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孟章

80261浏览    2722参与
江月芷
 敢情孟章之死是东方快车,一人...

 敢情孟章之死是东方快车,一人一刀人人有份。 

 敢情孟章之死是东方快车,一人一刀人人有份。 

小言

仲孟 胆小鬼

孟章是个胆小鬼,心悦仲卿不想让仲卿知道。

他深知仲堃仪的抱负,他怕仲卿知道自己的那点私情会瞧不起质疑他,认为他不是一个志在四方值得被他效忠的好君王。

书院的初遇,年轻的帝王意在选拔人才,孟章还没发现自己的一些的抱负,一些大志动摇了,他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仲堃仪经商丢了池城,身为帝王的孟章没有一丝愠色,他信仲卿,会辅佐他和天枢走向繁荣。陪他到地老天荒。胆小鬼勇敢的觉得自己对仲卿这份知遇的情谊,足矣让仲卿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仍做他的城池。

但仲卿,是用什么来衡量爱的,是失去后的痛苦。​

胆小鬼孟章做了扑火的飞蛾,被火烤遍。

他将所有的信任与后背交于仲卿,也没得到仲卿坚定不移的支持。在......

孟章是个胆小鬼,心悦仲卿不想让仲卿知道。

他深知仲堃仪的抱负,他怕仲卿知道自己的那点私情会瞧不起质疑他,认为他不是一个志在四方值得被他效忠的好君王。

书院的初遇,年轻的帝王意在选拔人才,孟章还没发现自己的一些的抱负,一些大志动摇了,他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仲堃仪经商丢了池城,身为帝王的孟章没有一丝愠色,他信仲卿,会辅佐他和天枢走向繁荣。陪他到地老天荒。胆小鬼勇敢的觉得自己对仲卿这份知遇的情谊,足矣让仲卿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仍做他的城池。

但仲卿,是用什么来衡量爱的,是失去后的痛苦。​

胆小鬼孟章做了扑火的飞蛾,被火烤遍。

他将所有的信任与后背交于仲卿,也没得到仲卿坚定不移的支持。在仲卿的知情下饮下了害命的药。直到生命的尽头,他也从未怀疑过,虽然有过害怕仲卿怪他的想法,但他相信仲卿要陪他很久的,他们能一起看大好河山人间烟火的。

但是仲卿不会,仲卿没有。

生命的最后之际,仲卿头也不回的走了,好像没有一点留恋。仲卿不要他了。

孟章能给仲卿的不多,他不如执明幸运,天枢不如天权富裕,没有足够温饱的谷子,也没有足够忠心的臣子。孟章一日又一日,在冰冷的王位上如履薄冰,仲卿是他唯一的塞翁失马,他以为仲卿是他的光的。

孟章短暂的一生苦极了,但还是把自己能给的都给了仲堃仪。他也不知道他做的这些,有没有给仲卿攒下一口甜。仲卿也会时不时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14

  孟章回答道:“臣妾此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求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章儿心善,朕是知道的”执明顿了顿又说道,“前些时日阿离还与朕提起你呢!”

  “父妃~”执明话音未落,执珙就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没有想到执明会大晚上的来翠竹园,“父皇,您怎么来了?”

  而小胖和星目也在执珙进来之前退到院子里去守着了。

  孟章提醒道:“珙儿,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见了父皇也不知道行礼。”

  “没事没事,父子之间不必拘礼。”执明边说边把执珙抱起来。

  孟章很高兴执明没有因为他不受宠而连带着疏远执珙。

  执珙询问道:“父皇,儿臣听宫里的小太监们说蹇娘娘很快要生小弟弟了是吗?”

  执......

  孟章回答道:“臣妾此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求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章儿心善,朕是知道的”执明顿了顿又说道,“前些时日阿离还与朕提起你呢!”

  “父妃~”执明话音未落,执珙就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没有想到执明会大晚上的来翠竹园,“父皇,您怎么来了?”

  而小胖和星目也在执珙进来之前退到院子里去守着了。

  孟章提醒道:“珙儿,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见了父皇也不知道行礼。”

  “没事没事,父子之间不必拘礼。”执明边说边把执珙抱起来。

  孟章很高兴执明没有因为他不受宠而连带着疏远执珙。

  执珙询问道:“父皇,儿臣听宫里的小太监们说蹇娘娘很快要生小弟弟了是吗?”

  执明回答道:“等蹇娘娘生了小弟弟之后,就有人陪珙儿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了。”

  “可是儿臣喜欢和骁哥哥一起读书一起玩耍。”自从毓骁进宫之后,执珙与他除了晚上睡觉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形影不离的。

  孟章微笑着说道:“珙儿之后可以和骁哥哥一起带着弟弟一起读书一起玩耍。”

  执明附和道:“你父妃说的对!”

  “父皇,儿臣觉得骁哥哥和父后长得一样好看,”执珙突然转换话题,“等儿臣长大之后要娶他当王妃。”

  “人小鬼大!”执明表示执珙真不愧是他的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长大之后要娶个好看的媳妇。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13

  “主子,您已经一天没好好吃东西了,”清风端了一盘酸枣来到蹇宾面前,“这是孟贵人亲手腌制的酸枣,说是可以缓解孕吐现象。”

  “孟贵人一向心细入微,改天去好好谢谢他。”说罢,蹇宾拿起一颗酸枣吃。

  “主子,奴才看这酸枣好像挺合您口味,”清风突然心生一计,“不如奴才去小厨房给您熬点小米粥然后配这酸枣吃,您要是不好好吃饭的话,您肚子里的小皇子怎么健康成长。”

  “那就试试吧!”蹇宾已经接连吃了好几颗酸枣了。

  ————————————————————分割线————————————————————

  这天晚上,孟章依旧向往常一样在抄写佛经,确切的说是他每天早上去佛堂礼佛,到了晚上......

