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存在

1237浏览    1146参与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61) 母亲

  言格消失的事已经变得不简单,似乎各家都在暗流涌动,言诺在学校有睢逸守护和沈睿监视,季言在学校有沈龑看守,一切的交流都必须小心翼翼.

  但尽管季言谨言慎行,有些事还是无可避免.

  这天,季言来到了季家,因为莫然要把这个别墅放出去,如是来作最后的整顿,顺便回忆一下过往.

  这个家文件不多,地上的垃\圾也已经清理好,衣服捡好了一袋袋准备放到回收箱去,不需要的衣物,给需要的人,算是一种延续吧,在精神上的.以前跟父母..不,是季涛和游筱,季涛的话一直没有怎么理会自己,跟游筱虽然没有很亲昵,但她对自己还不薄,没像其他家长那样带自己出去玩,但有时候会问候你学校生活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忙,责备季...

  言格消失的事已经变得不简单,似乎各家都在暗流涌动,言诺在学校有睢逸守护和沈睿监视,季言在学校有沈龑看守,一切的交流都必须小心翼翼.

  但尽管季言谨言慎行,有些事还是无可避免.

  这天,季言来到了季家,因为莫然要把这个别墅放出去,如是来作最后的整顿,顺便回忆一下过往.

  这个家文件不多,地上的垃\圾也已经清理好,衣服捡好了一袋袋准备放到回收箱去,不需要的衣物,给需要的人,算是一种延续吧,在精神上的.以前跟父母..不,是季涛和游筱,季涛的话一直没有怎么理会自己,跟游筱虽然没有很亲昵,但她对自己还不薄,没像其他家长那样带自己出去玩,但有时候会问候你学校生活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忙,责备季涛对自己的冷漠,虽然最后还是改变不了什么,但仅是这样,季言也没什么怨言.

  如今,这沉寂的地方,不复存在了,季言竟有点不舍与感喟.不过,这些年来,遇到了云翌,莫然,言诺,这个形成心结的地方,似乎也不需要存在了,因为,有了更好的地方.

  收拾过了,回忆过了,是时候回去了.

  可在季言走出大门时,无意瞥到了信箱里的东西,季言记得来的时候这里是空的,现在居然出现了一封信.拿出来看,信封没有任何字,没有邮票,没有地址,显然是有人亲自放进去的,而且,是不久前放的.季言猛然抬头,四处张望,希望找出这个人,但张眼看,只有路人,匆匆而过,慢慢离开.

  季言把信件拆了,一行行的字都冲击着季言的内心,信上那独特缠绕的署名是季言刚在季涛游筱那些为数不多的一个文件上见到过,签名复杂印象深刻,而且那文件正正是他们与言雷洽谈照顾自己的合约.莫然说过言雷已经被暗杀死亡,不可能是他,那么剩下的,只有另一位当事人,言雷的妻子,自己和言诺的亲生母亲,萧偌.

  季言回到了家,吃过了饭,寻思很久还是认命的默默地走到了莫然的书房去.晚饭时候季言有留意到莫然那关注的目光,太明显了,可莫然就是刻意要让自己注意到的,看破不说破看穿不拆穿,等着自己招供呢.若今天结束前都没主动去找他说事,过了十二点就等着被他折磨吧.

  于是在临近凌晨时分,季言还是选择了诚实地把信交付莫然,除了因为害怕,更多的是理智告诉他这件事,需要与他哥莫然商量.

 

  “夜了,去睡觉”看完信的莫然没有说太多,只是让季言去睡觉. 

  “哥打算怎么处理?” 

  “我们的二少爷有什么提议呢?” 

  就不能换个称呼吗..季言不悦暗自埋怨,从认识莫然起他对自己的称呼就两个,要么直呼全名季言,要么二少爷,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大少爷有什么高明的想法” 

  听到‘大少爷’三字,莫然笑了笑,孩子是生气了呢.莫然收起玩笑,直言:“既然对方想要见一面,那就见一面好了” 

  说到正事,季言也收起不悦神色,“不怕是个陷阱吗?” 

  “她选择相见的酒吧是陌岩重要的据点之一,如果他/她能逃出去,我倒是想见识一下” 

  莫然的能力这么高,担心似乎是多余的,“那我们几点出发?” 

  “我们?我可没打算把你带去” 

  “可是!” 

  “你记住,你现在,叫季言,你真实身份外面还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言雷大儿子言昍失踪了.万一是陷阱,就算没被曝光,你的身份也会受到质疑” 

  “那如果她真的是萧偌呢?” 

  “她失踪的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变化,没有人知道,甚至是变节” 

  “哥是觉得,她会倒戈相向吗?” 

  “我不知道,所以,才要去”

  季言低下了头,本来以为是沉闷的人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扑朔迷离,自己到底是谁,季言?言昍?自己的母亲又是谁,游筱?萧偌?如果是她,为什么要把自己丢给游筱,又为什么要抛下言诺言雷先生他们,而如今又回来找我们?莫然说的没错,这次去肯定能得到一些未掌握的资讯,这样的话,自己是真的很想去. 

  “你应该知道胡闹的后果”看着季言犹疑不决的神情,莫然提醒着.

  “是..我知道,我不会胡来”虽然是很想去寻找真相,但理性的季言也很清楚后果的严重性,已经不是害怕让人心有余悸的惩罚了,万一像莫然说的自己身份被怀疑,引发的后果是不可臆想的,牵连莫然不止还可能会把言诺置于极度危险的地方,这万万不可. 

  “但愿”

  “如果哥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回房休息了” 

  “嗯” 

  听到一如既往的回答,季言起身离开,可万万没想到…

  “晚安了,小昍” 

  小昍?这是莫然第一次用昵称喊自己,第一次主动给自己说这么温馨的语句..加上叫的是本名,季言晃了一下,久久未恢复常态,直到回神过来看到莫然疑惑的望了望自己,季言才开口道:“额…呃..晚安..哥,早点休息”暗自欢喜.

