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孔吉

7533浏览    55参与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三十二章


"是吗?"


"你是在质疑寡人吗?八弟。"


"不敢,只是关于这个戏子的消息,已经遍布了全宫,陛下应该知道臣是什么意思吧。"


王旭的笑容仿佛得胜的是自己一般,他想看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王落入绝望的那一刻,不过他自己也看清了,想做那身居高位的王,必须舍弃太多太多了,王旭想着自己大概没有那个把握可以为了王位舍弃所有,难怪王总是自称寡人,因为最终只会独自站在高峰。


"臣此次前来是想请辞陛下让臣回到封地安生养老。"


他累了。


在这宫里的岁月,他没有一刻是真正安心自在的,无时无......

第三十二章


"是吗?"


"你是在质疑寡人吗?八弟。"


"不敢,只是关于这个戏子的消息,已经遍布了全宫,陛下应该知道臣是什么意思吧。"


王旭的笑容仿佛得胜的是自己一般,他想看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王落入绝望的那一刻,不过他自己也看清了,想做那身居高位的王,必须舍弃太多太多了,王旭想着自己大概没有那个把握可以为了王位舍弃所有,难怪王总是自称寡人,因为最终只会独自站在高峰。


"臣此次前来是想请辞陛下让臣回到封地安生养老。"


他累了。


在这宫里的岁月,他没有一刻是真正安心自在的,无时无刻都必须戒备,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抹杀,再加上他还有一个为权利而疯魔的母亲,为了母家得以再次受到重用,她不计一切代价就是要把王旭往高位上推,这样的母亲对于年幼的王旭来说是可怕的存在,令他不得不顺服。后来,母亲病逝的那一天,王旭这常年紧绷的心绪才感到松缓,看着高座王位的王昭,他也想明白王位似乎不是他心中所求,如今的他已经解脱了,他想回去封地过自己安生的日子。


"…准了。这些年来,你辛苦了。"


王旭的遭遇王昭也是知道的,若是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也许…


他们这些兄弟也不会如此。


王昭的这一句辛苦了,触动了王旭那疲惫不堪的心,泪水很不争气的冲上眼眶,但他忍住了,低了头谢恩后就退下了。


王旭离开后,王昭便瘫坐在椅子上,他望着内殿,想到还在昏迷的孔吉,开始觉得自己走的这条路是不是错了,但他已经无法回头。


"既然他们这般步步紧逼,那寡人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了。"


  


"嗯…"


过了许久,孔吉才缓缓睁开眼,看到王昭紧握自己的手睡在床沿,不禁感到愧疚,自己又让王昭担心了。


"嗯…孔吉!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


"我没事,孩…"


本来是想问孩子的情况,但又想到自己必须保密所以又迅速的闭起嘴巴,没被握住的手就紧抓着盖在肚子上的被子,然而王昭已经察觉到孔吉的小动作就知道对方想问孩子的事,于是便牵起孔吉的手靠在孔吉的肚子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对他说:


"你放心,我们的孩子还在。"


"你已经…知道了?"


"嗯。你昏迷的时候,他们知道瞒不住就都说了。"


"那、那个…我不是故意瞒你…我只是怕他们再因为此事去危害你…呜…我也、也更怕你害怕我…厌弃我…"


孔吉越讲越感到害怕,闪闪的泪珠不断的夺出眼眶,他无法想像自己再变成孤身一人,无法想像这些幸福瞬间消失,他无法置身黑暗。


"不会的!不管你是人族还是异族,我都不会厌弃你、离开你,因为我爱你,爱单纯善良的你,所以你不要害怕,有我在。"


王昭紧紧抱住孔吉,告诉孔吉无论他是什么模样、什么身份,他都不会离开,告诉他有他在,他就可以为他铲除一切。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三十一章


"姑母!姑母!"


妍华被带回寝宫后,又命人摆架到太后的寝殿去,下了轿子后,她立刻提着裙摆便喊便跑进去。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怎么了?"


"姑母!那人是异族啊!是异族!"


"你在说什么?什么异族?"


"那个戏子是异族!而且还怀上了陛下的孩子!"


"什么?!"


"姑母!您快阻止陛下啊!陛下肯定是被迷惑了!他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还有他肚子里的杂种,要把我的陪嫁侍女给杖毙!呜…"


"真是岂......

第三十一章


"姑母!姑母!"


妍华被带回寝宫后,又命人摆架到太后的寝殿去,下了轿子后,她立刻提着裙摆便喊便跑进去。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怎么了?"


"姑母!那人是异族啊!是异族!"


"你在说什么?什么异族?"


"那个戏子是异族!而且还怀上了陛下的孩子!"


"什么?!"


"姑母!您快阻止陛下啊!陛下肯定是被迷惑了!他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还有他肚子里的杂种,要把我的陪嫁侍女给杖毙!呜…"


"真是岂有此理!他真以为自己能反了天了!咳咳!!"


"娘娘,可别气坏身子了。"


看着自己的姪女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太后自然是感到不舍和心疼,她缓缓起身走近用手擦拭妍华的眼泪并安抚:


"别哭了孩子,哀家这就过去。"


场景转到了王昭的寝殿,太后直接闯入宫殿坐在正位上,双儿慌慌张张地告诉王昭太后正在正殿等着,而王昭只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嘱咐双儿照顾好孔吉,自己离开了寝殿。


王昭一来到正殿,突然就飞来一个瓷杯碎在脚边,太后就指着王昭怒骂,而王昭全程只是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太后看着王昭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便跟身旁的宫女说:


"吩咐下去!将那个魅惑君主的戏子拿下!"


听到这句话,王昭才抬起头向太后怒吼:


"孔吉没有做错任何事!凭什么将他拿下!"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这个王宫、这个国家就不该存在异族!他们残暴不仁!已经危害到百姓了!难道你会不知道吗!"


"难道太后您就悲天悯人了吗!您在我身上做过的事,对我而言和您口中残暴不仁的异族并无任何差异!"


"你!咳咳!!即便你想保他也保不住的!他是异族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前朝甚至扩及百姓的耳朵,最终他也会因此事、因你而死!你什么也保不住!权力和情爱终不能两全!你想保他只有舍弃王位!"


"太后还是想想怎么劝贞弟不要觊觎他不该觊觎的东西吧,他要能收起野心,寡人便不追究他在围猎场想谋杀寡人的事,可若他仍是执意如此,就别怪寡人无情了。"


王昭丢下这句话便离开正殿,当他踏出门外时,已经不知道听到多少物品破碎的声响,可他不在乎,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没有这个厌恶他的母亲和胞弟。


"王是说了什么让太后如此气愤?"


在王昭正前往寝殿的路上,突然从背后听到了王旭的声音。


"寡人倒是想问寡人的宫殿什么时候任人出入了。"


"臣弟只是想问,您还有那个自信将两者都拥有吗?"


听到王旭的话,王昭停顿了几秒,他无法立刻就肯定,这些日子,在孔吉身上所遭受的,他都没能阻止,但是他也不愿低头,他知道自己就快成功了。


"当然。"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三十章


此刻孔吉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腹中胎儿似乎在挣扎着,孔吉不停将肚子往上提,紧紧夹着双腿,死命不让孩子流出来。


"不可以啊…不要离开…"


"娘、娘娘!"


那位宫女本想嘲笑孔吉,却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直喊着妍华。妍华回头一看,也被这一幕震惊到了,只见孔吉的股间开始流出鲜红的血,宛如孕妇出红一般,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宫女不过是撞了一下,竟然惹出这般严重的事情。


"宣、宣御医啊!"


