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孑槐

20.9万浏览    233参与
油炸铅笔
轻松公主抱男朋友因为我是炎国功...

轻松公主抱男朋友因为我是炎国功夫老虎

轻松公主抱男朋友因为我是炎国功夫老虎

猫戊柒呀

“请问这里就是罗德岛吗?你好,我是今天起在这里打工的槐琥。”

“老板好,我叫孑。”


存一下孑槐的场照!是目前为止最满意的场照啦!虽然是去年的图但是这个还原度我真的很快乐!

“请问这里就是罗德岛吗?你好,我是今天起在这里打工的槐琥。”

“老板好,我叫孑。”


存一下孑槐的场照!是目前为止最满意的场照啦!虽然是去年的图但是这个还原度我真的很快乐!

油炸铅笔
第一次亲吻之前的几秒

第一次亲吻之前的几秒

第一次亲吻之前的几秒

紫色
“那位小姐在吃的?抱歉,那还只...

“那位小姐在吃的?抱歉,那还只是试作品,暂时还没有达到对外出售的程度——”

“不过味道应该还不错,她说很喜欢。”


和上篇是对应的XDDDD

我真的好喜欢画一些【双方目前完全没有谈恋爱想法】的未来小情侣的友爱相处,就是那种两个人都无意识,但是别人都觉得他们在秀恩爱的那种【比划ing】

“那位小姐在吃的?抱歉,那还只是试作品,暂时还没有达到对外出售的程度——”

“不过味道应该还不错,她说很喜欢。”



和上篇是对应的XDDDD

我真的好喜欢画一些【双方目前完全没有谈恋爱想法】的未来小情侣的友爱相处,就是那种两个人都无意识,但是别人都觉得他们在秀恩爱的那种【比划ing】

紫色
“嗯?百大民间美食攻略的鳞丸?...

“嗯?百大民间美食攻略的鳞丸?对,就是这里。如果是第一次吃的话,我推荐咖喱的哦,虽然鲤叔说还是菌菇的比较好。”

“诶,我正在吃的?这个是新口味的试作品,现在还没正式出售,应该买不了吧。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上市了——对了,除了咖喱,麻辣的也相当不错哦,我个人很推荐尝试一下。”


是来买宵夜的时候被孑邀请试吃新品的槐琥酱【贴贴】

“嗯?百大民间美食攻略的鳞丸?对,就是这里。如果是第一次吃的话,我推荐咖喱的哦,虽然鲤叔说还是菌菇的比较好。”

“诶,我正在吃的?这个是新口味的试作品,现在还没正式出售,应该买不了吧。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上市了——对了,除了咖喱,麻辣的也相当不错哦,我个人很推荐尝试一下。”


是来买宵夜的时候被孑邀请试吃新品的槐琥酱【贴贴】

青青藤☆

孑的模组升级好敷衍啊,只能将三级模组视为攻击力再度提升了。

但还是得开。(厨力之证)


好消息是,由于天赋提升,三级模组孑对0甲感染生物dps/dph达到2000,hps突破1000,成功变成舟第二的治疗量


顺便,孑和槐琥不愧是一家人,他俩锁了。(不是

孑的模组升级好敷衍啊,只能将三级模组视为攻击力再度提升了。

但还是得开。(厨力之证)


好消息是,由于天赋提升,三级模组孑对0甲感染生物dps/dph达到2000,hps突破1000,成功变成舟第二的治疗量


顺便,孑和槐琥不愧是一家人,他俩锁了。(不是

伊然撒嘛🇫🇷

“鲤叔,你又偷偷抽烟!”

“好好好,不抽烟,鲤叔下次吃糖可以了吗~”


“呐,好了,鳞丸和之前一样的”

“孑!表情要放松!还有,下次别让阿那家伙在你这赊账了,之后还要吽来帮他付。还有你上次问我借的书,我回去找到一本,你慢慢看,不用着急还。”


我愿称之为 槐琥和她不省心的行商男人们.jpg

“鲤叔,你又偷偷抽烟!”

“好好好,不抽烟,鲤叔下次吃糖可以了吗~”


“呐,好了,鳞丸和之前一样的”

“孑!表情要放松!还有,下次别让阿那家伙在你这赊账了,之后还要吽来帮他付。还有你上次问我借的书,我回去找到一本,你慢慢看,不用着急还。”



我愿称之为 槐琥和她不省心的行商男人们.jpg

伊甸園毀滅_🍎

【鲤氏事务所】煮酒论龙门#1

说书文体,事务所群像,5k字,可能有续集?请慢用喔。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

Good Luck To You.