  “主子,您已经一天没好好吃东西了,”清风端了一盘酸枣来到蹇宾面前,“这是孟贵人亲手腌制的酸枣,说是可以缓解孕吐现象。”

  “孟贵人一向心细入微,改天去好好谢谢他。”说罢,蹇宾拿起一颗酸枣吃。

  “主子,奴才看这酸枣好像挺合您口味,”清风突然心生一计,“不如奴才去小厨房给您熬点小米粥然后配这酸枣吃,您要是不好好吃饭的话,您肚子里的小皇子怎么健康成长。”

  “那就试试吧!”蹇宾已经接连吃了好几颗酸枣了。

  ————————————————————分割线————————————————————

  这天晚上,孟章依旧向往常一样在抄写佛经,确切的说是他每天早上去佛堂礼佛,到了晚上就在自己的寝宫里抄写佛经。

  而星目也是站在一旁给孟章磨墨。

  “皇上驾到!”小胖边通传边跟着执明走了进来。

  “臣妾参见皇上!”孟章闻声赶紧上前向执明行跪拜礼,对于执明的突然到来,他感到很意外。

  “奴才参见皇上!”星目跟着向执明行跪拜礼。

  “奴才参见孟贵人!”小胖也向孟章行跪拜礼。

  “都起来吧!”执明走到条案上去看孟章抄写的佛经。

  “谢皇上!”孟章、小胖和星目陆续起来。

  执明询问道:“章儿怎么想到要抄写《观音心经》?”

  

  

  

鄜延路兵马钤辖

《人间梦不成》孟章角色歌歌词适配赵顼

❗是代餐。纯粹自娱自乐。如果适应一些适合而不太适合的联动与联想请进。能找到些相似之处自然有我的逻辑自洽的道理,不要同我讲,“这也能代”?

tag两方面都打了,不适应的可以评论区或私信提,我可以有选择地删除tag。


以下,正文。


[图片]


❗是代餐。纯粹自娱自乐。如果适应一些适合而不太适合的联动与联想请进。能找到些相似之处自然有我的逻辑自洽的道理,不要同我讲,“这也能代”?

tag两方面都打了,不适应的可以评论区或私信提,我可以有选择地删除tag。


以下,正文。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11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这聊着聊着,本宫越发的想吃你做的桂花糕了。”

  孟章谦虚的说道:“臣妾的手艺自是不能与御膳房相提并论的,难为皇后娘娘还记得。”

  慕容离再次微笑道:“因为真的很好吃,所以才会记得这么久。”

  ————————————————————分割线————————————————————

  毓骁和执珙上午在上书房跟翁彤学习,下午的时候就来练武场跟裘天豪习武。

  “弟子拜见师父!”毓骁和执珙一起向裘天豪行作揖礼。

  裘天豪说道:“我们今天学习射箭!”

  毓骁和执珙接口道:“是!”

  ————————————————————分割线———————————...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这聊着聊着,本宫越发的想吃你做的桂花糕了。”

  孟章谦虚的说道:“臣妾的手艺自是不能与御膳房相提并论的,难为皇后娘娘还记得。”

  慕容离再次微笑道:“因为真的很好吃,所以才会记得这么久。”

  ————————————————————分割线————————————————————

  毓骁和执珙上午在上书房跟翁彤学习,下午的时候就来练武场跟裘天豪习武。

  “弟子拜见师父!”毓骁和执珙一起向裘天豪行作揖礼。

  裘天豪说道:“我们今天学习射箭!”

  毓骁和执珙接口道:“是!”

  ————————————————————分割线————————————————————

  今天晚上,执明没有翻绿头牌,而是回到了慕容离宫里。

  “朕好些时日没来向煦台了,阿离可有怪朕?”执明搂着慕容离一起坐在被窝里。

  慕容离靠在执明的胸口说道:“臣妾知道自己的丈夫的皇上,所以臣妾会学着不去吃醋。”

  “阿离,不管将来朕的后宫会有多少妃嫔,你在朕心里的位置是无人可以替代的。”执明边说边将慕容离搂紧一些。

  “皇上,抽空去章儿哪里看看吧!”慕容离突然转换话题,“他好歹为您生了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10

        翁彤和蔼可亲的说道:“都去位子上坐好吧!”

  “谢先生!”毓骁和执珙一起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

  “不知毓小公子此前可有念过什么书?”翁彤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毓骁和执珙的前面。

  毓骁起身回答道:“回先生,学生不才,只念过《左传》和《论语》。”

  翁彤说道:“那老夫便来考考你。”

  毓骁自信的说道:“先生请问!”

  翁彤提问道:“请问,《左传》中所说的‘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是什么意思?”

  毓骁回答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国家在兴盛的时候...

        翁彤和蔼可亲的说道:“都去位子上坐好吧!”

  “谢先生!”毓骁和执珙一起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

  “不知毓小公子此前可有念过什么书?”翁彤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毓骁和执珙的前面。

  毓骁起身回答道:“回先生,学生不才,只念过《左传》和《论语》。”

  翁彤说道:“那老夫便来考考你。”

  毓骁自信的说道:“先生请问!”

