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嫦娥

58万浏览    3960参与
Kristin

欣赏一下这盛世的颜值暴击~

欣赏一下这盛世的颜值暴击~

柯宇游戏
王者:至尊宝想拿五杀,无奈嫦娥不给机会
王者:至尊宝想拿五杀,无奈嫦娥不给机会
柯宇游戏
盘点王者里穿超短裙的女英雄,嫦娥姐姐美呆了!
盘点王者里穿超短裙的女英雄,嫦娥姐姐美呆了!
婉小妤妤妤
年贺预告 是寒月公主月下腊梅图...

年贺预告 是寒月公主月下腊梅图~

年贺预告 是寒月公主月下腊梅图~

婉小妤妤妤

菀月·婉妤

寒月神君嫦娥×紫菀花灵婉妤

#嫦妤浓度100% 嫦娥梦女避雷​#

『日之塔 月神祭』

​日之塔上,女娲命神职者们杀死魔道家族所有的族人。“最后一个了,是她......”后羿心想,手中的弓不自觉地压低了一些,原本应该射穿嫦娥胸腔的箭,不偏不倚地射中了祭师给嫦娥的佩戴物—玉佩,玉佩外壳脱落,嫦娥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背诵出了祈祷月光开启魔道之力的文辞。一片雪花触碰在屏障,在月光隔绝的半空中,魔力从月亮形状的咒印倾泻而出,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它救了她,他救了她......


嫦娥作为唯一的魔道家族后人存活了下了,而被箭射中的玉佩,终是有一小块碎片散落人间。...


寒月神君嫦娥×紫菀花灵婉妤

#嫦妤浓度100% 嫦娥梦女避雷​#

『日之塔 月神祭』

​日之塔上,女娲命神职者们杀死魔道家族所有的族人。“最后一个了,是她......”后羿心想,手中的弓不自觉地压低了一些,原本应该射穿嫦娥胸腔的箭,不偏不倚地射中了祭师给嫦娥的佩戴物—玉佩,玉佩外壳脱落,嫦娥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背诵出了祈祷月光开启魔道之力的文辞。一片雪花触碰在屏障,在月光隔绝的半空中,魔力从月亮形状的咒印倾泻而出,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它救了她,他救了她......


嫦娥作为唯一的魔道家族后人存活了下了,而被箭射中的玉佩,终是有一小块碎片散落人间。


『玉佩引 紫苑生』

玉佩​碎片落在了一处名为“紫菀花谷”的地方。那里遍地都是紫菀花,碎片与一朵紫菀花长成了一体,昼夜都泛着淡紫色光芒。若干年后,花谷中出现了一位妙龄少女,手持紫玉笛,在花谷中翩翩起舞。她自名为“婉妤”,每夜都向着月亮的方向,吹奏出别样的笛音:清宁婉悦时若淙淙清泉流过;缠绵缱绻时若曼妙朱纱拂过;空灵绝妙时若深夜昆仑山顶撒下的微微细雪,顶着银色月光;戎马倥惚时候若浩瀚苍穹卷起万路风尘,沧海瞬息变换。她神色略显悲凉,似乎是在思念着什么......


有句话叫做“南柯一梦”,仙界一日,凡间一年。不知那位小花灵在紫菀花谷独自吹笛了多少个春秋后,广寒宫的寒月神君——嫦娥,才出关。那场​诛族之战虽有玉佩的保护,她也还是受了一些内伤,为了不落下病根,只得闭关。闭关之前,她嘱咐玉兔寻找玉佩碎片的下落。嫦娥四处走了走,并没有发现玉兔的身影,今天是她出关之日,按理说,小玉兔早该候着她,要知道,广寒宫就寒月神君一人,玉兔可是经常粘着她的。嫦娥心里有些空虚,走着走着,便到了月灵台,早在月灵台的玉兔这才发觉自己耽误了迎接嫦娥出关的时间,一脸愧疚地蹦到了嫦娥的怀里。许久未见玉兔的嫦娥,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不悦,安抚了小玉兔后,调侃道:“小离在看什么呢,这么痴迷,都能忘了我?”玉兔不出声,变回人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嫦娥疑惑地走上月灵台,看到那紫菀花谷中与自己9分相似的婉妤,惊讶到:“她是?”玉兔回答到:“嫦娥姐姐,她就是那块丢失的玉佩碎片。”嫦娥沉声:“你怎么没有阻止玉佩碎片与这紫菀花长成一体?”​玉兔觉得,冥冥之中,觉得她与嫦娥有缘,便只是昼夜观察她的情况。嫦娥想了想,还是决定遣玉兔拿回碎片。​


