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孙悟天

2085浏览    147参与
不是CH

【七龙珠同人】莫比乌斯的终结——第十三章

CHAPTER 13           起程


  曾经有一个梦,还是小鬼头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描绘过——

  英雄是如此温柔,如此坚强,同时,如此高洁——

  无论多么的痛苦都不会逃避,絶对不会示弱,却仍然会流下充满情感的泪水——

  英雄,真的是非常憧憬——


  「特兰克斯社长——」


  不论何时,都想要在天空自由飞翔——

  都想要去确认诞生在这世上的意义——


  「特兰克斯社长——」


  可是...

CHAPTER 13           起程

 

  曾经有一个梦,还是小鬼头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描绘过——

  英雄是如此温柔,如此坚强,同时,如此高洁——

  无论多么的痛苦都不会逃避,絶对不会示弱,却仍然会流下充满情感的泪水——

  英雄,真的是非常憧憬——

 

  「特兰克斯社长——」

 

  不论何时,都想要在天空自由飞翔——

  都想要去确认诞生在这世上的意义——

 

  「特兰克斯社长——」

 

  可是——

  现实却不是这么简单——

 

  「快醒醒——」

 

  理想跟空想只有一纸厚的差别——

 

  「特兰克斯社长!」

  「哈!」被重复不断的呼唤声打断了睡眠,从那个已经不太记得的梦中惊醒过来后,年轻社长撑起上半身,看着办公桌上那堆待阅的文件,「啊……我睡了多久?」

  「社长……没事吧,或者回家休息一下?」女秘书见特兰克斯看起来还是如此疲倦,有点后悔遵从特兰克斯的指示在十五分钟后把他唤醒,「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要好。」

  即使女秘书仍然站在办公桌前如此说道,特兰克斯已经没有在留意她所说的话了。

  「已经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然后,在大约五秒之后,特兰克斯听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的声音,才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

 

  艾纪七九六年的最后一天,作为即将踏入预言中决定地球命运的最后一年的最初一天的前夕,天气没有像预期那样好,正值冬季的西都,也没有例外地刮起了寒风。

  这三年间,地球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有时候在实时新闻里看到,某个偏远的小镇或者村落发生了暴乱。

  按照父亲在信中的说法,他执行破坏地球的计划将会在三月十六日,也是前一个轮回中,父亲暴走失控的日子。但是,既然父亲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预言的话,那前一个轮回的他不也是做到了吗?又或者是,要实现的是,不是纯粹的破坏?

  为了阻止父亲,我跟母亲约定好将会在七九七年的第一天起,全力追查父亲的下落。


  艾纪796年12月31日

  包子山

 

  「是吗,今天完成了交接工作,布玛小姐会感到寂寞的。」

 

  当西都还是中午的时候,包子山已经迎来这一年的最后四小时。作为也许是人生最后一次的除夕晚餐,包子山的孙家并没有特别安排,像往常一样,琪琪捕捉大量包子山特有的怪兽,烹调包子山特有的山珍海味。只是这一次,特兰克斯提早在这里与孙家一起享用这一餐罢了。

 

  「没问题的,其实按照现在的工作量,妈妈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好那些事。」特兰克斯笑道,然后举起果汁杯喝了一小口,「特别是这两年有些新兴的企业异常优秀,与其说抢了我们公司不少业务吧,事实是终于有些靠谱的竞争对手,帮我们公司吃掉那些亏本生意呢。」

  「这样就好,毕竟为了地球科技发展,神奇胶囊公司也太多东西需要应付了。」孙悟饭扶了扶眼镜。

 

  琪琪陆续把被清空的盘子收起,特兰克斯连忙点了点头表达谢意。无数盘子被端到厨房,哗哗的水声不断,夹杂着比迪丽与琪琪的说笑声,孙家的和谐气氛并没有因为三个月后的未来而变得灰暗,只因为特兰克斯只把预言的事,告诉孙悟空、孙悟饭和孙悟天三人。而孙悟天似乎是把这件事当成是笑话,因此没有太大的动静。在特兰克斯看来,孙悟天也许忘记了这件事也说不定。

 

  「那么,明天起程去找贝吉塔叔叔吗?」

  「是的。」

  孙悟饭望了望后方,孙悟空正在与小芳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

  「事实上,我帮你问过父亲了,他说过会一直修练到三月十六日。他说了,动脑的东西不适合他。」

  「也是呢。」

  「悟天呢,你不打算找他一起吗?」

  「不了,毕竟那家伙,太多女朋友要应付了。」特兰克斯挥了挥手,尴尬地笑道。

  「那么,祝你好运,需要帮忙的话,请随时找我和父亲。」

  「是。」特兰克斯礼貌地点了点头。

  「啊咧啊咧!终于回到温馨的家了!」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悟天!不是说好今晚回家吃饭的吗!」然后传出的是,来自厨房琪琪的咆哮声。

  「哟!」走进屋里的孙悟天举起手向特兰克斯打了声招呼,然后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别生气别生气啊,妈妈,我跟你说个好消息吧。」孙悟天得意地说道,「我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崔华顿邮递公司。」

  「崔华顿,是那个有两根三叉戟重迭在一起的那个标志吗?我经常在书籍和信件里看到这个标志呢,是一间大公司啊。」

  在比迪丽的解说途中,孙悟天的表情更得意了。

  「看吧看吧,你的儿子不错吧,这次就原谅我吧~」

  「这一次就饶了你吧。」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琪琪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很难得好食懒做的孙悟天也可以能到大公司上班,她总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

  「恭喜你啊,悟天。」

  孙悟天回头向特兰克斯使了个眼色。

  「看来像崔华顿这样的公司,也成为了神奇胶囊的竞争对手了呢。」孙悟饭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多亏了那些家伙。」特兰克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摸了摸下巴,「说起来,今晚在西都要参加的除夕晚会,就是崔华顿邮递公司的。」

  「要带上悟天吗?」

  特兰克斯望了望那个仍在得意的人。

  「不……」果断地说道。

 