 

  很快便到了相见之日,莫然与睢旴抵达目的酒吧,听了属下的汇报,今天确实有一位可疑的妇人,不似来喝酒,还指定了包厢.

  莫然与睢旴进了包厢,看到的是一副沧桑的脸孔,其人瘦骨嶙峋,但不乏温文尔雅的气质,以及坚定的眼眸,这清秀不俗的脸庞,确实是以前见过的萧偌.

  望着窗看着风景的对方仿佛听到了什么动静,回了头看,用她那低哑却带着说不出魅惑的声音,喊了声:“小然?” 

  “萧阿姨”莫然礼貌点头回应,然后往后给了个眼色,睢旴识趣的点头,走出了包厢,在外面等候.

  “小然长大了,真的长大了,这副严肃的神情,跟你父亲一模一样,一样可靠” 

  “萧阿姨过奖了,只是作为莫家之子应有的态度而已,不过十几年没见萧阿姨似乎憔悴了,小然大胆相问,在萧阿姨失去联络的这些年,是经历了什么风雨吗?”莫然给萧偌倒茶问.

  萧偌接过了茶,喝了一口,淡然道:“我这次来,就是想把这些事,一一告诉你” 

  “洗耳恭听” 

  萧偌轻轻转过头,再次眺望刚刚似乎没看够的天空,一切都很宁静,宁静得,能感受到她处于内心里的悲愤和无力, “那天,我买好了菜去幼儿园接小诺回家,可是在过马路那一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知道待我醒了,我在医院里,而我,遇到了车祸” 

  “车祸?”莫然有点质疑,在他的认知里那个时段没有关于任何车祸的讯息,当然不排除被人蓄意抹掉. 

  萧偌低了低头,是不解,是困惑.对于此事,这个别人告诉自己的一个信息,没有相关的记忆,没有真切的感受,自己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

  待萧偌沉淀好了些,她抬起了头,眼望莫然,语气平和,“是的,他们说那次车祸后,我沉睡了六年” 

  “他们?” 

  “我不知道..看着应该是医生,但又没有看到其他病人.后来又有一帮人把我带走了,关\起我,禁\锢了我” 

  “请问萧阿姨觉得,两帮人是同一伙的吗” 

  萧偌紧皱眉头,甚是苦恼,“我不能肯定..但感觉..不太像” 

  “敢问萧阿姨,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这一关就是五年,我尝试过很多办法,都无法逃离.可是最近有一个人来救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钥匙.他带着我逃,我才知道关着我的地方是在英国.我们一起坐着飞机回到了M城,后来他为了引开追踪者,我们就分道扬镳了,而我目前只知道的是他中枪了,生死未卜” 说到这里,萧偌似乎激动了起来.

  “那个人,有没有什么特征?” 

  “一个年轻人,跟你差不多,年纪与你相若,身手敏捷,头脑清醒” 

  “没有其他了吗” 

  萧偌愧疚的摇摇头,“我只看到他手臂上有个纹身,但他很小心,我看不出是什么字” 

  “纹身的样子还记得吗?就算只记得一点点,或者一个角落”

  “嗯,有记住”

  “可以劳烦萧阿姨在这儿画一下吗?”

  “没问题,我尽量”

  “那萧阿姨跟他分开以后,你就到这儿了吗?” 

  “不是的,我是先回了家,可是那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没有在了,如果去公司我怕太招摇会害了你,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到哪里找你,然后我突然想到我的小昍在季涛先生那儿呢,于是就赶去了季家,却成了一片荒废的地方,人去楼空.我也不敢在外面逗留太久,于是放下了一封信,希望..有人能看到就好.幸好,小然你还是看到了” 

  “萧阿姨现在藏身之处可安全?” 

  “嗯,安全的,不过我不要紧,小然,我不是来寻找保护的,我不奢求什么,我只希望小然可以好好照顾小昍和小诺他们,还有就是..想知道,他们是否安好” 

  “言诺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很好,至于言昍,很抱歉,小然也不太清楚” 

  一直保持镇定的萧偌顿时忧伤,“听闻小昍不见了,原来是真的..而且还是..没有找着吗..” 

  “萧阿姨不必太过担忧,小然一定会尽力去找,至于小昍的情况,还望萧阿姨保持乐观的心态,请相信他,他毕竟是言雷叔叔和萧阿姨您的儿子,你们的结晶,能力一定不会差” 

  “嗯..”

  “而且,既然外面风声还在传小昍不见了,以及各家都没有很大的动静,也就说明他们也并没有找着小昍,小昍是安全的机率很高,所以也不用太担心”

  “嗯,谢谢你,小然”从开始就蹙眉的萧偌微笑了,这个笑容,跟以前那个萧偌,一样温柔. “好了,我得走了” 萧偌起身说.

  “真的,不需要保护么?” 

  萧偌摇摇头,“这样就足够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包袱,我怕连累你们.他们这些年来都只是把我关住,所以就算被发现了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的” 

  “好,那萧阿姨,请保重” 莫然也站了起来,目送萧偌,以示敬重.

  萧偌盖上帽子,帽子压得低低的遮盖了大部分的脸,朝着门口走去,却突然回头,“小然,”

  那冰蓝的眼眸,楚楚可怜.

  “是”

  “救我的那个年轻人,如果他还存活,无论他曾经做了多少的坏事,只要罪不至死,帮他一把,可以吗?”

  “抱歉萧阿姨,这种假设恕莫然不能肯定的答应”

  “果真是吗..”

  “视乎他的坏事,是什么了”

  “嗯呢,还是小心点好”

  莫然抱歉的点头.

  “不妨碍小然你了..再见”

  “请保重”

  说罢,萧偌快步离开了.莫然则是一个眼神,给了一张画了画的纸,睢旴一个点头一个接手,便领会了莫然的意思. 

