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媛媛

4247浏览    93参与
ฅ碳火烤地瓜

【路白/羽神】末世之外·11

-这个系列目前来说让我觉得最失败的一次更新,可能以后还会有(喂

-就是码字的时候没有感觉,觉得自己写了一堆垃圾

-对不起大家,要看我写的垃圾(哭

-熬不动夜,可只有凌晨的时候码字才有灵感,真是困扰

-总有一天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吧(瘫

-我不敢问有没有看的开心的小朋友,不要揍我就好,毕竟这一章确实(欲言又止

——————————

〖第十一章〗哈记与团团

  “哈、哈记?!”

  本安安静静跟在阿神身后的团团突然惊恐地尖叫了出来,瞬间冲向就快要支撑不住的小白身旁,将他架着的、显然已经不省人事的男生背到了自己身后。

  “我、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小光捂着嘴,不可置信地问了出来,...

-这个系列目前来说让我觉得最失败的一次更新,可能以后还会有(喂

-就是码字的时候没有感觉,觉得自己写了一堆垃圾

-对不起大家,要看我写的垃圾(哭

-熬不动夜,可只有凌晨的时候码字才有灵感,真是困扰

-总有一天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吧(瘫

-我不敢问有没有看的开心的小朋友,不要揍我就好,毕竟这一章确实(欲言又止

——————————

〖第十一章〗哈记与团团

  “哈、哈记?!”

  本安安静静跟在阿神身后的团团突然惊恐地尖叫了出来,瞬间冲向就快要支撑不住的小白身旁,将他架着的、显然已经不省人事的男生背到了自己身后。

  “我、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小光捂着嘴,不可置信地问了出来,一副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连柔和的声音都带了哭腔。一旁的捷克同样面露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记…”感受着身后清浅到几乎消失的呼吸声,团团甚至同样感觉到了灭顶的窒息感。他咬咬牙,抬手一把抹去了自额头滑落至眼角的弥漫着铁锈味的温热液体,强压下涌上眼眶的酸涩,“我先去、看看他的伤…”

  任谁都能听出团团努力地压下的声线中的颤抖与啜泣。他慌乱地对着阿神点了点头,急匆匆地向着诊疗室大步走去,“小白,来帮我。”

  小白本站在原地,垂着脑袋还看着两只手上沾染的血迹发呆,听到团团的声音后他愣了愣,又瞬间反应过来。

  “啊、好!”他抬起头快步跟上了那两个几乎淹没在血腥味中的身影,却莫名感觉到脸颊微凉。于是他又捏起袖子胡乱擦去了不知何时眼角坠下的水痕,算不上柔软的衣料很快把脸颊蹭得通红一片。

  路看着小白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担心,他下意识想跟上去,可又想到自己即使跟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可能会影响团团和小白。

  “放、放心吧,哈记他没事的…”

  柔软的、属于女孩子的清甜声音打断了他的犹豫,在另一边轻轻响了起来,带着喘息与虚弱使得声线剧烈地颤抖着,听上去有些软糯糯的。

  路转过身,发现那个坐在地上的女孩子此刻已经被阿神和羽毛一起轻轻扶了起来。她倚靠在阿神的怀中颤抖着,小光正用自己的外套轻柔地包裹住女孩的周身,可她的面色越来越苍白,额头那几道流淌下来的血痕就愈发明显了起来,纤长的眼睫如深秋的枯蝶般颤栗着。

  但即使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染红,她无疑也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暖金色的发丝柔软地垂落在她的肩膀,一双清澈的蓝眼睛在浅金色的睫毛下透着光,直直地望向团团和小白离开的方向。

  “有团团在,他就没事了…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女孩子又这么说了一句,像是在安慰阿神他们,又像是让自己放心。接着,她紧紧抓住阿神的手,在阿神担心的目光中,颤抖着开口说道:

  “能、能不能扶我进去…为什么要架着我站在门口啦…”

  ——一阵兵荒马乱平息后,女孩半靠在沙发前,端起了玻璃杯猛地喝了一口水,接着深呼了一口气,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阿神坐在她身边,一双温润的眸子满是担心。

  “媛媛,”阿神下意识放轻了声音,直直看向又喝了一口水的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与哈记怎么会凑到一起?你们又怎么会搞得这么狼狈?”

