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孙九芳郭霄汉

4677浏览    314参与
汉叔的吉他男友

死命找糖!

别问!

问了就是两场都是《捉放曹》!

死命找糖!

别问!

问了就是两场都是《捉放曹》!

沐旋.(期末停更)

芳汉(二)

复查 取药 全是他一个人 手腕的伤都是他情绪稳定了之后自己处理 

他的病一个月…两个月…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 病情也越来越重 去复查又加重了病情 “郭霄汉 你说我们在一起是不是真的不对啊…”孙九芳蹲在门边 背靠门想着

终于…一次在台上 郭霄汉抓住了孙九芳露了一半的手腕 是个包袱 郭霄汉原本想着没什么可当他抓住孙九芳手腕的时候 他的手僵住了 他摸到了好多疤 郭霄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就那么盯着孙九芳 孙九芳发现他按着自己的疤连...

复查 取药 全是他一个人 手腕的伤都是他情绪稳定了之后自己处理 

他的病一个月…两个月…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 病情也越来越重 去复查又加重了病情 “郭霄汉 你说我们在一起是不是真的不对啊…”孙九芳蹲在门边 背靠门想着

终于…一次在台上 郭霄汉抓住了孙九芳露了一半的手腕 是个包袱 郭霄汉原本想着没什么可当他抓住孙九芳手腕的时候 他的手僵住了 他摸到了好多疤 郭霄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就那么盯着孙九芳 孙九芳发现他按着自己的疤连忙拉下袖子 遮住伤疤用口型对郭霄汉说“别那样 姑娘们担心…下去再说”郭霄汉看懂了 他又看了看孙九芳 才转过头继续演

鞠躬下台 郭霄汉立马抓着孙九芳的手腕把他衣袖卷起来 那大大小小的疤尽数映入郭霄汉的眼睛 孙九芳想把手收回来 奈何郭霄汉力气大 他硬是没扯回来“老汉…”孙九芳看着郭霄汉 “孙九芳 你这疤谁弄的?”“没事 不碍事 没什么”“说实话!”郭霄汉嗓门高了起来郭霄汉看着委屈巴巴的孙九芳 语气软了下来 “芳芳 我们是以后要结婚的人 这事都不能给我说吗?”“是我…是我自己弄的…”“什么?你自己?”“对 我自己”“孙九芳你有病吧 好端端的割自己 ”“我有…我有病…”郭霄汉听到这句话 抓着孙九芳的手也没那么用劲了“你有病?开玩笑吧 芳芳 你怎么可能…”“老汉 我有病…”“什么病?”“抑郁症…”“抑郁症?!”“嗯 别告诉别人 求你 别告诉别人…”“芳芳你怎么得的…?”“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你先别激动 芳芳 好好回忆一下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是…好像是 我们第一次出去你搂我 好多人围观的时候…我不知道…”“两个月了?!”“可能吧 我记不太清楚了…”郭霄汉看着孙九芳 两个月来第一次仔仔细细看这个男孩:原本白白净净的脸上多了黑眼圈 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 也变得暗淡下来…他的眸子里充满了失望与忧郁 郭霄汉看着看着抱住了孙九芳“芳芳 芳芳 都是我的错 我的错 我不该…不该…是我害你变成这个样子的…”“没有…要不是你 我可能现在早就不在了…”“芳芳 答应我 你一定一定要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我会努力活下去…能坚持到哪一天就到哪一天”“不行芳芳 你要一直在 我陪着你…”“好 我尽力…”

因为已经是最后一场了 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所以他们俩抱了一会儿“芳芳 我送你回家吧”“不用了 我自己可以…”“我送你…”“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那你回去别再伤害自己”“好”孙九芳走了出去 郭霄汉看着孙九芳的背影 郭霄汉才发现他的身影瘦削了不少“芳芳…什么时候这么瘦了…我怎么一直没发现…” 郭霄汉走回去 坐在椅子上 拿起手机开始查关于抑郁症的资料 他这时候才知道 有抑郁症的人会想死 他想到了孙九芳手腕上的疤 “芳芳 原来…”郭霄汉又查了如何恢复“吃药 好好治疗”郭霄汉很难想象孙九芳怎样每天一个人治疗 吃药 他想象不出来“原来芳芳多开朗…是我害了他…我的错…”



100粉丝辣 嘿嘿嘿爱你们呦!

秦桑低绿枝C-137

【德云七队群像】孟哥你是了解我的


//案发//


“昨晚突击检查,在后台更衣室里发现了一盒用了一半的信息素抑制剂。”


孟鹤堂把盒子打开,里面正是他所说的omega专用的信息素抑制剂,里面并排放置的两支注射器赫然少了一支。他站直身子,目光锐利的扫过在场神色各异的每一个人:


“也就是说我们德云七队,全员Alpha的精英组里混入了一个omega.”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圆桌讨论//


“孟哥你是了解我的。”周九良首先开口:“我要是omega,一定主动让你标记了,不是么?”说完他还冲着孟鹤堂挑了下眉毛。...


//案发//

 

“昨晚突击检查,在后台更衣室里发现了一盒用了一半的信息素抑制剂。”

 

孟鹤堂把盒子打开,里面正是他所说的omega专用的信息素抑制剂,里面并排放置的两支注射器赫然少了一支。他站直身子,目光锐利的扫过在场神色各异的每一个人:

 

“也就是说我们德云七队,全员Alpha的精英组里混入了一个omega.”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圆桌讨论//

 

“孟哥你是了解我的。”周九良首先开口:“我要是omega,一定主动让你标记了,不是么?”说完他还冲着孟鹤堂挑了下眉毛。

 

“孟哥你是了解我的。” 秦霄贤一推椅子潇洒的转了个圈,两手一摊:“我标记过这么多人,我要是omega,肯定没这功能啊!”

 

“孟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要是omega也不会用抑制剂的。”何九华叼着烟吸了一口:“干嘛要压抑天性啊,在场的各位随便挑个内部消化多好,大家要是不介意,一起上也行啊。”

 

“看着我干嘛?”尚九熙感受到大家聚在他身上的目光,诧异的开了口:“恕我直言,如果我是omega,那在场的各位全都要拜倒在我的信息素下。”

 

“啊?孟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是omega,早怀上了。”孙九芳说完看了一眼旁边沉默的郭霄汉。

 

“孟哥你是了解我的。”郭霄汉抱着胳膊冷静的开了口:“我天天举铁怎么会是omega呢?”

