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孙悟天

2480浏览    156参与
°记录,我的似水流年。
兄弟俩真可爱,这里悟天在学悟饭...

兄弟俩真可爱,这里悟天在学悟饭的动作啊,也只有悟天一个人真心觉得悟饭的装扮和动作特别帅,悟饭还是有理解他的人的

兄弟俩真可爱,这里悟天在学悟饭的动作啊,也只有悟天一个人真心觉得悟饭的装扮和动作特别帅,悟饭还是有理解他的人的

上好佳不能吃
今天是推特上的赛亚人之日,我也...

今天是推特上的赛亚人之日,我也摸了一张

今天是推特上的赛亚人之日,我也摸了一张

蝙谭市鸽蝠侠

“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大的带小的到处跑”

“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大的带小的到处跑”

神探姚洛克
龙珠超看的上头,本来准备画个悟...

龙珠超看的上头,本来准备画个悟天,结果这衣服感觉像个柯南😂

龙珠超看的上头,本来准备画个悟天,结果这衣服感觉像个柯南😂

桃色的唯一

【戏文存档】冬日回忆

#冬日回忆

#沙鲁战后的和平时期,含私设


沙鲁游戏后,世界暂且恢复了平静。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逐渐接受了悟空不会再回来的事实,振作精神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家里除了少了一个人以外一切如旧,为了两个儿子的未来,唯有继续活下去才是最佳的选择。身为女人,自己有时候也会疑惑当初嫁给悟空是不是一个错误,所以才必须承受独自安眠的落寞。无尽的委屈和不甘溢满脑海,可听到悟饭和克林他们说悟空是为了地球的安定才毅然选择留在阴间时,自己好像又找不到责怪他的理由。


虽然一个人带两个儿子的日子十分难熬,还好悟饭足够懂事,因而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就连沙鲁游戏后出生的悟天也...

#冬日回忆

#沙鲁战后的和平时期,含私设

 

沙鲁游戏后,世界暂且恢复了平静。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逐渐接受了悟空不会再回来的事实,振作精神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家里除了少了一个人以外一切如旧,为了两个儿子的未来,唯有继续活下去才是最佳的选择。身为女人,自己有时候也会疑惑当初嫁给悟空是不是一个错误,所以才必须承受独自安眠的落寞。无尽的委屈和不甘溢满脑海,可听到悟饭和克林他们说悟空是为了地球的安定才毅然选择留在阴间时,自己好像又找不到责怪他的理由。

 

虽然一个人带两个儿子的日子十分难熬,还好悟饭足够懂事,因而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就连沙鲁游戏后出生的悟天也在一点点地长大,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见到他那个不负责的爸爸。不得不承认,没有悟空的日子里自己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也没用当年要求悟饭的那套来要求年幼的悟天,而是单单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环境下自然地长大。不知什么时候,透过窗户仰望天空成为了自己最大的习惯,看着窗外的景色由春暖花开变为一片雪白,反反复复、一年又一年。而现在,是悟空离开后的第四个冬天。

 

窗外的白雪纷纷扬扬地落下,覆盖在大地的每个角落。万物凋零,动物入穴冬眠,只剩徐徐的寒风与冰雪相伴。记忆里悟饭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己和悟空时常一起带他去附近的森林里打雪仗、堆雪人,可那段日子终究只能成为生命里一段无法磨灭的回忆,再也回不去了。

 

"妈妈、妈妈,可以让哥哥陪我出去玩雪吗?"

 

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意识瞬间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望着站在身后的悟天,听到他主动提出了一个久违的要求,一时有些失神。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他都像极了自己记忆里的少年悟空,所以自己才不忍去泯灭他无邪的天性。想着想着眼眶里不禁泛出少许晶莹的泪花,为了不让儿子们察觉到自己的窘态,我转身迅速地调整好情绪,然后挽起袖子对他们露出一个肯定的微笑。

 

"去玩吧,要小心一点啊——要早点回来,妈妈等会给你们做好吃的!"

"耶,妈妈最好了!"