  被称作“媛媛”的女孩捧着杯子叹了口气,雾蒙蒙的水汽缓缓弥漫在两人之间,而那双眼睛却那样澄澈,对上了阿神的。

  “我们是偶然碰到的…是真的啦你不要这样看我!”她有些生气地敲了敲阿神的脑袋,避开了他怀疑的目光。

  “我本来是与筱瑀一起出来调查情况的…可回去的路上被那些人偷袭了啦,我们两个就走散了,然后当时精神力也所剩无几,我就突然想起来阿神你的据点在这里,就跑来这边想说看看能不能求助一下。”

  “然后就遇到哈记了啊!就在向北不远处的那片废林里,哈记也在那边跟那些人缠斗,而且也是那些人!一共十个人。其中三个是新人类。你知道我的能力…我当时被击中额头晕了过去,应该是哈记带着我逃了出来。”媛媛的语气严肃认真得像是在作报告,而谈到哈记时却又迟疑了起来,有些愧疚。

  “哈记…后背挨了一刀,右侧大腿两处枪伤,腹部被匕首刺伤,还有别的小伤口…好在他带的马铃薯够多,现在也应该只有腿上的枪伤比较麻烦了,半路上他因为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媛媛皱了皱眉,放下玻璃杯支起上身,勉强对着阿神行了一礼,“抱歉…要不是我的话,哈记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啧…”阿神看起来有些生气,他用了些力敲了敲那颗金黄色的脑袋,“怎么回事啦?你这是已经完全不把我和哈记当成同伴了吗?”

  “诶?!我没有!”媛媛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解释着,却被阿神打断。

  “——你就是有!虽然当年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巧…那个人带着你们走了,但在我心里你们还是我永远最值得信任的同伴啊!我相信哈记也是这么想的啦,他拼了命也要带你活下去还不能证明吗?”

  阿神表现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来,很是认真地辩论着自己的“同伴观”,橙色的眼睛却满是笑意。

  “我!”

  “别你了!赶快联系筱瑀吧你这无情无义的女人!她一定担心死你了!”

  阿神丢给她一部终端设备,阴阳怪气的样子气坏了媛媛。可在媛媛看不到的地方,那双暖橙色的眸子看到终于灵动起来的她,悄无声息地柔和了许多。

  “果然阿神就是阿神,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变的,哼!”

  媛媛轻声嘟囔着抱怨,戳着屏幕的手指几乎迸出青筋。

  阿神却偷笑了笑——那有什么永远不变这一说,只是身边有了想要保护的人,变得没有勇气改变了而已。

  ——————————

  团团小心翼翼地用最后一节绷带包裹住哈记的上半身,干净利落地又打了个不紧不松的结,这才松了口气,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团团…你还好吗?”小白端着一大坨瓶罐针线之类的站在一边,看着团团像是累极一般轻轻喘息着,不禁有些担心。

  “没事…你来帮哈记清理一下那些血吧,有擦伤也顺便处理处理。”团团噗地仰躺了下去,细细嘱咐着小白。他这时候才发现放下心来后自己的双手竟然颤抖得不像话。

  毕竟一身血的哈记差点吓死他…还好没什么大事。

  小白乖巧地应了下来,举起沾了酒精的棉花球就凑到还处于昏迷中的哈记身前,动作轻柔地为他清理着脸上的血污。

  那张被血迹掩盖的脸就渐渐显露出来。

  浅蓝色的短发被打湿成深色,难得乖顺地黏成一缕缕贴在脸颊上,而那张清俊的脸也满是或深或浅的伤口,眉眼较为深邃,紧紧闭合的双眸却还在不安地微微颤动。

  小白暗暗叹了口气,手下不停地将团团的药水涂在他的伤口上。

  自他很小很小,还暂时无法变化成人形时,他就被阿神捡回了组织,也是那时他就认识了哈记,那个管理着酒吧日常运作的人,那个总是挂着笑眯眯的温和表情,但其实意外的玩心很重,是个格外跳脱的人。

  团团和羽毛还没加入组织前,阿神总是很忙碌,那时候总是哈记在抽时间管理小白的生活琐事,抽时间陪着小白玩。对小白来说,这个总是笑眯眯地抱着自己的哈记,与阿神一样都是他最重要的家人。

  而实力几乎与阿神不相上下的哈记为什么会…受这样重的伤啊?

