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孟鹤堂

789.6万浏览    12.3万参与
刹那芳华(拖更ing…)

周九良:孟鹤堂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孟鹤堂:我结婚了…

周九良:是啊,你结婚了。

孟鹤堂:九良,我…

周九良:孟鹤堂,如果有下辈子,换你来爱我,好不好~

孟鹤堂:好。(傻瓜,我一直爱着你啊~)

周九良:好~那我们下辈子见!

孟鹤堂:九良!!不要!!!

周九良:孟鹤堂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孟鹤堂:我结婚了…

周九良:是啊,你结婚了。

孟鹤堂:九良,我…

周九良:孟鹤堂,如果有下辈子,换你来爱我,好不好~

孟鹤堂:好。(傻瓜,我一直爱着你啊~)

周九良:好~那我们下辈子见!

孟鹤堂:九良!!不要!!!

顾梓南(高二挣命)

白昼复还来·2

“公主要继承,王子非亲生。王后是最美,国王难出场。猎人要杀人,魔镜照人影。其余是矮人,个个都相反。”


“这啥玩意儿啊?”郭麒麟读完一阵摸不着头脑,打油诗也没有这么打油的吧?要说是什么提示,也不过是复述了一遍故事情节啊?不过……他再看向最后一行字,眼里多了一分考量。矮人,相反……?与矮人相反的,就只有巨人了,那这样说来,他跟陶阳、孟鹤堂都不会是矮人,说实话,都算不得高。


显然不止他一个人想到了这点。尚九熙指着那句话问:“‘其余是矮人,个个都相反’?可是多高算高,多矮算矮啊?一米……”他最终还是没能把这个活跃气氛的小玩笑开下去,因为站他身侧的何九华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许久没...

“公主要继承,王子非亲生。王后是最美,国王难出场。猎人要杀人,魔镜照人影。其余是矮人,个个都相反。”


“这啥玩意儿啊?”郭麒麟读完一阵摸不着头脑,打油诗也没有这么打油的吧?要说是什么提示,也不过是复述了一遍故事情节啊?不过……他再看向最后一行字,眼里多了一分考量。矮人,相反……?与矮人相反的,就只有巨人了,那这样说来,他跟陶阳、孟鹤堂都不会是矮人,说实话,都算不得高。


显然不止他一个人想到了这点。尚九熙指着那句话问:“‘其余是矮人,个个都相反’?可是多高算高,多矮算矮啊?一米……”他最终还是没能把这个活跃气氛的小玩笑开下去,因为站他身侧的何九华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许久没做声的陶阳开口了:“我倒觉得这句是个验证性的提示,反而前面的更好猜一些。比如这句‘公主要继承’,虽然说故事里白雪公主的确是王国的继承人,但是可别忘了,我们这群人里也有一个继承人。”


话音刚落,几道目光犹如实质地投向郭麒麟。是啊,他们怎么把这茬忘了,德云少班主,不就是现成的继承人吗?平日里机敏的几位都暗自脸红了红,不过又想到先前王九龙开门时经历的那一遭,着实是吓得不轻,如此这般才被蒙住了。


“何况你还扮过崔莺莺,也算是个公主了?”张九龄把那份白雪公主的剧本塞外郭麒麟手里,一点儿不在乎他乐不乐意。


郭麒麟在这等紧要关头也是没了脾气,接过剧本哗啦啦地翻看着,却还是无字天书。他有些泄气:“什么都没有,怎么演啊?”


王子非亲生……王子非亲生……王子非亲生……孟鹤堂在心里念叨了几遍,突然想起来之前抖音上很火的一个短视频。那年他们封箱的时候唱了画扇面,结果错漏百出,可是让师父好好训了一次,而陶阳幸免于难,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没出问题。那一次也被观众们戏称“文武百官保太子,唯有陶阳保社稷”,说陶阳从此就是郭老师的亲儿子了……


“陶阳。”孟鹤堂拿起“王子”的剧本在手里晃了晃,“你恐怕是这个。”


周九良抱着手在一旁,戏谑地笑出了声:“一个崔莺莺,一个张生,莺莺想张生啊。”