  “还有,这个杯子,上面的指纹,尽快” 

  “是”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第三部 · Truth · 序言

第三部 · Truth

文案:

-------------------------------------------------------------------

一切看似和谐,却是暴风雨的前夕.信任的定义开始模糊,真相随之浮现.

有些事发生了,过去了,永远无法改变,在心里烙下了不可消除的印记.为此有人牺牲了自己,听说只要从这个世界里消失,那么印记也会被带走.

可是,真的带走了吗?这样真的值得吗?

--------------------------------------------------------------------

第三部 · Truth

文案:

-------------------------------------------------------------------

一切看似和谐,却是暴风雨的前夕.信任的定义开始模糊,真相随之浮现.

有些事发生了,过去了,永远无法改变,在心里烙下了不可消除的印记.为此有人牺牲了自己,听说只要从这个世界里消失,那么印记也会被带走.

可是,真的带走了吗?这样真的值得吗?

--------------------------------------------------------------------

在下灾九祸

愿望

生命就是一个躯壳加上灵魂,世界讲究等价交换。
在苍牙市郊区有个废弃的公园,哪里只有中央的喷水池是完好的。

“许愿池,我想要期末考试成绩高一些。”

“许愿池!我希望我有很多很多的钱!”

“我……我想……咳咳……再活一段日子。”

这些痴人说梦的人,有学生,有穷鬼,有富豪。

我们不会去说他们的故事的,因为他们微不足道,不论是富可敌国,还是无人知晓。

学生获得了考试成绩,但他失去了唯一一个真心朋友。

“嘿,开始时候给个纸条呗。”

“但你知道考试不能作弊。”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然而十几年后,他朋友成为了他上司hhhhhhhhhhhhhh

那个穷鬼获得了一大笔钱

“儿子!儿子...

生命就是一个躯壳加上灵魂,世界讲究等价交换。
在苍牙市郊区有个废弃的公园,哪里只有中央的喷水池是完好的。

“许愿池,我想要期末考试成绩高一些。”

“许愿池!我希望我有很多很多的钱!”

“我……我想……咳咳……再活一段日子。”

这些痴人说梦的人,有学生,有穷鬼,有富豪。

我们不会去说他们的故事的,因为他们微不足道,不论是富可敌国,还是无人知晓。

学生获得了考试成绩,但他失去了唯一一个真心朋友。

“嘿,开始时候给个纸条呗。”

“但你知道考试不能作弊。”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然而十几年后,他朋友成为了他上司hhhhhhhhhhhhhh

那个穷鬼获得了一大笔钱

“儿子!儿子!你醒醒!你醒醒!”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呵,工伤费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至于富豪……

他取得的百分之八十收益都是不义之财,许愿池给了他健康,但是他失去了财富还有……

陪伴他的人,他疯了,被送往精神病院度过孤独的余生。

许愿池讲究等价交换,你那一个钢镚去换取想要的是不可能的。

面临生活的选择,还是好好想想取舍吧


在下灾九祸

迷宫

他醒来他彷徨。

他身处一个由镜子搭建的迷宫。

介绍一下,高山峰,公司小职员。

他看着这些镜子,好像看到了自己。

【废话,不是自己还是别人嘛】你知道我的意思。

每个镜子里都是他,却不是镜像,有些镜像想他微笑,有些是他……生活中的他!

上一秒还在给人递烟点火,下一秒就在背后骂骂咧咧,上一秒还在毕恭毕敬,下一秒就在恶狠诅咒。

他开始感到害怕,恐惧……

他不断的走,不断地走,最终看到了一扇门,他推开了门!这是生的希望!

hhhhhhh

他回到了起点!

所有镜子里的他向他用来,冲他微笑!

不论是愤怒,还是哭泣!

他被镜子所包围,也成了一片镜子!


传说,午夜的时候不要走...

他醒来他彷徨。

他身处一个由镜子搭建的迷宫。

介绍一下,高山峰,公司小职员。

他看着这些镜子,好像看到了自己。

【废话,不是自己还是别人嘛】你知道我的意思。

每个镜子里都是他,却不是镜像,有些镜像想他微笑,有些是他……生活中的他!

上一秒还在给人递烟点火,下一秒就在背后骂骂咧咧,上一秒还在毕恭毕敬,下一秒就在恶狠诅咒。

他开始感到害怕,恐惧……

他不断的走,不断地走,最终看到了一扇门,他推开了门!这是生的希望!

hhhhhhh

他回到了起点!

所有镜子里的他向他用来,冲他微笑!

不论是愤怒,还是哭泣!

他被镜子所包围,也成了一片镜子!



传说,午夜的时候不要走进废弃游乐场的镜像迷宫,不然,你也会变成镜像



在下灾九祸

赌徒

这是一个地下赌场,这里有一堆嗜赌如命的恶徒。

亡命之徒,民工,贫穷者,亦或者……富豪,权势者……

连死亡都会有阶级之分,何况一个游戏呢。

“今天爷手气好!别拦着老子!我压大!”

这人也不过是一个下水道的杂碎……除了其他杂碎,没人理他。

赌场有两个常客,一个是这不屑一顾的虫子——王二。

另一个是一个奇人,很多人都跟他赌过,但他好似应该是富豪场的……

他奇就奇在身边总有一个飘着的镜子,有人惊奇,但更多的是……冷漠。

又赢了一局,王二手气不错,把同桌的赌徒都气跑了,这时候那奇人走了过来……

“朋友,赌一把?”

“来,我让你血本无归!”

然而幸运女神貌似不眷顾他了,运气貌似转移到...

这是一个地下赌场,这里有一堆嗜赌如命的恶徒。

亡命之徒,民工,贫穷者,亦或者……富豪,权势者……

连死亡都会有阶级之分,何况一个游戏呢。

“今天爷手气好!别拦着老子!我压大!”