  西都

 

  在夕阳西下的西都高速公路上,众多的悬浮车辆挤塞在从商业区回各个住宅区的方向上,唯独在清静的反方向路线,一辆黑色的车以该路线应有的高速向商业区驶去。

 

  「塔卡,我很意外你会出席那种无聊的晚会,虽然崔华顿会把请帖寄给我们也是一件充满谜团的事。」

  「崔华顿,在白道上是一个邮递公司,但事实上通过邮递这个服务,也背地里一直在进行地下交易和运输的活动,而且,这也仅仅是最表面的那一层。」戴着墨镜的亨特‧塔卡坐在后座上如此说道。

  「即使是调动了联都政府也没有办法调查到崔华顿背后在计划什么吗……说实话,联都政府也就这点程度了。」在主驾座上的冬月哼笑了一声。

  「但是,有情报说,崔华顿的高层,经常到月球上去。」

  「月球?那颗突然出现的星球?我记得好像是叫作兹夫尔行星。」

  「我正是想知道,崔华顿在太空做什么。」

 

  在同一时间,回到西都的特兰克斯在神奇胶囊公司大楼与布玛‧布里夫会合后,亦一同前往除夕晚会的路上。

  「我们公司一直有跟崔华顿邮递公司合作,但被邀请到他们的除夕晚会,还真是第一次呢。」

  「说实话,说起来惭愧,我连他们公司的最高负责人都没见过。」

  「啊咧咧,连特兰克斯也……」

  「啊?难道连妈妈也……」

  二人到达了除夕晚会的地址,特兰克斯把车驶至正门前停下后,已经有数之不尽的记者蜂拥而上,争相拍摄全球首富的到来。

  「果然很多人呢。」虽说布玛习惯这样的场面,但她还是觉得厌恶。

  在源源不断的闪光灯下,特兰克斯把会场的入口观察了一遍,「这阵势是基本上把世界上有名气的公司都邀请了吧。」


  在异常繁忙的会场正门,他们已经找不到空闲的位置能安静地停下车,于是特兰克斯与布玛决定就在这里下车。把车收进了神奇胶囊盒,特兰克斯与布玛一起从正门走进会场的大厅,再通过大厅的笔直的走廊走进宴会厅后,跟随在身后的闪光灯才总算转移他们的目标。


  走进宴会厅后,布玛注意到了——

  「看,特兰克斯。」布玛摇了摇头示意,然后望向了在宴会厅角落里站着的二人,「罗狄斯家族……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们就是罗狄斯家族。」

  「是呢,统治整个地下世界的家族,也专门替联都政府擦屁股。」

  注意到神奇胶囊公司一行人来到宴会厅的亨持‧塔卡,在举起酒杯正要喝上一小口的时候,宴会厅的灯光熄灭,剩下舞台上的灯仍然亮起。

  然后,一名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领带的年轻人走到舞台中央。宴会厅的所有人,都感叹终于能目睹隐藏很深的崔华顿邮递公司的负责人的真容时,现场只有布玛和特兰克斯被这个年轻人的真容吓得不轻。

 

  「首先,欢迎大家赏面参加今晚的除夕晚会——」

 

  「欧布!」布玛‧布里夫更是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叫出了那个名字。

 

  在她最后的印象中,欧布还停留在向她请求查明族人死亡真相的那个时刻,因此她完全没有办法联想到,那个看起来是多么无助的年轻人,现在居然是崔华顿邮递公司的负责人。

 

  「——我,欧布,作为崔华顿邮递公司的代表,我要代表公司感谢大家,没有各大企业的支持,崔华顿邮递公司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尽是说些客套话,现在地下世界的人有谁不知道崔华顿。」冬月笑道。

  站在旁边的亨特没有说话。

  然后,在亨特的眼前,在微弱的灯光下从挤拥的人群中脱离的是——同样穿着西装、倒竖的黑发、发际线出奇的高,以及长着尾巴的男人。但在这个模糊的视线中仍然能让亨特注意到这个人的,不是因为他与众不同地长着尾巴,而是他能从那个男人的眼神中,感觉到与他同样的某种特质。

  「那个男人,调查一下。」

  「好的。」冬月随手拿起了手机,飞快地拨打起来。

 

  ——自认为是注定的,结果却总是适得其反,这是常有的事。

  ——但是我们仍然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更好。

 

  「——在这里我就长话短说吧,崔华顿邮递公司在接下来的首个季度,将会推出众多的合作机会给支持我们的各个企业——」

 

  在阴暗的灯光下,那个男人面不改色,仍然轻松地在黑暗中找到出口的方向。

 

  ——于世间何求,在追求什么;

  ——仅靠语言是无法相互理解的,甚至被伤害而流泪。


  注意到宴会厅的门被打开,特兰克斯下意识地向那个方向望去。于是,在外面走廊渗进宴会厅的余光之中,特兰克斯彷佛看到刚才走出宴会厅的人身后长着一条尾巴。

  「抱歉,我出去一下。」

  「特兰克斯,你要去哪里?」

  没有再向布玛解释,特兰克斯连忙避开人群向宴会厅的门口赶去。


  ——越挣扎就愈彷徨在孤独之中;

  ——但我不是一个人,因为你慢慢变成我的希望;

  ——迎风张开翅膀,给予我微笑的你。

 

  「——在我跟我的伙伴决定成立邮递公司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需要用文字去交流。因为文字,是唯一能联系人与人之间的真实的工具。对于语言,人因为各种因素说出违心的话,认为只要应付好情况就好了,事后就把真实的感受忘记,而不是放在心中——」

 

  「塔卡,查到了。」冬月靠近亨特‧塔卡的耳边,轻声说道,「是贝吉塔‧布里夫。」

  亨特没有亲眼见过那个人,也许他那个爱恋着布玛‧布里夫的兄长见过,但无论如何,亨特似乎是对这个消息,甚至是对那个男人产生兴趣了。

  「有趣。」手中的酒杯被握得更紧,亨特的嘴边露出了邪笑。

 