妍华对着宫女喊道,那名宫女听到妍华的声音,急急忙忙跑去找卜守寻。而此时王昭正好过来,他看见孔吉面色狰狞的跌坐在地上,二......

第三十章


此刻孔吉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腹中胎儿似乎在挣扎着,孔吉不停将肚子往上提,紧紧夹着双腿,死命不让孩子流出来。


"不可以啊…不要离开…"


"娘、娘娘!"


那位宫女本想嘲笑孔吉,却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直喊着妍华。妍华回头一看,也被这一幕震惊到了,只见孔吉的股间开始流出鲜红的血,宛如孕妇出红一般,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宫女不过是撞了一下,竟然惹出这般严重的事情。


"宣、宣御医啊!"


妍华对着宫女喊道,那名宫女听到妍华的声音,急急忙忙跑去找卜守寻。而此时王昭正好过来,他看见孔吉面色狰狞的跌坐在地上,二话不说立刻跑过去将孔吉抱起奔向寝宫,而妍华也立刻跟上去,她想知道孔吉到底发生什么事,可是在王昭进去后,大门已经关上了,她只能够从门外探听里面的情况。


"御医呢!"


王昭怒吼着,吓得双儿头迟迟不敢抬起头来,只是弱弱地回话:


"皇、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已经、已经去叫御医了…"


"陛下,御医已经来了。"


王昭身边的总管前来禀报,而妍华也悄悄跟着卜守寻进来。卜守寻立刻上前替孔吉止喂了孔吉许多的汤药,才将流下的血完全止住,而双儿也因此松了一口气。


"孔吉是怎么回事。"


王昭这句话并非疑问,反倒带着指责的语气。


双儿看向卜守寻,想着该如何是好,可是事迹已经败露,想瞒怕也是瞒不住了…


"孔吉公子他…已经怀了身孕…刚、刚满三个月…"


"怀孕?!"


不只王昭,妍华听了也感到震惊。


男人怎么可能会怀孕…


"公子的身份是异族,这件事是公子之前自刎的时候发现的…而公子不愿意让微臣和双儿说…公子怕…怕因着这件事而危害到您,所以一直瞒到现在…"


"…孩子呢?"


"胎儿无恙,但公子元气大伤需做调养。"


"双儿,孔吉为何会跌在地上。"


"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故意撞公子…"


"把人拖出去杖毙。"


妍华听到此事瞬间急了,顾不得自己是偷偷进来的身份,直奔王昭面前喊道:


"陛下!您不能这样把铃翠杖毙了!"


"她故意将孔吉撞到害得孔吉差点流产,难道还要扰她一命?"  


王昭的表情越来越冷,冷到妍华心生畏惧。


眼前的他早已不再是之前看到的模样,现在他的眼里对她只感到厌恶,这一瞬间妍华感到了绝望,记忆中的他是那么温柔的人,为什么到了现在对她皆是这样冷漠的面容,不解啊…她十分不解王昭对孔吉的执着,即便对方的身份是异族,也毫不犹豫地袒护他。


不甘心啊…


"可…此人是异族啊!若是留下此人和他的后代会遗留后患的!异族对我们人族所做的事您不是不知道啊!"


"来人!把皇后带回寝宫休息!"


"陛下!陛下!您不能那么执迷不悟啊!陛下!"


妍华被带下去后,王昭也让所有人都退下,寝宫内只剩下他和因为失血昏迷的孔吉,王昭坐在床边握紧了孔吉的手,把手放在自己的脸颊旁。


"你怎么又独自一人承受着…你放心…这一切很快就过去了…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了…"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九章


"胎儿刚满三个月,虽说已经是稳固了,但还是要再小心一些。"


"知道了。"


卜守寻清晨便来寝殿看看孔吉的状况。孔吉腹中的胎儿已经满三个月了,但因为长期束腹的原因,肚子并没有明显的凸起,虽然是逼不得已,但孔吉仍是担心孩子的健康状况,所幸一切良好。在这段期间里,孔吉倒是不怎么有孕吐的情况发生,所以几乎是可以表现的跟正常人一样,只有食量稍微变大了一点,但王昭对于这一点倒是很开心,毕竟孔吉在他眼里一直十分瘦弱,一直想把他喂胖,奈何孔吉的胃实在跟小鸟一样,吃个几碗就饱了,现在看到他身上长了些肉,心里面充满成就感。在卜守寻离开之后,孔吉就...

第二十九章


"胎儿刚满三个月,虽说已经是稳固了,但还是要再小心一些。"


"知道了。"


卜守寻清晨便来寝殿看看孔吉的状况。孔吉腹中的胎儿已经满三个月了,但因为长期束腹的原因,肚子并没有明显的凸起,虽然是逼不得已,但孔吉仍是担心孩子的健康状况,所幸一切良好。在这段期间里,孔吉倒是不怎么有孕吐的情况发生,所以几乎是可以表现的跟正常人一样,只有食量稍微变大了一点,但王昭对于这一点倒是很开心,毕竟孔吉在他眼里一直十分瘦弱,一直想把他喂胖,奈何孔吉的胃实在跟小鸟一样,吃个几碗就饱了,现在看到他身上长了些肉,心里面充满成就感。在卜守寻离开之后,孔吉就突然想到外面转转,虽然说怀孕期间孔吉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症状,但就是有些病恹恹的,想出门转转,却是心有余力不足,现下倒突然起了兴致了,双儿看了自然也是高兴的。而孔吉的状态,王昭也是有所察觉的,只是他想着是孔吉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所以也没想到什么。


"太好了!奴婢还以为公子直到生产前都不会想出来呢!"


"嘻…你这丫头太夸张了。"


"嘿嘿…对了!这个时节池塘里都开满莲花,不如我们去看看?"


"好啊。"


午后,双儿跟孔吉一同在花园里的池塘边散步,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天气倒也没有闷热,反倒吹着凉爽的微风,风里还伴随着莲花的香气,使人感到心旷神怡。


"哇啊~真舒服~"


"嘻…委屈你呢,之前我一直没能出门,你也只能待在我身边,不能好好出来走走。"


他们走到一颗柳树下休息,孔吉有些愧疚的握着双儿的手说道。


"不委屈的!虽然奴婢确实是喜欢出来玩,但是奴婢心里更是希望能够跟在公子身边!"


双儿对着孔吉露出笑容,孔吉也微笑着摸了摸双儿的头。


"双儿的笑容和个性总是能让我振作起来呢!"


"嘿…那奴婢以后都会一直笑给公子你看的!"


休息完后,两人便起身继续走着,双儿看着莲蓬成熟就让孔吉待着,自己下池去摘莲蓬。而此时,妍华也带着宫女出来散步,孔吉见妍华走来,便连忙对她行礼。


"皇后娘娘。"


"走开!你挡着娘娘的道了!"


妍华身旁的宫女将孔吉撞开,毕竟因为孔吉的关系,王一直都没有看望过自家的主子,这口恶气自然得替主子出。


"啊!公子!"


双儿回来见孔吉跌倒在地,立刻跑过来想要搀扶,却发现孔吉的脸色不对劲。


"难道…撞到肚子了?"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八章


隔天晚上,冷清的王府经过一整天的整理以及布置,已然装扮成喜庆的模样。双儿嘻笑着帮孔吉打扮,孔吉也因为双儿而感到喜悦,这好像是孔吉这么久以来轻松的笑着。


"好啦~公子真美!"