这人也不过是一个下水道的杂碎……除了其他杂碎,没人理他。

赌场有两个常客,一个是这不屑一顾的虫子——王二。

另一个是一个奇人,很多人都跟他赌过,但他好似应该是富豪场的……

他奇就奇在身边总有一个飘着的镜子,有人惊奇,但更多的是……冷漠。

又赢了一局,王二手气不错,把同桌的赌徒都气跑了,这时候那奇人走了过来……

“朋友,赌一把?”

“来,我让你血本无归!”

然而幸运女神貌似不眷顾他了,运气貌似转移到了对方的奇人。

赌了几场,王二开始癫狂了。

“这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再来!”

“你没钱了,朋友。”

“我……我用我一根手指头赌!”

毫无疑问……他失去的不是一个手指头……

更不是一只胳膊!

他赌得没了满头发,

他赌的只剩一只手,

他赌的失去一对腿。

他赌的失去了心脏,脑袋!

他的灵魂被封印进了那奇人的镜子,那镜子里满是罪恶,堕落的灵魂!

哈哈哈哈哈哈


在下灾九祸

存在

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哭泣的声。

外面丁丁零零,铁链划过地板的声音,那个屠夫寻找我们,我们就是在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我们无法逃脱无法哭泣,只能暂时拖住他的步伐,还有几人活在这地狱中呐。

那个推我出去的混混……

还是那个拉我一把的校医啊。

活下去,不在意这些人的以前。杀伐果断,去掉那些心怀鬼胎的恶棍。

这个世界早已沦陷,又为何要在意从前。

至少现在我们还存在啊。


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哭泣的声。

外面丁丁零零,铁链划过地板的声音,那个屠夫寻找我们,我们就是在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我们无法逃脱无法哭泣,只能暂时拖住他的步伐,还有几人活在这地狱中呐。

那个推我出去的混混……

还是那个拉我一把的校医啊。

活下去,不在意这些人的以前。杀伐果断,去掉那些心怀鬼胎的恶棍。

这个世界早已沦陷,又为何要在意从前。

至少现在我们还存在啊。


鲸落

一朵蓝色的云,

阅尽世间悲欢聚散,

年轮沧海骤变,

它灿烂或消散,

无人得见,

无人相伴,

它是否存在过,

昨日或明天。

一朵蓝色的云,

阅尽世间悲欢聚散,

年轮沧海骤变,

它灿烂或消散,

无人得见,

无人相伴,

它是否存在过,

昨日或明天。

music01分享

存在 - G.E.M.邓紫棋

下载地址:

存在 - G.E.M.邓紫棋.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471016

存在(Live) - G.E.M.邓紫棋.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47117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

下载地址:

存在 - G.E.M.邓紫棋.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471016

存在(Live) - G.E.M.邓紫棋.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47117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Wenxiang

基于上述事实,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

不期待人与人之间,
有绝对的相同观点。

相应的,第二个建议是:
不强求别人与自己观点相同。

第三个建议:
如果你在乎真相、事实,

请坚持己见,
即便那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基于上述事实,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

不期待人与人之间,
有绝对的相同观点。

相应的,第二个建议是:
不强求别人与自己观点相同。

第三个建议:
如果你在乎真相、事实,

请坚持己见,
即便那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Wenxiang

观点,在《哲学问题》里,
强调的是空间的,差异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同人的观点,
在空间上都不可能是同时且相同的。

如果主观与观点相对应,
那么不同人只可能同时有观点,

而绝不可能同时有相同的观点。
如果再加上,我们承认事物是持续变化着,

那么每个人对于“相同”事物的主观,
就不可能是相同的。

所以,“观点相同”只能是字面意义的,
或者是某种善意,而绝不是精确的事实。

观点,在《哲学问题》里,
强调的是空间的,差异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同人的观点,
在空间上都不可能是同时且相同的。

如果主观与观点相对应,
那么不同人只可能同时有观点,

而绝不可能同时有相同的观点。
如果再加上,我们承认事物是持续变化着,

那么每个人对于“相同”事物的主观,
就不可能是相同的。

所以,“观点相同”只能是字面意义的,
或者是某种善意,而绝不是精确的事实。

Wenxiang

时间与空间的区别之一是,

时间可以被事物共享,而空间不可以。


这正合康德们“时间是主观的”一说,

所以,所有与时间有关的事情,


总是要比与空间相关的事情,

更令人纠结。


你的空间不可能同时容纳另一个人,

但要命的是,你的时间可以,


如果你足够贪心,

你甚至可以同时爱上整个世界。

时间与空间的区别之一是,

时间可以被事物共享,而空间不可以。


这正合康德们“时间是主观的”一说,

所以,所有与时间有关的事情,


总是要比与空间相关的事情,

更令人纠结。


你的空间不可能同时容纳另一个人,

但要命的是,你的时间可以,


如果你足够贪心,

你甚至可以同时爱上整个世界。

Wenxiang

单相思

单相思是个悖论,相当于雌雄异体自繁殖。但是悖论并不总是会妨碍行动,就像罗素的理发师,他说将为全镇不自己理发的人理发,实际上他完全可以说完仍然淡定为自己理发。


地球上看见太阳,不管什么时候,看见的其实是八分钟前的太阳。任何时候你看见,你信誓旦旦觉得看到了“那个人”,你一眨眼间,那人已经不再是那人了。或者更悲观,但也更准确的说,你任何时候看到的,都不是“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人”并不在那。


我来模仿着写两句情诗:


你看不看,我就在那里;你爱不爱,我就在那里。


准确的说,我在骗你。


可是,这就是爱情,它其实是信仰的一种,与所有你愿意相信的事情一样。


飞蛾扑火,或...

