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子煜

29356浏览    630参与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8(刺客现代文)

  毓骁谦虚的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

  “至少比我开得要好,”子煜顿了顿又说道,“像我每次都不能把瓶塞成功拔出来。”

        毓骁好奇的询问道:“瓶塞拔不出来不就不能喝瓶里的酒了吗?”

        子煜不以为然的回答道:“既然拔不出来,那就索性把瓶塞塞进酒瓶里就好了。”

        毓骁不明所以的反问道:“那样不会有木屑掉进...

  毓骁谦虚的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

  “至少比我开得要好,”子煜顿了顿又说道,“像我每次都不能把瓶塞成功拔出来。”

        毓骁好奇的询问道:“瓶塞拔不出来不就不能喝瓶里的酒了吗?”

        子煜不以为然的回答道:“既然拔不出来,那就索性把瓶塞塞进酒瓶里就好了。”

        毓骁不明所以的反问道:“那样不会有木屑掉进酒里吗?”

        子煜肯定的回答道:“会啊!但是生活偶尔也需要添加一些料。”

  “那看来今晚没有料可以添加了。”毓骁边说边把倒好的两杯葡萄酒中的一杯递给子煜。

        ……

  子煜接过高脚杯之后说道:“谢谢!”

        “子煜,为你答应和我一起听音乐会而干杯!”

        “也为阿骁你请我去听音乐会而干杯!”

        说罢,毓骁和子煜一起和对方干杯。

        ————————————————————分割线————————————————————

        这天早上,执明正在餐厅里吃早餐。

        ……

  突然,陵光拿着一只雨燕形状的风筝从外面走了进来。

  执明说道:“阿陵,快来吃早餐,都快凉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7(刺客现代文)

  “只有这样好像不够吃,”子煜看着锅旁边的两盘很浅的牛肉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就转身打开身后的冰箱。

  然而冰箱里只剩下意大利面了,因此,子煜就拿出意大利面放入锅里煮。

  ……

  等煮熟之后,子煜就把意大利面从水里撩起来分别装两个盘子,然后又将刚刚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淋在意大利面上面。

  ……

  子煜把锅洗干净之后说道,“大功告成!”

  紧接着,子煜就端着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意大利面离开厨房。

  ————————————————————分割线————————————————————

  子煜对坐在餐桌前等候的毓骁说道:“让你久等了,阿骁!”...


  “只有这样好像不够吃,”子煜看着锅旁边的两盘很浅的牛肉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就转身打开身后的冰箱。

  然而冰箱里只剩下意大利面了,因此,子煜就拿出意大利面放入锅里煮。

  ……

  等煮熟之后,子煜就把意大利面从水里撩起来分别装两个盘子,然后又将刚刚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淋在意大利面上面。

  ……

  子煜把锅洗干净之后说道,“大功告成!”

  紧接着,子煜就端着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意大利面离开厨房。

  ————————————————————分割线————————————————————

  子煜对坐在餐桌前等候的毓骁说道:“让你久等了,阿骁!”

        “不会啊!”毓骁微笑着起身接过子煜手上的意大利面,然后帮他拉座位,“请坐!”

       ……

  “谢谢!”子煜在向毓骁道谢之后入座。

  “既然我们是吃意大利面,那又怎么能不喝葡萄酒呢?正好我这边有一瓶表哥去年从他朋友的天玑酒庄带回来送给我的葡萄酒。”说罢,毓骁转身在身后的酒柜上取下一瓶葡萄酒,然后坐到子煜对面的座位上把瓶塞用开瓶器旋转后拔出来。

  ……

  “阿骁,你这开瓶的熟练程度一点不比酒店的服务员差哎!”子煜一脸崇拜的看着毓骁。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6(刺客现代文)

  买完菜之后,毓骁和子煜就一起回毓公馆来了。

        ————————————————————分割线————————————————————

  “阿骁,你家厨房在哪里?”一走进客厅,子煜就这么询问毓骁。

        毓骁回答道:“左拐就可以了。”

        “谢谢!”说罢,子煜接过毓骁手上拎着的食材向厨房走去。...


  买完菜之后,毓骁和子煜就一起回毓公馆来了。

        ————————————————————分割线————————————————————

  “阿骁,你家厨房在哪里?”一走进客厅,子煜就这么询问毓骁。

        毓骁回答道:“左拐就可以了。”

        “谢谢!”说罢,子煜接过毓骁手上拎着的食材向厨房走去。

        毓骁微笑着询问道:“需要我过去给你打下手吗?”

        子煜头也不回的回答道:“不用了阿骁,你坐在客厅里等就好了。”

  ……

  毓骁看着子煜的背影微笑了一下,今天对他而言就是所谓的小确幸了吧!

