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婚后旅行

33浏览    3参与
soulmate酸

文轩.虐向.婚后旅行(重庆)

重庆

       终于又回到重庆。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和宋亚轩初识的地方。那一年我12岁,他13岁。

        他不知道的是,在还未正式见面之间,身为试训生的我,经常会在下课之后去练习生的训练室看他。他唱歌很好听,长得也特别漂亮。以至于我曾一度认为他年纪比我还小,后来慢慢认识了才发现他是哥哥。不过没关系,这并不妨碍他是花。

        不知道为...

重庆

       终于又回到重庆。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和宋亚轩初识的地方。那一年我12岁,他13岁。

        他不知道的是,在还未正式见面之间,身为试训生的我,经常会在下课之后去练习生的训练室看他。他唱歌很好听,长得也特别漂亮。以至于我曾一度认为他年纪比我还小,后来慢慢认识了才发现他是哥哥。不过没关系,这并不妨碍他是花。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练习生里,我跟他关系最好。我们经常在课后打打闹闹,每次出外务,我们都无比巧合地分在了一个房间,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小时候我怕黑,他也怕黑,睡觉不敢关灯,但是一起睡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宋亚轩睡觉有个小习惯,一定要我面向他睡,不能侧过身,我也喜欢抱着他。宋亚轩手长脚长,那么大一只往床上一缩居然只有一团。睡觉前我特别喜欢捏他的脸。软软白白滑滑的,比摸自己的脸舒服多了。

        出道前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呆在重庆。重庆我熟,所以经常拉着他到处乱跑。刚开始,我普通话不怎么好,硬是把宋亚轩带出了点重庆口音。

        在重庆玩丧尸岛的时候,其实我也很怕,但是在宋亚轩面前,我千万不能怂。丧岛特别吓人,我哭了倒还好,但是看到宋亚轩也哭了的时候,我心里更多的不是害怕,而是慌张。怎么办?宋亚轩哭了…现在想想,大概从那时起,我就心动了吧。

        嘉陵江奔腾而过。“宋亚轩啊,老实交代,你是从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嗯?”

        “丧尸岛的时候,你自己也很害怕,但手一直牵着我,护着我,当时我就觉得你特别负责任,值得我依靠,还有···我们文哥特别帅呀!”

         嗯,不愧是小宝贝儿,这么会说话。家族运动会的时候,我和宋亚轩被分在一个组。摔跤他和苏新皓一组,师弟力气特别大,我一直在惴惴担心他会受伤,还好没事儿。

          十八楼的私生问题特别严重,我们团当时到哪儿几乎都会被私生尾随,重庆地形我熟,我就带着宋亚轩到处躲。宋亚轩不认路,我也只好等他,摄像机都被我弄丢了,但我不能丢下宋亚轩。

          我的爱人,我要保护他,和他共进退。

         在重庆,我们拒绝了父母让我们在家住的好意,找公司租下了当年在重庆的宿舍。这么多年过去了,里面的东西都没怎么变,保存得好好的。立刻有种时代少年团再次重聚的感觉。

         我们拜访了当年的舞蹈老师。严师出高徒,当年老师对我们特别严厉,当时我还不理解,现在特别感激她。没想到老师对当年的事还记忆犹新。“刘耀文你当时跳蹈跳错动作了被我打哭了,宋亚轩第一个过去安慰你,当时我还觉得这孩子真懂事,现在看来,原来是爱情啊。”

        宋亚轩不好意思地腼腆笑,说:“文哥对我也很好啊,舞蹈方面经常指导我,帮我枢动作,互帮互助之间萌发了爱情嘛。”哎呀,我小宝贝就是这么会说话呢。

       “刘耀文,重庆承载了我们太多的回忆,多呆一段时间吧!

       ”嗯,好,听你的。“

        9月23号是我的生日。很多年没有在重庆过生日了,成年后的大部分生日,都是在赶通告里度过。今年不一样,有宋亚轩陪我过。

        早饭是宋亚轩煮的长寿面,只不过改成了重庆小面,我最爱吃小面了,而且要多加辣才好,回重庆之后,几乎每天一碗小面。宋亚轩还给我在碗底藏了鸡蛋。

       “文哥,祝你25岁生日快乐,未来可期!”宋亚轩笑盈盈地注视着我。

        在他的凝视下,我尝了第一口面。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咸?其他味道倒还好。

       “宋亚轩儿,你也来尝一口吹。”宋亚轩俯下身子,尝了一筷子面。”“嗯···味道淡了点儿,其他还行。”

        淡了?难道是我产生幻觉了?不对!我猛然意识到,味觉,宋亚轩也快失去了,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还以为是我要过生日他给激动的呢,谁想到是病情又加重了!