单相思是个悖论,相当于雌雄异体自繁殖。但是悖论并不总是会妨碍行动,就像罗素的理发师,他说将为全镇不自己理发的人理发,实际上他完全可以说完仍然淡定为自己理发。


地球上看见太阳,不管什么时候,看见的其实是八分钟前的太阳。任何时候你看见,你信誓旦旦觉得看到了“那个人”,你一眨眼间,那人已经不再是那人了。或者更悲观,但也更准确的说,你任何时候看到的,都不是“那个人”,或者说,“那个人”并不在那。


我来模仿着写两句情诗:


你看不看,我就在那里;你爱不爱,我就在那里。


准确的说,我在骗你。


可是,这就是爱情,它其实是信仰的一种,与所有你愿意相信的事情一样。


飞蛾扑火,或死于火,或死于寂寞。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60) 变化

  “待我醒了之后呢,我就发现我在床上趴着了,然后在床头柜上呢,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手机,一个我曾经在街上橱窗看了好几眼的手机,而号还是以前那个号” 

  “莫大哥还有这么暖心的时候啊..” 

  “暖心的事多着呢,现在想起来,他那时候发现不见了我肯定..很彷徨吧,就像你失踪了的那几天一样,我很彷徨” 

  对于这件事言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嘛,这么想起来,他打我好像不是因为我考砸了嘿嘿” 

  “第三很好了好吧..” 

  “唔..是吗..?唉,当时发生太多事啦,心情不好一个不小心就,考砸了,啊意气用事了呢,太失败...

  “待我醒了之后呢,我就发现我在床上趴着了,然后在床头柜上呢,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手机,一个我曾经在街上橱窗看了好几眼的手机,而号还是以前那个号” 

  “莫大哥还有这么暖心的时候啊..” 

  “暖心的事多着呢,现在想起来,他那时候发现不见了我肯定..很彷徨吧,就像你失踪了的那几天一样,我很彷徨” 

  对于这件事言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嘛,这么想起来,他打我好像不是因为我考砸了嘿嘿” 

  “第三很好了好吧..” 

  “唔..是吗..?唉,当时发生太多事啦,心情不好一个不小心就,考砸了,啊意气用事了呢,太失败了,嘿,不过这也证明我还是年轻气盛着的!对,没错” 

  “你管季军叫失败吼” 

  “哈哈,不过现在说起来嘛,其实他当时下手也不是非常重,大概是因为他也受了重伤的关系吧,然后,还要替我生气为我担心奔波劳累,还挺..对不起他的..” 

  “重伤?” 言诺一脸疑惑.还有人能把这人弄成重伤吗..

  “嗯,就是那天嘛……”季言把他对莫然的一切认知都讲出来了,季言认为这些事除了作为弟弟的自己,同样也作为弟弟的言诺有知情权.

  听完了整个故事,言诺觉得之前是怎么才能把这人恨下去的..言诺是有点后悔,以为自己是委屈的那个,结果最该委屈的,大概是莫然吧.做了那么多,还要被所有人误会… 

  “其实吧,他会这么严格,大概是跟他的成长有关系吧,他是这么过来的,但我现在很明确的感受到了,他骨子里不易察觉的,一丝温柔”

 

  安慰好了弟弟,也看到了弟弟的蜕变,自己是不是也该勇敢一点.季言到厨房冲了杯参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莫然的书房去.

  莫得莫然的认同季言是不敢把茶放下的,只能乖乖端着.莫然明明就看到了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敢随便乱动,偏偏就是不开金口,晾着自己看着自己受苦.

 

  “二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呢” 跟往常一样快到季言体能极限的时候莫然发话了.

  “哥辛苦了,喝点参茶” 

  “我何德何能要让二少爷担心呢” 

  “弟弟关心哥哥不行吗” 

  “哦?”莫然转身看了看这个让人好气的弟弟,“不了我这个外人不值得关心” 

  “哥,对于刚才我胡乱发脾气这件事我,很对不起”样子很是懊悔,“你不是外人..你是我们的哥哥,自然有管我们的权利,刚刚是我一时脑冲,说错话了” 

  其实莫然并没有生气,他知道季言不是拿他当外人,不过太担心言诺罢了,所以想使坏逗逗这人儿罢了,可是看到季言这个认真认错的模样,莫然也不忍心逗了,

  “放下吧” 

  “是..”

  季言看着莫然把茶喝光了,心里的负担才得以卸下. 

  “知错了?”莫然问. 

  “是..” 

  “错了可是要有罚” 

  “你怎么罚我都心服口服” 

  “行,那俯卧掌200个” 

  “啊?”季言有点嫌弃. 

  “哦?不服了?” 莫然一个无语的表情甩去.

  “不是…” 季言感觉哑巴吃黄连了..

  “那就做去” 不容拒绝的口吻.

  “是…” 说罢,季言便伏在地上,撑起身体,做起来了.

 

  莫然是没限制不能中途休息喘气什么的,只是要是姿势没做到位的话就…

  “重来”

  …这让季言苦不堪言,太高不行,过低不可,左右摇摆更不许,不然就重来,不停的循环.

  季言真的觉得不如直接打一顿好了.

  事实上莫然也不是要惩罚什么,只是想把季言的体能练回来罢了.

  于是,这一天就这样‘美好’的过去了.

 

  经过了种种的事,似乎每个人都产生了变化,不敢说很多,但一定有.

  比如莫然不会一直都很严肃,该严格时严厉,该放松时开玩笑,该温柔时暖心;季言在言诺面前是个挡风挡雨的哥哥,陪着言诺成长,而在莫然面前是个成熟的弟弟,但也是唯一一个能在他面前任性的人,所以有时候,会调皮着,因为莫然,是哥哥;言诺起初是个竖起刺的刺猬,但似乎人间也有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亲情,在这人面前,似乎能完全安心的放下防卫.

  多与少,其实不是大问题.人吧,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了错误的东西,有时候反过来想,站着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画面未必如此,未来也未必一样.万物自然有它的存在和运作道理,一切都不必遗憾,也不必惆怅,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就好。

Wenxiang

 一颗绿色的树。

这棵树绿色。

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存在绿色,
或者说,绿色存在。

但是,绿色客观存在吗?