『月神怜 婉予魂』​

玉兔来到紫菀花谷,婉妤一如既往地吹笛,沁人心脾的笛音让玉兔丢了魂,直到婉妤发现他,他都还沉浸在那笛音中。婉妤感受着他的气息,觉得与那玉佩很是相似,便轻轻拍了拍玉兔说到:“你好!是寒月神君让你来找我的吗?”​没等玉兔回魂回应,婉妤高兴地塞给他一把折扇,折扇有着紫色流纹,很是好看。婉妤说,她很感激寒月神君给予她这般修为让她可以化形为花灵...玉兔捧着那折扇,感受到了它蕴含着婉妤对嫦娥快要溢出的爱意,不忍告诉她自己是来打碎她的魂魄拿走玉佩碎片的,便答应会将折扇交给嫦娥,于是挥手与婉妤告别,飞回广寒宫。


嫦娥拿到折扇后,皱眉打开扇面,震惊到:十二根长安​玉骨,莹润无瑕,光洁如凝脂,根根都是打磨出来的精致,入手时甚至带了沁然舒凉,若霜雪落在手上。扇面上绘满了紫菀花谷的一片良景和映入眼帘的一句话“紫玉笛,月挽霜,年少春华君莫忘”。情有缘,玉相引。嫦娥被她打动,就此作罢,不再纠结于那一块碎片。


『月缘珠 显真情』​

从此,曾经怀抱玉兔的寒月神君爱上了那把折扇,终日手持折扇坐在月灵台边,不再与玉兔吹嘘着凡间的千奇百怪、七情六欲​,而是观望着月灵台中婉妤吹笛的情景。玉兔在一旁看着嫦娥每日每夜像被婉妤勾了魂一样,装作吃醋到:“嫦娥姐姐在看什么呢?这么痴迷,都忘了小离?”嫦娥瞥了他一眼,敲了敲玉兔的脑袋,故作镇定:“我才没有,左右都是我的玉佩,只是多关注一下罢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只是看着她,就好似已经被她的笛音侵占,紫菀花瓣作景,翩翩起舞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中。直到婉妤学会了足生百花的法术,踩着花瓣遨游在花谷上空,她遐想:小妤她会“飞”了呢,她找得到广寒宫吗,会不会来找我啊...终于,嫦娥下定决心,遣玉兔去紫菀花谷将月缘珠送给她。玉兔看到月缘珠时,惊讶到:“这可是...”嫦娥俏脸一红,推了推玉兔说:“我当然知道,快去快去...”玉兔轻笑一声,奔往紫菀花谷,将月缘珠递给了婉妤。月灵台中,看到婉妤即刻将月缘珠戴在胸前,她心满意足地笑了。


『七月雪 花灵祭』​

​“下雪了诶,我去凡间玩了哦!”玉兔喊到,由于嫦娥每天都待在月灵台边守望婉妤,玉兔寡得很,终于有事可以做了,于是没等嫦娥应声,就已经出了宫门。嫦娥无奈叹气,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月灵台中的婉妤。婉妤在飒飒飞雪之中,翩然似雪,迎风而舞,有说不出的灵性,直让人觉得那绵延千里的雪花都是此刻站在雪地之中这个紫菀花灵的陪衬。直到有支箭射在婉妤脚边,她才意识到:雪...七月...七月雪,不祥之兆啊......果然,一群神职者闯入了她的视野,婉妤紧握紫玉笛,捏出几个笛音应战。嫦娥灵台一震,痛苦到:是他们......她疾步出了宫门飞到凡间,才微微一愣,她从没有去过紫菀花谷,玉兔不在,她只能靠着神识感应紫菀花谷的位置......一路狂奔,心里在嘶吼着: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啊......那些曾经灭了她整个魔道家族的神职者们,如今也要伤害她的婉妤了吗?她悲痛欲绝,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一定要赶上...