 

孟鹤堂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六个人,脑中回想着六个人的证词陷入了沉思:


“我现在发现…………我好想不太了解你们…………”



慕云氿

我只想要你

身边发生的事情,下一个经历的可能就是你


其实这人啊,来这世上之前,是看过剧本的,只不过因为喝了这孟婆汤,都忘记罢了。


这文也结束了。各位或许也看懂了。这文可以以两个思路来看。这也就是我前面为什么写那么多章关于副CP的原因。


第一条

就是跟这主线走,跟着主CP走。芳汉这条路就很明显了,所有的故事都显而易见。

第二条

也就是副线,是跟着副CP走。熙华讲的是芳汉没有官宣的那段手机,像熙华一样甜蜜。亭泰是讲的芳汉被质疑,被不认可,分开的那段故事。贤香讲的是芳汉重新在一起,以后的生活。


月亮一天比一天圆,也意味着老汉要回来了,等月亮全圆的时候,也就是老汉回来的时候。...

身边发生的事情,下一个经历的可能就是你




其实这人啊,来这世上之前,是看过剧本的,只不过因为喝了这孟婆汤,都忘记罢了。


这文也结束了。各位或许也看懂了。这文可以以两个思路来看。这也就是我前面为什么写那么多章关于副CP的原因。


第一条

就是跟这主线走,跟着主CP走。芳汉这条路就很明显了,所有的故事都显而易见。

第二条

也就是副线,是跟着副CP走。熙华讲的是芳汉没有官宣的那段手机,像熙华一样甜蜜。亭泰是讲的芳汉被质疑,被不认可,分开的那段故事。贤香讲的是芳汉重新在一起,以后的生活。


月亮一天比一天圆,也意味着老汉要回来了,等月亮全圆的时候,也就是老汉回来的时候。第十三章里面最后发的微博,也告诉了之后的剧情,像老秦和九泰的话,都告诉了以后的剧情。


其实真的,在其他地方,或许真的就有人做着跟你一样的事情。就像我跟我之前的一个朋友一样,他在一个地方,我在另一个地方。之前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但是我们就是在2019年踏青那天,我们是四个女孩,他们是四个男孩。都是早上三点,都是手腕上绑着一个银色爱心气球,很神奇。



这文也结束了。希望你们能看懂吧。如果你们还想看谁的文就评论告诉我,我在个人介绍里也说了,只写德云社。因为我磕原配,所以尽量都是原配。如果你们不说,我就写贤香了。

慕云氿

我只想要你

他回来了,我该走了。。。


师父,我不想说相声了。把孙九芳还给郭霄汉吧。


孙霄晗走了,不说相声了,他把孙九芳还给了郭霄汉,把孙晗还给了自己。孙霄晗一直都知道,孙九芳跟自己一起搭档,只不过是自己的名字里占了一个晗字,晗是晗,也亦是汉。。。


孙霄晗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孙九芳。可能是自己在后台见到他的第一眼,可能是他在自己身边喊的一声声老汉。但是知道,孙九芳这辈子不可能是自己的,他只能是郭霄汉的。。。


九芳老汉,你们搭吧。霄晗走了,他说他不想说相声了,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芳汉回来了,霄晗的离开换回来的是孙九芳的笑脸和姑娘们心心念念的芳汉,也...

他回来了,我该走了。。。



师父,我不想说相声了。把孙九芳还给郭霄汉吧。



孙霄晗走了,不说相声了,他把孙九芳还给了郭霄汉,把孙晗还给了自己。孙霄晗一直都知道,孙九芳跟自己一起搭档,只不过是自己的名字里占了一个晗字,晗是晗,也亦是汉。。。



孙霄晗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孙九芳。可能是自己在后台见到他的第一眼,可能是他在自己身边喊的一声声老汉。但是知道,孙九芳这辈子不可能是自己的,他只能是郭霄汉的。。。



九芳老汉,你们搭吧。霄晗走了,他说他不想说相声了,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芳汉回来了,霄晗的离开换回来的是孙九芳的笑脸和姑娘们心心念念的芳汉,也亦如当初老汉的离开一样。。。



孙九芳和郭霄汉办了专场,这场专场的名字上写的是孙九芳郭霄汉。



孙九芳和郭霄汉结婚了,婚礼上请了霄晗。婚礼结束后,就没有人在见过孙霄晗。有人说他云游四方去了,有人说他去见了孟婆。可是没有人在见过他,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孙九芳的孩子出生了,跟孙九芳一个姓。姓孙,老汉说不必跟我姓,我要的是你,又不是他。孩子起名叫孙念晗。。。




月亮圆了,是因为你回来了

空气甜了,是因为你在

慕云氿

我只想要你

今天的月亮更圆了,原来是你回来啦。


微博

12月10日孙九芳北京首次专场。人员暂定


孙九芳也终于开了专场。但是啊,这老汉还是没有回来。姑娘们所有的希望就都压在了这人员暂定四个字身上。多年之前,老汉可是亲口当着姑娘们的面说,你专场之时,我必定在场。


这时间也快,人员也定了下来。张九南开场,张九南谁人不知啊,自杀式的演员,纷纷带动全场,让他开场在合适不过了。明天,明天就是芳芳的专场了。


芳芳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能去哪里。家,那还是家嘛,只不过就是一个居住建筑而已。郭霄汉走了,孙九芳也没了家。想着想着,孙九芳失神了。


迎面撞来一辆车,由...

今天的月亮更圆了,原来是你回来啦。




微博

12月10日孙九芳北京首次专场。人员暂定



孙九芳也终于开了专场。但是啊,这老汉还是没有回来。姑娘们所有的希望就都压在了这人员暂定四个字身上。多年之前,老汉可是亲口当着姑娘们的面说,你专场之时,我必定在场。



这时间也快,人员也定了下来。张九南开场,张九南谁人不知啊,自杀式的演员,纷纷带动全场,让他开场在合适不过了。明天,明天就是芳芳的专场了。



芳芳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能去哪里。家,那还是家嘛,只不过就是一个居住建筑而已。郭霄汉走了,孙九芳也没了家。想着想着,孙九芳失神了。



迎面撞来一辆车,由于车速,刹车也来不及了。郭霄汉一把拽会失神的孙九芳,这场车祸是避免了。怎么回事,过马路还能走神,明天就要办专场了,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的。



郭霄汉一边自顾自的说着,一边给孙九芳检查。确定孙九芳没事,这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老汉,孙九芳不敢相信这一刻,老汉回来了,他的老汉回来啦。孙九芳抱了上去,紧紧的抱着,好像一撒手,郭霄汉就又不见了一样。