  小白眨了眨眼睛压下涌上的酸涩感,将最后一处伤口包扎好,才叹了口气退后几步,坐在了椅子上。

  一旁直起身的团团自然而然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抚道:“没事的,哈记的伤只是看起来吓人了些,其实全部都避开了要害,只是流了些血而已。”

  ——这家伙…等他醒了一定要好好数落他一顿。

  小白点了点头,他看着团团泛红的、连水汽都未消退的眼角,知道此刻最担心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他想了想,觉得团团应该想要单独与哈记待一会,于是他站起身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那、那我先去找阿神了…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好像也受伤了,我去看看。”

  “嗯,有事叫我就好。”团团没看他,只是点了点头,可落在小白眼底的背影却莫名有些落寞。

  “…谢啦,小白。”

  “没关系。”

  小白摇摇头走了出去,而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团团缓缓拉起了哈记的手,轻轻吻了吻,自脸颊滑落的细碎光线打碎在床单上,与清浅的啜泣声一起很快消融在门板之后。

  ——————————

  小白轻轻关上了门,踏上走廊,心情颇为沉重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时却看到了走廊尽头站着的人影。

  是路。

  他神情有些复杂地皱了皱眉。被哈记吓了一大跳,他差点忘记自己刚刚还在与这个人生着气呢。

  小白气鼓鼓地不去看他,从他旁边冷着脸走了过去,径直向着客厅前进。

  “小、小白。”路有些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唔。”小白不冷不热地回了个音节,就这样略过了他。

  路看着他的背影,攥皱了胸前的衣服。

  ——给我停下啊…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啊…

  他叹了口气。

  ——还是去向小白道个歉吧…毕竟自己自己真的伤了他的心。

  可是要怎么道歉才不会被讨厌呢…

  完全了解到自己在与人相处方面存在的巨大缺陷,路不禁有些烦恼。

  ——————————

  “阿神…”小白委委屈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正在与媛媛谈话的阿神抬起头,看到了门后面探出来的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小白?快过来,”他招招手,呼唤着小白,“哈记怎么样了?”

  “没事了,团团在那边看着他。”小白乖顺地走过来应道,一双浅蓝色的眸子有些躲闪媛媛直直看向他的强烈视线。

  “那就好…啊正好,来小白,这位美女姐姐是媛媛。媛媛,这就是我之前向你提过的小白…是我的妹妹喔,虽然是男孩子啦。”

  阿神松了口气,这才拉过小白坐下,向媛媛介绍道。

  “你、你好…”小白打了个招呼,又向阿神身后缩了缩。

  媛媛直直盯着他的视线实在是太热烈了。

  “你好哦,小白。”媛媛笑了笑,苍白的脸似乎也有了些生气,“你很可爱诶…而且总觉得小白跟我有些像呢。”

  她笑着说,一双蓝色的大眼睛还在直直打量着小白。

  小白又向着阿神身后缩了缩。

  “你差不多可以了啦,”阿神敲了敲媛媛的脑袋,后者被敲得垂下头去,“别吓到小白啦,而且夸完小白又说他像你,你也太自恋了吧…没事的小白,这是媛媛的能力之一啦,她的眼睛能看到你身体的各项数据,当时在咱们的组织里就是媛媛安排每个人的训练内容哦。虽然说盯着人家猛看确实有些诡异就是了…”

  “诶?!那好厉害哦!”小白眼睛亮了亮,看向了似乎想对阿神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的媛媛,语气中满是惊叹,“但是安排这么多人的训练也很辛苦吧?媛媛你好棒哦!”

  ——砰咚。

  媛媛怒视着阿神的眼睛眨了眨,看向小白,愣了半天后一张脸上猝不及防地涌上些慌乱的羞赧。

  “哎呀你这孩子…还真可爱呀。”

  她这么说着,不太自在地伸手去揉了揉欢快地摇着尾巴的小白。

  好软!