嫦娥抱着婉妤,平静如一潭死水。血染红了紫菀花和花上覆着的雪,也染红了嫦娥的眼睛,双目猩红。她还是来晚了,亲眼目睹了,婉妤在漫天飞雪中,从那些神职者手中射出的密密麻麻的箭穿了婉妤的身体而过,洒在皑皑白雪之中的红色,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全是她的血。​她以花灵之魂血祭紫菀花谷......嫦娥顿觉脚步千斤重,风雪飒飒,刮过脸上都是疼。嫦娥一遍一遍地用手擦掉婉妤口中溢出来的血,可那血水越来越多,怎么也擦不干净。婉妤艰难地睁开眼,想帮嫦娥擦擦眼泪,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力举起胳膊,于是笑到:“嫦娥姐姐,我可以叫神君嫦娥姐姐吗?他们寻着玉佩的气息找来了紫菀花谷,逼我说出嫦娥姐姐的下落,嗯...不过还好,妤儿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有用,姐姐,现在安全了,我怎么能让他们伤害嫦娥姐姐呢?唔,不要再哭啦,妤儿心疼。”嫦娥哽咽道:“你怎么这么傻,玉佩的力量足以让他们三魂飞七魄散,为什么要以魂血祭啊?!”婉妤认真地说:“因为那是嫦娥姐姐的东西,妤儿...要护姐姐周全...妤儿走了...姐姐一定要安好啊!”话音刚落 婉妤仙体消散,只留下那泛着紫光的玉佩碎片,和紫玉笛,玉笛尾端,挂着她送给她的月缘珠......嫦娥颤了颤,看着落在手心的玉佩碎片,灵台中浮起一句话:之子于归,十里铺妆;君子常决,只为我待。心尖尖上的月月,我愿嫁你为妻。她笑了,笑容宛若昆仑山十一月的冰雪,不能再凉的模样。她恨啊,恨自己身处广寒,以神职不能踏入广寒的禁令,尽享“天伦之乐”,却忘了,那玉佩碎片,也有着自己的气息,而婉妤则因玉而生。说到底,是她,亲手葬送了婉妤的性命......


『画扇为缘 共赴花期』​

往后的日子里,嫦娥命玉兔打理广寒宫,而她留在了紫菀花谷,吹着紫玉笛,以整一个玉佩滋养紫菀花。在这里,能让她觉得,婉妤一直陪在她身边,不曾离开......她也曾无数次地梦见婉妤,捧着婉妤的脸,又害怕地迅速缩了回去,泪眼朦胧地看着她,卑微的乞求:“我都不敢碰你太多了,你从不在我身边对不对?我面前的你都不过是幻想对不对?是梦,对不对......可纵然这样,你能不能多出现几次?我不碰你,你不消失。小妤,可不可以?”​

那头清晨,她惊醒,眼角含着泪,她梦到,她心爱的婉妤回到了她的身边,梦里​,她们相拥,热吻,共度良宵...她一眼就看到了枕边的折扇,微弱地泛起了紫光,猛的想到:情有缘,玉相引;生仙骨,长安玉。她笑了,握着扇子,像握着她一样。心想:你若回来,我便娶你,把你放在手心里,一直珍重着。

......

数万年后,她们立于浩荡的紫菀花丛中,相距正好。


希望下次紫菀花开时,寒月神君缓缓而来,执婉妤之手,到白头。

『终』​

撞钟写意

月出私语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李商隐《嫦娥》

水在海,石在山,海水不缩石不刊。衔石向海女,口血离离海同干。

——杨维桢《精卫操》


一、浪尖


已教海盐磨蚀,这双唇何须胭脂?