专场

孙九芳特别的高兴。但是这专场上只有孙九芳一个人的名字。郭霄汉在最后结束的时候出场,跟芳芳合了一首《女儿情》老汉弹,芳芳唱。好像又回到了小园子的时候。台下的姑娘也红了眼。



芳:天若有情天亦老

汉:老汉最爱孙九芳


芳芳的骚话又回了,神仙老汉也回来了


玫瑰园

师父,徒弟不孝,这么久才回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师父也老了,师兄们也成熟了。芳芳也长大了,他也回来了。可是他没有在和孙九芳搭档,因为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陪他的是孙霄晗。




你回来了,月亮也终于圆了。




这个也快结束了。还有两三章就结束了。很谢谢你们,陪在我身边。还想看谁文的评论给我。谢谢,真的很谢谢。我爱你们。

狐狸(德云社推文bot)

晗芳

类型:龍套演員芳芳子X碎嘴副導演老漢

名称:我要一炮而紅了嗎?

作者: @卿问(被限流之神眷顾的女人) 

链接:https://chi-chi10055.lofter.com/post/312ab431_1c987915f 


类型:龍套演員芳芳子X碎嘴副導演老漢

名称:我要一炮而紅了嗎?

作者: @卿问(被限流之神眷顾的女人) 

链接:https://chi-chi10055.lofter.com/post/312ab431_1c987915f 

慕云氿

我只想要你

老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了。


老汉已经离开两年了。孙九芳和孙霄晗也有了默契,姑娘们叫他们芳晗CP。


网上,一场战争开始了。

一群姑娘支持芳汉,一群姑娘支持芳晗。两边各执其词。消息很快就让孙九芳知道了。返场的时候,孙九芳面对观众,告诉姑娘们。


别给我按什么CP。我孙九芳这一辈子也只有一个CP,就是芳汉。正主都出来了,姑娘们也不闹了。支持芳晗的姑娘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开始期待这个神仙老汉。


其实这郭霄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孙九芳。孙九芳喝醉酒,是郭霄汉送回家的。下雨天,也是郭霄汉找车送孙九芳回去的。老汉变成了后援会的全能大大。给芳芳写应援曲,给芳芳...

老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了。




老汉已经离开两年了。孙九芳和孙霄晗也有了默契,姑娘们叫他们芳晗CP。



网上,一场战争开始了。

一群姑娘支持芳汉,一群姑娘支持芳晗。两边各执其词。消息很快就让孙九芳知道了。返场的时候,孙九芳面对观众,告诉姑娘们。



别给我按什么CP。我孙九芳这一辈子也只有一个CP,就是芳汉。正主都出来了,姑娘们也不闹了。支持芳晗的姑娘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开始期待这个神仙老汉。



其实这郭霄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孙九芳。孙九芳喝醉酒,是郭霄汉送回家的。下雨天,也是郭霄汉找车送孙九芳回去的。老汉变成了后援会的全能大大。给芳芳写应援曲,给芳芳做应援物,拍照片,修照片。在芳芳生日的时候包下北京大屏作为生日礼物。




老汉总在手机屏幕面前,给孙九芳捧。芳芳也不在像之前一样了,或许说,也只有在老汉面前,他才能活的像个孩子一样。



孙九芳站在阳台,抱着吉他,耳机里放着老汉唱的芊芊。北京的夜晚只能很美,天空上繁星点点,城市里霓虹璀璨。孙九芳望着天空,对月亮说了一句,月亮,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告诉他,快回来吧,芳芳想他了。



这月亮一天比一天圆,孙九芳也一天比一天想他。。。。

慕云氿

我只想要你

名字再像,终究也不是你。。。


老汉走了,芳芳又回到德云社里说相声了。这对散了,谣言也散了。。。这一切随着郭霄汉的离开都消散了。。。孙九芳没有难过,在社里还是那个孙九芳。


芳芳,选一个搭档吧。就他吧,孙霄晗。芳芳,你确定了,选了他,一切就都要从头来了。你要清楚,以你现在,你可以跟商演了,也快又办专场的资格了。不了,孟哥,就他吧。老汉都不在了,我办专场又什么用呢,再说了,当初九香不也选择了老秦了吗。


我就是选一个搭档,不用考虑那么多。不是他,在哪里说相声不一样呢。芳芳,老汉不是跟你说了嘛,等你办专场了,他就回来了。


表演者:孙九芳 孙霄晗...

名字再像,终究也不是你。。。




老汉走了,芳芳又回到德云社里说相声了。这对散了,谣言也散了。。。这一切随着郭霄汉的离开都消散了。。。孙九芳没有难过,在社里还是那个孙九芳。




芳芳,选一个搭档吧。就他吧,孙霄晗。芳芳,你确定了,选了他,一切就都要从头来了。你要清楚,以你现在,你可以跟商演了,也快又办专场的资格了。不了,孟哥,就他吧。老汉都不在了,我办专场又什么用呢,再说了,当初九香不也选择了老秦了吗。



我就是选一个搭档,不用考虑那么多。不是他,在哪里说相声不一样呢。芳芳,老汉不是跟你说了嘛,等你办专场了,他就回来了。



表演者:孙九芳 孙霄晗

啊,老汉呢。老汉哪里去了。但是姑娘们还是忍住没问,没有默契。芳芳不在说他的骚话了,锡纸烫也没有了,这场没有了不做人的老汉。



好几个月过去了。老汉一直都没有出现,没有人问老汉去哪里,先生们也没有解释老汉干嘛去了。转眼,又到了芳芳生日那天。返场的时候,有些姑娘问了这个问题。芳芳,老汉呢。老汉,他走了。因为他走了,所以我才能回来说相声。以后无论是我,还是你们,都见不到他了。也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还能在见面吧。



说完,芳芳哭着跑下了台,观众席也沉默了。



晚上,老秦走啊。我们去酒吧。好,后台的人都去了酒吧,一来是今天是芳芳的生日,二来是芳芳想老汉了,他们都想了。芳芳喝了好多酒,坚持要自己回去。在路上一步一晃的走着。