陶阳接过剧本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


白雪公主的故事没人不知道,陶阳是王子,就意味着他待会儿可能要亲吻郭麒麟扮的公主。几人的面色都犹疑不定起来,少班主和他义弟的流言蜚语他们可是没少听,真真假假也说不准。可今天要是真亲了,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郭麒麟眼里的光芒一闪而过,还是那幅茫然无措的样子。“那就剩国王、王后、魔镜和猎人了?”他掰着指头算了算,“‘其余是矮人,个个都相反’,我们这里可凑不出七个高个子的,只有大楠,九龄儿和老秦了。”


被点到名的三人皆是一愣,张九龄还提出要跟尚九熙比比谁更高,被尚九熙用魔镜的剧本劝退了。


“九熙怎么那么肯定你就是魔镜?”孟鹤堂有些担忧地问。


尚九熙点了点太阳穴,笑的天真无邪:“猜的。”


在他这么鼓动下,周九良也起身,拿了国王的剧本。理由是他足够了解自己,这个位置就是给他的。郭麒麟心里发虚,嘟囔着你们能不能好好推理一下,好歹有个根据啥的吧?孟鹤堂拍拍他的肩,说九良肯定也觉得自己上班不积极下班第一名太出名了点儿,才选的这个。至于尚九熙,那就但愿他猜的是对的咯。


“我可不敢跟孟哥比美。”何九华抱了抱拳,“我还是干那个杀人的勾当吧?”


“是啊,”尚九熙在一旁帮腔,“他胳膊上纹那玩意儿,可不得杀人嘛。”


出乎意料的,何九华没有接他的话茬,只是默默甩开了尚九熙搭在他肩上的手,佯装看剧本似的踱到了秦霄贤身侧站定,留下尚九熙讪讪地咧了咧嘴角,笑的不甚自然。幸好这时通向后台的门咔哒一声弹开了,于是几人鱼贯而出,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气氛有点儿奇怪的更衣室。


郭麒麟故意落在了最后,拦住孟鹤堂问:“他俩咋了?又闹起来了?”


“郎有情,妾有意,两人都不说。大华还气九熙昨儿个趴杨九郎背上那事儿呢,不打算给他好脸子,九熙哪知道这个啊,就算知道他……唉,算了,他俩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我也弄不明白了。”


后台倒是和北展的差不多,舞台前面有大幕,红色的幕布拉的严实,却在他们所有人进入后台后徐徐拉开。张九龄抑制不住好奇心凑上去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台下满满当当坐的都是人。


只是那些人,没有眼睛,鼻子,一张脸除了一张咧开大笑的嘴,什么都没有。那些嘴里的牙齿像钢刀一样闪着寒光,说不出的恐怖。


突然,一个“观众”朝他这边看了过来。奇怪的是,它明明没有眼睛,张九龄却觉得自己被人死死盯住。他想尖叫,可是声音就那样被堵在了喉咙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九龄只眼睁睁地看着那东西的嘴越咧越大(他猜它在笑),似乎还朝他说了句什么……


“老大?”王九龙的声音炸响在耳畔,张九龄被吓得一个激灵,险些跳起来踩在他脚上。王九龙担心地看着他问:“怎么了,往外看一眼就魂不守舍的?”


张九龄深吸了一口气,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没有脸。”


几人听见后纷纷围了上来,孟鹤堂眉头紧锁:“什么意思?没有脸?”


张九龄的手颤颤巍巍地指向观众席,连他的声音都又开始颤抖:“外面坐的东西,没有脸,只有嘴!”


那是什么怪物?


只是没有时间让他们多想了,因为他们手里的剧本已经有了变化。


“演出须知:必须全程服从剧本指挥,违反剧本规则将会触发重生点;请保证演员‘白雪公主’的生命安全,否则触发‘极夜’。”


什么意思?重生点?极夜?这些汉字他们都认识,可是拼在一起却成了看不懂的天书。


“看来我该上场了?”孟鹤堂指指剧本上的最后一句话:第一幕,国王,王后,皇宫。“走吧九良,给他们打个样,看看相声演员怎么演话剧。”他故作轻松地笑笑,揽着周九良走上了舞台。剩下几人留在侧幕条,一脸的忧心忡忡。

千澜.