  翁彤提问道:“请问,《左传》中所说的‘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是什么意思?”

  毓骁回答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国家在兴盛的时候,国君把人民当做伤员一般的关爱,这是他的洪福;国家将要灭亡的时候,国君把百姓的生命当作草芥,这就为他埋下了祸根。’。”

  “回答的甚好!”翁彤满意的点了点头。

  ————————————————————分割线————————————————————

  与此同时,孟章正在御花园里陪慕容离赏花。

  庚辰与星目跟在后面伺候着。

  慕容离说道:“今年的桂花似乎开的要比往年晚些。”

  孟章接口道:“是啊!往年这个时候桂花都快凋零了,可今年却才刚刚盛开而已。”

  

江月芷

1.齐之侃将军府:风雅无尘

2.齐之侃将军府:太平无像

3.陵光书房:威仪天下

4.陵光书房:兰芝常生

5.天璇丞相府:持盈保泰

6.遖宿亭子:明月清风

7.孟章书房:弘道养正

8.孟章卧室:万福金安

9.公孙钤所住客房:落月苑

10.天权斗羊场:松风竹韵

1.齐之侃将军府:风雅无尘

2.齐之侃将军府:太平无像

3.陵光书房:威仪天下

4.陵光书房:兰芝常生

5.天璇丞相府:持盈保泰

6.遖宿亭子:明月清风

7.孟章书房:弘道养正

8.孟章卧室:万福金安

9.公孙钤所住客房:落月苑

10.天权斗羊场:松风竹韵

江月芷

【刺客列传】每个人的角色BGM

 一些复盘

  就是人物预告那个背景音乐

  君王组:

  孟章《错付》

  蹇宾《险阻》

  陵光《倾颓》

  执明《游戏》

  毓埥《问鼎》

  刺客组:

  裘振《逝川》

  齐之侃《念君恩》

  慕容离《素影》

  仲堃仪《逆进》

  公孙钤《潜龙于渊》

  

  ps:据说是编剧亲自命名

 一些复盘

  就是人物预告那个背景音乐

  君王组:

  孟章《错付》

  蹇宾《险阻》

  陵光《倾颓》

  执明《游戏》

  毓埥《问鼎》

  刺客组:

  裘振《逝川》

  齐之侃《念君恩》

  慕容离《素影》

  仲堃仪《逆进》

  公孙钤《潜龙于渊》

  

  ps:据说是编剧亲自命名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09

  “都免礼吧!”执明示意大家起来。

  “谢皇上/父皇!”蹇宾和孟章以及执珙陆续起身。

  ……

  “蹇嫔有孕在身,以后就免了跪拜礼吧!”入席之后执明这么吩咐大家。

  “臣妾谢皇上厚爱!”蹇宾向执明行颔首礼。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皇上如今子嗣单薄,蹇嫔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臣妾谢皇后娘娘关心!”蹇宾向慕容离行颔首礼。

  ……

  “看样子珙儿好像很喜欢这位毓家小公子?”说话的是孟章,因为他发现在用餐期间执珙总是看向毓骁那边。

  执明接口道:“算来珙儿与骁骁也是年纪相仿,倒不如让骁骁给珙儿当伴读!”

  “皇上的安排自然是最好的。”慕容离想到回宫之前跟...

  “都免礼吧!”执明示意大家起来。

  “谢皇上/父皇!”蹇宾和孟章以及执珙陆续起身。

  ……

  “蹇嫔有孕在身,以后就免了跪拜礼吧!”入席之后执明这么吩咐大家。

  “臣妾谢皇上厚爱!”蹇宾向执明行颔首礼。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皇上如今子嗣单薄,蹇嫔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臣妾谢皇后娘娘关心!”蹇宾向慕容离行颔首礼。

  ……

  “看样子珙儿好像很喜欢这位毓家小公子?”说话的是孟章,因为他发现在用餐期间执珙总是看向毓骁那边。

  执明接口道:“算来珙儿与骁骁也是年纪相仿,倒不如让骁骁给珙儿当伴读!”

  “皇上的安排自然是最好的。”慕容离想到回宫之前跟毓埥说过之后会给毓骁找一个如意郎君,现在想来执珙与毓骁算是门当户对,虽说毓骁比执珙大两岁,但那又怎样呢,而且孟章又是当年又是他的近侍,若是他日促成了执珙与毓骁,那也算是亲上加亲了,于是他便同意了执明的提议。

  孟章附和道:“臣妾也同意皇上的安排。”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毓骁便和执珙一起去上书房上早课,而教他们的正是太傅翁彤,他以前是执明的老师,执明登基之后便让他来上书房教皇子。

  “学生给先生请安!”毓骁跟着执珙一起向翁彤行作揖礼。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08

  第二天傍晚,慕容离便带着毓骁一起进宫,而执明也在此之前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臣妾参见皇上!”慕容离向执明行跪拜礼。

  “参见皇上!”毓骁也向执明行跪拜礼,别看他年纪小,平日里毓埥可是专门请宫中教习教他学习各种礼仪的,虽说行礼的姿势不是那么规范,但至少也像那么一回事。

  “平身吧!”执明示意慕容离和毓骁起来。

  “谢皇上!”慕容离扶着毓骁一起站起来。

  “章儿和阿宾应该已经在召鸿轩等候多时了”,执明说的这个地方是他和后宫嫔妃以及皇子一起用膳的地方,“我们快过去吧!”

  “是,皇上!”慕容离答应执明,然后带着毓骁一起跟在执明身后前往召鸿轩。

  ——————————...