今天是芳芳生日,老汉看手机屏幕前看着哭着跑下台的芳芳,心疼了。老汉知道他们回去酒吧,就一路跟着芳芳回家了。看着芳芳安全到家,说了一声,芳芳,生日快乐。



芳芳,你还是真傻。别人不知你为什么会跟孙霄晗搭档,我怎么会不知。芳汉,芳晗。郭霄汉,孙霄晗,郭晗 





在你看不到我的地方,默默的保护着你。



慕云氿

[芳汉]我只想要你

尽管我不在,你也要记得我依然爱你


芳芳,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好,我在家等你。


郭霄汉离开家,去了玫瑰园。这事郭霄汉想了想还是要跟师父说一下。郭霄汉敲开了玫瑰园的门,师娘。老汉来了,找你师父吧,。嗯。在后面陪安迪玩呐,去吧。谢师娘。郭霄汉转身就往后院走。师父。书房等我吧。(本来想写师父在书房来着,后来一想,师父总在书房呆着,索性就换了个地方)


郭霄汉在书房里等了一会,师父就来了。师父,郭霄汉站起来叫了一声师父。坐吧,找我什么事情啊。师父,徒弟有一事相求 


郭霄汉跪在了师父面前。徒弟不打算说相声了。因为九芳。嗯,我不能毁了九芳,当初是我...

尽管我不在,你也要记得我依然爱你



芳芳,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好,我在家等你。




郭霄汉离开家,去了玫瑰园。这事郭霄汉想了想还是要跟师父说一下。郭霄汉敲开了玫瑰园的门,师娘。老汉来了,找你师父吧,。嗯。在后面陪安迪玩呐,去吧。谢师娘。郭霄汉转身就往后院走。师父。书房等我吧。(本来想写师父在书房来着,后来一想,师父总在书房呆着,索性就换了个地方)



郭霄汉在书房里等了一会,师父就来了。师父,郭霄汉站起来叫了一声师父。坐吧,找我什么事情啊。师父,徒弟有一事相求 



郭霄汉跪在了师父面前。徒弟不打算说相声了。因为九芳。嗯,我不能毁了九芳,当初是我向九芳表白的,告诉姑娘们的时候我也没有拦着。现在这些流言蜚语,已经给德云社给九芳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事情不能在这样的发展下去了。如果我一个人能解决的事情,就不能连累其他人,更不能连累德云社。



师父知道,郭霄汉这一决定,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孙九芳。这件事情不解决,孙九芳就没办法演出了。都是自己家的孩子。郭老师扶起郭霄汉。起来吧,师父理解你。不过你永远都是我的徒弟,想回来就回来,德云社永远有你的位置。我就当你请假了。



谢师父。师父,一会儿您能把九芳叫来嘛,不然我没办法离开。你,你打算告诉九芳一声嘛。不了,师父,我怕我告诉他了,我就离不开了。



郭霄汉出了玫瑰园,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回家了。老汉,你干嘛去了,去了这么久。我啊,我去给你买一些好吃多,你都瘦了。老汉师父叫我去趟玫瑰园,我先去了。嗯,我在家给你做饭吃。



芳芳走了。老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也不知道今晚该去那里。给芳芳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是芳芳爱吃的。餐桌上老汉留了一张纸条。



我最爱的大头芳

芳芳,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别总哭,我不在了就没有人给你擦眼泪了。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无论我在哪里,我都爱你。你一定要好好说相声,不可以不说。等你开专场的时候,我一定会去的。你要好好说相声,如果我知道你要是不好好说相声,那我就不喜欢你了。吉他给你留下了,你不是一直喜欢嘛。芳芳,老汉爱你,郭霄汉爱你,郭晗爱你,爱你一辈子。




芳芳特别高兴的回来了。因为师父告诉他,他可以回去说相声了。明天就去。回到家,芳芳喊了好几遍老汉,也没有人答应。老汉,我们明天就可以说相声了,老汉,老汉。孙九芳看着桌子上的菜,都是他爱吃的,可是一时没了胃口。



不行,这是老汉做的,老汉最喜欢我吃他做的菜了。每次我的吃的时候,他都开心的跟个傻子是的,比老秦还傻。孙九芳坐在椅子上,一边吃一边等老汉。纸条,老汉的字。芳芳看见了,可是一直都不敢看,不敢相信。但是他还是拿看了。



老汉,你个骗子。不是说会爱我一辈子嘛,怎么说走就走了。还说等我开专场的时候你就回来,你都不在,我跟谁开啊。老汉,你做的饭可好吃了,可是以后我吃不到了。孙九芳吃着饭,咸咸的。可是这菜不咸啊。。。





如果我的离开,能让生活步入正轨。那么我就离开。但是我会化作风,化作万物,保护你。你快乐比我快乐,更重要,你比我,更重要。。。


后面会有一个新人物出现。不是德云老爷们,是我自己新编的一个人物。

沐旋.(期末停更)

芳汉

孙九芳在吃药 郭霄汉不知道…  药是治抑郁症的 对 他有病 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手臂上交错纵横无数伤疤  是他自己割的 他每天早上装的很开心 他演的很像 几乎与以前没有差别 只有越来越深的黑眼圈和手臂上逐渐增多的伤疤…他手抖 失眠 想死 在台上控制不住手抖的时候他就掐自己 把手藏进袖子里 不让姑娘们 郭霄汉和其他队员看出来…

都是大老爷们 没几个心思细腻的 只有队长孟鹤堂关注到了他的...

孙九芳在吃药 郭霄汉不知道…  药是治抑郁症的 对 他有病 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手臂上交错纵横无数伤疤  是他自己割的 他每天早上装的很开心 他演的很像 几乎与以前没有差别 只有越来越深的黑眼圈和手臂上逐渐增多的伤疤…他手抖 失眠 想死 在台上控制不住手抖的时候他就掐自己 把手藏进袖子里 不让姑娘们 郭霄汉和其他队员看出来…

都是大老爷们 没几个心思细腻的 只有队长孟鹤堂关注到了他的不对劲“九芳最近怎么了?状态不太好啊”孙九芳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每天熬夜熬的 精神不对 没事的 过几天就好了”“那就行 好好休息 别累着了 你和老汉咋样了?”“挺好的 队长 你和航哥咋样了?”“挺好的啊 都在一起快十年了”“孟哥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孟鹤堂的视线越过孙九芳 看着周九良“能怎么样 他…不可能会和我在一起…九芳我们已经搭档快十年了 如果他对我有什么情不早就有了吗 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说不定呢 孟哥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能啊 九芳…”“好 孟哥 我找老汉去了”“好 去吧 你们两个要好好的 能在一起很不容易 好好珍惜”“好”孙九芳去找了郭霄汉 郭霄汉正抱着吉他弹 孙九芳看了看郭霄汉 很好看 他安安静静的样子就是岁月静好 孙九芳轻手轻脚走进去 坐在沙发上 听着郭霄汉弹吉他 一曲终了 郭霄汉放下吉他“弹完了?”“嗯对 芳芳今天心情不好吗?”“来的时候碰见孟哥了”“怎么了?孟哥说啥了?”“他和航哥…不可能 让我俩好好的”“嗯 因为这事不开心?”“我怕 我俩以后会像孟哥和航哥那样…意难平…”“不会的 芳芳 不会的 我会一直在 别胡思乱想”“好”