孟哥媚而不俗,太爱了⁄(⁄ ⁄•⁄ω⁄•⁄ ⁄)⁄


孟哥媚而不俗,太爱了⁄(⁄ ⁄•⁄ω⁄•⁄ ⁄)⁄


周九橘

点关注,不迷路,周主播带你上高速!灯谜99元200个!


年夜饭,修图中,孟周!!!

点关注,不迷路,周主播带你上高速!灯谜99元200个!


年夜饭,修图中,孟周!!!

汤姆布利柏

孟孟今天晚上真的一整个给我美住了,那个光就刚刚好,又仙又美,我人没了

孟孟今天晚上真的一整个给我美住了,那个光就刚刚好,又仙又美,我人没了

xyz

《发四喜》绝绝子,最让我感慨的是开头那一段孟,四周都是黑暗,有一束光照在他身上,他成为光,散发光,在三年前,相声有新人的舞台,也有这么一段,也是绿色的大褂,也是这样的光,照在他身上,时隔三年,再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这条路上的漆黑谩骂,成长,掌声鲜花,忍不住热泪盈眶,三年,我喜欢孟鹤堂不止三年,可是我喜欢他的每一个三年,都在告诉我,他值得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发四喜》绝绝子,最让我感慨的是开头那一段孟,四周都是黑暗,有一束光照在他身上,他成为光,散发光,在三年前,相声有新人的舞台,也有这么一段,也是绿色的大褂,也是这样的光,照在他身上,时隔三年,再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这条路上的漆黑谩骂,成长,掌声鲜花,忍不住热泪盈眶,三年,我喜欢孟鹤堂不止三年,可是我喜欢他的每一个三年,都在告诉我,他值得


叶珂

《发四喜》,需要音频的私我。

《发四喜》,需要音频的私我。

勿忘归期

夜深了……


也不知怎的,许是离了家,周航辗转反侧,翻了个身。


“吱呀——”床板响了,周航心一颤:没有影响到别人吧。


“你们有没有谁没有睡?”这声音压得很低,但足以让整个寝室的人都听见。


“我”


“我”


“你们都没睡啊”


周航见大家都没睡,也回了句:“还有我。”


或许夜晚的无光刚好可以映出大家内心那泛着泪光的种种。


这一夜,大家都说了许多。


有搞笑的,有烦恼的,有遗憾的…


聊着聊着,大家应该是累了,都睡了。


只剩许训和周航。


“周……航,是吧,你睡了吗?”


“还没。”


“不好意思,我还记不清大家的名字。”...

夜深了……


也不知怎的,许是离了家,周航辗转反侧,翻了个身。


“吱呀——”床板响了,周航心一颤:没有影响到别人吧。


“你们有没有谁没有睡?”这声音压得很低,但足以让整个寝室的人都听见。


“我”


“我”


“你们都没睡啊”


周航见大家都没睡,也回了句:“还有我。”


或许夜晚的无光刚好可以映出大家内心那泛着泪光的种种。


这一夜,大家都说了许多。


有搞笑的,有烦恼的,有遗憾的…


聊着聊着,大家应该是累了,都睡了。


只剩许训和周航。


“周……航,是吧,你睡了吗?”


“还没。”


“不好意思,我还记不清大家的名字。”


“没事。”


“我想和你聊聊,可以吗?”


“您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对你那么热情吗?因为你很像我曾经的一个兄弟。也不是说长得像,是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很特殊的气质很像。他对谁都很冷漠,除了我。”


“嗯。”周航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他对谁都很热情……


“后来他转走了,我和他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那段时间我很恍惚,我总是觉得他就在我身旁。可他不在。我险些没有走出来,出现了一个人,她救了我…”许训顿了顿。“然后我就喜欢上了她,但是我从始至终没敢去向她表白。毕业了,我每当想她时,我就去翻她的动态,朋友圈,可是她什么都不发。我又找不到理由联系她……”


“所以那个兄弟是来干嘛的?”等到许训说完,周航明白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后,问道。