        ————————————————————分割线————————————————————

        进入厨房之后,子煜先将牛肉用水煮一下,在煮牛肉的同时,他将胡萝卜和蘑菇分别切好丁。

  ……

  煮好牛肉之后,子煜又将胡萝卜和蘑菇用水煮一下。

  ……

  煮胡萝卜和蘑菇的同时,子煜又把刚刚煮过的牛肉放入平底锅里煎。

  ……

  煎好牛肉之后,子煜又将煮好的胡萝卜和蘑菇盛起来。

  ……

  接着,子煜又将胡萝卜和蘑菇混合做成酱汁淋在牛肉上面,然后再将牛肉盛起来分别装了两个盘子。

  ……

  子煜最后再在牛肉上面撒上一些黑胡椒粉。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5(刺客现代文)

  走进超市之后,毓骁就推着购物车走在子煜的身旁。

        而子煜则是开始挑选要购买的食材。

        ……

  毓骁突然询问道:“子煜,你有听过小确幸这个词吗?”

        “听过,但是我不太明白它的意思。”子煜边说边把一盒牛肉放进购物车里。...


  走进超市之后,毓骁就推着购物车走在子煜的身旁。

        而子煜则是开始挑选要购买的食材。

        ……

  毓骁突然询问道:“子煜,你有听过小确幸这个词吗?”

        “听过,但是我不太明白它的意思。”子煜边说边把一盒牛肉放进购物车里。

        毓骁解释道:“小确幸的意思就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它是稍纵即逝的美好,小确幸的感觉在于小,每一枚小确幸持续的时间为三秒至一整天不等。”

  ……

  子煜把一盒胡萝卜放进购物车之后询问道:“你可以解释的清楚一点吗?”

        毓骁回答道:“可以啊,那就举几个例子好了,比方说摸摸口袋,发现居然有钱;电话响了,拿起听筒发现是刚才想念的人;你打算买的东西恰好降价了;排队时,你所在的队动得最快;自己一直想买的东西,但是很贵,一天你偶然的在小摊便宜的买到了。”

  子煜微笑着反问道:“那我一直想听音乐会却没有机会,可是阿骁你今天就请我听音乐会了,那这算不算我的小确幸呢?”

        毓骁微笑着回答道:“应该算是吧!”

        接着,毓骁和子煜又继续往前走去挑选食材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4(刺客现代文)

        音乐会结束之后,毓骁和子煜一起从大剧院里走了出来。

    ……

  子煜微笑着说道:“阿骁,谢谢你请我听音乐会。”

  毓骁也微笑着说道:“不用谢,反倒是我应该跟你说声抱歉,在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听音乐会的情况下强行让你陪我一起听音乐会。”

        子煜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要听一场音乐会,只不过一个人来听感觉怪怪的。”...


        音乐会结束之后,毓骁和子煜一起从大剧院里走了出来。

    ……

  子煜微笑着说道:“阿骁,谢谢你请我听音乐会。”

  毓骁也微笑着说道:“不用谢,反倒是我应该跟你说声抱歉,在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听音乐会的情况下强行让你陪我一起听音乐会。”

        子煜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要听一场音乐会,只不过一个人来听感觉怪怪的。”

        毓骁微笑着说道:“如果以后你想听音乐会的话,我随时奉陪。”

        子煜客气的反问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毓骁看了一样手表之后询问道:“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了,你不介意陪我一起去吃个晚餐吧?”

  子煜提议道:“为了感谢阿骁你请我听音乐会,我决定亲自下厨感谢你,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那去你家还是我家?”毓骁没有想到子煜会为了他亲自下厨,他别提多高兴了。

        子煜思考了一下说道;“去你家好了,你家比较近。”

        毓骁微笑着答应道:“好!那我们先去超市买菜,因为我家冰箱里的菜都吃完了。”

  接着,毓骁和子煜便一起上车,然后向超市的方向行驶而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3(刺客现代文)

        毓骁询问道:“那我应该怎么邀请子煜呢?”

        莫澜回答道:“顺其自然就好。”

  “谢谢你,莫澜,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罢,毓骁拿起办公桌上的两张音乐会门票向外跑去。

        ……

  “毓总,要加油啊!”莫澜默默的替毓骁加油,然后他也走出毓骁的办公室。...


        毓骁询问道:“那我应该怎么邀请子煜呢?”

        莫澜回答道:“顺其自然就好。”

  “谢谢你,莫澜,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罢,毓骁拿起办公桌上的两张音乐会门票向外跑去。

        ……

  “毓总,要加油啊!”莫澜默默的替毓骁加油,然后他也走出毓骁的办公室。

        ————————————————————分割线————————————————————

        因为今天子煜是休假,所以毓骁在离开遖宿传媒之后就直接打电话把他约到了大剧院了门口。

        子煜不解的询问道:“阿骁,你约我来大剧院是有什么事情吗?”

  “走吧,音乐会快开始了!”毓骁很顺其自然的牵起子煜的手走进大剧院。

        ……

        一路上,子煜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被毓骁牵着,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分割线————————————————————

  进入大剧院的演艺厅之后,毓骁和子煜就按照门票上面的座位入座,他们的座位是在中间偏前面一点。

   ……

  毓骁和子煜坐下之后没多久音乐会就开始了。

熹

【刺客列传】天下为棋(1)

01.布棋

       天权国 御花园溪边水榭

       “王上,此次天矶之行,微臣带回来一个人。”

       “哦~不知是何人?”

