来戏谑的说:“这年头的时尚圈都必须是单身吗?还有智障叫我老实给前辈让位?那可不巧了,我偏不!”

旁边的boy将头发撩到耳后,偏过头来看了眼留言笑着说:“可不是吗?长得好看就是潜规则上来的,只要在互联网上有出名度的不就是捞粉丝钱吗?解释的话,就叫嚣着我们捧了你这么久,为你花了多少钱?怎么还不准我们这些粉丝要求一下。”

花少北走到镜子前,用手提起裙角转着圈圈,微仰着头,满意的看着镜中人完美的下颚线“怕什么?不过就是一群嫉妒我美貌和人气的人,我有钱长得美,还幸运怎么了,一群loser而已,呵呵哒。”

某幻她们可以说是时尚圈的一股泥石流了,某幻和花少北今天的第一次出场,就是在杏莲的134周年由老爷子亲自操刀的秀上。消息传出去的时候,各家的模特都没什么好脸色。粉丝纷纷叫嚣说两个新人有后台,踩着她们这些前辈上位。

更是有人在走秀结束后的采访上公开diss两人,话里话外都暗指两人和高层关系不当。媒体可以说是高兴极了,这料可是一次比一次足啊,先是历史名牌的御用设计师公然出柜再是两名模特被时尚圈众人嘲笑潜规则上位,这次的点击又要再创新高了。

某幻出来后刚好撞见了,拉着花少北走过去,短短一条路硬是走的风情万种。“前辈,真是不好意思啊,都怪我们不懂事抢了你们的风头,毕竟前辈都没剩几年的时间可以走秀了,我们还年轻,真是不好意思”某幻撩着头发对前辈抱歉地笑了笑,花少北急忙补充道:“对对对,都是我们不懂事,也怪老天爷偏生给了我和某幻这么好的身材和容貌,抢了前辈的名额真不好意思。”两人一同给面前的女人鞠了三躬。

前辈咬了咬牙,才维持住自己的笑容,笑着只说没关系。等到记者和两人走后,脸一下垮了下来,“不要脸的碧池,来向我宣威。”

花少北边走边回想着自己的成果,哼着不成调的歌,翘着二郎腿回复着微博底下的黑子,

—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平时没少祸害人吧?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么厉害,祸害的人不多不少刚好有一个国家,你慢慢找我不急的。再说了渣女大波浪,丑女没胆烫,您属于哪个呀?

—潜规则上位还要不要脸啊!还敢抢我们前辈的位置。

—没办法,谁叫我长得比她好看呢,天生的!你们羡慕不来。

“回的开心吗?”某幻将葡萄递到她嘴边,花少北连带着手指一起含住,舌头色气地舔弄指尖。

 

lex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设计稿,“这都是什么渣渣!今天都没带脑子,画的这是什么东西”面前的手下,还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听不得批评,在下面小声嘀咕:“我们的画画的再差还可以改改,有些人啊,也不知道哪来的脸说我们。”

老番茄靠在门后,穿着清凉的露背装,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听完员工的唠叨才轻笑了几声说:“不过是才出学校连名字都没被大众知道的无名氏你和他们计较什么?倒是你得理不饶人了。”

“也对,没见过世面,连基本的礼貌都不知道,下去好好找人学学。要不然下次就不是我这样温柔的人了,不是吗?”老番茄俏皮地眨了下眼,转过头开始将桌上的画作收拾好,“你老拿老师对我们的要求来要求他们,那当然是达不到的呀,看把你气的。”

老番茄收拾好后看见他们还站着,笑了笑说:“没事,快下去工作吧。”老番茄用手肘支撑着身子,用指甲轻轻的刮了下lex的脸,见她抬起头来吻了她的唇,感觉到lex的碎发蹭着自己的脸时的痒,漂亮的蝴蝶骨在鲜红色衣服的包裹中格外显眼。

一吻过后,老番茄跨坐在lex身上在耳边吹着气,lex红着脸将他推开整理了下衣服对他说:“该去发布会了,把你那阴阳怪气的语气收一收。”老番茄直起身来像是没骨头似的靠在lex身上。

发布会上意外的顺利,没有人搞事,就在快结束的,一个记者突然发声问:“你们相爱的消息公布时,网上有许多男友粉表示接受不了,希望你们分手,你们怎么看待粉丝的要求”

lex笑了笑,想了想回复到:“拿着粉丝的身份,却做着我妈都不管的事,真是一天到晚穷的太闲了,到处找事做。”

菽尘

#婊里婊气# 20.3【】

#婊里婊气# 3.28 第一个故事居然是第一人称,虽然很会撩,但是这点还是完全撞在我的雷点上了。女主翘了闺蜜男朋友,两个人渣一块去了。另外一个雷点是水是甜香的到底他猫的是什么鬼设定,我看所有的肉文都走这个设定,是行规吗= =

第二个故事本质仍然是是翘别人男朋友,就算表妹人挺烂的,但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后面出了“性的秘密是爱”这种话,番外剧情还有点虐。跟第一个故事联动番外的后续番外太会了。


#婊里婊气# 3.28 第一个故事居然是第一人称,虽然很会撩,但是这点还是完全撞在我的雷点上了。女主翘了闺蜜男朋友,两个人渣一块去了。另外一个雷点是水是甜香的到底他猫的是什么鬼设定,我看所有的肉文都走这个设定,是行规吗= =

第二个故事本质仍然是是翘别人男朋友,就算表妹人挺烂的,但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后面出了“性的秘密是爱”这种话,番外剧情还有点虐。跟第一个故事联动番外的后续番外太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