其实不是他想胡思乱想 是他控制不住把事情向最坏的方面想…

其实他每天夜里 坐在阳台 打开窗户  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匆匆忙忙的 看着车水马龙的世界 特别想跳下去一死了之 真的特别想 但他没有 他活下去的唯一支撑是郭霄汉…要是没有他郭霄汉 可能孙九芳现在就已经不在了…

对 你应该知道了 孙九芳和郭霄汉在一起了 顶着所有人异样的眼光在一起了   因为郭霄汉是个糙汉子 不太注意别人的眼光 但孙九芳不一样 他心思细腻 很注重别人的眼光 他从不在外面黏着郭霄汉 在外面孙九芳从不主动牵郭霄汉手 从不在外面对郭霄汉撒娇 但郭霄汉占有欲很强 只要出门孙九芳就被搂进怀里 孙九芳每次想挣脱 但奈何郭霄汉力气大 只好由着郭霄汉 

但每次郭霄汉搂孙九芳 会有很多人围观 对他们指指点点 每一次…每一次…

孙九芳在这种环境下 实在受不了了 患了抑郁症…


这个还没完🌚🌚我怀疑我把他写成连载的了🌚🌚但是我不想连载 我那个还没完呢🌚🌚我现在很头疼

慕云氿

[芳汉]我只想要你

害你的人,总有一万种方式害你。


除了那些黑粉和故意闹事的人在闹,这件事情也没给德云社带来太多的坏处,只不过德云社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饭后的话题。但是演出还是继续,小园子里依然还在说相声,姑娘们还在听相声。


先生们和姑娘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啊,是人为的,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也控制不了。但是这些空穴来风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这莫须有的事情会随着风走。真相总会有来的那一天,只是早晚的事情,我们不能去改变什么,我们只能改变自己,等待真相来临的那一天。


所以姑娘们特别听话,不去辩解什么,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说的某一句话让德云社陷入深渊。可是啊,这大头芳和不做人汉不见了...

害你的人,总有一万种方式害你。




除了那些黑粉和故意闹事的人在闹,这件事情也没给德云社带来太多的坏处,只不过德云社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饭后的话题。但是演出还是继续,小园子里依然还在说相声,姑娘们还在听相声。




先生们和姑娘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啊,是人为的,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也控制不了。但是这些空穴来风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这莫须有的事情会随着风走。真相总会有来的那一天,只是早晚的事情,我们不能去改变什么,我们只能改变自己,等待真相来临的那一天。



所以姑娘们特别听话,不去辩解什么,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说的某一句话让德云社陷入深渊。可是啊,这大头芳和不做人汉不见了。



孙九芳在家每天都自责着,怨自己为什么要官宣,怨自己给德云社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给德云社推入了风口浪尖。郭霄汉在一旁安慰着孙九芳,不是郭霄汉不在意,是因为如果自己这时也这样 那谁来安慰孙九芳啊。谁来保护他的大头芳啊。




闹事人看见这事根本就对德云社没有任何影响,还让德云社的知名度提高了。德云社成为了饭后的话题,这德云女孩也成为了人人议论的事情。人人都说这德云女孩好,给德云社添了好多路人缘。人们啊都爱说,这么高素质的粉丝,那么她们喜欢的人能有多差。



一些事情的发现,不一定带来的都是坏结果,也可能是好结果,但是这是好是坏,是你自己的行为来决定的。但是那群人不打算善罢甘休。



第二天微博热搜:德云社只会逃避

微博下面的评论都是要孙九芳/郭霄汉滚出德云社。这种人不配带在德云社。为什么不说其他人呐,因为那样针对性太强了,只能拿孙九芳郭霄汉下手。



孙九芳和郭霄汉看着微博评论,心情一下黯淡了下去。谁都不想离开谁,可是这事要解决不是。郭霄汉拍了拍孙九芳的肩膀,没事,我一直在。




没事,我一直在。最近我就趁空余时间多更几章。明天可能会出一个熙华的短文,刚刚看喜羊羊的灵感,明天会写出来的。

蜂蜜红茶

【晗芳】小朋友 下

依旧老汉视角

喜欢请点赞谢谢

请勿上升真人


  终于有一天,我们再一次约到了第一次吃饭的烧烤摊。

  我们顺着他的话题又开始谈天说地。说着说着,我们聊到了工作,聊到了搭档

  “每次看到师哥们都成双入对地走在一起,真的好羡慕啊” 他又开始喃喃自语 “就我这个暴脾气,这辈子估计都得一个人咯” 自嘲完又开始分析“一个人就一个人,大不了之后去说评书,饿不着我” 

  小朋友开始和自己过不去了

  在这种环境中,如果没有固定搭档,意味着出名的可能...

依旧老汉视角

喜欢请点赞谢谢

请勿上升真人


  终于有一天,我们再一次约到了第一次吃饭的烧烤摊。

  我们顺着他的话题又开始谈天说地。说着说着,我们聊到了工作,聊到了搭档

  “每次看到师哥们都成双入对地走在一起,真的好羡慕啊” 他又开始喃喃自语 “就我这个暴脾气,这辈子估计都得一个人咯” 自嘲完又开始分析“一个人就一个人,大不了之后去说评书,饿不着我” 

  小朋友开始和自己过不去了

  在这种环境中,如果没有固定搭档,意味着出名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我看着他有点失落的表情,“你也可以有啊”我说道

  “哥,别哄我了” 虽然是师哥,但他也不过20出头,私底下还是会亲切地叫我哥

  “如果你不嫌弃,我觉得咱俩可以作为固定搭档”

  他愣住了

  “…哥你说什么?你认真的?”