客人,在歇息?这里有浊酒一盏,不知客官想不想听我这一尚蜀说书人,来把那龙门的二三事说一说?不不不,我可不要钱,我只不过是一介说书人,老瘾犯了,所以想找个人来说说三两闲话……倘若客官不嫌弃的话,不如坐下来和我一同品酒,听我抚扇说书?哈哈哈哈,此等正合我意耶!那就请客官慢坐,待我把这事儿慢慢说来,这事儿,可是我的一位龙门的同行告诉我的……


——————————————————————————————

那恰巧是一个初春的日子,...

说书文体,事务所群像,5k字,可能有续集?请慢用喔。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

Good Luck To You.




客人,在歇息?这里有浊酒一盏,不知客官想不想听我这一尚蜀说书人,来把那龙门的二三事说一说?不不不,我可不要钱,我只不过是一介说书人,老瘾犯了,所以想找个人来说说三两闲话……倘若客官不嫌弃的话,不如坐下来和我一同品酒,听我抚扇说书?哈哈哈哈,此等正合我意耶!那就请客官慢坐,待我把这事儿慢慢说来,这事儿,可是我的一位龙门的同行告诉我的……


——————————————————————————————

那恰巧是一个初春的日子,万物复苏,日月回天。年关刚过,但是年的那茬子事儿却依旧没有解决。先不单说别的,就说那魏公子魏彦吾,魏公子人高马大,英姿飒爽。此人一袭红袍,外穿墨黑皮衣,一头红发中刺出两根朝天龙角,双耳悬金丝靛蓝红纹耳珮,双目止不住的闪着精光,胸前挂着着鎏金小金刚杵,身后出一条青鳞巨尾,颇有将帅之风范。但你别看他外表正义凛然,据说之前也是个杀人不过头点地的狂人。单说他跟龙门黑帮的那鼠王,就有着过命的交情。据说魏公子想要咳三咳,都得看俩人的脸色,一个便是那鼠王,还有一个就是他老婆文月夫人。言归正传,就算魏彦吾如此精明能干,也依旧为了年的兄弟姐妹的那档子事儿忙的不可开交。不说那小妹夕笔下的阿咬,咱说说那大姐头令打造的铸物和器伥,夕有一颇为偏爱的器伥,名为“磨砻”,这个器伥虽是为岁相感染而成怪物,但也不失为一种新奇的宠物。其形似麒麟,体若饕餮。身上有印,名为瑞印。千刀磨砻,方得一印,这也便是磨砻少见的原因。夕的磨砻潜入了魏公子的府邸,骗过了看门的守卫,带着魏公子精心收藏的一陈旧酒盏逃窜而出。魏公子平日事务繁忙,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去管这等事务?于是他便叫了一位熟人,来替他把这乱跑的磨砻给抓回府邸,取回酒盏。


魏公子瞧见他的熟人,那男子身高八尺,雄姿英发,头戴一宽檐帽,身着绣鲤黑长褂,腰间配着金银宝器,手中盘着俩桃木实心核桃,身后悬着鲤鱼的大尾巴。黄瞳细睛,不时的打量着周围。这眼睛可大有讲究,细睛,此乃奉天之鱼的面相,世人皆视其为珍品,黄瞳。则是有腾龙之姿,有天地之气概呵!那人见了魏公子,竟然也没有拜上一拜就直接在角落旮沓里捡了个凳子坐下来,盘着手上的两个核桃,问:“不知魏公子今日找我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鲤氏事务所的人来帮忙了?”那魏公子倒也没生气,轻轻抿了抿茶,就把那不安生的怪物,怎么把它最珍藏的酒盏偷走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魏公子告诉他,务必保全酒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就让他们赔得把他们的家产给抄了都还不上。那男人起身点了点头,哈了哈腰,便大步流星走出了顶楼的大厅。各位听者可能要问了,这究竟是什么人敢胆大到跟一郡之主魏公子叫板呢?这年头,乱世出英雄,白道黑道不分家,那自然就养育了一批跟白道和黑道一同周旋的人出来,而其中最优秀的就是这一位鲤先生,江湖人称“老鲤”。


再说那鲤先生,到了魏公子吩咐他应该到的地点,那鲤先生听见黑暗的角落里传来阵呼哧呼哧的响声,便知道那妖怪已经带着酒盏逃到了这个地方,打算好生安歇一番。那黑暗里的妖怪似乎也是意识到了面前有人来了。但怎么可能逃过那人的眼睛?鲤先生细瞳黄睛,早就已经把那只怪物盯的死死的。那怪物突然俯下身子来,低声嘶吼着。鲤先生也看清楚了,那在他怀里的正是已经丢失了很久的酒盏。鲤先生还算是个和气人,凡事也不想打打杀杀的,有事好商量,况且面前的怎么说也是一条驯化过的胆小宠物,稍微安抚几下,给几块肉几块骨头,兴许就能应付过去了。鲤先生见这个怪物还没有攻击的意思就悄悄的弯着腰,噘着嘴“嘬嘬嘬”挑逗着,小碎步向前走去,怪物看见来者也没有敌意,也就渐渐的放下心来。那鲤先生也纳闷了。一个三线小侦探,能够替魏公子打工,可算是露了大脸了,但是如今这份差事儿跟抓野狗有什么区别啊?魏彦吾看低我也!魏彦吾看低我也!