沾湿了微木砾石,恍惚是凶兆的卜辞


如果将桃林都衔空,青史

作何高论:必得申明“精卫”乃是“女娃”

谁令她继承逐日移山的壮志?站上浪尖

就是追讨迷失的蜃楼,建造你我的渡口


波涛围困我,潮水绞杀我。我活着

罡风是我翅下风,吹破高天厚地絮雪无边

我死去,苦雨是...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李商隐《嫦娥》

水在海,石在山,海水不缩石不刊。衔石向海女,口血离离海同干。

——杨维桢《精卫操》

  

  

一、浪尖

  

已教海盐磨蚀,这双唇何须胭脂?

沾湿了微木砾石,恍惚是凶兆的卜辞

  

如果将桃林都衔空,青史

作何高论:必得申明“精卫”乃是“女娃”

谁令她继承逐日移山的壮志?站上浪尖

就是追讨迷失的蜃楼,建造你我的渡口

  

波涛围困我,潮水绞杀我。我活着

罡风是我翅下风,吹破高天厚地絮雪无边

我死去,苦雨是利若秋霜的恸哭

这一生,恰逢山高月小时候

  

姐姐,当我与恶海搏斗,不得不质询

你的飞升。为何要做他们口中的神仙呢,

明知月宫与人间无非两处监牢,纵使

奔袭之势,何尝粉饰了溃逃避世?

  

那桂枝也染了你的衣香么,你递与我

我便捧住了一片冰心,从此无须解释

  

  

二、月巅

  

衣袂正奔月,何以验明此刻的忠贞?

有朝一日云楼泛舟,轻似不复紧张的自身

  

我居蟾宫就如探寻母腹,探寻这副躯干的

松散与稳固、坠落与漂浮。在暂时的失重

和永久的失语中,他们完成了对我的称谓

而在某日,我曾遥见你未曾稍歇的掠翅

  

我是谁的妻子,妹妹,你又是谁的女儿?

肉体的泯灭并不造成过往的消亡,时至今日

壮举纵被命名,我们仍被归属分野

我归青天,你属碧海,但愿夜夜丹心

  

恨只恨当日的潮水未曾打湿袖口,妹妹

你若有一刻听信沧海不可填,又何必讨伐

我的凄居,我太过无垠的寒冷。你求桂枝

不肯盗息壤,何不自行解去我的锦囊?

  

以伐桂,以出奔,还原灶台、庭院、捣衣砧

妹妹,寂寞得磊落,便是我对我的忠贞

带刀白

【羿娥】神入魔族(三)遗失的过去

【先祝娥宝宝1.17生日快乐!顺便提一下,重做之后的羿宝宝生日是12.13,老羿宝宝啥时候就不知道啦,去年忘了祝羿宝宝生日快乐,今年一定记得!】

=========================================

爱情的甜蜜令人沉醉,却也能带来麻烦。后羿和嫦娥彻夜未归,葛洛以为后羿挟持着嫦娥逃跑了,心急如焚,带着一批族人火急火燎地在全村和周围寻找两人的踪迹,彻夜未眠。没想到,两人在早晨自己回到了村子,满身泥土,头发凌乱,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泥脚印。那天早上,葛洛连洗澡的时间都没给他们,就带两人来到了会议大厅。嫦娥本以为自己要因一时冲动被葛洛数落一番,没想到,事情远比她想象得更...

【先祝娥宝宝1.17生日快乐!顺便提一下,重做之后的羿宝宝生日是12.13,老羿宝宝啥时候就不知道啦,去年忘了祝羿宝宝生日快乐,今年一定记得!】

=========================================

爱情的甜蜜令人沉醉,却也能带来麻烦。后羿和嫦娥彻夜未归,葛洛以为后羿挟持着嫦娥逃跑了,心急如焚,带着一批族人火急火燎地在全村和周围寻找两人的踪迹,彻夜未眠。没想到,两人在早晨自己回到了村子,满身泥土,头发凌乱,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泥脚印。那天早上,葛洛连洗澡的时间都没给他们,就带两人来到了会议大厅。嫦娥本以为自己要因一时冲动被葛洛数落一番,没想到,事情远比她想象得更糟。

 