如果绿色客观存在,
绿色理应会在某个条件下对瞎子产生作用,
就像路上的一块石头,或者一堵墙,
你看不见,但你会撞疼。

但是诸如绿色、疼痛等等,
许许多多的你毫不犹豫认为存在的东西,
稍稍追问就要打问号的。

据说女人的某种日常的痛,是可以很要命的,
分娩则是处在了疼痛分类之顶。

显然,男人无从真切的体验那样的疼痛,
换而言之,有种对于一个人群而言存在的东西,
对于另外一个人群而言却是天方夜谭。

如果上述为真,
则可以作出许多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悲观推论。

例如,将心比心是不可能为真的;
例如,尊重差异才是真正的尊重。

 一颗绿色的树。

这棵树绿色。

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存在绿色,
或者说,绿色存在。

但是,绿色客观存在吗?

如果绿色客观存在,
绿色理应会在某个条件下对瞎子产生作用,
就像路上的一块石头,或者一堵墙,
你看不见,但你会撞疼。

但是诸如绿色、疼痛等等,
许许多多的你毫不犹豫认为存在的东西,
稍稍追问就要打问号的。

据说女人的某种日常的痛,是可以很要命的,
分娩则是处在了疼痛分类之顶。

显然,男人无从真切的体验那样的疼痛,
换而言之,有种对于一个人群而言存在的东西,
对于另外一个人群而言却是天方夜谭。

如果上述为真,
则可以作出许多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悲观推论。

例如,将心比心是不可能为真的;
例如,尊重差异才是真正的尊重。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59) 回忆(4)·往昔家长会

  家长会什么的,应该由家长去吧…季言这么想着,来到了家门口,打开了门,果然,满地垃\圾,杂志,烟,酒瓶,盒饭甚至是玻璃渣通通都有,根本看不出路来了.

  季言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房前,敲了敲门,艰难的推开了门,“爸?”

  “谁是你爸啊?!”季涛拿着酒瓶对着门大吼,意识似乎有点不清.

  意料之内,还是酗酒. “爸,学校有家长会” 

  “给我滚!” 

  “希望你能出席” 

  “我叫你滚!” 

  “这次家长会挺重要的..” 

  “滚!” ‘啪——’ 往季言那边丢去一本杂志.

  “爸,你不要...

  家长会什么的,应该由家长去吧…季言这么想着,来到了家门口,打开了门,果然,满地垃\圾,杂志,烟,酒瓶,盒饭甚至是玻璃渣通通都有,根本看不出路来了.

  季言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房前,敲了敲门,艰难的推开了门,“爸?”

  “谁是你爸啊?!”季涛拿着酒瓶对着门大吼,意识似乎有点不清.

  意料之内,还是酗酒. “爸,学校有家长会” 

  “给我滚!” 

  “希望你能出席” 

  “我叫你滚!” 

  “这次家长会挺重要的..” 

  “滚!” ‘啪——’ 往季言那边丢去一本杂志.

  “爸,你不要再喝了,对身体不好!”已经没有为自己的事争论下去了,倒是阻止季涛起来了.他理解季涛的伤痛,因为自己也很痛,于是先前也没极力阻止只是劝谕,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季言实在看不下去了.

  季言往前想要把酒瓶抢过,却没想到季涛反手一推,季言没站稳向后撞,撞到了那已经破碎了的玻璃柜,然后那些身体里滚烫的液体就这样从手臂上那些微细的孔流出来了,一滴一滴的往下跌落.

  “给我滚!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不然!”突然‘砰——’的一声,季涛手上的酒瓶碎了一半,指向季言.

  季言掩住血液溢出的手臂,“那..爸..你好好休息..好好..照顾.自.己”说罢,强忍着绝望,离开了这栋仍是空虚的别墅.

  一场雨,一条街,一个人行走,仿佛世界都在与自己对抗,只有碰肩而过,没有同行而走的路人.一个人走在街上,再从容也像赶路.

 

  “季…”看着父母替季言包扎完伤口的云翌,望着季言那落魄离开诊所的身影,不知道该不该把对方叫住,季言一向不喜欢把心事分享,什么也不说,一直自己一个人撑过.现在,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才能让他没这么痛苦. 

  “没事呢”季言回眸微笑着.可是任谁都能看出他表情里的,绝望,那忍不住的,悲恸.

  到底是老天辜负了他,为什么让一个这么好的孩子承受这些东西,他才十二岁啊,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啊.

  云翌知道季言是不会做傻事的人,也许,一个人静一下,就会好了吧.

 

  走到了海傍,季言坐在石壆上抱着膝,听着海,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努力不让最后一道防线崩塌.

  太阳终究没入黑夜,原本的金光此时幻成暗红的血光,流云升起,通红的火光正映照着粼粼闪着波光的大海,誓要把绿海染成一片绯红.

  ‘叮——’兜里的东西在发光,季言掏出了手机,是莫然发来的信息,什么今天不回来了,什么自己照顾自己,什么的...果然自己的存在,累赘罢了.

  季言拳头紧缩,咬牙切齿,眉头锁紧,‘扑通’,把手机,丢向了浩瀚大海,石沉海底,不知所踪.

 

  “走” 不知道沉沦多久,季言意识恢复,手已经被莫然拉住了,并把自己扯走.

  莫然会发现季言在海傍,要追朔到那天救了睢旴晕倒后,在陌岩里休息了一整夜,次日早上回家后发现季言不在,然后收到了季涛的电话说学校开家长会让自己去,刚刚回到家的莫然便立刻启程到学校,依然没看到季言.要说家长会,季言对母亲的死亡还没放得下,莫然猜测季言大概是回他那个所谓的家去了吧,于是莫然去了季家.