       “前瑶光国王子—慕容黎。”

       “砰!”...


01.布棋

       天权国 御花园溪边水榭

       “王上,此次天矶之行,微臣带回来一个人。”

       “哦~不知是何人?”

       “前瑶光国王子—慕容黎。”

       “砰!”

       “慕容黎”三个字犹如一道惊雷重重的砸在了天权王执明的心上,他正要送到嘴边的茶杯顿时从手上滑落,滚烫的茶水洒进了宽大的衣袖内顺着纤细的手臂一直往下淌,白净的皮肤被烫红了一大片。

       莫澜见状连声唤来了侍从取来了烫伤药,他一边给执明抹药,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执明的表情:“王上,瑶光被天璇所灭,慕容黎必定与天璇王陵光不共戴天,我们何不帮他一把,借他之手谋夺天下。”

       执明听完莫澜的提议,唇角微微上扬,眼神似笑非笑的盯着莫澜细细打量。

       莫澜下意识低下头假装干咳,试图避开执明投来的目光。

       此时正值初夏,天气还不太热,水榭四周不时有缕缕凉风伴着似有若无的花香缓缓拂来,可莫澜却觉得身上莫名的炽热,背上还一阵阵冒冷汗。

       君臣间静默了半晌,执明骤然收回了目光,粲然一笑: “那慕容黎模样生的极美,听说在天矶国宴上最为叫人惊艳,不知爱卿觉得他如何呢?”

        “微臣有罪。”莫澜被戳中了心思,一下子有些慌乱无措,赶紧跪地请罪。

       莫澜自知自己到底还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总归逃脱不出这世间情爱,那夜初见慕容黎,他方才知晓何为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王上,微臣不该因公假私…”

       “过几日本王想去你府上玩儿。”执明不待莫澜再多说些什么,起身扶起了莫澜。

       一年前,瑶光王城被天璇大军攻破,瑶光王室因拒不归降,皆被逼得以死殉国,执明当时还曾惋惜慕容黎对自己有大恩,而自己却未能够亲自报恩,不想慕容黎竟然死里逃生,还来到了天权,不知这算不算是缘分匪浅呢?

       自从天璇王陵光派遣死士裘振刺杀了天下共主啟昆帝,钧天国就此覆灭,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中垣大地除了一些必须依附着大国而生的夹缝小国,近乎是四分天下——天璇、天矶、天枢、以及天权。

       几个大国之间表面上是一团和气,各不相犯,但实际上早就是暗藏杀机,剑拔弩张,只待有一把刀捅进来,彻底打破眼前的假象。

       慕容黎看起来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三日后,莫澜在府中举办夜宴,不仅邀约了执明,还请来了一群王侯子弟作陪。

       执明好不容易挨完了太傅的一顿数落,等他去到莫澜府邸时,恰好撞上一帮平日里总爱装出一副道貌岸然样的公子哥们被慕容离略施小计灌得酩酊大醉,丑态百出,一时间场面倒颇为有趣儿。

       “莫澜,这位就是你带回来的乐师吗?”执明瞥了眼正堂中央一袭红衣的男子,负于身后的手暗自紧握成拳。

       幼年时执明曾受过慕容黎的大恩,虽然彼时仅是匆匆一面,但慕容黎的五官容貌却是始终深藏于他的记忆里,不曾有过丝毫淡忘。

       现下故友重逢,往事历历涌上心头,执明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先是好一番百感交集,接着所有思绪交融演变成了怅惘,然后又全都消散,最终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念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对啊。”莫澜自从执明一进来,就始终注意着执明的表情,从执明平静的脸上他看不出其想法,不过凭借着他对自家王上的了解,王上既然有此一问,大概是默许了自己所献之计策,于是他连忙出声示意慕容黎上前行礼:“慕容乐师快来见过王上。”

       “草民见过王上。”慕容黎身体略微前倾,看似端正的朝执明躬身行了一礼,不过他冷若寒霜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半分恭敬可言。

       慕容黎早在瑶光未灭前就听闻过执明的“美名”,此人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君,成日里耽于享乐,荒废朝政。这样的人虽说是自己复仇计划中最紧要的一枚棋子,但他还是打心底里瞧不上执明这种只懂得吃喝玩乐的草包国主。

       执明从回忆里挣脱出来,假装一脸扫兴地说道:“罢了,罢了,这些虚礼都免了吧,既然都醉成这样,本王今儿就不跟你们玩了。”

       执明说完,转身离开前又瞄了瞄慕容黎,内心隐隐期待着慕容黎到底会带给自己怎样一出精彩绝伦的戏码。

       “当真是个妙人!”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0(刺客现代文)

  毓骁微笑着说道:“子煜,不要紧张,跟你开玩笑的。”

        “阿骁!一点都不好笑!”子煜刚刚真的被毓骁吓到了,他甚至还误以为自己得罪毓骁然后要被炒鱿鱼了。

        毓骁绅士的说道:“如果刚刚的玩笑吓到你了,那么我就向你道歉。”

  “不用了啦!”子煜给自己和毓骁一个台阶下。

  子煜可不敢让自己的上司向他道歉,况且毓骁也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阿骁。”接着,子...