  少女媛媛觉得自己的心猛地跌入了一片温软乡。

  阿神在旁边看着媛媛揉着小白的脑袋,两人同样精致的脸蛋上挂着或含蓄或明媚的笑容,他不禁转过身捂住了心口,深吸了口气。

  ——他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啊,两只柔软的小东西互相探爪子什么的…不如说他看到了传说中的天使吧。

  阿神心里默默流着泪,很是欣慰地笑了出来。

  ——————————

  “唔…嘶……”

  安静的诊疗室内悄然传出轻微的痛呼声,团团瞬间抬起头,正对上了挣扎着坐起身的哈记的视线。

  两人对视着,沉默了一秒,团团才反应过来,半跪上床边扶着哈记的肩膀开口道:

  “哈记!你醒了!伤口会痛吗?还有哪里不舒服?你怎么会受伤啊到底发生了什唔——”

  剩下的话,消失在哈记坚实泛凉的臂膀中。

  哈记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柔和地看着慌乱地问了一连串问题的团团,接着伸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窗外披洒进来的光线静静笼罩着两人紧紧相拥的身体,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紧紧贴近的胸腔、同一频率强有力的鼓动、以及哈记落在团团发顶的一个轻吻似乎证明了一切。

  “…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

  哈记紧紧抵着团团的脑袋,喃喃道,声音是止不住的沙哑与颤抖。

  团团感受着心底涌上的失而复得的喜悦与后怕,抱着哈记肩膀的手不由得收紧了些,又怕碰到他的伤口,于是下滑了些改为揽住他的胳膊。

  “你吓死我了…”他的脑袋埋在哈记的肩膀,深深叹了口气,“还好…”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哈记回忆着,脑海却满满充斥着血腥味,“我就开始想,我如果没能回来,你们会怎么样,你又会怎么样。”

  团团没出声,安安静静地窝进他的怀里。

  “阿神他们大概会一直找我,而你…我最放心不下的你…我无法想象,”哈记淡淡地说道,沙哑的声音不算动听,却让团团落下了泪来。

  “你那么笨,连掩盖自己喜欢我都做不好,我担心你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我就对自己说,我说我一定要回来,回来见你,你医术那么棒,能力又那么强,一定可以让我平安无事的。”

  “你知道吗,是我出发前你硬塞给我的那几个马铃薯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真是没想到,你这个小笨蛋竟然救了我这么多次。”

  “谢谢你,团团,这么长时间来,辛苦你了。还有…我想说…”

  团团猛地在哈记怀里抬起头,染着水汽的蓝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一副惊讶又期待的样子,鼓励着哈记说下去。

  哈记看着在他眼里可爱到不行的团团,心下却泛上一阵想要逗逗他的想法。

  于是他垂下头,缓缓凑近了团团,揽着团团后背的大手也改为稳稳按住了他的后颈。在怀里退无可退的人逐渐变得慌乱的目光中,哈记认真地,几乎称得上虔诚地覆上了团团的唇角,清浅地落了一个轻柔的吻。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小笨蛋,你愿意与我在一起吗?”

  —————To Be Continue...—————

     

       路要是再没有什么动作我都不好意思打路白tag了QvQ

     

    

      然后——

  〖恭喜你发现番外×1〗

  [阿神…]

  阿神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站在这一片黑暗之中。

  没有窗外的人造光线,没有郊外野兽远远传来的长鸣,连室内空调吹出的暖风的声音都没有。

  诶?他不是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吗?这是怎么回事?

  羽毛呢?

  难道他还在梦里?

  屁啦做梦怎么可能思路还这么清晰?!

  他看了看周围——完全是一片漆黑的地方,走过去似乎也没有边界的样子。

  啧,这怎么办。

  阿神思考着。在这种密闭的空间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这样一个全黑的、没有任何声音与光线的地方,待久了很容易心里崩溃的。

  阿神挠了挠头,原地坐了下来。

  让他比较担心的是,他现在这种情况很明显是处在类似于哈记那个四次元的小箱子一样的某些地方,会不会影响到他正常的生活呢?

  他叹了口气,撑着下巴发起呆来。

  而下一秒,身边的黑暗却如潮水般退却,光线透了进来,阿神不由伸手挡住了视线。

  适应了黑暗后突然刺过来一阵光线很容易伤到眼睛的啊混蛋!

  而当他揉了揉有些泛痛的眼睛,放下手后,眼前的一幕让他心下一惊。

  那是…自己?