 

透过厨房窗户望着两个儿子穿戴整齐争先跑向森林的身影,我收拾好碗筷上了二楼开始整理放在抽屉里的旧衣服,打算把一些穿不上收集起来处理掉。无意间一件发皱的橙色的棉袄引入眼帘,那是……那应该是我几年前亲手为悟空做的冬服,只是自己并未等到亲手交出去的那一刻。我拿起棉袄走到阳台上,望着窗外成片的白色雪景,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悟空,我果然还是有点想你了啊。


不是CH

【七龙珠同人】莫比乌斯的终结——第十三章

CHAPTER 13           起程


  曾经有一个梦,还是小鬼头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描绘过——

  英雄是如此温柔,如此坚强,同时,如此高洁——

  无论多么的痛苦都不会逃避,絶对不会示弱,却仍然会流下充满情感的泪水——

  英雄,真的是非常憧憬——


  「特兰克斯社长——」


  不论何时,都想要在天空自由飞翔——

  都想要去确认诞生在这世上的意义——


  「特兰克斯社长——」


  可是...

CHAPTER 13           起程

 

  曾经有一个梦,还是小鬼头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描绘过——

  英雄是如此温柔,如此坚强,同时,如此高洁——

  无论多么的痛苦都不会逃避,絶对不会示弱,却仍然会流下充满情感的泪水——

  英雄,真的是非常憧憬——

 

  「特兰克斯社长——」

 

  不论何时,都想要在天空自由飞翔——

  都想要去确认诞生在这世上的意义——

 

  「特兰克斯社长——」

 

  可是——

  现实却不是这么简单——

 

  「快醒醒——」

 

  理想跟空想只有一纸厚的差别——

 

  「特兰克斯社长!」

  「哈!」被重复不断的呼唤声打断了睡眠,从那个已经不太记得的梦中惊醒过来后,年轻社长撑起上半身,看着办公桌上那堆待阅的文件,「啊……我睡了多久?」

  「社长……没事吧,或者回家休息一下?」女秘书见特兰克斯看起来还是如此疲倦,有点后悔遵从特兰克斯的指示在十五分钟后把他唤醒,「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要好。」

  即使女秘书仍然站在办公桌前如此说道,特兰克斯已经没有在留意她所说的话了。

  「已经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然后,在大约五秒之后,特兰克斯听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的声音,才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

 

  艾纪七九六年的最后一天,作为即将踏入预言中决定地球命运的最后一年的最初一天的前夕,天气没有像预期那样好,正值冬季的西都,也没有例外地刮起了寒风。

  这三年间,地球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有时候在实时新闻里看到,某个偏远的小镇或者村落发生了暴乱。

  按照父亲在信中的说法,他执行破坏地球的计划将会在三月十六日,也是前一个轮回中,父亲暴走失控的日子。但是,既然父亲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预言的话,那前一个轮回的他不也是做到了吗?又或者是,要实现的是,不是纯粹的破坏?

  为了阻止父亲,我跟母亲约定好将会在七九七年的第一天起,全力追查父亲的下落。


  艾纪796年12月31日

  包子山

 

  「是吗,今天完成了交接工作,布玛小姐会感到寂寞的。」

 

  当西都还是中午的时候,包子山已经迎来这一年的最后四小时。作为也许是人生最后一次的除夕晚餐,包子山的孙家并没有特别安排,像往常一样,琪琪捕捉大量包子山特有的怪兽,烹调包子山特有的山珍海味。只是这一次,特兰克斯提早在这里与孙家一起享用这一餐罢了。

 

  「没问题的,其实按照现在的工作量,妈妈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好那些事。」特兰克斯笑道,然后举起果汁杯喝了一小口,「特别是这两年有些新兴的企业异常优秀,与其说抢了我们公司不少业务吧,事实是终于有些靠谱的竞争对手,帮我们公司吃掉那些亏本生意呢。」

  「这样就好,毕竟为了地球科技发展,神奇胶囊公司也太多东西需要应付了。」孙悟饭扶了扶眼镜。

 