  这个家,比自己去接季言的时候更堕落了,莫然自然是不管季涛怎么样,季涛对于季言的去向也是一无所知,莫然看到了玻璃柜上的血迹,打量了季涛,似乎不是他受伤,那比较大的机会就是季言受了伤.莫然打了几十个电话给季言先是没人接听然后是关机状态,于是赶紧去电信那里查看,结果追踪不了,大概是电话卡损毁了.这里没看到季言的书包,家里也没有,昨天季言是有上学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季言背着书包走不知道哪儿去了,很大机会,还穿着校服.最后给了点线索思路发动帮里人搜寻,才得知季言去了海傍,便立刻去找季言了.

  此刻,莫然强制性的扯着季言行走,季言停住脚步极力阻止.直到拉扯被巡逻的警\察看到叫停问事.

  “我是他哥哥,带他回家,不可以么?” 

  “小朋友,是这样的吗?”巡警不可置信的问着季言,“不怕,告诉警\察叔叔喔” 

  “是..他是我哥哥..” 季言是失落是绝望,但再放肆也不会任性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这事不应该闹大的,莫然是无辜的.

  就这样,季言被带回莫然家去了.任性是有后果的,自然,也少不了一顿罚.

  啪啪啪啪啪…莫然毫不吝惜的下/手,简直要扒\了季言一层皮似的.而季言,依然不吭一声,只是低腔哭泣,默默的挨着,默默的受着.

  老实说,这顿打,季言没有任何要对抗的情绪,他只记得这一段时间,他可以暂时忘记一切,放肆的哭着,不用去回想,不用去悲伤,体会痛就好了.

  也许,是肉体上的痛,帮自己内心的痛转移了吧.

  也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季言只是知道,莫然突然不打了,然后走了,而自己,也就睡着了.

Wenxiang

我手头这个杯子,
抽掉一切可被观察的,

或者分解成最小量子态,
然后同样全部抽掉,

是否还有一个对应“杯子”的东西存在我手里?
这个问题等于问有没有东西是没有存在状态的存在着的?

贝克莱们和罗素们对此相互鄙视,
各自信誓旦旦。

抽掉了全部属于“杯子”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就否定“杯子”的存在呢?

云散去后,
难道不就是晴空万里了吗?

时空由万物填充着,
此消彼长,对唯心主义的忌惮,恐怕其实是对空虚的忌惮。

人们不承认万物无恒常,
无关理智,只关勇气。

我手头这个杯子,
抽掉一切可被观察的,

或者分解成最小量子态,
然后同样全部抽掉,

是否还有一个对应“杯子”的东西存在我手里?
这个问题等于问有没有东西是没有存在状态的存在着的?

贝克莱们和罗素们对此相互鄙视,
各自信誓旦旦。

抽掉了全部属于“杯子”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就否定“杯子”的存在呢?

云散去后,
难道不就是晴空万里了吗?

时空由万物填充着,
此消彼长,对唯心主义的忌惮,恐怕其实是对空虚的忌惮。

人们不承认万物无恒常,
无关理智,只关勇气。

如无必要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58) 大哥

  言诺只知道自己被安置到了床上,背后一阵凉,大概是莫然给自己抹药了吧.

  原本以为上药又是另一场酷刑,但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还是说自己已经\痛到没了知觉.膏药把所有伤痕都覆盖了,莫然打人是狠,但言诺没想到这个人上药还蛮细心蛮轻蛮温柔的,还不差,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

  “既然都罚了,你不会告诉我哥了吧!?”还是有点担心,言诺为了确保问. 

  “这怎么可能,毕竟他才是你哥” 

  没想到这不拘小节的人还是在乎这些称谓的..刚想说还可以跟这人和好的…虽然他似在开玩笑,但毕竟是他说的话还是不能轻松随意揣测的,言诺要的是确保季言不知道,如果他最后真的告诉了,那...

  言诺只知道自己被安置到了床上,背后一阵凉,大概是莫然给自己抹药了吧.

  原本以为上药又是另一场酷刑,但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还是说自己已经\痛到没了知觉.膏药把所有伤痕都覆盖了,莫然打人是狠,但言诺没想到这个人上药还蛮细心蛮轻蛮温柔的,还不差,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

  “既然都罚了,你不会告诉我哥了吧!?”还是有点担心,言诺为了确保问. 

  “这怎么可能,毕竟他才是你哥” 

  没想到这不拘小节的人还是在乎这些称谓的..刚想说还可以跟这人和好的…虽然他似在开玩笑,但毕竟是他说的话还是不能轻松随意揣测的,言诺要的是确保季言不知道,如果他最后真的告诉了,那怎么办?不能再让季言失望难过了…“请你不要告诉他…大哥” 

  “为了隐瞒委曲求全,值得吗?”莫然刚刚还真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有这样的效果,但这种效果,不是他想要的,如果不是真心,这有何用?又有何义?莫然不气言诺对自己的不敬重,但莫然很气言诺为了五斗米折腰.

  “求您了”言诺带着哭腔说,如果莫然还不答应自己,自己真的猜不到季言知道了之后会有多失落多哀伤和无穷的担心.

  对于言诺的回避莫然不介意,“说服一下我”给了个机会.

  听到这个机会言诺看到了曙光似的,要说服这个人,谎言是没用的,只能说真话.“我不想..我已经伤过哥很多次了,我不想再让他为我伤心伤身了..而且,而且我知道,如果哥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会为了我承担一切的,他一定会把责任揽上身的”

  “既然你知道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当初还要这么做” 

  “因为!因为我…如果失踪的时间越长,坏消息的可能性就越大..我再也不想..不想坐以待毙了..”言诺从知道季言和莫然有在帮忙找言格,真的不是不相信他们,他们的能力有多大言诺很清楚,只是看着所有人都忙活,自己却什么都不做,就很对不起弟弟.

  “瞎逛可以,但要是逛到了什么不应该去的地方,后果你清楚”莫然没有责备,只是提醒着. 