       “没事儿,我觉得挺好的,谢谢你的心意呢!”虽然我快被咸死了,但是为了不让宋亚轩失望,我还是硬着头皮吃完了。

       上午的时候,其他5个人也发来了祝福。翔哥这几天把贺儿“拐”到国外去了,准备“连哄带骗”跟贺贺儿把证领了。他还算是有点良心,,给我寄了一双最新款的球鞋。贺卡里里写着:“生日快乐,翔霖。行吧,连署名都是两个人的,看来翔哥好事将近了。

        丁儿和马哥也送了祝福,还发了一段小鱼的视频给我。两个月不见,小鱼真的长大了一圈,以前我对它疏于管教,宋亚轩又宠着它,所以基本上是散养。现在他居然学会听指令,“坐下”“站起来”学得特别好。视频的最后,丁儿开玩笑地说:“你们在外面好好玩吧,我们俩在家帮你们带“孩子”。”

       虽然这是玩笑话,但我的感激是真的,这些年,多亏他们在我们身后支持我们,帮助我们,我和宋亚轩才能这样顺利地一直一直走下去。

       晚点的时候,爸妈喊我们出去吃火锅,还特地准备了一个蛋糕,是小猪佩奇的。嘿嘿,那可是我的最爱。宋亚轩不怎么吃得下辣,胃口本就不太好,所以没吃什么。     

       我妈有些担心,但她也不好讲,只跟我说:“你好好照顾宋亚轩啊,听见了没?”又转头叮嘱宋亚轩;“你要好好休息啊,想吃什么就跟刘耀文讲,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告诉我们,看我不打他。”

        听了这话,我有点揪心,妈,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哪敢对宋亚轩不好啊。说起来,我爸妈其实挺开明的。当初我选择向他们坦白的时候,妈有些震惊,但她很快冷静下来,说:“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亚轩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人家啊。”这代表爸也默许了。家人的支持,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许愿的时候,我比25年中任何一次许愿都要虔诚:十年前,我的愿望是发展越来越好,早日实现梦想。而现在,只要宋亚轩身体平安,活得久一点或者······痛苦少一点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抱住宋亚轩,他破天荒地主动吻了吻我,我抱得更紧了些。

       “文哥,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他闷声说。

       “嗯,谢谢亚轩儿,我们睡觉吧。”

      我内心OS:宋亚轩,你知道你这个礼物我等了多久吗?


soulmate酸

文轩.旅行(山东南京上海)虐向.刘耀文视角

山东

         “爷爷,很久没来看你了,我都快有点记不清你的样子了,我很想你啊,爷爷。”宋亚轩站在他爷爷墓前,喃地自言自语。

         “我现在很好,过得很开心。”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他叫刘耀文,您知道的,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前阵子我们结婚了,可惜您没看到,他人很好,也很会照顾我,您可以放...

山东

         “爷爷,很久没来看你了,我都快有点记不清你的样子了,我很想你啊,爷爷。”宋亚轩站在他爷爷墓前,喃地自言自语。

         “我现在很好,过得很开心。”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他叫刘耀文,您知道的,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前阵子我们结婚了,可惜您没看到,他人很好,也很会照顾我,您可以放心了。”

        我快步走上前,揽住宋亚轩的肩,对着墓碑上和宋亚轩有几分相像的老人,诚恳地说:“爷爷您放心,我会好好对宋亚轩的,绝对不会辜负他,您就放心地把他交给我吧。”照片上的老人仿佛笑意更深了一些。

       我攥紧宋亚轩的手

       不要怕,有我在,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

上海

       上海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

        记得是个炎热的夏夜,我们参加完活动,工作人员带我们来黄浦江边看夜景。江边的风很凉爽,却吹得我有些头脑发胀,晕乎乎的。宋亚轩帮我拍照发微博,虽然这事儿我们不是第一次干了,但凑在一起看照片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冲动地脱口而出:“宋亚轩儿,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呀!”