"嘻…"


"奴婢好久没看到公子笑了呢…"


说到这里,双儿的语气带有一丝感伤。


"让你担心了。往后我会常笑的,这样对孩子也好。"


孔吉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是啊~公子这样想很好,相信小王子、公主一定可以健健康康。"


"嗯!"......

第二十八章


隔天晚上,冷清的王府经过一整天的整理以及布置,已然装扮成喜庆的模样。双儿嘻笑着帮孔吉打扮,孔吉也因为双儿而感到喜悦,这好像是孔吉这么久以来轻松的笑着。


"好啦~公子真美!"


"嘻…"


"奴婢好久没看到公子笑了呢…"


说到这里,双儿的语气带有一丝感伤。


"让你担心了。往后我会常笑的,这样对孩子也好。"


孔吉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是啊~公子这样想很好,相信小王子、公主一定可以健健康康。"


"嗯!"


"公子。吉时到,该出去了。"


双儿将红色薄纱盖在孔吉头上,并牵着他走出去。


王昭站在大堂前望着孔吉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他已经想像这个画面很久了。孔吉身穿的嫁衣,是王昭还未登上王位前,在一家布料铺看见的。那时他看见这叠红布时,他便想像着自己与孔吉成亲的画面,孔吉穿着绣上金丝的红色嫁衣,缓步向自己走来。于是便把布料买下,命人加工制作出这件嫁衣。


而如今深藏在脑海中的画面终于实现了。


拜堂完后,王昭将孔吉抱到房间,将他轻放到床上。


"双儿说你还在调养身体,待会喝了药就早些休息。"


王昭一边褪去孔吉身上厚重的衣裳一边说着。


"好,我也帮你脱衣服吧。"


两人将外衣褪去后,王昭就环抱着孔吉坐在床上,看着孔吉将苦药一点一点喝下。


"吃点蜜饯会好一点。"


王昭把蜜饯靠到孔吉嘴边,孔吉想也没想直接将蜜饯吃下,嘴还稍微碰到王昭的指尖,这让王昭觉得有些好笑。


"吃得那么急呀~为夫的手指可差点就被你咬了。"


"苦、苦嘛!"


孔吉被王昭逗得红起耳朵娇嗔道。


"嘻…好了,药喝完就该睡了。"


王昭抱着孔吉躺下,他开始自己自顾自的说着:


"孔吉,你知道吗?这个场景我在梦里梦了无数次,你穿着我亲自挑选的嫁衣与我拜堂成亲,成为一对夫夫。"


"这次是真的了。"


孔吉抚上王昭的脸颊,吻上他的双唇。王昭也亲吻着孔吉的额头、眼皮,并轻拍他,像是哄孩子睡觉一般。


"昭,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孔吉突然抛出的问题,让王昭有些微的反应不及。虽然孔吉知道这个问题并不该问的,可他还是想知道王昭的答案。而王昭在顿了一下后也很快就回应了孔吉:


"不管是男孩是女孩我都喜欢,因为是我们的孩子。"


听到答案,孔吉立刻对王昭展出笑颜。而王昭也跟笑了一下,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子。


"这么高兴啊~是想要孩子了?"


"没有,我就是随意问问而已。"


"好吧。乖乖的,该睡了。"


"嗯!"


于是两人的新婚之夜就这么度过了。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七章


李谦走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王昭才推门进来。


"你还没睡下?"


"昭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


王昭的沉默让孔吉感到害怕,王昭察觉到孔吉的不安,便叹了一口气,走到孔吉面前紧紧地抱住他。他确实是很气孔吉做出这样伤害自己的事,但他果然没有办法做到不理他,面对孔吉他总是心软。


"我是气你!气你选择这种方式离开!可我更气我自己…让你独自承受这些…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了!所以…不要离开…"


他不想他离开,他放不了手,他誓言将任何会伤害孔吉的人一一铲除,一个也不...

第二十七章


李谦走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王昭才推门进来。


"你还没睡下?"


"昭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


王昭的沉默让孔吉感到害怕,王昭察觉到孔吉的不安,便叹了一口气,走到孔吉面前紧紧地抱住他。他确实是很气孔吉做出这样伤害自己的事,但他果然没有办法做到不理他,面对孔吉他总是心软。


"我是气你!气你选择这种方式离开!可我更气我自己…让你独自承受这些…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了!所以…不要离开…"


他不想他离开,他放不了手,他誓言将任何会伤害孔吉的人一一铲除,一个也不留。


"对不起…我不会离开了…"


孔吉摸了摸王昭的头安慰着他。看着王昭这般不安,孔吉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有些后悔,明明曾说过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可在经历太后的利用、王后的的威胁,他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存留在这里的理由,在宫里的生活渐渐令他感到惶恐不安,接着这些情绪全在此次的刺杀中爆发出来,脑内充满死亡的念头,唯有如此才能够保全对方…


这一夜,王昭就这么抱着孔吉进入梦乡,像极了受惊的孩子,紧抱着孔吉,害怕他离开,而孔吉则是不停地安抚他。隔天一早,王昭醒来就看见枕边的人正在熟睡,眼下还带着淡淡的乌青,他有些心疼的轻抚着孔吉的眼皮。


"我吵醒你了?"


孔吉缓缓睁开眼睛,朝王昭笑了笑。


"没有,你没吵醒我。"


"你看起来脸色有稍微红润了,之前还有些苍白。"


"是卜御医的功劳,他每天都在调养我的身体。"


当然还有李谦的帮忙。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你再说下去我可是会生气的!"


孔吉皱着眉头,两手在王昭脸上搓揉一番,王昭倒是被他这个举动给逗笑。


"别生气了,我的好夫人~"


王昭用手抚平孔吉紧皱的眉头,笑着哄道。听到王昭这样说,孔吉顿时脸红了起来,连忙转过身去,对王昭喊道:


"谁是你夫人啊!又没有成亲…"


王昭笑着把孔吉给转回来,并且对他说:


"那我们今天就成亲吧!你想在哪里成亲就在哪里。"


孔吉看着王昭坚定地神情,便是知道他是真的想要与他成亲,即便他们的婚事上不了台面。


"那我们回去府邸成亲好不好?"


有好几次,孔吉都想跟王昭说,其实他不奢求什么名分,只要与对方相守就好。不知道有多少次,孔吉总是会望着窗外,那个方向是他们曾经生活的府邸…他想回去,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向王昭开口,于是便接着此事回去。


"好。"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六章


"李谦,你来啦!"

"他在忙?"

"可能…是吧…"

李谦看见孔吉的表情里带了一点委屈,又看见他手腕上包扎的绷带,心里不由得恼怒。

"你怎么受伤了!你受伤了,他连看都不看的吗!"

"你别生气了!你那么大声会被听见的!"

孔吉见李谦这么生气,连忙提醒他的音量,因着孔吉的提醒,李谦才把他的怒气给忍下来。但是随后李谦又注意到桌上的碗,因着异族嗅觉上的本领,直接闻出药味,再加上自己对药草的熟悉,很快的闻出这碗药汤疑似是安胎药。

"你怀孕了?"

"...

第二十六章


"李谦,你来啦!"

"他在忙?"

"可能…是吧…"

李谦看见孔吉的表情里带了一点委屈,又看见他手腕上包扎的绷带,心里不由得恼怒。

"你怎么受伤了!你受伤了,他连看都不看的吗!"

"你别生气了!你那么大声会被听见的!"