“害,主要联系不上嘛。而且都好几年了。”许训说到,可语气中满是无奈。


“我有个故事,你愿意听吗?”周航思索一阵后说到。


“当然愿意,快说来听听。”


有的人讲故事好像在讲自己,有的人讲自己好像在讲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周航更乐意做后者。


“在一个小学,有一个男孩,他朋友很少,但都是深交,他为此感到很幸福。虽少但精。就一直这样,一切都很好。直到一年假期,他和父母吵架了,可恰好他的朋友都不在。他特别想找个人倾诉啊,可找谁呢?他忽然发现另一个男孩在线,先简称另一个男孩为M吧。他就去向M倾诉,M就一直安慰他,安慰了好几个小时。这是他们做小学同学五年的第一次交集。”


“然后呢?”


———————————————————————————————————————————————————

周航的故事很长,慢慢来

请勿上升蒸煮*3

鹤九

等待来电的小哥俩~抱图直接拿,不要客气~

等待来电的小哥俩~抱图直接拿,不要客气~

堂堂孟良人

【孟鹤堂】我的角儿在熠熠闪烁!祝大家小年快乐!

【孟鹤堂】我的角儿在熠熠闪烁!祝大家小年快乐!

♥️护角儿使者♥️

德云社lym的绝美戏服照~

这颜值我先舔为敬~(手动狗头🐶)


图源网络,侵删

老规矩,抱图吱个音儿~

德云社lym的绝美戏服照~

这颜值我先舔为敬~(手动狗头🐶)


图源网络,侵删

老规矩,抱图吱个音儿~

堂堂孟良人

【孟鹤堂·值得】我从不去僭越角儿的生活,我只知道喜欢他,值得!

【孟鹤堂·值得】我从不去僭越角儿的生活,我只知道喜欢他,值得!

内蒙古的penguin🐧

【德云社】栾云平 曹鹤阳 孟鹤堂 周九良 rap版《发四喜》

【德云社】栾云平 曹鹤阳 孟鹤堂 周九良 rap版《发四喜》

雲辞曦

梦中嫁

勿上升正主!(×3)


我梦里嫁给过您,就当您娶的是我吧…


勿上升正主(×3)


正文


北风潇疏,吹起来了这大街小巷的热闹,吹过了每个走动的路人,吹动了那窸窸窣窣的爱情


周九良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背影。有一些孤独,凄凉,落寞。那个成熟稳重的周九良,早早的来到了天桥。他看着那些粉丝,静静的看着,寻找一个人似的环视了一周。


是啊 周九良认清了他那不知道该怎么拿出手的爱,11年的兄弟情,他现在知道了,周九良对孟鹤堂根本不是什么兄弟情,是爱是爱!


孟鹤堂呢?他会爱他吗?没有可能啊!孟鹤堂有他的幸福!有他爱的人啊!最起码周九良是这么...

勿上升正主!(×3)


我梦里嫁给过您,就当您娶的是我吧…


勿上升正主(×3)


正文


北风潇疏,吹起来了这大街小巷的热闹,吹过了每个走动的路人,吹动了那窸窸窣窣的爱情


周九良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背影。有一些孤独,凄凉,落寞。那个成熟稳重的周九良,早早的来到了天桥。他看着那些粉丝,静静的看着,寻找一个人似的环视了一周。


是啊 周九良认清了他那不知道该怎么拿出手的爱,11年的兄弟情,他现在知道了,周九良对孟鹤堂根本不是什么兄弟情,是爱是爱!