  类似于全息投影般的人伫立在他的眼前,也伫立在周身突然变化的类似一栋很是奢华的建筑物之中。

  阿神好奇地看着自己,这还是他第一次能够直视自己呢,感觉跟照镜子完全不一样。

  而自己似乎在与谁争论,表情很是严肃,且略带愤怒。阿神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视线所及之处那一个男人的身影。

  啊。

  他皱了皱眉。

  是他啊。

  棕发的高大男人脑袋后扎起了一个小辫子,俊郎的面容同样带着怒气,神情很是激动又有些无奈的样子。

  他还记得,当时那样团结的大家就是因为这一场争吵,变得四分五裂。

  阿神叹了口气,不想去看这被他完全埋藏在记忆中的一幕。

  而周身的场景又突然地悄然变化起来。

  自己和巧…那个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哈记,捷克和自己,站在现在的据点门前。

  阿神突然笑开了,沉重的心情也渐渐回暖。

  这是他们刚开始抢夺资源时,将边区最大的组织剿灭,占据了他们的据点,稍微收拾了收拾就成为了自己的。而哈记和捷克却因为开酒吧还是开甜品店而争论了一个星期。

  最后还是哈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打消了捷克的粉嫩少女心。

  阿神轻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只有他们三个人相依为命,生活远比现在艰苦得多,可哈记和捷克从来没有离开。

  直到后来,羽毛加入了组织,捷克也把小光带了回来,哈记出任务被团团救了下来,后者同样留在了这里,阿神才逐渐觉得,他们变成了真正的家人。

  他这么想着,可周围的场景又不留情地消失了。

  这次变成了…

  广袤的废土之上,自己顶着满身的血痕与灰尘,正向着废墟的一角伸出手,脸上一副柔和的笑。

  这是——!

  阿神快步走向自己身边,看向了那个角落。

  哈!果然!

  满是尘土的角落,那个沾染上灰尘的小毛球差点让当时的他忽略。

  不过…当时的小白原来这么小吗?

  阿神直直看着。不过一个巴掌那么大的毛球瑟缩在那里,瘦骨嶙峋,毛毛上满是尘土与干涸的血渍,而那双眼睛…

  当时让自己动容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却像是透着光,满满充斥着惊惧、绝望,以及最深处压不住的,对“活下去”的渴望。

  那是阿神当年第一次出任务,回程中捡到小白的场景。

  自己一开始虽然心生喜爱,可原本没想理会那只看上去蔫哒哒的小毛球,但又转念想到这么个小东西,如果他离开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于是才把他揣进怀里,带回了组织。

  本以为捡了个小宠物回来,可谁能想到一年之后小毛球突然变成了个小娃娃,吓坏了他和哈记捷克。

  当年的小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从未过问,只依稀知道些大概是关于小白的家人。而作为亚人种的小白本应在出生第一年时便会化为亚人形,除非在伤及性命的情况下才会强制变为原型,而小白在长达一年的时间内无法变为人形,如果当年的阿神没有把他捡回来,大概小白真的会活不下来。

  而那时候觉得麻烦也晚了。阿神笑了起来,眼前又出现了小白刚刚化形成人时的样子。

  精致的脸蛋让他们三个人连考虑都没考虑就把他认成女孩子,阿神更是当天就把小娃娃填进了自己的家谱,认成了妹妹。

  而这个“妹妹”在会说话后,第一句话便反驳“我是男孩子!”又引发了怎样的轩然大波,是当时的阿神完全没有想到的就是了。

  周围的场景如放电影一样不断变化着,却全是阿神曾经或高兴或悲伤的记忆。

  最后所有的场景“啪”地一声全部消失,阿神又回到了最初的一片黑暗中。

  但他已没有了刚才的焦虑。

  “即使我出不去,我的家人也不会放弃寻找我的啦。”阿神带着这样的心理,索性干脆躺倒了下去。

  可出乎意料的,他的身下却没有了刚刚类似于地面的支撑,阿神猛地掉了下去,失重感撕扯着他的神经。

  “啊!”他惊叫了一声,顶着满身的汗喘息着坐直了身体。

  窗外,淡淡的人造光线披洒在地板上,偶尔远远传来野兽的长鸣,空灵又悠远,空调轻微的运转声安抚着他还隐隐犯痛的脑袋。

  “唔…怎么了啦?阿神?睡不着吗?”