  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嗯,我觉得咱们的合作很默契,而且我觉得你也很好,我愿意和你长期这么搭下去”

  “太好了,太好了…”眼珠子兴奋地乱转,小朋友激动的直搓手

  “我现在就给孟哥打电话”说罢就捞起手机准备解锁

  “诶等会,这都几点了,孟哥也得休息”我拦住他

  “哦…”他又放下手机,低头扯着衣角

  “这不是怕你反悔嘛…我就是特别想和你搭档”他怎么也不肯和我对视“我一直不敢问哥,就怕到时候哥不愿意,咱俩临时搭档都做不成了,嘿嘿”说完自个r开始傻笑了

  我无奈地拿起手机,给他打了一条消息

  “我想和你做搭档,你愿意吗?”

  发送

  叮!

  他拿起手机,看到消息一脸不可思议

  “你这是干什么”

  “怕某些人没有安全感,只好立字为据咯”

  我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截图,保存”他拿着手机一边操作一边转播

  果真是个小朋友啊




  之后两天,我收到了来自孟哥的短信。

  “想好了?”我知道他在问什么

  “嗯”我回复道“我们很合适”




  后来啊

  他变回了孙九芳

  我成为了郭霄汉

  我们也可以像其他师兄弟一样,穿着同色大褂站在舞台中央

 久而久之,你会发现 爱是双向的

  我包袱pe,他被砸的晕头转向也会翻开解释

  我喜欢唱歌,他就陪着我一首一首唱下来

  我喜欢角落,他就利用所有机会把我带到所有人面前骄傲地介绍

  凡此种种,太多太多


  他总会说,遇见我,是他的幸运

  对我而言,何尝不是呢

  




至此小朋友这篇文就完结啦

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是以老汉视角写番外呢还是再写一个芳芳视角呢~

蜂蜜红茶

【晗芳】小朋友 中

依旧老汉第一视角

喜欢请点赞谢谢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


  第一次和他进行一段完整的对话发生在我们被要求要临时进行一场合作之后。

  约在了晚上在一家烧烤摊见面,边吃边聊工作,比我想象的轻松一些,也随意一些。

  “咱们报的是……”不同于台上潜移默化的垫话环节,他直接将话题切入了工作环节,我也随着他的话,步入了主题。

  通过各种协调和讨论,我们慢慢将思路统一起来。

  小朋友,原谅我真的很想这么称呼他,在磨合剧本的时候真的很喜欢钻牛角尖,对于每一个包袱都要仔细敲定,当然,他也很...

依旧老汉第一视角

喜欢请点赞谢谢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


  第一次和他进行一段完整的对话发生在我们被要求要临时进行一场合作之后。

  约在了晚上在一家烧烤摊见面,边吃边聊工作,比我想象的轻松一些,也随意一些。

  “咱们报的是……”不同于台上潜移默化的垫话环节,他直接将话题切入了工作环节,我也随着他的话,步入了主题。

  通过各种协调和讨论,我们慢慢将思路统一起来。

  小朋友,原谅我真的很想这么称呼他,在磨合剧本的时候真的很喜欢钻牛角尖,对于每一个包袱都要仔细敲定,当然,他也很有想法,如果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他就会显得恼怒和暴躁

  我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在这样“我要我觉得”的高压讨论下,上来的烧烤也变得索然无味,终于我也感觉难以忍受了

  “咱们可能就是临时搭档一场,没有必要弄得太细致,中规中矩地完成任务就可以了”脱口而出

  沉默,他明显的愣了一下,“…哦”他喃喃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我真的很想问,但还是憋回去了。

  褪去了讨论时的光芒,他的眼睛渐渐失了颜色,低头开始嗦自己面前那些烤串,气氛再一次冷却下来。

  终究还是不忍心,我开启了话题“你觉得这个包袱我这么说怎么样?”他又像个得到糖果的小朋友那样,兴奋起来,开始带着我来回分析。这次我没有再打断他,听着他来回来去的分析。这一听就是4个小时,最后老板以凌晨要打烊的原因把我们轰走了

  我俩住的顺路,大晚上的谁也没想的要开车,所以两个大老爷们压马路就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这一路我还是充当了一个倾听者,一边踢着石子,一边看着前面的小朋友蹦蹦跳跳地在前面讲这讲那,从相声包袱讲到个人生活,真是个话多的小孩子,我暗自想

  走到他家门口,和他挥手道别。说完再见,他笑着和我说“表演加油”顿了顿,又似乎自言自语道“你好像是第一个愿意听我说这么多话的” 笑了笑,就点点头走进家里了

  

  第二天的表演很成功,甚至让人觉得我们就是固定搭档一样。孟哥在台底下看完流露出的满意和欣慰是我从没见过的,或许这也是我在正式演出队第一次获得队长的认可

  “很不错” 孟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正愁小超的临时搭档有事情长期没法和他搭档了,你来顶上我觉得很合适”

  当然,这也只是临时搭档。我望向小朋友,看到他的眼睛里出现的光是我曾经在后台没有见过的。

  他笑了,很腼腆,但是依旧很可爱

  即使只是作为临时搭档,但是我们依旧穿着相同颜色的大褂。我们在前台默契地抛出、翻开包袱,在后台也会从天文地理聊到猛禽野兽。他依旧喜欢坐在角落里,但和原来不一样的是,他现在会抬起头来看着我,露出大白牙冲我笑

  所以现在的后台现了两个总是挤在角落里的人,端着热茶,笑着聊天这样奇怪的风景线

  同事们看到这样的场景,有点摸不到头脑。有人悄悄问我,

  “你怎么和他玩到一起去了” 

   我笑着摇摇头

   “他挺好的”

   “小心点,你可别把他惹急了”

   不由得往他的方向看过去,恰好碰上了一束眼神,有点迷茫,有点慌张,之后我又看见了小朋友坐立不安地在角落里呆着,快步向他走过去,笑着问他怎么了

  “他和你说我坏话了” 多年英语学习经验让我断定这是个肯定句

  “对啊,他说你不好,不让我和你搭档” 带着点玩笑的性质我逗了逗他

  “我没有…”他小声辩解着,“我现在好多了,咱再试试吧”他低下头

  “逗你的,他没说啥” 看到他当真了,我赶紧解释起来 “其实我觉得咱俩搭档挺合适的”

  “你也这么觉得吗”小朋友又咧开嘴了


  之后我们又以临时搭档的身份说了一段时间,关系渐渐熟络起来。在他的三言两语中,我明白了他所谓被摘字的原因就是当初那位老先生在后台质疑了他的包袱和对原来本子的改编,或许当时他没有控制好情绪,说话就冲了一些,之后人缘不好的他就被添油加醋地告到师傅那里了。

  刚开始小朋友一提到活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总会拍桌子, 特别大声地嚷嚷。但我不会烦他,而是在他兴奋完了之后,缓缓告诉他不应该这样。久而久之,现在他能够平静地讨论完我们的剧本,甚至可以采纳我的意见


  他有他的执着,我有我的忍耐



  

蜂蜜红茶

【晗芳】小朋友 上

无关爱情,只关乎你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喜欢麻烦点点赞~

郭霄汉视角 第一人称

  第一次来到德云社后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一眼便看到了他。

  大大的眼睛,乖顺的头发,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看到他的第一眼,小朋友这个词就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着师弟对师哥的尊重和礼貌,我前去打了招呼。他恍然惊醒一般,看了看我,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位师兄叫孙树超,原来叫孙九芳”身边的朋友给我介绍道,随后又压低了声音,“因为顶撞了老先生,被摘字了” 我点点头。...