羿娥两人来到会议大厅后,葛洛又派人召来了一个年轻的魔道女孩。那女孩颇有姿色,身材纤细,留着银色的长发,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美貌虽略逊于嫦娥但依旧出众。她身上穿着紫色和粉色相间的抹胸和裙子,赤脚戴着银色的脚链,身上布满了各种金属挂饰,手臂上也有月亮形状的纹身——这是月之魔道家族月祭相关人员的标准装束,而这个女孩,便是目前家族里的祭师、已故的大祭师的徒儿,婉清。

 

“殿下,你看这个。”婉清伸手向嫦娥递出了一支金色的箭矢。“看看箭柄上写的字。”

 

嫦娥一头雾水地接过那支箭,只见箭的尾部赫然刻着一个“羿”字。

 

“这支箭是从我身上拔下来的。”婉清抬起头,死死盯着一脸茫然的后羿。“被屠村的那天,有一个神职者拿着弓箭和长刀闯进了我家,我全家人都被他残忍地杀害了……他抓住我们,把我们绑在我家房子的柱子上,故意用箭射在我父母不致命的位置,折磨他们,等他们血都快流干了,再用刀给他们开膛破肚……好在我身材瘦小,他绑我绑得不够紧,趁他不注意,我挣脱绳子逃跑,他在我背后朝我射了一箭,射中了我的胳膊……”

 

“这是逢蒙的箭。”后羿打断了婉清,“逢蒙是我以前最要好的战友,我们互相把名字刻在对方的箭矢上作为朋友的象征。”

 

“哼,难道,你的战友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吗?”婉清咬着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的脸我永远忘不了,不要以为换个发型我就认不出来你了……”

 

“我从来不会虐杀,也从来不会用刀。”后羿斩钉截铁,“所有神职弓箭手都只带弓箭一种武器。”

 

“行了,别吵了,既然你们各执一词,”葛洛插话制止了他们的争论,“那就交给月神来判断吧。今晚我们带后羿去祭坛,请月神来给他定罪,如果他确实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行,月神便会惩罚他。若他能得到月神的认可,我们便也没有不接受他的理由了。”

 

“月祭……”嫦娥内心泛起一阵不安,虽然她相信后羿没有屠杀过她的族人,但至少他为神明征战四方、镇压过魔种是板上钉钉的事。魔种是这片大陆的原住民,月神会原谅神职者对原住民的杀戮吗?

 

“在这之前,后羿,委屈你待在禁闭室待一天。”葛洛说完,命令侍从把后羿带走。

 

嫦娥咬着嘴唇,眼睁睁地看着后羿被带走,关进禁闭室。她想制止,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她的一身法力都是月神给的,听从月神的安排也理所应当。

 

“阿月,怎么,你不相信月神吗?”葛洛看着极度不安的嫦娥,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还是说,你不相信你那个神职者爱人?”

 

“……我相信。”嫦娥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焦虑的心情。“我都相信。”

 

“族人们都相信月神,如果你想让他们接受后羿,那么他就必须得到月神的认可,可不是你们在一起卿卿我我,族人就会认他这个驸马。”葛洛说完,把手放在嫦娥肩膀上,带着她朝族人们为她准备的新房间走去。“赶紧去把身上的泥洗一洗,晚上我带你去祭坛。”

 

 

 

魔道族人把新的祭坛修筑在了一处很隐蔽的地方,祭坛旁边树木丛生,形成了一道天然的保护罩,即使从天空中鸟瞰也极难发现。那一晚,圆月当空,村里的族人成群结队地来到祭坛周围,准备亲眼目睹神职者被降下神罚的一刻。嫦娥失神地站在祭坛边上,看着祭师在祭坛的神柱边背诵祷文,为马上开始的请神仪式做准备。

 

后羿在众目睽睽下走上祭坛,按照祭师吩咐站在五个神柱中间。随后,祭师念出了一段更长的咒语,与此同时,五根神柱开始发出淡紫色的光。

 

嫦娥聚精会神地听着祭师念咒,生怕她因为私仇作法来攻击自己的爱人。好在祭师没有私自篡改祷文,咒语念完后,整个祭坛已经被紫色的微光笼罩。

 