  琪琪陆续把被清空的盘子收起,特兰克斯连忙点了点头表达谢意。无数盘子被端到厨房,哗哗的水声不断,夹杂着比迪丽与琪琪的说笑声,孙家的和谐气氛并没有因为三个月后的未来而变得灰暗,只因为特兰克斯只把预言的事,告诉孙悟空、孙悟饭和孙悟天三人。而孙悟天似乎是把这件事当成是笑话,因此没有太大的动静。在特兰克斯看来,孙悟天也许忘记了这件事也说不定。

 

  「那么,明天起程去找贝吉塔叔叔吗?」

  「是的。」

  孙悟饭望了望后方,孙悟空正在与小芳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

  「事实上,我帮你问过父亲了,他说过会一直修练到三月十六日。他说了,动脑的东西不适合他。」

  「也是呢。」

  「悟天呢,你不打算找他一起吗?」

  「不了,毕竟那家伙,太多女朋友要应付了。」特兰克斯挥了挥手,尴尬地笑道。

  「那么,祝你好运,需要帮忙的话,请随时找我和父亲。」

  「是。」特兰克斯礼貌地点了点头。

  「啊咧啊咧!终于回到温馨的家了!」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悟天!不是说好今晚回家吃饭的吗!」然后传出的是,来自厨房琪琪的咆哮声。

  「哟!」走进屋里的孙悟天举起手向特兰克斯打了声招呼,然后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别生气别生气啊,妈妈,我跟你说个好消息吧。」孙悟天得意地说道,「我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崔华顿邮递公司。」

  「崔华顿,是那个有两根三叉戟重迭在一起的那个标志吗?我经常在书籍和信件里看到这个标志呢,是一间大公司啊。」

  在比迪丽的解说途中,孙悟天的表情更得意了。

  「看吧看吧,你的儿子不错吧,这次就原谅我吧~」

  「这一次就饶了你吧。」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琪琪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很难得好食懒做的孙悟天也可以能到大公司上班,她总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

  「恭喜你啊,悟天。」

  孙悟天回头向特兰克斯使了个眼色。

  「看来像崔华顿这样的公司,也成为了神奇胶囊的竞争对手了呢。」孙悟饭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多亏了那些家伙。」特兰克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摸了摸下巴,「说起来,今晚在西都要参加的除夕晚会,就是崔华顿邮递公司的。」

  「要带上悟天吗?」

  特兰克斯望了望那个仍在得意的人。

  「不……」果断地说道。

 

  西都

 

  在夕阳西下的西都高速公路上,众多的悬浮车辆挤塞在从商业区回各个住宅区的方向上,唯独在清静的反方向路线,一辆黑色的车以该路线应有的高速向商业区驶去。

 

  「塔卡,我很意外你会出席那种无聊的晚会,虽然崔华顿会把请帖寄给我们也是一件充满谜团的事。」

  「崔华顿,在白道上是一个邮递公司,但事实上通过邮递这个服务,也背地里一直在进行地下交易和运输的活动,而且,这也仅仅是最表面的那一层。」戴着墨镜的亨特‧塔卡坐在后座上如此说道。

  「即使是调动了联都政府也没有办法调查到崔华顿背后在计划什么吗……说实话,联都政府也就这点程度了。」在主驾座上的冬月哼笑了一声。

  「但是,有情报说,崔华顿的高层,经常到月球上去。」

  「月球?那颗突然出现的星球?我记得好像是叫作兹夫尔行星。」

  「我正是想知道,崔华顿在太空做什么。」

 

  在同一时间,回到西都的特兰克斯在神奇胶囊公司大楼与布玛‧布里夫会合后,亦一同前往除夕晚会的路上。

  「我们公司一直有跟崔华顿邮递公司合作,但被邀请到他们的除夕晚会,还真是第一次呢。」

  「说实话,说起来惭愧,我连他们公司的最高负责人都没见过。」

  「啊咧咧,连特兰克斯也……」

  「啊?难道连妈妈也……」

  二人到达了除夕晚会的地址,特兰克斯把车驶至正门前停下后,已经有数之不尽的记者蜂拥而上,争相拍摄全球首富的到来。

  「果然很多人呢。」虽说布玛习惯这样的场面,但她还是觉得厌恶。

  在源源不断的闪光灯下,特兰克斯把会场的入口观察了一遍,「这阵势是基本上把世界上有名气的公司都邀请了吧。」


  在异常繁忙的会场正门,他们已经找不到空闲的位置能安静地停下车,于是特兰克斯与布玛决定就在这里下车。把车收进了神奇胶囊盒,特兰克斯与布玛一起从正门走进会场的大厅,再通过大厅的笔直的走廊走进宴会厅后,跟随在身后的闪光灯才总算转移他们的目标。