孟鹤堂呢?他会爱他吗?没有可能啊!孟鹤堂有他的幸福!有他爱的人啊!最起码周九良是这么认为的吧……


他俩都是公众人物,就算周九良诉说了爱意网上的骂名也是连篇的啊……


周九良不知道该怎么去了结这不可说出口的爱意……或许…只有隐瞒吧……


;“航航,看什么呢啊,她们有那么好看?比你孟哥还好看?”孟鹤堂拍了拍那个正在发呆的周九良。


“都没有孟哥好看,孟哥……在我心里最美……”周九良的声音很小,周九良那么不爱哭的人,他却哽咽了,他的眼眶忍泪忍红了……


“行了,咱们赶紧去后台吧,别瞎晃了。哦,对了,我下个月结婚,航航来吗?”孟鹤堂笑了,提到结婚孟鹤堂的眼里满是喜悦与欢喜


“不了,我不去了,您幸福……”周九良知道嫂子的存在,但是结婚对他来说,好突然,孟鹤堂告诉周九良的时候,让周九良太措不及防了…把周九良整的一愣


“嚯,别呀,你得来当伴郎呢。”孟鹤堂的眼里是温柔,是光。是对他眼里那个小孩诉不尽的友爱。


“上台吧…”周九良踏上了,那个舞台那个四方舞台,让他觉得骄傲的地方。


下了台,周九良换好衣服便离开了剧场,他没有去等那个让他很爱很爱的人……


晚上回到家 回到只有一个人的家,周九良不进就落了乐,不知道哭了多久,周九良也许是累了便睡着了,他做梦了那个梦很美很美,最起码是对他来说很美很美……


梦中是一个教堂,很盛大的,孟鹤堂一身黑西服,周九良一身白西服,台下各式各样的人,满坑满谷的,看不到空缺的位置


台上突然传来了声音


“孟鹤堂先生您愿意娶您面前的周九良先生吗?对他永远不离不弃?”

“我愿意,他是我必生所求的人啊”

“那周九良先生,您是否愿意?”

“我愿意!”


这一个月,他俩除了在台上会有交际,下了台周九良就好像逃命一样的离开剧场。毕竟那么爱……


直到孟鹤堂结婚那天……


“嫂子真漂亮…孟哥余生幸福…”周九良一口闷了那杯里的酒


“谢谢,你少喝点酒,别到时候头痛,胃疼了。”孟鹤堂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去关心一下周九良


“嗯”周九良很冷漠,他不想说话,他也是怕一说话就哭了出来


周九良拿了一瓶酒,上了天台…他看着偌大的北京城,那个北平。天安门,人民大会堂,故宫……都被那前一日下的雪覆盖着,显着是那样的冷清……周九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融不进去这个北京城,他好像就是一个插进去的,就好像这个城市本就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他是硬挤进来的一样,就好像这个北京城就跟他没有关系……


秦霄贤去天台抽烟 看到了周九良坐在天台边上,晃晃悠悠的,秦霄贤不管当时什么场合,什么时间,孟鹤堂在干什么,给孟鹤堂打了电话。孟鹤堂接到了这个电话,火急火燎的冲上了天台。


“航航,冷静点。回来!”孟鹤堂怒吼着,孟鹤堂的脸都憋红了。


“孟哥!我爱你!不是师兄弟的爱,是您和嫂子的爱,我实在是藏不住我对您的爱意了,我不想看到您和别人在一起甜蜜的样子,所以,我打算放我自己一条生路,自己能满意的路…孟哥,告诉大家忘了我吧……”周九良一跃而下,他那颗热烈的心也顺着这跳下去的风冷静了下来,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那风中的愉悦。


周九良在跳下来之前说了一句“孟哥……我嫁给过您了……也算是我满足了我的心意,孟哥我爱您……”


这份爱随着这越来越冷的空气,慢慢的淡漠了……


这风啊……吹散了他们的爱意……

但我不恨这风,因为这风也吹来了这份爱意。


 

起名字好难

救命他们唱的好好听!

救命他们唱的好好听!

腾新子
“你……这是醉了” “哥哥的手...

“你……这是醉了”

“哥哥的手真凉快。”

“你……这是醉了”

“哥哥的手真凉快。”

温温不稳_

第二十一章

总之后来周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发布会的,他坐在车上的时候还有些懵。

“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姓周的!瞧你那点出息,你能不能回回神啊?”何九华看着周航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气急败坏。

“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是……但是……”

“我操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

“我也不想喜欢他欸可是他说我是他爱人!!”

何九华:要不你还是把我辞了吧。

周航喜滋滋地打开车上的镜子左看右看,“没错他一定是被我的美貌所折服了,谁会拒绝一个长得又帅又器大活好的Alpha呢?”