  第二天傍晚,慕容离便带着毓骁一起进宫,而执明也在此之前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臣妾参见皇上!”慕容离向执明行跪拜礼。

  “参见皇上!”毓骁也向执明行跪拜礼,别看他年纪小,平日里毓埥可是专门请宫中教习教他学习各种礼仪的,虽说行礼的姿势不是那么规范,但至少也像那么一回事。

  “平身吧!”执明示意慕容离和毓骁起来。

  “谢皇上!”慕容离扶着毓骁一起站起来。

  “章儿和阿宾应该已经在召鸿轩等候多时了”,执明说的这个地方是他和后宫嫔妃以及皇子一起用膳的地方,“我们快过去吧!”

  “是,皇上!”慕容离答应执明,然后带着毓骁一起跟在执明身后前往召鸿轩。

  ————————————————————分割线————————————————————

  “父妃,我饿了!”五岁的执珙坐在孟章身旁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

  “再等会,你父皇和父后很快就过来了。”孟章耐心的哄着执珙。

  孟章话音未落,门外边传来了小胖的通传声。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孟章和蹇宾一起向执明和慕容离行跪拜礼。

  “儿臣参见父皇、父后!”执珙也向执明和慕容离行跪拜礼。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06

  孟章已经不记得执明有多久没来他这儿了,他只依稀记得执珙出生后的那段时间里,执明还会隔三差五的来看看他。

  后来执明纳了蹇宾之后就再也没来看过他了,就连登基之后执明也是大部分时间招蹇宾侍寝,偶尔会去慕容离那里,至于他的玉竹园执明是几乎不来了。

  也是,如果说执明宠幸蹇宾是因为需要蹇家替他守护江山,那么出身低微的孟章对执明而言就真的微不足道了,若非慕容离不能生育,当年执明也不会纳孟章为太子侧妃。

  “星目,你先去睡吧,不用伺候了!”孟章正在抄写佛经。

  “主子,您再这样只知道抄写佛经的话,皇上怕是要把您给忘了,”孟章的近侍星目替他感到着急,“您就算不替自己考虑,也得替大皇子的前...

  孟章已经不记得执明有多久没来他这儿了,他只依稀记得执珙出生后的那段时间里,执明还会隔三差五的来看看他。

  后来执明纳了蹇宾之后就再也没来看过他了,就连登基之后执明也是大部分时间招蹇宾侍寝,偶尔会去慕容离那里,至于他的玉竹园执明是几乎不来了。

  也是,如果说执明宠幸蹇宾是因为需要蹇家替他守护江山,那么出身低微的孟章对执明而言就真的微不足道了,若非慕容离不能生育,当年执明也不会纳孟章为太子侧妃。

  “星目,你先去睡吧,不用伺候了!”孟章正在抄写佛经。

  “主子,您再这样只知道抄写佛经的话,皇上怕是要把您给忘了,”孟章的近侍星目替他感到着急,“您就算不替自己考虑,也得替大皇子的前程考虑。”

  孟章边抄写佛经边说道:“本朝制度,子凭父贵,以我的身份根本没办法替珙儿争取到什么,这辈子我只求珙儿能够平安顺遂。”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蹇宾起床的时候发现执明已经离开了。

  蹇宾大喊道:“清风!”

  “奴才在!”清风闻声走了进来。

  蹇宾询问道:“皇上什么时候走的?”

  清风回答道:“昨晚皇上等您睡着之后就离开了,他怕您休息不好就没有留下来。”

  

江月芷

看看君王们大殿的匾额

        1.陵光:明公正气

  2.孟章:恩泽天下

  3.执明:威振天下

  4.蹇宾:四海清风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1.陵光:明公正气

  2.孟章:恩泽天下

  3.执明:威振天下

  4.蹇宾:四海清风

  



丸鼠

【01】骏马(上)

——孙颜疏还在等,她还在等那一盏茶。


1.

在荣华府的一间暗室内,得不到自由的昂贵金莺被锁在银丝笼里,她的双眼被惶恐不安,被渴望和贪念充实,以至于那双精致的碧眸浑浊不清,它们折射出沼泽一样的死亡气息。


她穿的衣裳破破烂烂,只堪堪遮住些许部位,胳膊也不如前般白皙,上面布满伤痕,裂口一个接着一个,外翻的皮肉都发黑发紫,全身上下最可怖的伤口全在背部,鞭子抽打的,小刀划伤的,烙铁烫的。


在这个生不如死的地方,她会不会在透下的月光怀念过去在漠北上骑马的日子,那段时光她不需要为家族存亡担忧,她不需要祈求上苍让自己再苟活几日,更不需要因一朵已被踩烂的桃花而觉得自己还活在世间而......

——孙颜疏还在等,她还在等那一盏茶。





1.

在荣华府的一间暗室内,得不到自由的昂贵金莺被锁在银丝笼里,她的双眼被惶恐不安,被渴望和贪念充实,以至于那双精致的碧眸浑浊不清,它们折射出沼泽一样的死亡气息。


她穿的衣裳破破烂烂,只堪堪遮住些许部位,胳膊也不如前般白皙,上面布满伤痕,裂口一个接着一个,外翻的皮肉都发黑发紫,全身上下最可怖的伤口全在背部,鞭子抽打的,小刀划伤的,烙铁烫的。


在这个生不如死的地方,她会不会在透下的月光怀念过去在漠北上骑马的日子,那段时光她不需要为家族存亡担忧,她不需要祈求上苍让自己再苟活几日,更不需要因一朵已被踩烂的桃花而觉得自己还活在世间而开心无比。


过了很久,那间暗室里充满了尸臭味。



2.