  ——融为一体吧。

  ——两个人能走到现在,就是我勇气的证明;

  ——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中。

 

  「——当我还没想起对我的家人说出那些内心的感激之词的时候,我的家人被不知名的病毒杀死了。尽管联都政府、熟识的科学家们都对该病毒展开过调查,其结果正如各位所知的,在调查毫无进展的情况下结束了。这样就好,但是这个结果也促使我思考这个问题——」

 

  「崔华顿的负责人,这样公然说这些话,是要挑战联都政府吗……」

  「完了完了,说这种话……」

  「不论是出于什么理由也……真是笨蛋呢——」

  「毕竟还是太年轻呢……」

  在宴会厅的周围瞬间充斥着各个企业家对这位年轻代表的质疑和意见。

 

  ——世纪末已经完全没有可靠的东西;

  ——与你共同的悲伤和欢喜,让我还可以稍微找到从前的自己。

 

  那个男人,很快便来到接近神奇胶囊公司住宅的一个高楼上,他独自坐在高楼的天台矮墙上,面向神奇胶囊公司住宅,旁边放着微型收音机,戴着有线耳机,听着宴会厅的现场直播。

 

  ——我无法面对连安慰和鼓励都拒絶的夜晚,但你竟能包容、守护这样的我。

  ——所以,当我看到那个熟识的家,就不禁加快脚步。

 

  「——我确信必须不能再有人重蹈覆辙像我这样的历史,这就是成立崔华顿邮递公司的真正目的。藉此将人类因为某些因素而不能说的话语,以书信的方式传递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从宴会厅追到会场外面的特兰克斯仍在附近的大街小巷徘徊,但不论他如何集中去感应那股熟识的气,都无法从地球上的角落里找到。但特兰克斯还没有放弃,因为他确实看到那个人长着尾巴,而在他的认知中,能有那种形状的尾巴,就只有赛亚人。

 

  ——我不觉得孤单,甚至还会变得更加自由;

  ——将骄傲和猜疑全都抛弃,身旁的人会为我感到高兴;

  ——最后终于开始懂得去相信别人,只因与你相遇了。

 

  「——各位,为了开拓自己的道路,也为了得到能为人类着想的文明,还有最后一步,请将各位的力量借给我吧,如此我就能达成当年我没能达成的意志,谱写世界的真相!」

  无论这番言论代表什么,重点在哪里,随着各界表示礼貌的掌声响起,看起来就像出身豪门的欧布亦礼貌地向众人鞠躬谢意。

 

  「欧布……」布玛‧布里夫不由得举起手遮盖住由嘴巴泄漏的声音。

  假如,造成欧布现在这个模样的,是因为当年她不愿再花心思去研究南方小岛的突发病毒以致今天欧布这样的结果的话,她会感觉亏欠了欧布这个孩子,无法弥补。而且,毫无疑问,在欧布的演说词中亦能感受到他对联都政府甚至是科学家们的痛恨,而那个科学家,一定是指她自己了。

 

  「塔卡,你怎么看?」

  「即使是字里行间,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黄发男人渗透出冷漠的目光,「这是宣战。」

  浑身上下都充满冰冷的气息,亨特‧塔卡望向了站在另一端的布玛‧布里夫,喃喃自语道,「向我们,还有他们。」

 

  ——我不是一个人,因为你慢慢变成我的希望;

  ——迎风张开翅膀,给予我微笑的你。

 

  我曾经问过布拉,父亲留下了什么样的信息给她。

  「要变得坚强、保重,以及,谢谢你。」

  看起来毫不需要用脑的简短文字,却从字里行间却感受到无限的真心。简单的文字甚至让一直害怕着父亲的布拉也一下子哗啦哗啦地哭起来,把之前受到的一切委屈和埋藏的爱也一同爆发。

 

  特兰克斯已经确认了目前无法继续追查到刚才那个人的下落,他回到了会场的正门处,记者们早已失去了踪影,大概都在宴会厅里进行有价值的摄影活动吧。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行人道上,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一条又一条的光柱在高楼大厦之间笔直上升,代表新一年的烟火在上空陆陆续续噼啪爆裂。

  特兰克斯抬头望向了那里,以及再高的地方,那颗行星。

  「起程吧。」

  从今天起,便要踏上旅途。

 

  ——融为一体吧。

  ——两个人能走到现在,就是我勇气的证明;

 

  随着有线耳机内的演讲词完美结束,那个男人取下了挂在耳上的装置,他站起来,取出了西装里收藏着能有效防布尔兹光线的特制墨镜,把墨镜戴上后抬头看着那颗明亮的兹夫尔行星。

 

  然后,再放眼望向整个世界的话,这个世界是如此辽阔。

 

  ——特别是,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中。

 

  今天是,艾纪七九七年一月一日。


桃色的唯一

【戏文存档】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GT时期的少社长成年特设定,圣诞节背景


       我对社长室里时不时会出现的成堆礼物已经见怪不怪。


       结束工作返回顶楼的办公室,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些和各种文件一起带进来的礼物,再一次暗叹公司里那些女员工们坚持不懈的热情?尽管她们当中也不乏才华出众之辈,但大多都是看中万能胶囊公司的财力和社会地位,实在无法入自己的眼。...