孔吉见李谦这么生气,连忙提醒他的音量,因着孔吉的提醒,李谦才把他的怒气给忍下来。但是随后李谦又注意到桌上的碗,因着异族嗅觉上的本领,直接闻出药味,再加上自己对药草的熟悉,很快的闻出这碗药汤疑似是安胎药。

"你怀孕了?"

"我、我…我是异族…这个身份我是从怀孕那一刻起才知道的…你、你如果害怕的话,马上离开没关系的…"

面对李谦的提问,孔吉不知道为什么李谦会知道怀孕的事,他更不知道自己为何无法否认,无奈之下只得以说出实情。

"其实,我也是异族。"

"欸?"

李谦也道出了他的身分,这样的信息让孔吉有些措手不及,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拥有同伴。

"我是血族,其实早在你发情的时候我就已经知晓那是异族的身份了,但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没有与你说。"

"发情?"

"就是你发热那一次,其实是异族每个月的发情,而我给你的香囊的味道看可以抑止发情的不适,我想是因为那一次才使你怀孕的。"

"这样啊…"

"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并没有打算告诉他,我不想他再多一个累赘,我更怕他会为此疏离我…"

"那这个孩子,你打算生下来?"

"是的,我一直从未想过我与他之间可以有一个这样的未来,虽然这个孩子到最后的身份会是养子,可我还是想将他生下,作为普通人一般活着。"

孔吉的神情温柔,轻轻抚摸着微凸的腹部,随后便也笑了起来,大概是想到一家三口的画面十分美好吧。但李谦也为此感到担心,毕竟他未曾听过人族与异族交合的事,还不知腹中孩子是否会对孔吉的身体造成伤害。

"异族的孩子还在母胎时会吸收母亲一部分的妖力成长,这对异族来说是没什么,但你的妖力虚弱,我不知道拥有一半异族之血的他会不会对你有害,所以我先将我的妖力分给你,确保你的健康。"

听着李谦这样说,孔吉也确实有感觉到有什么力量正在抽离他的身体,使他有些虚弱,但听到李谦要将妖力传输给他时,也担心李谦的身体。

"那你的身体…"

"你不用担心,这对我来说没什么。"

"那麻烦你了。"

孔吉对李谦轻笑了一下,随后就背对着李谦坐下,李谦将两只手贴在孔吉的背上,将妖力传输至孔吉的身体,此时孔吉感受到一股力量充满了身体。

"好了。"

"谢谢你,李谦。"

"不客气,你早点休息吧。"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五章


自孔吉因失血过多而昏倒后,王昭的目光就一直未从他身上离开过,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孔吉,王昭的眼里尽是悲伤以及愤怒。


"陛下…臣先去给公子调一些药,先告退了。"


卜守寻将孔吉的伤口处理完后站在一旁,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用这个理由告退。


"是我太软弱,才让孔吉替我背负了罪孽…"


卜守寻尚未离开,王昭便开口说道,让他又停下脚步听着王昭继续说。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换来的却是他们的步步紧逼,我不会再容忍了!我不会再留任何情面,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围猎的活动因着刺客一事提早...

第二十五章


自孔吉因失血过多而昏倒后,王昭的目光就一直未从他身上离开过,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孔吉,王昭的眼里尽是悲伤以及愤怒。


"陛下…臣先去给公子调一些药,先告退了。"


卜守寻将孔吉的伤口处理完后站在一旁,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用这个理由告退。


"是我太软弱,才让孔吉替我背负了罪孽…"


卜守寻尚未离开,王昭便开口说道,让他又停下脚步听着王昭继续说。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换来的却是他们的步步紧逼,我不会再容忍了!我不会再留任何情面,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围猎的活动因着刺客一事提早结束,在回程的马车上,孔吉渐渐醒来,但是他的神情却是空洞,吓得双儿立刻让卜守寻为他看诊。


"孔吉,你怎么样了?"


"我为什么还活着?"


"你昏倒的时候,陛下正好在门外,就立刻喊了御医。"


"公子啊~你真的把双儿吓坏了…呜…"


"孔吉,我知道你的难处…只是,你的身体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听着卜守寻的话,孔吉逐渐有了表情,疑惑的看向卜守寻。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什么?!"


"什么?!"


孔吉和双儿异口同声地讶异道。


"你们小声些,要是被听到就不好了!"


"卜御医,公子在怎么美也是男子啊!怎么会怀孕啊!"


"孔吉的身份其实是异族,我曾经在书籍里看过,冥雀族他们的后颈会有雀鸟的印记,无论男女只要拥有这样印记的皆可生育,尤其在出生还有怀孕时才会特别鲜红明显。"


双儿听这话连忙撩起孔吉的头发,确实看见了鲜红色的雀鸟。


"真的欸!那这不是喜事吗?"


"妳想的太简单了,难道妳忘记人族与异族之间的矛盾了吗?要是孔吉的身份被知道了,他们更不会放过他了!"


"对喔…"


"你有孕的事我没有与陛下提起,孩子的去与留就让你选择了。"


自己有身孕这件事固然是欣喜的,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够与王昭拥有一个孩子,可是他又为自己是异族的身份感到难过,因为这样就足以让那些有心之人利用,他也有点害怕王昭会因着他是异族的身份而疏远。


"我想…留着这个孩子,但是请你们不要再跟其他人说,即便是王昭也不要,我不能再让他多一件要担心的事了。"


"可是这肚子要是月份大了,明显起来该怎么办啊?"


"就…只能束着了…"


孔吉摸了摸肚子,觉得对孩子有些亏欠。


"那先这样吧!此事就我们三人知晓,不能再有一人了。"


"嗯!双儿一定会好好掩护公子的!"


回到皇宫后,孔吉在寝殿里休息了一阵子,突然想到自己从猎场回来后就一直没看见王昭,现在就连晚膳也没跟他一起享用,孔吉感到有些失落,甚至想哭。


"孔吉。"


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孔吉立刻转过头去,对来人笑了一下。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四章


夜幕降临,丝竹响起,宴会已然开始。孔吉以精神疲倦为由拒绝了王昭的邀请,待到王昭走远时,孔吉便下了床。

"双儿,陪我走走可好?"

"公子不是累了吗?"

"我只是不想去那里,才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他而已。"

"这样啊…那公子先把药喝下吧!御医说你身子虚,要多补补!"

"好。"

宴会上,王昭显然心不在焉,但他不得不出席这场宴会。

"陛下,臣妾近日学了些乐曲,演奏给陛下听如何?"

妍华上前询问,想要讨好王昭。王昭只是瞥了她一眼,本想开口拒绝,却被太后抢...

第二十四章


夜幕降临,丝竹响起,宴会已然开始。孔吉以精神疲倦为由拒绝了王昭的邀请,待到王昭走远时,孔吉便下了床。

"双儿,陪我走走可好?"

"公子不是累了吗?"

"我只是不想去那里,才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他而已。"

"这样啊…那公子先把药喝下吧!御医说你身子虚,要多补补!"

"好。"

宴会上,王昭显然心不在焉,但他不得不出席这场宴会。

"陛下,臣妾近日学了些乐曲,演奏给陛下听如何?"

妍华上前询问,想要讨好王昭。王昭只是瞥了她一眼,本想开口拒绝,却被太后抢先一步。

"皇后有心了。哀家也想听听,陛下肯定也是的吧。"

太后这一句让王昭不得不顺从。

"那便开始吧。"

"是!"