无关爱情,只关乎你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喜欢麻烦点点赞~

郭霄汉视角 第一人称

  第一次来到德云社后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一眼便看到了他。

  大大的眼睛,乖顺的头发,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看到他的第一眼,小朋友这个词就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着师弟对师哥的尊重和礼貌,我前去打了招呼。他恍然惊醒一般,看了看我,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位师兄叫孙树超,原来叫孙九芳”身边的朋友给我介绍道,随后又压低了声音,“因为顶撞了老先生,被摘字了” 我点点头。

  作为新人,上场之前要准备的事情的确不少,浮躁又紧张的心情,让人很快把角落里那个小小的身影放到了脑后。

  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加,终于我的内心不再因为上场而紧张,这才有心情去看看这后台的一切。师哥们穿着大褂在后台谈笑风生,同样的颜色的大褂仿佛无言昭示着互为搭档的专属性,让人羡慕的紧。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样一个合适又默契的搭档呢?我扪心自问,这也是我第二次注意到他

  因为同在一个表演队,候场能碰到的时候自然也少不了。有的时候我在报幕,有的时候我作为替补在他前面表演,日子一天天就这么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位二九拜师的师兄竟然依旧没有专属的搭档。

  “能被摘字的人,脾气能好到哪里去?”

   同事回答了我的疑惑“后台师兄弟都知道他脾气爆得很,这样的人谁愿意和他长久呆在一起磨活呢,试了几个都不合适,这不,还一直单着呢” 

   的确,搭档私底下的磨合少不了磕磕绊绊的过程,即使温柔如孟哥,在和九良师兄研究本子的时候都会着急地嚷嚷几句。看着瘦小的他带着临时搭档在台上不遗余力地逗着观众开心,我心里不禁疑惑,这样的人脾气真的就这么不好吗?

  回到后台,他和临时搭档道了再见,便再一次躲开了聊天聊的火热的师兄弟们,坐在角落里发呆。他的眼神总是仿佛没有聚焦般看着远方,让人觉得他在迷茫地思考着什么人生大事。

  或许因为我也是不喜欢热闹的人,神差鬼使般地,在又一次看到他独自坐在角落里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向他走过去。

  “师哥你好,我叫郭晗”我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诶,好,孙九…孙树超”他抬起头看向我,再次轻轻点了点头。

  长久的沉默

  周围的气压仿佛也在告诉我,他并不欢迎有人闯入他的小世界。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的驱使,让我无视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尴尬,将天继续聊了下去。

  “师哥不和他们一起聊聊天嘛?”一个不太完美的开头“不想,没劲”他切了一声之后又低头看起了手机。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哪有小朋友不喜欢凑热闹的,只不过当时的同事们都怕这个传言因为脾气差被摘了字的小师哥,并不想惹到他所以不愿意带着他聊天罢了

  聊天也以他下班回家作为结束,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总也要到了微信。看着手机里他卡通动物头像,或许以后有机会合作也说不定呢,我想

 日子不快不慢地过着,我也有幸在后台认识了一众有趣又能聊的师哥们,唯独有他,似乎一直对所有人都带有一种天然的距离感,唯独偶尔在候场的时候和临时的搭档说几句,对对活。

  就在我以为我也要和师哥们一样成为一个被他拒之门外的同事的时候,我们被通知要临时搭档一场


未完待续~

  

慕云氿

[芳汉]我只想要你

微博 热搜:德云社竟然都是这种人


这条微博,一个晚上就位居首榜。也正是孙九芳郭霄汉官宣的那天晚上。姑娘们拼命一般往下压热度,可是怎么压都压不去。姑娘们急的团团转姑娘们经过一个晚上的努力,终于是压下去一点。可是稍不留神,热度有回到了第一。


这件事情也惊动了郭老师,一些私生饭早已经打电话骚扰啦。打给德云社的相声演员,谁也不接。就打给郭老师,连夜的打。郭老师知道,这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啊。


孙九芳也在微博上看到了,把电话打给了队长孟鹤堂。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晚上啦。可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热度依然还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啦。孟鹤堂把电话到给了师父。师父让他...

微博 热搜:德云社竟然都是这种人



这条微博,一个晚上就位居首榜。也正是孙九芳郭霄汉官宣的那天晚上。姑娘们拼命一般往下压热度,可是怎么压都压不去。姑娘们急的团团转姑娘们经过一个晚上的努力,终于是压下去一点。可是稍不留神,热度有回到了第一。



这件事情也惊动了郭老师,一些私生饭早已经打电话骚扰啦。打给德云社的相声演员,谁也不接。就打给郭老师,连夜的打。郭老师知道,这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啊。



孙九芳也在微博上看到了,把电话打给了队长孟鹤堂。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晚上啦。可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热度依然还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啦。孟鹤堂把电话到给了师父。师父让他们来到玫瑰园。




没错,依然还是老秦和各位师兄弟在街上,在到处吸引目光。好让孟哥把芳芳和老汉带到玫瑰园。孟鹤堂把孙九芳郭霄汉带到了师父家。师娘在客厅里焦急的等着他们。师娘。唉,来了,你们师父在书房呐。小孟,你留下来吧。




没等孙九芳敲门,书房里就传来师父的声音,进来吧。师父的声音里满是疲惫的感觉。孙九芳郭霄汉推们进去,跪在了师父面前。



师父,是徒弟不好。给社里丢人啦。孙九芳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终究还是孩子,在舆论面前,在观众面前永远都是坚强的模样。到这师父面前,就像有了依靠一样,忍不住放声痛哭了出来。