★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GT时期的少社长成年特设定,圣诞节背景

 

       我对社长室里时不时会出现的成堆礼物已经见怪不怪。

 

       结束工作返回顶楼的办公室,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些和各种文件一起带进来的礼物,再一次暗叹公司里那些女员工们坚持不懈的热情?尽管她们当中也不乏才华出众之辈,但大多都是看中万能胶囊公司的财力和社会地位,实在无法入自己的眼。

 

       只是自己没有遗传到父亲高傲的性格,也不会直言拒绝别人,所以通常还是会一些东西使用或者赠予身边的长辈好友,以此让大家都开心。思考少许走上前整理桌上凌乱的物件,发现里面有一盒包装精美却没有署名的巧克力,立刻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真奇怪,明天是圣诞节又不是情人节,她们为什么要送巧克力……不解地思考着,拿起巧克力盒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发现盒子底部有一个不太大的专属Logo,这才察觉到寄礼人是一个最近刚刚开办手工甜点品牌的负责人,他们为了迎合圣诞主题专门做了一套圣诞树图案的巧克力,送来给自己应该是想借这个机会商量以后的合作事宜。不过家里人大多都没有吃甜食的习惯,就连布拉也为了保持身材拒吃甜食,带回家去显然有些不合适。况且那是一盒花费不少心思做出来的diy手工巧克力,随便送出去的话,难免会被对方误解,必须妥善处理才行。

 

       可是,到底该送给谁好呢?

 

       坐在座位上将身边关系亲近之人全部梳理了一遍,突然想起悟天曾向自己抱怨过不知道该送什么圣诞礼物给他的新女友帕蕾丝小姐的事,瞬间豁然开朗。对了,明天正好是圣诞节,正好可以把这份巧克力交给悟天,这样不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吗?对,就这么办!作出决定后自然马上行动——先是找理由支开了秘书小姐,然后打电话约悟天见面,没想到他已经先一步来到了西都,只能把地点定在西都最大百货商厦的顶楼,最后在找个机会用舞空术溜出公司就大功告成。

 

        一切如自己计划那般顺利地进行着,自己也没有遇到半路阻截的父亲或者是突然打电话来公司查岗的公司地母亲,很快就到达了和悟天约定的地点。可悟天那小子对于我的出现并不是很高兴,一问才知道自己好像不小心搅黄了他浪漫的约会,

 

“抱歉抱歉,我这不是来给你赔罪了嘛——你把这盒巧克力送给帕蕾丝小姐吧,最近刚刚流行起来的品牌,她应该会喜欢才对。”

 

       歉意的笑了笑,把巧克力递给了悟天,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得到它的经过,见他伸手满意地接过,这才放下心来,准备尽快返回公司。

 

     “那我就不打扰你啦,放心这盒巧克力没有署名,你就说你打工买的话,帕蕾丝小姐应该会很高兴的——圣诞快乐啊悟天,下次有空来我家玩吧!”

 


Bestie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aouyipear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aouyipear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aouyipear
今天去玩密室逃生被扮鬼的小姐姐...

今天去玩密室逃生被扮鬼的小姐姐吓得半死,小姐姐真的太敬业了站在我面前惨叫呜呜呜我动都不敢动要死了呜呜呜

摸张悟天缓缓(*꒦ິ⌓꒦ີ)

今天去玩密室逃生被扮鬼的小姐姐吓得半死,小姐姐真的太敬业了站在我面前惨叫呜呜呜我动都不敢动要死了呜呜呜

摸张悟天缓缓(*꒦ິ⌓꒦ີ)

aouyipear
反正就是要放波~(喂)

反正就是要放波~(喂)

反正就是要放波~(喂)

aouyipear
可爱悟天坐筋斗云~特兰克斯在后...

可爱悟天坐筋斗云~特兰克斯在后面飘着~因为他应该坐不上筋斗云(喂)
给特兰克斯换了未来大特的衣服,小帅哥一枚啊

可爱悟天坐筋斗云~特兰克斯在后面飘着~因为他应该坐不上筋斗云(喂)
给特兰克斯换了未来大特的衣服,小帅哥一枚啊

aouyipear

图二(   :∇:)伪che
画少年使我心情愉悦

图二(   :∇:)伪che
画少年使我心情愉悦

aouyipear

继续画这两个可爱多

图二加了个滤镜

继续画这两个可爱多

图二加了个滤镜

aouyipear

【特天特】荧光石

PS:

这篇文是我昨晚突发奇想的一个故事,小时候的两人主亲情友情向,长大了主特天特,不过长大的剧情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少所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因为有点那个倾向所以还是打了tag   ,cp上话没办法我觉得悟天也很强的!孙家人人均阿尔法(喂你住口)。

主要讲的是沙鲁游戏之后布欧篇里悟空从阴间回来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之前发生的一件小事,另外设定悟天特兰克斯提前学会了飞行。

        孙悟天和特兰克斯吵架了。

        这种...

PS:

这篇文是我昨晚突发奇想的一个故事,小时候的两人主亲情友情向,长大了主特天特,不过长大的剧情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少所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因为有点那个倾向所以还是打了tag   ,cp上话没办法我觉得悟天也很强的!孙家人人均阿尔法(喂你住口)。

主要讲的是沙鲁游戏之后布欧篇里悟空从阴间回来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之前发生的一件小事,另外设定悟天特兰克斯提前学会了飞行。

        孙悟天和特兰克斯吵架了。

        这种情况不说别人,连特兰克斯本人都有点在状况外。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两个孩子像往常一样在包子山进行冒险活动,强烈的好奇心和旺盛的精力在这两个赛亚人后裔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特兰克斯!”悟天今天一反常态,凑到特兰克斯身边,“特兰克斯,我带你去看一个东西怎么样!”悟天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神秘又期待地压低声音和特兰克斯说起了悄悄话。

        特兰克斯揉揉突然间暖暖痒痒的耳朵,“好呀!是什么啊悟天?”

       他是真的很好奇。

       以往悟天总是一脸天真又兴奋地跟在特兰克斯身后,特兰克斯干什么,他也会相当投入地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为两人做决定的一向都是特兰克斯,悟天主动提出一件事的情况太少见了。

       “跟我来就知道啦~”悟天继续压低声音,眼睛还不时四处乱瞟好像真的有什么人在偷听一样。“不过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呢。”

       特兰克斯失笑,早熟的他总会被悟天各种各样天真可爱的样子逗的很开心。于是他点了点头,跟着悟天往包子山深处走去。

       悟天带着他不停地在树林里兜兜转转,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应该就在这边”之类的话,特兰克斯开头还有点兴趣,后来走着走着就有点无聊了,就在他以为悟天这个小迷糊可能迷路了找不到地方想着不如换个游戏的时候,悟天拽着他的衣角非常兴奋地喊道:“找到啦!!找到啦特兰克斯!!”