  毓骁微笑着说道:“子煜,不要紧张,跟你开玩笑的。”

        “阿骁!一点都不好笑!”子煜刚刚真的被毓骁吓到了,他甚至还误以为自己得罪毓骁然后要被炒鱿鱼了。

        毓骁绅士的说道:“如果刚刚的玩笑吓到你了,那么我就向你道歉。”

  “不用了啦!”子煜给自己和毓骁一个台阶下。

  子煜可不敢让自己的上司向他道歉,况且毓骁也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阿骁。”接着,子煜就下车走进家里。

        ……

  毓骁在目送子煜进屋之后也向毓家行驶而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莫澜正开车赶往天权农场。

        ————————————————————分割线————————————————————

        傍晚的时候,翁彤来到客厅里面准备叫执明和陵光去吃晚餐。

        翁彤毕恭毕敬的说道:“执先生,晚餐好了。”

        翁彤话音未落,执明就对他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正趴在他大腿上睡觉的陵光。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9(刺客现代文)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另一方面,毓骁和子煜也回到了宣城。

        ……

  子煜感谢道:“阿骁,谢谢你送我回家。”

  毓骁微笑着说道:“谢什么,是我占用了你的时间,应该是我跟你说谢谢才对啊!”

        子煜微笑着说道:“我身为你的助理,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啊,所以你就不要跟我客气啦!”

        毓骁微笑着反问道:“子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你先跟我客气,然后我才跟你客气的?”

        “阿骁,怎么说的好像是我错了一样。”子煜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毓骁开玩笑似的反问道:“那难道是我的错吗?”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没大没小的跟毓总你顶嘴的。”子煜误以为毓骁生气了,于是赶紧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

  然而其实毓骁和子煜谁都没有错。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5(刺客现代文)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执先生您请放心,天权农场一切都安好。”见执明不愿意提及受伤的话题,所以裘振也不再把那个话题继续下去。

  “那我就放心啦!”执明欣慰的点了点头。

        ……

  在准备离开天权农场之前毓骁叮嘱道:“裘振,接下来天权农场也麻烦你多留意一点了,我和子煜还有事情就先回宣城去了。”

        裘振保证道:“放心吧毓先生,我会的!”

        “表哥、陵公子,那我和子煜就先回去了。”毓骁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再见了执先生、阿陵!”子煜也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执明说道: “一路顺风!”

        陵光说道:“后会有期!”

  接着,毓骁便开车载着子煜返回宣城。

  ……

  而陵光也在毓骁和子煜离开天权农场之后,推着执明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4(刺客现代文)

  执明微笑着说道:“等下了车之后,我让阿骁或者裘振带你好好参观天权农场。”

        执明话音未落,陵光就不高兴的反驳道:“我不要别人陪我!”

        “可是天权农场很大的,你第一次来,要是没有熟人带路的话,你会迷路的。”执明还不知道陵光心里的真实想法,他误以为陵光是不喜欢被人陪着。

        “那你陪我参观不就好了!”陵光自然而...

  执明微笑着说道:“等下了车之后,我让阿骁或者裘振带你好好参观天权农场。”

        执明话音未落,陵光就不高兴的反驳道:“我不要别人陪我!”

        “可是天权农场很大的,你第一次来,要是没有熟人带路的话,你会迷路的。”执明还不知道陵光心里的真实想法,他误以为陵光是不喜欢被人陪着。

        “那你陪我参观不就好了!”陵光自然而然的将这句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发现这句话里蕴藏着什么含义。

  执明感叹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陵光反问道:“难道执先生忘了之前在医院里我跟你说的话了吗?我跟你说过,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到的!”

        执明回答道:“我当然记得,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可是……”

        执明话未说完,陵光就打断他的话头说道:“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执先生,而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执先生,您人这么好,老天爷也一定不会忍心让您一辈子都坐在轮椅上啊!”子煜插了一句话,不过他也是在帮陵光鼓励执明。

        “谢谢你,子煜公子!”虽然执明的心情很低落,但是他依然很有礼貌的向子煜道谢。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8(刺客现代文)

  毓骁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子煜说道:“毓总,既然你要送执先生和阿陵回天权农场的话,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子煜,你跟我一起送我表哥和陵公子,这是老板的命令!”其实毓骁是觉得如果只有他自己送执明和陵光的话,他到时候可能再度成为电灯泡。

        “那好吧!”身为助理,子煜也不好拒绝老板的命令。...