嫦娥紧紧盯着后羿,心跳几乎停止。后羿在祭坛中间疑惑地眨着眼睛左顾右盼的样子竟有一些可爱,让嫦娥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温柔的微笑。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容就转变为了恐慌——只见五根神柱齐刷刷地对着后羿射出了紫色的光柱,光柱命中的同时,后羿痛苦地跪在了地上,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夫君!!”嫦娥大惊失色,欲飞上祭坛解救爱人,却被祭师婉清拦住。

 

“殿下,看到了吧,月神在惩罚这个罪大恶极的人,他会用生命偿还犯下的罪行。”婉清语气平静,似乎这个结果正是她想要的。“你应该高兴月神及时制止了你把心交给一个罪人……”

 

祭师话还没说完,后羿已经愈发虚弱。只见他踉踉跄跄几乎要倒地,嘶吼声也逐渐变成了呻吟。看到爱人如此痛苦,嫦娥再也按捺不住,她动用月光之力,轻易地打倒了祭师,随后又发出月芒将祭坛的柱子打碎。随着那些巨大的石墩碎裂,淡紫色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后羿停止了颤抖,无力地瘫倒在地。

 

“夫君!”嫦娥哭喊着扶起不省人事的爱人,焦急地拍打着他的脸颊试图唤醒他。后羿的胸脯急速起伏着,这说明他还活着,让嫦娥稍微放了心。她伸手去掐爱人的人中,忽然发现后羿的脸上竟然挂着两行泪水,而且眼泪还在不断地从他紧闭的双眼中缓缓渗出。

 

“这是要造反了?”嫦娥毁掉祭坛让葛洛十分震怒,他转头对随从命令道:“干掉后羿!”

 

侍从们拿起法器,几发光弹迅速地飞出,直奔后羿面门。等嫦娥反应过来,光球已经飞到了她跟前——她早已来不及替爱人挡下攻击。眼看后羿的头骨就要被打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后羿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护盾——和嫦娥觉醒力量那晚出现在她周围的环身盾几乎一模一样——将族人们的攻击弹开了。

 

“是月神……?”葛洛目瞪口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月神在保护他!”

 

“月神降临了!”族人们纷纷跟着葛洛跪地,为他们刚才对月神的无礼谢罪。在族人们的祈祷声中,后羿在嫦娥怀里逐渐恢复了意识。他似乎没有受伤,醒来之后,马上就挺直了身板,稳稳地坐在了祭坛中间。

 

“夫君……你没事!”嫦娥大喜过望,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忍不住一把抱住爱人,用力地吻在他脸上。被嫦娥紧紧搂住的后羿仍然在失神,眼泪仍然挂在脸上,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黯淡的目光透出满满的悲伤。

 

“夫君……?”嫦娥察觉到了后羿的异常,于是抬起头,关切地捧着他的脸。“你怎么了……?你哭了……”

 

“我……”后羿似乎才回过神,他伸出手指在脸上摩挲,果然感觉到了泪水。“我没事,娘子……”后羿擦干眼泪,对嫦娥挤出了微笑,“我好像找回了一段被我遗忘的记忆,”刚说完,他又摇了摇头,“不,应该是被神明封印了的记忆。”

 

“记忆?”嫦娥这才明白,刚才祭坛上发出的淡紫色光芒是月神在帮助后羿解开神明在他记忆中的封印。她双手环抱着爱人,耐心地等他继续说下去,与此同时,葛洛和几个随从也聚精会神地听着。

 

“我一直以为我的父母死于魔种的入侵,是神明救下了我,把我养大,我连父母的样子都不记得。”后羿的声音中充满悲伤,“可是刚才我看到了他们……那时候我还很小,我们一家没有固定的住所,我跟着父母一起到处搬家……但我不清楚搬家的目的……”

 

从后羿的声音里,嫦娥能听得出来这是一段悲伤的回忆。她紧紧握住爱人的手,用手指轻抚他的手背安慰他,继续侧耳倾听。

 

“搬家的路途中,我总能看到神职者在我们身边来来往往,那时我特别羡慕他们,有威力强大的武器,还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而我只能每天用弹弓打鸟……虽然百发百中,但是得到的不过是一些麻雀和乌鸦的尸体。”后羿的语速很慢,很明显他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大概是我六岁那年,有一天我和父母搬到了新的居所,还有很多其他的百姓在这里聚集。我们全都住在帐篷里,条件很恶劣,但刚过了几天,就有大批的神职者来到了这里。其中两个拿着弓箭的神职者进了我家的帐篷,告诉我们,他们觉得我天赋异禀,是个神职者的好苗子,不顾我父母苦苦哀求,要把我从我他们身边带走。”