何九华把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三抖,车子差点翻沟里。

周航鼓秋手机,何九华瞥了一眼,发现他在微博界面想要...


总之后来周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发布会的,他坐在车上的时候还有些懵。

“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姓周的!瞧你那点出息,你能不能回回神啊?”何九华看着周航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气急败坏。

“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是……但是……”

“我操他刚刚说我是他爱人?!”

“……”

“我也不想喜欢他欸可是他说我是他爱人!!”

何九华:要不你还是把我辞了吧。

周航喜滋滋地打开车上的镜子左看右看,“没错他一定是被我的美貌所折服了,谁会拒绝一个长得又帅又器大活好的Alpha呢?”

何九华把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三抖,车子差点翻沟里。

周航鼓秋手机,何九华瞥了一眼,发现他在微博界面想要发声明。

“打算发什么?”何九华有意无意地问。

“是的,我俩有一个孩子。”

“?”何九华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上(危险行为请勿模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孟鹤堂,“你们两个大Alpha有他妈的什么孩子?”

“对啊……我俩都是Alpha?那我们算不算出柜啊?”

“不是大哥你的关注点能不能别这么奇怪?”

周航忍不住的咧开嘴笑,一口大白牙晃的何九华睁不开眼,他挂档踩油门,车子又重新开在路上。

“那我现在约孟鹤堂出来吃饭是不是名正言顺了啊?”

“那这个狗屁地下恋情是不是结束了?”

“不顾及粉丝了……??”

“何九华你能不能说句话?”

与其说在问何九华,不如说周航在自言自语,总之何九华在一旁懒得管他。

周航喜滋滋地跟孟鹤堂发消息,何九华瞥了一眼挑眉别开视线。要是让这厮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可了不得了。

“啧。”

周航烦躁地把手机扔到后座,抱着膀子看窗外的风景,有一股东北受气小媳妇儿的即视感。

“又怎么了我亲爱的周总?”

“我说晚上能不能见面,孟鹤堂居然说他要留在公司帮栾云平做公关?留他自己做不行吗?这年头谁把助理当人啊?”

“……”

你下车吧,自己坐45路公交回家,最好再也别回来。


“喂……”

“周航?我现在还在公司忙,晚点给你打电话。”

电话刚拨通就被孟鹤堂挂断,周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播何九华的电话。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怎么了?”何九华气喘吁吁地接通了电话。

“啊,没什么,睡不着,跟你分享分享我的喜悦。”

“……”何九华挂了电话。

“……又干什么啊?”

“没事啊,干嘛呢何九华?”

何九华挂电话。

周航打,何九华挂,最后就是何九华把手机关机了然后和尚九熙美美睡觉。

兴许是孟鹤堂真的忙忘了,电话“晚点”一直到了第二天早晨也没打过来,周航白白等了一个晚上,黑眼圈堪比熊猫。

他把手机扔在一边打算补觉。

放鸽子是吧孟鹤堂,你不给我打我也不给你打。

“……”

11:26。孟鹤堂没有打电话。

14:54。孟鹤堂没有打电话。

16:11。孟鹤堂没有打电话。

1……去你妈的。周航随手拿了件外套和车钥匙直奔攀娱娱乐公司。

此时的孟鹤堂正在栾云平办公室的沙发上觉觉,连周航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

“我要带他走。”周航用气声说。

“不行!你俩这么出去会引起骚动。”栾云平用气声回答。

周航和栾云平对视,最终败下阵来,等孟鹤堂睡醒。

“你们公司公关能力这么差吗,至于到现在还没完事。”周航看着手机随口一问。

栾云平暗暗白了一眼周航,“又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有钱,就算有钱我们也要想想怎么发文案吧,现在目前知道的就仅仅是你俩高中一年同学,中间还有五年断档,我们怎么说?孟鹤堂一见钟情?别闹了,搞不好再弄个什么包养出来,你也知道现在国家整治娱乐圈整治的厉害,他现在正火的时候,这要是被强制雪藏了受了受不了。”

周航看了一眼沙发上睡的正香的孟鹤堂有些挠头,谁知道当个艺人这么辛苦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