妍华让宫女拿出琴来,开始弹奏。她那芊芊玉指触碰到琴弦的瞬间,悦耳的乐声让整场宴会的宾客都陶醉在其中,纷纷赞赏,可这些王昭却一点也不领情。

"双儿,你听。"

"这个琴声,奴婢好像在皇后寝殿那听过。"

"皇后吗…果然是个才女。"

"公、公子也不差啊!"

双儿着急地安慰孔吉。

"但我会的只是一些戏子的把戏而已。"

说完,孔吉便继续向前走。而双儿听到这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跟上孔吉的脚步。他们来到一座池塘边,孔吉找了一处便坐下来,望着挂在高空的明月,静静地看着也不说话。

"公子…在想些什么呢?"

双儿看着孔吉的样子,踌躇许久才问出这一句。

"我娘曾说过,如果向满月许愿,愿望就得以实现,所以我在向它许愿。"

"真的吗!那奴婢也想许愿!愿公子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奴婢想一辈子跟着公子!"

"嘻…傻ㄚ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啊?!那奴婢重新许!"

孔吉看着双儿可爱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一下。随后他又望向月亮…

但愿我离开后,能够让王昭得以平安,不再因我受到胁迫。

主仆二人回到房中,孔吉便支开双儿,搭起屏风,拿出一直收在袖子里的指偶,自顾自地演起来。而王昭则随便推托个理由,早早离席,当他要拉开房门时,听见孔吉略为颤抖的声音。

"我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你要走呢?为什么要离开我?"

"对不起…我深爱着你,也不愿离开你,可是我不想成为你的软肋,我只有离开,你才不会被威胁…"

"你不要害怕啊!我可以为你抛弃一切的!"

"不行的!百姓们需要你,只有你站在这个位子上,才能让他们安居乐业,而这个也是你想要做的不是吗…"

听着孔吉的声音,王昭放下了想要开门的手。他听着孔吉所说的那些话语,已然红了眼眶。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孔吉打开门的那一刻,做到放孔吉离开,他不想放手,可这样下去的话,孔吉只会更难过。

"碰!"

房内一声巨响,王昭立即推开门,看见了屏风后一片的血红…

"孔吉!"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三章


"孔吉如何了?"


正當卜守尋想著孔吉的身份是否該告訴王昭,王昭已經急匆匆地來到房門口。


"回陛下,公子無礙,已經包紮傷口了,臣先去給公子配藥。"


卜守尋細想之後,覺得先問過孔吉再來決定是否向王昭報告,於是便向王昭隱瞞此事。


"嗯,雙兒也去吧。"


"是。"


待兩人離開後,王昭坐到床邊,輕輕撫摸孔吉那毫無血色的臉龐,眼中滿是心疼,他牽起孔吉的手,緊緊地握著。


"孔吉,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你放心,我定會抓到那人,讓他付出代價!"


"...

第二十三章


"孔吉如何了?"


正當卜守尋想著孔吉的身份是否該告訴王昭,王昭已經急匆匆地來到房門口。


"回陛下,公子無礙,已經包紮傷口了,臣先去給公子配藥。"


卜守尋細想之後,覺得先問過孔吉再來決定是否向王昭報告,於是便向王昭隱瞞此事。


"嗯,雙兒也去吧。"


"是。"


待兩人離開後,王昭坐到床邊,輕輕撫摸孔吉那毫無血色的臉龐,眼中滿是心疼,他牽起孔吉的手,緊緊地握著。


"孔吉,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你放心,我定會抓到那人,讓他付出代價!"


"陛下,八王爺求見。"


在門外的宮女進門稟告。王昭皺了一下眉,只說了知道,便走了出去。  


"陛下。"


"八弟怎麼來了?"


"刺客還是找不到人。"


"難道皇家的護衛都是廢物嗎!連人都抓不到!"


"這場刺殺安排的十分周全,怕是宮裡的人吧。畢竟是從他開始下手。"


王旭往房門的方向看去。


"嗯…"


孔吉在一陣爭吵聲中醒來,聽著外頭似是有王昭的聲音,他勉強撐著身子往門邊走去,卻聽到令他痛心的話語。


"朕的事情用不著八弟你來操心!"


"今日就已經驗證了我之前同您說過的,您不可能做到兩者保全!只要他還在這宮裡,就只有被他們利用的份!"


王旭曾經見過一次孔吉,那一次他便知道為什麼王昭會愛上他,孔吉的善良與溫柔確實是令人捨不得放開的,那是在這宮裡所體會不到的。可他很清楚,孔吉繼續待在這裡只怕到最後會是遍體鱗傷,而他…並不想看到這樣的場面。


"您終得放棄一個。"


面對王旭的警告,王昭只是冷笑了一聲說道:


"誰說必須放棄了才能擁有一切,我是得了皇位才有了全部。"


"願陛下到最後還能如此自信。"


王旭笑了一下,便轉頭離開。王昭看著王旭的背影,原先上揚的嘴角立刻拉下來,他不是不知道孔吉的處境,可他卻十分的有自信覺得自己得以兩全。


在門後偷聽的孔吉,聽到王旭說的話,立刻跌坐在地上,落下了淚珠,內心裡是無限的自責。他不知道該怎麼做,王昭只有他了,可若是他還繼續留在這裡,就只會成為王昭的軟肋…


"孔吉?"


王昭再次回到房間,發現孔吉已然起身坐在床邊,他立刻向孔吉奔去。


"你還好嗎?"


"沒事。"


孔吉勉強撐起笑容,讓王昭不要發現自己的異狀。


王昭將孔吉抱在懷中,手輕輕地撫摸他的頭。這樣的舉動像是在安慰孔吉,讓孔吉有種想哭的衝動,但他還是忍了下來,緊抱著王昭,將臉埋進對方的胸膛。


"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嗯…"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二章


皇家围猎是一年一次盛大的活动,皇室族人皆在此相互竞争、游玩。这是孔吉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狩猎,他一个人骑着马,缓缓跟在队伍的后面。

"倒是委屈公子了,要被排在宫人的队伍。"

"不要紧的,我的身份本就不被承认的。唔…"

"公子,你怎么了?"

看着孔吉面有难色、手捂着肚子,双儿着急的询问。

"唔…没事…先跟上队伍再看看吧。"

虽然嘴上说没事,但肚子总还是有些怪怪的,似是有什么在往下坠。到了会场后,王昭走到孔吉的位子,让他骑着马跟在他身边参与狩猎,孔吉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并非皇家身份,又怎么能...

第二十二章


皇家围猎是一年一次盛大的活动,皇室族人皆在此相互竞争、游玩。这是孔吉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狩猎,他一个人骑着马,缓缓跟在队伍的后面。

"倒是委屈公子了,要被排在宫人的队伍。"

"不要紧的,我的身份本就不被承认的。唔…"

"公子,你怎么了?"

看着孔吉面有难色、手捂着肚子,双儿着急的询问。

"唔…没事…先跟上队伍再看看吧。"

虽然嘴上说没事,但肚子总还是有些怪怪的,似是有什么在往下坠。到了会场后,王昭走到孔吉的位子,让他骑着马跟在他身边参与狩猎,孔吉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并非皇家身份,又怎么能…王昭显然知道孔吉在顾虑什么,他直接牵起孔吉的手,走向孔吉的马匹,直接把孔吉抱上马,不容许孔吉拒绝。王昭的举动倒是让同行的宫人们纷纷评论,妍华见此更是愤怒的紧抓衣袖,太后倒是镇定,轻拍着妍华的手意识她不要过于冲动。

见王昭已经上马,其他王爷们也纷纷上马,狩猎的序幕即将展开。

"咻!"