她出生在茫茫草原,是家族中的长女,自幼就含着金汤勺长大,族人多少都对她宠爱万分。她的母亲是个性格豪迈之人,在这小家伙四五岁就抱着她骑马。


草原的风很自由,因为这片土地满是爱她的人,而恰好,她也是爱这片土地的人。


清爽的风吹过草原,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绿披风,飞奔的骏马,欢笑的人民,倒下的猎物,高挂的骄阳都在宣告这个春季的盛大。


颜疏是她的小名,本名太长没什么人去念。她母亲是中原那儿来的,女儿的小名也是截了她好友的字,凑成的。


篱烟是母亲的字,她从孙府来,孙篱烟是她全名。


自从嫁到草原,就再没人喊过她篱烟,以至于多年光阴一过,她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


颜疏说到底还是对这里的人有些不适应,但她喜欢肆意骑马,射箭的时候,因为这样一来,颜疏不用被母亲灌在各种书卷里。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中原的身躯,草原的魂魄。


篱烟自然是希望颜疏可以回中原,所以她不止一次写信给孙府,让他们派人过来。回信说快了快了,但没见过有人来,久而久之篱烟也就倦了,干脆就不再求外人。至此五年没再写过信。



3.

一日夜晚,草原上寂静无声,人们都在屋里酣睡,听见点风吹草动也没个动静或起来查看。


少年衣裳青黑半分,手上的护腕绑好细绳固定,腰间衣带牢实的很,倒也衬少年腰细,而且上头绣的青龙也是个抢眼的纹。


垂下的鬓发墨色占多,高高束起堪遮腰臀的头发也精细的很,颅侧取三缕青丝编成麻花随即扎进马尾,一路垂到发底,再用青绿发带层层紧缠,就算完成了。


他手里握着缰绳,所骑的骏马与普通的不同,严格来说不算是马。它脚踏浪纹,头似龙,身如马。那龙须更是飘飘,身上的纹路也像水花波纹。


孟章那双金色眼眸璀璨好看,鼻梁高挺,白皙的皮肤,节骨分明的手。只放眼一看还是太过幼小的脸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他是个性子很缓的家伙,做什么都慢慢悠悠。


孟章骑马骑得很快,像在赶什么事儿一样,而那马跑着跑着,踏着的草也幻化为水浪,逐渐的,它如踏破山河,气势磅礴。


颜疏本就不爱早睡,刚睡下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拿石子儿敲自己窗户,她皱着眉打开后往下看去,见孟章在朝她招手。颜疏本不想下去,但看见孟章手里舞着篱烟给的孙府玉牌,这才恍然大悟。


这是孙府派来接她的。


篱烟早就和她说过,要是看见有人拿着孙府玉牌,那便是来接她回中原的人,让颜疏跟着走,而自己只能留在这茫茫草原,守望着自由。


颜疏当时还不理解篱烟的行为,因为她喜欢草原,喜欢她的父亲,所以颜疏一开始是抗拒的。


篱烟听到她的质疑和不满,思索着如何解释自己的计划,遽然她想到个好点子。她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古书,上面的字写的糟,颜疏自不认识,篱烟便开始编造故事。说,其实这些人是食人鬼变的,等颜疏长大了就会吃掉她。


这把尚还年幼的孩子吓得够呛。颜疏上钩了,她害怕的抱住篱烟,说她不想被吃掉,不想死掉,篱烟把她抱起,轻轻拍打她的背,温声和气地安慰。


为了不让颜疏过度害怕,篱烟在孩子将要入睡时,把她轻放在软榻上,俯下身在她耳边


“要是不想被吃掉的话,就得听阿娘的话,知道了不?”


得到肯定的答复,篱烟心满意足吹熄了灯,躺在外侧,搂着颜疏睡去了。


孙篱烟是个自私的人,她当初不顾家里阻拦质疑要嫁给卓尔布,结果到了草原又后悔,但碍于面子和孩子,她只能忍着。


颜疏一日日长大,孙篱烟自然开心,只要让颜疏回府,就可以让她接受那里的教育,然后加上自己的书信指导,就能把她完全变成另一个自己。


掌握了孙府,就可以更进一步了解皇室,若有机会结识,那就给自己造了台阶,顺着它一步一步吞掉卓尔布,最后回到孙府,享受荣华富贵。



4.

颜疏跟着孟章上马,俩人差不多高,甚至颜疏更高些。孟章本是青龙灵体下凡,但没有肉身为替,就只能附在一被抛弃的落魄贵族庶子身上。谁知道庶子营养不良,分明都十一二岁,结果矮的不得了,还比不上这八九岁的丫头。


不过也能理解,颜疏有一半草原的血统,自然长的要比中原人高。孟章自我安慰着。


孟章也没自我介绍,把她抱在怀里,两人牵着缰绳,这马也通人性,在他们上马后就扬着水花跑了起来。


也是神奇,颜疏看着周身幽蓝的水光和溅起的水珠,又看看少年,他没看颜疏,他一直目视前方。


说来奇怪,他们还没骑多久,就已经到了草原外,来到了一座山上。一切都莫名其妙,颜疏被催促着下马,她跟着孟章走进树林。


树林不大,树木郁郁葱葱,花朵争奇斗艳,路过涓涓溪水,里面的鱼儿越出水面,波澜的水在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


颜疏在哪见过这些,她只觉得惊奇,不自觉加快脚步跑到了孟章前头,一会儿摸摸花瓣,一会儿吹口哨引鸟过来看,再一会儿蹲在溪水边玩起来了。


孟章全程慢慢悠悠的走,他有时分个视线看眼颜疏,有时靠在树干上等她跟上,有时打个哈欠继续走。


不一会儿走出树林,他们来到山上的府门前。颜疏见没人开门,像催促似的怼怼孟章胳膊,那人懒懒的打个哈欠,擦去眼泪后上前,慢慢抬起手敲敲门。


这才有人赶来开门。


“你性子怎么这样啊?”