  毓骁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子煜说道:“毓总,既然你要送执先生和阿陵回天权农场的话,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子煜,你跟我一起送我表哥和陵公子,这是老板的命令!”其实毓骁是觉得如果只有他自己送执明和陵光的话,他到时候可能再度成为电灯泡。

        “那好吧!”身为助理,子煜也不好拒绝老板的命令。

        ————————————————————分割线————————————————————

  与此同时,莫澜也刚刚结束时装发表会的T台走秀,他本想尽快离开,然后去医院探望执明的。

  但由于莫澜在模特界的名气不小,所以他刚想离开后台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

  “莫公子,可以给我们拍几张照吗?”记者们络绎不绝的询问着莫澜。

        “当然可以啊!”莫澜表面上微笑着在记者们面前摆出几个姿势给他们拍照,但心里其实在骂这些记者不会看情况,可是为了公众形象他又不可以当众跟他们翻脸。

        ……

  就这样,莫澜不停的被记者们拍照,一直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他才离开时装发表会的现场。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7(刺客现代文)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的表弟毓骁,这位是我的助理子煜。”毓骁把自己和子煜介绍给陵光认识。

        “陵公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子煜就好!”

        “子煜你好,我是陵光,你叫我阿陵就好!”

        就这样,陵光和子煜成为了朋友。...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的表弟毓骁,这位是我的助理子煜。”毓骁把自己和子煜介绍给陵光认识。

        “陵公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子煜就好!”

        “子煜你好,我是陵光,你叫我阿陵就好!”

        就这样,陵光和子煜成为了朋友。

        “你好,毓先生!”陵光微笑着向毓骁打招呼。

  “你好!”毓骁也微笑着向陵光打招呼。

        陵光用确定的语气证实道:“很高兴认识你,曾经听我表嫂说过,你是一位传媒公司的老板,而且还是时尚圈的伯乐?”

        “怎么,陵公子你有兴趣当模特?”毓骁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对面的陵光,以陵光高挑的身材的确是当时装模特的料。

        陵光摇头否决道: “不是啊,我是学酒店管理的。”

  “也对,你表哥是酒店的总裁,全钧天谁不知道天璇酒店,不过我疑惑的是,为什么你的表哥公孙钤身为酒店唯一的继承人却是律师行业出身的,而不是继承人的陵公子你却学的是酒店管理?”自从那天在新闻上看到公孙钤的就职发布会之后,毓骁就一直很疑惑。

  陵光解释道:“你别看我在云蔚泽酒店管理学院学习,但对于真正的酒店管理,我却远远不及我表哥那个非专业出身的管得好。”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6(刺客现代文)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阿陵是无辜的,他不应该被卷入我和公孙钤的战争里。”

  ————————————————————分割线————————————————————

  在门外的陵光听到执明说已经放下心中的仇恨之后很是欣慰,于是他便推开门走进病房。

        ————————————————————分割线————————————————————

        “执先生,我已经替你办好出院手续了,我们要怎么去天权农场?”刚刚在门外听到的话,陵光只字未提。

        “包在我身上!”毓骁自告奋勇的对执明和陵光说。

  子煜附和道:“是啊!毓总会开车送你们回天权农场的,执先生的农场真的很漂亮!”

  “以前都没有听表嫂提起过,”陵光顿了顿又询问道,“请问,你们两位是?”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5(刺客现代文)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没关系的!”执明微笑着示意陵光不必担心。

        陵光说道:“那我明天就帮你办出院手续。”

  执明说道:“我想快点回到天权农场。”

        “这样啊……那好吧,我这就去帮你办出院手续!”说罢,陵光转身向外走去。

  ……

  毓骁和子煜一起看了一眼陵光的背影又一起看了一眼执明,然后很有默契的说道:“敢情他俩刚才完全把咱俩当空气了,我们居然还坐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电灯泡!”

  “阿骁、子煜公子,你们还在这里哦?”执明以为他和陵光说话的时候,毓骁和子煜就离开了,但却没想到他俩还坐在沙发上。

        毓骁反问道:“表哥,谁跟你说我们走了?”

        子煜好奇的询问道:“执先生,刚刚那个男孩子是谁啊?”

  执明回答道:“他的公孙钤的表弟!”

        “那他不就是……”毓骁很快就反应过来,但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辰星之明

刺客列传之天下有风(82)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慕容黎相关……

【下部——六壬】10


  太一楼前厅中,佑逊将此前在赤谷城中收到的遖宿信件,呈交于执明过目。

  执明迅速浏览了一遍,信中点名邀请玉衡、琉璃二君,能够排除不利因素,前往天玑国旧都鼓戈城议谈,为表诚意遖宿将以金蕊雪莲作为交换。信纸背面还盖有一方红印,执明认得,那是他送给慕容黎的共主玉玺“恩泽天下”。

  信中虽然只字未提执明,但执明却很清楚,自己就是那最大的“不利因素”。他和毓骁一向不对付,尤其是在阿黎的问题上。若是自己去了,多半就谈不成了,说不得又要再起兵祸。而且鼓戈城地处天玑腹地,孤军深入于己方十分不利。