 

“六岁?”嫦娥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抚摸着后羿的头发。“好残忍……”

 

“的确很残忍。”后羿闭上眼睛,嘴唇颤抖,“可是我高兴极了。我迫不及待地甩开了父母,跟着他们,登上了一个会飞的巨大飞行器。和我一起的还有很多其他的小孩子和年轻人,我们被带到一个能量核心旁边,轮流进入一个小房间里,接受核心能量的照射。”

 

“是方舟核心吗?”葛洛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错,我后来才知道这个核心的名字,以及它的用途——用来创造人类,以及把人类改造成神职者。大概也就是在这里,神明封印了我过去的记忆。我被改造完成后,就被一些神职者带进了新兵的队伍,但是我看到,有一些人接受改造后却直接被押上了像囚车一样的运输工具,他们的共同点是,头发变成了银白色……”说完,他看向身边的嫦娥,疼爱地用手拨弄她的头发。“就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

 

“那是,他们认为改造失败的……魔道族人……”葛洛的嘴唇止不住地颤抖,一段不堪回首的惨痛记忆在他脑海中浮现。

 

“神明的训练非常严格,除了战斗能力,我们还被要求学习文化知识,经常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好在经过改造后,我的肉体得到了强化,成长速度激增,得以承受住他们魔鬼般的修炼……神明每过一个月都会带走一些人,我再没看见过他们回来——我们被告知这些人表现不好,被淘汰了,只有坚持到最后不被淘汰的人才能获得和神明平起平坐的力量。为了变得更加强大,我拼命地训练我最擅长的射术,因为我知道,在那个强者如云的兵营,只有发挥专长才能脱颖而出。我的努力收到了成效,在我十三岁那年,我被神明调到了弓箭手的精锐部队,并在一年后上了战场,镇压造反的魔种。”

 

说到这,后羿原本沉重的声音开始变得平缓,像是情绪在慢慢好转。“魔种被成功镇压,我也在战斗中立了头功。之后的休战期,我被派往魔道族人的领地站岗,负责监视他们的行动。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你。”说完,后羿微笑着轻轻摸了摸嫦娥的脸颊。“除了站岗,我还会经常被派去执行一些暗杀魔种首领的任务。我当时的射箭技术已经相当纯熟,总是能一箭封喉,从未失手。可是,神明承诺过我的和他们比肩的力量却始终没能兑现。几年之后,神明突然告知我不用再做放哨的工作。我本以为我要得到重用,没想到,新的任务竟然是屠杀和处决……”

 

“然后,你就在刑场上救下了阿月,对吗?”葛洛的老泪已然浸湿了他的眼角,“怪不得月神会保护你……真是天佑魔道啊!”说完,他转身对那些看热闹的魔道族人命令:“还看什么?退下,回家去吧!”

 

“等等……”嫦娥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语气也变得冷酷了起来。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叫住了正想要离开的祭师。“你为什么,要诬陷我的爱人?”

 

婉清吓得魂不守舍,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嫦娥跟前,泪流满面。“殿下……我错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我们魔道族人一直为消除神明的偏见而奋斗着,你却在这里制造偏见?”葛洛盯着跪在地上的祭师,怒不可遏。“阿月,怎么处理她,全由你说了算。”

 

“夫君,你觉得呢?”嫦娥回头问后羿。

 

“殿下,求求您,饶我一命吧,我……我只是不希望看到,我们魔道族人只能靠神职者的怜悯避免被灭族……”婉清大哭着朝嫦娥求饶,“我的父母和师父都被神职者杀死了,所以我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才……”

 

“魔道家族能挺过那场屠杀延续下来,绝对不是依靠我的怜悯。”后羿缓慢地从地上站起来,整理衣襟,站在了嫦娥身边。“我们是同源的生命,本来根本没有神职者和魔道家族之分,神明为了自己的利益蔑视生命,欺骗神职者为他们卖命,视魔道家族为落后、危险的种族,企图用屠族掩盖自己的过错,他们的失败不可避免。”