“你管我。”


孟章是个寡言的家伙,他救颜疏完全是因任务在身。面前的门好不容易开了,孟章恨不得马上回房安眠,颜疏跟在他身后走在孙府的院内。


生长着奇形怪状的植株,以及很多难以描述的兽类,它们有的九尾,有的似鱼,有的长蝶翅。颜疏感慨万千,她看来看去巴不得把这些景色牢牢刻在脑子里。


“你别再看了,赶紧进去。”


颜疏杵在那里看风景,孟章在后面推着她走。颜疏哎呀哎呀叫唤,示意他别推,但对方不理会,甚至推得更快了。


“哎哟你干甚么呀!我差点磕地上!”


上玉石台阶时颜疏差点磕地上,她噘着嘴对孟章这么说。男孩扣扣脸,又扬扬下巴,让颜疏转身去看看。



5.

颜疏一转身就差点被吓到,突然出现的少女让她猝不及防,连脚步声都没有。面前少女长得剔透玲珑,深邃朱眸,盘的太极髻,墨夹赤的顺发到肩下方,衣裳似道袍,上绣四象之南鸟,背上绑着剑,粗略看应是桃木剑。


“你就是孟章带回的小丫头呀,长得真是俊俏呢。”


陵光低下腰,凑前笑道。少女声音俏皮,语调上扬,无一不在显示着欢快。颜疏一时半会没缓过神来,支支吾吾着,凑不出一句话,陵光反倒笑的更欢了。


“我是陵光,初次见面啦颜疏~快点进来吧!”


想到有正事办,陵光站好。她前脚刚迈进屋里,同时侧身给颜疏挥了挥手,女孩来不及询问就又被孟章推了进去。


屋里坐着另外两个束发少年。其中一个银灰发色,暗沉黄眸,穿着像个大将军,还有一个渐变瑠璃,眼睛明亮,里头像颗蓝水晶。


监兵是个性格开朗的人,见颜疏被陵光和孟章带来,开心地站起身,想上前聊天,被孟章一眼刀刺中,撇了撇嘴坐了回去。


执名相比之下更和顺,他半眯着眼打量颜疏,脸上的笑愈加深了。手中的扇子扇着风,头发飘飘。


“好啦好啦,这是颜疏,孟章刚从卓尔布那儿带回来的!”


陵光笑着把手搭上她的双肩,露出脑袋对那俩人说。监兵三步做两步,上前与颜疏平视,遽然笑了,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嘿嘿,我是监兵!旁儿那叫执名!他就喜欢盯着别人笑,你可别觉得不自在啊!”


“没关系的!不会觉得不舒服哒!”


少年笑得阳光,一声一调都染着喜。附身的这十几年,作为少爷的监兵遇过太多尔虞尔诈的人,见过太多泥泞和黑暗的人。


颜疏说不上绝对干净,但至少现在的她,与那些相比,真的比白纸还白。


执名被挚友点名,收回扇子放在地上。孟章轻哼一声,绕过监兵,走到执名身边,坐在了木椅上。男孩翘起右腿,踝骨搭在另条腿上,曲肘手掌成拳抵在面颊附近,另一只手搭在翘起的膝盖上有节奏的敲击沉默不语。


“好啦,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咱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由监兵拉着颜疏坐在椅子上,女孩不明所以,她发声询问


“怎,怎么了?”


感受到不安的监兵拍拍她的肩,安抚


“没关系!陵光施法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别紧张哈小妹。”


自来熟的二哥乐乐呵呵,颜疏被这么安慰,依然有些紧张,眼神东飘西飘,落在孟章身上却被那人瞪了一眼,颜疏有些委屈,她撇撇嘴,肩也稍稍垂下。


发觉不对的监兵立马反应过来,他又瞪了一眼孟章,哼了一声。颜疏听到后心里狂喜,想着总有人治这个面瘫脸。


陵光站在屋堂中间,从宽袖里抽出符纸,双指捻住,阖眼念咒,不一会,只见那纸发光,随着咒语的停止,符纸骤然自燃起来,化作火红的星子消散空中。


颜疏还觉得奇怪,伸长脖子看,发现陵光背后的门被若隐若现的浅浅红光罩着,再看看窗户和镂空雕花。看来这个小屋被盖住了。


“诶?!”


“嗐你放心!接下来的事儿你就瞪大眼睛好好看着吧!”


“可这里不是孙府吗?”


“?孙府?什么孙府?这儿不是南江的荣国府嘛?”


“!!原来你们不是孙府的人?!”