  其次便是仲堃仪...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慕容黎相关……

【下部——六壬】10


  太一楼前厅中,佑逊将此前在赤谷城中收到的遖宿信件,呈交于执明过目。

  执明迅速浏览了一遍,信中点名邀请玉衡、琉璃二君,能够排除不利因素,前往天玑国旧都鼓戈城议谈,为表诚意遖宿将以金蕊雪莲作为交换。信纸背面还盖有一方红印,执明认得,那是他送给慕容黎的共主玉玺“恩泽天下”。

  信中虽然只字未提执明,但执明却很清楚,自己就是那最大的“不利因素”。他和毓骁一向不对付,尤其是在阿黎的问题上。若是自己去了,多半就谈不成了,说不得又要再起兵祸。而且鼓戈城地处天玑腹地,孤军深入于己方十分不利。

  其次便是仲堃仪,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子煜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他所谋划。而金蕊雪莲能救治子煜,且仲堃仪对阿黎恨之入骨,他若去了势必会破坏议谈。如果拿到了金蕊雪莲,子煜便能指认出凶手是谁,以仲堃仪的行事作风定会在子煜醒来前灭口,执明绝对不能容许这种事再发生。

  整个中垣地区如今只剩下天枢与天玑尚未收复,执明观察着地图,又询问了两国境内的情况,佑逊有知道的都一一相告。

  昔年遖宿毓埥王在位时,天枢便已被其势力渗透,王族侯爵与门阀世家皆有暗卫监视。前不久又传来消息,遖宿的残余势力一改往日的隐忍不发,竟开始大肆刺杀贵族和权臣,将其府中财物洗劫一空,而领头之人竟是毓埥王生前的都统周天逸。天枢如今群龙无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至于天玑境内,倒是比天枢相对稳定些。早年蹇宾定国称王时的国都鼓戈城,一直都由毓埥的长史虞元恺坐镇,遖宿的大部分势力都以此为中心集结。据细作探查,那些带走慕容黎的影卫,正是往鼓戈城而去,其中便有现任遖宿王毓骁……

  与此同时,天玑边境的天山之中——

  毓骁顶着影卫子规的身份,和同样换了影卫装扮的慕容黎,正骑马穿行于天山的南北两座山脉之间。

  自那夜离开青山后,他们便沿着山林,一路南下来到了天玑。

  暮鸢在送他们入境后,便独自离开了。其他的影卫也化整为零,有先行探路的,也有尾随断后的,更多的则是与毓骁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暗中护卫,分工明确安排有序毫不混乱。

  毓骁不禁汗颜,还是少师思虑周密御下有方,若是换了自己领人前来,定会因感情用事而乱了方寸。

  这一日餔食,两人寻了处山洞停下休息,马匹就拴在了洞外。

  慕容黎将行囊垫在身后,斜倚着身子,眼眸微垂昏昏欲睡。虽说已经过了春分,但他如今的身子却是有些畏寒,受不得石壁的凉气。

  毓骁捡了些干柴点燃火堆,架锅烧了水,将糌粑调成糊糊,又加了些野蜂蜜,然后将碗放在了慕容黎面前。他遵从暮鸢的叮嘱,一路上都与慕容黎保持距离,做个恪尽职守的影卫。

  糌粑是遖宿的传统干粮,毓骁习惯就着水直接咬,毕竟出门在外一切从简。但慕容黎却吃不习惯,再加上他体内有毒,目前只宜吃流食。

  费力的从地上端起碗来,掌心处传来舒适的暖意,慕容黎搅动着勺子缓缓进食。背部的伤口结痂很慢,又痒又疼犹如被虫蚁啃食,十分难受。

  虽然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慕容黎依旧聪慧不减。偷眼打量着身边人被火光映红的侧脸,即使对方戴着面具,即使他很少开口,即使他刻意表现出疏离,但慕容黎心中很清楚,从在陆林村醒来后第一眼见到他,自己就认出他是谁了。在关于自己的事情上,那人和执明一样小气又善妒,怎么会容忍旁人过分亲近自己。慕容黎猜测,暮鸢应该是发觉自己已经知道了,不然也不会放任他二人独处。但是对方不说破,自己也就当做不知道,他还没想好要如何直面那人。

  等慕容黎吃完,毓骁又一言不发的将碗勺拿去清洗,再回来时对方已经睡熟了。将人轻轻拥在怀中,让他能睡得舒服些,毓骁也只有在慕容黎睡着后才敢亲近他。最近慕容黎的精神越发的不好了,总是浑浑噩噩的,几乎整天都伏在马背上。少师虽然给他服用了一些延缓的药物,但这个毒实在太诡异了,只有制毒的人才能解。好在玉衡王已经答应议谈,只要不涉及遖宿的安危,毓骁愿意做出最大的让步。

------------

  糌粑,藏语“炒面”的译音,藏族传统主食之一。将青稞洗净、晾干、炒熟后磨成的面粉,食用时用少量的酥油茶、奶渣、糖等搅拌均匀,用手捏成团即可。糌粑不仅便于食用,营养丰富、热量高,很适合充饥御寒,还便于携带和储藏。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2(刺客现代文)

        “阿陵!”原本靠坐在病床上看书的执明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就朝着门这边看,他本来以为是陵光回来了,但没想到来的人却是毓骁和子煜,他不禁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表哥,你干嘛给我改名字,难道你觉得我叫毓骁不好听吗?”走在子煜前面的毓骁和执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怎么会是你俩?”执明看了一眼毓骁和子煜之后又低着头继续看...