  莫然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妨碍自己出动找言格,只要不是去危险的地方?如果是的话,危险的地方有莫然帮忙,安全的地方可以自己出力找! 

  “是!我答应你!我承诺!”言诺赶紧答应对方,生怕对方收回那句话.

  “先听着”

  “那你..还会告诉哥吗?”既胆怯又期待的问. 

  “看你表现” 

  也就是自己不去危险的地方,他不会干涉.“谢谢你..”言诺诚心诚意的道谢,“寻找那边,也拜托了..”

 

  天暗,七点多,季言回来了.饭菜已经备好,季言回来便直接坐在了餐厅里.看着言诺那走得不自在的姿势,然后迟迟不愿坐下和痛苦难受的表情,加上早上就觉得不妥了,以及莫然一个下午都没有回去公司,季言已经猜得十有八\九了.

  “站起来”对着言诺大吼.

  言诺被吓得往莫然投去求救信号. 

  “看什么?我让你站起来” 季言发火可不好受,言诺十分害怕已经伤痕累累的臀还要受第二次折磨,于是也不敢磨蹭,撑着桌边缓缓站起了.

  言诺才刚站起,季言就走过来一把把自己裤子拉下了,自己的臀像展示品一样赤\裸/裸的展示着,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没见过…可是人不要面子哒!?

  季言从上到下下到上仔细的看了个遍,替言诺穿好了裤子,怒视了一下莫然,然后回到自己位置默默的吃起饭来.

  听金属碰撞的声音,言诺能知道对面这人现在是有多生气,也就不敢坐下了.

  “还生气了呢” 求天求地的莫然终于肯说话了. 

  “不,我不敢”季言吃着饭回应. 

  “撒谎可是有后果的,是吧小诺?” 

  对于莫然这还是轻佻的语气季言很是不满,放下了碗筷,朝着莫然,表情极为严肃,“为什么打他?” 

  “这该问问你的好弟弟吧?”

  莫然望向言诺,然后季言也投去了狠狠的目光.被两个人同时望着还真..难受.

  “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真话万万不可,可季言这生气的程度如果撒谎被发现了,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啊?真的要变成肉饼了这件事才有个了决吗? 

  “作为哥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这时候莫然又发话,似乎救了言诺一命.

  “什么日子?”季言耳听着莫然的话面向着言诺问. 

  “可不是家长日嘛”

  这坦然的一句话引来了两个人的大疑问.言诺是不懂莫然怎么就把真相说了呢?这不卖了自己啊!季言是完全不知道有家长会的事,言诺没说学校也没通知他.

  “可不是上课不认真了嘛,似乎还对老师,不尊重哦” 听到只是这些小错误,提心吊胆的言诺放下了心头,还好莫然是守承诺的.

  听到莫然的回答季言也知道莫然打言诺的原因了,可是..“你不是说不干涉我们之间的事吗?” 

  “可是小诺主动给我认错了,我不打他岂不是很对不起他的勇气?” 

  “……”两人同时无语. 

  “再说,这可不止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吧,是我们三个人之间,对吧?”莫然又把球抛给了言诺.

  莫然这话倒是高明,既解决了季言的问题,还让言诺无可否认这个论点,虽然经过这次的事言诺已经不抗拒莫然了.

  “..对.” 

  听到这个不站在自己阵营的回答季言给了言诺一记刀眼. 

  “我们二少爷应该还记得不好好吃饭的后果吧?”好了,闹够了,是时候专注回去了.莫然控场道.

  季言听后冷静些许,什么都没说一下坐回去继续吃饭起来了.可言诺不敢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样安然坐着,傻傻的站着不知所措. 

  “坐吧” 直到莫然发话吩咐,言诺看了看季言,脸色似乎恢复了常态,便缓缓的坐下了乖乖吃饭了,不敢闹出什么,生怕什么动作会再惹到怒气缠身的季言.

 

  吃完饭了便各自回房了,可是没多久季言来了言诺的房间,一来就让言诺把裤子脱了.害怕季言生气的言诺自然是不敢不听话的,乖乖脱下了裤子,只见季言对自己那红肿不堪的屁\股叹了叹气. 

  “哥,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 

  “可是你的样子不像..” 

  “我只是..不舍得而已” 

  “我知道哥心疼我~” 

  季言给了言诺一记爆栗,“知道就好”然后看着言诺那装疼的无辜样子好笑的笑起来了.

  季言终于笑了,言诺知道季言真的没在生气了.

  “哥,你不要怪他” 

  “你不是不接受他吗,干嘛老帮着他说好话” 

  “er..我想通了,他有在帮忙找小格,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最重要的是哥你相信他,我也没理由要恨他了..” 

  “小诺”看着言诺如此懂事,季言有点愧疚,“刚才哥向你发脾气,对不起” 

  言诺连忙摇头,“没有!哥没错,哥是太担心我而已” 

  “以后别犯啦,他可不是我,怕不是个举铁长大的”季言温柔一笑幽默回应. 

  “哈,那哥家长会是怎么过来的啊?” 

  “嗯?你想听?” 

  言诺其实问完后有点后悔的,好像不应该问,但季言好像没有介意..“嗯..” 

  “那,作为赔偿,哥给你讲吧” 

  “嗯!!” 言诺竖起耳朵认真的听. 

  “你哥我呢以前虽然也是毫无目标的上学但成绩还可以,反正第一走不掉的,所以你莫大哥没有特别去管这方面的事” 

  这成绩叫还可以??言诺快要怀疑人生了. 

  “可我又不是什么圣人,有那么一次,我考砸了” 

  哥口中的考砸肯定也不差得哪里去..“第几呀?”言诺好奇问. 

  “第三呀”季言悠然回应.

  果然…对于学霸说的考砸不该有那么一点幻想,不对,是妄想. 

  “而恰恰这一次呢,是对升学影响挺深远的一次,因为学校想要整顿革新,故此针对这个考试召开了家长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