        宋亚轩听了立刻就惯住了,而后表情严肃起来想了一会儿,认真地回答我:“好啊,我等你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呢。”

        我震惊之余又有些意料之中。之后的每个夏天,都会让我想起这个夜晚,少年满怀激动,选择了一生的意中人。

        黄埔江岸,身后是繁华的魔都夜景,定情之畔。

南京

      既然都到上海了,何不去一趟南京?很多年都没尝过正宗的鸭血粉丝了,再尝尝熟悉的味道,似乎回到了一周年演唱会的时候。

      那时候因为疫情,所以是线上演唱会,没有观众。不幸中的万幸,爸妈和弟弟来了,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了。虽然每天都视频,但是见到真人思念还是呼啸而至。 

    没有观众,但是有千万根应援棒;没有粉丝打call,但是有爸妈的呐喊助威。按时长大,我们都在按时长大,彩带落下的瞬间,我们深深鞠躬。面向粉丝,面向父母,也面向我们自己。

     纷纷扬扬的彩带中,我和宋亚轩对视,心意相通,少年的年少轻狂,多了一份骄傲,一份自豪。

       结束时的“TNT”“按时长大”是对我们的祝福,也是对我们的期许。

       万事胜意,莫过于汤的味道没变,身边的人也未曾离开。

soulmate酸

文轩.刘耀文视角.旅行.虐向(.持更)

2030.8.1.   旅行

       旅行这件事是很早之前就决定的,但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有些突然。起因是某天早晨起来,宋亚轩突然跟我说:“刘耀文,我眼睛看不清了。”他说得很平静,仿佛就像喝了杯水一样,我心里”咯噔”一声,完了,担心的事情还是要慢慢发生了,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你……还行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没关系,只是看不清了,没准过会儿就好了。”他倒是反过来安慰我。我...

2030.8.1.   旅行

       旅行这件事是很早之前就决定的,但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有些突然。起因是某天早晨起来,宋亚轩突然跟我说:“刘耀文,我眼睛看不清了。”他说得很平静,仿佛就像喝了杯水一样,我心里”咯噔”一声,完了,担心的事情还是要慢慢发生了,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你……还行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没关系,只是看不清了,没准过会儿就好了。”他倒是反过来安慰我。我们沉默良久,无言以对,这还是结婚以来第一次。大多数时候,我们会打打闹闹,日子过得简单但充实。天气好的时候,我会拿上装备,去潜水,宋亚轩就搬一把扶手椅,坐在沙滩上晒太阳,一个夏天过来,我们都黑了好几个度。

       “刘耀文,”宋亚轩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我们一起去旅行吧,把从前我们走过的路,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我想回忆我们之间的事,但我发现好多我都记不清了。”一阵辛酸。我很难过,但不能让来亚轩知道。于是我故作轻松“好啊,就当是结婚之后的蜜月旅行呗。”

        说走就走的旅行,准备工作自然很简单。房子请了阿姨来定期打扫;小鱼我们不放心送去宠物店,就请了丁儿和马哥帮忙照顾。

       小鱼离开宋亚轩的时候很不舍得,这么久了,一直宋亚轩每天照顾它,呵护他,久而久之,都处出感情了。不过,它在见到马哥和六斤时,还是很兴奋的。衣物不用带多少,不够了路上再买。我们两个人,没带助理,东西带多了也行动不便,宋亚轩的药还有瓶瓶罐罐一大堆要收拾,所以东西也不算少。就这上,我们叮叮当当踏上旅途。

北京

       北京是我们待的比较久的地方。出道之后大部分的工作,活动都在北京进行。但其实对于首都北京,我们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了解,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游山玩水,这下总算是闲下来,有机会了。但仔细想想,这机会来得有些可悲。

       刚下飞机就接到李总电话,要和我们起吃晚饭,但是长途飞行加上气流颠簸,弄得宋亚轩这个本来就有点晕机的人更难过了。我看了看身边扶着墙干呕的他,婉言拒绝了李总的好意。匆匆赶到宾馆,赶紧先睡一觉再说。

       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我问宋亚轩想去哪里逛,他说后海。

      后海?那里可是酒吧闹市区,宋亚轩这身体怎么能去?再说了,就算身体好也不能去啊,人群鱼龙混杂。我倒无所谓,可方一有人伤害来亚轩怎么办?虽然我们现在都淡圈了,但是私生问题还是存在,这也是我们到哪儿都隐秘行踪的原因。宋亚轩眼巴巴地望着我:“文哥,我们去嘛,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去过酒吧,太遗憾了,我保证我肯定不喝酒,乖乖跟你呆在一起,好不好?”唉,还是小宝贝儿说了算。

       到了后海,我们找了一家僻静点,环境优美的清吧,点了两杯桃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驻唱歌手拨着吉他,平平淡淡地唱着,宋亚轩盯着吉他,看得出神。

       “怎么了,你也想弹着试试?