        “阿陵!”原本靠坐在病床上看书的执明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就朝着门这边看,他本来以为是陵光回来了,但没想到来的人却是毓骁和子煜,他不禁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表哥,你干嘛给我改名字,难道你觉得我叫毓骁不好听吗?”走在子煜前面的毓骁和执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怎么会是你俩?”执明看了一眼毓骁和子煜之后又低着头继续看书。

        “执先生!”子煜向执明打了声招呼。

        ……

  “那你以为是谁啊?”毓骁无语的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自顾自的拿起茶几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喝,“还有,阿陵是谁?”

        执明头也不抬的警告道:“没事不要瞎打听!”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毓骁若有所思的看着执明。

        “毓总,什么有问题啊?”反应迟钝的子煜还没有明白毓骁的话是什么意思。

        毓骁回答道:“子煜,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这么神秘噢?”子煜边说边走到毓骁身旁坐下。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1(刺客现代文)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执明都没有见陵光回来,为此,他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

  执明向正在帮他拉开窗帘的护工询问道: “请问你知道阿陵他去哪里了吗,我从昨天傍晚开始就没有见到他了?”

        护工回答道:“陵公子只说要我来帮忙照顾您一下,他没说要去哪里、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陵公子毕竟还年轻、而且玩性又重,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执明都没有见陵光回来,为此,他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

  执明向正在帮他拉开窗帘的护工询问道: “请问你知道阿陵他去哪里了吗,我从昨天傍晚开始就没有见到他了?”

        护工回答道:“陵公子只说要我来帮忙照顾您一下,他没说要去哪里、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陵公子毕竟还年轻、而且玩性又重,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不,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执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护工微笑着提议道:“执先生,要不要我推着您去外面走走?”

        “不用麻烦了,谢谢,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执明谢绝护工的好意。

        “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按床头的铃。”说罢,护工走出执明的病房。

        ————————————————————分割线————————————————————

        几天之后,毓骁又正带着子煜来天枢医院探望执明。

  本来莫澜也要来的,但由于突然接到通告要出席一场时装发表会,所以就没有一起跟过来。

  ……

  “不知道执先生有没有好一点?”子煜询问走在自己身旁的毓骁。

        毓骁感叹道:“表哥这一次受到的打击的确很大,希望他可以早日康复!”

辰星之明

刺客列传之天下有风(81)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夜枭相关……

【下部——六壬】9


  执明的晚膳是在并蒂阁,和子兑一起用的,之后白羽又来请王驾移步,邀执明到天一楼下榻。

  天一楼之名,取自“天一生水”,本是藏书之处。由于执明新共主的特殊身份,别苑可没有供帝王居住之地,白羽便命人将底层的书房收拾出来,按照天权的风格装饰摆设。

——易府别苑是按照奇门术数修建而成,不同命数之人不能乱住,否则可能会影响到自身的气运。

  易谧是大祭司,住在玄都阁;白羽是少祭司,住在丹楹阁;青鴍是护卫,住在木樨阁;子兑和子煜是孪生子,入住并蒂阁;仲堃仪是他国臣子,曾暂住淡客阁……

  次日一早,用过朝食之...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夜枭相关……

【下部——六壬】9


  执明的晚膳是在并蒂阁,和子兑一起用的,之后白羽又来请王驾移步,邀执明到天一楼下榻。

  天一楼之名,取自“天一生水”,本是藏书之处。由于执明新共主的特殊身份,别苑可没有供帝王居住之地,白羽便命人将底层的书房收拾出来,按照天权的风格装饰摆设。

——易府别苑是按照奇门术数修建而成,不同命数之人不能乱住,否则可能会影响到自身的气运。

  易谧是大祭司,住在玄都阁;白羽是少祭司,住在丹楹阁;青鴍是护卫,住在木樨阁;子兑和子煜是孪生子,入住并蒂阁;仲堃仪是他国臣子,曾暂住淡客阁……

  次日一早,用过朝食之后,执明在白羽的引路下,又来并蒂阁探望过了子兑和子煜。

  等再回到天一楼时,玉衡王佑逊带着骆珉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执明虽未正式登基,却已是钧天诸国默认的共主,玉衡王本应以国礼迎王接驾。但执明此行是微服,因此佑逊也只能一切从简,亲自前来觐见。