一声箭响,将那在逃亡的猎物立即射杀。

"射中了!昭好厉害!"

"嘻…孔吉,你要试试吗?"

"啊?我、我不行啦!"

"你可以的~我教你。"

王昭把弓拿给孔吉,手把手地教导他如何拉弓。

"咻!"

箭矢射到草地上,差一点就射中旁边的野兔。

"如何?"

"好棒!我这是第一次射箭!"

"你喜欢就好。走吧!"

两人骑着马又往森林深处骑去,而此时在暗处已然有人在伺机而动…

"嘶~"

"孔吉!"

两人走到一处,孔吉的马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发狂到处乱窜,吓得孔吉紧抓疆绳,想要控制马匹让它安静下来,可这并没有用。王昭见况紧追在后,想要跳上孔吉的马让它停下,突然一道冷箭射来,王昭反应极快,只是让箭擦过他的肩膀。

"来人啊!有刺客!"

在一旁的护卫看见王昭受伤立刻喊叫,让所有侍卫前去抓刺客。

"碰!"

一声巨响,孔吉从马上被甩下来,孔吉感觉到自己全身完全使不上,肚子往下坠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意识逐渐模糊。

"孔吉!"

王昭立刻跑来将孔吉抱上马,快速返回。

"御医!快叫御医!"

王昭急匆匆的将孔吉抱进帐篷,让卜守寻进行医治,而王昭也立刻退出帐篷外,向身旁的侍卫问道:

"人抓到了吗?"

"还没,还在搜寻。"

"把整个猎场都翻了,把人给我找出来!"

"遵命。"

帐篷内,卜守寻正在为孔吉检查伤势,发现他的股间不停地出血,他又替孔吉把了脉,发现有些不对劲。

"喜脉…怎么会…"

虽然心中有些疑问,但卜守寻还是立刻替孔吉止住血,保住了肚里的胎儿。卜守寻又拉开孔吉的衣领,发现他的后颈出现了艳丽的红色印记,像极了一只雀鸟。卜守寻看到印记时相当震惊,他曾经在书籍里看过,拥有这道印记的是冥雀族,他们无论男女只要拥有这样印记的皆可生育,而这胎记只有在出生还有怀孕时才会特别明显。

"孔吉是异族…那这样…"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一章


双儿在门外观望了许久,看到孔吉从里面走出来时,立刻上前去询问状况。

"公子,你还好吗?皇后有没有刁难您?"

"没事,只是慰问而已。"

虽然孔吉嘴上这么说,但双儿看得出来孔吉的强颜欢笑,当她正在思索着要不要告诉王昭时,孔吉就叮嘱她,让她不要告诉王昭妍华找他的事。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皇后真的…"

"没有的事!我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而已…"

"好吧。"

回去的路上,双儿都紧紧地跟着孔吉,孔吉自从从妍华那里出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好几次都快撞到东西,这让双儿看得胆战心...

第二十一章


双儿在门外观望了许久,看到孔吉从里面走出来时,立刻上前去询问状况。

"公子,你还好吗?皇后有没有刁难您?"

"没事,只是慰问而已。"

虽然孔吉嘴上这么说,但双儿看得出来孔吉的强颜欢笑,当她正在思索着要不要告诉王昭时,孔吉就叮嘱她,让她不要告诉王昭妍华找他的事。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皇后真的…"

"没有的事!我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而已…"

"好吧。"

回去的路上,双儿都紧紧地跟着孔吉,孔吉自从从妍华那里出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好几次都快撞到东西,这让双儿看得胆战心惊。

"我的好主子啊~您这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嗑着碰着的奴婢怎么交代啊~"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乏了。"

"那赶紧去休息吧!您也到了该用药的时间了,奴婢这就去煎药!"

孔吉喝了药便睡下了,再醒来时便看见桌上各式各样的礼盒,让孔吉有些纳闷。

"这些是你的生辰礼,可还喜欢?"

王昭见孔吉醒来一脸疑惑,便向他解释道。

"我的生辰?你怎么知道?"

"你衣服上的挂饰有一个小木盒子,里面写着你的生辰,我是无意间发现的。"

"原来是这样,我自己都忘记了。嘿…不过你不用这样的,太多了。"

"没事的,我愿意的。你看看我挑的你喜不喜欢?"

"喜欢,你送的我都觉得很好。"

"那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王昭轻轻刮了孔吉的鼻子,搂着他的腰走出去。

王昭骑着马带着孔吉出宫来到一座湖边,牵着他坐上小船,然后拿起船浆开始划,孔吉看着王昭划船的样子,不小心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我怎么样了?"

"哈哈…我、我只是想到你一个威风凛凛的君王,却坐在小船上像个船夫在划船,呵呵…"

"那也是你一个人的船夫呀~"

"那船夫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到时候便知道了,孔公子~"

王昭将船划到一处,一阵风忽然吹起,染得发红的落叶缓缓飘落到湖面,眼前景色简直是一幅画,树上的叶子被秋风染上一片橘红,在树梢上舞动着。

"好美呀!"

"我打算在这里建一个别院,就我们两个能来。"

"这样好吗?我怕你被人被别人说闲话…"

"没事,这件事是偷偷来地,而且格局也不是很大,不会有人知道的。"

"谢谢你,昭。这是我度过的最棒的生日了!"

"不用跟我说谢的。也该回去了,你身子虚弱,不宜吹太久的风,回去时也差不多该喝药了。"

"拿回去时顺便买一些蜜饯吧!药太苦了…"

"嘻…当然。"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二十章


婚房内,妍华满心期待的坐在床上,等待王昭前来掀开自己的头纱。过了一会儿,妍华便听见门外的动静,是王昭来了,王昭向妍华走近,将她头上的头纱掀开,妍华缓缓地抬起头,脸颊因为害羞而显得红润,这般模样,男人看了都觉得娇羞可爱,可对于王昭来说却不是,他掀完头纱,便向门外走去。妍华见状立刻喊道:

"陛下!新婚之夜,您这是要去哪!"

"与你无关。"

"啧…他只会害您被威胁,像他这样的祸害,应该立刻处理掉!"

妍华很清楚今日的婚礼是怎么来的,但她却没想到王昭对孔吉的感情会这么深,想到这里,她便十分嫉妒孔吉,想着自己竟然会输给一...

第二十章


婚房内,妍华满心期待的坐在床上,等待王昭前来掀开自己的头纱。过了一会儿,妍华便听见门外的动静,是王昭来了,王昭向妍华走近,将她头上的头纱掀开,妍华缓缓地抬起头,脸颊因为害羞而显得红润,这般模样,男人看了都觉得娇羞可爱,可对于王昭来说却不是,他掀完头纱,便向门外走去。妍华见状立刻喊道:

"陛下!新婚之夜,您这是要去哪!"

"与你无关。"

"啧…他只会害您被威胁,像他这样的祸害,应该立刻处理掉!"

妍华很清楚今日的婚礼是怎么来的,但她却没想到王昭对孔吉的感情会这么深,想到这里,她便十分嫉妒孔吉,想着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男人!因此才会愤怒地说了这句话。

"你!"

"难道不是吗!今日这场婚礼就是个例子,往后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事因着他而让你被迫妥协!王昭哥哥,妍华是为了你好!"