  “没、没事,睡觉吧。”

  “你流了好多汗…睡得着吗?不如我们来做运唔…”

  “赶紧睡觉啦!”

        ——〖获得成就:第一次阅读垃圾番外〗——

  

仓鼠奶茶坊

闪媛

UHC一次分组,闪闪和媛媛的神经紧绷着,眼睛盯着分队名单,仿佛要看出一个洞来。“都参加了两年多了,再不在一队那就太扯了吧?”媛媛在闪闪耳边小声的抱怨着不满。

闪闪温柔地顺着她的毛,心思却跑到了九霄云外了。 她回想起上一次,因为没有组成一队,媛媛在全屏上发了句〈我们又分手了〉,然后在大家的调侃下,走向了自己的队伍。

‘很潇洒,如果没有发现,她在说战术的时候用着如同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的眼神看着我的话,可以说是真的和我分手一样。说起来她那个表情超可爱的…’

闪闪在剧烈的摇晃与兴奋的呼喊声中回过神来“快,快看,我们在一起了!”媛媛抱着闪闪兴奋的喊到。闪闪看着自己的队伍:媛媛 闪闪 恶灵。“嗯,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UHC一次分组,闪闪和媛媛的神经紧绷着,眼睛盯着分队名单,仿佛要看出一个洞来。“都参加了两年多了,再不在一队那就太扯了吧?”媛媛在闪闪耳边小声的抱怨着不满。

闪闪温柔地顺着她的毛,心思却跑到了九霄云外了。 她回想起上一次,因为没有组成一队,媛媛在全屏上发了句〈我们又分手了〉,然后在大家的调侃下,走向了自己的队伍。

‘很潇洒,如果没有发现,她在说战术的时候用着如同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的眼神看着我的话,可以说是真的和我分手一样。说起来她那个表情超可爱的…’

闪闪在剧烈的摇晃与兴奋的呼喊声中回过神来“快,快看,我们在一起了!”媛媛抱着闪闪兴奋的喊到。闪闪看着自己的队伍:媛媛 闪闪 恶灵。“嗯,我们终于在一起了!”闪闪回抱过媛媛,在她耳边轻声道。

番外篇:全屏中——

繁星:完了,恶灵要不要换队?给你机会哦~ww

众人:对啊!你想的话就给你换

恶灵:啊∑(〟〇О〇)?没关系,她们的能力都很不错ww

‘我只是怕她们都不会理你啊…’繁星无奈的看到恶灵呆萌的打出这句话,只好在心里默默的给恶灵祈祷着


霓轩吹爆sal

羽神向 (暂时还没想好名字?)

新bob报道!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撞设定纯属巧合

— — — — — — — — — — — — — — — — — — -

       阿神要转学了


       “吼呦,这样就不和阿谦一个学校了啊!”“拜托!阿瑞希亚是最好的学校了,能上是你的运气啊。”妈妈温柔的劝说着。


       阿瑞希亚,无数高材生的梦想学府。最传奇的是,它不由校方管理,而是由现任的学生会...

新bob报道!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撞设定纯属巧合

— — — — — — — — — — — — — — — — — — -

       阿神要转学了

  

       “吼呦,这样就不和阿谦一个学校了啊!”“拜托!阿瑞希亚是最好的学校了,能上是你的运气啊。”妈妈温柔的劝说着。

      

       阿瑞希亚,无数高材生的梦想学府。最传奇的是,它不由校方管理,而是由现任的学生会长——羽毛一手打理。羽毛是人尽皆知的传奇,极高的IQ与一头白发让他各外惹眼。

        

       “虽然话是这样说啦……但是我这种数学四分(划掉)的人是怎么拿到入学资格的啊!

— — — — — — — — — — — — — — — — — — -

                                   礼堂中

       礼堂中大多是高一的新生,也有极少数是同阿神一样转学来的。无疑,高三的阿神与他们比起来要冷静(?)的多,夹杂在一群吵吵闹闹的小盆友之间看起来格格不入(神神子:屁啦我只有撒岁)。

        

       “咳咳,”台上传来调试话筒的声音,“大家好,我是学生会长羽毛。”

       

       羽毛的出现引发了一阵骚动,那一头白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闪闪发光。学生会的成员们一字排开,坐在主持台上,让人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相信来到阿瑞希亚的各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在这里提升自我,将来成为社会中的顶层。”羽毛顿了顿,又说了下去,“不过,希望大家不要违反校规,擅闯禁区,不然,你们将会被从名单上除去。”