       于是特兰克斯顺着悟天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是个即使在包子山里也算相当偏僻的地方,一个非常静谧隐蔽的小山洞,特兰克斯有点惊讶于悟天居然能找到这里。洞口零星散落着一些黑黝黝的石块,稍微往里还能看到这种石块一簇一簇地生长在洞壁边缘。洞口的杂草生长的极为旺盛,不靠近根本看不清山洞里面的情况。

       “就是这里,特兰克斯!”悟天很兴奋,他拉着特兰克斯的手毫不犹豫地就往洞里走。

       两个小豆丁手牵着手往山洞深处走去,特兰克斯有点紧张,他也说不上为什么,那种感觉并非担心两人安全。说实在的,现在地球上能对他们肉体进行实质性伤害的,除了两人那几位拥有变态实力的亲人外其他都是浮云。所以弄不清自己紧张来源的特兰克斯只好紧紧抓住了悟天的小手。

      走了一段距离,特兰克斯也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了,他发现里面空间居然越来越大,这时候悟天突然把特兰克斯扯到了山洞墙壁旁边的石头后面藏了起来。

      “怎么了悟天??”特兰克斯压低声音问。

       “嘘——”悟天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特兰克斯稍安勿躁。“等一小会儿你就知道了!”

       于是两个牵着手的小豆丁就蹲在原地开始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特兰克斯忍不住了,压低声音问:“悟天你到底让我看什么呀!”他刚问完,就被眼角瞄到的景象惊到了。

      刚刚还黝黑黝黑的石头,包括他们周围的,全都开始散发出蓝色的极其漂亮的荧光,把洞里最深处一小片草地映衬了出来,非常多数量的萤火虫也慢悠悠地在山洞里盘旋,整个画面美得特兰克斯说不出一句话。

       “好看吧!”悟天从石头后面探出小脑袋,压低声音跟特兰克斯说,“你不能大声说话弄出声音,不然他们都会被吓跑的,石头也不会亮啦!”

       “好美的地方啊!”特兰克斯点头轻声赞同。

       悟天很开心,他往特兰克斯身边凑了凑,然后继续说悄悄话,“特兰克斯我只跟你说,我在这里,还能碰到一个人呢!”

       特兰克斯收回盯着萤火虫的目光,看向悟天,皱起了眉头:“能碰到一个人?谁啊?”

       他是真的有点担心自己这个玩伴,虽然两个人作为令人骄傲的赛亚人后裔,实力强大到根本不用担心来自别人物理上的伤害,但是悟天太过天真纯洁,说不定一个玩具就能把他给拐跑了。要是悟天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能碰到陌生人,谁知道那个人是敌是友?

      “爸爸呀!”悟天吐出一个让特兰克斯意想不到的词。

      “爸。。什么?”特兰克斯以为自己听错了。

       悟天指着不远处那些还在闪烁着的石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那个是爸爸。”

(——————分割线——————)

      孙悟天从来没有真正见过他爸爸,不是通过照片,也不是通过影像,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实质性地见过他的爸爸。

      听他哥哥孙悟饭说,他们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强的人,也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我们的爸爸啊,像太阳一样。”悟饭抱着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悟天总是觉得很难过,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说这句话的哥哥非常伤心,在一旁听着的妈妈也非常伤心。所以后来悟天也就不再家里问爸爸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问题了。

      他不想让妈妈和哥哥难过。

      可是这不能阻止悟天小脑瓜里对爸爸的构想,他在照片里见过爸爸的样子,然后他会想象爸爸对着张牙舞爪的大怪兽,比出胜利的手势,然后一拳将他击倒。悟天每次想到这样的画面都会偷偷的捂嘴笑。

       直到那天他逛包子山来到这个静谧的山洞,他在好奇心驱使下进入了最深处,发现了那一簇簇的发光的石头,当悟天看呆的时候,石头发出来的光一样的粒子竟然凝聚成了一个人的轮廓。

        悟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轮廓是爸爸,是他一直只在照片里看到的,他的爸爸,孙悟空。

       悟天呆立在原地,他只能仰头看着那个轮廓,“爸爸好高啊!”悟天心里想着。

       然后那团光就像听到了他的话一样,轻轻蹲了下来,摸摸他的头,然后冲他笑。

       悟天终于没忍住,他伸出手想碰一下爸爸,然后他的手穿过了那团光。

       低头看看穿过自己胸口的手,光有点落寞,但是他还是笑着,过去抱了悟天。等悟天回过神的时候,那团光已经消失不见了,自己头上留下了一只闪烁的萤火虫。

      “好温暖啊。”

       悟天激动地飞回了家,但是他不敢跟哥哥说,不敢跟妈妈说,他下意识觉得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会伤心,所以他一直在心里憋着。后来他又去过那里几次,有时候他能找到山洞,有时候却找不到,但是每次只要找到,他就能看到爸爸。

      悟天真的好开心,他终于看到爸爸啦!不过这个秘密一直憋着,让向来藏不住东西的小悟天忍得有点辛苦。于是他想让特兰克斯也知道,特兰克斯可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啊!

(——————分割线——————)

      “那个是爸爸!”悟天毫不犹豫的声口气让特兰克斯哑然失笑。

      “才不是呢笨蛋悟天!”特兰克斯敲了悟天一个板栗。“咚”地一声响,在静谧的山洞里这声音大的把特兰克斯都吓了一跳。远处的萤火虫震了震翅膀,没有飞走,特兰克斯长舒了一口气。

      “好疼啊!”悟天捂着头蹲下来,压着声音喊疼,“特兰克斯你干什么呀!”

       “谁让你说傻话,说什么那个是你爸爸。”特兰克斯反驳道。

        悟天突然不喊疼了,他盯着特兰克斯,继续坚定的说:“那个就是爸爸!”