"你只要尽好皇后的本分便可,其他的还轮不到你关。"

"唔…"

王昭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并警告妍华不要越逾,把妍华吓得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王昭离开。待王昭离开婚房,妍华变跌坐在地,喃喃自语着:

"王昭哥哥…他怎会这样对我…一定是他!是那个贱人害的!"

王昭回到寝殿,孔吉正一个人蜷曲在床上睡着。王昭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孔吉的脸庞,看着孔吉脸上的泪痕,王昭心里仿佛是被刀割一般,不停地亲吻孔吉,孔吉察觉到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王昭愧疚的神情,孔吉下意识伸手拥抱王昭,想要安慰他。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呜…"

"没事的,不是你的错。"

王昭就这样抱着孔吉哭了很久,孔吉也抱着王昭安抚他,直到他哭累了睡着了,孔吉才停下来静静地看着王昭的脸庞,轻轻地说:

"对不起…我知道你登基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我也愿意支持你,但…有时候我真的好想回到以前…"

隔天一早,孔吉替王昭整理完衣服后,便送他到门外,一切都还是如往常一般。只是过没多久便有一个眼生的宫女前来,说是皇后唤他前去,于是孔吉跟双儿便被领到皇后寝殿。到了门口,双儿便被拦了下来。

"欸!你们干什么!我可是我们公子的贴身婢女欸!我怎么不能进去!"

"皇后娘娘只让他一人进去而已,你一个小小宫女在这里嚷嚷什么!"

"双儿,没事的,我一个人进去就好。"

宫女将孔吉领进来后就立刻退开,只留下妍华和孔吉二人。

"皇后娘娘。"

孔吉向妍华行礼。

"坐下吧。早先便已听说陛下有一个极为宠爱的公子,今日一看孔公子的容貌果然美若天仙,本宫都自愧不如。"

"没有的事!皇后娘娘才是真的倾国倾城。"

孔吉听着妍华的语气,不禁感到害怕。

"呵…即便本宫再怎么美丽,王昭哥哥也不会喜欢本宫,本宫怎么想也想不通他为何会爱上你一个男子!你可知道你的存在只不过是他人威胁他逼迫他的工具!"

"不过本宫也想谢谢你。若不是你,本宫也不会有机会嫁给王昭哥哥,只是本宫也心悦王昭哥哥,实在舍不得他为着你的事而遍体鳞伤,你若是真心喜欢也该为他想。"

妍华的一字一句,都刺进孔吉的心里,他低着头紧抓着衣袖,妍华的声音在他耳里很是刺耳,眼泪几乎快要夺出眼眶。妍华说的这些孔吉都知道,他也想着离开或许对王昭而言比较好,可是王昭只剩下他了,他舍不得让王昭一个人…

"本宫劝你离开…不,你若离开,只怕王昭哥哥会不停找你,大概只有你死了,王昭哥哥才能真的死心。"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十九章


三日后,整个王宫上下都有宫人在忙碌的身影,今日是王的大婚之日,偌大的王宫都被布置上艳丽的红色,王昭在寝殿里任宫女为他装扮,这里的寂静与妍华公主殿里的欢笑形成对比。

"不愧是公主!奴婢可没见过那么美丽的新娘!"

"就你嘴甜~"

"奴婢说得可是说话!王与公主您呀~可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呢!"

说起这个妍华,其实早在儿时就已经喜欢上了王昭。那时的她来到王宫拜访姑母,在王宫里玩耍不小心迷了路害怕的哭了起来,那时王昭的脸上还未有伤疤,他听见哭声便找到了妍华,知道妍华迷路便一边安抚她一边带她回去王后寝殿,妍华便是在这时候动...

第十九章


三日后,整个王宫上下都有宫人在忙碌的身影,今日是王的大婚之日,偌大的王宫都被布置上艳丽的红色,王昭在寝殿里任宫女为他装扮,这里的寂静与妍华公主殿里的欢笑形成对比。

"不愧是公主!奴婢可没见过那么美丽的新娘!"

"就你嘴甜~"

"奴婢说得可是说话!王与公主您呀~可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呢!"

说起这个妍华,其实早在儿时就已经喜欢上了王昭。那时的她来到王宫拜访姑母,在王宫里玩耍不小心迷了路害怕的哭了起来,那时王昭的脸上还未有伤疤,他听见哭声便找到了妍华,知道妍华迷路便一边安抚她一边带她回去王后寝殿,妍华便是在这时候动了情,她多次向父母亲提起嫁给王昭的要求,可他们知道王昭在宫里并不受宠,自然不可能让女儿嫁予他,可而今却是不同了。

而牢房那边,太后传了旨意将双儿和孔吉二人放出去。双儿搀扶着孔吉,一步一步的走着,所幸在那之后他们没有再对孔吉用刑,现在孔吉身上的鞭伤已经愈合了,但还是不宜做太大的动作,只能慢慢地移动。过了一会儿,有个人影从前方跑来,那是卜守寻,他还带着轿子前来。

"孔吉!双儿!"

"公子!是卜御医!"

"守寻?你怎么来了?"

"陛下让我来接你,顺道帮你检查身上的伤,你先赶快坐上轿子吧。"

卜守寻和双儿将孔吉扶上轿子,前往寝殿的方向。

"我想去大殿看看。"

"这…公子,陛下他…"

"没事的,我只是想看看他。你们若是不然,我便从轿子上跳下去,自己走去。"

"欸?这个…卜御医…"

双儿看向卜守寻,想问他该怎么办才好,而卜守寻知道孔吉他是认真的,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他的请求。

"那便去看看吧!看完就立刻回去。"

"谢谢你,守寻。"

大殿上,王昭和妍华正并着肩走上阶梯,所有人都是笑容满面的祝贺着他们的王和王后,就连鲜少对王昭露出笑容的太后,也为这场婚事乐不可支,唯独王昭冷着一张脸。孔吉他们就在隐秘的角落看着,他知道王昭不会想要他看见,可他还是想看看,看看王昭穿上新郎服的样子,是这么样的帅气,可看到并肩在他身边的妍华时,却又是一阵心痛…

"回去吧…"

回到寝殿,卜守寻立刻检查孔吉的伤势,进行了包扎,并嘱咐双儿一些注意事项还有药的煎法就离开了。

"公子,奴婢先去给您煎药,您好好休息。"

"知道了,去吧。"

双儿离开后,孔吉忽然感到有些困乏,便在床上睡下。睡下不久他便做了一个梦,他梦到王昭笑着,然后过来抱住了自己,孔吉也回抱住了王昭,他很想念他,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亲吻,想念的有太多了…而他现在更想念从前在府邸的日子,到这里眼泪都不自觉的从睡梦中留下来。

填満光
虽然能力有限画得不是很像 但是...

虽然能力有限画得不是很像

但是还是好喜欢孔吉喔✧*。٩(ˊᗜˋ*)و✧*。

虽然能力有限画得不是很像

但是还是好喜欢孔吉喔✧*。٩(ˊᗜˋ*)و✧*。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十八章


王昭被带到太后寝宫,王昭愤怒的快步进去,太后看了一眼王昭,依旧保持着从容不迫的态度喝了一口茶。

"来啦,坐吧。"

"请您立刻将孔吉放出来!他没有错!"

"若你没有拒绝婚约,哀家也不用这样。但是你知道你一拒绝,那些大臣是怎么说的吗?说他是一个魅惑君主的狐狸精!说你是昏庸的君主!如果哀家不这么做的话,又怎么让他们闭嘴!高丽王室可不能出了你这样的丑事!"