       

      “但是不用担心,学生会是仁慈的,你们仍可以留在这里学习,毕竟为社会多贡献一些高层不是坏事,但待遇……”

       

       “违反规则的人不配享受待遇。”

       

        羽毛的红瞳闪了闪,显得无情而坚定

     

        “也就是说,被从名单上除去的学生虽然本质上还属于本校,但在名义上却是实存名亡。”


         “只要大家想,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本校共分为三个校区:军校区,普通校区和学生会的工作区,普通学生与军校生不经允许不得进入学生会办公区。目前学生会的成员共有我,小光,巧克力,路和媛媛。每学期选取综合成绩前两名的学生与学生会成员进行pk,获胜者加入学生会,包括学生会长。希望大家踊跃表现,在本届的学生会招新中有优秀的表现,散会。”

     

       阿神回忆着羽毛刚才的眼神和话语,心有余悸,不慎撞上了前面穿着军装的棕发少年。

       

       “嗯?你干嘛?”阿神抬起头,被面前人的表情吓得倒退两步。

       

      “好啦巧克力,新生而已嘛,熄熄火啦~”一旁的金发少女拍拍巧克力的肩,冲阿神微微一笑,“对不起哦同学~巧克力的脾气就是这样的啦,但是你跟他熟了以后呢,就会发现……”

     

      “走了,媛媛。”

      

       一抹白色闪过,经过的羽毛提醒两位成员离开,声音无比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就像刚才在台上一样。

      

      “什么嘛,学生会的人都这么冷淡的吗。”

       

      阿神暗自嘟囔了几句,抬头又险些撞上别人。

       

      “吼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神后悔了。

       

       由于学校太大,本来是要去吃饭的他非常成功的迷路了,并且走到了一栋看起来完全不像食堂的建筑物前。

       —— 走进去的时候还非常完美的忽略了门前的“学生会办公楼”几个大字。

       

      “军校区最近出了不少乱子啊 ”羽毛盯着一旁的巧克力,眼睛中依旧没有任何感情,“要加强管理才行啊。”

      

       “对不起,我会好好组织的,羽毛……会长。”

       

        最后两个字说的格外重。

                                      








hello!这里霓轩!是新来的bob哦~

羽神太好磕了QAQ

渣文笔还很散乱真的很抱歉!

最后!给这个系列(?如果反响还好大概就会有后续)征集个名字!

谢谢!


       

       

yohhika雪漫
媛媛大美女!(›´...

媛媛大美女!(›´ω`‹ )

媛媛大美女!(›´ω`‹ )

浅鹿同学

摸鱼摸鱼
画了一些没画过的女孩子和最近没怎么画的路
话说没见过有人画闪闪 那就我来画个可爱的闪闪tt

摸鱼摸鱼
画了一些没画过的女孩子和最近没怎么画的路
话说没见过有人画闪闪 那就我来画个可爱的闪闪tt

冰冻果子露
一点茶绘(www都没人陪我画)

一点茶绘(www都没人陪我画)

一点茶绘(www都没人陪我画)

萧斩褶/阿伟
是团媛给亲友的无偿(他已经同意...

是团媛
给亲友的无偿(他已经同意上传老福特啦),这么烂就不用打水印了吧

是团媛
给亲友的无偿(他已经同意上传老福特啦),这么烂就不用打水印了吧

PRIME
事媛媛美少女好水(苦涩)

事媛媛美少女
好水(苦涩)

事媛媛美少女
好水(苦涩)

◆阿比可◆

又来了(?)

背景瞎涂
画不动
泰蔡?
(最近喜欢画女孩子)(点头)

又来了(?)

背景瞎涂
画不动
泰蔡?
(最近喜欢画女孩子)(点头)

Mucious
欠了几天的生贺_(:_」∠)_...

欠了几天的生贺_(:_」∠)_
我有罪我不该打游戏(?)跪。

欠了几天的生贺_(:_」∠)_
我有罪我不该打游戏(?)跪。

秽
生日贺图!神神子生日快乐鸭!我...