颜疏彻底傻眼,自己莫名其妙被这四个人拉进屋子,搞了这些结果到头来根本不是孙府。她的惶恐不安到了极点,挣扎着要走,奈何被监兵按住肩。


“这里当然不是孙篱烟说的孙府,原本的孙府搬迁到这里来。他们撤了牌匾,把老宅改成了这样的屋子。来自四面八方的文人武士都可在这成千上百房间内居住。”


“我们四个人就是被孙二老爷请来除妖的。”


执名很快补了这句。说完生怕颜疏不相信,他们四个拿出孙府的玉牌,被这一通说,颜疏总算是放下心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那就继续吧!”



6.

“不需要再用符纸啦,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院子里的那些动物闯进来吓到你。”


陵光坐在椅子上解释,她撩过碎发,翘起了二郎腿。执名这时发声了,男孩扇着扇子,笑眯眯的走到监兵身边


“主要这次把你带回来,不仅仅是孙大小姐的意思,更是孙大老爷的意思。孙家世世代代以除妖为本业,但你母亲,也就是孙二小姐,为了一己私欲逃到了漠北那去。


“但除妖不能断,所以孙大小姐让我们把你带回来,赶巧孙二小姐也写信回来,希望你能离开那个地方。”


话来委婉,执名在说到篱烟时不自觉紧了紧握扇的手,眼神也有些恶狠。他对孙篱烟多少有恨和厌,毕竟没人会喜欢这样的人。


“那…那我回来就是要继承除妖之业咯?”


“说的没错!”


监兵乐乐呵呵把手啪的一声搭在颜疏肩膀上,给她吓了一跳。


“但你们是被请来除妖的,而我都还不会除妖。”


“笨!当然是教你怎么除妖啊!”


“你吓死我了!”


监兵赶忙松手对人抱歉笑笑,执名上前拉开监兵。陵光迈着腿走过来对颜疏说


“俗话说得好,实践出真知!所以今晚我们俩就去青竹山上除妖。”


“什,什么?!我还没做好准备,而且,而且我也没有武器啊!!”


“武器嘛,等会带你去挑就是咯。”


“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啊……”


颜疏哭,她泪流满面。他们把除妖说成小事,这样会让她觉得她自己也能上啊!


“好啦好啦,别说这种话嘛。除妖本就不难,只要有方法就是洒洒水啦!”


陵光这句话更是让颜疏哭泣。


可也不看看你们是谁,我又是谁啊!!



7.

选武器又是四个人争着,最后是孟章带她去。颜疏更希望是陵光或是监兵,因为他们俩不会像这个人一样冷冰冰的,板着张脸给谁看啊!


“你自己选吧。”


“……你认真的吗!这,这么多——我选到死都选不完吧?!”


颜疏对着一屋子的武器叫道。孟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说的话是多么荒唐,他扣扣脸颊,视线移开。


好尴尬。


“…唉,我帮你选吧。”


孟章慢慢走进去,站在比他人还高的架子前认真选了起来。说实话,孟章本意是想让颜疏自己选择心仪武器,这样用起来还会顺手些,但他忽略了一点,颜疏和他们不一样。


她是天生的凡人,而他们四个不是。


颜疏也跟着孟章走走停停,他与孟章不同,人家是在精挑细选而她只跟不想,毕竟没那方面的天赋和实力。


“哎哟!你怎么突然停了?”


正抬着脑袋看周围,一个不注意撞人家背上。孟章没理睬,他抬着头看向比自己高了三四米的架子上赫然摆着把宝剑。


那把剑二尺七寸,看着也不沉。剑柄较长,末尾绑着三缕剑穗,通身浅蓝墨色相间,九宫格的剑格内镶嵌九色宝珠。


“那个怎么样?”


“嗯嗯?哪个哪个?”


“那个。”


孟章伸手指着它。


“可以啊,我觉得蛮好。”


“那就它了。”


“……你够得着吗?它摆这么高,周边也没个梯字给你啊,要不咱换一个吧?”


颜疏担忧的看着孟章。她对武器没有什么挑剔的,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担起这个除妖责任,而且颜疏从漠北回来也有点水土不服的情况出现。


虽然这里景色优美,有很多家里没有的东西,但颜疏一想到自己不能骑马追风,不能射箭捕猎,心里就堵得慌。


甚至会怀疑篱烟说的话,他们真的要自己死吗。


“咳,不用担心。”


孟章轻咳几声来掩饰身高的尴尬,说罢他双指并拢,凝聚浅绿法力,那把宝剑就被这么取了下来。颜疏长大了嘴巴,她感到不可思议。


这就是除妖师吗?好厉害。


“喏,你的剑。”


“哇哦——谢谢啦!”


颜疏接过这把剑,有些沉,但不碍事。她细细端详着,越来越喜欢这把剑了。


“真好看啊……诶对了孟章,你刚刚用的什么法术啊,改天教教我呗?万一除妖时用上了呢?”


“别多想,除妖用不上的。”


“你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呢!”


“陵光教我的,你去问她吧。”


“啊…也行…诶等等,陵光她是什么会的?自学吗?”


“嗯?不现实,她有师傅教的。”


“那她师傅好厉害啊!”


“像他们道士,这些除妖法术都是最基本的,修炼也肯定要花时间,一般都要修十来年吧。”


“但是陵光看起来好年轻啊!就比我大两三岁左右呢。”


孟章不再回答。他遽然安静下来,因为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他,陵光,监兵和执名其实严格来说不是人,是四象。


女娲发觉人间妖祟过多,虽有除妖师但还不够,便直接排了身边的四象下凡。


但四象不能以灵体现世,可凡人肉躯先前没一人修炼过,之前在女娲身边都是由她挥动杨柳灵汁塑造的。


出于无奈,他们只能通过附身的方法下凡。


凡人之躯不能承受他们的仙力,所以他们只能取原兽体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孟章刚才的,便是用了自己带下来的那小部分仙力,也就是颜疏口中的法术。


不过陵光与他们不同,因为她没有带仙力来到凡间,所以她所会的一切都是跟着师傅学的,比如符咒,驱邪,算卦。



8.