"我不会答应!您只不过是想利用母家的势力控制我而已!"

"答不答应也由不得你!你不答应,他就会一辈子待在那里!难道你为了他,连我这个...

第十八章


王昭被带到太后寝宫,王昭愤怒的快步进去,太后看了一眼王昭,依旧保持着从容不迫的态度喝了一口茶。

"来啦,坐吧。"

"请您立刻将孔吉放出来!他没有错!"

"若你没有拒绝婚约,哀家也不用这样。但是你知道你一拒绝,那些大臣是怎么说的吗?说他是一个魅惑君主的狐狸精!说你是昏庸的君主!如果哀家不这么做的话,又怎么让他们闭嘴!高丽王室可不能出了你这样的丑事!"

"我不会答应!您只不过是想利用母家的势力控制我而已!"

"答不答应也由不得你!你不答应,他就会一辈子待在那里!难道你为了他,连我这个母后也敢杀吗!"

王昭听了紧握拳头,那些劝谏联姻、毁辱孔吉的百官,还有想要控制他、利用他的爱人威胁答应婚约的母后,他不能够直接将他们斩杀,他恨自己什么也最不了,只得任由他们摆布。

"我…我答应婚约…请您将孔吉放出来…"

"那便在三日后举行婚礼,婚礼当日哀家就把人放了。"

"儿臣知道了。"

说完,王昭便离开了。

夜晚,一个人影悄悄闯入监牢,将守在孔吉牢房前的守卫给打晕,拿到了钥匙进入牢房。

"孔吉!孔吉!"

来的人是李谦,他听到孔吉被押入监牢的消息,便立刻赶过来。

"李…谦?"

"你忍忍,我立刻带你出去!"

"不可以的!我不在了,他们会杀了双儿的。昭也会担心的…"

李谦还想再劝,可是孔吉却别过头,似乎是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那岂码让我帮你上药,你的伤不好好处理的话会更严重的!你不是不想他担心吗!"

孔吉轻轻点了头。见孔吉允许,李谦立刻拿出药膏,解开孔吉的衣服,在伤口上涂抹。

"我留在这里,是不是害了他…"

孔吉突然说出这一句,便开始流下眼泪哭泣,看得李谦很是心疼。

"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会害他被威胁…呜…"

"…孔吉,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想带着你离开王宫。我知道王宫的险恶,每个人都是各怀鬼胎、勾心斗角,所以在看到善良单纯的你,我就想带你逃离,我不想你受伤…可是我看到你对王昭的情意,我就知道你不会选择跟我走的,你想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陪他度过,而我想你对他而言,是唯一可以让他在这如履薄冰的争斗中得到喘息的地方,你是他温柔的依靠。"

李谦的话,让孔吉的眼中又燃起光芒。

是啊!他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他想陪伴王昭一起度过,想在他难过时给与安慰,因为王昭在这里就只剩下他了。

"药上完了,我也该走了,那些守卫也差不多快醒了。还有这些药还有饼都给你,你要好好收着,不要被发现了。"

"谢谢你,李谦。"

说完,李谦便快速离开牢房。李谦来到牢房外的竹林里,想要翻宫墙出去,突然一道剑光闪过,王昭挡在李谦面前。

"你为什么会认识他!"

"你看到了。"

原来在李谦进去后,王昭也去了牢房,无意中听到他们的对话,也看见了李谦衣服上梅花的绣纹,立马认出来人,他很意外孔吉竟然会认识一枝梅,他也很心疼孔吉,心疼他觉得自己害了他。

其实不是啊…你一直都是我的救赎,一直都是的…我才是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人…

"我怎么会认识他不重要,我只想他不要再受伤。如果还有下一次,不管孔吉愿不愿意,我就是把他打昏也要带他走,你知道的,这里不适合他。"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的。"

王昭收起剑,转身离开。李谦有些讶异,正想着王昭为什么会放他走时,突然听到王昭说了一句谢谢,而李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笑着回应了一句不客气。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十七章


"人抓到了吗?"

"回禀太后,人现在已经押入监牢施刑了。"

"那好,随我去一趟监牢吧!有些话还得当面说清楚。"

昏暗的监牢里,孔吉被剥去外衣绑在木桩上受着鞭刑,而双儿则被押在旁边受着刑法边哭喊。

"停了吧。"

"太后。"

"太后!奴婢求您放了公子吧!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公子绝对没有偷您的东西啊!"

"哀家知道,哀家不过是弄了个理由让他进来而已。"

太后走上前去,单手抓着孔吉的下颚,欣赏了一番。

"孔吉,长得倒是...

第十七章


"人抓到了吗?"

"回禀太后,人现在已经押入监牢施刑了。"

"那好,随我去一趟监牢吧!有些话还得当面说清楚。"

昏暗的监牢里,孔吉被剥去外衣绑在木桩上受着鞭刑,而双儿则被押在旁边受着刑法边哭喊。

"停了吧。"

"太后。"

"太后!奴婢求您放了公子吧!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公子绝对没有偷您的东西啊!"

"哀家知道,哀家不过是弄了个理由让他进来而已。"

太后走上前去,单手抓着孔吉的下颚,欣赏了一番。

"孔吉,长得倒是比女人还来得美,这狐媚样子,在宫里自然是留不得的。王昭与妍华的婚事,想必你也已经知晓了,但他总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所以哀家只能利用你让他同意。"

"你怎能…威胁他!"

"威胁他?哀家便是因为爱子心切!更不能因为你的存在,毁了他的名声!你可知道他因为你的事,前朝的官员一直拿你的事上奏,你忍心看着他为你的事操烦吗!只有他答应了这一场婚约,才可以平息那些官员,哀家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

"…爱子心切?你怎么说得出口!你难道不明白他经历了什么吗!你根本没有把他当作儿子看待!"

孔吉的怒吼,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双儿自然也不例外,她从未看过孔吉这样的愤怒。虽然孔吉说得没错,但他这样可是顶撞了太后啊!双儿整个人脸色苍白,害怕太后一气之下…

"太后面前岂由得你放肆!"

太后身边的宫女立刻拿起辫子要朝孔吉身上甩去,但却被太后制止。

"不管如何,哀家都要让他答应这场婚约。你也不想他心烦那些官员上奏的事,对吧。"

"…"

孔吉沉默不语。他不是不知道王昭在面对奏折时的烦躁,王昭登上皇位也有一段时间了,接着大家关心的便是王家子嗣的流传,可王昭心仪的确是同为男子的自己,他们之间是不可能被接纳的。

"待大婚结束之后,哀家便会放你出来。哀家可以许你继续留在宫里,毕竟你对王昭的痴情,哀家也是看在眼里的,在那之前你别想着要逃出去,否则你身边这个忠心耿耿的侍女会因你而死的。"

说完,太后便带着人离开了。而孔吉跟双儿则是分别被丢入牢房,双儿很担心孔吉的状况,可不管她怎么喊,孔吉就是没有回应,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做回应了。

孔吉被带走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入王昭的耳中,他快速的奔向监牢,只见孔吉只穿着内衣,血迹斑斑的缩在角落里,两眼无神,这在他看来很是心疼。

"快给寡人把人放出来!"

"恕、恕小人不敢违背太后的旨意…"

"所以就要违背寡人的旨意吗!"

"这…"

"陛下,太后让您去找她。"

突然有一个宫女前来传话。王昭握紧拳头,在离开之前对孔吉说了一句话:

"我会把你救出来的,无论用什么办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