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季三儿到底要当多久内勤呢

36浏览    1参与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楼诚衍生]澜沧江上season2 皇城根下 1

再次感谢给我做目录的小天使。
今天粗粗算了一下,从去年十月开始,写楼诚已经写了50W+字了,非常。。。怎么说,感慨吧。
谢谢各位一直有耐心看我的故事,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因为我写的时候就非常开心啊。(^_^)☆
周年纪念日快乐呀!

1 苦逼公务员的一天

这天季白早上起晚了,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摸起手机一看时间立马清醒过来,两条长腿踢腾着下了床,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衬衫。扣了俩扣儿,发现这件衣服是洪少秋的,码数不对,自己穿着直晃荡,又更加手忙脚乱地扒下来,劈手把衬衫扔到赖着不起装死狗的洪少秋脸上。洪少秋其实比季白醒得早,本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上下其手揩了半天油,这会儿藏在衬衫底下不出声地笑起来。

洗漱...

再次感谢给我做目录的小天使。
今天粗粗算了一下,从去年十月开始,写楼诚已经写了50W+字了,非常。。。怎么说,感慨吧。
谢谢各位一直有耐心看我的故事,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因为我写的时候就非常开心啊。(^_^)☆
周年纪念日快乐呀!

1 苦逼公务员的一天

这天季白早上起晚了,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摸起手机一看时间立马清醒过来,两条长腿踢腾着下了床,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衬衫。扣了俩扣儿,发现这件衣服是洪少秋的,码数不对,自己穿着直晃荡,又更加手忙脚乱地扒下来,劈手把衬衫扔到赖着不起装死狗的洪少秋脸上。洪少秋其实比季白醒得早,本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上下其手揩了半天油,这会儿藏在衬衫底下不出声地笑起来。

洗漱的时候,季白发现脖颈侧面的印子实在太明显了,哪怕把扣子扣到最顶上那颗也挡不住,一边刷着牙一边从浴室里伸出半拉脑袋:“洪哥,你这儿有膏药吗?”

洪少秋依然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地搁床中间横着,两腿之间那个玩意儿还挺精神。季白腹诽:就跟昨晚上丫少折腾了似的!他甩了两下手上冰凉的水珠子,过去顺手从底部往上掏了一把,冻得洪少秋一个激灵,这回是彻底没法装睡了,诶诶诶地叫唤出声:“季老三!你他妈下黑手!”

“快起来!领导干部起点表率作用行不行?”季白单腿跪在床边呼噜洪少秋乱糟糟的头发,发现不管用,又薅着头发往起拽,“为了下岗再就业,我都让你潜规则多少回了?不能头一天上班就迟到啊!”

“你迟到不迟到,还不是我说了算。”洪少秋把人拽倒搂住,下巴颏垫在季白肩膀上,模样特别小人得志,“再说你这段时间都干内勤,真不用那么积极。”

季白恨得牙根痒痒,扣着这人小臂来了个腕缄锁制,整个身子横在他肩上往侧面掰肘关节和腕关节。动作荒腔走板,他也不可能真下死手,但足够疼得洪少秋嘶地吸了口凉气儿:“好好好,我错了行不行,三儿你先松手……”季白左边嘴角往上勾了个小弧度,带点痞劲儿的乐:“叫你一句领导是客气,还真和我打上官腔——卧槽你敢反抗!!”

洪少秋冷不防腰背发力把他掀开,胳膊从身子底下抽出来拍了把季白的屁股:“关节技学得不到家,回头还得多练,”顺便又亲了一口,“最好重点练练髋关节柔韧性。”

写字楼底下的咖啡不好喝,季白和洪少秋各自捧了杯温乎豆浆嘬着往大堂里走。电梯刚上去,洪少秋看了眼挤在电梯门口乌央乌央的人,默默推开了楼梯间的门,在季白跟进来的时候有意无意勾了下他的手,指甲在掌心里拖出长长的一道,痒得厉害。

“先说好了,在单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带职场性骚扰的啊。”季白说得严肃,架不住洪少秋回答得更正经:“放心,我一定公事公办,所以局里批了你半年内勤,我绝不会偷工减料提前放水的!”

他们俩腿都长,一步两三级台阶不在话下,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已经上到三楼。季白眼角斜了洪少秋一眼,知道自己玩儿不过他,明智地选择暂时搁置这个话题,问:“几楼?”

“八楼半——到了你就知道了。”洪少秋两大步超过季白,志得意满,壮怀激烈,“从此上班也能看着你,下班也能看着你,多好!”

“可拉倒吧,上班的时候你是领导,我得听你使唤,下班还他妈让你睡,哪儿看出好来了,你不亏心啊?”季白眼珠子一转,突然想起个事,“咱俩可说好一人一次的,你自己说,你都欠我多少回了?赶紧还上啊我告诉你,旧账未清,概不赊欠!”

“来来,咱们这就到了,先给你办手续,这个问题留着下班再讨论啊。”洪少秋打着哈哈在八楼和九楼之间的缓步台停下,径直拉开左边墙上配电间的门,里头还有一道全金属门,看着就很高科技的样子,通常是锁的地方没有锁孔,中间凹下去一块刚好够放手指的。洪少秋刷了指纹把门推开,带着他往里走,穿过一条两边都是门的走廊,进了间和普通公司也没什么差别的办公室,走道旁边的传真机正在往外吐纸,蓝色隔板搭起的格子间里零零星星坐着小猫两三只,键盘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怎么说呢,季白多少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这个飘着煎饼果子韭菜盒子香味的地方,就是国安九局?

洪少秋清了清嗓子:“在家的都来欢迎一下新同事啊。这位是季白,以前是云南缉毒大队副大队长,和咱们也有过合作的,这回正式调过来了,九局又多一员猛将!”

一个梳马尾辫的女孩子从显示器后头绕出来,冲着季白伸出手,笑盈盈的:“你好你好,我叫叶晗,上次在云南我们见过的,”她调皮地吐吐舌头,眼神从季白脸上跳到洪少秋脸上,发自肺腑地握上去使劲摇了摇,“我——不是,我们早就盼着你来啦!可惜江源和守成他们出任务去了,不然今天我们一定要请你吃饭!”

季白不是没有见识过女孩子的热情,但通常那些女孩眼里都带着非常明显的爱慕,叶晗完全没这个意思,就真的是单纯地欢迎他,很高兴他能来,这让季白有点摸不清路数。洪少秋板着脸给他解围:“监控不用盯了?”

叶晗一扬头:“洪队,我都打了半年报告申请局里配备内勤了,盯监控、写报告、订快餐、印文件,这些事您不能都推给我干啊!我也是个外勤侦查员,不能因为我是女的就老让我干丫鬟的活儿!”她义正辞严说完了,偷眼一看洪少秋的脸色,觉得似乎不太对头,赶紧找补一句,“当然啦,要是上级不批,我也能理解,克服困难,完成任务,这些事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对不对,都是革命工作,只是分工不同……洪队?”

洪少秋这回彻底黑了脸,季白微微一笑:“对啊,都是革命工作,只是分工不同。我就是新来的内勤,来,咱俩交接一下工作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