        特兰克斯有点惊讶于悟天的反应。悟天从来都是脾气很好的,虽然很爱撒娇,但是他真的很听话,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给人添麻烦,性子温和的悟天很少会这么坚定地反驳他。但是,从刚进山洞就挥之不去的异样感和对常识的了解,让特兰克斯单纯地以为悟天在跟他无理取闹,于是他也少见地对悟天生气了。

      “都说你是笨蛋了还顶嘴,那是石头,你是人,所以怎么可能是你爸爸!”

       特兰克斯刚说完就突然觉得心里一跳,他认为他刚刚说的内容完全没问题,但是他的直觉又强烈地提醒他,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对于悟天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悟天一瞬间变得异常沉默。

       特兰克斯有点手足无措,他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但是悟天明显不对劲儿,他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但是还没等他出声,悟天就捡了块发光的石头,轻轻朝他扔了过去,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特兰克斯你最讨厌了!”

        悟天说完就转头飞出了山洞。留下愣在原地的特兰克斯,被悟天声音吓到的飞散而去的萤火虫,以及慢慢地失去荧光变回黝黑的一山洞的石头。

(——————分割线——————)

       “你会被悟天讨厌。”这句话在昨天要是谁敢当着特兰克斯的面儿说,特兰克斯可能会随手一个加力炮把那个说这话的人轰出地球。开玩笑,孙悟天会讨厌特兰克斯?脑袋被龟派气功打坏了才能说出这种话,可是今天的特兰克斯宁肯自己被龟派气功打坏脑子。

      他手里拿着悟天在山洞里扔他的那块荧光石,一脸沮丧地回到了自己家,悟天那句话真的让他大受打击,但是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缩在自家沙发上,举着石头看,左思右想想不通。后来干脆不想了,紧紧攥着石头把脸埋在沙发靠垫里生闷气。

      布尔玛从工作室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在沙发上当鸵鸟的宝贝儿子,她愣了一下,然后叼着烟走过去朝特兰克斯屁股拍了一下,“给你亲爱的老妈挪个地儿。”

      “那么大沙发你非要跟我挤。”特兰克斯闷闷不乐的声音从靠垫里传出来。

      布尔玛一屁股坐在特兰克斯身边,抚着自己儿子的背,说:“别跟你老妈我装了,说,你和悟天发生什么事了?”

      之前每次从孙家回来的时候,特兰克斯都是兴高采烈的,他会缠着自己叽叽喳喳地跟她描述自己在包子山跟悟天干了什么,虽然每次都灰头土脸的,但总是洋溢着快乐的气息,像今天这样闷闷不乐还真的是第一次,想来肯定是和悟天那孩子有关。

      “悟天说他最讨厌我。”特兰克斯复述悟天今天对他说过的那句扎心的话。

      布尔玛也吃了一惊,她知道悟天是什么性格,能让他说出讨厌特兰克斯的话,看来事情不简单,她咬了咬嘴里的烟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跟我说说吧!”

     

(——————分割线——————)

      悟天哭的很伤心。

      他很委屈,他从没有见过爸爸,最近好不容易见到了心心念念的爸爸,他想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听。但是懂事的他明白这件事告诉妈妈哥哥的话他们反而会伤心,于是他决定告诉自己最好的朋友特兰克斯,但是特兰克斯却一点都不相信他,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敲脑袋,特兰克斯还说他真笨,那个不是爸爸。那团光那么温暖,会冲着他笑,会摸他的头,怎么会不是?悟天的小脑袋里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比那团光给自己感觉更温暖更像爸爸的东西了。

      他很生气,他发誓再也不要理特兰克斯了。

       但是他又想起了自己飞走的时候瞥到的特兰克斯无措的目光,于是他修改了下刚刚下的誓言。要不改成一个月,不,一个星期吧,于是他决定不理特兰克斯一个星期。

      他兜兜转转一边哭唧唧一边又回到了那个山洞。重新看到山洞的悟天有点开心,顾不上继续哭鼻子,悟天从天空缓缓降落下来,说不定这次又能看到爸爸呢!但是再次来到山洞前的悟天心突然跳的很快,他感觉这个山洞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山洞里所有的的石头不见了,那种会发出荧光的石头全部都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悟天眼圈又红了。

(——————分割线——————)

      “啊~~~所以说,你就一点都没顾及的说出来了。”布尔玛捂着脸,她听了特兰克斯对所有事情的描述,明白了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这件事怪我,没有跟你说过悟天家里的情况。”

      “悟天家里的情况?他家里有什么情况?”特兰克斯终于舍得把脑袋从靠垫上拿出来了。

       布尔玛又点了一支烟,反问道:“你去了那么多次包子山和悟天玩儿,你一点都不奇怪没在悟天家里见过他爸爸吗?”

       特兰克斯瞬间明白了,他紧紧攥着手里的石头,力道大的好像要把那块石头捏成粉末。

      “悟天他,没有。。。”特兰克斯说不下去了。

       布尔玛点点头,“那孩子从出生就没有见过他爸爸,当年沙鲁游戏的时候,他爸爸为了保护地球牺牲了。悟天是在沙鲁游戏之后出生的,所以他想见到自己的爸爸也是很正常的。特兰克斯,你在山洞里对悟天说的话虽然听起来是没问题的,但是说出那话之前你没听悟天解释,悟天虽然单纯但是他说那个石头是他爸爸肯定有其他原因,你的那些话太过直接了。。。哎。。。总之明天你去找悟天好好谈谈吧。”

       特兰克斯点点头,他低头看看手里的石头,心里特别难过,自己那么直接的说出那些话,悟天该多伤心啊!特兰克斯想到这里悄悄红了眼眶,悟天从来都是那么温和可爱,笑的比谁都纯真,但是悟天心里也有难过的事,自己不了解还戳他痛处简直太过分了。