就在那事成之际,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身后的人又突然一阵叫唤,“老鲤,月黑风高的在巷子里面干什么呀?”。那老鲤回过头去,只见一只菲林,一袭白袍,身着红布短衫,束紧的细腰下悬襟披裳,发系绳结,形色如红蓼,耳套金环,腰挎小包,脚踩赤履,俨然一副在市井摸爬滚打的模样。鲤先生一回头,那怪物也就找到了可乘之机,一脚蹬在鲤先生的左脸上,奸笑一声,扬长而去。那面前的菲林也觉得事态不妙,慌忙从包里掏出十几根毒针,插在手上那形似火铳的容器里。忘了给您介绍了,此人叫阿,算是在十里八乡里面非常有名的毒医怪医,他毒倒的人成百上千,但如果是要治病,却算得上是神医在世,妙手回春。凡是经过他手的病人,若不想拿此人开刀,给落下终身残疾,那此人就算捡到宝了——不论跌打损伤还是并入膏肓,他都能给你治好喽。眼下这个怪医,为什么又会在深夜街头乱走呢?只怪鲤先生三日不归家。惹的家里人心神不宁,他才不得已跟着他的大哥一起出来寻鲤先生。


说回那妖怪,阿一连射出十余根毒针,却全部都被那怪物一一躲过,皆扎在地上。那怪物出了奇的灵巧,在堆满杂物的巷口飞来飞去,如履平地,颇有那“横跳江河竖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的态势。鲤先生被那一脚踢得昏昏沉沉,现在才反应过来。看见面前这个毒医势单力薄,便双指并拢至于嘴前,吹响一串口哨。在路口突然冲出一名彪形大汉,此人肌体健硕,一根赤角从额尖冲出,一头长发,末端泛着朱红,黑衿墨履,右手持着纹花盾牌,可算得上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此人叫吽,吃苦耐劳,坚毅勇敢,百战不殆。吽见那妖怪,朝着他冲过来,并顺手把盾牌一放,弓腰倾身,双臂微张,马步扎稳,随时准备把那怪物擒拿在地。那怪物见识不妙,掉头就走,可是这里乃是入口即出口的死路,倘若又被逼到墙角拿着怪物也就只待束手就擒了。那鲤先生也从自己腰间取出一把铜钱剑,另一只手在空气里画了几笔抹了两道,便神奇地变出了一张符纸,那符纸上画满了奇异的花纹。常人也只能认得那符纸上的唯一一个字——“定”。想必是老鲤打算结束这场闹剧,打算一气呵成,抓住怪物,取回酒盏,打道回府,拿着酒盏交差。


“呔!”鲤先生一声大吼,举起符纸就要往那怪物身上贴过去。您可别说,那怪物还真通灵性,它看见了老鲤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就觉得特别不对劲儿,看见老鲤扑过来时,便知道这扶符纸有问题。那怪物猫着身子,竟然朝着鲤先生的脚跟儿冲去!鲤先生站立不稳,往前跌去。阿本想搀扶一下,却见那怪物打算趁乱逃走,便俯首取针,那还有闲工夫管老鲤?老鲤吃了一亏,挣扎着抬起头一望,却看见自己的符纸刚好不偏不倚贴在了面前的大个子的脑门儿上。吽本想动动脚跟稳稳重心,却只觉得身体一僵,整个人都定在那儿,动也动不了,走也走不动,他也是哭也哭不得,笑也笑不得。那怪物看见面前的两人纠缠在一起,刚好有可乘之机,趁乱打算逃出去,却只觉得背上一阵刺痛——阿一连射出三根毒针,全部准准扎在了那怪物的背上。怪物吃痛大吼,却依旧没有倒仆在地上,反而还愈发起劲地朝着街上冲去,好似如鱼得水、放虎归山。