  焸栎侯没有跟来,就杵在蒹葭宫数鸽子,一步都不肯离开。佑逊也不勉强,留了黄驁照应,以免自家王兄再做出爬楼顶的危险行为。

  执明对佑逊的印象不错,谨言慎行,进退有度。再加上子煜的事情,又不免多了几分感激,因此对玉衡王很是客气。

  两位君王互相客套了一番,随后骆珉才向执明见礼。白羽也向佑逊行了军礼,到底还是挂着玉衡上将军的头衔,是佑逊名正言顺的肱股之臣。

  繁文缛节过后,执明和佑逊在前厅中就座,明显是有事要谈。

  白羽为避嫌先行告退了,骆珉见状也不好再待,只能跟着出来了。

  别苑中道路复杂,骆珉不敢乱走,跟紧在白羽身后以免迷路。

  白羽偷眼打量,见骆珉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嗤笑出声。带着他七拐八绕,将人领进了自己的住所。

  打量着眼前的院子,顶上横匾“丹楹阁”,两边篆刻楹联:“缘来缘去终会散,花开花败总归尘”。骆珉看到此处不免心中惆怅,竟又想起了艮墨池,急忙移开了视线。

  院中一木耸立,叶芽初发,竟是罕见的凤凰木。院墙边还设有木桩和箭靶,想来应是武人所居。

  白羽来到树前飞身而上,挑了个较粗的枝杈,半倚半躺的坐了下来。随后又向骆珉招手,示意他也上来。

  骆珉犹豫了片刻,还是走进院子,寻了个离白羽远些的粗枝,谨慎的坐了上去。

  “骆珉,你觉得玉衡如何?”白羽摘了片嫩叶,很惬意的刁在口中,罕见的对骆珉直呼其名。

  “玉衡是个富饶的国家。”骆珉斟酌着措辞,以免言多有失。

  白羽又问道:“那阿逊呢?”

  “玉衡国主是位慈君。”骆珉回忆着玉衡王对焸栎侯的包容,能如此善待族亲的君王不多了。想想天璇王陵光派焸栎侯出使天玑,便已是将对方视为弃子;遖宿的毓埥与毓骁更是手足相残,甚至还牵连了自家的皇叔世子。

  “此前我提出要你接任玉衡的上将军一职,你考虑的如何了?”

  骆珉面无表情的答道:“白将军既已与先生做了交易,又何必再问。”

  白羽叹道:“那是为了让仲堃仪肯放你,我希望你能心甘情愿接受,而不是单纯为了交易。陛下在子煜的事情上,已经对你起了疑心,日后一旦天枢收复,想必也不会放任仲堃仪私下做大,因此你们师徒二人只能回去一个。即便你能继续留在陛下身边,也注定不会再被信任。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时你和仲堃仪又该何去何从?”

  “……难道我留在玉衡,陛下就放心?”

  “这是个折中的法子,至少要好过你留在天枢或天权,不是吗?”

  “……”

  “还有一事,此前在赤谷城中,遖宿王派人传信,邀请阿逊和子兑到天玑境内议谈。想来这会儿阿逊已经告知陛下了,到时你和我们一起去,负责阿逊的护卫工作。”

  “你倒是心大,就不怕我背后下手?”

  “慕容黎此刻也在天玑,所以阿逊会说服陛下留在玉衡。何况有仲堃仪在,陛下挂念着子煜的安危,也就不能轻易离开——毕竟只要子煜还活着,难保不会有人想灭口。”

  “……如果我留在玉衡,先生会如何?”

  “只要天玑一行能够顺利,事后我会请子兑出面,将子煜的事情揭过。陛下是明君,自然深知其中的利弊,有个台阶也就下了。”

------------

  玄都,即桃花,寓意情缘、国家兴衰,在文中是上古神木桃都的象征,有伏邪之意。

  丹楹,即凤凰花,寓意离别、思念,以及火热的青春。

  木樨,即桂花,寓意仕途富贵,代表着忠贞之士。

  并蒂,即并蒂莲花,寓意兄弟同心、手足情深。

  淡客,即梨花,寓意离愁,在文中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隐意。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50(刺客现代文)

  陵光和公孙钤离开之后,慕容离便将刚刚被鱼汤弄脏的那块地方打扫了一下。

       ……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一想到他是公孙钤的表弟,我就很生气。”执明对刚打扫完卫生的慕容离说,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阿陵是个好孩子,如果你跟他道歉的话,他会接受的。”

        此时,毓骁、子煜和莫澜走了进来。

        子煜的手...

  陵光和公孙钤离开之后,慕容离便将刚刚被鱼汤弄脏的那块地方打扫了一下。

       ……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一想到他是公孙钤的表弟,我就很生气。”执明对刚打扫完卫生的慕容离说,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阿陵是个好孩子,如果你跟他道歉的话,他会接受的。”

        此时,毓骁、子煜和莫澜走了进来。

        子煜的手上捧了一大束兰花。

        “慕容离,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还嫌把执先生害得不够惨吗?”莫澜一看到慕容离就气不打一处来,完全不顾形象就对他开骂。

  “澜哥,这里是病房,你这么大声会影响执先生休息的。”子煜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莫澜。

        莫澜径自走到执明跟前说道:“执先生,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真的很抱歉。”

        慕容离接过子煜手上的兰花并找了一个空花瓶将它们插好。

        毓骁关切的询问道:“表哥,你怎么会出车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