  走进宴会厅后,布玛注意到了——

  「看,特兰克斯。」布玛摇了摇头示意,然后望向了在宴会厅角落里站着的二人,「罗狄斯家族……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们就是罗狄斯家族。」

  「是呢,统治整个地下世界的家族,也专门替联都政府擦屁股。」

  注意到神奇胶囊公司一行人来到宴会厅的亨持‧塔卡,在举起酒杯正要喝上一小口的时候,宴会厅的灯光熄灭,剩下舞台上的灯仍然亮起。

  然后,一名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领带的年轻人走到舞台中央。宴会厅的所有人,都感叹终于能目睹隐藏很深的崔华顿邮递公司的负责人的真容时,现场只有布玛和特兰克斯被这个年轻人的真容吓得不轻。

 

  「首先,欢迎大家赏面参加今晚的除夕晚会——」

 

  「欧布!」布玛‧布里夫更是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叫出了那个名字。

 

  在她最后的印象中,欧布还停留在向她请求查明族人死亡真相的那个时刻,因此她完全没有办法联想到,那个看起来是多么无助的年轻人,现在居然是崔华顿邮递公司的负责人。

 

  「——我,欧布,作为崔华顿邮递公司的代表,我要代表公司感谢大家,没有各大企业的支持,崔华顿邮递公司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尽是说些客套话,现在地下世界的人有谁不知道崔华顿。」冬月笑道。

  站在旁边的亨特没有说话。

  然后,在亨特的眼前,在微弱的灯光下从挤拥的人群中脱离的是——同样穿着西装、倒竖的黑发、发际线出奇的高,以及长着尾巴的男人。但在这个模糊的视线中仍然能让亨特注意到这个人的,不是因为他与众不同地长着尾巴,而是他能从那个男人的眼神中,感觉到与他同样的某种特质。

  「那个男人,调查一下。」

  「好的。」冬月随手拿起了手机,飞快地拨打起来。

 

  ——自认为是注定的,结果却总是适得其反,这是常有的事。

  ——但是我们仍然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更好。

 

  「——在这里我就长话短说吧,崔华顿邮递公司在接下来的首个季度,将会推出众多的合作机会给支持我们的各个企业——」

 

  在阴暗的灯光下,那个男人面不改色,仍然轻松地在黑暗中找到出口的方向。

 

  ——于世间何求,在追求什么;

  ——仅靠语言是无法相互理解的,甚至被伤害而流泪。


  注意到宴会厅的门被打开,特兰克斯下意识地向那个方向望去。于是,在外面走廊渗进宴会厅的余光之中,特兰克斯彷佛看到刚才走出宴会厅的人身后长着一条尾巴。

  「抱歉,我出去一下。」

  「特兰克斯,你要去哪里?」

  没有再向布玛解释,特兰克斯连忙避开人群向宴会厅的门口赶去。


  ——越挣扎就愈彷徨在孤独之中;

  ——但我不是一个人,因为你慢慢变成我的希望;

  ——迎风张开翅膀,给予我微笑的你。

 

  「——在我跟我的伙伴决定成立邮递公司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需要用文字去交流。因为文字,是唯一能联系人与人之间的真实的工具。对于语言,人因为各种因素说出违心的话,认为只要应付好情况就好了,事后就把真实的感受忘记,而不是放在心中——」

 

  「塔卡,查到了。」冬月靠近亨特‧塔卡的耳边,轻声说道,「是贝吉塔‧布里夫。」

  亨特没有亲眼见过那个人,也许他那个爱恋着布玛‧布里夫的兄长见过,但无论如何,亨特似乎是对这个消息,甚至是对那个男人产生兴趣了。

  「有趣。」手中的酒杯被握得更紧,亨特的嘴边露出了邪笑。

 