       从小被贝吉塔教育的特兰克斯一直强忍着不要哭出来,憋的满脸通红,布尔玛看着自己宝贝儿子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把小豆丁抱在怀里。让他有个地方可以发泄自己的情绪。

       “妈妈你干什么呀!怪让人害羞的!”特兰克斯把头埋在自己妈妈怀里闷闷地说。“明天我本来要跟爸爸训练的,一会儿你要帮我一起跟爸爸请假哦。”

      “啧!好好好!麻烦死了!而且你还有脸跟我傲娇,真是跟你老爸一个样!”布尔玛没好气地说。

       正当母子俩拌嘴的时候,刚刚一直没动静的门口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特兰克斯,以后再哭鼻子给我在十倍重力室里跑五万米。还有,明天放你一天假。”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特兰克斯和布尔玛面面相觑,随后布尔玛笑出声,特兰克斯笑了一下以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石头。

      悟天,明天我去找你,跟你好好道歉。我们再像以前一样一起玩儿,好不好?

(——————分割线——————)

       悟饭是在包子山的深处找到悟天的。早就到饭点儿天都黑了还不见踪影的悟天让悟饭和琪琪都特别担心,于是悟饭循着气去找悟天,万幸悟天没有把气隐藏起来。可是。。。悟饭皱皱眉,悟天的气特别紊乱。  

       找到悟天的时候,小豆丁哭的格外伤心委屈,悟饭看到后吓了一跳,他赶紧飞到悟天身边,把悟天抱在怀里。然后紧张地安抚自己的弟弟:“悟天,没事了,没事了,哥哥来了。”

       悟天抓着哥哥的衣服,然后开始放声大哭,他的眼泪不要钱一样地往下掉,好像要把自己最近所有的委屈都流出来一样。悟饭心疼地搂紧自己的宝贝弟弟,轻轻拍着悟天的背,等着他哭够了冷静下来。

       悟天嚎啕大哭了很久之后才慢慢地停下来,但是仍旧不时地抽气,悟饭看这孩子差不多哭够了,就轻声问他:“悟天,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哥哥吧?你今天不是和特兰克斯在一起玩儿吗?”

      “爸。。爸爸石头。。没。。。没有了。。。特。。。。特。。。特兰克。。。斯回去。。。回去了。。。我。。。”悟天抽抽噎噎地跟哥哥解释下午的事,“我。。。朝特。。。特兰克斯。。。扔。。 扔石头。。。了。。。对。。不起呜呜呜。。。”悟天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开始哭了起来。

      悟饭很吃惊,“朝特兰克斯扔石头?为什么呀?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他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吗?”悟饭皱皱眉,他刚刚还听到了悟天说什么“爸爸石头”,那是什么东西?

      悟天抽噎着点点头,“嗯。。。但是我今天。。。好生气,他没听我说那。。。那个石头。。。会发光。。。那团光是爸爸。。。就说我笨,我。。。”

      悟饭再次听到悟天提到爸爸,身体一僵,然后他听到悟天说的是一团什么光,他知道事情有蹊跷,就耐心地听悟天跟他解释来龙去脉。

       悟天刚刚哭的很凶,抽抽噎噎地讲了好久,悟饭也渐渐弄清了所有的事情。

      悟饭拍着悟天的背,然后把哭成一团的悟天放在自己怀里,轻轻地问:“悟天,你见到爸爸了是吗?”

      “嗯!”悟天坚定地点头,鼻涕眼泪蹭了悟饭一身。

       “爸爸给你什么样的感觉呢?”悟饭接着问。

       “。。。好温暖。。。”悟天想了半天,说出了最直观的感受。

       悟饭听了轻轻笑了,“悟天很想见到爸爸是吧,其实爸爸应该也很想见你,所以才会回来看你了,”悟饭看到悟天终于回复了一点精神,终于放下了心,但是他还有话对悟天说。

      “特兰克斯没听你说明情况就说你笨固然不对,但是你后来也没有跟他好好解释啊,你还朝特兰克斯扔石头,这可不对,所以你明天也要好好向他道歉哦!”

       悟天想了想,非常认真地冲哥哥点了点头,“嗯!”

       “那,我们回家去吧!妈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呢,悟天也饿了吧?”悟饭一边抱着悟天往家飞一边说。

       这时候,悟天问出了一句话:“哥哥,山洞发光的石头没有了,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悟饭抱紧怀里弟弟,轻声但坚定地回答:“不会的!爸爸还会用别的方法回来看悟天的,因为他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嗯!”悟天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了一个问题,“哥哥,我今天还发誓绝对不要理特兰克斯一星期,可是明天要向他道歉,可怎么办啊?我能不能背对着他道歉啊!”

       悟饭差点从天上掉下来。

      

(——————分割线——————)

      特兰克斯不到六点就起了床,洗漱完后就立刻出发飞到了包子山。本来他决定好了,到了包子山就去找悟天道歉,可是到了孙家门口,他又怂了,要是悟天不理他那可怎么办啊?毕竟昨天悟天都说最讨厌他了,特兰克斯简直要被这句话捅穿一百遍。他蹲在地上画圈圈,要快把小脑袋埋在土里了。

       悟饭刚出家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禁不住哑然失笑,“特兰克斯!”他向特兰克斯打招呼,“你来找悟天?”

      “悟。。悟饭!”特兰克斯瞬间站起来,扔了画圈圈的小木棍。“我。。我来找悟天!”

       看到难得紧张成这个样子的特兰克斯,悟饭忍不住笑出声:“悟天一大早出门去包子山了,说要看看有没有多的发光石头留下来,你要找他就去山里吧,找到以后和他回来一起吃早餐吧!我让妈妈多做一份。”

      “发光石头。。没有了吗?”特兰克斯抓住了重点。

        悟饭收敛了一点笑意,点点头。

      “我知道了,谢谢你悟饭!我先去找悟天了!”特兰克斯告别悟饭,朝着悟天的气飞去。

       特兰克斯看到悟天的时候,悟天正低着头在找石头,他忙忙碌碌的身影惹得特兰克斯一点都不敢靠近。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悟天不断捡着石头,然后又不断扔掉。过了很久很久,悟天也没有要休息的意思,特兰克斯压低气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悟天忙碌,太阳升起来了,朝阳的光撒在悟天身上,特兰克斯突然觉得这样的悟天特别好看。

       “悟天!昨天对不起!”特兰克斯大声向悟天喊着。他终于下定决心,不管悟天要不要理自己,他也要向悟天道歉。如果这次不行,那自己就一直道歉到悟天理自己就好了。就像爸爸一直教育自己的,他可是战斗民族赛亚人的后裔,可学不会轻言放弃!