师父知道这不是你们的错。还是自己家的孩子,孩子受了委屈,这做家长的是最心疼的。郭老师扶起跪在地上的两个孩子。孙九芳已经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一旁的郭霄汉眼睛也已经红了,他不能哭,他哭了,师父怎么办,师父压力就更大了,他要是哭了,孙九芳怎么办,九芳就没有可以依靠了。



师兄弟们也来到了玫瑰园,都是师兄弟,遇到这事,谁都不好受。尤其是这刘筱亭和张九泰,这事,他们前几天也刚刚经历过,可是没想到,这次更加的变本加厉。



师父看见孩子们都来了,也就给他们开了会。这这件事情是人为事情,这不过就是他们眼红我们,用这件事情来做个噱头罢了。那师父,这事怎么解决啊。只能先停了九芳和霄汉的演出了,然后下达律师函。等这风波过去了,在让他们回来演出吧。




这事也只能先按照师父的意思来做啦。几个人又开始风波回去啦。晚上,德云社官方下达了律师函。师兄弟们也都统统转发,发微博。



郭德纲

只有冤枉你的人才知道你有多冤枉

烧饼

错的人不是我们,是你们

孟鹤堂

法律规定,我们这是合法的

张云雷

我们不是神人,不能活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杨九郎

不信谣这才是你们应该做的

秦霄贤

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终有一天你们会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刘筱亭

我不希望这是会在出现一次,我猜你们也不希望

张九泰

在闹下去,你们真的就见不到他们了




德云社从来都不是什么公司,他更是一个家。





汉叔的吉他男友
这男人有腹肌,会弹琴 有腰身,...

这男人有腹肌,会弹琴

有腰身,有颜值

有一肚子pe包袱

还有我们可爱的芳芳

这男人有腹肌,会弹琴

有腰身,有颜值

有一肚子pe包袱

还有我们可爱的芳芳

慕云氿

[芳汉]我只想要你

我们在一起了


芳芳,你生日那天帮个专场吧,在小园子里。不用了,那天演出正常就行了,然后晚上我们去吃一顿饭就行了。不行,芳芳,我们每个人过生日的时候只要碰到演出都会办一个生日专场的。行吧


 芳芳生日那天,芳芳决定告诉姑娘们我们在一起了。告诉了老汉和后台的师兄弟,想着问问他们意见如何。老汉根本就不用问,芳芳想干嘛,老汉全同意。师兄弟也都同意,在一起这么久了,也该让人知道了。


返场的时候,芳芳把后台的人都叫了上来,最后给姑娘们唱了一首《女儿情》,芳芳唱,老汉弹。唱完之后芳芳告诉了姑娘们,他们在一起了。


我和老汉在一起了。芳芳说完看着台下姑娘们的神情。姑娘们听...

我们在一起了


芳芳,你生日那天帮个专场吧,在小园子里。不用了,那天演出正常就行了,然后晚上我们去吃一顿饭就行了。不行,芳芳,我们每个人过生日的时候只要碰到演出都会办一个生日专场的。行吧



 芳芳生日那天,芳芳决定告诉姑娘们我们在一起了。告诉了老汉和后台的师兄弟,想着问问他们意见如何。老汉根本就不用问,芳芳想干嘛,老汉全同意。师兄弟也都同意,在一起这么久了,也该让人知道了。



返场的时候,芳芳把后台的人都叫了上来,最后给姑娘们唱了一首《女儿情》,芳芳唱,老汉弹。唱完之后芳芳告诉了姑娘们,他们在一起了。


我和老汉在一起了。芳芳说完看着台下姑娘们的神情。姑娘们听完一脸惊喜,然后开始起哄,姑娘们都感叹这趟来的值。下班之后,几人去吃了晚饭,一是来庆祝自己过生日,二是恭喜芳芳老汉官宣成功。



花开花落,我只想要你

我希望这一辈子你身边只能是我




后面可能会有一点虐了,不过不用担心,会甜回来的。还有就是我们快开学了。然后我就尽量让这文在我开学之前写完

易拉罐

孙九芳日常被调戏

烈日当空,孙九芳穿着一身别扭的校服来到学校。他不自在的拉拉裙子,头上戴着的假发弄的他痒极了。


走到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老师…”

看到郭霄汉顿时愣住了,“卧…操?”


郭霄汉转过椅子翘着二郎腿戏虐地上下打量着。看到那学生裙弯了弯嘴角。


孙九芳的脸霎时间红了起来,拉过书包挡住自己。坑坑巴巴道:“老…老师,你看我干…干嘛?”


郭霄汉站起身慢慢朝他走去,“哟,想不到你还有着爱好~还有其他的吗?”


孙九芳看他一步步逼近,踉跄地往后退。“老…老师,你干嘛”


天杀的,早知道任务是他就不来了!孙九芳只能把苦水往肚里咽。


郭霄汉把他抵在墙上,单手抓过他的双...

烈日当空,孙九芳穿着一身别扭的校服来到学校。他不自在的拉拉裙子,头上戴着的假发弄的他痒极了。


走到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老师…”

看到郭霄汉顿时愣住了,“卧…操?”


郭霄汉转过椅子翘着二郎腿戏虐地上下打量着。看到那学生裙弯了弯嘴角。


孙九芳的脸霎时间红了起来,拉过书包挡住自己。坑坑巴巴道:“老…老师,你看我干…干嘛?”


郭霄汉站起身慢慢朝他走去,“哟,想不到你还有着爱好~还有其他的吗?”


孙九芳看他一步步逼近,踉跄地往后退。“老…老师,你干嘛”


天杀的,早知道任务是他就不来了!孙九芳只能把苦水往肚里咽。


郭霄汉把他抵在墙上,单手抓过他的双手扣在上面。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着他的膝盖慢慢往上,慢慢往上。一点一点刺激着他。


孙九芳打了个激灵,差点要哭出来:“郭霄汉你个狗日的,放开我!”


郭霄汉笑了,“哟,现在认识我了?来,再喊一声老师。你今天,很可爱嘛~”



(灵感来自抖音一个小可爱的视屏和他的神仙接文,时间太久了我忘了是哪个小可爱的了。见谅啊,侵删。)


(求评!求评!求评!重要的事说三遍!)

琑楠
在小破站上看到了老汉和芳芳唱歌...

在小破站上看到了老汉和芳芳唱歌的视频,就随手截了一张,看起来好甜啊!

抱图吱音儿

在小破站上看到了老汉和芳芳唱歌的视频,就随手截了一张,看起来好甜啊!

抱图吱音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