  ——融为一体吧。

  ——两个人能走到现在,就是我勇气的证明;

  ——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中。

 

  「——当我还没想起对我的家人说出那些内心的感激之词的时候,我的家人被不知名的病毒杀死了。尽管联都政府、熟识的科学家们都对该病毒展开过调查,其结果正如各位所知的,在调查毫无进展的情况下结束了。这样就好,但是这个结果也促使我思考这个问题——」

 

  「崔华顿的负责人,这样公然说这些话,是要挑战联都政府吗……」

  「完了完了,说这种话……」

  「不论是出于什么理由也……真是笨蛋呢——」

  「毕竟还是太年轻呢……」

  在宴会厅的周围瞬间充斥着各个企业家对这位年轻代表的质疑和意见。

 

  ——世纪末已经完全没有可靠的东西;

  ——与你共同的悲伤和欢喜,让我还可以稍微找到从前的自己。

 

  那个男人,很快便来到接近神奇胶囊公司住宅的一个高楼上,他独自坐在高楼的天台矮墙上,面向神奇胶囊公司住宅,旁边放着微型收音机,戴着有线耳机,听着宴会厅的现场直播。

 

  ——我无法面对连安慰和鼓励都拒絶的夜晚,但你竟能包容、守护这样的我。

  ——所以,当我看到那个熟识的家,就不禁加快脚步。

 

  「——我确信必须不能再有人重蹈覆辙像我这样的历史,这就是成立崔华顿邮递公司的真正目的。藉此将人类因为某些因素而不能说的话语,以书信的方式传递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从宴会厅追到会场外面的特兰克斯仍在附近的大街小巷徘徊,但不论他如何集中去感应那股熟识的气,都无法从地球上的角落里找到。但特兰克斯还没有放弃,因为他确实看到那个人长着尾巴,而在他的认知中,能有那种形状的尾巴,就只有赛亚人。

 

  ——我不觉得孤单,甚至还会变得更加自由;

  ——将骄傲和猜疑全都抛弃,身旁的人会为我感到高兴;

  ——最后终于开始懂得去相信别人,只因与你相遇了。

 

  「——各位,为了开拓自己的道路,也为了得到能为人类着想的文明,还有最后一步,请将各位的力量借给我吧,如此我就能达成当年我没能达成的意志,谱写世界的真相!」

  无论这番言论代表什么,重点在哪里,随着各界表示礼貌的掌声响起,看起来就像出身豪门的欧布亦礼貌地向众人鞠躬谢意。

 

  「欧布……」布玛‧布里夫不由得举起手遮盖住由嘴巴泄漏的声音。

  假如,造成欧布现在这个模样的,是因为当年她不愿再花心思去研究南方小岛的突发病毒以致今天欧布这样的结果的话,她会感觉亏欠了欧布这个孩子,无法弥补。而且,毫无疑问,在欧布的演说词中亦能感受到他对联都政府甚至是科学家们的痛恨,而那个科学家,一定是指她自己了。

 

  「塔卡,你怎么看?」

  「即使是字里行间,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黄发男人渗透出冷漠的目光,「这是宣战。」

  浑身上下都充满冰冷的气息,亨特‧塔卡望向了站在另一端的布玛‧布里夫,喃喃自语道,「向我们,还有他们。」

 

  ——我不是一个人,因为你慢慢变成我的希望;

  ——迎风张开翅膀,给予我微笑的你。

 

  我曾经问过布拉,父亲留下了什么样的信息给她。

  「要变得坚强、保重,以及,谢谢你。」

  看起来毫不需要用脑的简短文字,却从字里行间却感受到无限的真心。简单的文字甚至让一直害怕着父亲的布拉也一下子哗啦哗啦地哭起来,把之前受到的一切委屈和埋藏的爱也一同爆发。

 

  特兰克斯已经确认了目前无法继续追查到刚才那个人的下落,他回到了会场的正门处,记者们早已失去了踪影,大概都在宴会厅里进行有价值的摄影活动吧。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行人道上,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一条又一条的光柱在高楼大厦之间笔直上升,代表新一年的烟火在上空陆陆续续噼啪爆裂。