 

“夫君?”嫦娥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您……您愿意原谅我……?”婉清抬起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如果我们再互相残杀,神明就得逞了。”后羿平静地回答。

 

 

 

晚上,葛洛将羿娥两人送到族人为他们准备的一个相当宽敞的新房间,临走前,他对后羿抱拳施礼。

 

“后羿,一开始我不相信你,对你失礼,还望你多包涵。”

 

“我能理解,葛洛大人。”后羿回礼道。

 

“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东西,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用得到。”葛洛指了指一个放在桌边的小盒子,使了使眼色。“那么,我就告辞了,你们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他转身带上门离开了两人的房间。

 

“夫君,今天让你受苦了。”嫦娥拉着后羿的手坐在床边,“我们刚一起逃亡的时候,我不太懂事,总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没了父母很可怜,把怨气都撒在你身上,殊不知你也一样……对不起……”

 

“这哪能一样呢,若不是我无知,我根本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后羿搂着嫦娥,亲昵地亲吻她的额头。“每个人都有成长的过程。”

 

“以后,族人们就不会再仇视你啦。”嫦娥开心不已,她用手抚摸着光滑的床垫,环顾装修精致的房间。“这房子,不必我小时候的逊色呢,还有这床……好宽敞啊。”

 

看着爱人开心地铺床的样子,后羿顿觉幸福感油然而生。原本他以为是自己救了嫦娥,记忆的封印被解开后,他才发觉自己才是被救赎的那一个。若不是他的爱人,恐怕他会永远被困在在神明的掌控之中,做着获得强大力量的白日美梦,永远不知爱为何物。想到这,他把手放在嫦娥后背上,轻声对她告白。

 

“娘子,遇到你,我真是三生有幸。”

 

后羿话音刚落,嫦娥就转过身,猛地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用力吻了几下,差点让他失去平衡摔倒。

 

“再说一次,好吗?”她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后羿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让嫦娥如此高兴,他抱着嫦娥坐在了床上,把嘴凑到她耳边,轻柔而缓慢地对她说:“我能遇到你,乃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

 

这一次,没等他说完,嫦娥的香唇就堵住了他的嘴,随后把整个身体都依靠在他身上,将他扑倒在了床上。幸福的火花随着嘴唇的摩擦而迸出,昨天那难忘的一晚带来的瘾又在两人心中蠢蠢欲动。这一吻持续了很久,再抬起头时,两人已然面红耳赤。

 

“谢谢你,夫君,我……真的好高兴。”嫦娥热泪盈眶,后羿的告白让她知道自己也被爱人所依赖着,比被他保护更加令她感动。“我爱你,三生三世都会一直爱你……”

 

“哭什么呀,娘子?”后羿笑着吻去嫦娥眼角的泪水,“未来的日子,我们会很幸福,以后,你再也不需要哭了。”


--------------------------------------------

【开头剧情部分结束,接下来会是甜饼了】

Kristin

分享四位王者大姐姐的美图吖~

分享四位王者大姐姐的美图吖~

苦茶茶茶tea

“广寒宫的玉桂勉强可以衬衬司法天神吧。”


灵感来源&原文:【戬娥】逐雪 by Clarestar 

@Clarestar 圈c劳斯

*配色有参考

“广寒宫的玉桂勉强可以衬衬司法天神吧。”


灵感来源&原文:【戬娥】逐雪 by Clarestar 

@Clarestar 圈c劳斯

*配色有参考

神奈川
我的四十胜率打野鹅

我的四十胜率打野鹅

我的四十胜率打野鹅

钰呀

王者荣耀嫦娥

今天是她的生日

王者荣耀嫦娥

今天是她的生日

犬子的树
天蓬和嫦娥的孩子你见过吗?
天蓬和嫦娥的孩子你见过吗?
平方ww
嫦娥姐姐生日快乐!是生贺稿🥳

嫦娥姐姐生日快乐!是生贺稿🥳

嫦娥姐姐生日快乐!是生贺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