眼看那怪物要叼着酒盏溜之大吉,说时迟那时快,那街道的两侧就突然杀出两道身影。鲤先生定睛一看,笑开了花。那左边的就是龙门夜市中名声响亮的一人一刀杀穿码头的盖世英雄,孑!那右边的便是自己门下武功高强打的一手精湛红梅咏春的女侠客,槐琥!此二人非比寻常,他们可在江湖上声名远播。虽说没有鲤先生那么有名,但在龙门也绝算得上“绝代双骄”。但今日两位恰巧能插足此事,其实也算得上是巧合。孑不仅是武功高手也更做的一手好饭,师从董阿伯,把手打鱼丸做出了名声,槐琥与他也就在这鱼丸小摊前相识,二人觉得投机,相聊甚欢,私结密交。今日乃是槐琥的休息日,她与鲤先生和吽阿二人同居,早就生出了出门散心的想法。槐琥假托去买手打鱼丸,实际上是想与孑幽会一番,切磋切磋武艺,过上两招再谈谈心。那孑也恰有此心,便与槐琥相会于街道上,打算寻个僻静的地方一诉衷肠。


只可惜这情清净的夜晚竟然被一阵骚动所打破。那二人相谈甚欢之际,只见面前的一条小路上突然传出来打砸锅碗瓢盆一般的声音,里面时不时还传出阵阵吼叫,那吓得路边的人是不敢靠近、退避三舍。槐琥平生爱好之首,便是替天行道,路见不平一声吼。那声音还没结束,就已经冲了上去。孑还想着要劝阻几声,但只见槐琥一个箭步就往那小巷口冲去,自己也不能甘居其下。那槐琥走到墙边往里瞧去。嚯!原来是鲤先生他们师徒三人在守着一条似狗不是狗的妖怪!她连忙招呼孑到墙的另外一侧好好埋伏,以免出了什么差错。


结果呢?那师徒三人还真让那妖怪给走脱了!那小妖怪仓皇逃窜,嘴里还衔着个酒盏。那槐琥和孑就不能坐视不管,从两侧一齐杀出。那俗话说得好,“功高莫过救驾”,李先生看他最得意的女弟子带着朋友一起堵了那妖怪的去路,乐得嘴都合不拢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今日让这小妖怪走脱了,那可谓是胜败兵家常事,和为贵,忍为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说回槐琥,他的功夫那可真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一介碧玉女郎,下手竟然如此毒辣!只听见拳脚生风,嗖嗖两声,那妖怪闪过了第一脚却没挡过第二掌,被一巴掌拍到了墙上。可怜的小妖怪磨砻,被那一掌拍的是头晕眼花,只觉得筋骨寸断呐!它趴在地上好生歇息一会,才又站了起来。那妖怪本欲再战几回合,可那槐琥女侠早已摆开阵势,问手归中,护手回防,二字开马,起手待攻。那妖怪为女侠的功夫所惧,想着寻得另一切口,它又望向一旁的孑,却更觉无法匹敌。那孑纵使长的清秀,但若要严肃起来,眉头一紧,便只让人觉得面有杀意,凶神恶煞。那胳膊上留下的刀伤似乎也道明了他也是打打杀杀中刀尖舔血的人,便更让人觉得可怕至极,让人好生敬畏。


那怪物也从来没想过要束手就擒,它打算借自己的浑身再度奋勇拼搏一把。它仰天长啸一声,俯下身去,鼻孔中喷出浓烟阵阵,后腿蹬地,似乎马上又是一记突刺。可槐琥和孑早就一做好了防备,挡推顶打,你只管来,我皆能挡住。只听一声巨响,那怪物如电光火石一般从原地弹射而起。一跃跃入半空中,又如箭出弓弩一般直射向二人。那二人也被这小怪物的能耐惊诧到了,这妖怪首先射向槐琥,槐琥抬手挡之,但也被那巨大的撞击震得虎口发麻,连连倒退四五步。那怪物还想起身再战,又是一记突刺,而这一次却被孑牢牢锁在手中,摁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孑见到这小妖怪似乎还有乘胜追击之意,见它凌空之时,便出手抓获,将其控在地面上。那小妖劲还挺大,不断地在地上扑腾着,就连槐琥和孑两个人都压不住。


此时鲤先生他们师徒三人也才反应过来,吽脑门上的符纸也被取下,才终于多了一双手来帮忙。鲤先生他们也觉得不能坐视不管了,这里可是有砖有瓦有王法的地方,还容得你这等铸物妖怪在这里放肆?那三人又齐刷刷地一同摁住那妖怪,阿又往那妖怪的背上打了十几针麻沸散,老鲤又往它身上贴了张符纸才渐渐得以安息下来。那妖怪似乎也颇有心机,还想趁乱逃跑,便在脱力的前一刻,把口里衔着的那酒盏朝天一吐,想要把众人引开,那酒盏已经飞得远远的,眼看着就要落到地上摔个稀碎了。鲤先生只觉得万念俱灰,那小小的酒盏就能要了他们事务所的命根子,要是这酒盏摔碎了,那是他们五个人卖身都还不起的债啊!电光火石间,还是槐琥女侠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又是一记踢腿勾脚,那在空中翻飞的酒盏最终稳稳的停在她足背上。那鲤先生悬着的心肝也才终于落了地。