      “啊!”悟天吓了一跳,他找石头太认真了,根本没注意特兰克斯在自己身后。他一转头,看到特兰克斯,不自觉露出了笑容,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又立刻转头。

       特兰克斯看到悟天的笑,本来心里就一跳,难道悟天没生气了吗?特兰克斯刚因为开心提起来的心立刻被转过头的悟天打回了原位。

      “不行不行!我昨天发誓了要不理特兰克斯一星期!”悟天对着另一个方向喊。

       “一。。。一星期。。。”特兰克斯全身乏力,悟天果然不会轻易地原谅自己呜呜呜。

       “但是,我昨天答应了哥哥,今天也要向你道歉。”悟天说完又转过身来,他冲着特兰克斯说到:“特兰克斯,昨天我不应该拿石头扔你,对不起!”说完,悟天又冲着特兰克斯露出了他招牌的异常纯真无邪的笑脸。

       特兰克斯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道完歉的悟天看到特兰克斯貌似接受了自己的道歉,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继续找石头,反正还有一个星期呢。

       特兰克斯简直要被悟天打败了,这孩子也太记仇了!不过才一个星期,特兰克斯摸摸鼻子,很快就会过去的!

       不过很快特兰克斯就明白了悟天的不理是真的说到做到,不管自己怎么逗他,想搭话还是想闹他,悟天坚决贯彻自己言出必行的原则,一句话也不和特兰克斯说,一个眼神也不留给特兰克斯,特兰克斯简直要疯掉了,谁说的一个星期很快就会过去的?简直度日如年!

       自己跟老爸请一周假来哄悟天简直是自己找罪受,不过,特兰克斯明白,自己这次绝对要好好陪着悟天,而且以后也要好好陪着悟天,谁也不准欺负他!

      不过好像貌似最近一直是自己被悟天欺负??特兰克斯风中凌乱。

       终于熬过一个星期的特兰克斯,终于在第八天早上,收获了悟天灿烂的笑容一枚,特兰克斯看到那个熟悉的笑容简直要感动死了,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惹悟天生气了。

       “悟天,你找到那个石头,是想干什么呀?”终于和好如初的两人,一边在草地上吃着琪琪做的便当,一边聊着天。特兰克斯已经在前几天跟悟饭打听到了那个荧光石所有的情报,但是听悟饭说,所有石头都没有了,所以他想知道悟天现在找那个石头究竟想干什么。

       “嗯。。。”悟天非常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跟特兰克斯说,“我在那些石头发出的光里感受到了爸爸的气息,我想,要是还有石头留下,想存下来。。。”

      “留个纪念吗?”特兰克斯补充道。

      “对!”悟天很开心的应和。

        特兰克斯放下了心,他一直害怕悟天是想通过石头再找他的爸爸,自己当时带出了一块,但是那块石头现在也不会再发光,更加不可能让悟天看到他的爸爸。但是悟天想留作纪念的话,那倒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告诉悟天了。

       “悟天,我其实一直想告诉你的,我还有一块石头,就是,就是你当时扔我的那块,我带出来了,现在在我家里。你要想要,我这就带你去把石头拿给你!”特兰克斯忐忑不安的说道,这件事他确实瞒了悟天好久。可是谁让悟天前几天根本不和他讲话,他想说也不敢说。

       悟天瞪大了眼睛,然后特别开心的抱住了他,“你有一块吗!太好了特兰克斯!那时候拿石头扔你真的真的真的很对不起!”悟天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特兰克斯推着突然缠上来的悟天,一边开心一边发愁,悟天你这么突然缠上来太亲密了啦!特兰克斯并没有发现他突然就开始矜持起来了。“悟天你开心就好!但是你放开我啦!我们吃完便当就去拿好不好!”

       “嗯嗯嗯嗯嗯!”悟天头点的小鸡啄米一样,然后放开了特兰克斯。

       之后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吃完便当,然后飞奔到了特兰克斯家。

       “嗯?你们要把石头加工一下?怎么加工?”布尔玛听了特兰克斯和悟天的请求,有点好奇地问。

       “就,把它弄成两块,然后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总之像妈妈的小饰品一样!”特兰克斯一边比划一边说,悟天在旁边一直疯狂点头以表明自己赞同特兰克斯的话。

       “哦,你就说做成两个饰品不就完了,不过为什么是两个啊?”布尔玛笑眯眯地问这两个小豆丁。

       “因为这个东西对我和特兰克斯都有特殊的意义!”悟天眨巴眨巴大眼睛抢着回答,“特兰克斯是这么说的!”

       “笨蛋悟天!后面那句就不用说啦!”

       “可是那个确实是你说的啊!”

       “那也不要说!多难为情啊!”

       “。。。为什么会难为情啊?”

       “反正就是难为情!”

       布尔玛笑出声,然后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拿着石头走进了工作室。

(——————分割线——————)

       在西都高中的门口,特兰克斯静静地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没过一会儿,一个一头黑发的背着斜挎包穿着宽松半袖的清秀少年远远的冲着他打招呼,“特兰克斯!”

      “悟天!你来了!”特兰克斯站直了身子,笑着回应着远方的来人。两个少年那高挑的身材和英俊的面庞引起了周围人频频地注目,更引人注意的,是两个人白皙手腕上一模一样的黑色石头,在阳光下,仿佛闪着世界上最温暖的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