选完了武器,接下来就是简单教学。颜疏是孙家人,而孙家世代除妖,自然后人学起来也不费劲。


陵光拿着符纸,凝聚法力,随后符纸自燃,陵光面前也出现颜疏没见过的符咒,歪歪曲曲,血色殷红的“降咒”


颜疏觉得新奇,也就不自觉往她那凑,下一秒符咒化作数道朱色射线四散消失。颜疏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没什么奇怪的,等会教你。”

南泽千雪

《天权秘史》02

  这天早晨,蹇宾与孟章按照惯例来向煦台给慕容离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蹇宾和孟章一起向慕容离行了个跪拜礼。

  坐在主位上的慕容离微笑着说道:“不必多礼!”

  “谢皇后娘娘!”蹇宾和孟章起身走到座位前坐下。

  慕容离关心道:“阿宾,昨儿个晚膳的时候,我看你胃口不太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蹇宾回答道:“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也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想吃酸的,可能是天气热没什么食欲吧!”

  “蹇嫔娘娘,您月事有多久没来了?”孟章向来心细,他总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

  蹇宾回答道:“这么一提醒,倒是有一个多月没来了。”

  孟章说道:......

  这天早晨,蹇宾与孟章按照惯例来向煦台给慕容离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蹇宾和孟章一起向慕容离行了个跪拜礼。

  坐在主位上的慕容离微笑着说道:“不必多礼!”

  “谢皇后娘娘!”蹇宾和孟章起身走到座位前坐下。

  慕容离关心道:“阿宾,昨儿个晚膳的时候,我看你胃口不太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蹇宾回答道:“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也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想吃酸的,可能是天气热没什么食欲吧!”

  “蹇嫔娘娘,您月事有多久没来了?”孟章向来心细,他总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

  蹇宾回答道:“这么一提醒,倒是有一个多月没来了。”

  孟章说道:“如果臣妾判断没错的话,蹇嫔娘娘你是有喜了。”

  慕容离吩咐道:“章儿,你替阿宾把把脉,你的医术不比宫里的医丞差。”

  “是!”孟章起身走到蹇宾跟前去帮他把脉,把完脉之后他向慕容离边行礼边说道,“回皇后娘娘,蹇嫔娘娘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那真是太好了!”虽然慕容离不能生,但他是由衷替蹇宾感到高兴的,因为执明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蹇宾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之后也是很高兴的。

  ————————————————————分割线————————————————————

  是夜,执明正坐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小胖站在一旁伺候着。

  执明批阅完奏折之后说道:“小胖,传宵夜吧,朕有点饿了!”

  “是,皇上!”小胖退出御书房去帮执明拿宵夜。

  

南泽千雪

想写执明开后宫的文,但拖延症让我迟迟没有开坑!

执明是皇上,是从太子刚刚继承皇位不久的皇上。

慕容离是皇后,十年前就是执明的太子妃,因为第一个孩子流产之后没把身子调养好,导致多年都没怀上。

孟章是贤妃,原是慕容离的近侍,因为慕容离不能生,所以让他当执明的太子侧妃,而孟章也在执明是太子的时候给他生下长子。

蹇宾是淑妃,将门之后,执明在当太子时为了稳固地位要拉拢蹇宾的父亲而纳了蹇宾当太子侧妃,他也在执明登基那年生下执明的次子,后来又生下执明的第五子。

子煜是德妃,执明登基后番邦送来和亲的,习惯大草原的自由自在,不愿自己的后半生困在深宫之中,可他又爱着执明,生下执明的第三子。

毓骁是贵妃,慕容离的侄子,慕容离为了巩固皇后之位而把毓骁送给...

执明是皇上,是从太子刚刚继承皇位不久的皇上。

慕容离是皇后,十年前就是执明的太子妃,因为第一个孩子流产之后没把身子调养好,导致多年都没怀上。

孟章是贤妃,原是慕容离的近侍,因为慕容离不能生,所以让他当执明的太子侧妃,而孟章也在执明是太子的时候给他生下长子。

蹇宾是淑妃,将门之后,执明在当太子时为了稳固地位要拉拢蹇宾的父亲而纳了蹇宾当太子侧妃,他也在执明登基那年生下执明的次子,后来又生下执明的第五子。

子煜是德妃,执明登基后番邦送来和亲的,习惯大草原的自由自在,不愿自己的后半生困在深宫之中,可他又爱着执明,生下执明的第三子。

毓骁是贵妃,慕容离的侄子,慕容离为了巩固皇后之位而把毓骁送给执明当妃子,一开始只当执明是他的小叔夫,对执明也只有崇拜之前,后来爱上执明,生下执明的第四子。

陵光是皇贵妃,因为美貌与才情而宠冠后宫,执明对他的宠爱更是无节制,更是破例封他当皇贵妃,因为祖制有规定皇贵妃只能追封,但四大妃(贵淑德贤)的名额已满,执明又不想委屈陵光,所以就为他破了祖制,生下执明的第六子!

烟络枫林
  草摸一下玩偶服孟孟

  草摸一下玩偶服孟孟

  草摸一下玩偶服孟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