这“降妖救盏”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至于他们怎么处理的那只磨砻,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没人还想跟年夕令她们一行人扯上莫大的关系,只是把这磨砻五花大绑送归原主,那酒盏也可以说是完璧归赵了,这一下,鲤氏事务所在黑白两道打出了响亮的名声。今有喜鹊登枝,必有贵客临门,这“送人送到家,救人救个活儿”的名号也在江湖上打出来了!那龙门黑道白道的事儿还有许多能讲,鲤氏事务所的那茬子事情可谓是有趣的很,但不论什么时候,手大捂不过天,还是会有办事没办妥,取财忘借口的时候。不过大笔写大字,大人做大事,闲着没事就“坐在高山观虎斗,趴在桥头看河流”,好生悠闲呵!只可惜是人们对他们众说纷纭,我还寻不得一个明了的续集,带到我有消息一定会跟您们好生讲一讲鲤氏事务所的那些事,介时,我们再度重聚于此,咱们煮酒论龙门!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预知后事如何,且待下次相见!


——————————————————————————————

不知什么时候,那说书人的周围早已经围了一圈人,无不静心入席,兴致勃勃的竖耳听着。说书人讲罢,手一摇扇,又是一拍桌面,便直挺身子站起来,朝着听众们拱手作揖三行礼,将那桌上的一盏浊酒一饮而尽,拾了自己的蓑衣斗笠,大步流星笑着走了,留下一群人痴痴地回味着刚才精彩绝伦的故事,侧头细品,仿佛余音绕梁,不绝于耳,以为妙绝。




文章就此结束,感谢您的品鉴。

Good Luck To You.


紫色
准备收摊了 摸鱼er 什么时候...

准备收摊了


摸鱼er

什么时候我可以学会上色啊呜呜呜


准备收摊了


摸鱼er

什么时候我可以学会上色啊呜呜呜


972
这是纯洁的,这是小情侣拥抱,你...

这是纯洁的,这是小情侣拥抱,你平,你见不得情侣,你心胸狭隘😭😭😭😭😭😭😭😭😭💧💧💧

这是纯洁的,这是小情侣拥抱,你平,你见不得情侣,你心胸狭隘😭😭😭😭😭😭😭😭😭💧💧💧

伊然撒嘛🇫🇷

————拍个照?(心血来潮的空巢老人如是说道(bushi))


p4p5一些我岛小情侣.jpg

呜呜呜鲤氏亲情向太香了呜呜呜


————拍个照?(心血来潮的空巢老人如是说道(bushi))


p4p5一些我岛小情侣.jpg

呜呜呜鲤氏亲情向太香了呜呜呜



家养㗊犬
其实是上个月画的,呃 嗯,我产...

其实是上个月画的,呃 嗯,我产品先贴再说

其实是上个月画的,呃 嗯,我产品先贴再说

狐茴香豆
小熊又把客人吓走了捏˃ʍ˂

小熊又把客人吓走了捏˃ʍ˂

小熊又把客人吓走了捏˃ʍ˂

狗妹那塞【极简版】

呃呃忍不住改个 ,

∧_∧

(il´‐ω‐)ヘ

∩,,__⌒つっ

鼠标又没电了啊啊

呃呃忍不住改个 ,

∧_∧

(il´‐ω‐)ヘ

∩,,__⌒つっ

鼠标又没电了啊啊

紫色

总舵主和女杀手


“所以说真的是普通人啊......”

总舵主和女杀手


“所以说真的是普通人啊......”

筱旸肖恩
画给老婆的新头像!!! ୧(...

画给老婆的新头像!!!

୧( "̮ )୨✧ᐦ̤

画给老婆的新头像!!!

୧( "̮ )୨✧ᐦ̤

焼肉定食
《当女朋友与自己亲戚们相谈甚欢...

《当女朋友与自己亲戚们相谈甚欢而你却无法参与话题时》

踩着三月尾巴给阿猫猫送上迟到的生贺~♥

《当女朋友与自己亲戚们相谈甚欢而你却无法参与话题时》

踩着三月尾巴给阿猫猫送上迟到的生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