生日贺图!神神子生日快乐鸭!我迟到了www。因为拿不到手机。贺图当天画的第二天上了色加了点其他要素。都打在tag里了,大家可以先自己看看然后和tag对一下www(〃▽〃)我真的一辈子喜欢阿神!!!喜欢阿神的第三年www

生日贺图!神神子生日快乐鸭!我迟到了www。因为拿不到手机。贺图当天画的第二天上了色加了点其他要素。都打在tag里了,大家可以先自己看看然后和tag对一下www(〃▽〃)我真的一辈子喜欢阿神!!!喜欢阿神的第三年www

雨陌nik(畫渣本渣~꒰๑ ತ≍ತ๑꒱)

是全員!!(不知道有沒有落下的,抱歉抱歉!)
望喜!!

是全員!!(不知道有沒有落下的,抱歉抱歉!)
望喜!!

仓鼠奶茶坊

乱七八糟写的 秧媛 微繁兔(繁点) ooc

“我是没有觉得你会怎么样,倒是媛媛会对我心动一下下,就一秒钟而已。”橙发兔耳的男生坏笑着向面前淡粉色短发的女生自信的开口。“嗯?”被称作媛媛的金发戴花环的女生微笑着说“我应该是不会啦,繁星。”“你们别拦着我,我要跳岩浆。QAQ”繁星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媛媛会不配合自已,故意用轻微的哭腔说着威胁的话。“她只会对我心动。”粉发女生带着醋意宣不著主权。“(*/ω\*)”媛媛听到后,害羞的走开了。“哎呦,媛媛害羞了呦~秧秧你还不快去找你亲爱的媛媛去~”繁星看着这一切,打趣着。秧秧没有回答繁星,在快消失在繁星的视野时,大声的对他喊道“你还是想想你这样撩妹,兔子会怎样吧!”“和你比起来,她的脾气好多了!”繁...

“我是没有觉得你会怎么样,倒是媛媛会对我心动一下下,就一秒钟而已。”橙发兔耳的男生坏笑着向面前淡粉色短发的女生自信的开口。“嗯?”被称作媛媛的金发戴花环的女生微笑着说“我应该是不会啦,繁星。”“你们别拦着我,我要跳岩浆。QAQ”繁星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媛媛会不配合自已,故意用轻微的哭腔说着威胁的话。“她只会对我心动。”粉发女生带着醋意宣不著主权。“(*/ω\*)”媛媛听到后,害羞的走开了。“哎呦,媛媛害羞了呦~秧秧你还不快去找你亲爱的媛媛去~”繁星看着这一切,打趣着。秧秧没有回答繁星,在快消失在繁星的视野时,大声的对他喊道“你还是想想你这样撩妹,兔子会怎样吧!”“和你比起来,她的脾气好多了!”繁星看着那消失的背影不甘示弱的喊着。         


火🔥矢

啊!我,我的百合萌豚滤镜启动了!

p1神神子和无奈的毛毛酱(无cp意味)

p2媛瑀

p3红眼蜜蜂(?)

p45闪媛(请都来吃闪媛…(弱)

p6是之前巧克力视频那里的筱瑀和moco(www)两人超帅我舔(?变态)

没有cptag(懒)

啊!我,我的百合萌豚滤镜启动了!

p1神神子和无奈的毛毛酱(无cp意味)

p2媛瑀

p3红眼蜜蜂(?)

p45闪媛(请都来吃闪媛…(弱)

p6是之前巧克力视频那里的筱瑀和moco(www)两人超帅我舔(?变态)

没有cptag(懒)

yogurt

小新手,求大神指教!!
不会画衣服aa(我怕不是假粉
p1毛毛
p2神神子
p3媛媛大美女
aaa我爱他们!!!

小新手,求大神指教!!
不会画衣服aa(我怕不是假粉
p1毛毛
p2神神子
p3媛媛大美女
aaa我爱他们!!!

⚠️幽子出没点
“我跟媛媛粘在一起了..!!!...

“我跟媛媛粘在一起了..!!!”
“走开啦走开啦——”

“我跟媛媛粘在一起了..!!!”
“走开啦走开啦——”

超迷茫的昭和
是好久以前的200万贺图羊羊!...

是好久以前的200万贺图羊羊!
(tag没打全不要怪我wwwqwqq)

是好久以前的200万贺图羊羊!
(tag没打全不要怪我wwwqwq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