        “嗯,我去试试吧。”

         宋亚轩快步上前,不知道对那歌手讲了什么,对方惊讶一笑,看了我一眼,随即把吉他递给他。   

       宋亚轩坐在酒吧椅上,暗黄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朦朦胧胧。一首《处处吻》随着吉他弦的拨动,很自然地唱出来。这么多年没讲粤语了,唱得还挺好。看着宋亚轩陶醉的样子,我又想到他当年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但全场最陶醉的人是他自己。我知道,享受舞台,是最快乐的事。一曲很快结束了,酒吧里虽然人不多,但掌声还是很大,我内心又有一丝小骄傲:也不看看我们家宋亚轩是谁啊,他可是人鱼主唱!当年一周年演唱会上一曲《凄凉地》全开麦直接上了热搜好嘛!

      他从台上走下来,我好奇地问他:“你刚才跟那人说什么啦?人家居然同意让你上去唱。”

       “哎呀,我就告诉他我要唱给我老公听,人家就同意啦。”哈哈,我内心窃喜。宋亚轩这声老公真是喊得越来越顺溜了,开始他还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喊,现在慢慢也习惯了。

        我突然想去个地方,乌巢。夜晚的乌巢水立方还是那么繁华绚烂,人群熙熙攘攘。偌大的北京城,全国最繁华的地方,也是我们梦想的启航的地方。

       “宋亚轩,你还记得这儿吗?”

       “怎么会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的万人演唱会就是在这里开的。那天的你在台上,闪闪发光,聚光灯聚焦在你身上,是梦想成真的样子。我在后台看着你,真得帅呆了。”

        是啊,当年的我正处在年意气风发少年阶段,那时候感觉舞台就像像家一样,是个归宿的地方,也是实现梦想的地方。最最重要的是,我和宋亚轩,还有马哥他们,起见证了这个时刻。

        前一天回去晚了,第二天起床已经是中午了。我们直接去吃午饭。贺儿给我们推荐了一家不错的铜锅涮肉,宋亚轩不爱吃蔬菜,一定会喜欢吃的。就是地方实在太难找了,我们走错好几个胡同。酒香不怕巷子深,我很期待,一定要多吃点。

       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杜绝浪费,我们没有点多少菜,两盘羊肉,两盘牛肉,一盘羊肉,一份郡子,一扎酸梅汤就够了。宋亚轩不怎么能吃辣,所以我点了鸳鸯锅。

       老北京火锅虽然没有重庆火锅那么辣,但汤底醇厚,各有各的特色。我们大口吃肉,不得不说,味道真不错,好久没吃了,我们都吃的很开心。

       八月末的北京天气已经转凉,我们都穿了外套,吃了一会儿就开始冒汗,所以干脆把外套脱了放开吃。出门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来,有些冷,我才发现宋亚轩又忘记穿外套了,这下别又给搞感冒了吧。我暗暗祈祷。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宋亚轩感冒了。我一摸他额头,又有点发烧。尽管他死活不肯去医院,还是被我拖过来了,感冒倒还好,吃点药就行了。但既然已经到医院了,干脆做个全身检查吧。

       医生拿着宋亚轩的检查结果眉头皱成了‘川”字。“怎么样了,医生?”我谨慎地开口。“这个恶化速度很正常,吃药抑制意义也不大了,眼睛已经开始看不清了吧,记忆力也开始衰退,慢慢地身体各项机能都会出现问题,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医生,我还有多久的日子?”一直沉默的宋亚轩突然开口。

         “保守估计,六个月。”

          “谢谢医生。”

       一路沉默中,我们回到宾馆。路上,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宋亚轩也是一样。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面对赤裸裸的数字时,才真正意识到,死亡进入了倒计时。

        宋亚轩对此好像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回去的路上,放歌声音开大了些。

        “宋亚轩。”最终还是我率先打破了沉默,”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吗?话一出我就后悔了,刘耀文呀刘耀文,你干嘛说这个,搞得跟宣布遗言似的。

         “刘耀文,我想回一趟上海,再到黄浦江边走走,我们顺路去一趟山东,我想和爷爷告个别,最后,我们回重庆吧。”

          “好,我答应你,这些路,我们一起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