  特兰克斯抬头望向了那里,以及再高的地方,那颗行星。

  「起程吧。」

  从今天起,便要踏上旅途。

 

  ——融为一体吧。

  ——两个人能走到现在,就是我勇气的证明;

 

  随着有线耳机内的演讲词完美结束,那个男人取下了挂在耳上的装置,他站起来,取出了西装里收藏着能有效防布尔兹光线的特制墨镜,把墨镜戴上后抬头看着那颗明亮的兹夫尔行星。

 

  然后,再放眼望向整个世界的话,这个世界是如此辽阔。

 

  ——特别是,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中。

 

  今天是,艾纪七九七年一月一日。


桃色的唯一

【戏文存档】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GT时期的少社长成年特设定,圣诞节背景


       我对社长室里时不时会出现的成堆礼物已经见怪不怪。


       结束工作返回顶楼的办公室,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些和各种文件一起带进来的礼物,再一次暗叹公司里那些女员工们坚持不懈的热情?尽管她们当中也不乏才华出众之辈,但大多都是看中万能胶囊公司的财力和社会地位,实在无法入自己的眼。...


★ 圣诞巧克力二三事

★GT时期的少社长成年特设定,圣诞节背景

 

       我对社长室里时不时会出现的成堆礼物已经见怪不怪。

 

       结束工作返回顶楼的办公室,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些和各种文件一起带进来的礼物,再一次暗叹公司里那些女员工们坚持不懈的热情?尽管她们当中也不乏才华出众之辈,但大多都是看中万能胶囊公司的财力和社会地位,实在无法入自己的眼。

 

       只是自己没有遗传到父亲高傲的性格,也不会直言拒绝别人,所以通常还是会一些东西使用或者赠予身边的长辈好友,以此让大家都开心。思考少许走上前整理桌上凌乱的物件,发现里面有一盒包装精美却没有署名的巧克力,立刻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真奇怪,明天是圣诞节又不是情人节,她们为什么要送巧克力……不解地思考着,拿起巧克力盒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发现盒子底部有一个不太大的专属Logo,这才察觉到寄礼人是一个最近刚刚开办手工甜点品牌的负责人,他们为了迎合圣诞主题专门做了一套圣诞树图案的巧克力,送来给自己应该是想借这个机会商量以后的合作事宜。不过家里人大多都没有吃甜食的习惯,就连布拉也为了保持身材拒吃甜食,带回家去显然有些不合适。况且那是一盒花费不少心思做出来的diy手工巧克力,随便送出去的话,难免会被对方误解,必须妥善处理才行。

 

       可是,到底该送给谁好呢?

 

       坐在座位上将身边关系亲近之人全部梳理了一遍,突然想起悟天曾向自己抱怨过不知道该送什么圣诞礼物给他的新女友帕蕾丝小姐的事,瞬间豁然开朗。对了,明天正好是圣诞节,正好可以把这份巧克力交给悟天,这样不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吗?对,就这么办!作出决定后自然马上行动——先是找理由支开了秘书小姐,然后打电话约悟天见面,没想到他已经先一步来到了西都,只能把地点定在西都最大百货商厦的顶楼,最后在找个机会用舞空术溜出公司就大功告成。

 

        一切如自己计划那般顺利地进行着,自己也没有遇到半路阻截的父亲或者是突然打电话来公司查岗的公司地母亲,很快就到达了和悟天约定的地点。可悟天那小子对于我的出现并不是很高兴,一问才知道自己好像不小心搅黄了他浪漫的约会,

 

“抱歉抱歉,我这不是来给你赔罪了嘛——你把这盒巧克力送给帕蕾丝小姐吧,最近刚刚流行起来的品牌,她应该会喜欢才对。”

 

       歉意的笑了笑,把巧克力递给了悟天,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得到它的经过,见他伸手满意地接过,这才放下心来,准备尽快返回公司。

 

     “那我就不打扰你啦,放心这盒巧克力没有署名,你就说你打工买的话,帕蕾丝小姐应该会很高兴的——圣诞快乐啊悟天,下次有空来我家玩吧!”

 


Bestie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aouyipear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悟天意外的适合黑色呢

aouyipear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还是喜欢画悟天穿中式服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